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鐵碰著她

地下鐵碰著她

「往上環列車即將到達,請先讓乘客落車」熟悉的廣播令我意識到我已經下了班,一日勞碌,身體已經疲累得隨時倒下,只是生活慣性維持著日常作息。

每天這個時候,她都會準時乘這班車回家,想到有機會見到她,我頓時抖擻起來。事實上,我還未曾和她交談過,只知道她是在附近上班。自從發現這位美人後,我每天都在同一車卡等待她的來到,裝著湊巧般與她共乘同一車箱內,好讓我能偷偷的看著她。

她到了!我不敢盯她太久,生怕她發現我這個跟蹤怪人,可是眼角仍然情不自禁朝她那方向看。她似乎也意識到我的存在,略顯尷尬的別個頭去。我嚇得馬上低下頭不想被她看到我面紅的樣子。上車後,我坐著她對面,這有利我繼續偷窺。

我拿出村上春樹的《1Q84》作掩飾,雙眼不時往她身上掃。她也在看書,那付專注的表情讓我更意亂情迷,長短有序的瀏海,披肩的長髮,長而彎的眼睫毛,白晢的肌膚,看來是個二十齣頭的少女,多麼可愛的女生啊。有時,她看書看到有趣處時,嗞的一聲輕笑起來,笑聲清脆悅耳,她究竟在看什麼書呢?被眼前美景吸引,我可沒閑情看村上的小說。

列車到灣仔站等,有三個醉醺醺的青年上車,登時令車箱內滿是酒氣。那三人搖搖擺擺的走到少女面前,三對淫眼不時往少女身上掃,不時發出猥褻笑聲,其中一人更大膽的想坐在少女的大腿上,另外兩人也在拍手叫囂。

車箱內其他乘客見三青年孔武有力,都不敢出手相助。我見偷窺對像被人捷足先登,那能嚥下這口鳥氣,還好前幾年乘著電影《葉問》熱潮,上過幾堂詠春班,對拳術也略知一二。我霍然站起來,怒氣沖沖的走到三青年面前。我突然想到此情此景,怎麼像《電車男》的情節啊?可能我義勇相助的話,就能泡得那個少女了,真是天賜良機啊。

回過神來,我已經倒在地上,三青年的拳頭在我身上雨點般灑下,其他乘客早已嚇得由尾卡逃到頭卡,剩下兩三個不識死的少年拿出手機在拍片,可能今晚youtube就能看到我被人痛毆的英姿了,話說回來,有雅興在那邊練攝影技術,為何不來救我?想到我學的詠春原來是花拳繡腿,竟然連爛醉青年也打不過,學費白交事小,在少女面前出糗事大,被人痛打成這樣,教我如何再有勇氣去偷窺她呢?

我聽到幾聲慘叫,身上的拳打腳踢頓時停止,我向上一望,兩個青年已經倒在一旁,昏死過去。更吃驚的是,那少女一手執起一名青年,一手不斷掌刮著他並叫「我叫你向他道歉!」,那爛醉青年淩空的雙腿在空中亂舞,作著垂死掙扎,看來他根本聽不到少女的說話,果然,酒精加疼痛讓他昏倒了。少女將他往門邊一摔,拍拍雙手便朝我走來。

她蹲下來觀察我的傷勢,儘管身體疼得似四分五裂,但少女身上傳來的陣陣香氣似乎有麻醉功效,讓我痛得幸福無比,恨不得再斷多一條腿來博得少女同情。少女見我毫無反應,以為我被打壞腦袋,問了句「身上有什麼地方很痛嗎?」。我很想答「我的心很痛。」卻開不了口。少女又見我不回答,繼續說「放心,我是護士,讓我看看你的傷勢如何。」便開始在我身上東尋西索,似乎想看看我有沒有骨折。我這麼大個人,第一次與女孩子作近距離接觸,還是這麼漂亮的女孩,只覺腦袋空白一片,叫我如何應對?

少女繼續替我檢查傷勢,當她俯身按著我的肋骨問我疼不疼時,竟然春光乍洩,我看到她在小背心下的陶瓷般白的雙峰,雖然尺寸不大,但看來是那種什麼「警鐘胸」。視覺刺激如此強烈,無論大腦還是細佬都同時充血,又感到鼻子一涼,原來連鼻血也湧了出來。不能再讓少女繼續放肆了,否則我就失血致死。連忙用手擦走鼻血,辛苦的撐起身來,準備離開車箱,我可不想再被少女看見我這付窩囊樣。

她見我勉強支撐著身體,先是吃驚的說「請不要亂動,否則只會傷上加傷!」但見到我堅定的眼神後便明白了,她知道我不想反被一個原本想救的女子救回來,便扶我起身,關心的問道「看看能自己行走嗎。」

沒走幾步我便一個踉蹌向前仆下,幸好少女及時伸手將我抓住。看來我的傷勢果然不輕,沒有少女扶著的話跟本走不到路。無計可施下唯有叫少女繼續扶著我走出車箱。此時列車內的其他乘客紛紛返回事發車箱圍觀著,那幾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還在替倒地的三人拍照。

少女溫柔的問「要去醫院嗎?我剛替你檢查過,你的傷勢可能很嚴重呢。」

我連忙否定「不了,我想我沒甚大礙的,我天生皮粗肉厚,這點傷休息幾天就會痊癒了。」說畢為了展示自己仍然健壯,刻意乾笑幾聲,可是身體一動,無數瘀傷傳來徹骨之痛,與其說是乾笑,不如說是慘叫。

少女認真的說「不行!現在放你回家的話,說不定會死在家中呢,讓我送你去醫院吧,救命恩人。」

我見她如此固執,而且身上傷勢輕重未知,說不定真可能家中暴斃,頓感心寒。便答應她去一趟醫院。但她那聲「救命恩人」縱然叫得誠懇,我卻不是味兒,說起來她才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我停下來,對少女說「不過去醫院前,我有個地方想去。」

少女好奇的問「那裡?」

「廁所」

「好,我扶你去吧。」

「嗯,謝謝。對了,剛才見妳出手利落,三兩下子便打底了那班壞人,看來妳也學過功夫吧?」

少女想了想再答「…也算是吧,都是爸爸教我的一些防身術,沒想到今日竟然派上用場了。」

「看來你爸爸來頭不小呢。」

閑聊著已經來到車站大堂,我見到幾個車站職員邊拿著對講機邊快步衝向月台,看來是去處理剛才的打鬥了。我打趣地說「地鐵職員的行動這怎慢,都打完了他們才去善後。」

少女也笑著回答「不是他們行動慢,是打鬥發生得太快了,你三秒就被人打爬在地上,我也只用了半分鐘便收拾了他們。」

我默言,繼續走著,片刻已經來到男廁門外。我叫少女讓我自已走,可是少女一放開手我就向前跌倒,這樣子跟本沒法子上廁所嘛。看來只好忍著尿去醫院解決了。少女默默地看著我,突然鼓起勇氣的說「請讓我扶你進廁所吧!」

我不敢相信眼前的少女會如此大膽,可能她純粹為了「報恩」才做到這一步,還是她是那種性觀念開放的女生?但作為男生,雖然不好意思,但有美女陪著上廁所,光是想想已經讓人興奮,教我怎樣拒絕?「嗯……好吧,那先謝謝妳了。」

少女扶著我一拐一拐的走進男廁,其他尿客見到此情此景,無不大驚,最可笑的是使用尿兜的那班男人竟然忘記了小弟弟還在噴射,嚇得馬上拉起褲鏈,弄得褲子一片尿汙漬。我偷偷看了少女一眼,她臉子脹得通紅,低下頭不想讓他人見到,這模樣可愛極了,也証明她的確是為了答謝我才這樣做的,我反而有點不好意思。

我指示少女走進一個廁格,好讓其他男人不再瞪著少女。門關上後,我叫少女背著身繼續扶著我,待我解決完後才轉回來。我拉下褲鏈,準備解決時發現一大問題,忍不著驚叫。少女聞聲後偷偷的轉過頭來,瞧了一眼後又馬上轉回去,臉子更紅了。原來我的小弟弟不知何時起挺立起來,可能是車箱內見到少女走光那時吧。總之這個樣子的話是尿不出來的,這樣熬下去等小弟弟軟化也不是辦法,但我又很是尿急,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什麼辦法。

有一肚子火無處宣洩嗎

有開心的事想與人分享嗎

職場版歡迎大家來分享喜怒哀樂,酸談苦辣

請點我詳閱版規唷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