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的首次“一夜情”

婚後的首次“一夜情”

婚後的首次“一夜情”

鄧曉娟是我今生第二個真正做愛的女人,而且是真真正正的一夜情。她無疑

是風流淫蕩的,可惜我經驗欠缺,少不更事,而且主要是在性上臨場發揮失常,

讓她很失望,所以隻有那一夜的露水情緣。

新婚後的一天晚上,妻子去了娘家,晚上要上後夜,我孤身一人去「豪門俱

樂部」舞廳跳舞。

在鬧哄哄的舞場�,我請了幾個女孩子跳舞後,發現舞廳�有一個少婦打扮

妖異,跳舞時舉止輕浮。我頓時來了性趣。通過我的仔細觀察,平心而論,「年

輕漂亮」這四個字與她是沾不上邊的,但她也不老不醜,尤其是下身穿著白底紅

花的緊身褲,使她凸現性感誘人。

我當時正處於饑不擇食的狀態,直覺告訴我,這是個獵物!於是我迫不及待

地請她跳了一曲慢四。

果然,她欣然應約,一下場就主動投入了我懷抱,緊貼著我跳舞。我心�暗

喜,也就將她緊緊抱住。我們越貼越緊,我便幹脆雙手摟住了她的腰。她自然會

意,乖順地將她的雙手搭在我的肩上……我們跳了幾曲這樣的「三貼」舞。

她去櫃台要了瓶礦泉水喝,我跟了過去,見她沒有自己付錢的意思,我立刻

會意地掏出兩元五角錢替她給了人家。這一招非常奏效,我們的關系馬上就熟絡

了。

我們邊跳邊聊,我也越來越不規矩,幾次欲親她的臉龐。她笑著嗔我:「這

麼著急幹嗎?」

我一聽這話,還有她說話時的語氣,知道今晚還有「節目」,壓壓心頭的激

動,我試探地問她:「跳完舞咱們出去吧。」

她毫不猶豫地點點頭。

果不出我的所料,今晚的豔遇看來要比上次更刺激了。當時,我的心情激動

得不行,聯想到看過的那些書上的豔情傳奇還有聽到的一些誘人的傳聞,我知道

今晚我要「貞操不保」了(那時候,我除了妻子還沒有和別的女人性交過)。

當時,我除了激動外,又喜又怕:喜的是這個女人太易到手,怕的是她不會

設套害我吧?

後來她始終在陪著我,不跳舞便聊天。以防萬一,我決定今晚不能對她說實

話,我說我是市五金公司的,今年剛參加工作,現在本市周圍調查五金信息。

我們跳了一曲快四、一曲快三。她說我的快三跳得好,「別人三步,你兩步

半就過去了」;可又說我快四不行。我說快三以前跳過,快四是後來到這�後學

的。

其餘的舞我們都跳「三貼」(貼面舞),好似熱戀的情人,全然不顧別人的

眼光。

臨近舞會結束時,她低聲問我到哪去?我說不知道,聽她的。

她說她也沒地方,到外面後再說吧。

舞會即將結束了,她在我耳邊悄聲說:「你先走,去大門口等我。」

我自然不敢違拗,點點頭,先走了。

在大門口,我裝作看電影海報,眼角餘光注意觀察。一會兒,她和另一個婦

女騎車出來,在大門口分手了,她往西行,我騎車追上去。

路上,我們聊天時我說我22歲,她如論如何不相信,說我像32歲。其實

我是快25周歲了,怎麼也不至於那麼老相吧?

她讓我猜她的年齡。我說27吧?她說她28歲。我心想,看上去你有35

歲!

往哪去呢?我說我住公司單身宿舍。她猶豫了一下,彷彿下了決心似的,對

我說:「既然沒地方,咱們外面找個地方坐坐。你別吭聲,跟著我走。」

她帶著我到了一處住宅大院的門前,讓我等她,她進去拿東西,「門衛可嚴

了」,她說。

我便在路邊等候。一會兒她在門口使眼色讓我過去。我趕緊來到她身邊,她

低聲對我說:「別說話,跟我走。」然後向北拐了。

我明白了,壓制著心頭的狂喜,躡手躡腳地悄悄跟著她。

到了一個單元門口,我和她鎖了車子。往樓上走時,她悄聲地告訴我:「頂

層,六樓,中門。」我便放慢了腳步,讓她先走。

爬上六樓,她的房門開著,讓我進去。

我悄悄進去,迎面是一面大鏡子,嚇我一跳。我進門後,她便把門鎖上了。

我不安地問她:「就你一個人?」她說是。

我追問:「你丈夫呢?」

她說:「他不在家,人家去內蒙了。」

我換了拖鞋,她去冰箱找了兩杯飲料,我們去客廳聊天。

讓我坐在客廳沙發後,她去換了件睡衣,燈光下雖然性感了些,但更覺得她

老了。

原來她已有兒子,客廳牆上有她兒子的照片。她兒子挺可愛的,她也非常自

豪。她說她兒子在她媽那兒。

我在舞廳就懷疑她今天如此放浪是不是喝了酒,這時候一問,果然她今晚喝

過酒,她說是和同事喝的,她一人就喝了一瓶二鍋頭。喝完酒後,她覺得又累又

困,生怕躺下了,就去舞廳跳舞,順便散散酒氣。

我說我老家是××縣的(考慮到口音及對環境的熟悉問題),我是從複旦大

學化學系畢業,通過關系分到市五金公司的。

她仍不相信我隻有22歲,忽然問我的屬相。我沒防備,竟想不出22歲屬

什麼,便反問她是否怕屬相不合?讓她猜我屬相,就是不告訴她。她幾次追問,

我都說不告訴她。

期間談到大學學習,她忽然做了個很淫蕩的手勢--用手指著自己的襠部,

浪聲問:「這個也學吧?恐怕你還得從頭學習,再上一年級。」

我會意地笑了笑。

她家裝修得很好,兩室一廳,客廳像個舞廳;她家還有帶錄音功能的電話,

衛生間有浴缸。她讓我洗澡,我不願意,她有些驚訝:「那多難受呀。」我不願

意違拗她,便去了。

自己放水,脫光了簡單洗了洗。洗澡中間她穿著睡衣進去一趟,毫無羞懼,

半敞的睡衣露出酥胸和下身烏黑的陰毛,她也渾不在意。我赤身露體,但她和我

都神態自若--我們都明白,接下來我們會幹什麼……

當我洗完進臥室時,她已經躺在床上看電視了,告訴我進臥室要赤腳。

上得床來,我有點急色(這之前,我在她家一直表現穩重),她允許我親、

摸,卻不讓我吻她嘴唇,說她不會接吻,並且現在嘴幹。

我親她的乳房,她的乳房並不太大,可乳頭卻非常大,像個棗子似的,顔色

已經暗深了。

她問我幹過這事嗎?我說在大學�我交過一個女友,因畢業分配不到一起最

後分手了,但早就與她發生過性關系,所以對於性交並非無知。

她也問了一些我的故事,還隨口地說道:「這個事(指操屄)那麼多人喜歡

幹,有什麼意思呢?」倒好像她並不淫蕩,並不喜歡性交似的。

她皮膚還算可以,隻是身材肥腴。我親到了她下身,發現她的生殖器肥大異

常,畢竟是生過孩子了,兩個小陰唇的顔色不但深暗,而且肥大得令我吃驚,都

耷拉到外面了,她的屄比我妻子的要大一倍……尤其是小陰唇跟妻子真是天壤之

別,就那麼顯眼地擺在那�!

我想嘗試一下心儀已久的「69式」口交,便伏在她身上用嘴去親她的屄,

把胯部移到她頭那兒,讓她也給我親雞巴。但她卻躲開了,說不願意這樣。

我隻好把身子移開,心�認為她好像是為她丈夫留的--不接吻,不口交。

我興味索然地隨意親著她的那處淫肉,她說:「放進來吧,那樣親,我沒感

覺,隻有放進來我才過癮!」

我依言爬到了她身上。令我意想不到的是,雞巴到了「山門」前卻軟不啦嘰

的,怎麼也硬不起來。

她問:「你陽痿了?」

我說我有些緊張,便用軟軟的雞巴在她屄眼兒磨蹭,她的陰門處已是濕潤潮

熱了,終於我的雞巴有些生機,勉強塞進去了……

我的雞巴一進到她的屄�面,她的反應就挺強烈的,臉上的表情好像非常痛

苦,無法忍受似的蹙眉,嘴�時不時地發出咬牙切齒的聲音:「我操,我操!」

我便連忙抽動,慢慢的才重振雞巴雄風,但也終究沒達到它漲硬的極限。雞

巴在半硬狀態下在她的屄�抽動,我能感覺出她的屄洞寬松肥大,跟我的雞巴不

是一個「型號」的。

操了一會兒,她就叫我別射,「你別流進去。」

我雞巴的這個狀態離射精還早呢,她這麼一說也是給我打預防針,但我還是

很緊張。

又幹了一會兒,我和她都沒有進入狀態,都感覺不滿意。她就推推我:「先

歇會兒吧。」

我掃興地翻身從她身上下來,她納悶地問我:「看你個子挺高的,怎麼雞巴

也不大呀?」

我回答說:「我也感覺沒有達到最好的狀態。」

過了一會兒,我用手悄悄地將雞巴又捋又套,終於使雞巴又有了些硬度,我

趕緊翻身上馬,把雞巴塞進她的屄�抽插起來。

她馬上就發出淫聲浪語,一邊叫床一邊說:「我不喊出來不行!」

我說:「你喊吧!」

她便放開了大聲叫:「我操,我操……操死我了!」

我說:「操你吧?」

她叫道:「操我!」

我故意問:「操哪兒?」

她喊道:「操屄!」

我追問:「用什麼?」

她大聲喊道:「用雞巴!」

後來她讓我躺在她胳膊上,轉過身側著面對面地操她,說這樣操特別舒服。

估計這是她的性交偏好,我卻不習慣,操了幾下後便又改成男上女下式了。

操了一會兒休息,她問我流了沒有,我說沒有。

她說我挺行的,頂兩個男的,說我至少操過三個屄。

我說我隻操過一個。

她很驚訝的樣子:「我真的是你的第二個屄?你挺行的!」

第二輪性交又開始了,在我抽插時,她動情地說:「你流吧,我不怪你,你

流了我才舒服。」

我也決心流出來,可這次我耐力特強;而且她那鬆弛的屄洞也不太刺激我,

反而我好長時間流不出來。我寄希望於她的淫聲浪語,就邊幹邊說道:「我插你

吧?」

她應道:「插我!」

我說:「戳你吧?」

她會意地答應:「杵我!」

還是不行,我也累了,就央求她:「你在上面吧。」

她說她累了,不想操了。

我說我還沒射呢,馬上就要射了,卻遲遲射不出來。

她讓我用力。我於是擡高她的腿用力,她又受不了,對我說:「我的屄生得

淺。」

我便按傳統姿勢,再次一發力,她便叫床:「嚇死我了!」(這是她的口頭

禪,在此表示舒服極了)

看我遲遲不射,她想結束,便急得用手拍我屁股:「快流啊,快流!」

我也想趕緊流出來,於是拚命加快抽插頻率,終於如願以償,把精液射進她

屄洞深處……

她讓我別動,從枕頭邊摸到衛生紙,像護士拔針前用藥棉堵針眼似的,堵在

屄口,說:「好了。」

我拔出雞巴,她自己擦了擦。她說:「你挺行的,操屄也是本科。」

之後,她說的背酸疼,我便給她按捏,她不住嘴地誇我會捏,說她洗桑那浴

時,小姐都沒我會捏,非說我是受過訓練的不可。捏到快活處,她嘴�喊:「嚇

死我了!」

我坐在她大腿上,雞巴擱在她屁股上,給她捏了半天背。她倒也心疼我,讓

我「累了就算了」。而我因為剛才操屄時沒讓她滿意,這一次便盡心服侍……

捏完後,我手腕都酸疼了。她便要睡覺了,一會兒便發出了鼾聲。

我卻沒什麼睡意,擔心發生小說中的情節:她丈夫突然回家,捉姦在床後敲

詐我。

同時也覺得「春宵一刻值千金」,希望做些比睡覺更有意義的事,便用手時

不時地去揉摸她的乳房。她卻執意睡覺,不願讓我騷擾她。我從她身後屁股溝下

面摸了一下她那累累贅贅垂下來的小陰唇,她倒是反應敏捷……撫摸她時,她不

讓我摸她陰蒂,說她受不了。

那麼,她性敏感度如何?為何說我操她,她沒感覺,是否因為她喝了酒的原

因?

一晚上,我總想再戰,她執意要睡,後竟又拿出一床被子與我分被而眠。半

夜,我的雞巴倒是堅硬無比,可惜她就是不願應戰。

天亮後,我先起床,穿上衣服,她仍睡意濃濃,說她一晚上讓我騷擾得跟沒

睡似的。總算勉強起來送我,但神情間對我毫不留戀。我向她要名片,好方便以

後聯系。她說家�沒名片。

我問她的名字,她說她叫鄧曉娟,是榮盛建材廠供銷科的,她丈夫也在該廠

供銷科。

她問我的名字,我隨口說叫李偉。

走時我問她:「我晚上再過來吧?」

她說不用了,她想好好休息。

誰知和她這一別就再也沒了緣分,真的成了「一夜夫妻」。

從11月9號晚上之後,我又去了幾次「豪門俱樂部」舞廳,先後有兩次又

碰到她,然而她對我卻總是不冷不熱的,不但不再讓我去她家,就連我倆跳舞時

我摟她緊些也不願意,說是廠�同事來了很多,都看著她呢。

甚至於逃避我,不願意跟我一起跳舞--我在西北角找她,她卻躲到了東南

角;離結束時間還早呢,她卻提前退場了,而且走的時候連看都沒看我一眼。我

隨之出去,卻見她與另一男人並肩騎車而返,對我視而不見。我不死心地跟了一

會兒,看到的確是沒戲了,隻好獨自返回去了。

我分析,鄧曉娟之所以對我這樣,我想主要原因是我未曾滿足她。那晚上實

在是憋氣窩火透了,要真刀真槍地戰鬥了,武器卻死不啦嘰地軟著,這自然惹她

生氣,她的心情自然不會好了,對我的不滿已成定型。

其實後來的經曆證明,我並不是這麼不中用,不但一再偷食,還多次嫖娼,

甚至玩「一王兩後」,情況不算太糟……

當然,在對待女人上,我還有個毛病就是不會來事,不懂察言觀色。鄧曉娟

對我的不滿在那天晚上便十分明顯:首先是不願再多親熱,後居然不願再和我同

睡一個被窩;天亮我走時,她迫不及待地為我開了門,而我稍作停留,她便埋怨

我:「給你開了門了,你又去找鞋子。」

言下之意是「真煩人,還不快走!」至此我應該明白鄧曉娟對我已經沒有好

感了,偏我不懂察言觀色,不會來事兒,還抱著希望去找她,以圖再會,自然是

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再以後,我去「豪門俱樂部」舞廳便很少了,卻在96年夏天最後一次碰見

鄧曉娟……

1996年6月24號下午,我提前下班去了豪門俱樂部舞廳,在那�意外

地碰到了鄧曉娟。但這次相見很令人失望:鄧曉娟比原來顯得更老、更醜了;我

主動與她聊天後發現,她已經把我給徹底忘記了;而且她的那種居高臨下、牛屄

哄哄的脾氣不但沒變,甚至見漲。她說她已經不在銷售科,而調入到分廠當廠長

了。

最令我傷心的是,她對我一點興趣也沒有:敷衍著我的問話,卻從不主動問

我點什麼。

也許我是顧念舊情吧,陪她跳了幾曲,並且在舞曲間歇還主動坐在她身邊。

但我心底對她這種無情無義又牛屄哄哄的醜女人已經根本沒有性趣了。所以我後

來借故婉言離開她身邊,坐到一個角落去了。並且自那之後也沒有再理她。

但鄧曉娟也沒遭冷落,請她跳舞的人大有人在。

我明白,鄧曉娟這種無情無義的蕩婦跟我以後已徹底沒有關系了,而我,再

也不會卑下地搭理她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