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中年婦女的一段孽緣

和中年婦女的一段孽緣

和中年婦女的一段孽緣

我到上海已經有6年了,在這六年的時間�,經曆了很

多的事情,有事業上的,感情上的。

各方面綜合下來,最讓我難忘的就是和一個和我父母差不多年齡的婦女的一段

孽緣。

這件事情一直是壓在我心�的一塊石頭,今天我終於鼓起勇氣說出來,就是未

來讓自己有個解脫。

我是搞金融的,那時候是03年底到04年初的樣子,由於股市接連下挫,事

業一片黑暗,我在一家咨詢公司�面做業務員混日子。

其實了解這個行業的人都知道,做金融業務員都是瞎忽悠。

就是千方百計的讓人家交錢,交錢前就拍胸脯說一定能賺錢,然後說我們名氣

如此之大,怎麽可能會因爲他一個會員而壞了我們的名聲。

我們公司當時在全國來說是口碑相當不錯的。

單位地址在陸家嘴。

所以全國很多股民經過我們一忽悠,很容易就進了我們圈套。

不過後來隨著會員的增加,當每次會員都打著電話來告訴我他們虧損的有多慘

,有的甚至痛哭大罵。

因爲如果是他自己買,他不會加大倉位,就算買錯了,他也會止損。

但是由於我們是機構,相信我們,所以都是總倉買進,大幅度虧損,然後就不

知道該怎麽辦。

於是我對我們單位的信譽和水平提出了質疑。

我現在才想明白,如果真對股市把握的那麽好,誰還會去招收會員。

自己買進賣出,早就成世界首富了。

正在我徘徊的時候,我認識了一個上海的一個女會員。

剛開始的時候,我也就和他談談股票,說說行情。

然後在適當的時候關心關心她,比如不要爲虧損終日難過,人生活著就是未來

尋找快樂而來。

她說她有抑鬱症,多次想過自殺。

但是隨著和我的交往次數越來越多,她漸漸的開始開朗起來,經常能聽見她在

電話�笑。

她和她丈夫是半路夫妻。

都是結婚後再離婚,然後走到一起的。

說她感情非常不好,剛開始的時候他什麽都順著他。

可是一結婚,那個男的就變了。

那個男的是外地人,因爲她關系好,那個男人的現在的一切基本都是她的幫組

下而成功的。

我那時候對單位也是心灰意冷。

所以就樂的聽他傾訴。

或許,對於一個寂寞的女人而言,有一個忠實的傾聽者,就像一根救命稻草一

樣。

她丈夫都不怎麽和她一起的。

好像還分居了好長時間。

慢慢的,我們的電話多了起來。

開始還有一點點關於股票的。

慢慢的,味道就開始變了。

她開始說她38歲,問我覺得這個年齡的女人怎麽樣。

我就恭維她,說女人這個年齡是易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成熟有韻味,美麗而不輕浮。

她聽了後笑的很開心,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問我願不願意和她這個魅力的女人

見面。

我一下子遲疑了。

但是,有不忍心拒絕她,就說等有機會一定見她。

因爲她也住浦東,見我是很方便的。

終於有一天,她給我電話,說在濱江大道那�等我,我說要很晚才下班。

她說她等我,如果我不去,她就跳江。

我嚇了一跳。

雖然知道她是開玩笑的。

但是下班後,我還是去了我們說好的見面的地方。

見面後,我大吃一驚,因爲她看上去很老。

根本就不可能是她原先說的那個年齡。

但是看著她驚慌的眼神,我又不忍心轉頭就跑,就裝作很隨和的和她坐在江邊

的凳子上聊起來。

聊著聊著,她既然把我手握住了。

我覺得尴尬極了,但是又不好意思抽出手來。

然後她既然很嬌羞的靠在我身上。

我一下子不知道該怎麽辦好了。

那次見面後,她說她對我的感覺非常好,我隻是覺得她感情很可憐,覺得她太

老了。

也違心的說感覺還不錯。

然後就開始天天短信,電話。

幾乎占據了我的絕大多數時間。

然後她又經常給我買東西,每次見她一次,不是鞋子就是衣服。

我又不知道該怎麽拒絕。

而且,對於一個單位待遇不怎麽樣的我來說,別人給我買些小名牌,自己還是

很開心的。

而且還是一個女人,別人的妻子。

自然有那麽一點點的虛榮。

有好幾次,電話給她的時候既然是一個男人接的。

我知道那是她丈夫。

他一聽我是找她的,就一言不發的很蠻橫的把電話給掛了。

然後她再次打過來的時候,就在電話�面哭。

說那個男人對她很兇,怎麽怎麽樣。

每次她一哭,我就心軟,然後費盡心機的安慰她,調侃她,直到她笑開來爲止

每次她電話我的時候,還經常會讓她女兒和我說話,她女兒大約十來歲,每次

都甜甜的叫我哥哥。

她說遇見我是她這輩子最開心的事情。

希望和我做一輩子的朋友。

然後說起她自己的身世,原來她既然是個孤兒,從小被父母抛棄,然後被別人

領養,她說她很希望找到自己的親身父母,她要當面問他們爲什麽當初要抛棄她。

說起這些,我就對她更加心軟了。

終於有一天,她執意要我去她家玩,然後還一再強調她丈夫出差去拉,要三天

後才回來。

我心�一動,總覺得自己會和她發生點什麽。

等我到她們那�下車後,天既然下雨了,我有找不到她家,隻好在一個商場的

門口多雨,她一聽說我在什麽地方,沒有帶傘,立馬就叮囑我在那�別動,她來接

我三分鍾後,前面就停下一輛白色的小車,她放下玻璃,笑著說傻瓜,進來吧。

到她家後,她很熱情的給我擦幹淨雨水,然後把我讓進她的房間。

她家人都出去了。

她招呼我休息下,她要去洗個澡。

於是我就坐在她床上看電視。

她家很豪華。

我都不知道該怎麽辦好。

就在那�傻傻的看電視,腦子�面亂糟糟的。

總覺得會有什麽發生。

沒幾分鍾,她就出來了,穿著絲質的薄薄的睡衣。

雖然年紀大了,但是飽滿的身體還是非常有誘惑力的,乳頭都翹起來,隱約的

能看見隆起的陰部。

對於一個長期壓抑的年輕人來說。

這樣的視覺夠有沖擊力了。

我立馬就硬了,臉色開始發燙。

她好像覺得很隨便。

然後叮囑我去洗澡。

我匆忙的洗澡好。

出來,看見她躺在床上,燈已經關了。

電視一閃一閃的。

她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我想也沒想,就躺在她身邊了。

當時就覺得心跳的厲害,自己對那方面也沒多少經驗。

然後她就抱著我,我就翻身上到她身上去了。

她已經是光溜溜的了,我三下五除二,幾下就把自己拔光了。

但是左沖右突的找不到地方。

她得意的笑了,然後抓住我的焦點,引導到她的溫柔所在。

進入的那一刻,她很滿足的呻吟了一下。

我也覺得特別的受用。

雖然,她年齡大了,身體都比較鬆弛了,但是女人那地方比你自己左右手不管

怎麽樣,在心理和實際觸覺上不知道要舒服多少倍。

她由於比較高,我趴在她身上,急促的動起來,隨著我速度的加快,她也開始

大聲的呻吟起來。

然後很奇怪的事,我既然沒有射就軟了,可能是比較緊張吧。

她也很滿足的抱緊我,要我好好休息下。

我迷糊的睡了會,醒來後看到旁邊有個女人,她正看著我。

我那�早就硬了。

換了個後進的肢勢又開始抽動起來,這次由於有一點點經驗了。

我也開始有了更多快感,她把頭靠在枕頭上,動情的呻吟著。

看著這個比我大二十來歲的女人被我征服,我真不知道是她征服了我,還是我

征服了她。

隨著快感的加劇,她也身體開始顫抖,哎喲,哎喲的叫喊著。

好舒服啊。

最後,在我爆發的時候,她喊起來了。

一切平靜後,她把頭靠在我胸前,告訴我,她有多滿足,年輕就是好啊。

她感歎道。

那次一走出她家門,我就後悔了。

我總覺得自己是被她給弄了。

但是她很開心,以爲這次的開始,隻是一個開始。

但是,我不這麽想,我這麽年輕,怎麽可能和一個比我大這麽多的女人做這種

事情,而且她告訴我其實她四十多歲了,然後經常行的郁悶,她的電話也開始刻意

的迴避。

開始,她還很緊張,但是後來她也不怎麽給我電話了。

隻是偶爾給我短信。

然後她既然還告訴我她有一個差不多和我同年的女兒,介紹給我。

我突然覺得就像吞了一隻蒼蠅。

那以後我就換了工作,號碼了換了。

我想,我需要一個新的開始。

她隻能算是我的一個性啓蒙老師吧。

在和她之前,我隻有過幾次粗糙的性經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