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夢

生活夢

清晨,當第一縷陽光鑽進我房間�的時候,我從睡夢中蘇醒。「哦……」懶懶地伸了個懶腰,開始我一天的生活。早晨第一件事情是去廁所,把所有的廢物打發幹淨,然後我舒服地衝了個溫水澡,吹幹淨柔柔的長發。身體的清香爽快讓我精神倍增,我打開收音機一邊聽著新聞一邊弄早點。吃過早飯已經八點多了,我拿起電話撥通公司的號碼。「喂?」那邊一個中年女聲響起。「陳總,是我小麗。」我說。「昨天的帳打過來了,我剛剛看到。你的工資,也打過去了,今天就可以拿到。」陳總說。「哦,謝謝陳總。」我高興地說。

「小麗,今兒到公司來嗎?」陳總問。我想了想,說:「哦,不了,前幾天我在新苑小區那邊剛開辟了幾個客戶,我打算今天去看看。」陳總說:「那好,你自己小心吧,中午我就不給你定盒飯了。」說完,我們都掛了電話。我所在的公司「排憂家政服務有限責任公司」是非常具有實力的一個公司,全公司從上到下一共隻有九個人,除了看門的周老頭,其他均是清一色的女子。我們的老闆就是陳總。放下電話,我對著鏡子打扮一下。我總覺得自己的長了個娃娃臉,可陳總說,我有一種成熟的女人味兒,或許是我將近一米七八的個子以及豐胸肥臀,或許是良好的身材,襯托出我的韻味了吧。穿好米黃色的職業套裙,淺灰色的絲襪,黑色的高跟鞋,我的個子好像又高了點。穿好衣服,我再打點一下自己的皮包:簡易化妝品、體檢資料、公司服務簡介、通訊錄、幼兒潤滑油、避孕套、錢……將近中午,我來到新苑小區,因為並不是公休日,所以小區�很安靜。這�是所謂的富人居住區,這�的房屋價格高得驚人,都是有錢人才住得起的房子。

走進小區,我拿出通訊錄,翻到後麵,上麵寫著:許先生 新苑小區 3門301 電話……我慢慢地找到三門,走上樓。「當當當……」我輕輕地敲著門。好一會兒,才從�麵傳出一個男人的聲音:「誰呀?」我急忙說:「請問是許先生家嗎?我是家政公司的。」又過了好一會兒,才聽�麵有人走路的聲音,門打開了。站在我麵前的男人整整比我矮了半截,或許是比較高的原因吧,顯得他很渺小似的。不過這個許先生比較健壯,看上去大概三十多歲的樣子,隻不過長相很醜,帶著眼鏡還稍微好一點,不過我怎麼看他也不像個文化人。但往往就是這樣,千萬不要小看那些長得像民工一樣的城市人,或許人家不但有錢,而且還是高官呢。就像我這樣的女人,要身材有身材,要個頭有個頭,要長相有長相;以前跳過舞,當過模特,可那又怎麼樣?還不是誰給錢就答應人家,隻要錢到位,人家想怎麼玩你就怎麼玩你。唉,這或許就是美麗女人的悲哀吧。隔著防盜門,我先是很有禮貌地鞠了一個躬,然後微笑著對許先生說:「你是許先生吧?」

男人小眼睛�閃爍著亮光,上上下下打量著我,見我問話,他點點頭「嗯」了一聲。我馬上開始自我介紹:「許先生您好,我叫張麗,是排憂家政公司的。今天來冒昧地拜會您,是因為李強先生告訴我您可能需要家政服務,所以……」許先生點點頭,打斷我的話,他一邊打開防盜門,一邊說:「好了,我聽李強說了,你進來吧。」我隨著他進了房間,天!好大的房子,好漂亮的客廳!將近五十平米的客廳�,幾乎每件東西都是高級貨,地板是高級的,沙發是高級的,電視是高級的,吊燈是高級的,什麼什麼都是高級的,就連那個不起眼的煙灰缸也好似水晶雕刻的一樣,一看就是高級品。我站在門口,快速地打量一下,然後微笑地說:「要不,我就站在這�跟您說吧,免得弄髒您家的地板。」許先生沒說話,隻是坐進沙發�點上一支煙上下地看著我,然後用手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我站在門口把門關好,然後打開皮包拿出「公司服務簡介」微笑地對他說:「我們公司是新近成立的一個有限公司,專門從事家政服務。

我們這�的家政服務人員都是經過專業培訓的,可以從事定時打掃房間、做飯、洗衣、看護嬰兒、看護病人、照顧幼兒、照顧老人……」還沒等我說完,許先生打斷我的話,說:「我想知道,除了這些以外,你們還提供什麼?尤其是你,你提供什麼?」我沒想到許先生這麼直接,或許他是聽李強說了吧。李強是我的老客戶了,現在他在國外,我曾經為他做過四個月的服務,每星期三晚上到他家,然後用身體供他淫樂。我笑了笑,把簡介收好,然後把長發捋到耳朵後麵,微笑地說:「當然,既然我們是為客戶排憂,自然要答應客戶提出的一切要求。如果您有什麼特殊的要求盡管和我說,我們一定會盡力辦到。」許先生笑了一下,然後說:「張麗小姐,您好像沒聽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說你提供什麼樣的特殊服務?」我繼續微笑著回答:「您放心,公司一定會盡力滿足客戶的所有要求……」許先生微微皺眉,對我說:「好了,好了,我目前還不需要家政服務,你走吧。」我心說:這個許先生怎麼這麼冷,連點麵子都不留!

我轉身就想走,可又一想:李強和我說過,這個許先生比他還有錢,聽說他光是公司就有三個!這麼有錢的大客戶要是失去了,那可再也找不回來了!想到這�,我又重新轉過身來,微笑地說:「我個人當然也是公司的一員,像前麵我所說的那些服務,我都會做,另外……」我看了看許先生,他一直看著我。我繼續說:「另外,我還提供一些特殊的服務,比如:陪您出去應酬啦、喝酒啦、聊天啦,等等。」許先生忽然說:「等等是什麼意思?我希望你說清楚點。」我心說:哎呀,非要我像個妓女似的?行!反正我也不在乎了。我站直身體,然後微笑著說:「其實呀,等等就是那個意思啦。比如說,如果您雇了我,假如晚上您沒什麼事情,想找個女人玩玩,我就可以來的,而且隻要定好時間,隨叫隨到。」我本以為這麼說已經很清楚了,沒想到許先生又說:「張小姐,能不能再說清楚點呢?你說我可以玩玩你,怎麼玩呢?」他一邊說著,一邊狡猾地微笑著。我的鼻子都快氣歪了,心說:你是真不懂呀,還是裝蒜!

我又一想:既然已經豁出去了,幹脆一點吧。我繼續微笑著說:「那可就多了,真的。比如呀,舔雞巴呀,舔屁眼呀,還有什麼舔腳趾、舔鞋、輕咬屁股、含蛋子……您還可以用您的雞巴任意進出我身體的三個洞,那就是:小嘴兒、屄眼和屁眼。而且您可記清楚哦,可是任意進入三個洞洞,順序不限哦!也就是說,您可以先進入屁眼,然後再進入小嘴,這也是可以的哦!」我一邊說著,一邊就覺得臉紅心跳,說到最後,竟然還不知道羞恥地對許先生打了一個「V」字的勝利手勢。說完以後,我真覺得自己簡直是不要臉到了極限了!許先生眼睛發亮地看著我,我說完,他的褲子微微隆起。雖然他極力掩飾,但我見過的男人多了,就看出他那種躍躍欲試的樣子,我心說:是呀,哪個男人不吃腥呢?隻要沒有生命危險,玩女人恐怕永遠是他們的話題;當然呀,也要有女人可以任意支配呀。想到這�,我冷靜下來,心想:也不能太便宜他了,雖然我這樣,該談價錢了。我收起笑容,慢慢地說:「許先生,該介紹的,我都說了,您的意思呢?」

許先生點點頭,聲音微微有點激動,說:「嗯……我沒意見,咱們……定個時間……要不,就今天,現在可以嗎?」我微微笑了,心說:行,有門!我什麼也沒說,隻是微微地伸手揉了一下大腿。許先生趕忙說:「沒關係,你過來吧,來,坐這�。哦……把鞋脫了,過來吧。」許先生一邊說著,一邊用手拍著自己旁邊的沙發。我把高跟鞋脫掉,隻穿著灰色的絲襪,光著腳慢慢地走到許先生的身邊,然後慢慢地坐下。我的個子實在是比他高,都坐在沙發上,他的頭剛到我胸脯的位置。許先生兩隻眼睛直勾勾地盯著我飽滿高挺的乳房,我有意地輕微晃動乳房,看得他眼睛發花。我坐好,從皮包�拿出兩張用打印紙打出來的詳細報價表,然後送到許先生麵前,微笑著說:「先生,您先看看這個。」許先生拿過來,仔細的看著,上麵的大標題是:遊戲節目報價表。

底下寫著:舔雞巴:XX/RMB舔屁眼:XXX/RMB舔臭鞋:XXX/RMB舔臭腳:XXX/RMB舔襪子:XX/RMB一般性交:XXX/RMB花樣性交:XXX/RMB……包夜(全活):XXX/RMB包整天(全活):XXXX/RMB包月(全活):XXXXX/RMB……許先生一邊看著,一邊點頭說:「夠職業的,價目表夠詳細的……」我微笑著對他說:「許先生,現在公司正開辦包月優惠活動呢,現在您要是包月,可以打九折呢。」看他看得很仔細,我心說: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為了能多賺錢嘛。我微笑地說:「許先生,如果您有意向,可以免費試玩呀。」許先生忽然擡頭看看我,笑著說:「就你們還搞促銷,還可以免費試玩?有意思,哈!」我知道他看不起人,也不說話,打開皮包,從�麵拿出一個嶄新的避孕套,打開以後我拉起他的手,把避孕套套在他的兩個手指上,然後拿出潤滑油從�麵擠出白色的乳膏均勻地塗抹在他手指的避孕套上。許先生什麼也沒說,隻是看著我。弄好以後,我笑著說:「別說那麼多了,您試試我的屄緊不緊就知道了。」說完,我索性大方地站起來,把裙子撩到腰間,灰色的連褲絲襪�麵什麼也沒穿,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些可愛的黑色柔毛。

我微微地笑了。回到公司已是下午三點多了。我和陳總見了麵,陳總是個體型豐滿的女人,今年四十多歲了,但風韻依然不減當年,圓圓的臉蛋,小巧的鼻子,紅嘟嘟的小嘴,細眉毛,杏核眼。雖然陳總不能說很美麗,但卻比那些青澀的女孩們更能讓男人發狂。我們親眼見陳總在一晚上和十多個男人交歡,直到最後把她操得小嘴、屁眼、屄�往外冒精液,等那些男人都累得動不了了,陳總還可以站起來。那次,是陳總和一個有錢的大老闆打賭,最後大老闆給了陳總五萬。一夜就能掙五萬呀!我對陳總說了許先生的事情,陳總很滿意,對我說:「小麗,好好幹。我聽你說的意思,我估摸著,這是個有錢的主,咱們可不能放過,既然粘上了,就別讓他跑了,能多掙一分錢都是好的!」我點頭答應。回到家,我匆匆做了一頓晚飯,吃過後又洗了個澡,看看錶已經七點了,我穿好衣服來到許先生家。晚上,天剛黑下來,我就到了許先生家,給我開門的是一個矮胖的醜女人。雖然很醜,但穿著卻是十分時髦,金錶、金手鐲、金項鏈、金絲邊的眼鏡,配合著一身高級的名牌休閑裝,一看就是個有文化的人。我微笑著說:「請問,許先生在家嗎?」矮胖女人上下看了我兩眼,忽然冷冷地一笑,說:「你就是下午來過的那個婊子?」

我實在沒想到,她能說出這樣的話來,當時愣在當場。矮胖女人冷笑著說:「咳,有什麼害臊的?我跟我們老闆好幾年了,你這樣的婊子我見多了。不過我納悶,以前比你漂亮的有的是,我們老闆連粘都不粘,可這次卻讓你來了,真奇怪了。」我什麼也說不出來,隻是站在那�聽著。矮胖女人見我不說話,她拉開門,扭身走進房間,一邊走一邊說:「還讓我們老闆請你是怎麼著?進來的時候別忘把門關上!」我真想扭頭就走,可又一想:錢呀!錢!既然已經幹上這個了,還要臉幹什麼!我一咬牙,跟著走進了房間。客廳�,燈光很柔和。許先生換了一身睡衣,正坐在沙發上,他手�拿著許多文件一樣的東西,正仔細地看著。矮胖女人輕輕地走到他身邊,對他說:「老闆,您說的那個女的來了。」許先生聽完,微微一皺眉,好像不太高興的樣子,擡頭看看我。我急忙對許先生微微一笑,許先生「哦」了一聲,然後對矮胖女人說:「鄭工,你先坐著,我進書房把這些好好看看,你隨便。」矮胖女人笑著說:「老闆,您別照顧我。」許先生站起來,仍舊低頭看著檔案,慢慢走向書房,我一著急,喊了一聲:「哎,許先生,我……」許先生回頭看看我,皺著眉說:「你等會!著什麼急了!錢不就在桌子上了嗎。」說完,許先生頭也不回地走進書房。我看看桌子,高級的台桌上的確放著一遝錢,而且還不少呢!看見錢,我心�有底,心情也好了起來,站在原地。矮胖女人坐在沙發�翻看著桌子上的幾本雜誌,好半天,房間�靜悄悄的。矮胖女人看了一會兒,突然放下雜誌對我說:「喂!你叫什麼?」我微笑著說:「鄭工您好,我叫張麗。」

矮胖女人一瞪眼朝著我使勁地啐了一口:「呸!臭嘴!你也配叫我鄭工!」我有點急了,爭辯說:「我可沒招惹您,您是個有文化的人,雖然我下賤,可您也別這樣呀?」矮胖女人沒想到我能說出這樣的話,愣了一下,隨後冷笑著說:「真是國民素質提高了,連婊子都拽文了,哈!」緊接著房間�又是一陣沈寂。矮胖女人坐在沙發�看雜誌,看了一本又一本,翻來翻去,竟然翻出我下午給許先生的那張「報價表」。矮胖女人看了一眼,頓時被吸引住了,她仔細地看著,臉上露出吃驚的表情,然後擡頭看看我,站起身,徑直走了過來。她走到我麵前,因為個子矮,她隻到我胸口,矮胖女人看看我,又看看那張表,不相信地說:「這是你給我們老闆的?」我隻有點點頭,矮胖女人使勁地衝我臉狠狠啐了一口:「呸!真沒看出來,你怎麼這麼不要臉!連屁眼兒你都舔,呸!婊子!爛貨!」我也急了,回應道:「我招你了?你神經病呀……我樂意舔屁眼,你管得著嗎?」矮胖女人見我回嘴,忽然不生氣了,冷笑著說:「好,你是我老闆叫來的。我告訴你,隻要我一句話,我們老闆馬上讓你滾蛋,你相信不?」這句話說到了我的軟處,畢竟我想得到桌子上的那些錢。

想到這�,我趕忙變了一副麵孔,微笑著說:「呦,姐姐,瞧您!我和您逗著玩呢!您還當真了,別生氣。」矮胖女人見我軟了下來,冷笑一下,對我說:「把鞋脫了,過來。」我把鞋脫掉,正要放在門口,矮胖女人說:「往哪放呀……你那雙臭鞋還放那,自己舉著!」我隻好用手提著兩隻高跟鞋走到沙發旁邊……房間�靜悄悄的,柔和的燈光懶洋洋地照射在地板上,客廳�散發著檀香木的味道,一切都顯得那麼舒適安寧。「嘖」我使勁親了一口鄭工的腳底板,然後繼續給她做足部按摩。隔著肉色的絲襪,鄭工的腳有一股臭味兒頂得我直頭疼,可是為了錢,還要裝作不在意很高興的樣子,我擡頭微微笑著看著鄭工說:「鄭工,舒服嗎?」鄭工坐在沙發上看著跪在地板上的我,說:「你的手法不錯呀,挺舒服,繼續,繼續。」我一隻手捧著鄭工的腳脖子,另一隻手輕輕地撚著她的足部穴位。鄭工舒服地仰頭靠在沙發上,一會兒她問:「你叫什麼?」我說:「您叫我小麗就行。」鄭工「哦」地一聲又問:「幹你們這行的一個月能拿多少錢?」我想了想說:「這個不好說,如果碰見有錢的大客戶包月,一個月下來能掙好幾千。」鄭工又問:「那我們老闆算不算大客戶?」

我笑著說:「當然算!許先生可是大客戶中的大客戶!」鄭工低頭看了看我,滿意地笑了笑,忽然,她一擡腳,用腳對著我的臉說:「來!香一個!」我看著她笑了笑,小嘴一撅對著她的腳底板使勁「嘖」地親了一口,鄭工樂著說:「告訴我,香不香?啊?」我急忙點著頭說:「香!真的香!」鄭工開心地笑了。接下來我又開始按摩鄭工的另一隻腳,另外陪著鄭工聊天。鄭工說:「剛才我對你的態度你也別往心�去,其實想想,幹你們這行的也挺不容易。」我笑著說道:「您想哪�去了,我還能生您的氣?再怎麼說您也是許先生的人,許先生可是我的大客戶哦!」鄭工見我很會說話,更高興了,笑著說:「算你會說話。哦,對了,我看你身材不錯,個頭也挺高,你以前是幹什麼的?」我一邊撚著鄭工的腳,一邊說:「小時候跳過舞蹈,可惜沒出什麼成績,年齡大了就退了下來。後來又當模特,不過是一些小的二流公司,我覺得掙不到什麼錢,就幹了這個。」鄭工點點頭,又說:「其實都是一樣,想掙錢就要豁出一頭。嘿嘿,我覺得憑你的模樣身條的,掙錢是沒問題。」我笑了笑沒說什麼。沈默了一會,鄭工突然靠近我故作神秘地小聲說:「對了,問你個事兒。近來我老公總說我在床上不配合,你這方麵經驗多,你說,我該怎麼配合?」我想了想說:「咳!什麼叫配合?不過是他說什麼您都答應他就是了。」

鄭工眨眨眼睛,說:「我老公想玩我屁眼兒我也答應他?」我心�好笑,心想:這麼醜的女人還真有男人要,還要屁眼兒!就憑你剛才看不起人的樣兒,我也給你使壞!我認真地說:「那有什麼了,不就是入屁眼兒嗎?其實我跟您說,屁眼兒也挺好玩的,隻不過第一次可能有點別扭,可第一次下來保證您上癮!」鄭工有點兒不相信地看看我,又說道:「玩屁眼兒真有你說的那麼好?不是吧……」我急忙說:「真的,真的,您想呀,我在這行摸爬滾打好幾年了,什麼沒見過,什麼沒玩兒過?哪一次服務沒有玩過屁眼兒呢?其實男人們的雞巴沒那麼可怕,反而我覺得很可愛哦!」我笑眯眯地看著鄭工,鄭工眨眨眼睛,好像是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真這樣,那就讓他試一次?」我擡起鄭工的腳,小嘴貼在她的腳底板上使勁親了兩口,笑著說:「您就相信我一次,保管沒錯!」鄭工不再說話,隻是閉上眼睛享受著足底按摩的樂趣。時間一點點過去,已經八點多了,可許先生還沒從書房出來。

我把鄭工的兩隻臭腳抱在懷�用乳房蹭著,這叫「乳房按摩法」,鄭工拿起雜誌悠閑地看著。又等了一會兒,書房的門終於開了,鄭工和我都急忙站起來。隻見許先生興衝衝地從書房�走出來,手�拿著已經批閱好的檔案,許先生走到沙發前麵坐下,他對鄭工說:「你坐吧,計劃書我已經看了,可行性報告我也看了,我的意見呢……」許先生突然停了下來,他看看我,對我說道:「你先出去等我,不叫你別進來。」我尷尬地笑了笑,說:「好,好。」我拿起皮包,提著兩隻高跟鞋走到單元門口,穿好鞋打開門走了出去,到了外麵又輕輕地把門關好。我就這麼站在外麵等呀等,已經一個多小時了,�麵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我真想扭頭就走,可我知道不行,我是幹什麼的,沒拿到錢怎麼能走呢?哪怕隻服務一次,一次就有一次的錢,不能白來;再說,剛才給鄭工撚腳還沒結帳呢!就在我站得腿都有點酸了的時候,忽然隱約聽見�麵喊,「做家政的那個,進來……」我急忙走到門前,輕輕推開一個門縫,隻聽許先生的聲音:「你進來。」我這才推門進入,我把門關好,站在門口先是規矩地衝許先生點點頭,然後笑著說:「許先生,我來了。」此時,許先生好像已經和鄭工談完了事情,桌子上的材料也不見了,他們正一人端著一杯洋酒喝。許先生聽完我的話,他看看我,然後站起來,把酒杯放到桌子上,對鄭工說:「老鄭,你先坐一會兒,一會兒家成還來,等他來了,咱們再合計合計,你看好吧?」鄭工急忙站起來點頭說:「老闆,行,沒問題,您別照顧我。」許先生衝鄭工笑了笑,然後對我擺了擺手,我急忙脫掉高跟鞋,一手拿著高跟鞋,一手拎著皮包走到許先生麵前。許先生看看我的打扮,滿意地點點頭,一伸手從我的裙子�摸進去,因為裙子�除了一條肉色的連褲絲襪以外沒有別的,所以許先生很順利地摸到我的屄。他摸了一下,然後對我說:「來。」我跟著他出了客廳,他一拐竟然進了廁所,我跟著進去。

許先生等我進來,他關好廁所的門,對我說:「把衣服脫了,都脫了。」我心說:看來許先生挺愛幹淨。其實本來嘛,就是應該幹幹淨淨的,我可不喜歡那種不洗澡就上床的男人,當然,如果人家多給錢,那又當別論。我快速地脫了所有的衣服和絲襪,一邊脫,一邊看看他的廁所。地方倒是不小,而且裝修得很豪華。全自動的馬桶、淋浴、澡盆,高級的大理石鏡台上擺放著各種高級的香水,光是我認識的就有法國的夢丹、梭林,英國的比奇爾、瑞士的那歐,光是這瓶香水就值一千多塊錢呢!我也隻是在化妝品專櫃看到過,可根本沒錢買。許先生也脫了衣服,雖然他的個子比我矮很多,可身上倒是很勻稱,沒有一塊贅肉,雞巴也適中,看上去還挺幹淨。我一麵幫他脫衣服,一邊笑著說道:「洗澡吧?洗幹淨了,我為您好好地服務。」說著,我伸出小手攥了攥他的雞巴。許先生衝我一笑說:「洗澡?不,咱們就在這�,別的房間我剛剛整理完,別弄髒了,在這�湊合湊合吧。」

我聽完,愣了一下,尷尬地笑了兩聲,看著他說:「在,在這�?哦,哦,知道了。」我心�一陣委屈,心想:唉,錢!為了錢……我蹲在大理石的地麵上細心地叼著許先生的雞巴頭,柔軟的舌頭不停地點擊著他的龜頭,許先生舒服得哼出了聲,雞巴慢慢地硬了起來。「吧!」我使勁地唑了一下,覺得他的雞巴夠硬的了,然後我用小嘴含著他的一個蛋子猛唑,許先生大聲地哼著:「嗯!嗯!好!好!」玩了一會兒,許先生拉著我到了馬桶前麵,他放下馬桶蓋示意我撅在那�,我急忙用兩手撐著馬桶蓋,屁股撅了出來。許先生用雞巴在屄上蹭了蹭,一使勁,整根雞巴進入了,我和他同時叫了起來:「啊!」「啪啪啪……」一連串的脆響,粗大的雞巴進出著浪屄。我浪叫道:「啊!啊!使勁!舒服!啊!啊……快!加油!加油!許先生加油!加油……」在我的鼓勵聲中,許先生完全趴在我後背上,兩隻手抓住我那晃動的乳房,屁股猛頂,他哼哼唧唧地說:「哦!爽!真爽!哦!哦!」許先生的速度越來越快,我的叫聲也越來越急促:「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突然,許先生兩手狠狠地捏住我的乳房,用力地悶哼一聲:「嗯!」我隻覺得屄�的雞巴漲大地挺了兩挺,一股熱乎乎的精液射了進來,火熱的精液射入的一刹那,我隻覺得四肢都酥麻了,兩隻手都快堅持不住了!我也跟著驚叫一聲:「啊!」許先生的雞巴又使勁地挺了兩下,他送開手,從我的後背上滑落下來,我也喘著粗氣坐在了馬桶蓋上。許先生把已經縮小的雞巴放進我的小嘴�,我顧不得擦拭屄�流出來的精液,耐心地用小嘴清理著他的雞巴頭。

嫩嫩的屁眼兒隨著粗大的雞巴翻來進去,我也高聲地浪叫道:「噯、噯……噯……來了!快!快!加油!快!啊!」在我最後一聲淫叫中,許先生猛地將雞巴插進屁眼「突突」地開始射精了;他一邊射精,一邊緩慢地抽動著屁股,每一次的抽動,我們倆都會齊聲地叫出:「啊!」高潮的餘韻還沒有過去,我已經坐在馬桶上用小嘴清理起許先生的雞巴,吐出雞巴頭,我看著他浪笑著說:「再來一次?」許先生也微笑著說:「今天就到這�,太用心了,我的雞巴有點酸了。」我把他的雞巴頭舔得油亮如新,輕輕拍了拍他的大腿說:「好了!」許先生低下頭在我的臉蛋上親了一口,對我說:「拿上你的衣服到客廳。」我隻穿上了連褲的絲襪和高跟鞋就被許先生拉著到了客廳,一邊走,屄和屁眼兒�的精液隨著動作流了出來,把絲襪弄濕了一點。已經穿好衣服的許先生把我拉到鄭工的麵前,他坐在沙發上,笑著對我說:「來,轉一圈。」我當著鄭工的麵慢慢地轉了一圈,鄭工瞪大眼睛看著我的屁股,從屁眼兒流出的精液讓她大吃一驚。我低頭笑著對鄭工說:「後麵,很好玩的。」鄭工緩過神來,急忙地說:「去,去!不要臉!」我和許先生都笑了。許先生指著桌子上的那一打嶄新的人民幣對我說:「拿著吧,給你的。」我急忙伸手抓過來緊緊地攥著,然後衝著鄭工點了一下頭,說:「謝謝您,不知道您對我第一次的家政服務還滿意嗎?」

許先生笑著說:「滿意,滿意。行了,你快走吧,我們一會兒還有事情。」我從皮包�掏出一張紙條,遞給許先生,笑著對他說:「我馬上走,隻是這個給您。下次您不必給公司打電話了,直接給我打手機就可以了。今天是二十八號,到下個月二十八號,在這一個月�無論什麼時候,隨叫隨到,保您滿意。」許先生接過紙條看了看,點點頭說:「哦,知道了,你快走吧。」我衝許先生和鄭工笑了笑,對鄭工說:「鄭工,下次再見。」鄭工冷著臉說:「快點滾吧,不要臉!」我真沒想到她變得這麼快,剛才給她撚腳的時候還跟我客氣呢,現在就變得這樣了,可能有學問的人都這樣吧。我根本沒往心�去,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我夾著衣服和皮包,手�仍舊拎著高跟鞋故意扭動著屁股走向門口,身後傳來鄭工的嘟囔聲和許先生的笑聲。我站在門口穿好衣服和高跟鞋,打開門走了出去又輕輕地把門關好。從許先生的家出來,我覺得有一點疲憊,又有一點興奮。我拿出錢數了數,比我想像中的多許多,我想了一下,除了明天上交公司的錢以外,剩下的錢足足讓我發了一筆小財,我高興極了!或許有人會問,為什麼我不自己單幹,那樣的話,所有的錢不就都是自己的了嗎?

這樣的話看上去雖然有道理,其實卻不是的。自己單幹的風險太大,而現在我卻可以以公司的名義出去聯係客戶。而且陳總是個很有本事的女人,與社會上許多名流都有交往,她給我們介紹的客戶都是大客戶,一次掙的錢就夠我們吃一年的;而且她還與員警素有來往,所以在她的保護下,我們可以放心大膽地去做,僅僅是這些好處我就必須要依靠公司。我慢慢地走在路上,長長地出了口氣,心情放鬆,雖然屄和屁眼兒�的精液還在往外流,但我也覺得無所謂了。一招手,一輛計程車停了下來,我坐上計程車消失在繁華的街道上。再次見到許先生已經是兩天以後的晚上,看來他真的很忙。晚上十一點我到他家的時候,覺得他的臉色不太好,好像幾夜沒睡覺似的。他對我說:「先按摩一下吧,我很乏。」他躺在客廳的沙發上,臉朝下,我站在地上彎腰給他按摩。對於按摩我也會一點,幹這行什麼都要知道一點,否則機會來了你可能掙不到錢。許先生覺得很舒服,他翻過身體,用手指了指褲襠。我笑了笑,跪在地上解開他的褲子掏出雞巴,一邊揉著他的大腿,一邊用小嘴叼住他的雞巴頭吸吮,許先生舒服得閉上了眼睛。軟軟的雞巴終於硬挺了,我用手撫摩著他的雞巴蛋子,另一隻手撚著他的雞巴莖,溫暖的嘴唇包裹著他的雞巴頭,舌頭在他的雞巴縫上來回刷著。「嗯……」許先生哼哼了一聲,伸手摸索著我的胸脯。我急忙解開上衣的扣子,兩個白玉一般的飽滿乳房跳了出來,許先生用手攥住一個乳房,有節奏地捏著。我盡量張大小嘴把他的雞巴吞進去,一直讓雞巴頭頂到嗓子眼,然後上上下下地伸縮著頭用小嘴套弄,許先生用力地捏著我的乳頭,乳頭已經硬硬地立了起來。忽然,許先生按住我的頭,屁股快速地上下動了幾下。我隻覺得小嘴�的雞巴一漲,「滋」的一聲一股濃濃的精液射了出來,由於雞巴頭正頂在嗓子眼上,這一射已然射進了我的喉嚨�,我「咕」地一聲咽了一口熱精,緊接著,許先生又下意識地射了幾下,直到再也沒射出什麼我才慢慢地吐出他的雞巴。「咕」我咽下了最後一口精液,柔軟的舌頭舔了舔嘴唇,笑著說道:「舒服嗎?」許先生點點頭,對我說:「很好,你真職業。」

我一邊笑著說:「當然了,我們可是規矩的家政公司哦!都很敬業的。」我一邊說著,一邊用手繼續套弄他的雞巴。許先生閉上眼睛慢慢地說:「別弄了,我累了,今天就到這�。」我站起來,整理好衣服。許先生從褲子口袋�掏出幾張大票,或許是他真的累了,連錢都拿不住了,他掏出錢直接扔在地毯上,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對我說:「啊……給你的,算是小費……哦,你走吧,別忘關門。」我撇了撇小嘴,蹲在地上把錢一張張撿起來,然後站起來輕聲對他說:「謝謝許先生,那麼我走了。下次記得給我打電話。」許先生不再說什麼,隻是擺擺手。我輕輕地拿起皮包,提著高跟鞋走到門口。從他家出來已經是快十二點了,我正要叫車,忽然手機響了起來。我拿出手機看了看,上麵顯示了一個陌生的號碼。我接聽手機,道:「喂?您好,我是張麗。」手機那邊傳來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我是鄭工,你還記得我嗎?」我想起來了,但我對這個鄭工實在沒什麼好感,冷冷地說:「哦,是您,找我有什麼事情嗎?」鄭工彷彿沒聽出我語氣中的冷調,接著說:「我有一個應酬,陪幾個客戶吃飯。不過呢,這幾個客戶都是男的,如果你能跟著我一起去,如果他們提出什麼要求也好應付。本來呢,招呼客戶吃飯這樣的事不是我來做的,可我們公司的小張辭職不幹了,所以這次暫時由我來接待。對於風月場上的事情我可一竅不通,怎麼樣?你幫這個忙嗎?」

我真想一口回絕了,可又一想,如果能多認識幾個有錢的老闆備不住還能攀攀高枝兒呢,何樂不為呢?想到這�,我緩和了一下口氣,說:「哎呀,難得您還想著我,謝謝您了,鄭工。其實呢我去是可以去,而且我也願意去,哎,可是呀,我們每次出活兒,公司都是要利潤的,您看這……總不能我們饒是出了活兒,還要自己掏錢給公司吧?」鄭工聽完一笑,說:「行了,你別說了,能讓你出錢嗎?你放心,錢少不了你的,而且還可以告訴你,錢還是預先支付給你,這樣行了吧?」我一聽鄭工這麼痛快,急忙笑著說:「行!您說吧,什麼時候,隨叫隨到,保證滿意!」鄭工也高興的說:「明天晚上九點,西士林大酒店,晚上八點的時候你到和平路12號我們公司的門口等我,我開車接你。」我說:「行,我準到。」鄭工又說:「對了,你先給我報了價,我也好準備一下。」我想了想,既然是公司出錢,不宰白不宰,就按照出全活兒的價格再加個拐彎那麼報。想到這�,我給鄭工報了個價格,鄭工聽了聽,沒說什麼。她又說:「哦,對了,明天你好好打扮打扮,別穿太多。另外把屁股洗幹淨點,別讓我的客人笑話。」我心�又開始討厭起來,冷冷的說:「行了,我都知道該怎麼做。」說完,我掛了電話。回家的路上我就在想,明天應該能掙到錢。第二天,鄭工準時在八點鍾把車停在了約定地點,我上了車。

鄭工好好看了看我,直板發,帥氣的棕色套裝裙,雖然這身衣服是處理的便宜貨,但穿在我身上卻顯得那麼灑脫挺拔,白色的連褲絲襪配合白色的高跟鞋,顯得大腿很修長。鄭工撩開我的裙子看了看,見我�麵除了那條白色的連褲絲襪以外什麼都沒穿,黑色的屄毛兒隱約可見。鄭工坐在車�看了看左右沒人注意,突然低下頭把臉靠近我的褲襠,她這一下嚇了我一跳,急忙說:「鄭工,您,您幹什麼?」鄭工擡起頭笑眯眯地看著我,對我說:「沒,沒什麼,我聞聞你那�有味兒沒味兒。」我笑著打了她一下說:「討厭,有味兒嗎?」鄭工一邊發動車,一邊說:「有味兒,香味兒!哈哈。」我也笑了起來。鄭工開動了車子,順手從後車座抓過她的皮包,打開後掏出一個好像是意大利名牌的高級錢包,她從錢包�抽出幾張票子扔給我,對我說:「先拿著,剩下的完事以後給。」我急忙把錢收好,鄭工對我說道:「一會兒到了地方你別多說話,一切聽我的。你放心,不讓你吃虧也就是了。」拿到了錢,我心�很高興,樂著說:「行,都聽您的,您安排。」西士林大酒店是高級酒店,我還是第一次到這種高級地方來。進出這�的外國人比中國人還多,可不管是什麼人,都是有錢人。鄭工好像對這�很熟悉,進了門以後直接上了五樓。這�裝飾得真豪華呀!腳下是大紅色的地毯,高級牆磚,高級吊燈。兩個漂亮的女服務員站在樓梯口,一見我們上來,急忙鞠躬說:「您好。」鄭工高高地仰著頭走了過去,我也緊緊地在後麵跟著。大廳�靜悄悄的,客人還沒來。鄭工直接繞過大廳進入高級包間區,一個女服務員過來問:「您好,請問您預定的房間是幾號?」鄭工說:「三號包間。」女服務員急忙翻了翻手�的小冊子,然後笑著說:「請您跟我來。」說完往前麵走過去。

今天為什麼穿這麼高的跟?我有一雙寸跟的,怎麼我不穿那雙呢!真希望有把椅子,我還可以休息一下,可過道�什麼都沒有,空蕩蕩的。我閉上眼睛幻想著包間�的情景,�麵就鄭工一個女人,一個男人敬她一杯酒也足以把她喝傻了!死矮子!喝死你!我幻想著鄭工喝得爛醉如泥的怪樣,竟然笑出聲音來。忽然,我隱約聽見�麵有人喊,「外麵的那個,進來!」我急忙睜眼,聲音再次響起,「幹嘛了?那個,進來!」這次我聽清楚了,是鄭工。我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輕輕把包間的門推開一個縫伸進頭去。隻見包間�正吃得熱鬧,滿滿一大桌子高級菜,還有許多好酒,算上鄭工一共五個人,男人們都脫了西服,喝酒喝得臉紅脖子粗的。鄭工跟我想像的差不多,醜臉發紅,變得更醜陋了,她看見我急忙說:「進來呀!」我走進包間,回手把門關好。我站在門口衝大家點點頭,說了一聲:「您好。」鄭工一邊用牙簽剔著牙,一邊不耐煩地衝我揮手說:「咳!行了,行了!過來,過來呀。」

我走到鄭工的跟前,鄭工扭過身子,「啪啪」的兩聲,我低頭一看,她竟然把腳上的高跟鞋脫了下來,黑襪子的腳一下子竟然舉到我的麵前,鄭工醉著說:「來,呃!來,香……香一個!呃!」我看了看在坐的人,大家都看著我。我稍微低了低頭,小嘴對著鄭工的腳底板,使勁親了一口,大家立時暴喝起來:「好!」鄭工也得意洋洋地說:「怎麼樣?各位,我說……要,要給你們添個樂吧?呃!」男人們也都起鬨說:「好!好!鄭工,您從哪找來的?這麼漂亮的小姐,哈哈。」鄭工對我說:「來,喝一口酒。」我笑著說:「鄭工,我不會喝酒。」鄭工小眼睛一瞪,醉熏熏地說:「你喝不喝?不喝就滾,快滾!呃!」我心想:我早就想走了,不過我還沒拿到剩下的錢,還不能走。想到這�,我接過鄭工手�的酒杯一下子喝幹。男人們立刻鼓掌起鬨:「好,好!真好!喝,繼續喝!」鄭工也拿起酒杯說:「好!好!來!再香一個!繼續喝!喝!呃!」我又親了一下鄭工的腳底板,把酒喝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