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鄰居

新鄰居

第一話 新鄰居

我叫PETER,30歲,於一間位於佐敦的中型電腦工程公司工作。

電腦工程公司,上至老闆,下至職員是男人,除了公司門口那個40多歲的接待及清潔阿嬸外,都沒有女性。

經濟不景氣,老闆也不請太多職員,一位同事做三個人的工作量,每日9點開工,做到8-9點左右才有下班的可能。

終於,捱到星期六晚,放工回家–一個120呎的房單位。

我住的房位於紅磡某大廈低層單位,有一個平台,業主把單位一開三,我房與隔離房可共用平台,第三房的位置就出不到平台了。

回家後食過樓下新記的外賣燒腩飯,渴了罐啤酒,倒頭便睡。

禮拜天醒來,已經十二點幾,走到窗邊,打開平台玻璃門,出外走走,伸了伸懶腰。

「喂!你好!」後面突然傳來了聲音。

回頭一望,見到一位可愛的少女,看上去20歲左右,估計165公分高,身穿白色的修腰小背心,加迷你裙,還有一雙修長的美腿。

「我係隔離新搬黎架,我叫YEN」

「你你好,我叫PETER。」

這就我和YEN的第一次見面。

這天晚上,我和帶了YEN去新記晚飯,原來她是一位幼稚園老師,剛畢業了兩年,現在於紅磡一所幼稚園工作。

由於她本身是長洲人,每日由長洲坐船到中環,再由中環到紅磡,實在辛苦。

和家人商量過後,便決定獨個兒搬出來住。

談話間,YEN表現得天真可愛,有一種令人很舒服的感覺,但當她低頭食飯時,一條深深的事業線就毫無保留地呈現我的眼前。

依我估計,YEN的上圍應該有34D。

面前著這可愛的臉孔,煞人的乳溝,雖然我強自忍耐,但在整餐飯中,我的小弟還是老實的站了起來,要我裝著沒事一樣,著實不易。

心想:一回到去必須要好好的打砲手槍,但意想不到的事,就發生在回家之後。

回家後第一件事,就是躲入廁所打手槍,

不過由於業主裝修時,廁所的牆門都是玻璃,就算我入了廁所,從平台窗外望入來,還是可以清楚看到我打手槍,所以我必須要先用大毛巾遮掩廁所玻璃,再痛痛快快的打手槍。

我合上眼,腦海自然浮現出YEN可愛的臉孔,深深的乳溝,纖纖素腰,還有修長的美腿終於

手槍過後,小休一會,心中自然又想到YEN,真的很想再見她一面,再和她多談幾句,心中自自然然有種甜絲絲的感覺,

終於我都股起勇氣,拿出兩罐啤酒,打開平台門口,想通過平台過隔離房,問她會否有興趣飲啤酒,怎料,當我一到了她的平台門口,從窗外看到的,就是YEN正在玻璃廁所內淋浴。

雖然視線已被浴室內熱水的蒸汽弄很有點糢糊,但YEN玲瓏的身段,修長的身材,還是盡入眼簾。

雖然未能清楚看到胸部的優美曲線,但乳尖上的粉紅乳頭,於白汒汒的水氣中份外突出,令人無法自控,當我再往下看時,那片黑色的叢林更是一目了然。

看到此處,我實在忍耐不住,立即再跑回廁所中,為那重新振興的小弟打砲

第二話 不能打手槍

和YEN成為鄰居,已經兩個星期,與她處處也很融洽,而我幾乎每日都為了她而打手槍。

一來偷看她洗澡已經是幾乎每天的事,而令我更無法自控的,是YEN的衣著。

平日YEN上班的時候,衣著都很斯文端莊,但到晚上又自不同。

她洗澡過後,身上只會慬穿一條低腰幼帶內褲或T-BACK,上身就只會穿上輕薄的衣料。

洗澡過,她也經常過來找我,有時請教電腦問題,有時也不過是聊聊天,但從她胸前浮現兩粒凸起的乳頭,乳房的形狀也隱約可見,一看就知裡面是真空的了!

星期六、日的早上,睡到十二點外才起來是很多香港人的習慣,我當然也不例外。

這個星期六剛好休假,近日工作的忙碌,加上每晚的自我「操」勞,令我這個星期六一睡就睡到下午一時。

起來刷牙後,便走出平台伸了個懶腰。

「喂!!你起身!~」YEN甜美的聲音在我身後傳來。「係呀,早」我一轉身和YAN打招呼,便即呆了。

原來YEN身上只是穿著一件純白的恤衫,恤衫看來已經洗過多次,令這恤衫已經變得很薄且透,雖然她已把胸前的一粒扭扣扣上,但在正午的陽光下,竹筍般高高挺起的乳房,粉紅而愛美的乳頭,晶瑩潔白的肌膚,還是隱約可見。

視線下移動,經過平滑的小服,漸漸注視到YEN的胯間,她今天穿著小小的粉紅色T-BACK,更性感誘人。

一起來就見到這般仙境,不但令我精神一振,就連小弟都立即醒來。

「YEN早晨呀!你你一早就起來了」我結結巴巴的問。

「起了一會啦,我正在掃地拖地,你房我也幫你拖拖好嗎」YEN熱情的問。

我當然說不用啦,不過她執意要幫忙,我也盛情難卻,便讓她入了我房清潔。

她進房後很認真的清潔,而我則在平台上看著EN的背影,已經攝人心神,加上拖地時臀部翹起,T-BACK的帶子,並不能把這個美臀隱藏,左右兩邊的臀肉,隨著YEN的動作而震動著,也同時震撼著我的心,我要花很大的意志力,才能使我忍住不走上去摸索她,但我的意志再強,也無法平息小弟的震動,加上我人在露天的平台,YEN又在我家,我不能夠打手槍,結果就只能忍

第三話  過夜

晚上,YEN應該約了同事食飯,所以不在家,走出平台,當然見不到YEN的蹤影,在她的平台門外,就只有正在晾曬的衣物。

我望了望YEN正晾著的內褲胸圍,還有她的性感睡衣及小背心,忽感寂寥。

而今個晚上,新記的外賣燒腩飯及啤酒,也成了我今晚的伴侶。

不知不覺到了十二點左右,我聽到隔離房的開門聲,知道YEN回來了。

不一會就開始出現水聲,明顯YEN開始洗澡了,不過今次卻沒有去偷看她,也許是良心發現吧!!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原來已經一點多了。當我正在與一眾高登友談論著財爺算中產,我便屬破產時,我房的平台門便傳來了敲門聲,我轉頭一看,原來是YEN。

「PETER不好意思呀,可以找過來你幫個忙嗎」性感的YEN就在門外問。

YEN今晚的衣著還是令人噴血,一套黑色的輕薄日式睡衣,襯上黑色的T褲,更豪無保留地呈現出一雙白玉美腿。

「當然可以啦」一聽到有入YEN房的機會,當然不可以放過。

我立即動身過去,原來她的電腦當機了,她不知如何處理。

這程度的問題,我坐在她的床上,不消十分鐘就處理好了,YEN高興得不得了,這時她不停的讚揚我的電腦技巧,讓我感到不好意思,原來今天她有同事生日,去了唱K,更拍了很多相,她更在電腦中播放給我看,並坐在我身旁給我介紹每一位同事,講解她們的趣事。

YEN長髮披肩,身微微靠著我,被一位如此性感的女神依靠著,使我感到無比的緊張。

這時我一低頭,剛好從她的衣領中,清楚地看到她左邊豐滿的乳房,當然少不了那粒粉色紅嫩的乳頭。

雖然YEN的乳頭已經不是第一次看見,但以往看到的,不是隔著衣物隱約看到,就是被水氣弄得糢糊,如此清楚地近距離看到,讓我忍不住全身血液加速運行,但同時又需要強行鎮定,怕被YEN發現原本我根本不是看相,而是注視著她那迷惑的小乳頭。

看完相她又說想看電影,原來她也DL了不少電影,同時她很快點了「低俗」這本身是一套笑片,但我無法抵抗美乳的透惑,經常都把視線移動到YEN那乳酪般的乳房上,畢竟美女的乳房,必定比電影中的爆炸糖更有吸引力。

而YEN看來沒有發現我已經把視線轉移到她的胸上,她還靠了在我的臂膀上看戲。

其實初時我還聽到YEN的笑聲,但笑聲漸漸卻靜了,原來YEN不知不覺間,依在我的身上睡著了。

美人入睡,我便更無顧忌的欣賞她的美乳,看著她飽挺的乳房和乳頭,乳球隨著她的呼吸,不停在我眼前一起一伏。

乳球每一下的震盪,都重重的敲擊我的心房。

我望著YEN,我的手已經不能鎮定,漸漸的把右手提起,慢慢地從她的衣領中伸手進去,輕撫她那潔白的玉峰。

當我接觸到她的美乳時,乳房的飽挺感,和彈性的舒服感,迅速地傳入我的掌心,感覺就好像捉著柔嫩的海綿似的,一陣快感即刻似電般傳遍全身。

怕弄醒睡美人的恐懼感,正在侵犯女神的罪惡感,再加上從手心傅來的,揉搓著少女乳房的質感,都使我感到無比的刺激和緊張,全身血液加速運行,小弟更是充血得膨脹,加上手掌輕搓著她滑嫩彈性的酥乳,摸到嫩小的卻又漸硬的乳頭,真是既銷魂又緊張。

第四話  自慰

當我再次慢慢張開眼睛,見到的正是YEN可愛的臉,一個嬌美的身體正依靠在我胸前,一雙圓圓的大眼睛正望著我。

我對她笑了笑,正想提起手時,手心感覺到一股異樣的溫柔舒適感,原來我的手一直按著她的乳房。

原來昨晚我正揉搓她的乳房時,不知不覺間竟睡著了我真該死!!!!

我嚇了一驚,立即把手抽出,神色尷尬,一時間不知說什麼好。

「你在我訓著時做了什麼」YEN偏偏咀的問。

「我我唔好意思,我呢我」我完全不知道可以說什麼。

「你就在我訓著時非禮我好過份呀!!」YEN語氣嚴厲起來。

「我我不是有心的,我你你好美,所以所以我」這種情況我完全不知如何應對。

「你對我不起,我要罰你!!!」YEN說完又對我做了個鬼臉。

「罰!~」我還不知如何應對。

「好!!我就罰你請我食早餐!!」

接著YEN就站了起來,背著我解開了腰帶,再脫下了她的日式睡衣,全身慬穿著那黑色的T-BACK,再轉身走了出平台,在晾曬的衣物中拿起了一個黑色的胸圍戴上,再穿上背心和短裙。

「你還坐著去食早餐呀!!」

這刻我才回過神來,原來她真的只想我請她早餐就算,當真是便宜了我,我也立即動身回房,取過銀包便和YEN一起落街去。

早餐過後,我們便各自回家,而在我腦海中,還不時浮現出YEN白嫩的乳房,粉紅的乳頭,若不是怕她會隨時找我,我真的會打起手槍來。

「嗯、嗯、嗯嗯」忽然一種低沈的聲音從YEN的房間傳了過來,我好奇地走出平台,在她房間的窗戶內一看。

嘩!!此時我只見YEN全身赤裸,她的黑色T-BACK已掉在地上。

她她原來正在自慰!!

此時只見YEN的左手,正在她那潔白的玉峰上輕撫著,乳房就在她修長的手指下變化著,她亦不時以手指輕輕按摩著玉乳上的乳頭,讓一雙紅嫩粉色的乳頭堅挺起來。

YEN的身體也已被汗水濡濕,她的身子似乎剛從水裡出來一般,襯得她玉體更挑動人心,口中斷斷續續地輕呼:「嗯嗯、啊呼唔」

而她的右手也沒有閒著,在她胯間小撮的陰毛下方,右手的手指翻起了蜜桃般的兩片花瓣,粉紅色的花瓣中,讓我隱約看見一條迷人的小溝,她的手指正熟練地撫摸著珍珠般的小陰蒂和外陰同時蜜洞已經流出瓊漿,想不到她的嫩蜜桃已經氾濫成災,完全濕透了,晶瑩的愛液,已一點一滴地緣著優美的肉臀,流落到她的床上。

「嗯」YEN再次發出誘人的呻吟聲,細微地呻吟著。

YEN正完全陶醉在肉慾的愛撫中,完全沒有注意到我正在窗外,欣賞著她原始的自慰美態。

聽到YEN嬌嫩的呻吟聲,銷魂的表情,令我的慾火不停的狂升,我也顧不得自己正在露天的平台上,立即便抽出小弟,一邊欣賞著YEN的自我愛撫,一邊打起手槍來。

「嗯嗯、啊呼唔嗯嗯、啊」

隋著YEN的手指活動加快,她的呻吟聲也漸響,我的動作也快起來,終於「唔嗯嗯、啊~~~~~」

YEN高聲一呼,估計她已經到達高潮,我的火熱的陽精也忍不住噴射出來

第五話  赤裸的誘惑

射精後我立即回房,等了一會,YEN好像也沒什麼動靜,我便俏俏地走出平台,清理留在她窗外我的子孫。

這刻我不敢往她的房內望去,怕被她發現,如果被她問句我在做什麼,難道我要告訴她我在殺子滅孫

在我飛快的清理,同時留意到她的晾衫架上只餘下一條藍色的內褲,我估算當她陶醉過後,今天應該要洗衣服了。

我匆匆地清理完畢,立即便跑回入房,當我剛好關上平台門口,便聽到YEN打開平台門的聲音。

真的幸運,如果她早一秒開門,都可能會見到我在清理精液。

當我正感幸運時,忽然「砰」的一響從平台傳來,我立刻走出平台一看。

平台上我只見到YEN,全身赤裸,一絲不掛的在平台上,左手拿著一條藍色的內褲,右手緊張地握著她房的平台門鎖。

如果我的估計無錯,應該是她自慰過後,不想穿掉了在地上的內褲,便想到平台上取洗完晾乾的內褲,本來一出平台取褲再入房,應該很快便能完成,所以她並沒有穿回衣服就出平台,怎料她剛出平台,門便被風吹關了,更不幸的是門鎖上了,她不能入房。

這時,一個焦急的裸女就在我面前,我又怎能不表現下我的風度呢

「YEN,什麼事呀」我裝著好心的問

「門被風吹關了,我開不到呀!!」YEN回應非常焦急,同時她也應該忘記了自己沒穿衣服。

「可能鎖上了,你有鎖匙嗎」我自己都覺得自己的回應是多餘的。

「我現在怎可能有鎖呀!!!」她終於意識到自己正在我面前裸露身體,立即用手遮蔽那雙潔白的豐乳。

我先叫她入了我房,再假意幫她致電業主,希望可以請業主來幫忙開門,當然我最後跟她說找不到業主。

她表現有點失望,坐了在我的床上,用被子遮著誘人的雙峰,但並沒有穿上那藍色的內褲。

我則先跟她說說笑話,逗她開心,她也忍不住笑了,不過不小心手一鬆開,一雙迷人的雙峰,又再次露出來。

「你見到我這般性感,會不會有性衝動架」YEN臉紅紅的問。

「當然會啦!!」我想也不想就答了。

「你有性衝動會點架」YEN笑著說。

「很難說的,不如給你看看。」我見她樣子有點蠱惑,便樣回答,同時我站起來,並脫下了褲子。

YEN紅了臉,並望著的的小弟說:「原來已經這麼大了,你一定忍得得辛苦了」

說完這話,她便站了起來,拿著被子的手完全鬆開,一個優美的胴體,豪無保留地盡現的的眼前。

這次是我首次正式近距離欣賞YEN的身體,一個白玉般的身驅盡入眼簾。

一對粉淡淡的酥胸,當真比豆腐還要細嫩,雪膚凝脂,兩條白膩晶潤的大腿之間,僅有極稀少的遮蔽,隱藏著絳色的嬌艷紋理,好似一塊水晶平滑地稍稍裂開,散發誘人的淺桃紅色澤,尚有一絲泉水慢慢湧出。

我上前把把摟著,並和她深深的吻著,此時我本來擁著她腰間的手掌,逐漸從腹部上移,劃著乳邊的圓弧。

「啊嗯!……啊……嗯嗯……」一種難以形容的刺激傳遍了YEN每一寸肌膚,令她禁不起心中的快適,放聲呻吟。

而我則慢慢感受著她那精緻滑嫩的玉乳雪膚,手指向峰頂推去,還未用力,那嬌美的嫩肌竟也壓得略見凹陷,好似兩個薄膜水袋,柔軟無比,偏又是生得誘人。

兩粒可愛的粉紅乳尖,輕輕一碰,便隨著波動微微晃盪,似在迷惑人心。

我把她輕放床上,再慢慢深入她的神秘三角地帶,發現原來中間的小溝已經濕淋淋的,這時YEN忽然反客為主,她把我壓在下面,並開始以兩片火燙的陰唇,磨擦著我的小弟。

我的小弟沾滿了她的愛液,變得閃爍,再被她蜜桃上的毛髮搔著,變得更加堅挺難耐,此時她的手掌移到我小腹的,一股強烈的熱流直衝丹田,原本抑壓的慾火,已難以控制了。

我把小弟移到蜜穴之上,到了這個地步,我已將所有的理智拋出九霄雲外,現在只知道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我的臀部向前推了一下,急躁的小弟只能頂在花瓣上,不能成功插入蜜穴之中,YEN微笑了,並用手將小弟引到甜美蜜桃洞的門外,再以旋轉式成功鑽開蜜洞兩旁濕滑的花瓣,我再往前一挺,小弟整支插進那條火辣而濕滑蜜道中

「嗯……嗯嗯……PETER……PE……PETER……啊……!」YEN忘我地呼叫著

我在感受著YEN嬌體內的濕暖柔嫩,同時在我在腰部挺進之下,YEN開始承受著我的衝刺。

「唔啊!啊、啊……」她摟緊我的後頸,藉以掛住向後傾仰的身子,失神狂亂的呻吟回應著每一次深入,同時我環抱她的纖腰,結實地衝擊這迷人的玉體。

YEN的嬌體不由主地擺動著,柔軟的乳房劇烈甩動,秀髮散逸,櫻唇綻開,吐著銷魂的喘聲及吟叫。

「啊PETER啊、啊、嗯啊啊、啊天啊」

熾烈的羞意和亢奮,把YEN引逗得發狂了,十指將這一切向床單拚命發洩。

「啊啊……YEN……」我不停的前後抽送,看著嬌美的女神終於和我結合,那令人憐愛的神態,同時耳邊聽著近乎浪蕩的呻吟聲,把我的情慾完全爆放,雙手也沒閒著,揉動那嬌貴無比的雙乳,享受著超凡的滑溜精細感觸。

胸前傳來的陣陣快美,敏感的乳尖被我的手指極盡溫柔地玩弄著,加上肉洞內不停的抽插,雙重的快感將YEN往巔峰急速推動,嬌柔的呻吟聲也跟著盤旋直上。

「啊好美啊、啊、啊啊我啊啊」YEN的神智已被巨浪般的快感迅速掩沒。

抽插了百來下後,這時我大口喘了幾口氣,全身血氣賁湧,感到快到要達極點,大喊一聲:「YEN我我到射啦我體外射」

我還沒完全失到理智,緊長關頭還想插出來。

「不不要出來我我還要呀我要啊好美啊」

這時YEN突然用雙腿緊緊摟著我的腰,令我無法抽出,同時她陰道突然收緊,嬌嫩的她已經到達了性慾的高潮。

「唔啊……啊啊啊啊!」我也忍耐不了,一柱滾熱的精液猛然貫入了她的體內,直達子宮深處,將她沖上了九重天外。

我和YEN互相對望,四手互握,手指緊緊互相扣住,兩人同時升上了頂峰。

我們二人一起軟倒在淩亂的床鋪上,輕輕擁著,共享雲雨後的溫存。

不知過了多久,我才把小弟從她的蜜洞中抽出,望著白色的精液從她的小洞中慢慢流出。

第六話   在一起

一輪翻雲復雨過後,我和YEN都累了,天也晚了。

本來應該到了晚飯時間,不過YEN沒有衣衫,總不能叫她裸露身體去食飯吧,但家中多了位可愛溫柔的裸女,我又怎捨得落街買食

所以我就打電話到新記外賣。

當夥記送外賣來時,YEN立即躲了入被窩中,樣子很好笑的。

接著我們就裸露著身體食飯,能與心中的女神,光著身子,共進晚餐,我真是三生有幸。

我和YEN赤裸裸地交談說笑,真的開心,但當我看到她雙腿之間,還留有我半乾不乾的精液,想到剛才在她的秘穴內中出,總覺不好意思。

YEN看到我的眼光,好像明白到我的心意,她向我笑了笑,說:「我前天才來完M,應該安全的。」

其實我一個大男人,怎知安全期怎計,可能她這樣說,也不過是想我安心。

「不過下面被妳弄髒了,去洗澡先不如一齊丫。」YEN臉紅紅的說。

與美女鴛鴦戲水,任你再有定力的男人都會心動,更何況這個還是不久前才與我乳水交融的美女,當然立即行動,與YEN走進浴室。

偷看她洗澡已經很多次了,從沒想到竟然有機會和她一起洗澡,實在令人興奮,小弟也忍不住興奮過來。

「你又在想歪事嗎」YEN頑皮的問。

其實能與美女一同出浴,看著水珠跟著她身上的美妙曲線流動,加上她身上不斷散發著的少女氣息,是問面對這種情況,又有那個男人不心動

而且窄小的浴室中,YEN的身體不斷和我的身體輕擦著,更令內心中的慾火,愈燒愈旺。

洗澡過後,乾了身,我們在床邊坐下。

「怎麼你洗完澡還不冷靜」YEN取笑我的小弟。

「嘩!能與我心儀的美女鴛鴦戲水,很難沒有反應呢。」

YEN沒想到我會這樣說,先呆了陣,但很快就紅著臉,低下頭。

「其實我我一直都喜歡你!」我大著膽子的說。

YEN的頭更低了,不過低著頭的她,很快就注意到我的小弟正一柱向天。

忽然她輕輕握著我的小弟,讓我全身一震。

「你想我做你女朋友嗎」YEN細聲的問。我立即點了點頭。

「這是我的答案。」YEN微笑並蹲了下來。

她十指輕輕撫摸著我的小弟,讓我忽然不敢動彈,全身血液似乎盡往下身湧去,一個俏麗的小YEN輕捏著小弟的前頭,令它變得更紅且粗,然後YEN低下頭去,櫻口微開,輕輕含上前端。

我立覺身子一震,難以克制。

「嗯」的一聲,YEN將我的小弟含住了,並輕聲嬌吟。

我努力地忍耐,下身如是裹在一團水雲之中,輕暖柔細,突然一個軟軟的物事碰上頂尖,竟是美人舌頭,正細細品嚐著我的小弟。

美舌輕觸微接,令我有陣陣酥麻的感覺,一時輕飄飄的,同時下身沸騰滾燙,心緒奮騰已達頂點,一絲熱流直向小弟的頂端鑽去。

一道熱流激射入她的喉中,如江河決堤,立時充滿口中。

而YEN只是微笑,把我的精液都吞下後,便躺在床上,一雙美艷的大眼睛,情深的望著我。

美女的意思最明白不過,我立即以口相就,和她深深一吻,也不知吻了多久,我的口已經離開了她的口,並往她的身體吻下去。

先是敏感的耳根,粉白的頸項,平闊的前胸,再到達雪白的雙乳。

在我的熱吻下,少女已經連聲喘叫,雪白的雙乳泛起紅潤,乳頭不知不覺中已挺立起來。

之後再往下吻,經過平坦的小腹,來到了森林的深處,於森林的盡頭,可愛的小肉洞正不自覺地一開一合,明顯正等候著新的刺激。

我已經忍不住,舌頭就向她雙腿之間鑽去。

「啊!」YEN全身一顫,只覺一條柔軟之物滑過,原來她下身早已濕透,我舌一伸,便舔了一大口鮮甜的春水。

我飛快地扒開兩條粉腿,把整個頭都埋了下去,呼嚕呼嚕的又舔又喝。

YEN羞得快哭了出來,估計她從出生以來,雙腿從未像這樣撐開,下身完全一覽無遺。

我的力道不大,但也非這柔弱的軀體所能承擔,YEN緊咬雙唇,終於忍不住大叫起來。

我把舌頭伸得更入,輕輕刮著她小穴的嫩壁。

YEN渾身一顫,失聲呻吟:「啊啊……唔啊……」

這刻少女只覺體內刺激不斷,腦海空蕩蕩地,神魂不定,輕輕擺著頭,發出嬌膩的鼻音。

她的胯間已經一片濕漉漉地,分明是春心蕩漾,我知道她已經到了時候。

我將她兩腿分開,把早已重新振作的小弟頂端,在她私處上磨蹭著。

YEN連聲喘叫,低聲道:「你你哎啊別玩了快快啊」

我先讓YEN坐在自己腿上,捧起那嬌貴的雙乳,略一低頭,吻了上去。

YEN玉體輕抖,顫聲道:「PETER啊嗯嗯」

我輕吻著挺立的乳頭溫柔的說:「YEN,妳這兒好香啊。」

YEN一陣害羞,低聲道:「你你別羞我啦。」

「不,真的很香呢」我口一張,舌頭往她乳頭舔去。

就在她陶醉於胸前溫柔之時,忽然我腰用力一挻,整支小弟直插入她的小洞之中。

「啊」YEN忍不住大叫一聲。

見她這般害羞的模樣,我心中一陣衝動,十指如捏麵般把玩兩個乳房,伸舌舔著胸脯上的乳香。

「唔……啊……」YEN雖極力壓抑著不叫出聲來,但在我不停的上下夾攻,她也忍不住發出銷魂的吟叫,神情越發嬌柔,動作也是漸漸沒了顧忌,跟我一起享受性愛的快感。

雪樣的胴體在我充滿衝勁的來襲之下,已顯得鮮潤欲滴。

YEN迷糊地喘道:「PEPEPRTER啊、唔唔唔呼啊好好棒喔啊」

我大力抽送,在她耳畔低聲道:「什麼東西好棒啊?」

YEN耳根發燙,羞紅著臉叫道:「你啊啊那個唔」

她已完全陶醉在快感之中。

我當下使足精力,奮力挺進,直擺佈得她嬌軀亂顫,縱聲嬌啼,一張床上淩亂不堪,處處沾濕,兩人下身碰撞之聲不絕於耳,又快又響。

我雙手捏著她豐盈細嫩的香臀,眼裡看著她擺身,搖晃乳球的撩人體態,下身更感受到她肉壁內溫暖細膩的服務,真是興奮得血脈賁張。

「YEN,妳妳很好」我低聲說。

YEN輕呼一聲,嬌喘著道:「你啊、唔在笑我嗎嗯啊」

YEN現下擺腰之際,兩個玲瓏剔透的嫩乳便跟著急速搖晃。

這時的YEN已然深深溶在一片激情之中,再也支持不住。

「PETER!」大叫一聲,右手一滑,整個身體臥倒,腰間做出了最後一下動作。

同一時間,我全身之力奔騰而出,把男人的精華完全地直接注入這心愛的身體之中。

滾燙的精液直射入她子宮的深處,灌滿了嬌弱的秘地,令少女的私處一陣又一陣地緊縮,尤如懼怕失去這個男人寶貴的精華般,不容這愛的白液離開她的身體。

待風平浪靜之後,床上一片狼藉,一對喘息不止的愛侶互相摟抱著,互相擁吻,雙舌相纏。

兩人相擁而眠,直至翌日天明。

第七話  平台上

翌日醒來,美女在懷,當然不捨得離開,於是便致電公司請病假,YEN也打電話給校長病假,之後二人目光相接,相對而笑,輕輕一吻後,漸漸變得呼吸急速,二人開始再次翻雲覆雨,小小的房間內,二人爆發著人類最原始的慾望。

下午,我致電業主,拿了鎖匙幫YEN開鎖,之後她便回到她的房中。

換過衣服,我便牽著她的手上街午膳。

「回去你會做什麼」膳後回去時我問YEN。

「洗澡先啦,我我我下面還有你的東西。」YEN羞澀的說。

我笑了笑,YEN則對我做了個鬼臉。

回到去,本來打算和YEN一起洗澡的,怎料公司竟然打電話來,我只好接電,由得YEN自己洗澡。

電話一講就半小時了,講完電話,見YEN已經洗完澡,衣著性感的站在平台上看風景。

我立即走出平台和YEN輕輕一吻,便在平台上吹吹風,說說話。

傾談間,望著YEN甜美的樣子,標緻的身材,豐滿的乳房,忍不住心中一蕩,手放在她的桃臀上,摸索著。

「你又頑皮啦~」YEN笑著說。

我也是心情清爽,此時兩人心生柔情,手掌所撫摸的,也從衣服換作了肌膚。

YEN輕輕喘著氣說:「PETER,不要……不要脫衣服啦……啊……我……我怕有人……會……會見到……」

我聽了,靈機一動說:「小YEN,只脫內褲OK」

YEN羞紅著臉,執住短裙,向上拉起,輕聲道:「像這樣子……是嗎?」

隨著YEN的手臂移動,裙子撩起,那雙精緻如細瓷的美臀也一分分展露在我眼前。

在日光輕臨之下,豐潤而柔嫩的大腿更見晶瑩剔透,加上蜜桃般的美臀,令我不覺發出讚嘆之聲,「好美啊。」我說。

短短一句話,YEN已然芳心大喜,面紅紅的更是嬌豔。

我伸出手掌,撫摸著華瑄雙腿柔膚,由外而內,緩緩揉動,到了下身僅有的T褲之上,輕輕壓按一下,登時有些濕濕涼涼的。

YEN大羞,顫抖著喘了口氣。

「那麼快……已經……已經濕了啊?」YEN含糊地說。

我立即褪下那擋路的內褲,只見粉紅色的私處晶光閃閃,濕潤得不可收拾,小洞一一合,好像在等候什麼似的。

YEN只覺私處一涼,原來微風吹拂之下,潮濕的肌膚大感清涼,卻也增加了心中的羞意。

我立即低下了頭,將臉往YEN股間探去。

「PETER,不要,那裡……啊、啊……嗯……」

突覺下體一陣刺激,YEN忍不住顫了顫身,呻吟出來,我已輕輕舔著那嬌嫩精美的細縫。

這一舉動真要把YEN的靈魂拋上天去,又是害羞,又是慌亂,連串嬌聲漏了出來,「不要那樣舔……嗯、嗯、啊呀!平台上……如被人見到……好丟人……哎、啊……」

我也不多理會,只以手撥開YEN雙腿,伸舌輕舐桃花蜜源,弄得YEN又酥又癢又害臊。

只聽YEN嬌喘連連,柳腰擺動,快將禁受不起,一種說不出的奇異感受剎那間傳遍YEN的嬌軀,登時「啊」地叫了出來,一喘氣,再也不能忍受,動手解開自己上身衣衫,搓揉那酥胸玉乳,稍微舒緩亢奮之情。

這時YEN已墜入迷情,春聲己起,連連呻吟,「PE……PETER……太……太過分了……啊……唔……啊啊……」

我已經已然迫不及待地摸著薄衫之下的肌膚,歎聲不止,「唔、啊……我會……忍不住……再做……啊……嗯、啊!我……受不了……了……啊……」

小YEN確然受不了了,迷迷糊糊地喘叫著。

她失魂落魄地揉著自己的雙乳,汗水淋漓而下,滿身衣衫盡濕。

我也感到她的秘處泉湧不止,舔也來不及舔,情濃之極。

耳聽YEN的嬌聲陣陣,我的小弟也難以克制,早就整軍待發,正要大展神威。

眼見時機成熟,我便輕聲說:「YEN妹,我……我要去囉。」

她的一雙小手立即去解開我的褲腰帶,探索著我的小弟,輕輕握著,「好熱喔……PETER,趕快……我……我快要……嗯……啊……」YEN喘著氣的說

我在她雙唇印上一吻,將她拉到在平台欄邊,從後面撩起了她的衣衫,讓她全身赤裸,同時美臀翹起。

YEN登時羞怯難言,嬌聲的說:「這樣子……唔好啦……啊!」

突然下體一陣力道貫入,我已經從她身後長驅直入,挺進了那片水鄉澤國。

小YEN妹出其不意,忍不住驚聲呻吟,猛地抱緊欄桿,隨即開始承受一波波猛烈的攻擊。

我從YEN的背面進攻,雙手繞到嬌軀之前,掌握住了兩個浸滿香汗的嫩乳,施以重重愛撫,感受快意之餘,更加激烈挺腰,衝擊得YEN嬌吟不絕,「啊、啊、呃、嗯!PETER……你、你……啊、啊……你好壞……我……唔唔……我還沒…準……準備……啊、啊!」

她字字吐出,都已變成春情蕩漾的音色,隨著我一進一退起伏不定。

此時YEN已被我襲擊得心神歡醉、魂不守舍了,只聽她聲聲喘息中,夾雜著兩人下身碰撞的聲響。

二人在平台上赤裸裸的親熱著,心情不免緊張,同時也有一種刺激性,令二人心情更激動,動作亦更激烈。

在陽光的襯托下,YEN的身段更玲瓏,引得我情癡一片,動作得更明快。

抽送之間,流泉飛濺,灑得平台地上斑斑水漬,點點露珠。

YEN竭力剋制喘息,「PETER……拜……拜託……抱住我……拜託!」YEN妹顫聲的叫著。

而我攻勢正是如火如荼,心神放縱,聽了小YEN的懇求言語,心中一蕩,握住YENYEN的雙腕,將她帶離欄桿,一把將她纖腰攬住,狂吻她纖細的粉頸,「當然好……YEN妹,我要緊緊抱住妳……」

YEN嚶嚀一聲,盡力轉回了頭,雙眼因興奮而變得朦朦朧朧,口中不停呼出嬌息。

沒有了欄柵的支撐,兩人立時一起倒在地上。

我一翻兩人身子,壓在YEN身上,下體的神兵依然以強悍的威勢進擊。

小YEN此時趴在地上,迎接著的重重的力道,只擺佈得她全無抗拒之力。

肩頸、雙乳、腰腹全在我雙掌遊走下,快感如潮湧至。

平台之上,只有兩人親暱之聲。

我腰的擺動越來越急,YEN的呻吟也到了全然抑制不得的地步。

我深吻她的頸後,她便勉力斜身伸手,一手去撫摸我的頭髮,「哈……啊……我……已經……不行……啊……」小YEN狂亂地叫著。

就在兩人即將達到至高極樂之時,我忽然自身後架住YEN的兩臂,身體一仰,將小YEN上半身稍稍架離地面。

她搖搖擺擺地扭動纖腰,三分哀怨、又三分緊張地呻吟:「PE……PETER!」

同時小穴內的肉壁收緊,為小弟帶來壓倒性的快感。

就在這時,我下身衝出一道巨力,熱騰騰的陽精直貫入YEN嬌嫩的肉體之中,滾燙了她的子宮,令她禁不住失聲大叫。

「啊、嗯啊、哈啊……!」

俏目緊閉,粉紅色的肌膚嬌豔欲滴,整個人好似快要融化一般。

或許是先前激烈過了頭,這股熱流爆發,注滿YEN的玉體之餘,

又大量溢出,和著YEN的充沛的蜜汁,將兩人交合之處弄濕了一大片。

我緩緩向一旁翻開,以免壓住YEN,但雙手卻仍緊緊環抱著她。

而YEN的嬌喘也自急促慢慢悠長,柔弱的呻吟餘波盪漾,輕輕按在我的手背上,胸口猶自無法平息,一雙玉乳仍緩緩起伏顫動。

「YEN,妳喜歡嗎?」我在她耳邊輕的說。

「喜歡……」YEN嬌柔地嗯了一聲,身子微微一扭,嬌聲說:「PETER,你……你拔出來啦。」

「在妳的身體裡,很舒服呢。」我笑著說。

YEN一張臉直紅到了耳根,

「可是……我……我好想抱你。」

我笑了一笑,說:「好。」

兩人下身緩緩分離,幾道細絲仍然相連難捨。

她輕喘一聲,轉過身來,投在我懷裡,小小的手掌輕摸我的背脊,臉蛋倚在胸前,合上眼睛,露出滿足的笑容。

我輕輕拍著她的肩頭,一手托起她的臉頰,兩人不勝纏綿地輕輕啜吻,心中一片甜蜜,享受著激情之後的餘味。

「你又弄得我濕濕啦,我剛才洗完澡的。」YEN甜美的說。

「不如再洗多次,我陪妳。」我笑著說。

「嗯!」YEN臉紅紅的回應了。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助跑~~~~~~~~~~~~~~~~~~ 我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