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工作室

AV工作室

一間封閉的水泥密室內,一名被捆縛住手腳的少女此時正神色驚懼的被固定在一張椅子上,塞著口塞球的朱唇小口,絲絲晶瑩的口水不斷的往下流淌著少女一身高中校服,容貌嬌美可愛,一雙修長的大腿即裹著修改過的細腿校服,更顯少女的身材浮凸。

一雙傲人的酥胸高高聳立,章示著青春的活力。

水泥密室的大門陡然一聲響動,自門外徐步走進幾名身著西裝的黑衣面具男子,其後還跟著幾名身上只穿著一張四角褲的健壯男子。

終於有人進入,少女當時劇烈的掙扎,口中嗚嗚不清的不知道想要表述著什麼。

對於少女的言語,進來的這些人顯然並沒有什麼興趣。

只見為首的一人隨意的拿過了身邊男子手中的檔案袋,打開輕輕掃了一眼。

「嗯,這就是江都第三高中的校花麼?長的到是有幾分姿色,只可惜已經不是處女了,不然的話還能拍個「破處篇」,不過無所謂,直接第一話吧。」

西裝男子的聲音顯然經過變聲器處理過,尖銳虛擬的聲音,根本聽不出對方的身份。

女孩聽到西裝男子同身邊人的對話,雙目陡然一蹬。而後越發劇烈的掙扎了起來。

發現女孩的舉動,西裝男子不禁無奈。

「真是麻煩,那個誰,先給她打兩針。」

「好勒」西裝男子話音剛落,立刻便有人應聲,緊接著便看著一名動作猥瑣的西裝面具男子疾步走到了水泥密室角落的一張櫃子旁,自其內很快的取出了兩只裝滿著不明藥品的注射器。

拿上注射器,男子轉頭淫笑著緩步走向了女孩。

女孩雙目之中充滿了驚懼,面對這群神秘的陌生人,以及那西裝男子手中的不明藥品,本能的女孩開始劇烈的掙扎。

但這一切都無濟於事,很快,便有人死死的按住了女孩的胳膊。西裝男子挽起了少女的袖子,將注射器的針頭緩緩插進了少女的胳膊上。

不明藥液被徐徐推入少女的體內。

完事,那西裝男子便拿著空針頭站在一旁緩緩的等待少女的反應。

隨著不明藥液在少女體內漸漸發生作用,少女只感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熱,意識也越來越模糊。

下體之處漸漸的開始瘙癢起來,兩分鐘過去之後,少女的雙眼目光已經迷離,修長的雙腿不自然的加緊在一起,並不由自主的在那裡艱難摩擦著。

眼見少女的反應,西裝男子便清楚藥起作用了。

「好了,開始拍吧,這次弄的好一點,前幾次的作品已經打出了名氣,接下來咱們要再接再厲。記住,辦好了事情,老闆是不會虧待大家的。」

說完,領頭的西裝面具男子便轉身離開了密室,在西裝男子離開。

見西裝男子離開,剛剛那名給少女注射藥物的男子便淫穢一笑對眾人道:「好了,各就各位,開工了。」

一聲令下,水泥密室內即刻燈光大量,直到這個時候,之前隱藏在陰影之中的水泥密室的整體佈局方才完全顯現,這裡赫然是一間拍攝影棚。

專業的攝像機,專業的拍攝團隊,不專業的臨時少女演員。

「厄恩………厄恩……天啊,我這是怎麼了,身體不受控制!恩啊,好熱,好癢……」

藥物作用下,少女的體內隱藏的最原始的那重慾望被無限擴大,難得的是少女的意識始終清醒。

雖然對自己目前所處的局面極度恐懼,對眼前這群人即將要對自己做的事情極度驚恐,可少女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兩條腿不受控制的不斷用力摩擦著,心中一個聲音不斷吶喊著:「快來操我,快來操我啊!」

清楚的意識另少女極度的鄙視自己內心深處的慾望,面對著一群陌生人居然不斷做出著如此淫蕩恥辱的動作另少女的內心充滿了羞辱。

這個時候,兩名只穿有四角褲的健壯男子緩步走到少女的身邊。輕輕的解開了少女身上的束縛。

束縛解開的瞬間,少女的身體當即一個踉蹌跌倒在地,此時的少女身體已經軟成了一灘爛泥。

可即便如此,少女在被解除束縛的瞬間,雙手還是不受控制的伸進了自己的校服內。

探索著找到自己下體那個早已經泥濘不堪的小縫,兩根手指瞬間狠狠的插了進去。

「噗嗤!噗嗤!」

即便是隔著校服,現場都能清楚的聽到少女下身校服內傳出的淫水聲。

口塞球內不斷的流出少女淫靡的口水,少女忘情的在那裡自慰著。

就在這個時候,現場一個聲音忽然想起:「自己脫下上衣,玩弄自己的乳房。」

聲音很突兀,可少女卻真的按照那個聲音的命令去做了。

抽出了早已經沾滿了水漬的雙手,少女急切的脫掉了自己的校服外衣。露出了裡面的露臍T 恤。

退下露臍T 恤,一條青春的白色胸衣赫然顯露了出來。

雙手迫不及待的推掉胸衣,當即一對34B 的嬌乳暴露在空氣之中,一對粉色的乳頭,早已傲然挺立。

少女一手揉捏著自己一側的乳房,另一隻手則是伸出兩隻手指攥住了自己那細嫩的乳頭不斷的揉捏著,口中不斷發出著模糊的呻吟聲。

「厄恩……厄恩……厄恩啊啊啊……!」

股股的口水不斷流淌,很快便浸滿了少女的胸前一片。

自摸持續了足足有五分鐘足有,這個時候新的命令再度傳來。

「脫掉外褲!跟內褲,躺倒床上去,自己扒開騷穴!」

少女依舊聽話的快速的脫掉了自己的外褲,雪白色的三角包臀內褲被少女隨手的甩到一邊。起身幾步走到了旁邊的一張大床上,少女當即平躺上去,大大的岔開雙腿,兩隻白皙的小手用力的扒開了自己那粉嫩的小穴。

此時少女的小穴早已經是泥濘一片,稀疏的陰毛上儘是晶瑩的淫水。

整個過程派人人員全程錄製,這個時候更是提著攝像機來到少女的身邊,給少女的粉嫩小穴來了個清晰的特寫。

意識相當清楚的少女此時內心極度屈辱,有心抵抗,但身體卻是完全不受控制。

緊張的小穴不規矩的縮動動著。

「現在,開始揉捏陰蒂,並用手持抽插自己的騷穴。」

第三個命令,少女依令行事。

一隻小手開始輕輕的揉捏自己的那粉紅色的小陰蒂,另外一隻手則是伸出了兩根手持用力的插入了自己的小穴,不斷的抽插著。

「噗嗤……噗嗤……噗嗤……!」少女的小穴不斷的傳出著洶湧的水聲。不明藥物的作用使得少女此時的身體格外的敏感,下體分泌的淫水遠遠要多於往日。很快,白皙的床單上便已經濕了一大片。

前戲完成,這個時候正主登場,先是一名健壯男子赤身裸體的的來到床邊,伸手取下了少女嘴裡塞著的口塞球。這個過程中,少女沒有做出絲毫抵抗的動作,雖然她內心極度的抗拒,想要反抗並逃出這裡。

「現在,輕輕的舔你面前男子的龜頭。

此時的赤裸男子下體已經高高聳立,長達十八厘米的巨大陰莖上佈滿了突兀的血管,顯得猙獰而可怕。

少女愣愣的費力起身,跪在床上,緩緩的爬向赤裸男子,接近那根巨大的猙獰陰莖,迎面少女驟然感覺到一股令人作惡的腥臭味,那個味道幾乎零少女直接吐出來,可即便這樣,少女的手還是不受控制的握住了那個碩大的陰莖,嘴唇輕啟,一隻細小舌頭伸出,試探性的開始輕輕的舔弄赤裸男子的龜頭。

「厄啊……!」

赤裸男子當即發出了一聲極度享受的呻吟聲。

少女顯然並沒有多少給人口交的經驗,甚至很可能少女今天是第一次給男人口交。動作顯得極為笨拙。

「現在,含住他的龜頭,吸允他的龜頭馬眼。」

費力的將那碩大的龜頭含如口中,少女的小嘴開始賣力的吮吸了起來,這個時候,那赤裸男子的呻吟聲更大了。

「現在,開始深喉口交,把整根陰莖都吞下去吧。」

之前的動作少女雖然不熟練,但卻都勉強做了下來,只是這一次深喉口交,少女只感覺那根碩大的陰莖一下子插入了自己的喉嚨深處,當即一股窒息感以及嘔吐感瞬間襲來。

「咳厄……恩厄恩厄……!!!」

赤裸男子並沒有顧忌少女的感受,似乎覺得少女動作的力度有些不夠,當即雙手抱住少女的腦袋,開始用力的自己抽插起來。

「嗚嗚厄恩嗚嗚厄恩……!」

劇烈的窒息感以及嘔吐感,口中一根龐大之物不斷的抽擦,另少女的意識在這一刻出現了空白。

男子在經歷了一番激烈的衝刺之後,當即在少女口中釋放了自己的精華。

「含住精液!」

射精之後,赤裸男子那根碩大的陰莖緩慢的軟了下來。慢慢的抽離出少女的小嘴。

此時少女方才是能盡情的呼吸起來。

「呼……呼……呼……!」

「張開嘴,讓我們看到你口中的精液!」

屈辱的少女無力的張開了自己的小嘴,只見在少女粉紅色的舌頭之上,一團乳白色的粘稠精液正躍然之上。

「嗯,很好,現在把精液吞下去!」

「什麼,吞下去,不!」

少女的內心沒有一刻不在掙扎,此時聽到對方這樣的命令,少女內心牴觸的情緒已經升到了極點,遲遲的,少女並沒有吞下精液。

「CUT ,你去,再給她補一針,小騷貨,還挺能抗!」

導演忽然喊CUT ,語氣中顯然是對少女的不配合充滿了不滿,不過這都不是問題!

拍著暫停,注射男再次拿著一根針頭跑到了少女的身邊,這一次,注射男將針頭插在了少女的乳頭之上。

藥物緩緩推入,又過了幾分鐘,等待藥效發力。一切場景重新接上,導演重新喊出開拍!

「將精液嚥下去!」

這一次,少女沒有再拒絕,費力的將口中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後,更是自己主動的張開小嘴,給眾人檢查。

「呵呵,很好!」導演似乎是很滿意少女的表現。

這個時候,第二位男主角登場。

「現在,求你眼前的男人操你!」

「求……求你操……操我……」

「嘿嘿,你說什麼,求我幹什麼?」

「求……求你操我!」

赤裸二號的淫笑反問另少女的內心充滿了屈辱,可是嘴裡還是不受控制的祈求出聲。

「操你的什麼?」赤裸二號依舊不打算就此放過少女。

「求你……求你操我的小穴……」

「大點聲,我聽不清!」

「求你操我的小騷穴,快點,快點,我受不了了啊!」

隨著少女說大聲的說出這句話,少女內心最後一道心理防線轟然崩塌,眼角之處緩緩的留下了兩行屈辱的眼淚。

 

 

 

 

而這個時候赤裸二號終於動作了、

「嘿嘿,如你所願。」

當即,赤裸二號單手握住了他那根碩大的陰莖,對準了少女的陰道口。

並沒有直接插入,赤裸二號不住的用他那顆碩大的龜頭不斷的摩擦著少女的陰蒂,陰部。

強烈出刺激引得少女的身體一震劇烈的顫抖,下體不受控制的迎合著赤裸二號做著摩擦動作。

似乎覺得已經差不多了,赤裸二號當即一挺身,巨大的陰莖徑直插入了少女的下體。

「啊啊啊……!」

插入的瞬間少女驟然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悲鳴,下體一陣強烈的撕裂感。

「厄啊,好緊啊!雖然不是處女,但這小騷穴絕對沒被操過幾次!」

赤裸二號猜的沒錯,少女雖然不是處女,但有過的性經驗僅有兩次,而且最後一次還是發生在一年多以前。

許是少女的男友能力不行,又或者是尺寸不夠,赤裸二號的巨大陰莖插入少女陰道的瞬間,少女的下體居然出現了絲絲血跡。

正是這出血的跡象另赤裸二號更加興奮,當即不管少女的痛苦感受,開始緩慢的抽插了起來。

「啊啊啊……不要啊,疼!疼啊!要裂開了,拔出去啊!啊啊!!」

噗嗤!噗嗤噗嗤!!!」

激烈的淫水飛濺聲,以及赤裸二號陰囊不斷敲擊在少女雪白屁股上的啪啪聲,在攝影棚內演奏起了一曲靡靡之音。

眼見少女只是在那不斷的哀嚎,十分影響拍攝效果,導演再一次果斷喊CUT.注射男第三次給少女打針,這一次,注射男直接將針頭插進了少女的陰蒂之內。

這一下,少女淫邪的慾望被放到了最大,藥品產生的麻醉性甚至阻斷了少女下身的撕裂痛。

再一次的開拍少女已經不再喊疼,從最開始的身體僵硬,漸漸的少女的纖腰開始有節奏的配合赤裸二號擺動了起來。

「厄啊啊,厄恩厄恩……!」

此時的少女甚至連意識都已經開始模糊!身體完全是在不自主的情況下自發的做著迎合。

一番激烈的衝刺,赤裸二號終於即將爆發,伴隨著最後的重逢,隨著一聲高昂的男聲呻吟,赤裸二號終於完全將精液注入到了少女的體內。

緩緩的抽出已經軟掉的陰莖,赤裸二號再次退下。

「現在,自己用力的將你騷穴裡的精液擠出來。」

導演的聲音再度傳來,少女隨之做出反應,不斷嘗試著鎖緊放鬆自己的小穴,幾番嘗試後一股乳白色的濃精夾雜著粉紅色的血液自少女的陰道口徐徐流出,順著女孩的屁股,染紅了其身下雪白的床單。

這個時候,攝影人員再次靠近給少女的小穴拍攝特寫,同之前的小穴不同,此時少女的小穴經過了赤裸二號瘋狂的抽插,早已經紅腫不堪,沾染著雪白色精液的小穴顯得極度淫穢。

拍攝並沒有結束,這一次,赤裸三號同赤裸四號同時登場。

赤裸三號搬開少女,自己平躺到了床上。

「現在,自己對準陰莖,坐上去。」

早已經疲憊不堪的少女,努力的掙紮起身,緩緩的坐到了赤裸三號的身上,白皙纖細的小手找準了赤裸三號的巨大陰莖,將其對準了自己紅腫不堪的小穴,一咬牙,少女神情痛苦的坐了下去。

「現在,趴在他的身上,自己伸手扒開臀瓣,把屁眼露出來!」

撅著白皙渾圓的大屁股,少女伸出兩隻玉手,陰道內夾著一根膨脹無比的大陰莖,趁著這個功夫,赤裸四號,拿著一瓶潤滑液來到少女的身後。開始徐徐的往少女的屁眼出塗抹潤滑液、「快停下啊,你們要幹什麼,那裡不行啊。」屁眼出清涼的感覺另少女內心當即警覺,可是三針媚藥已經另少女徹底失去了說不的能力,並且還只能自覺主動的扒開自己的臀瓣叫赤裸四號不斷的往自己的屁眼內輸送著潤滑液。

潤滑液輸入,赤裸四號隨即緩緩的將自己的一根手指伸進了少女的屁眼,當即少女的全身驟然縮緊,一股極致的屈辱感充斥在少女的心頭。

很多女孩,便是連最私密的陰道都肯給自己的男友看,卻是不遠讓男友把玩自己的屁眼,原因正是屁眼那裡乃是少女內心最恥辱的地方。

可此時最恥辱的地方卻被少女自己扒開臀瓣暴露在身後的男人眼中,並且那人還在不斷的用手持侵犯著自己的屁眼。

一根,兩根,三根手指,隨著少女屁眼漸漸的適應,赤裸四號終於準備就緒,在自己的陰莖上也塗上了潤滑液,這一次,赤裸四號將自己碩大的陰莖陡然刺入了少女的後庭。

「厄……恩……,伴隨著一聲痛苦的悶哼,少女只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被填滿,這一刻,少女後庭的第一次徹底失去。

加上之前的口交,少女身上三個洞的處女穴都已經失去。

兩穴被滿滿插入,少女當即成了夾心餅乾,這一次,少女失去了主動,伴隨著下面赤裸三號的徐徐抽動,背後的赤裸四號的巨大陰莖也在少女的屁眼內緩緩抽插了起來。

「厄……恩厄恩啊啊額啊……」

最初的屈辱感疼痛感漸漸都化為了快感,少女的意志很快便迷失在了前後夾擊之間。

因為是雙穴同插,赤裸三號,跟赤裸四號的動作都不是很快,如此導致二人堅持的時間要更長一些。

足足幹了有二十分鐘,導演看了看時間覺得差不多了,給出了兩人可以射了的信號,這樣赤裸三號跟赤裸四號方才是交替衝刺,先是赤裸四號先將精液滿滿的射入了少女的屁眼。

而後徐徐抽出了陰莖,持續的屁眼侵犯,另少女的屁眼被撐開了一個碩大的洞,即便是赤裸四號的陰莖離開後,一時之間少女的屁眼也是合攏不上。

解除了束縛,少女身下的赤裸三號開始發力。伴隨著一陣劇烈的衝刺,赤裸四號再一次將精液滿滿的射入了少女的體內。

少女的性經驗很少,幾乎是等於零,兩番激烈的征伐已經另少女脫離,屁眼跟陰道口都無力的張開著,紅腫的陰道口,以及合攏不上的小穴似乎是在哭訴著少女剛剛的悲慘經歷。

「現在,自己躺倒床上,露出滿足的神情。」導演依舊不打算輕易的放過少女。

得到命令的少女只得用盡了全身的力氣自赤裸三號的身上爬下,平躺到了床上,臉上露出了違心的滿足之色。

「好了!CUT !拍完收工,大家辛苦了。來兩個人把她弄過去好好洗洗,給她上點藥,還有下一場呢。」

伴隨著導演的收工指示,眾人當即長出了一口氣。

「後期製作趕緊把片子弄出來,晚上我要看到樣片!」

「沒問題,看我的吧導演!」少女名叫徐萌萌,是江都第三高中的校花。今天剛好上高三。

徐萌萌最後的記憶停留在自己獨自一人打算前往現任男友的生日聚會上。朦朧的記憶好像有人自背後用一張毛巾摀住了自己的口鼻,緊接著自己便什麼都不知道了,醒來後便到了這個地方。

少女內心無比的焦急,自己的失蹤,不僅是自己的男友,甚至學校還會通知自己的家長,住宿生夜不歸宿是很嚴重的事情。最可怕的是這些人在侵犯自己的時候,一直在錄像著。

少女不敢想像若是之前拍攝的影響流傳下去,自己以後將怎麼面對家人,男友。

而此時此刻,徐萌萌正被兩名工作人員駕著,細心的清洗著自己滿那疲憊的身體。便是連最羞恥隱秘的下體跟屁眼裡面都沒有放過。

徐萌萌太累了,幾次高潮耗盡了她全部的體力。對於身邊兩人的動作徐萌萌只得任其所為。

清洗乾淨了身體,徐萌萌被送進了另外一間房間內,在這裡,兩名工作人員細心的給徐萌萌紅腫的陰道口跟已經撕裂了的屁眼塗上了消炎消腫的藥。

強皺著眉頭,徐萌萌一聲不吭,只是兩眼的流水不住的往下流著,想要開口求眼前的人放了自己,只可惜嗓子就是不爭氣的說不出話來。

結束了這一切,兩名工作人員便起身離開,對於徐萌萌赤裸的肉體,二人似乎沒有絲毫的興趣。

二人離開後不久,便有一人重新折返回來,這一次,此人給徐萌萌送來了吃的。

一小碟土司麵包,跟一杯熱牛奶。僅此而已。

待這人離開,徐萌萌依舊無力的躺在房間的床上,靜寂的房間內,只有徐萌萌一個人無助的在床上流著屈辱的淚水,心中不斷的喊著「老公,你快來救我啊……」

只可惜,徐萌萌的呼救無人能夠聽見。

漸漸的徐萌萌的眼皮越來越沉,終於身心俱疲的徐萌萌徹底睡了過去。不知道睡了多久,封閉的房間內徐萌萌失去了對時間流逝的感知。

醒來後的徐萌萌感覺到了難捱的飢餓。雖然身心都遭受了慘無人道的蹂躪,可是生理的需求卻是由不得徐萌萌抵抗。艱難的爬下床,徐萌萌來到床邊開始輕輕的吞咬食物。

下體依舊是火辣辣的疼痛,徐萌萌甚至感覺自己的屁眼到現在都是鬆弛的。

在徐萌萌吃光了食物後不久,昨日負責將徐萌萌送回來的那兩名工作人員便走進了房間。

徐萌萌驚恐的望著兩人,兩人不由分說的便架起了徐萌萌,將徐萌萌自房間內帶了出來。

「你們究竟是誰,要帶我去幹什麼!」

昨日飽受蹂躪的徐萌萌此時的反應尤為的激烈,劇烈的掙扎,試圖掙脫二人的束縛。

可是這一切全都無濟於事。

徐萌萌再次被帶回了昨天那個令她痛不欲生的攝影棚內,此時攝影棚內牆壁上的大屏幕內正在播放著已經後期製作完成的昨日徐萌萌親情奉獻的AV佳作。

清純嬌媚的徐萌萌一臉屈辱的用那嬌小的舌頭舔弄著赤裸一號的巨大龜頭。那份專注,配合著徐萌萌屈辱的神情,簡直是男人們最好的催情毒藥。

這是一部成功的作品,顯然導演對影片十分滿意,見徐萌萌被工作人員帶來。導演的臉上當即樂開了花。

「好了,今天的戲按照慣例是「第二話……奴印標記」,工作人員們都就位啦。」

伴隨著導演的一聲令下,影棚內的工作人員各就各位。

這個時候徐萌萌發現了影棚內壁昨日多出了一些新的刀具。

一個巨大的X 型木床取代了昨天的大床。被人強駕著,徐萌萌被抬到了那X型木床之上。

「放開我,你們是誰,你們要幹什麼,嗚嗚嗚,放了我,求求你們放了我吧,嗚嗚嗚……」

徐萌萌,哭泣著,哀求著,可是現場沒有一人對徐萌萌露出一絲一毫的同情之色,甚至於所有的現場工作人員全都帶著白色的冷峻面具。徐萌萌根本看不到這裡人的相貌幾何。

被死死的束縛固定在X 型木床之上,這個時候徐萌萌還在大聲的求饒乞求著。

很快,便有人取來了嘛嚼塞入了徐萌萌的口中,徐萌萌當即只能發出模糊不清的嗚嗚聲。

「好了,第二話……奴印標記,開拍!」

導演一聲令下,所有人全體就緒。

連脖子都被死死束縛住的徐萌萌的視野極度狹窄,憑借聽覺,徐萌萌只感覺似乎有人推著一輛小車正朝著自己靠近。

一名赤裸男子,並非是昨天四人中任何一個,姑且稱呼他為赤裸五號。

赤裸五號推著一輛工具車緩緩來到了徐萌萌的身邊,自工具車上熟練的取下了一把剪刀。赤裸五號便開始修剪徐萌萌陰部的陰毛。

徐萌萌不過高三的年紀,陰毛髮育的本就不茂盛。

只是幾下,那些較長的陰毛便被赤裸五號清理乾淨。隨手熟練的放下了剪刀,赤裸五號自工具車上取下了一個瓶子,將瓶子晃了晃,瓶口對準徐萌萌的陰部輕輕一按,當即一團清涼的泡沫覆蓋在了徐萌萌的陰部之上。

只是瞬間,徐萌萌便明白了這些人想要做什麼。

「不要,不要剪啊!」

最羞澀的部位如此直接的暴露在攝影機面前,徐萌萌的心中充滿了屈辱。鋒利的剃刀徐徐滑動,很快,一個光滑的人造「白虎」便成就在了赤裸五號的手中。

剃光了陰毛,影片才算剛剛開始,這一次,赤裸五號自工具車上取出了一隻長方體工具。

將長方體的用力的按在了早已經塗滿了一種不明藥水的徐萌萌的陰部上面。

赤裸五號當即淫笑出聲。

扳動長方體上的開關。瞬間,徐萌萌感覺到自己的陰部之上一陣灼燒般的刺痛。

嗚嗚嗚!

劇烈的疼痛當即令徐萌萌翻了白眼。

約莫著大概過了有五秒鐘,赤裸五號將長方體從徐萌萌的陰部上取了下來,這時,徐萌萌被剃成了白虎的白皙光滑的陰部上面赫然浮現著一隻正方形的「二維碼標記」。

沒錯,就是時下最流行的可以掃一掃的二維碼標記。

二維碼的最中央赫然標記著:奴印021 、江都、徐萌萌等字樣。

完成了奴印標記,赤裸五號當即準備開始下一步。

這一次,赤裸五號自工具車上取出了一根注射器,看型號,顯然內部裝著昨日徐萌萌被注射了三次的那種烈性媚藥。

將針頭插入徐萌萌的左側乳頭,很快徐萌萌的身體便有了反應,兩側的乳頭漸漸的紅腫充血。變硬。

徐萌萌的身體也開始不自覺的抽動起來。

見狀赤裸五號淫淫一笑,當即自工具車上取出了一把打孔器,細長的針頭對准了徐萌萌左側的乳頭,眼疾手快,只聽噗嗤一聲。徐萌萌左側的乳頭上便應聲被打出了個針孔。

「嗚嗚嗚嗚!」乳頭處瞬間的劇痛一下子另徐萌萌的全身都僵直了,淚水止不住的自眼角流出。

絲絲鮮血自徐萌萌那嬌嫩的乳頭上流出,順著其圓潤的乳房往下流淌。

停滯了一會,赤裸五號等待徐萌萌的乳頭漸漸適應打孔機的針頭,大概過了三分鐘左右,赤裸五號抽出了打孔機,而後自工具車上取出了一隻銀亮的乳環。

將乳環順著徐萌萌乳頭上剛剛打出的空洞差了進去,這一過程另徐萌萌感受的痛苦更加的強烈。

當乳環完全裝上,赤裸五號手部用力,當即乳環的兩端死扣牢牢的咬死在一起。

未來,除非以暴力手段,否則這乳環根本不可能取下去,而且,以赤裸五號所在的這個集團技術發明出的這只精鋼乳環,即便是鋼鋸都不可能鋸開。

這也就意味著徐萌萌以後的一聲都要帶著這個乳環生活下去。

故技重施,赤裸五號又開始給徐萌萌另外一側的乳頭打孔穿環。

結束了兩側乳環的裝填之後,赤裸五號又拉著工具車重新回到了徐萌萌的下體部位。

這一次,要裝的是陰環。

徐萌萌的小陰唇很大,典型的粉蝴蝶逼,這種逼是最適合穿陰環的了。

按部就班的給徐萌萌的小陰唇兩側打孔。裝填陰環。

乳頭,小陰唇,這都是少女身上最為敏感的地方,在不施加麻藥的基礎上直接打孔穿環,徐萌萌只感覺自己此時放佛身處地獄一般,眼淚已經幾乎流感。

乳頭,小陰唇之處火辣辣的疼痛。雖然看不到那赤裸五號究竟在做什麼,但僅是猜徐萌萌也能夠想的到。

四環穿戴完畢,最終到了最後一個環節,陰蒂環。

比起前四個環的穿戴,這個陰蒂環才是最痛苦的。

此時的徐萌萌,媚藥勁已經因為疼痛而削弱,陰蒂也已經縮小萎靡。赤裸五號為了更好的給徐萌萌穿戴陰蒂環,當下又給徐萌萌打了一針。

媚藥之下,徐萌萌的陰蒂再度充血飽滿。

看準時機,赤裸五號將打孔機對準了徐萌萌的陰蒂,狠狠的刺了下去。一針雙洞。徐萌萌細嫩的陰蒂當即被洞穿。

這一次的劇痛另徐萌萌直接昏厥了過去。

沒有理會徐萌萌的反應,赤裸五號只是自顧自的做著自己的工作,陰蒂環熟練的穿戴完畢。

此時的徐萌萌身具奴印標記,兩側乳頭穿戴者乳環,下體小陰唇上陰環,陰蒂環淫穢而晃。

這個時候導演終於喊了CUT.完成了工作,工作人員不忘給徐萌萌的乳頭,陰唇以及陰蒂上塗藥,為了防止感染化膿。

徐萌萌被解開了束縛送回了房間。導演滿意的看著剛剛拍攝影片的回訪,卻是根本沒有理會那徐萌萌的死活。

……

昏睡中不知道過了過久徐萌萌才幽幽轉型,醒來後徐萌萌最先感覺到的便是來自身上乳頭部位跟陰蒂陰唇部位的陣陣刺痛。

與這幾處想必,陰部奴印標記紋身帶來的刺痛就顯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愣愣的望著自己胸前兩隻銀亮的乳環,徐萌萌的心中充滿了屈辱以及絕望,第一反應便是想要將身上的乳環摘下去,可是乳環一旦裝上便不可能取下,徐萌萌嘗試了多次,也沒有做到。無奈只能絕望的跪坐在床上流著淚。

「嗚嗚嗚,這裡是哪啊,我想回家,我想要爸爸媽媽!」

徐萌萌內心絕望的呼喚著。

似乎是上天聽到了徐萌萌的哀求,這個時候,面具首領再一次出現,而這一次出現,面具首領手中同時還提著一份文件。

將文件輕輕的放到了徐萌萌的窗邊,面具首領機械化的聲音再度傳來。

「這裡有一份文件,簽了它,然後再做些事情,我們就可以放你走了。」

聽到面具首領說要放了自己,徐萌萌原本絕望的眼中陡然迸射出一抹希望的光芒。

「不要著急,先仔細看看文件再說,要知道,這可關乎著你自己的利益。」

面具首領的話音一如既往的清冷,不摻雜一絲一毫的感情色彩。

直到這一次,徐萌萌方才聽懂了面具首領的話,急忙拿起了床邊的那份文件。

文件封面上赫然標記著《奴印標記國際AV影視傳媒有限公司》的字樣。

只看到AV二字,徐萌萌的心中當即咯登一下,顫抖著翻開文件,接下來一條條明文標注狠狠的刺痛了徐萌萌的心靈,這赫然是一份AV藝人的簽約合同。

「這不可能!我不簽!」

下意識的徐萌萌便開口拒絕,只不過兩天的蹂躪折磨,另徐萌萌此時的聲音顯得是那麼的無力,屈辱。

「別急著拒絕,你要知道,你不簽了它,我們是不可能放你走的,不要指望會有人來救你,你不清楚你面對的是一個怎樣龐大的集團,你要相信,我們可以直接將你賣到阿拉伯去給那裡的貴族永遠充當最下賤的性奴,而在這邊,你不過是萬千失蹤少女中平凡的一個。」

面具首領的話另徐萌萌的臉色當即化為一片慘白,並不太相信面具首領的話,可是徐萌萌不敢冒險。她還年輕,還有著大好的花季年華,若是真的被賣到阿拉伯去給那些貴族充當性奴萬物,那樣的生活只是想一想便是生不如死。

顫抖著,徐萌萌接著往下看合同。出乎意料的,合同並沒有絕對的是霸王條款,相反,很多地方對徐萌萌還十分有優待。

比如合同上明確提出,「性奴標記」出品的AV影視不會在國內播出,而且徐萌萌也不會以真名示人。另外,合同中明確提出,徐萌萌每參演一部影片,將會得到一萬元RMB 的收入。一萬元,對於一個高中生而言顯然是一筆巨款。

徐萌萌家中雖然家境不錯,但顯然徐萌萌的父母也不可能一次給徐萌萌一萬元的零花錢。

而此時只要徐萌萌簽了面前的合同,昨天跟前天的那兩場拍攝,也將計算片酬,這樣,徐萌萌一次就可以獲得兩萬元的收入。

一時間,威脅,利誘,另徐萌萌的內心陷入了天人交戰的境地。

最終,還是面具首領的威脅起到了作用,徐萌萌只得在合同書上屈辱的簽上了自己的名字,並按上了手印。

見徐萌萌終於簽字,面具首領也沒有過多的表示,輕輕的起身,對徐萌萌輕聲道,一會會有人帶你去見導演,這一次主動一些,導演讓你做什麼你就做什麼,不要惹事。否則我不能保證你的安全。

留下這句威脅,面具首領便轉身離開了。

很快,便真的有人帶著徐萌萌去見了導演,而此時導演顯然已經知道徐萌萌簽了合同。難得的導演這次提前跟徐萌萌講解了一下劇情。

「這次是第三話……凌辱調教大亂交……」

隨著導演的訴說劇情,徐萌萌只感覺自己腦袋裡一片空白,暈暈的,對於導演所說的話,徐萌萌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顯然導演見慣了這種表現的新演員,也不在意,反正到時候徐萌萌只是一個被動承受的過程。

很快,便有化妝師來給徐萌萌補妝,重新梳洗打扮的徐萌萌被套上了一套坦胸露臀的貓女僕裝。

脖子上跟胸前的乳環上都被帶上了黃銅色的小鈴鐺。屁眼內被強行插入了貓尾肛塞。

屁眼裡夾著貓尾肛塞,另徐萌萌走起路來顯得別彆扭扭的。但不要緊,導演要的就是徐萌萌這種彆扭的感覺。

接下來,徐萌萌真正領悟到了什麼叫做凌辱調教大亂交。

這一次影棚內的赤裸男子明顯要多很多,人數超過十個人,十多個赤裸男子此時下體的陰莖皆是處於充血狀態。

一雙雙淫穢的眼睛隔著面具,不斷的對徐萌萌那嬌嫩的肉體散發著狼一樣的目光。

徐萌萌內心無比的害怕,但導演的催促聲卻是再度傳來。

「第一幕,三穴同插,你們三個,先來!」

導演的話音剛落,便有三名赤裸男子首先站出,走到了徐萌萌的身邊,徐萌萌先是略微掙扎,後便任其所為。

僵硬的被拖到了床上,徐萌萌此時腦袋中空白一片,角色依舊沒有轉變過來,直到自己身下的那名赤裸男子抱著自己那肥美的屁股狠狠的將陰莖插入自己的陰道內後,徐萌萌兩眼的淚滴再度落了下來。

這一刻徐萌萌仿若任命了一般。

任憑著身下那名赤裸男子對自己肆意的抽插,漸漸的,徐萌萌自己也有了感覺。

說來也奇怪,經過之前兩天的蹂躪,徐萌萌的身體不緊沒有吃不消,反而剛剛在那名赤裸男子的陰莖進入徐萌萌體內之前,徐萌萌的心中居然產生了一絲期待,盼望著那根陰莖快點插入自己體內。

當真的被插入體內後,剎那間徐萌萌只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被填滿了一般,極度的滿足。

「噗嗤!噗嗤!噗嗤!」

淫水飛濺,經過了幾次開發的徐萌萌的小騷穴如今已經是格外的敏感,才剛剛被插入便分泌了大量的淫水。而徐萌萌自己此時也感受到了來自下體的快感。腰肢不自禁的配合著那名赤裸男子的動作晃動了起來。

「天啊,我這是怎麼了,我居然會享受這種感覺!還自己主動配合!這!這!」

徐萌萌內心羞辱,但身體卻不受控制的極力迎合。

而這一切都被導演看在了眼裡,轉頭悄悄的對身邊的副導演道:「公司的藥效果真不錯,這小妞只用了幾次體質就已經開始向騷貨轉變了,等過了第三話」母狗改造「以後這妞一天沒人草估計都活不下去了。」

「嘿嘿,先等等吧,不把一個系列的片拍完,公司是不會安排這些新人陪客的!真替這些妞以後的出路擔憂啊,掃一掃騷逼上的二維碼,就能下載到自己老婆高中時候拍的AV大片,那感覺,真有夠酸爽的。」

「哼哼,這些女孩以後想要嫁人可難,先不說等被集團利用完了,她那騷穴都已經松到不行,估計也就只能找個老實巴交的男的嫁了罷了。

說話的時候,大亂交的場面已經開始,徐萌萌的陰道,屁眼,以及小嘴內都被插滿了碩大的陰莖,三穴其插,徐萌萌當時便被乾的白眼外翻。一番征伐之後,徐萌萌已是精疲力盡。但這還不算完,周圍的男優們早已經等待不耐煩。

這些人不斷的用手摩擦著自己的陰莖,等即將快射的時候趕忙將陰莖插入徐萌萌的小穴。射完之後馬上離開,換下一個人上。

一連十幾個男人的精液直接將徐萌萌的陰道給灌滿。

這個時候導演再次出聲:「自己蹲在地上,用玻璃杯接著,將小騷穴裡的精液摳出來,喝下去。

徐萌萌聽到導演的命令內心是遲疑的,可是身體卻是不受控制的去照做了。

淫浪的叉開腿蹲在地上,在小騷穴的下面放了一隻透明的玻璃杯。此時的徐萌萌陰道內已經被射滿了精液,才剛剛蹲下,便有股股的精液自徐萌萌的陰道內流出。

很輕鬆的徐萌萌便收集了半杯散發著腥臭味的乳白色精液。

遲疑著,端到了口邊,望著那粘稠的精液,徐萌萌一陣噁心乾嘔,可導演的催促聲這個時候再度傳來。

沒有辦法,徐萌萌只能是一仰頭,半杯精液直接吞入了口中,不敢換氣,徐萌萌怕自己會吐出來。直接喝了下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