防疫措施

防疫措施

「今夏台中市爆發嚴重流行性病毒,疫情急速擴散中,請各位盡量避免出入

公共場所,並且在一周內前往各地區指定醫院做帶原檢驗。」

市政府的宣傳車在大街小巷穿梭著,平時熙來攘往的大街上,人潮明顯變得

稀疏。這波疫情簡直就像當年的SARS一樣的可怕,據說潛伏期長,不知不覺

地就感染了,從發病之後到猝死不過短短幾天時間。從發布警告到現在還沒多少

天,死亡人數累積已經破百了,搞得每個市民人心惶惶。

現在還會在大街上走動的,我想目的地大概都一樣,就是前往指定醫院做檢

驗,一發現帶原就要馬上隔離治療啊,不然會害死人的。現在對大家來說,進醫

院的一刻才是最危險的,因爲這�聚集最多人了,要是其中有人是帶原者的話,

後果不能想像。醫院�的每個人都戴著三四層以上的口罩,並且在炎熱的夏天依

然穿著厚厚的長袖,全身上下包得一點肉都看不到。

「四百七十六號,劉敏君小姐。」

等了半天,終於從廣播器聽到我的名字,雖然醫師檢查的速度不慢,但是人

數太少了,等候的民衆卻是擠得大廳��外外都是,根本不成比例。這三個醫生

是市政府醫療團隊分下來各個指定醫院的,並不是醫院原本的醫師,所以每個醫

院能派下來的檢驗醫師就隻有寥寥幾人而已。  走進去診療間一看,這個醫師也太年輕了吧,看起來就像醫學院剛畢業不久

而已呀,到底是會不會看啊?  「劉小姐,麻煩坐在那邊,把口罩脫下來。」

「啊?會不會有危險啊?」

「沒事的,診療間都有仔細地消過毒。而且戴著口罩根本不能檢查。」

乖乖拿下了口罩,可是醫生也沒有立刻開始檢查,隻是眯著眼睛上下看來看

去,根本就像一隻色狼一樣,看得我渾身不自在。幹嘛!沒看過美女呀!

「嗯嗯,真不錯。好,嘴巴張開看看。」

我有點莫名其妙地張開嘴巴。

「嗯嗯,牙齒很白很整齊。好,手伸出來。」

喂喂,這到底是在檢查什麼呀?不過我還是耐著性子伸出右手,醫生把他的

手搭在我的手腕處,把脈嗎?不過這想法很快就被推翻了,他隻是在我的手心手

背跟前臂附近摸來摸去,這根本就像是在性騷擾?

「醫生,請問這是?……」

「噓,別吵。」

等到他摸得滿意了,這次換把手掌貼在我的大腿上,然後輕輕捏了一下。

「喂!做什麼呀!」本小姐終於發火了,這家夥該不會是把真正的醫生打昏

藏起來了吧?

「哈,抱歉抱歉,我真的沒有冒犯的意思。好了,檢查完了,請在外面等候

結果吧。」

這種檢查感覺完全不能讓人心服嘛,可是他的市政府醫療團的醫師症看起來

又不像是假的,到底是他不懂還是我不懂呀?雖然我真的是大外行……

「喂,老弟,很奇怪耶,感覺他根本是隨便看一看,還趁機吃我豆腐。」

我奇怪地問著一起來的弟弟,他的號碼比我前面,剛剛也檢查過了。

「他根本是沒檢查吧,我才剛坐到椅子上,他看我兩眼就叫我出來了……」

之後出來的爸、媽跟奶奶,也都表示檢查有點草率,我們無奈地等著發布結

果。總之要是沒事的話,這一陣子就躲在家�等待疫情過去就好了。不過,很不

幸地,我們一行五人之中,就是我被檢驗出帶原,這真是晴天霹靂。

「喂!我不服啊,他都隨便看一看而已,而且我感覺身體好得很呢。」

「請相信醫師的專業,而且潛伏期是不會有症狀,等到病發就遲了。」

護士小姐笑笑地對我解釋。嗚,我實在沒辦法反駁她什麼。

「不馬上隔離治療的話,你的親人也會有生命危險啊。放心吧,現在馬上治

療的話,痊癒的機會是很高的啊,拒絕治療的話對誰也沒好處。」雖然我不太敢

相信那種專業,但我也不能讓我家人一起冒險啊,隻好看著爸媽他們先回去了。

「敏君,你不要怕阿,好好跟醫生他們配合,聽說幾乎都能治好的。」

「嗯,放心吧,老爸。這�人多,你們快點回家去吧。」

無奈地跟他們揮手道別,唉…其實我覺得自己根本沒得病。就在這時剛好需

要隔離的病人達到一車十人的數量,我們就在護士站集合,搭車前往隔離治療的

地點─台中童綜合醫院的新館。(不要認爲一批十人很沒效率,檢驗出帶原的比

例根本非常低,如果要湊滿一輛巴士,我大概要等到天黑吧。)

這新館才剛蓋好,整棟都隻做病房的用途,而且目前還沒什麼人入住,所以

把原本的病人都遷移了,徵用來當做隔離地點。還滿奢侈的,每間房隻住一人,

大概是因爲樓很大而且病患其實不多。

我們十人在大廳等待分配的時候,陸續也有其他指定醫院的十人進來報到,

我這時才發現,不隻我們這團,竟然在場的全都是年輕漂亮的女生,顯然每個人

的臉上都寫著同樣的疑問。隻是都沒有人提出來,我也不曉得應不應該問,這真

的是有點奇怪,但是這時候舉手發問又似乎有點蠢。

最後我還是沒有提出來。算了,關我什麼事,我隻想趕快把病治好趕快出院

就好了,嗯……雖然我還是想說我覺得自己根本沒病。本來想說高中聯考終於結

束,可以好好玩它兩個月,沒想到碰上這種鳥事,我真是有夠倒楣。

我在自己的病房等著,過了一會,剛剛帶隊的護士小姐進來了。

「我叫做林美茹,這段時間就是你們十個人的專屬護士,有任何問題隨時都

可以問我啊。」林小姐優雅地笑著,她外表看起來大約高中年紀,也是個漂亮的

女孩子。不過她給人的感覺是那種少根筋的個性說,不知道本人是不是真的很迷

糊。噢……天啊,她竟然連口罩也沒有戴,我可以肯定她絕對很迷糊!

「林小姐,你們在這工作不怕被傳染嗎?還有,你會不會覺得被派來這邊很

倒楣啊?」記得之前SARS的時候,死得最慘的那個是在隔離醫院工作的醫生

啊。

「不會啦,其實這個病根本不可怕……跟你說,我之前就是在這邊隔離過的

帶原者,現在是自願協助治療的,我的本業並不是護士。」

再怎麼不可怕,連口罩也不戴會不會太囂張啦?不過看她這樣子倒也真的放

心了不少,好像隨便都醫得好的樣子…雖然我還是想說我覺得自己根本沒病。要

是治療之中真的發現我其實沒病,我一定要宰了那頭好色的庸醫。

護士小姐一面跟我閑聊,一面遞給我一罐冰綠茶,從早上等待檢查一直到現

在連一滴水都沒喝,真的好渴啊,我不顧形象地一口氣幹了半罐,哈,真過癮。

感覺整個人輕鬆了不少。

「嗯……美茹,你真的不戴口罩啊?好歹這個病也死了百來個人。」

「老實告訴你好了,敏君,我們會得的並不是外面那種會緻命的病毒喔。你

之後會感染的是一種能讓你很舒服的病毒,舒服到什麼也會忘記了…」

「咦……?你說什麼……」

突然好想睡覺喔,奇怪了……怎麼會有兩個美茹……?

「安眠藥的劑量太重了,你不該一次喝半瓶的。」

嗯?美茹在說什麼?我都聽不清楚了,我好想睡……

「抱歉,讓我睡一下……」

「好的,請慢慢休息吧。」

哇,睡得好飽喔,伸個懶腰…咦?我的手,怎麼被綁住了?一下子清醒過來,

我四肢被綁成一個大字型,躺在床上動不了,而且身上什麼也沒有穿。這是怎麼

回事?會不會太過分了!

「喂!外面有沒有人呀?做什麼把我綁起來?」

喊了一次,沒有回應,我又更大聲地喊了一次。過了十幾秒,美茹小姐才匆

匆跑進來。

「哇……抱歉,我一個人要對十個,很忙的呀。」

「請問這是什麼意思?就算是帶原者也不用這樣啊,而且還……還把人家的

衣服都脫光,到底是在做什麼啊?」

「啊,因爲治療的時候會流很多……總之穿著衣服會很不舒服。」

美茹的俏臉上掛著曖昧的笑容,拿注射針筒抽了一些紫色的液體,打開蓋子

的時候,那瓶液體還冒著白煙,我聞到一股很難聞的氣味。美茹拿著針筒向我走

來,……等一下!那個該不會是要對我…?

「等等啊,美茹,那是什麼東西?」

「這個啊,好像是叫做沙卡……什麼的病毒,總之它會讓你漸漸變得更性感

而且更聽話的。」

「什麼啊?爲什麼給我打這鬼東西……呀!不要!住手阿!」

我拚命地掙紮,但是這繩子真的綁得很牢固,輕易地就被得逞了。我感到無

助極了,這太奇怪了!什麼帶原者,現在想想根本就是一場騙局!這背後一定有

什麼陰謀,有不肖人士想要收集年輕漂亮的女孩子來達成某個目的。

是人口販子嗎?但是市政府爲什麼要幫助人口販子?我可以肯定這陣子在外

面活動的那些單位確確實實都是受到市政府的委託啊!許多人病發身亡也絕對不

是假消息,大家都對相關疫情跟政策完全信以爲真。

我不解地看著美茹,她也是受害者?或者是同謀?枉費我這麼信任她,之後

我的命運到底會如何?想到這忍不住害怕地哭了起來。

「別哭啊,很快就會開心的。每天注射這個,曲線會越來越窈窕,胸部也會

更大喔,更重要的是,肌膚會變得光滑細緻…而且非常的敏感。」

美茹隨意地逗弄我的乳尖,這是……什麼啊?身體變得越來越燙,怎麼……

很……很舒服……

「美茹……啊……不要這樣……嗯……不要……很奇怪……」

「嘻?感覺好嗎?我看看…哦……怎麼會濕了呢?」

「呀…那�不!……哈啊……不行的……咿……」

真的好奇怪呀,手指放進去了,好棒……不能這樣,這種色情的事…不可以

的,�面被弄得好癢又好麻,熱熱的液體不斷地流出來……

「小敏君,你還沒有體驗過高潮吧?要來啰……隻要這樣子弄的話……」

感覺到美茹的手指在�面快速地抽動著,好開心意識混亂了,不行了……這

麼激烈地弄我…沒辦法忍耐住了……

「不要啊……這樣……咿……這樣子弄……要來了……啊……嗚……要來了

呀啊!」

這樣子……這就是高潮嗎?心情很舒暢又很滿足,身體變得很輕很輕,懶懶

的,什麼也想不起來……

感覺到嘴唇傳來柔軟的觸覺,睜開眼,看到美茹正吻著我。

「嗯……美茹……」

忽然感覺一陣莫名的沖動,驅使我主動回吻著她,我們兩人接吻著,舌頭交

纏在一起,我覺得頭暈目眩。

「呵呵,敏君好可愛呀。」

美茹嫵媚的笑容讓人很心動,我受到她的贊美感到莫名的心花怒放,可是我

不曉得該怎麼回應才好。忽然覺得自己變得笨拙又害羞,以前那個驕傲好強的自

己好像夢�的人物,其實我應該是個很乖很聽話的女孩子?

再看看美茹,明明是這麼穩重又有氣質,之前我怎麼會覺得她少根筋的?一

點也不啊,美茹好迷人的,我好像變得很喜歡她了,不,我一直都喜歡她的啊,

而且我要乖乖聽她的話。

「敏君,不要怕了喔,我會幫你把病治好,你要乖乖的喔。」

「嗯,好的,我會乖乖的……」

美茹對著我笑笑,然後就出去了。話又說回來,我是爲什麼被綁起來的?算

了,這好像不是那麼重要吧,高潮之後覺得好累喔,還是睡吧。

我在這�已經過了幾天了?想不起來了,身體好熱、好難過,什麼都沒有辦

法思考。小幅度地用身體摩擦床單,隻能産生一絲絲的快感,我更賣力地蹭著,

那快感卻越來越小,一對大奶子漲得好不舒服,小穴�面好空虛呀…,我一定得

發洩一下,不然我會崩潰的,我滿腦子想的都隻有高潮。  終於聽到期待的開

門聲,美茹主人要來疼愛我了。主人一天隻會過來兩次,幫助我達到高潮,我現

在真的好需要主人啊。

「啊……主人敏君給主人請安……」

「嘻嘻,濕成這樣子了……真不像話,小淫娃,整個房間都充滿了你色色的

氣味喔。」

「對不起……主人……啊啊……我真的……快不行了……」

我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好色了,每次也隻能像這樣哭著向主人求饒。

「好吧,那麼給你這個就是了吧?」

主人拿出一件粗大的假陽具,不……順序不是這樣子的!我還來不及說話,

主人就把它放進我的體內攪動著,隻覺得身體整個緊張起來,肌肉抽蓄著,無法

發洩的劇烈快感沖擊著嬌弱的身體,令我驚慌得不知所措。

「呀,不是的!咿,快停下來……呀啊……啊……不要了好辛苦啊……」

「嗯?不是這樣的嗎?」

主人嘻嘻地笑著,終於把那根做亂的東西抽了出去,身體一下失去了力氣,

喘息著,隻覺得溫熱的愛液流了更多出來。

「請給我藥吧主人……求你了……嗚……」

得了這樣子的病,肉體雖然很容易發情,卻怎麼也不能高潮,一定要注射一

種紫色的藥才可以高潮。

「好了,不鬧你了,這就給你了。乖,馬上就會舒服了。」

注射了紫色的藥,讓主人溫柔地撫摸著,感覺越來越好了,好興奮呀……不

行了……好棒……要洩了……

「呀啊啊!…………啊……嗯……」

高潮了,真好,好舒服啊。主人每次都把我弄得好舒服,我好喜歡她。

「看起來差不多了,敏君,你明天就會有新主人了。」

「呀!我不要,主人……我愛你,我不要離開你。」

「沒事,敏君,這隻是你中毒産生的幻覺。你很快會愛上你的新主人的。」

什麼幻覺……才不是幻覺呢,我明明這麼深愛著主人,她爲什麼不明白呢?

我會證明我隻愛著主人一個人的。

***    ***    ***    ***

今天主人這麼早就來了嗎?聽見開門聲回過頭去,卻不是主人,進來的是三

個男人。其中兩個西裝筆挺的人我都認得,一個是某大連鎖企業的老闆,另一個

居然是台中市長!第三個穿白袍的也就算了,前兩個顯然不是醫療人員,怎麼可

以進到隔離病院來?不,現在的問題是:他們跑到我房�做什麼?

「喂,你們進來做什麼?色鬼!不準看我!」

感覺我的強勢好像又回來了,是的……我當然隻對我深愛的主人百依百順,

這些糟老頭想都別想!但是我的抗議顯然沒有作用,三人隻是看著我的裸體不懷

好意地淫笑著,對我的話根本不理睬。

「市長先生,這帶回去真的不會得病嗎?」

「陳董,請放心,我們培育的病毒有兩種,這種奴隸病毒不會死人也不會傳

染,在外面散播的另一種才會的。」

「什麼!散播病毒?」

那個滿身銅臭味的老頭被嚇了一跳,拿著菸的手明顯地抖著。我也被嚇得背

脊發涼,幾乎不敢相信,這個男人簡直是個瘋子!

「呵呵,成大事不拘小節,爲了得到這些好貨,總要有些割捨。話說回來,

明年底的總統大選還望陳董多多幫忙。」

「啊……您客氣了,我絕不會想變成您的敵人的,就算今天沒有送我漂亮的

女奴,我還是一定大力支持您啊。哈哈,我相信明年總統寶座非您莫屬。」

「不要這麼說,都要有你們的支持才能成的。來,試試看我們的好貨色吧,

我前幾天帶了兩個回去,真的很棒的喔。」

什麼啊,這些骯髒的政客,平常一付道貌岸然的樣子,都是僞君子!他們的

嘴臉讓我惡心。有本事就別讓我離開這�,不然我一定揭發你們。對了,如果假

裝屈服的話,跟那個陳董回去,再找機會逃跑吧。嗯,就這麼辦。

心中打定主意,等著那三個人下一步的動作,市長首先靠了過來。

「劉敏君,流行病毒帶原者,家人全都不幸感染而死於非命。幸得善心人士

陳董事長收爲養女,實爲人間一大美事。嘿嘿,好感動。」

「什麼!你這話什麼意思!可惡,給我說清楚!」

聽到這樣的話,我真的再不能冷靜了,難道這些禽獸把我的家人怎麼了嗎?

我……我什麼也做不了,怎麼會……他們到底把人命當成什麼了呀……?都

是我害的,爲什麼……爲什麼偏偏選上我?

「意思就是說,以後你要一輩子當陳董事長的小母狗啦。院長!」

「小的在。」

一直沒說話的那個穿白袍的走了過來,拿著裝滿紫色液體的注射針筒慢慢靠

近,他想對我做什麼吧?但是我的家人都不在了,我變成怎樣又有什麼關系,都

沒關系了……  紫色液體緩緩地注入手臂,整個身體很快地熱了起來。

「陳董,可以了。現在請你讓這小妞高潮,這樣她就是你的了。」

「哈哈,這麼好啊。小妹妹,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了,請多指教。」

「…………」

我已經懶得跟這畜生多說一句話,不過我看著他的眼神肯定充滿了恨意。我

這輩子第一次體會到「仇恨」兩個字是什麼涵義。

「好啊,好眼神!真是有精神的小妹妹,不過你的身體好像沒有你的心理那

樣倔強啊?」

「啊!」

私密處突然被摸了一下,害我忍不住叫了出來,不,我才不對這種人獻媚,

我用盡力氣緊抿著唇,並且將上下兩排牙齒咬合住。但是那個人並沒有繼續摸,

隻是把沾滿了淫水的手掌放到我眼前,分開手指的時候,中間牽著淫靡的細絲。

「你看,你的下面是這個樣子耶。」

三個男人哈哈地大笑,我氣極了,可是卻一點辦法也沒有,隻覺得自己好無

助,不爭氣的眼淚沒辦法止住。

「好好好,不要哭了,主人來疼你了喔,哈哈……」

男人開始有技巧地摳著我私密的地方,舒服的感覺漸漸上來,我隻知道拚命

地咬緊牙根,很快的腦袋變得一片空白。身體覺得很享受,不知道爲什麼我要抵

抗,強烈的快感竄動著,感覺像觸電一樣。

我覺得……好快樂……,我渴求著更多更激烈的愛撫。

「呀啊……」

陰核突然被擦過,終於令我忍不住叫了出來。爲什麼不可以叫,我已經不記

得了,被人這樣子弄就是很自然地會想要叫,我隻要順從本能就可以了。

「啊……啊啊…………咿……」

「嘿嘿,小妞開始叫床了耶。」

恍惚中聽到男人們的笑聲,不知道爲什麼有一種澹澹的傷心,但是這種心情

很快被身體的快樂沖散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覺源源湧出,充盈了我破碎的心,

我懷著這種甜蜜中帶著微酸的美好心情,漸漸迎向了渴望已久的高潮。

「啊啊啊!!…………」

不可思議的快感淹沒了我所有的思想,多麼美妙的感覺呀,以後我也要爲了

這樣的一刻而活。

「敏君,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了,把你的一切都託付給我吧。」啊,多麼具

有成熟男性魅力的人啊,我感到自己無法自拔地深深迷戀上他了。

我真的可以留在他的身邊嗎?好開心,我會願意爲他做任何事的,真的!什

麼樣的事我也願意。

「是的,主人。敏君會努力當一個好奴隸的,請您多多指教。」

***    ***    ***    ***

「唉,想到這孩子小小年紀,遭遇這麼悲慘,真的讓人沒辦法不同情啊。陳

某隻能略盡棉薄,希望能拋磚引玉,讓社會大衆一起來關心受難的人們。」

主人一段話說完,台下響起一片掌聲,記者的鎂光燈閃個不停。雖然搞不清

楚狀況,不過我的主人可是一個了不起的人啊。

「接下來我們請被收養的劉小姐發表幾句感言。」

台下又響起一片掌聲,這次鎂光燈全都對著我,感覺好可怕呀。

「謝謝大家。我很感謝父親的善心收留,讓我還能在一個溫暖家庭中長大。

我也要感謝台中市政府…………」

我一邊忍耐著下體的情趣玩具帶來的酥麻,一邊努力地背著稿子,如果說錯

一個字的話,今晚可又要被主人懲罰了。不過,像那樣的懲罰我也並不討厭就是

了,因爲敏君真的是個壞孩子呀,很需要主人狠狠地處罰我。

但是主人特別交代不能出錯的,如果說的好,他就會獎勵我。雖然我一直搞

不清楚獎勵跟處罰有什麼差別,不過好奴隸是不可以想著故意出錯這種事的呀,

我還是好好把稿子背完,然後接受主人的獎勵吧。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