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這樣進入聯誼圈子的(真實)

我就這樣進入聯誼圈子的(真實)

禮貌式的點頭,客套式的寒暄,及便的在陳大哥的旁邊坐了下來。而坐在一旁的玲姐,則是拿著麥克風高興的唱著歌,一首接著一首唱著,我跟陳大哥就在包廂裡的角落談著公事。

玲姐雖然我見過她很多面,也跟她接觸過了幾次公事,算是小熟了,但跟陳大哥談著公事的時候,我的眼神總是會不時飄去她的臉蛋及身材上。

陳大哥:「阿澤,你陪我老婆唱歌嘛!我先去忙一下,有幾通重要的電話要打。」話一說完,陳大哥拿起了手機就往包廂的門口快步走去。

「玲姐,我敬你一杯。」我拿起了酒杯對著她說。

玲姐:「阿澤這樣不行喔!陳大哥一不在就想灌我酒。不行不行,我們來劃拳好了,輸的喝一杯。」

「劃拳?玲姐你會嗎?不然我們來玩數字拳好了。」

「當然會,這有什麼困難的!」玲姐拿起了酒杯,話一說完就往我旁邊坐了過來。

「好,開始囉!」我微笑的對著玲姐說著遊戲開始。

「五!十!十五……」

玩了一會,兩人實力不相上下,總是一來一往的喝著酒。

越是玩得起勁,玲姐的動作就越加大,再加上那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親密肢體動作,我心裡可是怕得要命,很怕陳大哥一進來,看到玲姐跟我那麼親密,真不知道陳大哥心裡頭會是怎麼想。

「五!十!十五……」繼續在包廂進盡情地喊著。

時間過了大概二十分鐘左右,陳大哥忙完進了包廂,只見玲姐像是把陳大哥當空氣一樣,完全不理會似的,還是硬拉著我要我繼續跟她玩。但這下子我可慌了,陳大哥進包廂的時候,玲姐的另一隻手是放在我的大腿上遊移著,臉又靠我靠得近,陳大哥這下一定誤會了,我還是快想辦法別讓自己繼續尷尬下去才行。

為了化解這尷尬,我便起身要讓座給陳大哥,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但陳大哥像不以為意似的招著手示意要我坐下並笑著說:「呵呵,繼續啊!沒關係,陪我老婆劃拳。」

但我心裡卻是蠻尷尬的,畢竟剛才玲姐是整個身體靠在我身上,左手拿著酒杯喝著酒,右手則是放在我大腿上的場景。雖然陳大哥嘴上說著沒關係,但我還是覺得尷尬萬分,我看我還是想辦法快點化解這尷尬才行。

為解決這樣的尷尬,我拿起了酒杯,故意地跟坐我身旁的陳大哥喝著。陳大哥自然地勾著我的肩,在我肩上拍了幾下,開始一副面有難色的對我說著:「阿澤,我們不是不熟,我想今天有事情需要你幫忙,也正因為我們熟,所以我信得過你。」

「這有什麼關係,有什麼話你直說,能幫的我一定幫。」

「這事要我怎麼說得出口。」陳大哥歎了一口氣說道。

我笑著回答陳大哥:「吼,把我當朋友嘛!除了錢,其它好說。」

陳大哥:「呵呵,那我就跟你直說了。我們夫妻在性方面一直有問題,老婆對我的碰觸總是排斥,我在那方面是沒問題的,但老婆就是希望能多點情趣,多點感覺才願意讓我碰觸她,所以我想要求你跟我們夫妻一起做愛。」

一聽到這兒,我更加尷尬了,一來陳大哥是公司的金主,二來我可沒這樣的經驗,也或許陳大哥只是開個玩笑。我想為確保萬一,我還是想辦法推掉才行:「這……不太好吧?況且我沒這樣的經驗,我怕我不行。」

陳大哥:「拜託你了,起碼讓我們夫妻嘗試看看。我不是不愛我老婆,只是希望她在那方面能滿足,我也能藉著機會跟她燕好。況且我們夫妻都談好了,你也是我老婆挑出的人。」

我回頭看著玲姐,玲姐沒說話,微著笑對我點了頭,繼續拿起酒杯喝著酒。

我突然的聽到這樣的要求,腦袋像頓了,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陳大哥的要求。

陳大哥打蛇隨棍上的馬上補了一句:「你不回答,我當你默認了喔!我現在去忙,你先在包廂跟我老婆培養一下感情,我晚點回來。這下就麻煩你了。」話一說完,陳大哥便笑了笑,往包廂門口走去。

我尷尬地看著玲姐,問她:「玲姐這……你真的願意呀?」

玲姐:「陳大哥他不是跟你開玩笑,我們討論過也考慮過了。」

這下可換我面有難色的說:「但……我真的沒這樣的經驗。」

「做愛也沒有經驗嗎?」玲姐往我身上靠了過來,對我笑著說。

一靠了過來,她的手便往我大腿上一放,並在我的大腿上遊移了起來。親密的肢體動作挑逗著我的每根神經,激情將進一步點燃,舌、嘴、手,任意地在我的身上挑逗著。或許是酒精已在我腦中起了作用,也沒再去思索著眼前的玲姐我跟她做了這樣的動作將會為自己帶來什麼後果,只是繼續配合著她對我的愛撫,並開始迎合著她。

玲姐那帶著酒精味道的小嘴在我耳邊呼著氣,靈舌更是調皮地在我的耳垂挑逗著。我張開著雙腿,全身攤在沙發上,盡情地享受玲姐帶給我一份不一樣的情慾挑逗。

過了一段時間,我的手機響起。是陳大哥打了通電話給我,說已經在車上等候了,要我帶著玲姐去停車場上車。我與玲姐便整理好身上的儀容,兩人像個情侶般的,玲姐勾著我的手陪我從包廂走到停車場。

開了車門,上了陳大哥的車,陳大哥示意我陪玲姐坐在後面,陳大哥就開著車,而我與玲姐在後面繼續挑逗著彼此。由於酒精的揮發,精蟲的上腦,我早已不顧陳大哥在前面開著車時,對著後照鏡看著我與玲姐的每一個動作。

在車子的後座,玲姐躺在座椅上,我人壓著她,玲姐那左腳勾著我的腰,與我激情地熱吻著。

車子後來來到了一間六星級的汽車旅館,一進這房間,只有一個感覺,又美又大。但映入眼簾的美,是比不上眼前的美麗熟女,以及那等會一觸及發的性愛遊戲。

三個人一進房間就往那舒服的沙發坐著,開始聊起天來,當然也為了接下來的性愛遊戲做了一個開場。

陳大哥點了根煙,在沙發上輕鬆的坐了下來,開始談起了他的觀念。

陳大哥:「老婆在近幾年的房事上總是半推半就的,老婆也坦白地跟我說,對於我的碰觸,她早已失去了感覺。沒有感覺的房事,雖然是夫妻,一樣還是做不來。」

此時玲姐坐在我旁邊就像小鳥依人似的,手勾著我的手,頭放在我的肩膀,與我一同聽著陳大哥的觀念並點頭微笑認同著她老公的說法。

陳大哥:「我們也是第一次經驗,至於會帶來什麼樣的感覺,我們是沒預期的。但剛剛在車上光看你跟我老婆的挑逗,我倒是沒什麼吃醋,反而覺得已經很多年沒看老婆那麼快樂,我心裡頭卻是高興的。」

我一臉疑惑的問著:「真的?不會吃醋?從剛才包廂到現在,我可是擔心你生氣,擔心得要命。」

陳大哥:「接下來就知道了。你們可以開始了,我在這看電視,你們兩個先一起去洗澡,我後面再加入。」

陳大哥話一說完,玲姐不慌不忙的走到化妝台前卸下了髮夾,脫下了上衣及短裙,剩下那黑色的內衣及性感的丁字褲,走來還坐在沙發的我前面,牽著我的手與她一同進了浴室。

一進浴室,玲姐就撒嬌的抱著我說:「阿澤,我有點醉了,幫我脫內衣褲,幫我沖水好不好?」玲姐手環抱著我的腰,我伸出雙手繞過她的背部,細心地解下她的最後防線。那內衣一落下的同時,一對渾圓飽白的胸部就這樣跳了出來,加上那尖翹帶點深褐色的乳頭,真是美極了!

進到了SPA淋浴間,手抹了沐浴乳在彼此身上的每寸肌膚清洗著,滑滑輕輕的在身體遊走的感覺,的確是很舒服。

當兩人身上沾滿了沫浴乳,玲姐似乎也很懂得情趣,開始用她的身體像跳三貼熱舞般在我身上磨蹭,我閉上雙眼,不甘示弱的用手指調皮地玩弄著她那兩顆乳頭。

磨蹭完後,玲姐低下頭看著我那陰莖說:「你好壞喔!這麼快就硬了,還如此的硬,一定很想跟我做愛。」

此時的我尷尬的笑了一笑,拿起了蓮蓬頭幫彼此身上的泡沫沖洗乾淨。

玲姐:「幹嘛,緊張呀?都不說話,那你抱我去浴缸,陪我泡泡澡好嗎?」

酒精雖然已在我腦中漫延開來,讓我腦袋感覺微醺,我卻還是使出了力量,一個彎腰便把玲姐抱了起來往浴缸走去。

玲姐:「這浴缸未免太大了,我們都能在裡面遊泳了。」

兩人躺在浴缸泡了一會,雖說是泡澡,倒不如說是在浴缸繼續調情,玲姐的手自從進了浴缸後就不曾離開過我的身體,我也樂得輕鬆地享受玲姐帶來的每種愛撫。玲姐美麗的軀體浸在這浴池中,隨著水波的蕩漾也教人垂涎了起來。

此時坐在沙發上的陳大哥,香煙是一根又接過一根的抽著,房間的氣氛似乎顯得有點灼熱了起來,那是混合了一種期待與不安的感覺,陳大哥表現了出想要讓平日兩人的性幻想快點成真的心情。

我和玲姐從浴池站了起來,緩步的走出了浴池,拿起早已放置在浴池一旁的浴巾,各自把浴巾往自己的身上圍了上去。玲姐那美妙的身材、修長的玉腿,襯托出她整個嬌軀更加迷人,尤其是圍了上浴巾後,顯得更加誘惑性感,如同維納斯女神雕像般的美妙嬌軀,讓人真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入肚子裡去。

這誘惑,早就讓我忘記一切自己的身份,以及陳大哥就在一旁的沙發看著我們的演出,我一把抱住了玲姐往房間走去,再輕輕的將她放在床上。

玲姐不發一語的躺在那潔白的床上,用那陶醉的眼神看著我,我心頭那頭野獸早已出現,接下來我一個動作,我的人也跟著撲到玲姐的身上,兩人緊緊地交纏親吻著。那赤裸裸的肌膚相親,如同觸電般的舒暢,酒精也在兩人週身血液中燃燒,燒起了兩人的熊熊慾火。

我一頭趴在玲姐的胸前吮吻著她的乳房,手更是沒閒著,一手抱住她的背,一手在她的身上遊移著,並用舌尖去舔吸著乳尖。玲姐發出一陣又一陣銷魂的呻吟,一隻手握著我的陰莖上下套弄著,另一隻手則緊抓我的肩膀。

我已經將玲姐逗弄得躁熱不堪,下身開始濕了一大片,隨後我再淺淺的將手指插入那蜜穴中緩緩地抽動,這時已把玲姐弄得是淫聲連連。

在一旁的陳大哥這時早已褪去了衣褲,站在一旁看著我帶給他老婆的激情,因為這感官視覺最刺激的地方就在於,眼前的女子是他的老婆。

陳大哥扶著那早已因為受到了刺激的陰莖,緩緩地走到床邊坐了下來,伸手抓住了玲姐的巧手往他的陰莖上握去。此時的玲姐兩隻手各握著一根陰莖上下套弄著,這樣的玩法,讓玲姐像是著了魔似的嘴裡喊著:「兩個好老公都給我……我要……」

陳大哥將手掌緩緩在玲姐的嬌軀上來回撫摸,並輕舔玲姐的耳朵及頸子,我同時舔吮著玲姐一邊美麗的乳尖。玲姐的身體起了變化,陰道中不斷有水流出,臉開始羞紅了起來,但並沒有太多彆扭,而是繼續配合著兩位男人。

陳大哥眼見時機已成熟,輕聲的問玲姐:「想不想讓他進去?」玲姐紅著臉點了點頭。

我邊摸著玲姐的蜜穴,那蜜穴是那樣的溫熱和潮濕,我想也許此時她最需要的就是一根硬挺之物,至於那硬挺之物的主人是誰,就似乎不是那麼重要了。

我擡起玲姐的雙腿架在肩上,將陰莖對準玲姐那蜜穴洞口,腰身輕輕的一挺一推進,就這麼進入了玲姐的體內。我起先並沒有用力挺進,只是緩緩地、慢慢地將我的陰莖插進去,再緩慢地抽出,玲姐的陰唇在我的進退中一張一合,時而擠出那淫味十足的汁液。

陳大哥這時退到一旁,在我們身邊冷靜地觀賞著活生生的春宮,看著我對玲姐的抽插,看著他那美麗的嬌妻正與我性交著。

我開始慢慢加重了抽插的力道,玲姐終於再也忍受不住地大聲淫叫了起來。陳大哥在一旁再也受不住了,將早已堅挺著的陰莖塞入玲姐的口中,如此一來,玲姐那嬌美的肉體總算同時容納了兩支男人的陰莖。

陳大哥這時平躺了下來,要玲姐像母狗一樣趴著,就在玲姐將陳大哥陰莖含入口中的同時,我再繼續將陰莖從玲姐的背後插入了蜜穴。就像所有A片中的情景一樣,一個女人同時承受著兩個男人,但唯一不同的是,這不是A片,我就是那其中的一個男主角。

想到這,我可是更興奮了起來,這興奮讓我更加賣力地快速而用力地挺進、抽出,肉對肉的撞擊發出「啪啪」的聲響,而玲姐口中含著陳大哥的陰莖,「嗚嗚」的發出呻吟聲。

後來陳大哥指示玲姐趴在床邊,讓他自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我是如何將陰莖插入。在我再進入玲姐的體內後,玲姐這時體內是相當的溫暖並且潮濕,再經過我幾番抽送後,玲姐嘴裡大喊著:「高潮了!」我順勢一陣猛烈的進出,也拔出陰莖將那白濁的精液射在玲姐的大腿上,我們兩人就在在人性、道德、禮俗、禁忌等多重矛盾衝擊下,雙雙達到高潮。

這時在旁輔助許久的陳大哥,手握著他那堅挺硬物準備上陣,玲姐很熟悉地知道陳大哥喜歡的體位,往那床上一躺,雙腿微微張開著,迎候陳大哥進入,陳大哥腰一挺進入了,玲姐雙手扶著陳大哥的肩膀,配合著陳大哥的進出。

陳大哥邊進出著那蜜穴,邊問著玲姐:「喜歡嗎?喜歡在我面前讓其他男人帶給你高潮的感覺嗎?」

玲姐嬌聲回答著:「好愛,愛死這樣的感覺了!」

陳大哥一段猛烈的衝刺,在床上一個跪步向前,把陰莖往玲姐的嘴巴一放,醋意加上那刺激感襲上了心頭,將襲上心頭的感覺換作一段白流射出,姿意地在玲姐那小嘴裡一次解放。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