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報告書—–初夜性故事 之 偷攝 ☆石岡☆

桃報告書—–初夜性故事 之 偷攝 ☆石岡☆

我是賓尼,今年四十歲,美國人。這件事情,則是發生在二十年前。

那件事情,對我一生影響非常之大。那時我只有二十歲,與我姐姐和她的女朋友葛蕾絲同住在一個住宅單位裡。那裡是有三間房間的,我們每人佔一間。我們大家都有工作,葛蕾絲的年紀和我姐姐一樣大,也是在大機構裡做女秘書,我則剛剛念完了大學,在一間公司裡做事,但我的精神,則大部份都是放在我的嗜好上面。我的嗜好就是攝影。

我把浴室改成了可作黑房用,有時,我在「黑房」裡工作,還沒有完畢,決不能出來,她們就在外面呱呱叫,指責我佔用的時間太多,我也會說她們把內衣褲掛在浴室中,難看得要死。不過,我們卻又不是因此而吵架,只是這樣鬧著玩吧了。其實她們也不反對我玩這個,因為我玩這個,對她們有用。我可以為她們拍照片。美麗的女孩子,誰不愛拍照片呢?

葛蕾絲也是一個很美麗的女人,尤其是她的美麗特別上鏡。我最大的願望就是為她拍一些藝術人體照片,可惜,這種事情卻是不容易開口提出要求的,因為她不是模特兒,怎樣肯為我脫光衣服呢?假如我是她的愛人也許會不同,但她只是把我當弟弟,因為她是我姐姐的朋友,我連對她表示追求的機會都沒有。我是單戀上了葛蕾絲了,她卻不知道。她亦不知道,她掛在浴室中的內衣褲,對我是多麼誘惑。我許多時候都去把玩。

她的與姐姐的,我是分得出來的,由於姐姐比她大了一個碼。也許,因為我得不到人,便在物的上面打主意,變成有了戀物狂的趨向,不但她洗過晾起來的我要把玩,連她換下來未洗的亦要把玩,還細細地檢驗。她是也有男朋友的,我知道她並未有固定的愛人,於是常常與男朋友出外交際,但我一直都在恐懼,因為她終有一天墮入情網,也許就會把她的櫻桃獻給別人了。我在這些衣物上也許可以驗出來。

我知道葛蕾絲是未經人道的,有時她與姐姐說話,沒有留心我聽得到,所以我憑她們所講的話就知道。

我對葛蕾絲,漸漸到了發狂的地步了。這種事情,往往是如此的,你很愛一個女人,卻沒有機會表達,亦知道她是沒有可能接受你的愛的,那麼,你的心情很快會趨向偏激的程度了。摸她的衣物是初步。

我漸漸不渴望得到她的愛,而是要得到她,或是看到她的身體。我假如及早看到,那我會是第一個用眼睛佔有她的男人。

這是一種非常奇怪的心理,看看也是好的。尤其是我是研究攝影的,對視覺的問題,也是更加重視的。

後來,我就忽然想到,我是無法可以得她同意而看到她的,而且連偷窺都不能,因為浴室是沒有匙洞,亦沒有縫隙的,但是,為什麼我不能夠用攝影技巧呢?

於是我就立刻實行了。

我在浴室裡裝設了一副秘密的攝影機。

在浴室裡,一個人是必定要脫光衣服的,因為不會有人在身上留著一點衣物而躺進浴缸中洗澡。

假如是別人,就不能這樣弄了,一看見浴室裡有攝影器材,就會懷疑。但我就不同,我根本就是已經把浴室改裝成了黑房了,所以我有很多零碎的東西放在裡面,一如她們在裡面掛了內衣褲。

我不是很熟這種事情,不過翻翻書籍,再買些零件回來,裝裝嵌嵌,就弄好了。

我在浴室裡面暗藏的攝影機是可以遙遠控制的。那時電子業還不如今日這樣流行,所以我就不能用無線電,只能用一條細細的線通出窗外,通到我的房間裡。

我的房間就在浴室之鄰而已。

這天晚上,我興奮地等著。她每晚睡前是一定入浴的。

最先入浴的是我姐姐,我當然不會拍她的照片。

姐姐使我心急得很,因為她把浴室佔了很久。

雖然,我實在是不必擔心的,因為葛蕾絲一定不會放棄入浴,只是會遲一些吧了。

好久好久,終於輪到她了,我就連忙工作起來。

我是看不到她的,所以我只是推測而已,每隔若干時間,我就按下一掣,拍一張照片。我的相機中的菲林能夠做到自動卷換,這已經算是很進步的了。

我拍了很多張,後來,她就出來了。

她出來了之後我就可以獨佔浴室。也許姐姐先進去實在更好,因為我不必等姐姐完事,而弄得心癢難抓的!

我可以安心在裡面把那些菲林沖曬出來。

照片的水準不會太好,那是必然的了,因為浴室裡的燈並不很亮,夜間沒有閃光燈已是不好的了,燈光還是不太亮,而且,攝影又是裝在一個固定的地方不會跟著人走動的,假如拍時人不是對著鏡頭,就拍不到什麼了。

結果,成績比我預料的更糟。我只是拍到了一個走動著的背影,幾隻手,幾隻腳,我這攝影機是對準了浴缸的,她一定會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是躺在浴缸裡面,怎麼一張都沒有拍到呢?我研究了一番,才知道原來這是因為她是愛淋浴的,不躺在浴缸裡,淋浴間是在浴室的另一端,踏進去有半透明的玻璃屏門關上,就是拍得到,也看不出什麼來。

我這批照片只有一張最接近的,就是其中有一條赤裸的大腿,大腿的盡頭,就是照片的邊緣了。這是她剛剛踏入鏡頭內時拍的,假如遲半秒鐘按掣,就會把她整個人拍下來了。

我氣得把那些照片全部都撕掉了。

不過我又並不氣餒,因為這種機會天天有,我總可以撞中一張好的。於是以後,我就這樣天天來做一次。

果然,我是終於會有機會撞中的。

我拍的照片,大部份都是不要得的,但是其中有一張乃是珍品,這一張,真是可遇而不可求,她正正對著鏡頭,兩手高舉,就像是正在朝拜或奉獻似的。

其實這是因為她當時正在舉起兩手把頭上的浴帽脫下來,而她是剛剛從淋浴間裡出來,剛好面對我的鏡頭,而我也剛好在此時按掣,就拍下了這張珍品了。

我把這張照片放得很大,細細欣賞。

她的身體,與我所想像的大有不同,一個女人,假如不是脫下了衣服,親眼看過,的確是難以推測是怎樣的。不錯,你可以猜到她是有些什麼,這是一定的了,但是大小形狀與及毛的豐茂與否就無從猜到。譬如,她穿著無袖衣服出現的時候,我看到她的腋毛很是豐茂的,就以為全身都是如此,但是,偏偏看不到之處就不是如此,在我的想像中,她的乳頭會是尖小而淡色,但是照片告訴我,真相剛好與我所想像的相反。

不過,這並沒有令我失望。我的想像,並不等於是我的希望,只是我猜錯了而已。我喜歡的是她,她是這樣的,我就喜歡這樣的。

而我這張照片,也拍得合時,因為這之後,她就有了一位固定的男朋友。這對於我的偷拍照片並沒有阻礙,只不過,這之後我一直繼續拍攝下去,都是拍不到一張滿意的了。

她找到了固定男朋友,這是我聽我姐姐講而知道的,有時姐姐取笑她,我也聽到,這種事情是不容易守得住秘密的,而且她亦沒有需要對我守秘密,我則是很傷心,也更加自暴自棄了。

所謂自暴自棄,就是常常拿著她的照片自瀆。

我幻想自己與她性交,同時亦奇怪,她與她的男朋友是要好到怎樣的程度,與及有沒有跟她上床。

這種自我安慰就是手淫,對身體是有害的,主要是因為次數一定會太多,而且胡思亂想也會太多。我的人變成憔悴了,消廋了。

我真希望這件事情會有一個了斷。但怎樣了斷呢?

事情是自己會發展的,而事情的發展的奇妙,也不是容易料得到的。

那一天,我有宴會,回家時已經相當晚,葛蕾絲已關了房門,可能是已睡了,我進入浴室,就發覺情形不妙,因為,我的拍攝機給打破了。

打破的人只可能是葛蕾絲。

我混身發抖著回到自己的房間裡找一找,發覺那張精彩照片已不見了。一定是她拿了,這真糟!

跟著,葛蕾絲就推門而入。

她冷冷地說:「也許是我不對,我要找一張以前你替我拍的照片,你不在家我就進你的房間裡找,但我卻找到了一張我並未同意給你拍過的照片。」

「對──對不起!」我難為情得想鑽進地底。

「底片,」她說,「還給我。」

我只好找出底片來還給她。她倒並不害羞,都沒收了,而且警告我以後不要再來這一套。我懊惱地說,我沒有面目再對著她,還是我搬走吧。

但她說:「用不著,反正我兩三個月之後就要結婚了,我會搬走的!」

她要結婚了,這使我相當失望,不過我也為她高興,她得到一個好歸宿,與她喜歡的男人一起,這不是好事嗎?

但是一個星期之後,事情有了意想不到的發展。我晚上回家,竟發覺她裸臥在我的床上。她喝得很醉。

她向我伸手說:「賓尼,我要交給你,你要我吧!」

我不知道她是為了什麼原因,不過這樣的機會,決不可錯過,於是我立即脫衣行事。

可惜,我卻無力成功。一個原因就是我手淫太多了,真正行事起來就沒有足夠的能力,硬不起爽。另一個原因則是她語無論次的,老是提起她的男朋友,我憑她所說,知道原來那個男人拋棄了她,他甚至還沒有佔有她的身體就已經拋棄了她,與別個女人好了。她要把她的初夜交給我,實在是用我來作賤她自己。她根本是討厭我的,我也難得有興趣了。結果她睡著了,我也沒有成事。我把她抱回她自己的房間去。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五樓快點踹共 十樓也給我出來

跟大家分享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