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性說愛-花火.慾火

談性說愛-花火.慾火

大樓林立的城市裡某某保險公司某間主管辦公室

主管正喝著熱茶看著手上的業績報表雖然臉帶笑容

可其實大家都私下稱呼為」笑面虎」…笑裡藏刀就是這主管最佳寫照

我說…阿強阿…你…在這行也有段時間了吧…

辦公桌的對面有個小茶幾旁邊放著的是L型深黑色沙發簡約大方

上面坐著個雖然西裝筆挺但卻面有難色的年輕人是這保險公司新手業務員-文強

沒錯…是…是有段時間了…

文強強忍心中不安刻意穩定自己的聲線回答著

那你知道…比你後進的小陳~小林~最近幾個月的業績…都比你好嗎

主管這時放下手中的茶杯拿起另外兩份資料夾細細觀看著

…是的~我…我知道…文強心中不安感越漸增大眼神開始不敢正視著主管

扣扣…

在這凝重氣氛中敲門聲稍稍平緩這壓力重重的瞬間

報告主管你要的資料送來了~門外傳來女生的聲音

好~送進來…

主管起身拉一拉那被鮪魚肚撐開下滑的西裝褲稍稍提高了一點

穿著一身深灰色上班族套裝淡妝加上高跟鞋頂個包頭有種幹練的都市女性形象

這是主管秘書-姿玲

畢竟是男生在這尷尬的場面中文強還是用眼角的餘光瞄了一下姿玲

修長的身形在職場制服的包裹下讓人有種另類的遐想

部門內同事私下也傳言姿玲與主管有著姦情的八卦文強當然也聽過

主管~這是你要的資料那我放桌上了~

畢竟是上司跟下屬姿玲的聲音相當的嚴謹可聽的出來有著很美的聲線

嗯…好~你可以出去了

主管拿起資料夾翻閱著…

然後就是一連串的碎碎念讓文強又被拉回這現實的煎熬…

呼…好煩阿…

文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歎息著

電腦雖然是開著的可是卻也沒在使用

畢竟因為自己的業績普普能建檔跟歸檔的保單資料也才那幾筆

看看手錶也已經是下班時間了冷眼看著其他同事逐一的離開

想想今天整整被主管碎碎念將近一小時還被女生看到整個就是很丟臉

不經意的望向主管辦公室透過窗戶外的夕陽餘暉

似乎隱約能看見裡面的人影晃動這時突然走出個人

嗯…那是姿玲吧!臉色怪怪的…

文強看出那人影是主管秘書跟下午看見她的感覺有些許的不同

姿玲的臉色似乎有種強忍住某種情緒的凝重

幾分鐘過後主管也走出辦公室…邊走邊不時望向姿玲的座位

主管~要走了~再見…

文強在主管漸漸走近自己座位區為了不讓主管發現自己其實在發呆

趕緊起身裝忙順便跟主管問好

嗯!喔~好…再見…嗯…今天跟你說的不要忘記…好好加油~知不知道!

主管回應了文強的問候又想起今天的長談

是是是…我知道謝謝主管關心…

媽的哩…都跟你問好了…還要釘我一下才爽…文強心裡不爽著

夕陽的餘暉換上了低垂的夜幕街燈跟車燈串起了街景

辦公室裡也變的很安靜文強慢條斯裡整理自己的物品準備下班

看著桌上的行事歷上面寫著花火節

啊…今天晚上有煙火節唷!~糟糕~我都忘記了~這樣路上會很擠耶…

早知道就快點走這時間道路已經開始管制了吧…

煩死了…算了~先來關燈好了…我想辦公室應該沒人了

文強開始查看辦公室的冷氣電燈確認沒人後逐一關閉

接著走近主管秘書的辦公桌時似乎聽到一點聲響

這…是哭聲!媽的…不會是阿飄吧…

文強瞪大了眼躡手躡腳的接近哭聲的源點

姿玲坐在自己的辦公桌眼泛淚光鼻頭紅紅低聲啜泣著

可還是盡責的整理著桌上的文書資料及鍵入電腦內

此時…似乎感覺到有人看著自己便起身查看

!!!你…看什麼!

姿玲看見辦公桌附近有個男的探頭看著自己

喔…不好意思…我剛剛在尋看辦公室準備關燈離開

聽到好像有…我該說哭聲害我誤以為是遇到阿飄嗎!…有聲音

所以才來看看是誰…打擾到你~不好意思哩~

文強不想讓姿玲難堪就避重就輕的帶過

喔…不用了…待會兒我會關~沒事你就先走吧

姿玲反射性的用嚴肅的態度掩飾自己的難過

文強順手摸摸口袋有包面紙

這個…給你…我先走了…

文強把面紙放在姿玲辦公桌邊邊後離開

……嗚…嗚嗚~~

姿玲看著面紙知道這男的發現自己在哭卻也不戳破這件事還給了包面紙

剛剛壓抑住的情緒又浮現上來不禁又紅了眼眶

哇…這是怎樣難道同事八卦她跟主管的姦情是真的嗎

剛剛在主管辦公室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呢…嘖嘖嘖…

文強邊想邊搭著電梯下樓

因為花火節的關係馬路上進行交通車輛管制

文強看著這路況心想…這是要我怎麼回家啊…擠爆了!

我看還是等等再說這樣的路況我也不想擠進去

文強索性走進附近的便利商店若有所思的選著商品

嗯…秘書她…這樣的路況應該也走不掉吧

坐在辦公桌的姿玲手邊的工作早已完成望著天花板

回想著剛剛與主管的對話

主管…關於上次跟你提的事…不知道進展是…!

……嗯…我知道…怎麼…你以為我忘記了嗎

不是啦…只是我這職位也做一陣子了想說主管你也答應我會提拔我

再說…你的要求我也都…都陪你這死老頭睡過了還想裝死…

是也沒錯…我的確是說過會提拔你…可是你也知道最近沒有適合你的職缺

如果有~我當然會馬上讓你升職加薪不要急~

對了…我上次發現有家新開的旅館…看你哪天有空我們再去觀摩觀摩~嗯~~!

說啥屁話…說好的都還沒兌現就又要預支…死老頭想得美…

這…

姿玲欲言又止

你知道…現在工作難找何況你進公司資歷也才多久

跟很多其他員工比起來你現在的薪資待遇可比他們好多了

還不用去外頭風吹日曬雨淋待辦公室打打電腦吹冷氣這樣不是很好嗎

所以說~你哪天有空…去我說的那家旅館觀摩觀摩…

死老頭…又把話題拉回這…你個精蟲灌腦的傢夥…

主管~不好意思…我最近那個來有點不舒服沒什麼事我先出去了…

姿玲隨便找個藉口趕緊離開這令人作惡的老頭

喂喂喂…你…

主管馬上起身追過去可是姿玲已離開辦公室…

嗯!這是什麼香味

姿玲聞到一股香味讓她由回想中回到現實

你聞到啦…是我啦今天花火節路上交通管制我想晚點再走

想說你應該還沒吃晚飯吧就多買一份微波食品你要吃嗎

原來這香味來自文強剛剛買的微波食品

……

姿玲不發一語

吃不吃你也說句話吧這樣我很尷尬…

文強幹笑說著

…謝謝…

姿玲接下ㄧ份

…不客氣……呃…你…還好嗎!

…你…怎稱呼

我…我是文強…看來她應該沒印象今天我被主管念的畫面

文強…你問我這個幹嘛

問你這個…其實…剛剛這樣看…你好像心情不好…是吧

我個人是覺得心事不要憋著這樣會內傷抒發一下會比較好

你又知道我心情不好…我們很熟嗎!

喔…是也不熟啦其實…那…不吵你了…

文強感覺到姿玲的防衛心跟不悅不想自討沒趣

喂…你不問我名字嗎

你是主管秘書耶…誰不知道你名字阿!

哼!…我有名有姓什麼叫做我是主管秘書這樣就不用理會我的名字嗎!

姿玲感覺自己好像附屬品不禁火氣有點上揚

…那…你…怎稱呼

這小妞在想啥啊!搞的我一頭霧水

你好我叫姿玲…

語畢伸出右手

你好…我叫…文強…我剛剛說過了其實…

莫名奇妙的文強也順勢客套的握起手來

兩人握著手卻彼此有不同的心境

辦公室的角落有著一片可以看到街景的窗戶

兩人就這樣沈默的看著街景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談吃著食物

喂…你有買喝的嗎口有點渴

喝的…有是有…可是~不知道這你會不會想喝!

文強在塑膠袋拿出玻璃瓶那是調味的伏特加酒

…你是怎樣在辦公室買這個…

姿玲一臉沒好氣的表情說著

好吧…其實我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想說喝個酒解悶…

然後這牌子其實喝起來味道還不錯…就只買這個…

……你也心情不好!怎麼啦

姿玲稍微好奇了起來

唉~~也沒有啦~就是一些公司的事被主管碎碎念說真的…挺煩的…

阿!!你是他秘書…不會告我密吧!

神經…我告密對我有好處嗎!

姿玲白了一眼

…原來你也是因為主管而心情不好是吧~哼哼…真巧…給我吧~

兩人喝著酒依舊獃獃的望著街景

可能是酒後真的稍微壯膽文強忍不住還是問了一下

你剛剛說…我也是因為主管心情不好

我剛剛也不小心聽見你好像…在哭!

是說~你也被罵是嗎

哼哼哼…如果只是被罵~那也還好啊…

姿玲這時腦中回想起主管那肥滋滋的肚子壓在自己身上的畫面

咕嚕咕嚕~姿玲一口氣將手上的酒喝完又開了一瓶…

你以為這是汽水阿!這玩意兒可是有後勁的哩!

文強手上半罐還沒喝完

你管我!~你也給我喝完!

姿玲抓著文強拿著酒瓶的手作勢要他喝完

噗~咕嚕~別鬧啦~咕嚕~這樣會灑出來啦~噗~

文強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灌了酒半推半就的喝完那半瓶

阿哈哈哈~再來再來~

姿玲將手上新開的酒瓶仿如玩心大起的又要灌文強

喂~噗咕嚕~夠了~噗~

文強又被灌了幾口酒

哈哈哈哈哈~繼續繼續~

姿玲好像有點酒意有點放肆起來

好啦~別鬧了~

文強捉住姿玲兩隻手硬是將酒瓶推開

窗戶透進的微光映在姿玲微醺的臉龐包頭的造型解開後是過肩長髮

看似專業感的套裝有點衣衫不整莫名有種性感…

文強感覺的到手上抓著的姿玲的手有種軟軟的柔嫩感

姿玲的美這時文強才仔細的發現到有幾秒間的出神

喂…你在想什麼!放手啦…

姿玲似醉非醉的眼神透露一種奇異的魅力

這一問讓文強回神

對…對不起唷~

文強尷尬的別過頭望向窗戶外

姿玲又喝了一口酒…

喂…那個…文強…你…剛剛抓我手時…是不是在想色色的事情

吭!你在說啥啦!沒有好不好…我只是…呃…只是…

這一問讓文強好像有點被一針見血因而不知所措

哼哼哼…只是什麼!你看你…八成被我說中了吧!色胚~男人都是色胚…

姿玲繼續喝著酒

唉唷~亂講~我才不是色胚~我又沒怎樣~亂說什麼!

文強被這」指責」有點不爽

狡辯…都是色胚啦~!

喂喂…我是看你喝醉才不跟你計較唷~我才不是色胚好不好!

哼…我就不相信…

姿玲歪著頭白眼看著文強

厚…你很…不然你要怎樣才信啦…我不是色胚啦…

要怎樣唷…嗯…

姿玲認真思考著好像想到什麼望著文強

喂喂…你…你在幹嘛…

文強看著姿玲緩緩的走進自己有種不安好心的詭笑…

試試看你是不是色胚阿…

說完就窩進文強的胸口兩手在胸膛遊移著

喔…沒想到你胸肌摸起來挺明顯的嗎…

你…你…

文強被這懷中的軟玉溫香迷惑了胸口還不時傳來某種酥麻感

嘿嘿嘿…受不了了吧~」色胚」

姿玲語尾還加重語氣

我…哼…沒有阿~一點感覺都沒有阿~哼…

文強略帶酒意也不服輸的嘴硬起來硬是裝成坐懷不亂的模樣

最好是…

莫名的姿玲也興起了不服輸的競爭意識

撐著文強的肩墊起腳尖往文強的脖子吹氣舌尖還時不時的點著

嗯嗯嗯嗯…沒…沒感覺…

文強雖然感覺到脖子那搔癢般卻有斷斷續續的舒適感

依舊紅著臉咬牙硬撐!

你!那這樣哩!!!

姿玲有種不甘心的衝動右手下探文強的褲襠來回的撮弄著

你…你犯規啦…哪有這樣的…

文強雖然嘴上這樣說可是倒是沒有阻止姿玲的行為

當然…不消幾秒鐘…文強褲襠內的東西…逐漸上揚

你看你看~~再裝吧~色胚啦!!!

姿玲感覺到手中有股漲大感隔著褲子抓住那話兒得理不饒人的說著

你犯規啦!這樣誰不會有感覺…但是我也沒把你怎樣啊~!

所以我不是色胚!不是就不是!

說你是就是!!!

姿玲在個性上是個不願意服輸的人酒後這個性更為突顯

這下子兩手都往那話兒湊去逗弄了起來!

啊啊啊…

文強被這粗暴的行為卻又有著微妙的快感發出聲音

是不是!是不是!

姿玲就是要文強屈服雙手不斷的玩弄文強的褲襠

啊…不…不是…

文強卻也出奇的頑強怎樣也不肯如姿玲的意!

嗯~~你很嘴硬唷~~~

姿玲不善罷甘休左手持續揉捏著伸出右臂勾住文強的後頸

用力一拉兩人的嘴唇就這樣黏上了!

!!!

文強愣住了

但是也能清楚的感覺到姿玲那軟嫩的唇有股微熱

也感覺到姿玲的鼻息這瞬間有如時間停止般文強感受著這些

本能反射動作文強伸手環抱姿玲的纖腰將她勾進自己懷裡

舌尖也往前回應著姿玲的唇也漸漸感覺到姿玲的舌尖進入自己的口中

浸淫在這美感的文強閉上雙眼用身體感知去體會這快感

哈!色胚!還不承認!!!

姿玲很得意的離開文強的唇攻因為這一切讓她知道文強有感覺

好像小孩堅持自己想法後成功完成的痛快!張大眼睛看著文強說著

這…!!!

文強這時完全的啞口無言還沒從剛剛的」唇槍舌戰」中回神

就冷不防的被姿玲拉回現實指責著!

可是那環抱姿玲的手始終不想放開…

某種情緒…混沌不清卻強烈的激盪著

你…絕對在想色色的事…對吧!…

姿玲察覺到文強的態度明顯不同瞇著眼問著

嘴硬吧~身體騙不了我的!你看~!

這硬梆梆的傢夥就是證據~

你…唔!!

話還沒說出口文強便又吻上姿玲的嘴

唔~~嗚~~

姿玲拍打著文強的胸口想推開他卻因為酒意不太能使上力氣

只能無防備的任憑文強的嘴唇跟舌頭不斷進出自己的唇

唔!!~~唔唔~~~

不知何時本來抓著的是隔著褲襠的手突然真真正正的握著

那充血完全的陰莖就在姿玲的手掌中抖動著

文強已經把褲子脫下用真正的皮膚去感受那柔軟小手的撫摸

呼阿~你~~你想幹嘛

終於~文強暫時離開姿玲的唇姿玲有了些許的喘息空間並質問著

反正你都認定我是色胚了…我就色胚給你看啊~

文強說完右手用力把姿玲拉近輕輕咬上姿玲的耳朵

左手把玩著姿玲的臀部腰部也自動的擺動起來在姿玲手掌裡磨蹭著

嗯阿~~你…你這色胚…你變態…嗯阿~~~

酒意讓姿玲使不上力快感更是讓她的力氣一點一滴的流失

是阿~都是你害的~我就讓你知道色胚有多色~

文強把姿玲推到辦公桌的椅子上…趁姿玲尚在喘息間

把那硬挺的陽具往那小嘴裡送進去~

咕嗚~~噗嚕~~嗯!!!

姿玲的小嘴瞬間被塞滿想說話卻發不出聲音只能由喉頭發出聲響

眼前那黑色的三角地帶一前一後的連鼻頭都感覺到些許的摩擦

咕嚕~咕噗~噗嗯!!!!

左胸!快感襲來~文強的手~粗魯的伸進那白色的襯衫內揉捏著胸部

喔…沒想到~制服下居然是這麼豐滿的感覺…出乎意料阿~

文強以為纖瘦的姿玲應該胸圍普普通通沒想到是深藏不露

在手中把玩的感覺很充實也很有彈性…

碰~~~碰~~~花火節正式開始了~窗外~看的見遠處的天空

有著絢麗的煙花~在漆黑的夜色中光芒四射的綻放七彩般的花朵

兩人不約而同的注意到這一時刻可文強的動作沒有因此停擺

依舊是感受那小兄弟在姿玲口中一進一出奇妙的舒暢感

快感也就像那煙火一陣又一陣的在心裡~在腦裡~爆發著無比的爽快!

這樣經過幾分鐘文強的慾火也已經達到臨界點

把小兄弟由姿玲那早已濕漉漉的嘴拔出來~依舊不斷的抖動著

只有我在爽好像對不起你唷~來來來~換你舒坦一下

姿玲早已魂去了一半在連番的撫摸下身體其實也起了反應

就也沒抗拒的順從文強的動作

兩人來到了窗邊文強讓姿玲趴在窗口

你看…這視線不錯吧~邊做愛邊看煙火這可是很難得的~

那些去現場擠的跟罐頭一樣的人們可是感覺不到我們這樣的痛快~對吧~

是阿…嗯阿!!!!

姿玲稍作歇息沒多久正想迴文強的話沒想到更強烈的快感亦如煙火

碰~的一下…快感大增!!

原來~是文強用手指摳進那濕潤的雙瓣中央的花心~

噗滋噗滋~還發出了淺淺的淫蕩聲響

嗯阿~~嗯阿阿~~那邊~~阿~~~

姿玲的快感也如煙火般不斷又不斷的擴散開來~讓全身都熱燙起來~

那G點還被文強不經意的刺激著淫水滲出濕潤那雙瓣以及文強的手指

阿…阿…那個…可以了嗎…那個…嗯…

姿玲的腦袋無法清楚的思考可是意識卻明白的知道想要某種東西進入征服她

嗯!那個…好好說阿~那個什麼

不說清楚我怎麼知道哩…呵呵~

文強發現姿玲的渴望卻故意的刁難她

不行…我想要…給我…嗯阿…快…

姿玲依舊無法說清楚想要什麼可是身體的刺激帶來的抖動

讓她不自覺的搖擺著屁股

……嗯…連話都說不清…那我來提示你吧…是不是這個阿!

文強左手巴著姿玲那蹺高高的蜜桃般的臀右手將龜頭在姿玲的洞口來回摩擦

啊啊~對對~就是這個~~快進來~~嗯阿~~快阿~~

姿玲感應到陰唇口那令她渴望的東西正在摩擦著卻又還沒充實她

慾望及快感讓姿玲貪婪的想要更多~

好好好~~來了來了~嗯~~~

文強對準方向快速的挺進因為早已濕潤很深入的進入交合點

喔~~喔喔~~對~~好好~~嗯阿~~~好棒~~嗯!!

姿玲的身體終於如願以償的感受到那充實的滿足感咬著下嘴唇喘息著

夜空中…花火一朵一朵的閃耀~變化出不同的造型鮮艷的顏色

辦公室內…文強跟姿玲也在那一波一波的交合快感中交纏著

兩手還不時招呼姿玲那白皙的胸脯~淫聲浪語迴盪在辦公室內

花火也將近尾聲越發的燦爛似乎在完成最後的高潮~

文強的陰莖也開始加快進出的速度也越發的要完成最後的高潮!

啊啊~~姿玲~~啊啊~~好爽~~~啊~~~

文強抓著姿玲的腰身開始劇烈的擺動著腰部

撞擊出啪噠啪噠的聲響~

嗯阿~~嗯阿~~唉阿~~啊~阿呀~~~

姿玲亦被這劇烈的撞擊猶如衝上雲端的快感震撼著

除了呻吟之外無法說出其他字眼

兩人都在強烈的火熱中希望完成那最後的爆點!

嗯阿~嗯嗯嗯阿~~~

文強感應到了~有股東西將要爆發了~~~

啊~~~啊~~~阿呀~~~

姿玲也在這時達到至高的酥麻雙腿不由自主的抽蓄著

文強在最後一刻立即將哪話兒抽出將姿玲轉向面對自己

癱坐地上的姿玲也無力反抗感覺臉上一股熱流噴灑~

呼…呼…呼…

文強跟姿玲各自喘息著就如空中也已完結的煙火剩下煙霧跟寂靜

文強席地而坐將癱軟的姿玲抱在懷中姿玲懶洋洋的躺臥在文強大腿上

身體還在快感中味餘韻…眼前是黏滑半垂的陰莖

姿玲把玩著文強看著這景象便又把小兄弟湊近姿玲的嘴邊

…嗯…咕嘖~咕嘖~

思考幾秒後姿玲將那陽具含進嘴裡黏滑鹹腥的感覺滿佈著

舌尖也像在舔舐著糖果般在陰莖在陰囊來回著

嗯~~~~

文強雖然已經射精可是這舌尖帶來的感覺依舊讓人無法抗拒

色胚……

姿玲望向文強說著

吭!

文強聽見姿玲這時候又說著自己是色胚…也望向姿玲

你看吧~我就說男人都是色胚~都一樣吧…

姿玲雖然邊說還是邊含弄著那小兄弟

好吧…算你對…都這樣了~我怎麼說都沒有說服力吧…

嘿~我就說吧~

姿玲起身整理著服裝

那…那…我們現在…!

文強也起身跟著姿玲整理著服裝

現在我看差不多可以回家了吧~

煙火都放完了~再不走等等會更走不了吧~散場人潮很多的~

阿…也是啦…就這樣唷…打了一炮好像沒拉近我們關係的感覺…

對了~你也有喝酒對吧~記得不要騎車~危險~一起搭小黃吧~車資可以平分

姿玲似乎又回到那嚴謹的姿態…

好~那就一起搭小黃…

文強心中有種剛剛到底是現實還是作夢的疑慮

兩人回家方向也剛好順路便一起搭乘計程車回家

不知是因為激情後的疲勞還是酒意未退

姿玲一路上都沒跟文強說話看著車窗外

文強也因為激動過後的冷靜覺得好像挺尷尬

姿玲不說話文強也不知道該說啥可是姿玲全程握著文強的手…

隔天的早上文強一如往常的上班只是會不自覺的用眼神尋找姿玲的身影

雖然是有幾回的眼神交會可姿玲就如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

唯一的反應就是點頭示意…

這女的…真是…猜不透啊…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