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

下雨

下雨了。

站在花店門口的老闆小為擡頭看了看天,歎了聲氣說:「唉!今天晚上怎麼又下雨了!一下雨,花就會貴,而且客人也變少了!」

是啊!連日來的陰雨不但讓他店裡的花銷路變差了不少,而且來上門的客人也屈指可數。

「啊反正閒著也是閒著,這些玫瑰花都快開盛了,再不賣掉恐怕就沒人買囉,還是把它們包一包,弄得漂漂亮亮的,說不定有人看到就會買了呢!」

於是,小為哼著小調,邊唱歌、邊弄花。憑著自己對色彩的直覺和花朵的屬性,小為的花束不僅在配色上很搶眼,在花朵的數字和意義上也都有特別意思。也難怪一個大男生開的花店還是會有生意上門。

小為高中畢業,就沒有繼續升學。當完兵之後,在台北換了好幾個工作,從推銷員、送貨員、餐廳的waiter、花店小弟,到今天自己開花店,都是一步一步慢慢耕耘才有的成果。雖然收入並不豐碩,但好歹王老五一個,養活一個人就養活一家了。日子倒也過的無牽無掛。「嗯今天包得還蠻不錯的!就算賣不掉,自己看了也蠻高興的!呵呵」

包裝完了花束之後,小為把剩下的一些花灑灑水,整理著自己的店。

剎時,一聲雷嘎然劃過天地。

「哇救命啊這雨下得還真是大呢!身上都淋濕了!」一個年約二十歲的小夥子在這時跑到了小為的花店,頭髮濕淋淋的,還滴著水。

一身淡綠色的衣服也被雨水淋得彷彿成了透明裝。這個年輕人邊跑邊喘氣的跑進小為花店的屋簷下躲著雨。

小為上上下下打量了這個小夥子。他年紀雖然輕,但是白皙皮膚下藏著的那個笑容和眼神卻像是經歷過很多事情一般,有種世故的成熟。

這時,這個擅闖小為花店的年輕人開口說話了:「老闆,對不起喔。把你店門口的地板都弄得濕濕的,真不好意思!」

「沒關係啦!雨下這麼大,借你躲躲雨我也不會怎樣呀。你看你全身都濕了,要不要進來用吹風機吹吹頭髮,把衣服晾乾呀?不然感冒了,女朋友會心疼的喔!」小為促狹的說著,對年輕人笑了笑。

「哈哈我沒有女朋友疼啦!我還是等雨停就走好了,不好意思麻煩你。」

說時遲,那時快,年輕人打了個好大聲的噴嚏,年輕人自己也笑了出來,對小為說:「看來我的身體告訴我還是把頭髮吹乾,把衣服曬曬好了!那就不好意思麻煩你囉!」

「哪的話!來吧!到後面來,吹風機自己用,曬衣服的地方在店的後面!」

「嗯,謝謝你囉!我的名字叫小宇,大家都說我一出現就下雨。

唉!看來我大概天生就是個雨男吧,哈哈!」小宇促狹自己說。

「我叫小為!快點把頭髮吹吹吧!」小為把小宇帶到店後面,要他一切自己來。小為跟他說完了以後就回到店前面看店了七年輕經喜歡過像小宇這樣,斯斯文文的男孩子,只是這幾年為了生活,大部分的時間都忙著打工賺錢,雖然曾經有阿國陪在他身邊,但是小為大部分的時間因為忙著為生活打拚,在一年多前當他開了這家花店一段開了這家花店一段開了這家花店一段時間之後,阿國也因為太寂寞而跟小為分手了。

經過了這一年沒有感情的生活,小為看到了像小宇這樣的男孩,不禁又陷入了一陣迷惘。「小為!這吹風機該插在哪裡啊?」小宇裸著上身,跑到店前問小為。

「啊!你怎麼光著上身就跑出來啦?叫我進去就行啦!」小為雖然口中表示對小宇打赤膊到店前的舉動有些不滿,不過小為對剛剛映入眼簾那勻稱的身體卻立刻起了生理反應。

「哪,插座在這邊啊!眼睛這麼大還沒看見,哈哈!」小為拍拍小宇的背,笑著說。

不知道是幻覺還是真實的感覺,小為靠近小宇的時候,就有一陣淡淡的花香飄進小為的鼻子裡。

「唉近視太深了,沒辦法,哈哈。」小宇也笑了,接著說:「那你忙吧!不好意思又打擾了你。」

「沒關係啦,反正下雨天也沒客人,又很久沒人陪我聊聊了,就在這兒跟你聊聊吧!」

「好啊!」小宇邊說著,邊吹著頭髮,揚起的手臂上隱約隆起的肌肉和腋窩清晰可見的腋毛都深深吸引著小為的目光。小為一方面沒有想到在小宇斯文乾淨的面孔之下竟然有著這樣健康的身材感到驚訝,一方面也是因為太久沒有這麼近的欣賞一個自己喜歡類型的男孩,所以覺得下腹部有些而尷尬。

小為清了清喉嚨,試著減少聲音中的尷尬,隨口問了小宇:「還在唸書?」

「是啊,在念大學。」小宇轉成正面面向小為,小為仔細的看了小宇的身體,六塊腹肌上,沿著肚臍下方隱隱約約散佈著黑黑的毛髮。扣子解開的牛仔褲露出了一截「FETSPORTS」的黑底白字字樣,對小為散發著原始的誘惑力。

小為褲襠中的東西已經漲得發痛了,寬寬鬆鬆的褲子也被頂起了一座帳棚。可是眼睛卻還是盯著小宇的肚臍下方小為哥怎麼不說話啦?」

因為被小為盯著看,小宇覺得有些兒不自在。小宇喉頭有點幹幹的。

「啊沒有沒有,對不起對不起!我還是回店不起!我還是回店不起!我還是回店前看看好了!不然店裡被搶我都不知道咧!」小為尷尬的說著,走到了店前。

也不能怪小為一看到小宇就有反應,實在是因為小為自從和阿國在一年前分開了以後,小為就沒有再跟別人在一起了。有需要的時候,也只能勞駕自己的五隻打自己的一隻。所以看到全身上下都散發青春男性氣息的小宇,有生理反應自然是正常不過的了。

「唉想那麼多有啥用?人家又不一定是再想晚上又要浪費衛生紙了!」小為對自己說著,也沒注意到小宇已經探身到店前店後的門口了。

「小為哥,我的衣服還沒幹,你可不可以先借我一件衣服穿啊?」

小宇靦腆的笑著對小為說。

「好啊!你自己拿吧!」小為瞄了小宇一眼,頭髮彷彿還是濕濕的樣子。

「哇!沒注意到,現在竟然都已經十點多了!」小宇驚訝的說著。

「說的也是。不然這樣吧,反正我這兒空著也是空著,雨又下的這麼大,不然你今天就留在我這裡睡一個晚上,等明天雨停了再走吧!」

小為有所目的地說著。

「嗯反正我也是一個人住,今天住你這邊也沒關係吧!」小宇說著。

「那就說定囉!」小為高興的說。

「對了!小為哥剛剛在想誰啊?想到都出神囉!哈哈」小宇開了個玩笑,對小為吐了吐舌頭。

「好啊!敢笑我!當心我趕你出去喔!」小為說著,作勢要拿起掃把來趕人。

「哇!不敢不敢!我要去換衣服囉!」小宇向店後跑走了。

小為把店裡收拾好,便把鐵門拉下來了。

不一會兒,換上了小為衣服的小宇出現在小為的面前,小為的心跳得更快了。但只見小宇像個頑皮的小孩子一樣,在沒人的店裡跑來跑去,好奇的看著各種他不認識的花。

「這種綠色的花好特別喔,它是什麼花啊?」突然,小宇被那種綠色的花刺了一下。叫道:「唉唷!上面怎麼還有刺啊?」小宇吸著自己的傷口問。

「那是貝殼花啦!上面有刺。不過鮮綠的顏色看起來蠻舒服的。」

小為說。

「那這種白色的花序,中間還有綠色珠珠的花是什麼花啊?」小宇又問。

「喔,你說伯利恆之星啊?那花可是很貴的喔。不過卻有著很深的祝福喔!」小為不厭其煩的對小宇解說著,站到了「好奇寶寶」小宇的身後。

站在小宇背後的小為並沒有發現小宇正對著他的花在喃喃自語,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那這一團紫色一根一根的花球又是啥子東東啊?」

「這是愛情花啊,如果要對仰慕的人表示愛意,就不妨考慮送愛情花吧!」

小為說。

「喔?那小為哥要送給誰呢?」小宇有點促狹的問。

「嗯現在沒有啦。不過如果是一年之前,我就知道要送給誰了。」小為有點感傷的說。

「沒人送就送我好啦!我覺得這花好漂亮耶。」小宇彷彿洞察了小為的心事,逗著小為頑皮地說。

「哈哈送你是沒問題啦,但是,送你不就表示我愛你了嗎?」小為試探性的問,可是雙手卻已經放在小宇的腰上,下巴靠著小宇的肩膀,鼻息聲在小宇的耳邊蔓延。

小宇轉身過來,面對小為說:「愛我?你不會喜歡我的。因為我總是不討人喜歡。有人曾經說過喜歡我,但是不久後他就厭煩了。唉!反正我從一直都很顧人怨。我已經習慣了。」

「不會啦!你很可愛的。」小為說完,輕輕的吻了小宇,而小宇並沒有反抗。以沈默代表了對小為行動的同意。

小為緊緊抱住了小宇,在小宇身上找尋自己已經很久沒有接觸過的感覺。他的舌尖輕輕的滑過的小宇的下巴、喉結,停在了白皙皮膚中的兩顆葡萄乾上。

小為輕輕的咬住小宇的兩點,雙手繼續在小宇身上遊移,從結實的臀部漸漸向前移,慢慢握住了小宇的驕傲。而小宇則玩著小為的耳朵,貪婪的呼吸著小為頭髮的氣味。

「啊為哥嗯喔」小宇無意識的發出聲音,最後防線上早已被濕黏的液體弄出了一塊印子。而小為仍然不放鬆,將舌尖沿著小宇腹肌中間的溝槽向下邁進,向小宇的最後防線挑戰。隔著最後的防線,小為用舌尖在三條突起的稜線上來回舔舐著,再用雙唇將小宇的驕傲包著。雖然還隔著薄薄的一塊布,小宇卻已經幾乎失去理智。

沈重的鼻息聲在小小的一個花店裡蔓延,小宇將小為的衣服褪去,只剩下一件印花平口褲,帳棚的頂端有著發光的液體。小宇用舌頭輕輕的從平口褲下方的開口往裡面探索,接觸到的是因為興奮而收縮的一粒大橄欖。小宇將它吸進了嘴裡,用雙唇和舌頭來滋潤荒漠中的一方綠洲。小為的腳幾乎都軟了下來,半脅迫地將夾在自己兩腿中間的小宇也一起拉倒在地上。

小為毫不客氣的把自己的平口褲脫下來,露出了自己的驕傲小宇也用舌頭輕輕的在他火紅的頂端上畫圓,進而將整根東西吞入口中,吐出,再對黑色皮膚和紅色頂部的交界處做全力的攻擊。小為也把小宇的運動型內褲拉掉,露出了碩大的東西。小為用手輕輕地、憐惜地套弄著小宇昂然而立的驕傲。

小為用自己的口腔滋潤著小宇。小宇從來沒有被溫熱的雙唇和濕濕的舌頭包圍過的經驗,所以當這種酥麻的快感向神經細胞傳達的時候,小宇不由自主地叫了出來。

小為用唇封住了小宇的呻吟。接著將小宇壓在身體底下,從眼睛吻到鼻子、嘴吧,又用舌尖輕輕的滑過頸部的血管,在鎖骨上用犀利的吸力,學蚊子在那兒留下了紅斑。

小宇被挑逗得意亂。他只知道自己的雙腿已經無意識的夾住了小為的身體,而小為的驕傲就正好頂在他的兩腿正中央,一陣陣如觸電般的快感經由那裡的肌肉傳到了小為嘴唇所停留的位置,小宇又忍不住大叫了起來。

「啊啊嗯啊為哥,我快受不了了,」小宇略帶哭音的叫道。

小為並沒有理會小宇苦苦的哀求,繼續用自己的技巧讓小宇享受著。小為的舌尖繼續往下遊移,滑過了胸肌的溝槽,用舌頭玩弄著小宇胸前稀疏的毛髮,再沿著腹肌中央的路線往下進攻,輕輕的把小宇的東西咬住,用舌頭在頂端的開口挑逗著。

「這小子連這裡都有淡淡的花香味,不知道平常是不是用香水洗澡的!」小為這樣想著,不過這時小為也挪了身子,讓小宇的嘴除了發聲之外,也能做些別的事情。小宇將小為的驕傲含在嘴裡,像小孩子在吸棒棒糖一樣的吸吮著小為的東西,而小為被這股壓力和溫熱濕黏的快感侵襲,全身彷彿被電流通過一般的顫抖著,鼻腔也發出了一連串「嗯」

的聲音。

小宇彷彿是很有經驗一般的吸著小為,小為積壓一年多的慾望幾乎都要爆發了。不過小為把自己的呼吸調均勻,換了個姿勢讓自己專心的為小宇服務著。他用舌頭輕輕地往下探索,從一柱擎天到了兩粒橄欖,再往下用舌頭搜尋著小宇的後門。

這種從沒有過的接觸快感深深的震撼了小宇。小宇作夢也沒有想到那個地方竟然會帶給他這樣的快感,他的鼻息漸漸地加重了,口中不斷地重複著:「小為哥。」

小為又半跪著壓住了小宇的身體親吻著他,小為的那根緊緊地頂住了小宇的後門。小宇被這樣猛力的衝擊弄得心神不寧,他扭動著身體,卻發現小為的那裡在他的後門轉動時,快感更為強烈。終於,小宇忍不住了,對小為說:「小為哥,我求求你進去吧,你這樣弄得我好難受啊!」

小為說道:「可是我怕你會痛啊!」

「你這樣讓我更難過!求求你進去吧!」小宇用著幾乎是哀求的語氣說。

小為聽到這樣的請求,也只好順著小宇的意思,試著把自己並不小的陽具放進小宇的後門。

「啊。好痛啊。」小宇叫著。

「會痛嗎?那我抽出來好了。」

「不要!不要!應該等一下就好了。」小宇像個喜歡嘗試新鮮事物的孩子般說著。

慢慢的,小宇的刺痛沒有那麼強烈了,他就扶著小為的身體一前一後的運動,小為的那一根也就在這樣的韻律之下慢慢地在小宇的後門中進出。

小為的大東西幾乎快要卡在小宇的後門之中,所以動得並不快。可是小宇卻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那種痛楚慢慢轉變成為通暢的感覺的過程。

而小為享受著自己的東西被緊緊包圍的感覺,也不由自主的叫了出來。

「喔。這感覺太棒了!喔。」小為叫著。

小宇的手也沒有閒著,他一手搓揉著自己碩大的東西,一邊也用手挑逗著小為的乳頭。小為和小宇的身上都滲出了大滴大滴的汗珠。

小為已經覺得自己的高潮快要到了。於是他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在小宇的身體裡恣意的進出。而小宇彷彿感覺到了小為的反應,一隻手按摩著小為的後門,另一手則玩弄著小為的兩粒彈丸。

「啊。啊。要出來了。啊。」小為幾近喊叫著將自己的身體抽離小宇。隨著一條完美的白色弧線劃過,小宇的脖子、胸前、六塊腹肌上都沾滿了小為的精液,沿著肌肉間的路徑緩緩流動著。

「呼。這次真是太棒了。小宇啊,該讓你享受啦!」小為對小宇說著,同時就將小宇的東西塞進嘴裡。

小宇在被小為抽送之後,早已快要達到高潮了,哪禁得起小為的口舌之技呢?所以,過了沒多久,小宇也棄甲投降了。小宇的高潮噴滿了小為的臉。

「小為哥,你還喜歡吧?」小宇怯怯地問著小為。

小為吻了小宇的唇,夾雜著小宇愛液的味道,對小宇說:「傻瓜!我當然喜歡啦。來!我們去洗個澡吧!」小為對小宇提議說。

小宇說:「小為哥,你先去洗吧,我想先躺著休息一下。」

「那好吧,我就先去洗好了。」小為說。

小為高高興興的進浴室洗澡,嘴裡還哼著歌,因為他實在是太高興了。這麼久沒有碰到讓自己心動的人,竟然還跟他發生關係。所以小為真的是很高興。洗著洗著,外頭的雨停了。

小為洗完了澡出來,正準備要叫小宇去洗澡的時候,卻發現小宇已經不見了。只發現他店裡桶子裡的玫瑰花,雖然晚上才灑過水,可是現在花卻已經都幹掉了,而且變得像乾燥花一樣。

小為尋不著小宇,心裡真的很難過,卻又不知道該怎麼辦。他根本不知道小宇在哪裡唸書,也不知道他家住哪裡,唯一記得的,只是小宇濕濕涼涼的頭髮和身上到處散佈著的淡淡花香。

或許小為沒有注意到吧!他幹掉的玫瑰花中還有幾滴水在裡面。

之後的每天,小為都在期待著,在一個下雨的夜晚之中,他還能在自己的花店裡碰到那個可愛的男孩–小宇。

如果你下次經過一家花店,看到那個男老闆還留著那一束幹掉的紅玫瑰對你望的時候,不要吝嗇給他安慰吧!

片尾曲大雨的夜裡詞、曲:黃怡主唱:張清芳美麗的故事總有個結局我的就是失去了你看著你漸漸走遠的背影就好像今生已註定但是我好想告訴你想告訴你你就是我最美的遭遇我想我不會忘記你就算你留我在夜裡就算雨下個不停在大雨的夜裡多希望美麗的夢永遠不會醒雖然明知無法讓你回心轉意故事總要繼續下去就算雨下個不停在大雨的夜裡還希望美麗的夢永遠不會醒有誰能讓時間可以回心轉意故事還能繼續下去就算雨永遠不會停

TheEnd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好帥!愛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