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物語 完

性福物語 完

本文純屬虛構

文中人物、組織、地點名稱皆為架空

情節完全出於作品需要

2135年 6月 17日天氣:大熱天

嗨!我是荒銀八郎。

「啊!啊!八郎⋯⋯親愛的⋯⋯噁⋯⋯爽⋯⋯」

未久的紅唇大開,看見他白雪一般的牙齒。

「嗯⋯⋯哼⋯⋯嗯!哼!呃!呃!不要停⋯⋯」

未久的一對E cup美乳在我的抽插下瘋狂亂舞著。

「嗚⋯⋯嗚⋯⋯不行了⋯⋯太舒服了!噁⋯⋯啊⋯⋯」

我們的十指交扣,我感覺到未久小穴中的肌肉正用力的壓迫我的陰莖。

「啊⋯⋯嗯⋯⋯嗯哼⋯⋯哈⋯⋯噁⋯⋯要去了⋯⋯啊!」

我自從十八歲那天與我的大嫂,大橋未久,交媾後,已經過了三年多一點。

這些日子,我與未久的感情如爆炸一般的一發不可收拾,我們聊天、說笑、牽手、擁抱、親吻、交歡⋯⋯只要是男女朋友會做的是,我們幾乎都做過了。

除了吵架。

這一點一直是我們雙方都感到很驕傲的地方,也許是因為未久大我三歲,我如今二十一歲,他則是將在今年十二月份滿二十四歲,他對我非常包容,而我也盡可能的做到一個愛他、保護她的人應該做的事。

我們有的時候會覺得我們兩人心有靈犀一點通,他的一個眼神,我就知道她想要什麼,同樣的,我一個動作,他就知道我的想法。

歡愉的生活我們相信會持續下去。

未久趴在我的身上,親吻著我的脖子,說:「八郎⋯⋯差不多要去上課了噢⋯⋯」

「嗯!」我只是敷衍的回應。

未久輕輕的親了我一下,說:「八郎,不可以翹課喔!不能因為我不陪你去你就翹課喔!要乖乖的上課,你別忘記你是連我的份也一起上的噢!」

「我知道了!可是我不想要離開你」

「傻瓜!你大哥今晚要出國談生意了,我會在你這邊等你回來的!」

「真的?」我興奮地問。

「是真的!親愛的!我們又可以在一起好幾十天了!」

「太好了!」

「所以說,不要惹我生氣,趕緊去上課吧!我要是無聊,會去接你的!」未久微笑著說。

我和我大哥很早以前就說好,我上大學後會進公司學習,所以我選了一間就近的大學讀,這剛好也是未久的期望,因為這樣我們就能在一起。

不過我很好奇她是不是怕我拋棄她才這麼說的。

剛上大學的時候,未久經常和我一起去上課,他說是想要體驗一下大學的感覺,這件事並不難,畢竟只要稍微動用一下我大哥的力量,未久就能像一個學生一樣出入學校自如。

不過也由於隨著年級的增高,未久便越來越少跟我一起去上課了,畢竟讀書已經離他有一段距離了。

雖然我和未久的關係甜蜜的如麥芽糖一般,但是班上也不是沒有愛慕我的女人,有些女生甚至會主動勾引我。

舉個例好了,上個學期,一名女同學,瑠川莉娜,便主動的讓我髮指。

瑠川莉娜並不是不漂亮,他也是讓學校許多男性瘋狂的女孩,但是在我眼中,跟未久相比,又似乎差了一點。

但是瑠川莉娜卻偏偏看上了我。

上個學期的一個下課時間,他悄悄地尾隨我進廁所。

我一直都沒有發覺,直到他從後面將我抱住。

我大叫了聲:「你這是在做什麼啊?」

他對我嫵媚的一笑,摸向我的陰莖,說:「好雄偉呢!荒銀同學」

「瑠川⋯⋯瑠川同學⋯⋯你⋯⋯你這是⋯⋯在⋯⋯在做什⋯⋯做什麼?」

「做什麼?你不用裝傻了!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瑠川將我推進馬桶間裡後,走進來,將門鎖上,他說:「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老是對我正眼不瞧,但是我要告訴你,我已經盯上你了!」

說著,瑠川莉娜便將他的衣物脫去,跨坐到我的大腿上,用食指擡起我的下巴,說:「放心,你要是不喜歡,就只要讓我爽一次就好!要是你覺得我讓你很爽,你就跟我說,我會當你的女人的!」

說完,瑠川莉娜便突然親吻我,他的紅舌竄進來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將我的舌頭纏繞住了。

瑠川輕輕握住我的肉棒,我感覺到我的龜頭慢慢穿過她的陰毛,頂到了他的陰唇,她突然停下來,對我說:「我說荒銀同學,你知道你的屌很大嗎?」

「噁⋯⋯瑠川同學⋯⋯」

「你得了便宜還要賣乖嗎?放心,等一下我就會讓你原形畢露!」

瑠川對我笑了一下後,身子迅速地坐下來,他立即摀住自己的嘴,我想大概是因為他想要大叫吧。

「未久跟我性愛如此多此都不敢輕易這樣入甕了,你這不知好歹的女孩!」我心想。

「嗯⋯⋯哼⋯⋯這⋯⋯這也⋯⋯太⋯⋯太大⋯⋯了⋯⋯吧⋯⋯啊!啊!」

瑠川扭動著她的腰,但是他的表情卻非常的痛苦。

「啊⋯⋯啊⋯⋯好痛⋯⋯痛⋯⋯快⋯⋯快爆⋯⋯爆了⋯⋯」

瑠川想要試著換一種方式肏我,但是他的小穴似乎不能配合,一再的被我的未完全展開的肉棒給弄痛。

「嗚⋯⋯嗚⋯⋯噁⋯⋯噁⋯⋯哼⋯⋯痛死了!」

瑠川好不容易才轉過身子,但是我想他已經費了極大的功夫了吧,他的抽插顯得更加無力。

「不⋯⋯不行了⋯⋯了⋯⋯噁⋯⋯要⋯⋯要去了⋯⋯」

瑠川莉娜在十餘下的抽插就整個人趴在門上,將我的肉棒從她的陰道中吐出,吐出的瞬間花蜜四濺。

「你⋯⋯你⋯⋯太⋯⋯太恐怖⋯⋯了⋯⋯」瑠川瞪向我說。

我站起身,扣上牛仔褲的釦子,說:「瑠川同學,我先聲明,我還沒有全硬,你這性愛會的會長想要虜獲我,可能還需多加努力喔!」

沒錯,就成如你聽到的,聽說在各大學裡,都有一個非公開的秘密會,性愛會,這是一些癡男慾女所組合起的會,目的在於防範性犯罪。

不過那不過是說好聽的吧,因為會犯罪的,我想大概就是像瑠川莉娜這樣的人吧。

話回正題,有關我進公司學習這件事,由於我的年級升高,課程越來越少,在公司學習的時間就越多,起初大一的時候我是被派到資料整理的單位做基本的工作,後來我有被調到後勤和設計部門,而如今我是在業務部門。

說到在公司裡,我很意外大家一點都不提我是董事長的弟弟這件事,不過這樣反而更好,我順利地結交了幾位朋友,但同時也「一帆風順」的樹立的幾個敵人。

但是在我的這幾位朋友中,和我最好的不是男的,反而是一個名為玉名美良的女子,我和他是在後勤部認識的。

玉名美良大我兩歲,也是從打工開始的,他一開始進公司是當清潔工,但是因為他的細心和聰穎被主管發現,他便被錄取儲備員工。

至於我為什麼跟他比較合的來呢,那是因為我們有一次和做同一件任務,他總是在一旁用他的細心來彌補我粗枝大葉決策下的小細縫。

說來說去,對我來說,玉名最吸引我的,其實是她的外表,烏黑的頭髮,精緻的五官,姣好的身材,以及動人的笑容。

下了課,來到公司,我的一位好友,福山影,向我揮揮手,我對他笑了笑,走向他,打招呼道:「下午好!」

「我說八郎,告訴你一個好消息」福山興奮地說。

「什麼好消息?」

「你前幾天主導的那件交易,已經交易成功了!這下子你這個月的獎金又多一筆了!」

「真的喔!是託大家的福啦!」我笑著揮手。

「大家都在裡頭等你了!連寶川經理都說要好好表揚你一下,畢竟這是這個月最大的交易!」

我一邊笑著一邊和福山走進業務部門。

好不容易從業務部門逃出來,我坐在逃生樓梯上,喝著免費的罐裝飲料。

「我們公司的大紅人竟然一個人躲在這裡啊!」

我轉過身子,微微一笑,說:「你又是來調侃我的嗎?」

「誰會這麼白目到去調侃交易天才呢?」

玉名美良做到我的旁邊,手上拿了一罐和我一樣的罐裝飲料,說:「只不過我不在乎他是不是交易天才還是什麼紅人,我只在乎他還是不是那個可以跟我一起蹲在廁所刷馬桶的那個白癡」

我輕輕地笑了笑:「那現在就去刷啊!」

玉名搖搖頭,說:「不了!這件事我已經不做了,我已經改當送貨的了,不過我還是要在這裡恭喜你一下!來,我敬你!乾杯!」

「乾杯!」

下了班,我一如往常地往公司大樓的右邊走。

突然我的手被牽住,熟悉且讓我心甜的聲音說:「辛苦了!八郎!」

我笑著說:「還要你來接我!不好意思!」

「去!我就喜歡嘛!走啦!我已經幫你做好宵夜了!」大橋未久嗲聲的說。

回到家,未久在我洗完澡後,端出他精心替我製作的宵夜。

「我說八郎,在公司還習慣嗎?」未久問。

「差不多!」我聳肩說。

我放下空碗,未久站起身,要拿走我的碗,我握住她的手,說:「我來就好!」

我來到洗水槽前,洗著碗,這時未久從我的腰後方抱住我,說:「我真的會離不開你這小混球!」

我將碗放進烘碗機後,轉過身,將未久抱起,說:「誰準你離開我了!親愛的小久久」

「到房間去吧!早上那樣還不夠讓我一夜好眠!」未久在我的耳邊,嫵媚的說。

脫去未久的睡衣,搓揉著未久的一對E cup美胸,未久雙手扶著我的頭,輕聲的呻吟:「嗯⋯⋯哼⋯⋯」

我低下頭,吸吮著未久如櫻花一般粉嫩誘人的乳頭,未久身子輕微的顫抖著。

未久趴在我的身上,鮮舌舔著我的胸膛,纖纖細手輕柔的撫摸我的肉棒。

未久含住我的肉棒,吞吞吐吐的讓我的肉棒逐漸擴張至最終形態。

「差不多了!八郎,該是讓我爽的時候了!」未久笑著說。

我將肉棒放入未久的小穴中,說真的,和未久做愛是件讓我覺得很詭異的事。

我知道我的肉棒異於常人的大,但是未久的小穴卻宛如處女一般的令我感覺到非常的緊。

「啊⋯⋯啊⋯⋯噁⋯⋯噁⋯⋯八⋯⋯八郎⋯⋯」

未久擺動著她的腰,我真的很喜歡未久的騎乘位,並竟能看到他那美麗的臉蛋因為疼痛而稍稍皺在一起,以及那一對美胸的晃動。

「嗚⋯⋯嗚⋯⋯嗚!嗚!噁⋯⋯舒⋯⋯舒服⋯⋯嗯⋯⋯」

隨著未久的扭動,我的腰也跟著向上擺動,我的肉棒這麼在未久的花穴中肆虐。

未久的身子向後倒,我清楚地看見我的肉棒是如從未久的陰道中一進一出,以及未久的陰唇是如何翻進又翻出的。

我坐起身子,未久知道我要做什麼,他用媚眼看向我:「八郎,不可以太大力喔!」

說完,我的肉棒一個深頂,未久大叫了聲:「啊!」

我的腰動的快速,未久躺在床上,下顎高擡,紅唇大開,在我的抽插下瘋狂的淫叫著。

「啊!啊!爽死了!爽死了!呃!呃!噁⋯⋯嗯⋯⋯嗯!哼哈!哈⋯⋯」

我抓著未久的腳踝,將她的玉腿向兩旁分開,浪潮似的衝撞未久小穴的深處,

未久雙手緊抓床單,大叫著。

香汗淋漓的未久是如此的魅惑我心,我不由自主地加大抽插的力道,未久撐起身子,眼神嫵媚的看向我,赭唇中間是兩排白皙如珍珠的牙齒。

「八⋯⋯八郎⋯⋯要⋯⋯要去⋯⋯要去了⋯⋯噁⋯⋯啊!嗯⋯⋯」

未久忽然慘叫了聲,而在未久這一聲的慘叫下,她的陰道中的肉壁瞬間用力向內一夾,逼得我原本就已經是炮在膛上的窘境更加難堪,精液就如此被逼出。

「八⋯⋯八郎⋯⋯好⋯⋯好爽⋯⋯」未久握著我的手,舔著我的手指,嫵媚的說。

2135年 6月30日天氣:晴天

哈囉!好久不見⋯⋯噁⋯⋯好啦,是我,大橋未久。

跟八郎的幸(性?)福生活一直持續著,除了那該死的荒銀一郎回國了。

不過他回來並沒有太大的差別,早晨是我一天能見到八郎他的最初。

興奮地來到賴在床上的八郎身邊,八郎昨晚大概因為和我瘋狂的做了三次,所以現在才爬不起來。

我鑽到他的身邊,抱住他,在他的耳邊吹氣,說:「八郎,起床囉!你最親愛的女人來找你囉!」

「嗯⋯⋯再讓我睡一下啦!我已經沒課了啊!」

「那可不行喔!等等你不是還要去拜訪客戶嗎?這樣子我們的時間會被浪費掉的啦!」我嬌嗔的說。

八郎翻過身,將我抱入懷中,說:「真是麻煩,未久,你什麼時候才肯放過我啊?」

「想都別想!」我輕輕刮著八郎赤裸的胸膛,笑著說。

「你濕了嗎?」八郎低聲地問。

「你硬了嗎?」我輕聲地回答。

八郎親吻住我的下一秒,我就感覺到八郎的肉棒狠狠的插進我的陰道中。

不騙你!這是比天堂還要美好一百倍的享受。

八郎的肉棒完全插進我的肉穴中,毫不留情地肏我,我就在他的懷中瘋言亂語著。

「啊⋯⋯啊⋯⋯八郎⋯⋯嗯⋯⋯要⋯⋯要去了⋯⋯噁⋯⋯」

八郎的肉棒在我的陰道中搗蛋,一下子用力的衝撞我,卻又一下溫柔的按摩著我,我一邊親吻著八郎的胸膛,一邊讓我的淫水噴瀉出來。

不過八郎的肉棒把一些淫水給擋住了,在交歡中,除了我的浪叫聲、八郎睪丸撞擊我下陰處的聲音,還多了水的聲音,格外的令人感到淫蕩。

「噁⋯⋯噁⋯⋯八郎⋯⋯八郎⋯⋯真的⋯⋯真的要⋯⋯要去了⋯⋯啊⋯⋯」

我用力的咬住八郎的肩,八郎的精液也再次將我的花穴給灌滿。

當我站在門口,拿著八郎的黑色公事包給他的時候,我說:「八郎,今天你大哥就會回來了,看情況怎樣,我有可能晚上會不在」

「我知道了!沒關係的」

「八郎,記得不可以手淫喔!」我笑著說。

「那樣做太浪費了!」八郎壞笑道,讓我好想親撲過去。

「好啦!趕緊出去吧!我也差不多要幫你打掃一下了,下午我就要先回去了!」

「那給我一個吻吧!」

我親了八郎的臉頰一下,八郎向我揮手道別。

八郎的一切都已經佔據了我的心,但是我卻只能偷偷摸摸地來見他,我真的好想要跟八郎有一段可以光明正大的感情。

下午,來到荒銀一郎的家,只見到荒銀一郎已經在家,他瞪向我,我斜眼看著他,他問:「你去哪裡?」

「出去走走」

「你不知道我今天要回來嗎?」

「我知道」

「你不來接我就算了,還沒有在家好好的呆著」

「家?這裡不是我的家」

荒銀一郎憤然站起身,怒斥:「你不要敬酒不吃偏選罰酒,就算你的心不在我這裡,但起碼我也有養你」

「荒銀一郎,你搞清楚,我可是一點都不稀罕你的錢,是你強姦我的,我沒有告你,你就應該要謝天謝地了!」我大吼。

荒銀一郎五官全皺在一起,我走過他身邊,說:「你最好不要管我!我也不會去管你!反正我是註定不會生孩子的,你要肏誰,我都無所謂!」

「你⋯⋯你⋯⋯」

「我?我說的是事實,你不用再多說了!」

荒銀一郎肯定是被我的話給氣炸了,他從後面緊抓住我的頭髮,惡狠狠的說:「婊子!你講話越來越囂張了!你真不怕我把帶去外面被別人當作母狗幹嗎?」

「荒銀一郎,給我放手!你要是不放手,我可以跟你保證你見不到明天的天空!」我大叫。

荒銀一郎似乎被我嚇到了,抓住我頭髮的手鬆開,說:「你⋯⋯你要殺⋯⋯殺了我?」

「殺了你?那對你來說太便宜你了!我會讓你求生不能,求死更不得!」

「你⋯⋯你⋯⋯你⋯⋯」

我轉過頭,突然聽到「碰!」的一聲,我轉回去,眼前的景象嚇的我是臉上毫無血色。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