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獨特的3p經歷

一次獨特的3p經歷

還沒出國前,有一次一個大學時的鐵哥們朋友帶著他老婆來武漢,說是談生

意兼帶旅遊。正好那段時間我老婆到加州出差去了,有十來天的時間不在家,我

就強烈建議我朋友和他老婆住在我家,一來敘敘同學之情,二來也方便帶他們到

武漢四處轉轉。

那天晚上,我還叫了公司的幾個小老弟一起,我們幾個在酒店喝了個天昏地

暗。朋友基本上是被那幾個小老弟從車上直接擡到床上的。我一直到家都自我感

覺到意識是清醒的,但後來就不怎麼記得了。

第二天,也許是酒精還沒完全釋放,到了晚上八九點鍾的時候,我就感覺到

特別困,然後找到床躺上就什麼都不知道了,雖然睡的時間很長,可是第二天還

是覺得有點累。

如此情況重複到第四天。這天朋友開著我的車帶著老婆去江北了,我因爲公

司�沒什麼大事,又想到自那晚喝完酒後就一直覺得睏乏,所以上午交代完一些

簡單的事務後,我就回家準備休息休息。

回到家,朋友的房間整理的幹幹淨淨,我是特別喜歡整潔的人,不由得對朋

友老婆心生贊美。這時候我突然發現半開的抽屜�有一盒攝像機磁帶,而且型號

和我家的攝像機磁帶是一樣的,但是我不能確定這盒帶子到底是我的,還是朋友

的。因爲我和老婆有時候會攝下做愛的鏡頭玩玩,怕出意外,我決定看看帶子的

內容,萬一是我家的就得趕緊收拾起來。

這一看不打緊,我一下子就懵住了。這才知道爲什麼每天晚上一到時間就想

睡。

帶子的內容從那天喝酒的晚上回到家開始,很顯然是朋友老婆拍攝的。朋友

躺在床上已是爛醉如泥。鏡頭又慢慢找到我的房間,沒人;又在客廳四處轉了一

圈,沒人;鏡頭又朝廁所走過來,突然朋友老婆很驚奇的喊了一聲「啊!」隻見

鏡頭中我西裝革履的倒在廁所�,褲子的拉鏈已經拉開,一隻手還握著軟嗒嗒的

雞巴。

看到這我忍不住笑了,很顯然我是要尿尿來的,然而我還沒有實現就已經醉

過去了。

停頓了近一分鍾後,鏡頭抖動起來,並最後固定在我躺倒的位置。這時朋友

老婆出現在鏡頭中,並朝鏡頭做了一個鬼臉。她走到我旁邊,看著我一隻手握著

雞巴的樣子,不由得笑得前俯後仰。樂了一陣之後,她把我的手拿開,兩隻手抓

住我的雞巴左撚撚,右扯扯,把玩了良久。

無奈雞巴總是軟嗒嗒的沒有一點起色。於是她索性把我的褲子扒到了膝蓋,

趴在我旁邊一口叼起我的雞巴就開始吮吸。

一隻手不斷的在我的肛門處附近撫摸,另一隻手一會兒捏我的屁股,一會兒

拿著我的兩顆睪丸搓來搓去。

一段時間後我的雞巴有了起色,逐漸充血勃起起來。

朋友老婆吐出我的雞巴,又朝鏡頭做了個鬼臉,並歪了歪嘴巴說:「哎呀,

嘴巴好累。」說完又接著含住我的雞巴使勁的舔、吸,用舌頭在我的龜頭冠狀溝

周圍轉來轉去,又用舌尖往我的馬眼�戳。

過了一會,朋友老婆看了一眼攝像機鏡頭,想起來什麼似的。於是一隻手迅

速扯下了自己的衣服,同時把下體超攝像機這邊躺了下來。隻見她一邊賣力的舔

弄我的雞巴,一邊把兩腿叉開,用手找到那已經是水汪汪的蜜穴處,用食指和拇

指不斷的揉撚自己的陰蒂。

鏡頭下,陰蒂紅彤彤的,突起很明顯,就像一個小小的陰莖龜頭。一邊又時

不時的用無名指往蜜穴�戳幾下。看著我的雞巴昂首挺立,朋友老婆把我躺平,

然後叉開腿騎到我身上,用屄毛和那淌了滿是淫水的肉屄使勁的在我臉上和鼻子

上摩擦。

這樣盡情扭動了幾分鍾之後,她就直接移到前面,一下就把我的雞巴插到了

她的屄�坐在了我身上。看得出來,這時候她已經到了快車道上了。隻見她上身

趴在我腿上,頭部和肩膀基本上保持不動,隻是那白花花的大屁股不斷擡起又砸

下,一下比一下猛,一下比一下快,攝像機�劈劈啪啪的肉和肉相碰的撞擊聲不

絕於耳。

有時還傳來一聲雞巴從屄�拔出來時發出的像打嗝一樣的聲音。朋友老婆這

時已不再對攝像機做鬼臉了,她臉色緊繃,兩眼發直,隻是使勁的、全神貫注的

把她的屄忘我的雞巴上忘我的套弄。

我身上淫水四濺,嘴上還佔了一根她的屄毛。這樣激烈的沖擊抽插了近十分

鍾,突然朋友老婆開始嗷叫起來,她迅速擡起上身,把屄從我的雞巴上移開,並

一隻手向後撐在地上,把胯使勁向上朝天挺起,同時另一隻手用力的拍打自己那

紅彤彤的充血的屄,打得屄水四處濺射。

嘴�嗷叫著「操死了,操死了,操死我了!」這樣打了五六下屄之後,隻聽

朋友老婆一聲尖叫「噢……」全身開始一陣一陣的抖起來,尤其是那隻朝天翻開

著的屄,一下一下的朝天上頂,似乎要裝進一切似的。那隻打屄的手不再打了,

而是迅速抓住自己的屁股,力氣非常之大,指甲都快陷進肉�去了,這樣抓住屁

股用力的掐、用力的扯。

看到這�,我的雞巴暴漲得不行。看來朋友老婆不但色性很濃,而且有點受

虐的傾向,其高潮所到達的程度也是一般人所不能比擬的。

一段黑屏後,錄像轉到了第二天晚上。我一直很納悶:我有沒有射精呢?我

是怎麼從廁所�最後睡到床上的?然而更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朋友居然是鼓勵他

老婆的這種性行爲!後來才知道,朋友性能力不行,隻有在怪異香豔的場合才能

充分勃起。

第二天晚上開始是朋友攝像的。隻見朋友老婆拿出兩粒安眠藥在鏡頭前顯示

了一下,又做了一個熟悉的鬼臉。然後把安眠藥碾碎放進了我晚上比較喜歡喝的

橙汁�。我這才想起那幾天晚上朋友老婆特別殷勤的幫我們拿這拿那,原來是早

有預謀的。

接下來的內容一上場我就已經睡著了。攝像機是經過精心固定好了的,正好

對著我的床上。隻見朋友拿著一個舊床單墊在我床上,然後坐在床邊和他老婆說

話。朋友老婆則幫我脫衣服,然後自己也脫的一絲不掛。

脫完衣服,朋友老婆爬到我身邊,開始親吻我。她強行把舌頭伸進了我的嘴

�,絞住我的舌頭攪動。

她吐了一口唾沫到我嘴�,然後又使勁的吸回來咽下去。吻完嘴,朋友老婆

又開始吻我的臉、眼、耳朵,一點一點的用舌頭舔,舔一下吸一口,當她吮吸我

的耳垂的時候,我突然擡手摸了一下耳朵,幾乎把她嚇了一跳。

全身吻過一遍,朋友老婆又給我的腳趾頭做口交。她一隻一隻的把我的腳趾

頭含住吮吸,用舌尖在每個腳趾頭的夾縫中舔。看到這我不禁郁悶起來,奶奶的

還好我沒有腳氣,要不被她這樣一搞,還不會把我的雞巴給傳染上腳氣啊。

舔完腳趾頭,朋友老婆最終轉到正題上來了。她一手扶著我的雞巴開始用嘴

替我做熱身。我的雞巴也已經昂然挺立了。

含著我的雞巴,朋友老婆說「老公,你看他的雞巴比你的大多了。」

朋友說「是比我的大,這麼大的雞巴,你喜歡就用它使勁的插你的屄吧。」

一邊說,朋友一邊隔著褲子揉自己的褲襠。

「老公,我要讓你哥們的雞巴插你老婆的屄哦,我昨天已經給他插得魂都飛

了。」

朋友老婆一邊說,一邊掰開自己的陰唇「老公,快來幫我舔舔屄洞,�邊水

太多了,幫我吸掉吧!」

朋友應了聲,開始脫自己的衣服。脫完衣服,朋友卻沒有幫他老婆舔屄,而

是也爬到我旁邊和他老婆一起擺弄我的雞巴。他說「我不舔你的屄,我要舔他的

屁眼」,說完就把我兩腿擡起來,用舌尖在我的屁眼周圍探來探去,還不時的往

我屁眼�面捅。他老婆噗哧一聲笑出來「你這個變態,就知道你沒個常規」說完

也不管他了,自個含著我的雞巴上下套弄。

看到這我又郁悶了,他媽的這家夥還是我的鐵哥們呢,怎麼不知道他還有這

個癖好,而且還占上了我的便宜。

舔了一刻鍾功夫,朋友老婆說:「老公,我要用他的雞巴插我了,你到旁邊

去吧。」

朋友他我的腿放下來平放在床上,他老婆把屄對準我的雞巴騎了上去,並開

始前後左右不停的扭動,一邊扭動還一邊上下套動。朋友則坐在旁邊一邊看,一

邊還在搓著那根似乎還在半夢半醒的陰莖。

朋友老婆一邊扭動,一邊說「老公,你哥們的雞巴捅得我的屄好舒服哦,沒

一下都差不多到子宮�了。」朋友似乎十分喜歡聽這樣的話,他加快了搓動自己

陰莖的速度,說:「那就讓他的雞巴好好的給你喂一頓飽的,讓他把你的屄操腫,

讓他給你射精到子宮�,給咱們生個兒子。」

「那好啊,以後名義上我是你老婆,實際上也是他的老婆,有機會就叫他來

操我,我替他生個兒子,咱們一起養大好吧!」

「好,過幾天我就跟他說明白,讓他這幾天替我好好操操你,看著他的雞巴

在你的屄�進進出出,我就覺得莫名的幸福興奮,我老婆的屄被別人操了,我老

婆的屄�養著別的男人的雞巴了。」朋友的雞巴終於似乎硬起來了。一邊調情刺

激,一邊賣力的套送,二十分鍾後,朋友老婆似乎到了高潮前奏。她急促的對朋

友說:「老公快拿東西來。」

朋友從旁邊拿出一副家夥,我是從來沒見過的。

朋友則用那個器具上的夾子,兩隻分別夾住朋友老婆的乳頭。朋友老婆則讓

我的雞巴留在她屄�不再套動,同時拿起器具上的另外兩隻夾子迅速夾住自己的

兩片大陰唇,再拿起一個圓圓的電擊棒似的東西按在陰蒂上,並迅速打開器具的

電開關。

「老公,你老婆的屄讓別人操了,快打你老婆這個騷屄,快打你老婆這個欠

操的淫婦。」。朋友老婆一邊眯著眼睛沈浸在自我滿足中,一邊對朋友說。

朋友似乎一點不留餘地,一巴掌用力打在他老婆的屁股上,屁股馬上翻起一

片紅印。

「你這個奸婦,你讓別人操你的屄,你的屄都被別人操腫了,我打你這個騷

屄」。朋友一邊用力的打他老婆的屁股,一邊還使勁擰她的奶子,轉眼功夫,朋

友老婆的屁股上就是布滿血絲了,乳房也是被擰得青一塊紫一塊。

然而疼痛似乎更加劇了她的快感,她一邊又開始了她特有的嗷叫,一邊上氣

不接下氣的說:「老公,我的屄要被他操漏了,他的雞巴操到了我的子宮�面去

了,老公,你同學的雞巴操死我了,我要升天了,你快懲罰我吧,把你老婆的屁

股打爛吧,把你老婆的屄穴撕爛吧。」

朋友一手擼著自己的雞巴,一邊不斷的在他老婆身上掐啊、擰的。他老婆也

早已把電器具打到最大擋了。

我沒用過這種電刺激的家夥,不過看朋友老婆的表情,我知道一定是能讓人

的感官刺激更升一個層次。終於,那最後的時刻來到了,隻見朋友老婆又是迅速

把胯從我身上挺起來,電擊棒也丟掉了,姿勢還是如同昨天在廁所�一樣,一隻

手撐在床上,另一隻手則用力的拍打自己還夾著夾子的乳房和屄肉,其用力的程

度似乎是在懲罰一個敵人似的。

打了四五下之後,隻見朋友老婆的腹部一個強烈的收縮,腰也隨之往下一弓

然後一股液體從屄縫�激射而出,很少一點點,力量卻非常大,直接就射到床邊

上的牆上去了。

收縮之後,朋友老婆又用力把屄向上挺起,然後又是一個收縮,然而第二下

就沒有液體射出來了。如此反複了抽搐十數次之多,力度逐漸越來越弱。最後朋

友老婆癱倒在床上。而此時的朋友,則是隨著他老婆的高潮到來,也興奮的射了

出來。

十多分鍾後,朋友老婆才爬了起來。她爬到我旁邊,看到我的雞巴又快軟下

來了,就接著用嘴給我套弄,同時還把手指頭插進我的肛門,在�邊按壓。也許

對前列腺的刺激能增加男人的性快感,這樣在她一邊用嘴吮吸舔弄,一邊扯我的

蛋蛋,捅我的屁眼的情況下,大概沒到十五分鍾,我居然就在熟睡的情況下往朋

友老婆的嘴�射出了精液,朋友老婆一滴不漏的全都給咽了下去。

不過此時我覺得最奇怪的是,射精的時候我居然還擡起頭四下看了一下,然

而第二天醒來的時候我怎麼卻沒有一點印象呢。

之後的情況發展就順理成章的了,我們一起度過了幾個美妙的3P時刻。然

而我並不對虐待很感興趣,朋友老婆在度過了對我的新鮮感之後,又逐漸難以找

到容易激發快感的靈感。因而,以後雖然在出差的時候有過再次3P的機會,卻

再也找不到那種近乎死亡、近乎瘋狂的快感了。

【全文完】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