聲波忍術

聲波忍術

林次跟隨大蛇丸以來一直渴望得到更強的力量所以不惜成為大蛇丸咒印的試

驗品之一也想提升自己的實力。雖然能力得到了提升可以操縱自然界的蝙蝠

但卻無法立足於強者之林。但是憑藉著自己不懈的努力終於得到了一些回報,這

次大蛇丸大人命他前去帶回叛逃的紅蓮和幽鬼丸以防三尾落入他人之手。

根據先前自己派出去的蝙蝠得到的情報,紅蓮以及幽鬼丸在和木葉忍者卡卡

西以及其小隊成員之間的戰鬥中兩敗俱傷。以現在自己的實力雖然不能敵過全盛

時期的敵人但是面對傷病敗將還是不足為懼的。林次通過蝙蝠的帶路慢慢接近了

紅蓮等人的所在地,戰鬥場地周圍巨大的晶柱體覆蓋了整個天空形成了一個密封

的殼罩,戰鬥就在殼罩內激烈的進行著。

紅蓮帶著幽鬼丸又消耗了大量的查克拉去製造這個巨大的水晶罩,面對木葉

強大的四人組也只能節節敗退。無奈之下召喚出一道巨大的水晶牆,轉身帶著幽

鬼丸向水晶迷宮的深處逃去。林次躲在一邊意識到了這是完成任務的最好時機便

偷偷的接近了水晶罩邊緣。

「不愧是血繼界限之一的晶遁,連卡卡西老師的雷切都無法破壞這道晶牆」

小櫻看著面前拔地而起的水晶牆心裡不禁感嘆了一句。木葉的四人見無法直

接追去只能想方設法繞路追趕上,於是卡卡西和鳴人分在了一組往右邊追去,佐

助和小櫻則往左邊追去。

然而令林次自己都沒想到的是,如此堅硬的晶遁忍術自己卻可以輕易瓦解。

在追蹤紅蓮的路上自己開路的蝙蝠利用聲波擾亂了晶體內部的構成排序從而破口

而入。「看來自己的能力遠遠不止表面上的如此而已」林次心裡暗暗興奮著。

然紅蓮停了下來在晶體罩的中央招出了另一個晶體球把昏迷過去的幽鬼丸安頓了

下自己也準備療一療傷。

此時的她疲憊不堪絲毫沒有察覺到不遠處躲藏的林次。她褪去身上破敗不堪

的衣服漸漸的用晶體覆蓋住全身。看到此景的林次幾乎鼻血噴湧而出,紅蓮嫩白

的皮膚透過細薄的晶體層彷彿勾引著林次每一寸神經。林次迫不及待的就想將自

己新研發的忍術在紅蓮身上實踐一下。

「誰?」紅蓮警覺的朝著樹林方向望去。不過只有一直蝙蝠從樹叢裡飛出,

紅蓮不禁覺得自己太過打草驚蛇了,再次調整好查克拉運用晶遁為自己療傷。躲

在樹木後面的林次卻不禁暗笑著紅蓮已經落入了自己的手掌之中。隨著時間的推

移,紅蓮覺得自己越來越口乾舌燥,身體也燥熱起來。一種難以言喻的瘙癢感從

大腦遍佈全身。自慰的念頭在腦中愈演愈烈,慢慢的紅蓮的眼神漸漸暗淡下來,

手慢慢的伸向自己的下體。

眼看就要得手,紅蓮失去神採的雙眼突然又撐了開來。「我這是怎麼了?為

什麼會濕成這樣?」紅蓮看著自己下體流出的淫水既覺得淫扉又有種空虛感。她

警惕的環視了圈四周,發現許多蝙蝠正在四周徘徊。林次本是大蛇丸部下之一,

紅蓮也有所耳聞,看到白天那麼多反常的蝙蝠自然也就不難聯想到他了。

「出來吧,是你幹的好事吧,林次。」樹林的陰影下漸漸顯出林次的身形,

紅蓮警戒的凝聚起查克拉,然而卻絲毫沒注意到自己的胴體完全暴露在敵人的視

線裡。

「紅蓮大姐,小弟是特地來接您回去的。」林次話中的不懷好意紅蓮瞭然於

心。二話不說,擡手就是一個晶柱向林次打去。林次卻不急不緩的召集了2隻蝙

蝠擋在自己胸前,晶柱還未到達自己面前就漸漸粉碎了。紅蓮詫異的看著自己以

堅硬著稱的晶遁竟然被瞬間瓦解,不禁往後退卻了幾步。

同時林次擡手大喝一聲「蝙蝠奈落!」數百隻蝙蝠聚集而出圍繞在紅蓮周圍

形成一個黑色旋窩。原本體力就差不多耗盡的紅蓮變得遲緩起來,身上的晶遁保

護衣也被通通瓦解。隨之而來的是耳邊嗡嗡的聲音,慢慢的紅蓮感覺到自己的行

動不聽使喚。一邊的林次暗笑著自己所創造的聲波忍術可以控制人心於無形。

林次一步步走到紅蓮跟前,然而紅蓮卻視而不見般的呆立在原地。腦海之中

有一個聲音不斷的消磨著紅蓮的理智。「成為林次主人的性奴隸,為主人做最下

賤的事」紅蓮一邊又一邊的跟著腦海中的聲音重複著。林次也是第一次在實戰中

實用這樣的忍術,為了保證讓紅蓮成為自己的性奴,用自己蝙蝠混有強力淫藥的

毒液注入紅蓮體內。

「啊……啊……主人……啊……性奴隸……」似是痛苦又好像滿足的呻吟從

紅蓮口中傳出。原本被咬的地方也浮現出了蝙蝠利牙的咒印。林次滿意的看著跪

倒在自己面前的紅蓮發出第一個命令「用你的嘴把我的陽具清洗乾淨,讓主人給

你開苞」。

「是,林次主人。」此時的紅蓮脫離了聲波的控制,說話間恢復了往日的常

態又多添了幾分撫媚和妖豔。紅蓮順從的脫去林次的褲子,含著陽具任其在自己

嘴裡抽插。「用舌頭好好的舔,讓主人爽了等會就給你個賤奴賞賜」紅蓮聽後更

加賣力的侍弄著肉棒,淫蕩地用奶子夾住肉棒來回搓弄。

紅蓮又搓弄了幾百下,林次感覺差不多了,把肉棒從紅蓮口中抽出。紅蓮未

料到如此,一下迎著抽出的肉棒向前撲倒在地。「主人,奴隸想要……求主人給

賤奴賞賜……」隨著藥性發作,紅蓮不住的用手扣弄著自己的下體尋求一點慰藉,

但是肉穴卻絲毫感覺不到滿足反而越發空虛。

林次見到時機差不多成熟,命令紅蓮用手把肉穴分開。紅蓮想也不想的用雙

手把肉穴掰開到最大,白色的淫水順著下體不斷的流出。林次用肉棒慢慢的插入

紅蓮的肉穴。

「啊……啊……主人……好舒服……」紅蓮的呻吟隨著插入越來越淫蕩。

「主人的好大好熱……奴隸的裡面……撐的好滿……好充實……」林次的肉棒感

覺到了阻力,明白是該讓紅蓮徹底服從的時候了。林次把體內的查克拉聚集到下

體,同時紅蓮身上的咒印也開始變幻起來。

「啊…………」破處的疼痛由於淫藥的影響全部轉化為了快感,紅蓮不自覺

的夾緊了林次,任由林次在自己體內抽插。「好……爽……主人……用力……操

死賤奴吧…

啊……啊……奴隸的肉穴要被主人插穿了……啊……好美……」林次邊干邊

舔弄著紅蓮的脖頸以及耳朵。「剛才你還企圖攻擊主人,這筆帳該怎麼算?」

「是賤奴不對……啊……主人用力操吧……啊……把騷穴操爛……操死賤奴

吧……」

林次加快抽送的速度,一邊問紅蓮「把我幹懷孕了,再生幾個小騷奴給主人

來開苞好不好?」

「好……呀……啊……主人說什麼……就是什麼……啊……頂到花心了…

…要丟了啊……」又在抽插了幾百下後,紅蓮高潮了十幾次,林次用力緊緊頂住

花心一股熱精全數噴灑在花心上。「啊……好燙……又要丟了……啊……奴隸要

死了……啊……

啊……」紅蓮高潮的同時,咒印上凝聚了大量的黑氣慢慢圍繞在他們身邊。

林次感覺一股晶遁查克拉慢慢的湧入體內。

「哈哈!沒想到我現在也能使用晶遁了」得到咒印能力強化的林次擡手就是

一個晶遁向樹林飛去。果然跟隨了大蛇丸之後自己的能力也有所提高能夠創造出

相似的咒印幫助自己控制人的心智。

於此同時,佐助和小櫻兩人聽到了不遠處傳來的異常爆破聲立馬前往。沒跑

幾步就發現了一道岔路,晶遁迷宮錯綜複雜,一時之下難以分別。佐助和小櫻只

能再次分開去追尋並約好一有情況立馬通知對方。

然而這一舉一動全都被暗藏在樹林中的蝙蝠所洞察到了,林次安頓好紅蓮療

傷後獨自向小櫻的方向走去。此時的林次明白,自己所控制的女人越多,自己的

能力就會越強。每一次的征服,蝙蝠咒印會為他帶來更多的查克拉和忍術。

小櫻警惕的走在交錯的迷宮中,晶體不斷的反射著自己的身影,讓她一時有

些難以分清東南西北,只能跟著路一步步往深處走去。殊不知林次早已備好了陷

阱等待她的到來。

沒走多久,四周的晶體牆漸漸的窄了起來,小櫻頭也被這相似的晶體及反射

搞的暈暈乎乎的。慢慢的晶體牆上反射的身形變幻了起來,同樣是小櫻但卻露出

赤裸裸的肉體,妖豔的賣弄著嬌軀。不知不覺間四周的晶牆也合了起來把小櫻圍

困在了中間。

「啊……好熱……好想要……要火熱的肉棒……」正當小櫻試圖擊碎這些晶

遁築起的牆時,一個聲音伴隨著晶壁上裸體的自己不斷傳入腦海。然而躲在高處

的林次卻靜靜的欣賞著這一切,看著小櫻如何掙扎然後再慢慢淪陷在他「慾海魔

音」

之下。

隨著時間推移,小櫻越來越難凝聚起足夠的查克拉,反而情不自禁的跟著腦

海中的呻吟癡癡的望著晶體中裸露的自己。「裡面的自己好美喔,那麼白嫩的皮

膚,簡直秀色可餐」小櫻的手也不自覺的跟著牆上的自己搓揉起自己的胸部,慢

慢扣挖起自己瘙癢的下體。

林次穿過晶體牆,突然出現在了小櫻面前。小櫻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回了

3分理智,停下了手中的動作警惕的向後退了半步。「你是誰?怎麼會在這裡」

小櫻看到他毫不費力的穿過晶體牆不禁有些緊張。

「我是你的主人,來這裡對你進行奴隸調教」林次的話似乎有魔力般的深深

的印刻在小櫻的腦海中。雖然小櫻奮起反抗一拳接一拳的向林次揮去,但是腦海

裡卻一直在被這句話影響著。每次快要擊中的時候,腦海中的聲音就告訴自己,

他是我的主人。

反觀林次則是胸有成竹的看著小櫻跟自己內心抵抗著。這招「記憶印刻」雖

然威力十足,無論是什麼話語中術者都會慢慢接受最後讓其成為現實,但是施術

距離太短,不接近敵人身邊無法起效。然而在晶遁的配合下卻顯得尤為有效。

小櫻雖然接連不斷的發起進攻,但是一次比一次軟弱無力一次比一次遲緩。

內心變成了質疑,為什麼自己在攻擊主人,自己應該接受主人的調教。同時

下體也因為對調教的渴望慢慢濕潤起來。林次感覺時機差不多成熟便命令小櫻住

手。

受到林次忍術的控制下,小櫻竟然順從的停下了,站在原地等待著林次的下

個指令。「把衣服脫光,在這裡自慰」林次並不急於立刻享用眼前的美女,然是

先要問出關於木葉的情報。小櫻褪去身上的衣物後比起鏡中的幻像有過之而無不

及。此時的小櫻不再有任何反抗,順從的分開雙腿露出自己的肉穴在林次面前搓

揉起來。

「啊……啊……好舒服……主人快看……奴隸的小穴流了好多水……啊…

…」小櫻一邊刺激著自己的陰核一邊搓揉著乳房。林次卻沒那麼輕易讓她到達高

潮。「想要到達高潮嗎,想的話就必須先回答完主人的問題,不然永遠都讓你到

不了高潮一直這樣空虛下去」

小櫻一聽立馬滿口答應「主人要問什麼……啊……奴隸……一定如實回答

……啊……」

林次提問道「這次你們來的目的是什麼,一共有幾人,有沒有後援,回答好

了主人就讓你爽到欲仙欲死」

「如主人所知……我們一共……只有4人來捕獲3尾……還有靜音姐姐…

…稍後會帶著封印3尾的封印術來……快……快給奴隸吧……奴隸下面好難受

……」林次知道這個女人再也逃不出自己的手心了。「記住你以後不再是木葉的

忍者,是我林次主人的性奴隸,記住了嗎」「是……奴隸記住了……主人快點

……奴隸需要主人狠狠的調教」

林次一把抱起小櫻將肉棒對準洞口一下猛插到底,由於前面自慰時的濕潤,

毫無困難的就插到了最深處。「啊…………」小櫻的呻吟聲在森林中來回飄蕩。

「好舒服……好深……啊……奴隸要被主人插穿……用力操壞奴隸吧……」「主

人操的爽不爽,奴隸喜歡嗎」「喜……歡……啊……啊……」小櫻口中的呻吟斷

斷續續,在被抽插了幾百下後徹底淪為了淫娃蕩婦。

「既然這麼爽,等會把你靜音姐姐,讓她也被主人操到爽好不好?」已經成

為慾望的奴隸的小櫻不再顧忌忍村或者其他的什麼了,只要能夠讓主人開心被主

人的肉棒幹什麼都不重要。「好……主人要……奴隸就照做……啊……不要停

……用力……頂到了……花心……奴隸要死了……」林次抓起小櫻的乳房一邊吸

咬著一邊加速抽送著。「要丟了……奴隸又要去了……主人……」林次見差不多

了便將查克拉通過吸咬注入到小櫻體內,一個泛著黑氣的蝙蝠咒印烙在了小櫻的

乳房之上。又抽插了數百下,林次一下重重的頂在小櫻的花心上,一股濃稠的精

液注滿了淫穴。

初經人事的小櫻在高潮強烈的刺激下昏死過去,下體被操到無法併攏,白色

的汁液混合著透明的淫水把本來通透的晶石刷的淫扉無比。與此同時,蝙蝠咒印

將小櫻的蠻力和醫療忍術盡數傳給了林次。

林次稍稍收拾了下殘局,便開始盤算起了如何收服3尾然後再逐漸強大自己

的實力。然後慢慢向另一個方向走去。

想要提高自己的實力去收服3尾,擁有血輪眼是最簡單明了的方法。這是連

大蛇丸都垂涎欲得的強大瞳力,如果自己能擁有血輪眼再配合聲波忍術,到時候

不怕不能把世界囊入手中了。

林次追蹤到了佐助的身影,這次擁有晶遁,聲波忍術以及小櫻強大蠻力和醫

療忍術於一身的他哪怕此時面對的是卡卡西也不會有絲毫驚慌。「晶體牢籠」林

次趁著佐助不備從後方一下把他困於晶遁之中。隨後利用自己最擅長的蝙蝠向佐

助襲去,佐助雖然奮起頑抗,但是也難免不了被蝙蝠抓傷幾下。然而林次早已有

所準備在利爪上塗抹上了麻痺毒藥。

不消一會,藥性慢慢發作,佐助躺倒在地已經動彈不得。另外一邊,小櫻醒

來在林次留下的蝙蝠指引下來到了林次身邊。佐助詫異的看著一絲不掛的小櫻想

要說話卻無奈發不出任何聲音。

「小櫻,你來的正好,幫主人移植佐助的眼睛吧」林次又召喚了一隻蝙蝠把

佐助用昏迷毒液弄暈了過去。「是,主人,奴隸這就幫主人移植」不一會林次恢

復了往常的視覺,並且獲得了宇智波一組的瞳力。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原本只是

三勾玉的初級血輪眼居然進化成了萬花筒寫輪眼。「天照!」林次得意的使用起

宇智波一族才有的強大瞳術把佐助化為了灰燼。

林次對自己新的能力躍躍欲試,一方面讓小櫻回去拖住卡卡西和鳴人,自己

則去攔截前來援助的靜音。向海邊剛出發不久,林次就迎面遇到了懷揣著封印卷

軸的靜音。

「你是誰?怎麼會在這?」靜音順手抓起苦無架起招式準備隨時開戰。林次

卻毫不手軟,直接一擡手就是一個「音波震盪」向靜音攻去。靜音向邊上一躲,

隨即發現自己的腦中浮現出了一些淫邪的念頭,意識到自己中了對方的淫幻術。

靜音畢竟不同於常人,作為5代火影身邊的隨從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放倒的。

林次發現自己的忍術不奏效之後改變策略向後退去,靜音以為他企圖逃跑便

追了上去。不料林次一個急轉身,轉動起萬花筒血輪眼,靜音雖然意識到了危險

卻躲避不急。「月讀」林次大喝一聲,接著靜音便定在了原地動彈不得。

在月讀的世界裡,靜音每分每秒都在被林次強姦著,破處的痛苦,淫扉的氣

味以及腥臭的精液伴隨著每一次的插入真真實實的刻入靜音的腦海裡。在月讀的

影響下,靜音自身的抵抗已經完全消除,林次操控著蝙蝠用聲波藉著瞳術改寫著

靜音的思想。

靜音自己絲毫沒有察覺,然而內心卻已經被林次改變成一個渴望被虐待和玩

弄的女人。只要有人試圖強姦就一定會成功,並且自己會獻上一切奉他為主人,

為他付出一切也在所不惜。林次看改造的差不多便中止了月讀,靜音由於精神上

受到攻擊而疲憊不堪。

林次一下衝到靜音面前,右手聚集起一股查克拉。「晶遁——束縛之術」數

條晶體繩子趁其不備將她手腳盡數捆住。靜音雖然試圖掙脫,無奈晶遁的牢固程

度連卡卡西的雷切也奈何不了。林次粗魯的扒去靜音的衣物,露出自己碩大的陽

具。

靜音看在眼裡立馬喊起「不要,放開我,快放開我」然而自己的內心卻升起

一股渴望,渴望被那粗壯的肉棒刺入。靜音自己也不知為何,開始回想起了在月

讀的世界裡被無數次的強姦,想到淫蕩的氣味以及腥臭的精液佈滿全身,隨後是

自己喘息和呻吟的聲音。不知不覺下體也濕潤了起來,雖然嘴上仍做著無畏的抵

抗,雙腿卻迎合地分開了。

「嘴上說不要,下面卻已經濕了,木葉看來是淫才輩出啊」「沒有!不準你

胡說……啊……啊……」林次用一隻手指緊緊的捏住陰核,另一隻用力地蹂躪著

柔軟的乳房。「不愧是豪乳的徒弟,絲毫也不遜色,是不是打算用來勾引男人的

啊?」

「沒有……你胡說……啊……啊……」靜音打算用最後的理智予以頑抗,看

透這一點的林次加劇進攻,指尖捏著漲大的陰核用力的轉著。

靜音最後的理智也被這突如其來的快感所沖垮。現在的她只盼望自己能被更

狠地蹂躪享受快感。林次把肉棒頂在洞口不斷的磨著,挑逗著靜音的慾望。「想

要的話就求我,說自己是淫賤的母狗,最愛勾引別的男人來強姦自己。」失去理

智的靜音已經不再顧忌什麼。

「我是最下賤的母狗,最愛被別的男人強姦……快……別折磨我了……啊

……」林次一下就把肉棒狠狠的插到了底,落紅隨著淫水一起流了出來。「別管

我……盡情的蹂躪我吧……用力……把母狗操死吧……」在月讀中的輪姦使靜音

早已適應了破處的痛苦,現在她只想要尋求那最刺激最爽快的高潮。

「才第一次就這麼淫蕩,果然有做母狗的潛質。」說完林次再次運轉起血輪

眼。「月讀」靜音的神情再次呆滯了下來。「記住從今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

只有我才能給你高潮,無論主人有什麼命令都不可以違背,解」處在慾望之中的

靜音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命運從此已經改變,除了淪為林次的奴隸再沒有別的出路

了。

「主人……啊……盡情的欺負奴隸吧……奴隸的身體一切……都是屬於主人

的……」

在高潮了數十次後,靜音已經死心塌地地甘願做肉棒的奴隸不再有任何抵抗。

原來的豪乳也在蹂躪之下印上了一道道紅掌印,肉穴早已被幹的又紅又腫想外翻

開。

然而林次依然在加速衝刺著,痛楚和巨大的快感刺激得靜音語無倫次的呻吟

著。

「啊……肉棒……啊……要死了……親肉棒哥哥……靜音不想活了……」正

當要登上頂峰的時候,林次突然停了下來。靜音卻主動的夾緊林次想迎合著肉棒

的插入。

「想要肉棒繼續幹的話就乖乖聽主人的話」「奴隸一定聽……快插進來…

…」說著靜音努力的往肉棒上蹭著。

「那好,等會你幫我把三尾封印到我體內然後帶我去見綱手,我要讓她也成

為我的階下囚。」說罷又一口氣將肉棒頂了進去,猛地撞在了花心上。「啊…

…嗯嗯……綱手大人……一定也會愛死主人的肉棒的……啊……好深好粗……用

力幹……就是那……

花心……要被玩壞了……」

林次在快射精前又在靜音身上烙下了蝙蝠咒印得到了靜音的能力後一股炙熱

的精液全數灑在靜音身上。「主人的聖液好濃……好好吃……」靜音滿意的

品嚐著林次的精液然後塗抹到全身,隨後主動的把肉棒舔弄乾淨。

在一番整頓後,林次帶著靜音前去尋找卡卡西鳴人以及小櫻。在靜音以及小

櫻的幫助下,林次成功的冒充成了派遣來的增援忍者協同封印三尾並謊說佐助受

傷先行回村了。然後在封印之時成功的用瞳術配合聲波忍術控制住了鳴人和卡卡

西並且獲得三尾。帶著之後趕來的紅蓮,林次踏上了前往木葉的旅程。

在火影的辦公室內,對真相毫無所知的綱手聽了卡卡西等人的說辭之後對林

次大為讚賞,以為是在他的協助下才得以封印了3尾並說服紅蓮歸順木葉。自然

也少不了設宴款待,然而綱手卻不知自己已經落入林次所設下的圈套之中。靜音

早就在林次的吩咐之下在茶水中加入了由她和小櫻所研發提煉的淫藥。

酒席散後,眾人紛紛各自回去,只留下了綱手靜音小櫻等為數不多的成員。

這一切自然也是由林次精心安排的。酒醉過後的綱手變得更加豪爽,揚言林

次要什麼獎賞就給予什麼獎賞。林次雖然想得到火影之位,但卻不想用強硬的方

法奪取,他想要的是征服的快感。他要眼前這個被人尊敬的5代火影一步步的走

向淪落,最後成為他的性奴。

「那麼,就請綱手大人幫我口交吧」說罷林次便掏出了自己碩大的陽具。一

邊的小櫻和靜音在調教之後光看著肉棒就情不自禁的濕潤起來。「滾!」綱手一

時清醒了不少。「我就當你酒後戲言,再敢放肆就把你逐出木葉村!」說完便轉

身就走了。

「哼哼,你越是如此我越是要征服你,讓你墮落」林次心裡暗想著「總有一

天你會求著讓我來幹你的」但是眼前的怒火只有發洩在一邊慾求不滿的小櫻和靜

音二人身上了。兩人流出的淫水早已把內褲弄濕,連裡面黑色的陰毛也看的一清

二楚。

「啊……主人放心……啊……綱手大人已經逃不出主人的手心了……」林次

粗暴的捏著靜音的乳頭,肉棒的不滿情緒也全數發洩到了肉穴上。「啊……主人

今天好厲害……更加粗暴一點……啊……對……狠狠的插……啊……花心……要

插穿了……啊……」

「你們開發的淫藥確定有效嗎,如果沒用,以後讓你再也得不到肉棒」被性

欲所支配的靜音害怕失去肉棒,一個勁的保證「放心……啊……綱手大人……這

會估計就快對主人剛才露出的大肉棒欲罷不能了……啊……又要丟了……要死了

……啊……」

在林次猛烈的抽插下,靜音又在絕頂的高潮下昏死過去。接著小櫻自覺的撐

開肉穴吞下還沾滿著靜音淫水的陽具。「我吩咐你的事情做好了嗎,只要你做好

也可以像靜音一樣爽快的高潮。」小櫻自覺的挺動著腰部配合肉棒進入,嘴裡發

出陣陣呻吟「啊……已經安排妥當了……主人放心……主人的『蝙蝠淫音陣』

……一定會讓綱手大人天天幻想著肉棒自慰的……」

聽到這裡林次方才滿意,一把抓緊小櫻衝刺起來。每一次的抽插,「撲哧撲

哧」

的淫水聲不絕於耳。「啊……好深……到子宮了……好爽……不要停……啊

……啊……

小穴要化掉了……啊……」隨著一股濃稠的精液射入,小櫻也在高潮中昏死

過去。

然而綱手這邊的好戲卻剛剛開始。自從分別後,林次的肉棒一直在綱手腦海

中揮之不去,回到家中綱手才發現自己的內褲早已濕透了。躺在床上怎麼樣也難

以入眠,下體的騷癢一直渴望著肉棒。雖然只瞥見一眼,但是連肉棒上跳動著的

血管都記得一清二楚。

「我這是怎麼了,為什麼這麼放蕩,我可是堂堂火影怎麼能如此淫亂?」綱

手的理智一次次地抵抗著身體的慾望。然而身為火影為別人口交的刺激感越發激

起偷嘗禁果的慾望。「他可是幫助收服三尾的英雄,哪個少女不會為他傾倒。」

理智一步步的退讓,同時林次的蝙蝠早已散佈在綱手家周圍施展起淫音陣法。

綱手的手不自覺的伸向下體,扣弄起肉穴來。

「啊……林次大人……啊……好想要……啊……」綱手一手搓揉著巨乳一手

抽插起肉穴來。手指也慢慢從開始的一根變成了三根。「咿……啊……好舒服

……肉棒……讓我侍奉您的肉棒吧……」綱手閉起眼睛幻想著自己舔弄著林次的

龐然大物,舌頭不自覺的吮吸著。「啊……繼續……用力……啊……」「啊…

…還要……不要停啊……」「啊……啊……又要丟了……」一次高潮後綱手的性

欲如同決堤一般一發不可收拾,快感一波波的衝擊著綱手的理智和道德,手指如

同著魔一樣不斷所求著高潮。

不知道第幾次高潮過後,綱手才發現窗外已經破曉了,意識到即將要去辦公

了,才將在淫穴中抽插了一整晚的手指依依不捨地抽出。就算如此,在滿屋淫扉

的氣味下,自己還不自覺的把手指上的淫水舔弄乾淨。隨後回覆些理智的綱手望

著床上一片狼藉和水漬,自己不禁燒紅了臉。「我怎麼會這樣,竟然幻想著林次

自慰了一個晚上」

慶幸的是身為三忍之一又擅長醫療忍術,這些體力消耗對綱手並未造成多大

影響。只是在辦公時無法洩慾使綱手分外難受,好不容易熬到一天結束,等不及

回家便匆匆衝進了廁所。「啊……好爽……肉穴好充實……啊……現在要是來個

人……一定會發現我的……多淫蕩的味道……啊……堂堂火影在廁所自慰……要

是被發現了……啊……」

綱手咬著自己沾滿淫水的內褲壓抑著呻吟,一邊在公共場合自慰的刺激下,

手指不禁加大了力度。

高潮過後,餘韻將綱手的身體顯得格外撫媚。綱手匆匆趕回辦公室想要收拾

東西回家了卻發現門開著一條縫。偷偷往裡一看,發現林次正把靜音壓在身下瘋

狂的抽插著。「啊……主人……大肉棒又粗插的又深……靜音……被主人插得好

爽……」靜音斷斷續續地呻吟一字字轟擊著綱手的理智。

其實林次是故意開著門縫激起綱手的性慾,綱手昨晚的春宮秀林次一場都沒

落下的收入眼底。果不其然,剛剛稍微撫平一點的慾望一下子又沖垮了綱手的理

智,巴不得此時被壓在身下的正是自己。纖細的手指一併插入淫穴內粗暴的渴望

著高潮,嘴裡也跟著靜音淫亂的話語呻吟起來。

「主人……主人的肉棒……我也要……又粗又硬……插到最深處……」綱手

癱坐在地,用力分開蜜穴,用手扣挖著。林次不露神色的繼續操著靜音,其實對

屋外一舉一動心知肚明。他把靜音抱到窗前,把窗簾拉開,然後讓靜音的肉穴對

準自己的肉棒把手一鬆。「啊…………」伴隨著深深插入的快感和冒著被窗外人

發現的風險,一下子就讓靜音淫水一洩而出。

「怕被人看見的話就抱緊主人,不然當心掉下去喔」說完靜音雙腳一夾纏在

了林次腰間好像真怕掉下去一般。林次一下子加劇起抽插的力度和速度,靜音在

巨大的快感下連呻吟都發不出只剩虛喘的聲音。抽插幾百下之後,靜音的身體猛

地一顫,一股暖流打在了馬眼上,隨後軟了下去。

林次輕輕的放下靜音,挺起著陽具慢慢向門口走去。「啊……啊……還要在

深一點……啊……」沈浸在自己世界裡的綱手渾然沒有發現林次的接近。「想不

到火影大人外表看來道貌岸然,暗地裡卻偷偷自慰啊」被林次的一句話,綱手的

理智被嚇回了大半。

「可惜昨天火影大人不賞臉,只能讓靜音代為消火了」說完林次得意的挺了

挺自己碩大的肉棒。看著眼前的肉棒,還沾滿了淫液散發出一股腥味,然而此時

綱手卻貪婪的吸著。正當內心的理智和慾望還在不斷爭鬥時,雙手卻已經不自覺

的握住了粗大的肉棒。

肉棒跳動的感覺隨著手感衝擊著綱手最後的理智。「綱手大人也想品嚐下這

根巨棒嗎?」「是,說是我就可以得到它了,不行,我是火影,怎麼能這麼下賤

放蕩」綱手內心的鬥爭還在持續著。林次看出了她的心思,俯身輕輕的說道「再

這麼猶豫不決,以後每晚都只能靠你的手解決咯」

綱手知道自己的羞恥全被林次掌握了,也不再掙扎狠下心任由自己墮落到欲

望之中。「我要……」「要什麼?不說清楚我可不知道喔」林次故意戲弄著綱手。

「給我肉棒……求求你……」「哼哼,這次可是你自己開口求我的,好好舔,

不然以後再也別想有機會」「是……」綱手迫不及待地將肉棒含入口中賣力的舔

弄起來。

「想不到堂堂火影居然在辦公的地方給人口交,真是下賤」在林次言語的刺

激之下,綱手非但沒有反駁反而更加努力地舔著馬眼,把原來的淫液一掃而光。

「我真的是下賤的女人麼……不管那麼多了……肉棒真美味……又粗又硬

……只要每天能品嚐到這麼美味的肉棒就好了……」

「噗滋噗滋……」整個樓道內都迴蕩著這淫蕩的聲音。綱手也隨著每一次肉

棒深入喉嚨一點點墮落進慾望之中。此時火影的尊嚴和地位一切都不再重要,想

到萬人敬仰的自己下賤的為林次口交著,淫水不自覺地順著大腿根部淌了下來。

綱手口交的技術也讓林次享受不已,每一次舌尖都輕輕的劃過馬眼然後細膩

而又輕柔的從下往上掃過再慢慢含住。一股射精的衝動湧了上來,綱手也加倍努

力的用自己的巨乳夾著肉棒來回搓揉。

「火影大人,接好了,這是給你的獎勵好好品嚐,以後你就會愛上這個味道

的。」綱手聽完更興奮的套弄起來,一股腥臭味直衝大腦,此時的綱手感覺到從

未達到過的滿足。

「好腥……好熱……可是感覺好好吃……黏黏的……滑滑的……」精液在嘴

裡不斷地被咀嚼著品嚐著,遲遲不願吞下。「別擔心,只要你發誓成為我的奴隸,

以後每天都會喂飽你的」林次看透了綱手的心思,剛射完的肉棒又挺立了起來,

上面濃郁的腥臭味令綱手不自覺的舔弄起舌頭來。

「我……願意以火影……之名……發誓……今後永遠做……林次主人……的

奴隸……」說完將口中的精液一股吞下還主動的吻了一下肉棒。接著頸部就浮現

出冒著黑氣的蝙蝠咒印來。

「轉過身把屁股撅起來,用手把肉穴分開,然後該說什麼自己知道吧」綱手

昨晚早已幻想著肉棒刺入自己體內無數次了,立馬順從的趴在地上,搖動著屁股

露出粉嫩的肉穴。「請主人賞賜給奴隸肉棒」「哈哈」林次大笑一聲變將肉棒一

下捅入蜜穴中,由於之前淫水的濕潤,一下就插到了深處「看來火影也終究是個

女人,逃不過自己的慾望」「是……啊……當火影……還不如當主人的奴隸…

…主人更用力地侵犯我吧……」

「啊……啊……好爽……好充實……用力……再深一點……」「比起自己自

慰起來如何」

「主人的肉棒厲害多了……啊……頂到花心了……好舒服……要洩了……」

蝙蝠咒印再次把兩人圍了起來,林次感覺到自己的查克拉愈發充沛,明白自己的

力量也今非昔比了,更加得意地抽插著淫穴。「啊……啊……不行了……要死了

……奴隸要被主人插死了啊……」在絕頂的高潮下,綱手癱軟了下來。

數日之後,木葉村正式命名林次為第6代火影,每次經過辦公處時總能聽見

屋內傳來陣陣淫叫聲。這裡也成為林次淫樂的天堂,屋內靜音小櫻紅蓮綱手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