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工地被奸

北京工地被奸

北京工地被奸

今天很無聊啊,工作一點點進展也沒有,眼看要下班了,大家也都懶散的收

拾東西呢,我悄悄打開了聊天室,上網看看吧,說不定有什麼好的男人呢。

網上的確許多人,400 多個吧,我為自己取了個「嫩B 想被干」的名字,就

閃亮登場了。一時間許多人和我打招呼,我卻很有目的,我要找一個有車的,很

快合適的人來了,他叫「有車有器械」。

看到名字我就濕了三分,本來下午就無聊,我一直在想著上次被乾的一幕幕,

說實話,憋到這會也已經是發情半天的小騷貨了,當然不願失去這個看起來還不

錯的人。所以我上來就和他開始聊起來。他問我喜不喜歡被粗粗壯壯的雞巴插,

我當時下面就一陣熱流,彷彿就感覺已經被插了一樣,總之他是個很會調情的人,

感覺也很冷酷一樣,不多說什麼,也不說什麼為你舔之類的話,但上來就讓女人

想被他按倒,乾的死去活來才好。

我以前也有過和網友玩的事,自然不陌生和網友見面這一套,但他卻並不著

急,他冰冷冷的問我「被以前的男人幹的時候,有沒有被操到慾火難平,恨不得

就自己找個小棍自己幹了?」我說沒有,他又問我「有沒有被男人玩的求生不能

求死不得,下面慾火中燒,最後求男人把大雞巴塞進去啊?」我想了想還說沒有,

他就笑了,說那你還不來。我當時真的是濕得透透,想了想,就答應了。

我們在XX地鐵口見的面,他很酷,打了個電話給我,說在你右手邊黑色的車,

拉開右後門進來。我就照做了。

上車就發現不對了,後面並不是就我一個人,還有一個黑黑的年輕人也做在

後排瞧著我,而網上的他坐在司機位上,穿著T 恤,連頭都沒回,只是說了一句

「小騷B 剛才站在那裡的時候在幻想大雞巴來插了吧,我們兩條夠不夠,不夠還

有很多條。」說完就開車往前走了。

我立刻就傻了,後面的那個黑黑的年輕人什麼都沒說,直接就把我一抱,坐

在了他的身上,我心裡一驚,天啊,他們也不多看看我,也不問我什麼,甚至連

一句調笑的話都不說,難道現在就開始?

黑黑的年輕人看來很有力氣也很有經驗,他抱著我屁股擡高在使勁一放,我

馬上感覺到我坐在了硬邦邦的一個東西上,咯的生疼,我叫了起來,你們幹什麼?!

怎麼這樣粗魯,停車!但是沒有用,沒人理我,而我環顧四周發現車已經上了高

速,周圍連一輛車都沒有,黑年輕人終於開了口:小騷貨,你以為你是誰?貞潔

啊?我跟本沒想要上你,你叫個屁啊!「

我驚魂未定,回頭往下一看,才發現,剛才那個硬的東西並不是他的雞巴,

而是一個小巧精緻而又粗壯碩大的假陽具。

黑年輕人拍了拍我,「騷貨,鎮定,你一會就可以開始享受了!我叫黑子,

他叫吳亮,你記住了,一會叫床別喊錯!」

我愣在當場,黑子卻麻利的在30秒之內剝了我的衣服和內褲,不知為什麼,

我竟然感覺很羞怯,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黑子伸手捏了捏我的乳頭,掰開我

的腿,用手掌拍了拍我的下陰,我看他很熟練的舔了舔手指,然後迅速的插進我

的陰道,我忍不住叫了一聲,說實話,不是痛苦,只是突然,我無力的猥在他身

邊,心想,隨便被他玩吧!

黑子確實很會玩,他並不用手指抽查,而是在陰道裡扭動,我能聽見陰道裡

古吃古吃的響,我終於忍不住呻吟了出來。黑子嘴裡罵著「騷貨,早就出水了,

還裝正經,看我一會玩死你,騷B ,說,想不想被大雞巴插?」我呻吟著說「想,

想死了,來吧。」黑子聽到這,拿起那個假的陽具,狠狠的塞了進去,我大叫了

一聲,頓時覺得天旋地轉,無比的爽。但是,大雞巴卻沒動靜了,黑子冷冷的看

著我,突然揪著我的頭髮,將我揪的坐直在後排的椅子上。黑子說,從現在開始,

你只能坐在這裡,不準移動,不準上下使雞巴做活塞運動,否則……吳亮打斷了

他的話,說「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是做什麼的麼?我現在告訴你,我是內矇的

建築工頭,黑子是我弟弟,我們在北京承包工程,我們工程隊裡有的是如狼似虎

的內矇小夥,奸死你不是問題。如果你現在不按要求亂動,我就帶你去我們工程

隊,關上門,一個晚上,不要說做死你,就是精液都能把你淹死,呵呵,是不是

很想見識啊?」我聽的意亂情迷,不知所搓,這時,下面的大陽具卻開始動了。

震動,強烈的震動,我被大雞巴在裡面攪的天翻地覆,車上AV也開始播放了,

一個黑人正在用大雞巴奸一個白人婦女,每一次撞擊都像是撞在我身上,我呻吟

著。雞巴上有個小兔兔,它敲打著我的陰核,我全身發抖,雙手支撐著後座,不

讓我全身坐下去,因為大雞巴確實太長,現在就已經頂著我的子宮了,外面還露

著一寸多長,AV裡,白人婦女已經趴著跪了下去,黑人在後面騎著插,碩大的雞

巴每插進去都會有劈啪的聲音,女人浪叫的無以復加,我看著看著竟忍不住就自

己抽查了一下,還沒等快感蔓延上來,黑子的冷笑就讓我突然清醒過來,天啊,

我動了……

黑子,壓下我的頭,把我屁股撅起來,我雙腿酸軟,幾乎要癱在黑子身上,

他把一個後庭鑽由菊門插了進去,並打開震動,他冷冷的說,一個晚上,那麼多

人等著插你,不走後門,你看來是應付不完啊。現在我就幫你開開後面。哈哈。

突然車停了,吳亮回過頭來,我這才看清他,吳亮大約三十四五吧,長的很

兇悍,我看見他的褲子鼓鼓的,看來雞巴不小啊。吳亮吩咐黑子:給騷貨穿上衣

服,黑子利馬就拿出一條短裙,套在我的腰上,上身給我穿了一件男式汗衫,稍

有動作,就會露出胸部,車門打開了,外面是一片工地,吳亮說,天黑了,帶你

參觀我們的工地,這裡是六環還沒有修完的一段,全封閉施工,沒有車來,沒有

別人,全部是我們內矇施工隊的天下,你如果想要跑,連窗戶都沒有,你看著辦

吧!

我乖乖的下了車,風吹來,覺得下身一片涼颼颼的感覺,這才想起,連內褲

都沒有的事實。黑子在後面伸手過來將兩個假陽具又使勁往裡塞了塞,說,你自

己夾緊了,要是掉下來,就有你好看。

雞巴在裡面的震動更大了,我每走幾步,都小心翼翼的用手隔著裙子將雞巴

往裡推一推。這場景不知有多淫蕩,周圍正在幹活的工人都很奇怪地看著我,並

竊竊私慾,我無地自容,低著頭只想趕緊走到地方,找個椅子坐下來。

好不容易到了,進門才知道是他們施工隊吃飯的地方,牆上掛著一台電視,

天啊,也是在播一部歐美的A 片,幾個工人坐在地上,邊吃飯,邊看,還在說著

粗俗的笑話。看到吳亮進門,大家都不敢在說話了,但都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我看見有幾個工人下面都撐起了帳篷。

坐下吧,黑子吩咐我,我趕緊坐了下來,一坐下來,馬上發現,椅子很硬,

完全做下來,插在下面的雞巴就會整個頂在子宮上,而且,小兔兔敲打陰核也能

聽見細微的啪啪聲。

黑子好像知道這個秘密,他露出壞笑,湊過來,突然撕掉了我的裙子,這一

驚,讓飯堂的人都呆住了,我更是呆坐當場,下面的秘密完全暴露無疑,只有小

兔兔還在敲打著,吳亮在我旁邊坐了下來,拍了拍手,說開飯吧!我看見裡面端

了個很奇怪的器械出來,像是一個電機,方形,頂面赫然是一個更大假陽具,側

面是一個小一點的陽具,兩個人將這個端過來,綁在我的腿上,黑子,伸手拔掉

了我身上的雞巴,將這個更大的雞巴直接插了進去,將後面的後庭鑽取了,把小

一點的陽具插了進去,兩個陽具插上後,黑子打開了了開關,把我從椅子上趕了

起來,我被強迫跪在飯堂的地上,撅起屁股,然後被頂上的繩索懸空固定,兩隻

手被綁,使我不能摸到下面,然後我就感覺到了不同,大雞巴在不停的旋轉著,

颳著我的陰肉,大約旋轉10圈左右會有一次很強烈的衝擊,這中衝擊讓女人頭暈

目眩,欲生欲死,心中不停盼望下一次的衝擊趕緊到來。而屁眼裡的小陽具則在

不停的抽查著,我耳邊就能聽見下面發出的摩擦和衝擊的聲音。

AV裡在播放著,五個男人玩一個女人的黃片,五個人沒有一個人在插她,她

只是在被機器姦淫,口裡一個一個含著男人門的雞巴,央求著被插,但是沒人理

她,機器在震動,我看見那女人的淫水狂噴。

我知道我可能連她都不如……

很快,我就不行了,我在狂呼亂叫,但我不能摸到下面,我甚至不能夾緊腿,

不能這樣給我自己帶來一點延續的快感,我就這樣被機器玩著,玩的我鬼哭狼嚎,

我想要機器插起來,但是它那樣的慢,我已經感覺到我自己的淫水在順著大腿向

下蔓延,裡面的癢是鑽心的。

飯堂的人已經越來越多,我看見裸露的雞巴也越來越多,我可能一輩字也不

會見到這麼多的雞巴,他們都那麼年輕,那麼粗壯。

吳亮過來了,他的雞巴就在那裡晾著,他看了看我,完下腰摁了一下另一個

開關,我感覺到了,大雞巴在下面連續的大力的抽查了好幾次,我狂叫,扭動身

體想要迎合它,但它又回到了開始的速度。慢慢的摺磨我。

吳亮托起我垂下的頭,說,想麼,我拚命點頭,只希望能有一個雞巴,大力

的塞進來,填充我虛無的下面。吳亮笑了,我覺得很邪惡。他指著自己的雞巴,

說,看看,大麼?想吃吧?

我看見周圍的人都在用手摸自己的雞巴,我很想把他的雞巴含在嘴裡,想像

是在插我的騷穴,但是看見這麼多人在眾目睽睽下,又覺得萬分不好意思,正在

猶豫,吳亮已經變了臉色,他收了笑容,回頭望了一眼黑子,黑子看來是對吳亮

了若執掌,什麼也沒問,就走了過來,他過來在我下面的假陽具上按了一下,我

低頭一看,發現雞巴上多了一個按摩陰核的小兔兔,它以急速抽打著我的陰核,

我聲嘶力竭,汗水和淚水都下來了,因為不能閉腿,也不能自己使勁抽查,我下

半身完全在戰抖,我趴在地上,口水都留了下來,小兔兔只要一動,我就在地上

抽搐,我太想要了,我下面象著火一樣,我需要火熱的大雞巴操死我。

我神志迷糊,擡頭尋找吳亮的雞巴,剛才他還在我面前的,我求吳亮,乞求

他賞賜給我他的大雞巴讓我含著,讓我用力吮吸和抽查,但是吳亮根本不搭理我,

他說,你還沒到我操你的時候,小賤人,等你什麼時候流夠一杯淫水的時候,我

在操你吧。說著,他就大笑。

黑子卻走了過來,他很奇怪,玩了我這麼長時間,卻一直沒見到他的雞巴,

而且他好像也沒有駁起啊,我半昏迷,卻意識還比較清楚,我想我其實還是挺願

意被黑子操的。我擡起頭,企求的看著黑子,黑子低下頭,玩弄著我的乳頭,還

低下頭吻我的耳垂,我突然聽見他在耳邊說話!他以極其低的聲音說「快給大家

舔吊,否則你就被操死了!」我腦子翁的一聲,難道……

黑子站了起來,大笑,說,兄弟們,今天大家比一比,小騷貨給大家舔雞巴,

5 分鐘以內射出來的就他媽的滾蛋,不是我們內矇好男兒,5 分鐘不射的,就留

下來群奸她,享用小穴。我明白過來,黑子是要減少大部分人,以免我出什麼不

測。人群這會已經沸騰了,有人過來解了我手上的繩索,把雞巴塞進我的口中,

吳亮也過來了,我聽見他說,「發揮好上面的口技,才能讓下面的小口安全」之

類的話,我下面氾濫成災,我確實需要雞巴來……

一輪又一輪的衝擊波來臨又退下,不同的深淺,不同的味道,不同的粗細,

不同的形狀,我都努力的吸吮著,陰道裡,大雞巴還在不緊不滿的旋轉抽查著,

菊們裡,小雞巴也在做著活塞運動,而上面,我被野漢子們揪住頭髮,忘情的在

我口中抽查,到處都是精液,屋裡瀰漫著淫蕩的氣息。

有不少還沒有插近來的就已經射了,哆嗦著站在我身邊,被黑子一個一個趕

出去了,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完全已經麻木了,嘴也沒有任何知覺,喉嚨都腫

了,胸部以上到處都是精液,連下面抽查的兩個大陽具,也讓我幾乎不能感覺到

他們的存在了。又有一個射在我臉上,我機械的舔著,能感覺到雞巴也在抽搐,

有人拍我的臉,我茫然擡頭,發現屋裡居然只有5 個人了,黑子、吳亮和另外三

個壯漢,黑子豎起大拇指,誇讚我:不錯了,你只留下了三個人玩你的穴,加上

我和吳亮,我估計你還是能承受的了的。黑子說罷就回頭看吳亮,說:瞧,小騷

貨的水差不多了吧,而且下面的兩個口都大張著,深度也夠了,瞧那個大的雞巴,

已經全部都鑽進去了。

我這才發現,下面的水已經流的到處都是了,地下濕潤了一大片,我真的是

很驚訝,原來在喪失意識期間,身體還是在不斷的汩汩流淌著淫水。而且,我也

能明顯感覺到,小穴大張著,期盼著插入。

說來也怪,當我恢復意識,並想到要被插後,下面就異互尋常的開始癢起來,

我情難自竟地開始用手去加速雞巴的抽查,想到反正也被這麼多人玩了,也沒有

任何不好意思的想法了。我只知道下面已經抽搐著需要被人狠狠的操著,被男人

的雞巴狠狠的幹下去才能讓小穴滿滿的,才能讓我這個發情的小賤人感到滿足,

黑子和吳亮都走了過來,他們把褲子拉練拉開了,我看見吳亮和黑子的雞巴傲然

挺立著,粗的令人難以想像。那三個小夥子也都是極粗的雞巴。我哀求著。

黑子解開我身上的束縛,將我擡到了門外,我看見外面已經架好了一個檯子,

工人們正在繼續幹活,黑子將我仍在檯子上,翻轉過來,跪著趴下,吳亮毫不猶

豫的衝刺了進去。我感覺到了從未有過的滿足,酥軟和貫徹心扉的快樂,我大聲

呻吟,只叫著插我啊,插我啊,我要你操死我……

黑子也來了,我被擺了個很其奇怪的姿勢,吳亮插我的小穴,黑子進入了我

的菊們,我能感覺到他們在我提內的交匯,吳亮每次查進去都會揉一下而黑子則

頂在裡面等吳亮揉完才出來。我的陰地被他們揉的幾乎要炸開,而那三個工人則

一個將雞巴插進我的嘴裡,另兩個將我的手握住雞巴,我身上有5 條雞巴在遊動,

我不停的洩,不停的嚎叫。而吳亮和黑子卻完全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他們大力的

衝撞,幾乎將全身重量都壓在雞巴上並全部的深入我的小穴中去了。

就這樣,我被男人們幹了2 個多小時才停下來,小穴已經全部都被干腫了,

等我身上這4 個男人全部結束後,吳亮才射出來。這時我見到了一條狼狗,是黑

子牽來的,看來它已經來了好半天了,下面已經完全駁起,我知道下面要做什麼

了,也知道吳亮不會輕易放我走。果然,吳亮過來了,他把我拖到狼狗面前,命

令我跪下,指著他的工地說:今天最後操你的是我的小狼,你必須跪著在它干你

的時候向前爬,在它操完之前,你能爬完工地一圈,你就可以回去了。哈哈!黑

子鬆手,小狼立刻就竄了過來,看來它已經很明確了,沒有任何聞舔嗅,它就徑

直插了近來,但是我是被它插的菊們,我哀號起來,雖然它並不粗,但卻很長,

我被頂的痛苦不堪,這時,吳亮狠狠的踢了我一腳,我只好開始向前爬,小狼不

愧是吳亮的狗,繼承了他主人的狠勁,每一次抽查都見底,我撅著屁股盡量放大

屁眼以免被小狼的爪子傷到,大約抽查了5 分鐘,我開始覺得舒服起來,小狼的

下面更加膨脹,毛毛刷的我很爽,我忍不住呻吟,工地的工人都在哄堂大笑,有

工人經過我身邊將啤酒瓶塞進我的陰道,我拖著啤酒瓶,戰抖著爬。

吳亮的聲音在我身邊響起,他說:小賤人,你現在是不是很他媽的騷賤啊?

是不是欠干欠操,是不是小B 奇癢難耐啊?我用呻吟回答他。小狼操的更加賣力

了,我喘息著,幾乎忘記吳亮讓我爬一圈的事情,我將啤酒瓶大力塞向陰道,配

合小狼做活塞運動。我只知道,我被一隻狗乾的快活要死過去了……我最後依稀

記得吳亮說:這個欠乾的小騷娘們被我們整的差不多了,明天早上讓她騎我們的

自行車。

等我再醒來,我已經被清洗乾淨並穿上了我自己的衣服,不同的是,褲子的

下陰部位被挖了個洞,黑子就站在我身邊,他說我昨天從上車被插上雞巴開始至

小狼插完,共被大家幹了6 個小時,剛才我又被餵了春藥,一會我要騎上他們特

製的自行車,走鬧市區回家,以後我每週六都必須來這裡,並且都必須騎他們的

自行車來。

我終於看見他們的自行車了,這兩自行車很類似古代的一種刑具,坐墊上有

一個空洞,一個巨型雞巴正叢這個洞裡升起來,登自行車的時候,這個雞巴就會

上下抽動,而且速度很快,關鍵是這個雞巴很粗很長……

吳亮來了,將我推上他的汽車,把自行車也裝進後備箱,他說,怎麼樣,我

沒有騙你吧,我叫有車有器械!呵呵。

車開了,把我帶到鬧市中心的冷僻一角,我的下面也開始發熱,也許春藥開

始作用,我竟然迫不及待的想要坐上去。吳亮和黑子下車將我架起來,舉到雞巴

上方,扒開陰唇,雞巴直插了下去,我這才發現,雞巴搖到頂的時候,幾乎要將

我從車坐墊上頂起來,而且,雞巴有一個彈簧裝置,搖的頂的時候,會猛的彈起,

速度很快,擊在花蕊中心……

雞巴搖下來的時候也是露出車坐墊約8 公分,也就意味著,我不能從車上下

來,否則就會有無數人看見我褲子上的洞和坐墊上的雞巴……

黑子推了我一把,說走吧,下週六來的時候,要再騎回來,它能把你的小B

乾的慾火中燒,又養的水靈靈的,這樣就不費大爺我們什麼事了,你一來就可以

直接扒了操,小B 滑溜順爽,跟小嘴巴一樣,吸的爺們的大吊很爽。明白麼?

我騎著大雞巴在街上走,每登一圈,大雞巴都會在陰道裡頂好幾下,剛開始

還坐著覺得頂的有點疼,只一會,就覺得無比的爽,下面越來越熱,越來越想,

我拚命騎,雞巴也越來越快的抽動,我呻吟著,想像有人馬上就開始姦淫我,車

也越來越快,但慾火從來沒有消減下去,反而越來越強烈,我想要!我想要!

我向公圓裡騎去,我知道那裡一定有餓男在等待,等待我這個送上門的欠操

的B一進公元,我就向小樹林中間騎去,果然有了,有四個男人,在那裡……

我下車,他們看見了,看見我褲子上的小洞,看見了車上那個大雞巴。我看

見他們都向我走來,也看見一個個鮮活粗壯火熱的雞巴,我彷彿聽見吳亮冷酷的

聲音「有沒有被玩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下面慾火中燒,最後求男人把大雞巴塞

進去啊?」

我喃喃自語「有啊,現在有了,來吧,請你們了,塞進來吧」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原PO是正妹!愛死妳了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