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裡的公共廁所

公司裡的公共廁所

技校還沒畢業,我們三年級幾個班的同學就被學校分配到外地的工廠去打工了,說是實習,真是鬱悶。

我們班裡四十幾人被分到了五家工廠,我進的那個工廠是做液晶電視的。

工廠很大,有一千五百多人,一起進去的幾個同學又分到不同的部門,在一起的很少。

我跟另外一個同學一起被分到了倉庫,都是幹體力活的,可能看我們倆長得結實。

幹了沒幾天我就對周圍的同事比較熟悉了,沒事的時候大家就坐到一起天南海北的吹牛。

男人嘛,在一起免不了要說一些黃段子,基本上都講些自己的風流往事。

倉庫裡有個男的,叫小陳,很帥的一個小夥,人稱情聖,只要他看上的女人,很少有失手的。

光在這廠裡談了就有五、六個了,基本上都是談了幾天就上床,過幾個月玩膩了就分手了,然後再找下一個目標。

我們倉庫的一個文員現在就是他的女朋友,只談了兩個星期就搞上了。

那女的是屬於耐看型的,第一眼看上去不怎麼漂亮,後來就越看越漂亮。人有點黑,嘴唇很性感,看著就想上去咬一口,眼神很嫵媚,和尚都能讓她勾還俗了。

小陳跟我們吹說,再清純的女人,只要他調教幾天沒有不浪的,這個我們不知道,但是那些老員工都很認同他說的話。

他說如果我們不相信的話,就讓我們見識一下他女朋友有多浪,我問:「怎麼見識?」

其他幾個人起鬨說:「當然看他們操屄了!」

我回過頭問小陳:「真的假的?」

小陳道:「反正沒打算跟她結婚,看就看唄!又不是第一次了,今天晚上到我宿舍看好戲吧!」

晚上下了班之後,我們幾個急忙忙的洗完澡就跑到小陳他們宿捨去等著了。

到了之後發現倉庫的幾個男人除了住在外面的基本上都來了。

過一會小陳來了,跟我們說:「過會你們都到床上去躺著,我帶我女朋友到廁所去,我會把她的眼蒙起來,你們感覺差不多了就到門口來,千萬不要出聲。」

我們說好,然後他就出去了,我們也都很配合的跑到床上,被子蒙過頭,等著看現場A片。

沒幾分鐘,我們就聽到開門聲,然後就聽到那女的跟小陳很小聲的說:「他們都睡著了嗎?」

小陳也用很小的聲音回答:「剛才我來看過了,都睡著了。我們到廁所裡吧,在床上做動靜太大了。」

聽這話的意思看樣子他們已經說好了回來操屄的,然後就聽到廁所門「砰」的一聲關上了。

過了一會又聽到水流的聲音,聽到他們倆在裡面說話,因為門關上了,他們說話的聲音比剛才的大。

就聽到小陳說:「來,把屄洗乾淨了,過會讓我插。」

女人說:「這麼急啊?兩天不插我你就不舒服啊?先把你那雞巴洗了,髒死了,過會怎麼吃?」

我們幾個光聽到這些都有點受不了了,急忙下床在廁所門口等看好戲。

差不多有五分鐘左右,小陳在裡面說:「咱們今天玩個別的花樣,我把你的眼蒙上了再幹你,好不好?」

女的說:「你是我老公,我都聽你的。」

小陳說:「真乖!」說完就把準備好的眼罩給她戴上了。

「好了。」

小陳好像是有意說給我們聽的,外面幾個色狼慢慢地把門打開一條縫,確定沒有讓女人發現後,把門全打開了。

小陳看到我們,笑了一下,坐在馬桶上對女人說:「過來,請你吃香腸。」

女人摸了幾下終於找到了,順勢蹲在小陳兩腿中間,一張口就把整根雞巴全吞進去了。

她正好背著我們,看不見是怎麼口交的,只能看到頭動得很厲害。

小陳好像知道我們的苦衷,對女人說:「站起來,屁股擡起來給老子吹。」

女人也不說話,嘴裡還含著雞巴就把屁股翹了起來,由於她個子太高,1米7左右,站起來嘴就夠不到雞巴了。

所以她把兩條腿使勁向兩邊分,兩手扶在小陳的腿上。

這下我們這些色狼可樂壞了,小浪屄正好對著我們,還是個白虎,陰唇不是很大,整個屄都是粉紅色的,看樣子剛開處不久。

真是佩服小陳啊,這麼短時間內能把她調教得這麼淫蕩。

這個姿勢保持了一會,女人擡起頭對小陳說:「老公,好累哦!」

小陳說:「累了就坐下來歇會。」

女人吃吃的笑著說:「老公好壞哦!」

說完就要坐到雞巴上,小陳說:「轉過去!」

女人老老實實的轉了過來,面朝我們,然後一隻手伸到後面扶住雞巴,在洞口磨了幾下,找準洞口就一屁股坐上去了。

插入後,那女人小嘴張著「啊」的一聲,長長的舒了一口氣,然後兩隻手伸到後面捉住小陳的兩隻手放到自己的奶子上。

小陳一手一個,拿好之後,女人的屁股就一上一下的開始運動,而我們幾個色狼就在門口觀看這出活春宮。

「啊……啊……老公……好爽……人家下面癢死了……快點操啊……人家沒力氣了……要你從後面操我……」

小陳湊到她耳邊小聲的說:「叫這麼大聲,不怕他們聽見啊?」

「討厭啦!老公,慢慢從後面插,我沒力氣了。」

小陳也不說話了,扶著她的屁股慢慢地站起來,雞巴一直放在屄裡,慢慢地走向盥洗盆,讓她手扶著盥洗盆邊上。

然後小陳就在後面慢慢地抽插,每次都是抽到只把龜頭留在屄裡,然後再慢慢地插進去,我們就看著那屄裡水越來越多。

這時候那女人受不了了,屁股開始扭了起來:「老公……快點嘛……人家癢死了……你都不疼人家……快點操我……用力插嘛……」

一邊喊著,屁股一邊扭得更加厲害。

我們這些色狼看得都受不了了,一個個臉紅脖子粗的,有的人乾脆把褲子脫了,在那打飛機。

小陳看到我們這個樣子,對我們打手勢,讓我們把衣服都脫了,到裡面去,一個一個進去。

我們幾個一看,立馬來了精神,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脫個精光,然後站在門口。

小陳看我們都準備好了,腰下加快了速度,插了兩分鐘就把雞巴抽出來。

我們這邊的一個老員工立馬衝了進去,補了他的空缺,雞巴一插進去就開始快速的抽動。

「啊……啊……老公好牛逼啊……操得……我……好爽……再快點……用力插啊……」那女的又浪叫了起來。

插了幾十下,那老員工立馬抽出雞巴,對著馬桶「噗噗噗」把一股股的白精射了出來。

他剛一抽出雞巴,這邊就有人上去接棒,配合得非常默契,我懷疑他們是不是經常幹這種事。

過了差不多四十分鐘左右,我們這邊幾個男的全射了,就還有小陳仍沒射。

女人的姿勢已由原來扶在盥洗盆上面變成趴在上面了,陰道口全是白沫,已經高潮了N次,都有些趴不住了。

小陳擡起他馬子的屁股,雞巴對準洞口,毫不費勁的就滑了進去。

「啊……老公……今天好棒啊……幹得……人家……都……站不住了……啊……啊……」

小陳每狠狠地插入一次,她就「喔」喊一聲。

幹了幾下,小陳說:「操!老子要射了……」

還沒說完,下面就加快速度,女人這時候嘴張著也發不出聲音了。

小陳快速的抽插了十幾下之後將雞巴一下子頂到洞裡深處,隨著大叫一聲,屁股一頂一頂的把精液全射進屄裡。

射完之後,他把雞巴抽出來,雞巴剛離開洞口,精液混合著女人的淫水就流了下來。

這鏡頭我只在A片裡看到過,想不到現場直播真是別有一番風味啊!

小陳招招手,讓我們都回到床上去,他們又進去洗了一次澡,然後就把他女朋友送回她的宿舍了。

回來之後小陳問我們爽不爽,我們異口同聲說:「那還用說!」

他這時候才跟我和我同學說:「你們剛來,還不瞭解情況,我幾乎每個女朋友都會帶過來讓兄弟們玩玩,只是她們被蒙上眼不知道罷了。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這話不只是用來說說的。」

怪不得剛才他們表現得那麼有默契,原來都是老手了。

而且另個幾個同事也是一樣,有時候也會把自己的女朋友帶過來讓大家分享。

如果打算結婚的話,他們就不會這樣了,誰會讓自己的老婆被別人操?

我們就問小陳:「那你這個女朋友準備玩多長時間啊?」

他說:「還不到時候,等什麼時候把她肛門玩鬆了就要拜拜了。」

我說:「你口味還挺重啊!屁眼也玩。」

小陳笑了笑:「只要我搞上的女人,三個洞我都要把她給開了。我們公司前台的那個美女你見過吧?開她屁眼的時候死活不同意,最

後我硬上的,終於還是讓我給開了,到最後分手了,她還經常來找我幫她鬆土。」

「那女的挺文靜的啊!不會吧?」我說。

「越是文靜的女人越悶騷。經驗啊!」小陳得意地說。

自那之後我們就經常能在小陳的宿舍看現場春宮,有時候還會客串一下。

沒過兩個月,小陳就跟那女的分手了,按他說的,她的屁眼應該被操得也和屄一樣鬆了。

真想試下幹屁眼是什麼感覺,沒想這機會還真讓我碰到了。

這天是星期天,工廠裡加班的人很少,倉庫裡就我和朋友兩個男的,還有就是那個女的。

反正也沒什麼事做,我們三個就坐在一起打屁。

快下班的時候,我那個男同事說要去洗澡,準備下班。

他是在外面住的,沒住宿舍,倉庫住外面的一般都是這樣,快下班的時候就跑到宿舍裡洗澡,洗完正好下班。

他走了之後,我感覺幹那個女人的機會來了,我們隨便聊了一會,我不知哪來的膽子對她說:「你的身材真好!」

她用那勾人的眼神說:「是嗎?」

我說:「其實你不穿衣服的時候更好看。」

她眼睛一下睜圓了,說:「你什麼意思!」看那樣子彷彿很生氣。

我才不管她生不生氣,接著說:「其實你跟小陳操屄的時候我都看到了,淫蕩得不得了呢!」

她聽了反而沒有生氣:「你們男人沒有一個好東西。是不是想幹我了?」

我點了點頭,她站起來對我說:「走,跟我去宿舍。」

我心中暗爽,有戲!

剛一進她宿舍,門一關上,她立即抱著我的頭,嘴一下子就親了過來,舌頭伸到我的嘴裡。

在我的嘴裡來回地舔著,不一會就把我的舌頭弄到了她的嘴裡。

她使勁一吸,我感覺舌頭都要斷了,「嗯」的一聲想要推開她。

誰知她自己把我的舌頭吐了出來,然後蹲下去就開始脫我的褲子。

她把我的雞巴掏了出來,聞了下說:「好臭哦!快去洗洗。」

我跟個小孩子一樣,立馬跑到洗澡間簡單的衝了下,不到兩分鐘就出來了。

看到她已經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床頭桌子上放了幾個避孕套。

她一隻手放到自己的奶子上摸著,另一隻手放在陰道口,兩根手指已經插了進去。

屄有點發黑,不像第一次見的那樣粉紅了,這都是我們的傑作啊!

看到她的樣子,我的雞巴一下子就勃硬了,她笑著坐起來,抱著我的屁股把雞巴送到她的嘴邊,一口含了下去。

喔!口交完全不是一樣的感覺,比插進屄裡還熱,站著看著她一會吞、一會吸、一會舔,那種感覺無法用語言形容。

她還時不時地用那嫵媚的眼神看著我,就這樣幫我吹了五分鐘左右,感覺要是再繼續下去我就要交貨了。

於是一把推開她,把她放倒在床上,兩條美腿扛到肩上,一手摸著她的屄,一手拿著雞巴在洞口上下磨了幾下。

腰一用力,雞巴應聲而入!

說實話,我這是第一次真正幹女人,之前的與其說是操屄,還不如說是做任務,幹兩下就射了,這次才是自己真正的在操女人。

她兩條美腿放到我的肩上,我兩隻手拉著她的兩隻手,下身一前一後地做著活塞運動,她的乳房也一前一後的拋動著。

幹了幾十下,女人睜開眼睛說:「他們快下班了,我們來點刺激的吧!」

我問:「什麼刺激的?」

她反問道:「想不想幹我屁眼?」

我說:「想啊!」

她便伸手在床頭的桌子上拿了一個套子,撕開,放到嘴裡,讓我躺下。

她跪在我兩腿之間,嘴裡含著套,手扶著屌,嘴含住雞巴用嘴唇一點一點地把套子往下擼。

直到我的雞巴穿好雨衣了,她便掉了個頭跪在床上,把屁股對著我說:「快點吧!他們要回來了。」

我握著硬梆梆的小剛炮跪在她屁股後面,一手按著她的屁股,一手拿著雞巴往屁眼裡塞。

我以為她的屁眼會很緊,沒想到雞巴在洞口只戳了兩三下就一下子全插了進去。

起初感到就洞口有點緊,誰知道我剛插進去,裡面的肉一下子就把我的雞巴全包住了,不像剛進來的時候那樣,裡邊是鬆的。

原來她感覺到我全插進去了,就像要拉屎一樣要把我的雞巴擠出來,她越是擠,我越是往裡插,她不擠的時候我就抽出來。

雞巴在套子的潤滑下進出屁眼還是比較順暢的,抽插了大約有一百多下,看看時間快要下班了,不能再戰了。

於是低頭看著自己的雞巴在屁眼裡進進出出,肛門口的肉給雞巴帶著一會出一會進。

耳邊聽著美女的浪叫:「啊……啊……老公……人家的屁眼……好麻……啊……都讓你……插壞了……快點……操我……快……」

我邊捅邊喊:「操死你個賤屄!屁眼比屄都鬆,讓多少男人操過了?操死你個賤貨!」

「我就賤……快操我吧……快點插死……我這賤人……我就是個婊子……快點……」

我下身不知不覺的就開始用力了,速度越來越快,撞得「啪啪」作響。

又插了一百多下,終於要射了,我大喊一聲:「不行了,要射了!」

她也喊道:「老公……我也不行了……」

我低頭一看,不知什麼時候她把手伸到屄裡開始摳了。

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兩手抱著她的屁股,雞巴狠狠地頂進她的屁眼裡,隨後精液也一炮一炮的射了出來。

她已經被幹得趴到床上了,雞巴還插在她的肛門裡抽搐著。

過了一分鐘之後我抽了出來,精液還在避孕套裡,我摘下套子剛要扔掉。

她說不要,伸手拿過套子,嘴對著套口,把裡邊的精液全倒到嘴裡了,慢慢地嚥了下去。

「跟小陳這幾個月,我別的沒學會,就學會做愛,學會怎麼取悅男人,還喜歡上吃精液了。」她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說給我聽。

我們抱著躺了一會,我問她今天怎麼想和我做愛了?

她說:「其實哪個男人都一樣,如果今天是別的男人的話,我也會和他做。以前小陳只要跟我在一起就做愛,完了之後他提起褲子就走人。本來我是很討厭做愛的,但是做的次數多了之後,我慢慢地喜歡上了,幾乎每天都要跟小陳做,可剛剛進入狀態,我們卻又分手了。我已經兩個星期沒讓人操過了,那種苦你是不知道的。」

「那我以後還能不能再操你?」我問。

「只要我還沒有找到男朋友,什麼時候都可以。」

從那以後,我們經常趁沒人的時候就搞到一起。

後來她調去坐辦公室了,她跟我說還是靠肉體作交換才上去的。

這文章真夠牛B呀!請受我一拜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