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樓管理員

大樓管理員

清晨,天還沒完全亮起,繁忙的都市尚在沈睡之中,阿賓送敏霓回到家門口,敏妮把玩著阿賓的手掌,倆人沈默不語。後來,阿賓在她的額上親了一下,她欲言又止,倒退著進門,輕輕飛給阿賓一個吻,將家門關上。

阿賓一部機車騎得飛快,回到自己家的Block,在巷子轉彎時,車身略一傾斜,就帶過去了。沒想到才剛剛轉過,眼前忽然站著一個人,他急忙要閃,已經來不及,只好乾脆把車放倒,讓機車向外滑去,整個人則仆跌在地上,狼狽的顛跛翻滾,結果還是撞到那個人,害那人也一屁股坐倒下來,互相摔成一堆。

那人不停的驚呼,聽聲音是個年輕女性,最後阿賓終於穩下身體,他掙扎的爬坐起來,那人還軟綿綿的躺在地上,阿賓暗忖一聲「糟糕!」,急忙俯蹭到她身邊,撥走貼在她臉上的頭髮,看清楚她的面容表情,卻不像是有太多的痛苦,反而帶有七八分的迷濛,阿賓又聞到她身上散發著濃濃的酒味,他將她扶挽起身在臂彎裡,望著她一身的打扮,不禁皺起了眉頭。

這是位二十齣頭的美麗女郎,臉蛋兒圓圓,下巴尖削可愛,閉闔著的眼皮上一抹淺淺的眼彩,又翹又長的假睫毛不停地顫動,眉毛畫成短短淡淡的柳葉狀,高挺的小鼻子,厚潤的嘴唇塗著粉紅的唇膏,邊緣線條畫得楚楚動人,唇中心開啟成一凹小小的O字形,十分誘人。

她黑瀑般的直髮垂到背上,濃厚光亮,在最末端處才燙成綣曲的髮卷。髮叢邊處,耳下的細細長長的棒狀金屬耳環閃閃發亮。

她身材苗條,即使是癱瘓在地上,還是看得出她高朓的體型,不過她卻又不是弱不禁風的那種女孩,幼細的骨架上,是豐腴得恰到好處的年輕胴體,這從緊繃的衣衫便一覽無遺。

她那套服裝實在令人窒息,低胸短幅的細肩帶紫紅絲質上衣,除了袒出一片雪白的胸肌,呈現粉嫩幼細的肉丘之外,在兩團半球中間,擠成可愛的乳溝,一條配合耳環的白金項鍊舖在胸脯,益增誘惑。那絲質上衣薄如蟬翼,雖然並不透明,可是卻懶散的貼在雙峰上,甚至還凸出小小的兩點。天氣冷成這樣,她卻只多套了一件根本扣不攏的黑色小外套。

她下身穿著更是緊迫得離譜的米色長窄裙,將她的纖細的腰部、結實的小腹和圓翹的臀都裹成最誘人的形狀,那裙子還在左腿前方有一痕要命的開叉,直裂到鼠蹊溝,裸露的左大腿套著粉白色的網格絲襪,腳底下,一雙白色的高跟涼鞋怕不有四吋來高,天曉得她是怎麼踮著腳尖走路的,這所有的一切,莫不充滿女性的媚惑。

阿賓卻沒有心情來欣賞她,他該擔心的是她怎麼了。

阿賓輕拍著那女郎的臉頰,那女郎先是毫無反應,但沒多久就「嗯嗯」兩聲,眼皮失力的撐睜開來,神采渾濁,她縮皺起眉心,收曲著左腳,纖手掌心壓住腳踝,難過地小聲埋怨說:「好痛!」

阿賓試著去觸碰她的腳踝,沒見她喊痛,想來只是碰傷或扭傷,沒有骨折也沒外皮擦損,阿賓將她再扶得正一點,問她:「對不起,小姐,很疼嗎?我送妳去醫院看看醫生好嗎?」

那女郎只是蹙眉不語,阿賓備感為難,又問:「小姐,那……妳是不是住在附近?我先送妳回家好嗎?」

那女郎才點點頭,阿賓拾起她扔在腳邊的小提包遞回給她,托著她的雙腋,讓那女郎藉力立直雙腿,她晃動著身體站都站不穩,阿賓相信她是醉酒多過撞車,他先讓她靠巷子邊站著,再跑去將翻倒在地上的機車推起來,那機車的把手車燈都壞了,阿賓將它往巷角裡塞,就讓它先棄在那裡,然後回來扶住那女郎,問她住在哪一家。

那女郎食指軟軟的往前一比,阿賓狐疑的順著瞧去,也不懂她指的是哪一家,只好扶持著她向巷子裡走去。

那女郎腳步忽輕忽“送給我的?”我驚喜地望著老公,在他手中拿著條白色的網球裙,“當

然了!喜歡嗎?”我伸手接過來,在身上比了比,“喜歡極了!”我摟住他的

脖子,在他臉上用力親吻了一下。

我們相戀了兩年,是最近才結婚的,老公是搞計算機的,積蓄倒是不少。

想著能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小天地,所以婚後就搬入了個大型的住宅區,這里

不光建築很歐式,所有的配套設施和綠化相當完善,居住在裡面就好似到了個

高級公園一般。我是個導遊,平時沒什麽工作,當然就沒事到處逛逛,居然讓

我找到了個網球館,我對運動是挺趕興趣的,每到周末都拉著老公去打球,就

這樣我們變成了那裡的常客。

“你反手不夠力,乾脆用兩只手來打!”經過多次練習,我們的球技進展

的飛速,本來一小時就累得不行現在要到兩小時才覺得舒服,運動確實是很好

的一件事。我們坐在長椅上收拾球拍,抄起條毛巾擦擦汗水,觀看著別人在打

球,我發現老公的眼睛總是向場地的一邊亂瞟,順著他的眼光看去,原來是個

女孩正在做準備動作,那女孩上身著白色運動衫,下身是條網球裙,裙子只遮

到大腿的中間,露出兩條健康勻稱的雙腿,看老公那表情,似乎很吸引他的樣

子,我心中有股酸意,看看那女孩和自己的身高相仿,相信我要是穿著那種裙

子一定更好看,“那麽喜歡看,不如送一條給我!”我拍著他的肩膀沒好氣地

說,他上下看看我低聲道:“那裙子好短,再加上一跑動,還不”聽他這

麽說,我笑了起來:“那職業選手不都這樣,要是害怕走光,球都別打了!”

他向著我傻笑。“對呀!確實是可能讓人看到,”想到這里,我的小腹內象有

什麽東西湧動了一下,臉上也有些發燙,我晃了晃頭拉起他回家。

這回居然竟真的送了我一條,真是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麽。都穿戴好,我站

在鏡子前欣賞著自己的身材,果然是比那女孩穿顯得更好,因為我的一雙腿不

光筆直而且更修長,再加上不著絲襪,白皙的皮膚完全顯露出來,隨便配上件

條格的運動衫,真像是個職業選手,但是那裙子也好短,僅蓋住了三分之一的

大腿,而且可能是需要透氣的緣故,裙口灑得很開,我試著跳動了幾下,鏡子

中果然看到裙子飄起時大腿盡頭內褲的一角,看來也不怎麽嚴重就這樣吧。

周末我真的穿上這身衣服和老公去打球,打了快一小時的時候場邊來了四

個等場地的,青一色不到二十歲的男孩,看著不太著急的樣子坐在長椅上等。

我們當然不願意放棄鍛煉的機會,繼續打球,有幾次接球時離長椅挺近,隱約

聽見那幾個男孩在低聲議論:“看,那女的長得不錯”“確實很不錯”

“對面是她的男友吧”“噓!你小聲點”聽到別人誇獎,我心中暗暗高

興,雖然嫁了人和以前沒什麽兩樣。我賣力的擺動著身體並留心他們的對話,

“身材也好,你瞧那雙腿多誘人,”“我說那叫性感,”“你們注意看,那裙

子可夠短的,”正巧我背對著他們去拾球,雖然聲音很小但還是讓我聽到了一

些,“哇!你看到了嗎?那內褲簡直是透明的,我連她屁股都看見了,”“是

夠誇張的,怎麽打球穿成這樣,”“真讓人受不了,我剛才都想沖過去從她后

面干她,”“你算了吧!還沒插進去你就完了,別丟臉了,”后來幾個人象想

到些什麽一起笑了起來。我仔細地思索起今天穿的內褲,和往常沒什麽區別,

對了!是條白色的絲質內褲,正面還繡了朵花瓣的圖案,要是在平時確實沒問

題,但今天運動了半天,早就被汗水濕透了粘在皮膚上,這下還不讓人看光?

但不知道為什麽,想到被他們幾個看到自己的身體,我不但沒有厭惡反而卻有

陣陣沖動,小腹內竟有股痙攣的感覺,我當然知道那是自己高潮的前奏,難道

這樣也可以高潮嗎?我對自己身體的反應吃了一驚。而且這高潮還要比和老公

做愛來的強烈,根本就阻擋不住。我依舊努力的擊球,但心裡卻亂成一團,真

好想現在被一根粗大的肉棒插入身體。無意中向長椅那邊掃了一眼,天呢!那

幾個男孩竟把手都放在短褲的口袋中摩擦著什麽,是在自慰!想來他們的那裡

都已經漲得好硬了,不知道他們還是不是童男,我的臉熱得厲害,心也跳得好

快。終於在接一個遠調球時我失去了平衡,坐倒在地上,這回那幾個青年可是

飽了眼福,因為要找平衡,我的雙腿分得很大,倒在地上也沒來得及合上,整

個一個標準的裙內春光展現在他們眼前,就索性讓他們長長見識吧!我故意揉

著腳踝,裝成扭傷的樣子,雙腿依舊大開著向著他們。我可以想象出來他們眼

睛瞪的發亮甚至連臉上的青春痘都開始發光的樣子,那褲袋中手的運動一定在

加速,他們肯定想象不到一個不多見的美女在他們面前將自己最隱秘的地方露

出給他們看,我知道我內褲的前面一定也因汗水或是愛液的濕潤而變成透明,

那叢呈倒三角狀的黑色陰毛和下面深紅色的陰部一點都沒有阻攔地暴露了出來,

如果他們的眼睛很好的話,相信連那兩片肉唇間的裂縫都能看到,其實我根本

就不用思索,因為大量的愛液和汗水的緣故那內褲已經嵌入我的陰部,只是我

自己並不知道,那幾個人的喘氣聲我都能清楚的聽到。“腳扭傷了嗎?”老公

這時已走到我的身旁,從他的角度可看不到我下面的樣子,他伸手想要扶我起

來,“先等一下,我先揉一下!”他只好站在旁邊等著。我眼角的餘光已掃到

那幾人當中有個開始全身發抖,他射精了,想到男性器官前端噴出精液的樣子,

我馬上也達到了高潮。進了家門,我把老公推倒在沙發上,打開他的褲子拉鏈,

掏出還軟小的肉棒含入了口中,隨著舌頭的幾下運動,那肉棒聽話的挺立了起

來,我站起身,也不脫內褲只是向旁邊撥開,然後大分開兩腿,對好他的肉棒

就坐了下來,陰道內迅速的充實感讓我又達到了高潮。

過幾天的周末老公在公司加班,沒時間陪我去打球,幸好平時認識了個女

伴,她年齡和我差不多,也能玩到一起,就約她和我去打球吧。我的心中似乎

盼望著遇到那種視奸的快感,不如痛快些,我從衣櫃中取出條老公送的內褲換

上,這內褲據他所說是為了增加情趣買的,是絲質完全鏤空的,而且還是T字,

穿上它幾乎等於沒穿。

打了會兒也沒有別人來,正覺無聊時有一個別著胸卡的男人跑過來,不消

說當然是個管理員,一進球場就大聲說:“兩位小姐先停一下,你們誰住在五

區三單元!”聽到這個地址,我楞了楞,這是我家的號碼:“有什麽事情嗎?”

“那太好了,你家的水管爆裂,趕緊帶我去你家修!”原來是這樣,我趕忙收

拾東西帶他向家裡跑。路上我問他:“你怎麽知道我家水漏了?”“你家鄰居

打的電話,說聽見你家裡有水聲!”這回我可真慌了,才裝修過的房子被水泡

該怎麽辦呢?

我帶頭三步兩步就沖上樓,一進門就開始亂找,確實是能聽見“嘩嘩”的

流水聲,可看看到處都沒有地方漏水,最後到衛生間才發現原來是馬桶沒關好,

由於這馬桶還帶噴淋,所以不關好聲音很大,幸好是場虛驚,我不由長出了口

氣。那管理員看看我,突然笑了,“小姐你滿風騷的,是不是很需要男人!”

我驚訝地望著他:“你你說什麽?”“我說你好需要男人吧?不然為什麽

穿成這樣!”我一楞,才想起剛才上樓時我一直都跑在他前面,那裙內的春光

當然早就讓他看了個夠。看著他有些不懷好意的神情,我緊張地說:“我怎麽

了?”“你知道我說什麽!看臉都紅了!還不承認?”他突然靠近抓起我的裙

邊,“這怎麽解釋?”我下意識向後縮,伸手打開他:“這和你有什麽關系?

我願意穿什麽就”沒等我說完,他猛地彎腰抱起我的雙腿,全身的平衡失

去,我一下就倒在身後的沙發上,陰戶上傳來陣濕熱的酥麻感,“啊!你干什

麽?”這管理員居然趁我向後倒時,隔著內褲舔起我的陰部來,雖然隔著層布,

但也好象直接接觸到一樣,“你要干啊!干什麽?”我用力夾緊雙腿,

他的頭恰好阻擋住我的動作,“干什麽?就是要管管你,不能在社區里出現你

這樣的暴露狂!”他微擡起頭說,馬上繼續舔弄。“你放開我!啊!別舔

那裡!”最敏感的部分終於讓他舔到,我快要崩潰了:“我要喊救命了!”

“那就快喊吧!相信有很多人想看到你現在的樣子!”他居然不怕,並且伸出

雙手隔著運動衫揉摸起我的乳房,我知道想阻擋他是辦不到了,因為我已經被

他挑出了快感,但也不能讓他這麽輕松如願,畢竟被強暴不是什麽好事。“你

等等,啊!先停下!”我把有些發呆的他推開,“你也太著急了,要不先

”我注視他的襠部,那裡已是漲起了一個大包,我慢慢蹲下來,將他的肉

棒從褲子中解放出來,“哇!竟然有這麽大!”老公看來和他根本沒得比,我

擡頭向他笑了一下,張開小嘴將它含了進去,通常老公被我這麽一搞,沒幾下

就不行了,想來他也會如此,打發他走後大不了自慰解決也別讓他插進去。想

不到完全不是這麽回事,那肉棒在我嘴裡還在漲大,而且經過含嘬后越發堅硬,

象我這樣的美女幫他口交居然受得了,我吃驚地同時發現才被自己強壓的慾火

又被嘴裡一出一入的肉感和龜頭前端散出的腥味所勾起,要趕緊讓他射精,我

加速著吞吐,舌頭也不停地在龜頭上糾纏,沒想到十幾分鐘過去他依然沒事。

這回也不容我再怎麽樣了,他突地推倒我,用力扯爛我的內褲,沒等我反應過

來,那粗大的男性器官擠開我的肉唇沖進了能令他快活的通道,“哦!”裡面

被充實的擠滿,我控制不住地發出了呻吟,似乎老公從來未到過的深處都讓他

輕易的碰到,然後幾次有力的抽插讓我爽得差點昏過去,“怎麽樣?這下服管

了嗎?”他得了便宜嘴還要耍乖,“你,哦!哦啊!你”我剛要抗

議就讓他的一輪猛沖打斷,我感覺到陰道內幾下有規律的痙攣,就要高潮了,

我緊閉起眼睛,隨他的動作擺動著腰肢,“啪啪!”性器緊密結合時發出的聲

響充滿在我耳中,就要不行了。“嘿嘿!”他突然停了下來,我等了一下仍沒

見他動忙睜開眼睛看著他,他笑著從我體內抽出肉棒,拍了拍我的屁股,看來

還要從後面來。我翻過身挺起屁股等他插入后,快速地向後面撞去,從背後插

入的深度立刻讓我的陰道內發出陣陣抽動,“還在夾緊!”身後傳來他的低哼

聲,我明顯感覺到一股股灼熱的液體飛散在我陰道深處。

“小姐你好!我是社區管理員,要檢察你家的水喉!”星期一我老公上班

后,那管理員馬上打來個電話,我想了良久,輕輕道:“好吧!”不多時,門

外的鈴聲就響了起來,我深吸了口氣,將門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