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的我,喜歡偷窺

年少的我,喜歡偷窺

年少時的偷窺經曆

隨著步入中年,慾望一點點地減弱了,過去看看貼圖就會硬的梆梆的情況,已經很少出現了,就像俗話說人漸漸老去的那樣:

“尿尿(讀sui)都沒有騷味了”!

再想如當初那樣,起碼需要一篇好的色文或是一部av電影了。在色界�更多的時候也由看貼圖、電影,逐漸轉向看色文了,關心的也不再是器官描寫、動作過程描述了,更多地轉向品味情節變換中情感的波動,簡單說就是由手淫變成意淫了。

看色文,隻喜歡看那些真人真事,雖然文筆不一定好,但是,隻要夠真實就比什麼都好!

常看別人寫的,最近突然也想寫一些自己的經曆,下麵先試著說說自己騷年時偷窺的種種經曆吧,寫的不好,多包涵。

回憶起自己年少時的種種,是那樣的莽撞、大膽,或許還有些“無恥”,忽然很有些羞慚…在那個年代的騷年們,要想獲得關於性的知識是十分困難的,或是幹脆說極其困難,當時人們的觀念是十分保守的,和現在的開放程度相比,反差之大用代溝已不足以表達,完全是翻天覆地的變化。且不要說現在十多歲的孩子可以去嫖娼,可以談戀愛,可以找不到處女、童男,那時根本就沒有性教育這回事,即使是正當的談“性”都不行。九歲時我就親眼見過:因為一個女人罵了一句“流氓”,一個平時看起來很老實的男人,就被廠�保衛科抓起來,審問拷打了兩天兩夜,那種震懾隻有經過那個年代的人,才可能切身體會得到。輿論上的壓力,再加上管理上的強勢,直接造成正常渠道“性知識”的資源十分匱乏,而進入青春期的那種苦悶完全無處宣洩,迷茫與期盼,恐懼與衝動,相互交織折磨著我,不得已採取了一些很不光彩的行為——偷窺。現在想,或許每個人當初,都有那種類似的尷尬吧。閑話少說,摘錄自己過去的幾個偷窺瞬間,看看是否在你身上也同樣發生過?

一、偷窺女廁所。

那�是我最早開始偷窺的地方,我們這屬於城鎮的城鄉結合部,既無城市的繁華和熱鬧,又沒有純粹鄉下的幽靜與隨意,諾大的一片家屬區隻有兩個公共廁所,其中一個靠近一條省道,當時蓋廁所時偷工減料,隻用了很少的水泥,使得磚縫間的水泥質量很差,有的地方用手指就可以扣鬆動,這就為男人們的偷窺提供了極大的方便,不知什麼時間開始,就在男女間的牆壁上首先出現了一個小孔,很快被女廁那邊不知用什麼堵上,又不知什麼時間重新被弄開,之後又是堵住…就這樣反反複複,在全體男同仁的共同努力下,牆上打開的小孔數量在增加,並長時間保持工作通暢(可以看過去)。如果我們現在的交通局,有那時男人們一絲的工作熱情,現在的交通也不會堵塞成這個樣子,啊哈,跑題了。其實當時看得並不清楚,不會有哪個女人,會故意把重要部位去對準小孔,進行方便的,除非是花癡。看到的隻是一個側影,不過對於那個年代的我來說,隻要有個大致的影子,就足夠激動半天的。

小孔的位置一般都比較低,靠近糞池,非常之骯髒,想起那時的髒臭氣味,還是揭過吧。

那時站在那個臨近女廁的蹲位上廁所,並且長時間不出來的人,肯定是在幹一件事。自己就經常是一去,就是一個多小時,還裝作什麼的,現在一想,其實大人們都心知肚明的,臉上那個有的熱…

二、偷窺女浴池。

是我看的最多的地方,第一次清楚看見女人裸體就在那�。

在我年少的那個年代,人們洗浴都是在機關、企業的集體澡堂,我們這�的澡堂在工廠臨近居民區的一邊,東邊是車間,南麵三四米外靠著一間倉庫的山牆,在澡堂和倉庫之間是一塊用圍牆堵死的小空地。澡堂是一排大房子,女東男西,南麵都並開著一溜窗戶,多數都打開著(正對澡堂的倉庫山牆是沒有窗戶的),澡堂內男女之間的夾牆最上方是相通的天窗。

因此澡堂另一邊的流水、說笑和追逐打鬧聲,可以很清楚地傳到這邊,饒是吸引人,經常會有躁動的男人扒著窗戶對外邊(目的當然是隔壁)大喊大叫,經常會引起對麵的那個世界的激烈讚揚聲:

“討厭”!“流氓”!“臭不要臉”!“我回去告訴領導”!(當然從來沒出現過),回應的還相當的激烈,而且義正言辭。

得到女人誇獎的男人更是勁頭十足,雙方你來我往,樂此不疲,逐漸成為洗澡中的一件樂事。但任誰也不敢跳進窗外那塊空地。

我和我的一個發小同時發現了一個秘密(不知後來還有沒有人發現),在倉庫山牆上三四米多高的地方,在一層磚上,並排有四塊磚空,是當初蓋房子搭腳手架時橫擔木頭用的。蓋房時空一塊磚,過後撤掉腳手架再把磚補砌上,可能因為是倉庫,又或是撤了腳手架後夠不著,就沒有人再費事去補上了,因此成了一個中空的方孔。其中有兩個孔正對著女澡堂,假如從倉庫�看出來,嘿1嘿!嘿!…立即行動,又是一個周末的下午(集體澡堂隻在周末開一天),我和發小很早就甩掉其他小夥伴,偷偷地溜進那間倉庫(倉庫是廢料倉庫,大門鎖閉的不是很嚴),太好了,一個人也沒有。爬過廢料堆來到山牆下,用各種磚頭、木板、紙箱、鐵桶、泡沫板等等,七拼八湊地搭起一個人多高的檯子。小心翼翼站上去,悄悄地把頭伸到小孔邊。

哇!那個興奮、精彩、激動…瞪大眼睛!那邊全是女人的裸體,肥臀翹乳,清楚地在幾米外晃動,嘿!,我看見了(一個女孩名字),

咦?!怎麼女人兩腿之間也有雞巴毛啊?

逼到底是什麼樣?那條肉縫一樣嗎?怎麼也看不清啊?

哦!原來女人也是長毛的,原來自己一直以為隻有男人才長毛的,就像鬍子,原來女人也…哈哈!

哇!那池子邊上正對著窗戶的位置,坐著的不正是我家後排房子住的大美人嗎,那可是一個很漂亮的女人,是我們那片兒標準的大眾情人,當時還是十八九的少女呢。她一身的雪白嫩肉,胸前是一對圓鼓鼓的乳房,漲漲的直立著,隨著洗澡的動作,突突地顫動著,帶著我的心一上一下的,血液也跟著流動得忽急忽慢,我有些暈、又有些不夠氣…一圈隻有銅錢大小的深色(當時還不知叫乳暈)中間,翹起一枚葡萄似的淡色麻麻(讀mama音)頭(乳頭),腰腹間的線條起伏順暢,玲瓏有致,小腹上也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平緩地順下去,兩腿中間夾著一片黑色倒三角絨毛,烏黑柔亮,被水黏成一綹一綹的,相比大腿小腹,黑白更顯得分外耀眼…哇!哇!哇!受不了!受不了了!我興奮的不知所以,手足無措,不知下麵該幹些什麼,發小也同樣在另一個小孔前張狂著。我不知怎麼就抓起手邊的小東西,順著小孔奮力向女澡堂子投過去,一個,兩個,根本不再害怕被澡堂�的她發現,甚至有些期待被發現,我想,假如那時如果是黑夜,如果對麵隻有一個她,如果不是小孔太小我飛不過去,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也許QJ犯並不都是提前做好工作計劃的…忽然,轟隆一聲巨響,檯子垮倒了,我又被拉回現實,摔得七葷八素,慌亂中,兩個人爭先恐後向大門奔去…後來,冷靜下來,又重新回去,並在看完後拆掉了檯子,盡量恢複成沒有人來過的樣子,好不被其他人發現。再來時,又重新搭過,雖是很不惜力,畢竟有些等不急,後來幹脆做了兩個簡易的梯子,藏在哪�的隱蔽處。

那個地方,我倆用了很長時間,一直到倉庫改成車間才終止。

自從改成車間後,我又發現了一個新的方法,這可是我的個人專利啊,技術、難度都是有的,成本高,可操作性差,收益還是很不錯的,隻是很難複製。就是在澡堂換衣服那間房子�,男女夾牆的最上方一犄角處,四米高樣子的地方,冬天�暖氣改造,為了通過主管道,鑿了一個十多公分的開孔,當時並沒有堵上,主管道下麵又直順下一根細管,帶著一組暖氣,暖氣片安在離地一米多高的牆上。

假如:站在暖氣片上,剛剛可以夠到那個開孔看過去,隻是當時是冬天,那時的暖氣可是汽暖,溫度比開水還要高,怎麼辦呢?

不放棄,不泄氣。我把兩隻拖鞋摞起,墊在暖氣片組上,用幹毛巾、衣服等裹住直下的暖氣管子(這�強調:必須是幹的,濕的根本用不了一小會兒),再用兩手緊緊攥住,一條腿邁上暖氣片組的拖鞋,站上去,另條腿靠住另一麵牆,用盡全身力量,保持好平衡,把頭斜湊向開孔,要讓開主管道的,並提前在主管道上另墊好幹衣服等,做好防護,這時就可以大包眼福了。

注意事項: 第一,時間選擇很重要。一定要選擇下午或晚上人較少的時候去澡堂,早了人多看不成,晚了對麵沒人洗,你看個屁呀?

第二,一顆紅心,兩手準備,確保耳聽八方。觀察好浴池�邊的情況,即使有人在洗澡也可抓緊時間進行,隻是需要做好準備,防止隨時會出來,另外,還要警惕澡堂大門的動靜,防止又有人進來洗澡,撞到。

這樣的動作,本人最長一次,保持了大概持續十多分鍾的樣子,下來後兩腿哆嗦、雙手打顫,休息了好大一會兒。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