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人

大美人

我叫羅助佑,是一個保險業務員。但我比較喜歡自稱業餘攝影師。所謂業餘攝影師就是沒事的時候背著相機亂跑,東拍拍西拍拍,一方面為了興趣,一方面也拍些受歡迎的照片賺點外快的那種人。只要能賣錢,什麼照片我都拍。你要叫我狗仔隊也可以,但我還是喜歡你叫我業餘攝影師。

身穿黑色連身短裙的她,面色冰冷地高舉右手,在空中伸出三隻指頭。

「三~~二~~一~~~~!!」所有人瘋狂地跟著她的手指高喊。

音箱裡爆出震耳的音樂,所有人興奮地高喊,使出渾身解數扭動身軀,在快舞音樂的催化下狂舞著。

瘋狂!著迷!忘我!狂熱!上百人在舞池中竄動!在五彩燈光的閃動下像一條條魅影晃動著。她開了門,探出半張臉,兩顆明亮的大眼睛轉了轉,才踏著充滿活力的腳步跳上音控台後面。她穿著黑色緊身高領上衣,斜肩的剪裁露出半邊香肩,黑得發亮的低腰皮褲上掛著一條厚重的銀扣皮帶。長髮挽起來,插了枝銀髮簪。在音控台上方的強光照射下,銀髮簪的簪尾甩出一道道反射的閃光。

「JULLIA~~!我愛妳~~~!」一位客人用所有人都聽得見的聲音在舞池中大喊。

JULLIA先是毫無所覺地繼續調整著她的唱盤,然後又像突然想到什麼似地抬起頭來望著那位大喊的客人一兩秒,接著又繼續低頭整理她的東西。一會兒戴著細手鍊的小手移到臉前,銀色的髮簪閃動了幾下,好像頭部有了什麼細微的動作,但是低著臉,又讓人看不見她的表情。

突然JULLIA站直身體抬起臉,大眼睛轉了幾下又閉上,雙手插著細細的柳腰深呼吸,忽然間臉一轉,正面面對我的方向,眼睛一張開就直視著我的雙眼!我真不敢相信!她難道能在充滿煙味、酒味、香水味和人身上的體味的PUB裡,嗅出前夜闖進她家的人的味道?她直勾勾地盯著我的眼睛,伸出舌頭輕舔了一下上下唇。多麼銷魂的動作啊!但是我卻看得毛骨悚然!我覺得我好像成了她的獵物了。

她的視線放開了我,注意力又回到舞池上的眾人。一陣如釋重負,夾雜著挫敗沮喪的感覺湧上心頭。草草收拾了東西,丟下身邊還自以為美人望了他一眼,還陶醉在其中的陳董,我走出了PUB。

我回到家裡躺在床上,用棉被蒙著頭胡思亂想。往後幾天我別再靠近那棟破公寓了!想到她在PUB裡竟然還能發現我,要是我再去一次,恐怕真的會讓她給扭斷脖子!至於架在她家裡,不,她的「巢穴」裡的那四台攝影機,既然她嗅覺這麼靈,恐怕那四台攝影機早被她給拆了。

不幸,我媽從小說我生肖屬貓,過沒多久,就耐不過好奇心,又開了車到她的窩附近。我不試試那四台攝影機總不甘心!打開手提電腦,設定好頻道與分割畫面,一面在心中祈禱一面按下按鍵。只見四個分割畫面上只出現了一個!

LUCKY!我不禁歡呼起來!裝在牆上插座孔裡的那一個沒被她發現!

但是新的問題又來了,現在已經打草驚蛇,我沒辦法再整天往這邊跑,我必須想個辦法,能夠我人不到這裡,又可以收得到鏡頭拍下的畫面。幸好科技和C罩杯解決了我的問題!

「C罩杯」是我認識一位專賣攝影用具的朋友,姓趙,年過半百,幾年前剛認識時喊他趙伯伯,後來簡稱罩杯。結果他異想天開,就在名片上印「C罩杯」!「C就是Camera,我就是專賣camera的趙伯伯,C罩杯。」他總這麼說。

C罩杯給了我一些能夠架設接收站的裝備,雖然所費不貲,但我還是狠下心買了下來。隔天就趁JULLIA半夜上PUB的時間,在我原先躲藏的地方架了訊號轉接站,經過測試,我能夠在三分鐘車程外的地方接收到屋裡傳出來的畫面!

每天JULLIA回到窩裡之後,就把衣服脫光,躺在房間的正中央,直到隔天上班,才從衣櫃裡拿出當天要穿的衣服,用衣櫃的鏡子化好妝就出門。從不見她喝水吃東西,也不見她洗澡洗衣服,衣服好像都是直接從衣櫥裡拿了就穿,種種生活習慣都是那麼怪異,叫我摸不出頭緒,我只能假設那些問題她都在上班的地方解決。但是儘管如此,之前見過的那位老太太、那包黏膜分泌物、以及她像動物般的嗅覺和行動,卻仍是我腦中盤旋不去的謎團。

觀察了快一星期,都沒什麼新發現,漸漸地我也對JULLIA的私生活失去興趣。直到有一天……..

JULLIA一進到房間的模樣就有點奇怪。脫光衣服之後坐在房間中間,張開雙腿,伸手往私處摸去!「太好了!這種片子肯定大賣!」我在車裡興奮起來,想到PUB冰山美人的自慰偷拍片,不知道會有多搶手!不說別人,光是陳董肯定就會為這個花大把鈔票!

看JULLIA昂著頭,性感誘人的身軀不住扭動,白晰的嫩手在身上不停滑動,可以想向配上聲音會有多刺激!我趕緊把麥克風聲音打開,迫不及待想聽見她火熱的嬌喘呻吟!

「嘎~~~~~吼~~~~~~」我懷疑我開到怪獸片的頻道了!

JULLIA發出的怪聲讓我手心冒汗!我不敢相信地盯著螢幕,看著她的下腹部不斷起伏,聽著她的低吼越來越急促,同時在她兩腿之間不斷流出濃稠的白色黏液,而且越流越多!那黏液多到沾滿她的雙腳,而量還不斷在增加!

她用手將那些黏液往身上抹,黏液不斷地流,不斷往身上抹,越抹越多,越抹越厚!從頭到腳滿滿都是!越來越厚的黏液讓她看來像具肥胖的石膏像!最後,整個人完全被裹在大團的黏液中!動作越來越遲緩,也越來越少,終於最後所有的動作都停了。一切歸於寂靜。

JULLIA變成了一個橢圓球狀的…………繭!

她面無表情地撥弄頭髮,輕甩了一下頭,長長的黑髮甩出一道波浪,在音控台上的強光照射下化成一道亮眼迷人的秋波。

「JULLIA!JULLIA!JULLIA!」以舞池為中心,狂熱的吼叫聲震動著整間PUB。

她冷冷地抬起大而明亮的雙眼,掃視了舞池一圈。即使坐在最角落的我,也不禁隨著她轉動的眼睛中閃耀出來的反光而怦然心動!她冰冷的眼神,像勾魂的漩渦,叫人忍不住凝視她那極冰冷的眸子深處!

「她叫JULLIA,神秘的DISCO PUB冰山美人,好像有外國人血統,只要她一上台,當天晚上保證爆滿!我要她的照片、資料、所有關於她的東西我都要!你儘管去拍!要花多少錢我都願意!」坐在我對面的陳董這麼說。年近半百,堂堂千萬富翁的陳董竟然會像個迷戀偶像的青少年般這麼說話,著實讓我感到不解。

「這狗娘們到底是何方神聖?」我當時想。「能讓一個像陳董這樣經過大風大浪男人這麼神魂顛倒的女人,到底有什麼鳥魅力?」

不過看了她的現場,我終於明白為什麼陳董會這般「返老還童」了!只要是正常男人,遇上了這種女人,想要不迷上她都難啊!

她美嗎?當然!美極了!但是最迷人的不是她的美貌,而是整個一舉手一投足的完美神韻!她的眼睛會勾人!頭髮會勾人!肩膀會勾人!手指會勾人!腰枝會勾人!她全身上下每個地方都會勾人!

不!真正勾人的,是她的「冷」!當與她視線接觸的一剎那,全身沸騰的血液就像在一瞬間凝結,下一秒又再度恢復沸騰!但就是那麼一轉眼間的冰冷,帶給全身無比的刺激亢奮!「猜火車」裡頭說,海洛因比最高潮的性愛還要興奮一百倍,而她的冷,恐怕比最強力的海洛因還要刺激一百倍!

光看她走上台不到兩分鐘,已經讓全場熱得像沸騰的油鍋!最厲害的是,她從頭到尾笑都不笑一下,總是面色冰冷得像南極的風雪,更別說是開口說一句話了!讓人為了想博她一笑,爬上印度瑜珈的釘床去打滾都願意!面對群眾的狂熱,她也只回了幾個淡淡的,若有似無的小動作……..HOT!VERY VERY HOT!

遠遠望著她,我的手指不住地做出按快門的動作,視線像是裝了鏡頭框,滿腦子全是為了留下她身影的取鏡角度。可恨PUB裡禁止攝影,門口保鏢又搜身嚴格,想要她的LIVE照片,想來只能用偷拍的了,要夾帶一台夠像樣的相機進場恐怕是難如登天啊!

我步出PUB,腦中規劃著偷拍計畫的策略。原本只打算隨便扔幾張隱藏式相機拍出來的照片就要打發陳董,但是在我親眼見識她的魅力之後,我身為業餘攝影師的熱血也被她點燃!不拍出我心目中完美的照片我誓不甘休!而且不只是LIVE,她的一切!所有她生活細節的任何一個小部分我都不願放過!這已不再是為了陳董的高額酬金,而是為了我體內業餘攝影師的熱血!

淩晨四點半,PUB關門已經過一個半小時,終於見到她走出門外,身上披了一件白色短披肩,踏著黑亮的細跟高跟鞋走到對街。我趕緊抄起相機拍了幾張。可惜配備不夠好,可想而知效果普普。

從後照鏡中看見她坐上了一輛淡藍色中古裕隆。真奇怪,像她這樣的PUB女王,要什麼樣的車沒有?為什麼會開這種破鐵罐車呢?我帶著滿肚子的狐疑,遠遠跟在她車後開了快一個多小時,在天色微亮的時刻終於來到了郊外一處廢棄的住宅區。幾年前大地震之後,這裡的房子多半全倒,半倒的也被判定為危樓,沒水沒電的,連流浪漢都不住這種地方了,她竟然會來這裡?她將車子熄火後,左右張望一陣,確定沒有人跟蹤之後,鑽進了其中一戶半倒的公寓。

過了一會兒,一位老太太從那棟平凡的住宅裡步履蹣跚地走出來,手中提著一大包東西,放上了JULLIA那輛淡藍色破鐵罐裕隆的副駕駛座,又緩步回頭,在大門消失了身影。那老太婆是她什麼人?那一大包是什麼東西?我好奇地想立刻下車一探究竟,但是為了避免被發現,我還是忍住這股衝動,繼續留在車上等待機會。

我在外頭等到天黑,仍不見人出來。我除了上廁所以外不敢離開車子一步。無聊的盯梢持續到晚上十點多,才見她穿著黑色小可愛,純白短窄裙,披著黑色薄紗透明披肩,小心翼翼地從那棟兩層老建築裡走出來,輕巧地上了車之後悄悄地離開。大約半小時車程之後,她將那一大包東西扔在路邊垃圾堆上。

「垃圾裡藏有許多秘密!」我想起幾年前在偵探小說裡讀過的這句名言,當下將車子開往垃圾堆,拾起她扔下的那包東西之後,找了個隱蔽的地方仔細察看那袋垃圾。說真的,那包垃圾遠遠超出我意料地重!

扒開封口,迎面撲來一陣令人做噁的腥臭味!我掩鼻往裡頭一瞧,只見裡頭白糊糊的,搞不清楚是什麼東西。我戴上手套挖了一把出來瞧瞧,一團像南寶樹脂,軟趴趴黏糊糊的白色膏狀物攤在掌中,還從我指縫中不斷滑下透明的黏液….

今天是跟蹤的第三天。我已經可以確定JULLIA就住在那棟半倒的破公寓裡頭!不管她是暫時棲居,或是長期住在那兒,總之她每晚離開PUB之後,車子最終都會回到那裡,而且不到上班時間,不會離開那棟破公寓。

看來我可以利用她去PUB上班的時候偷溜進去,安裝隱藏式攝影機,利用車上的監視器來監視她的一舉一動。唯一的問題是那位老太太!雖然那位老太太從那天之後就沒再出現過,但我仍然不敢掉以輕心,萬一被那老太太發現,那麼偷拍計畫勢必胎死腹中。

另一方面,交給陳董的那個白糊糊的怪東西的採樣檢體,經過陳董熟識的人分析之後,只知道是「某種生物的黏膜分泌物」,但是除此之外,到底是什麼生物的分泌物、成分、作用等還是搞不清楚。而那袋怪東西也只有那天出現,之後幾天就跟那位老太太一樣,沒再見到了。

這幾天來我利用偽裝成手機的隱藏式攝影機,在PUB裡偷拍到不少她的LIVE照,也利用她上下班的時間拍了不少,原本將這些照片扔給陳董,就足以換到不少鈔票,但是她怪異的住處,和那包白糊糊的怪東西讓我打定主意要將她的秘密挖個徹底!雖然對於進入那棟破公寓一直讓我不安,但是無法壓抑的強烈好奇心不斷催促著我趁她上班的時間溜進公寓!俗話說得好,好奇心能殺死一隻貓,這話果然不假!怪不得從小我媽都說我生肖屬貓……..

遠遠看著JULLIA坐上淡藍色的破鐵罐裕隆,我背上裝滿器材的背包離開藏身處,接近那棟破公寓。我輕輕推開鏽蝕的鐵門,小心翼翼地踏上走廊。隨時注意周圍的動靜。我擔心那位老太太會突然出現把我嚇一大跳。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香甜的味道,好像是某一種蜜。我靜靜站著等了一陣,確定除了我呼吸的聲音之外,聽不見任何其他聲音。我壯起膽子摸黑前進了一兩步,不敢離開大門太遠,以方便危急的時候能夠轉身逃跑。大約過了十來分鐘,我確定只有我一個人之後,膽子也大了一些,扭開小手電筒。

房子裡淩亂地散落著棄置的傢具,上面都蒙上了一層灰塵,幾乎看不出有人住在這裡的痕跡。我放棄客廳,轉向其他房間。第一間房間跟客廳一樣,保持在廢棄狀態。第二間房間也是完全棄置的狀態,照灰塵堆積的情況來看,恐怕已經兩三年沒有人動過了。接下來我檢查盥洗室。盥洗室裡亂成一團,洗臉槽和乾涸的馬桶裡積著厚厚的灰塵,也看不出最近有使用過的跡象。

到目前為止的發現,除了走道上密佈的女性鞋印之外,都顯示這棟房子已經好幾年沒有人動過,根本讓人無法想像有人連續幾天在這裡待超過十五個小時!最後只剩下主臥房。看來所有謎底都將在這裡揭曉!我轉向主臥房,香甜的氣味越來越濃,腦中不斷想到恐怖電影中的情節,想像我可能看見的駭人畫面……..然而結果完全超乎我的想像!

碩大的房間裡只有一個大衣櫥,除此之外空無一物!一塵不染的地板上均勻地塗抹著某種東西,在手電筒的光線照射下閃閃發亮!那香甜的氣味就是從地上這層不明物體散發出來的。

我戰戰兢兢地將衣櫥打開……..裡頭只有成堆的明牌服飾。幸好,我最怕的是一打開發現裡頭有一具屍體,或者更可怕的,是那老太婆突然「哇」一聲跳出來……..那我真的不被嚇死,也要被嚇掉半條命了!

這樣自我解嘲地笑了笑,消除了一些緊張感。心情鎮定下來之後,我馬上開始著手偷拍大計。我在門框上、衣櫥頂,以及牆壁上殘破的插座孔裡各裝了一個無線型隱藏式監視器,從三個不同的角度,可以將這房間裡每一個角落收進視角。我將手提電腦打開,測試了一下,確認無誤之後,趕緊離開了那個地方。臨走之前又在大門上方擺了一台,好將她從進門之後的一舉一動全拍下來。不過說也奇怪,那老太婆真的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一切準備就緒,剩下的就只等JULLIA回來了,看看她到底怎麼在這種雞不拉屎鳥不生蛋的鬼環境活下去的!我趁這個空檔打了個盹,天亮時才被一陣破鐵罐車行駛過顛簸路面發出的噪音給吵醒。看來我們的女主角回來囉!她和過去幾天一樣,像貓般靈巧地閃入門後。我早已將手提電腦的畫面準備好,緊盯著畫面。

透過大門上的攝影機看見,JULLIA一進門就站定不動,抬起臉大力吸氣,隨即整個人弓起來,像彈簧一樣往前彈跳!衝進主臥房,在主臥房裡猛打轉,在主臥房裡手腳亂抓亂打!突然間,整個人又弓了起來,往大門衝去!我見狀知道大事不妙,趕緊將手提電腦扔到一旁,發動車子用最快的速度逃之夭夭!

JULLIA的動作令我心裡發毛!那不是人類的動作!她一進門就聞到我身上的味道,那種嗅覺絕對不是人類所有的!還有她那弓起身體往前猛衝的速度與力量,簡直跟野獸沒兩樣!幸虧我事前謹慎,將車子停得遠,不然光是剛才她那一下,難保她不會一轉眼間弓個幾下就衝到我車子前面!我目瞪口呆地望著螢幕。一個絕世美女變成一個繭?假如攝影機不是我自己裝的,看到這樣的影片我一定認為那是用電影特效做出來的!

過了幾個小時之後,那個繭動了一下,然後出現一道裂痕。從裂縫中伸出一隻手,然後漸漸地,整個繭被撐開了。JULLIA裸露的身體再次呈現在鏡頭前。只見她背對著鏡頭,低著頭像抱著什麼東西,頭部不停微微扭動。漸漸地,她改變姿態,彎曲的身體逐漸舒展開來,突然一雙小手伸到她身體兩側,緊緊抱住她!

她抱著一個看起來八九歲的小女孩!

JULLIA和那個憑空出現的小女孩不停擁吻,那小女孩的手不停在JULLIA的背部撫摸,我注意到那雙小手撫摸的範圍緩慢地在增加!從原本兩邊的側背,撫摸到背脊,然後在JULLIA身後交錯,最後幾乎可以環抱JULLIA!

那小女孩的手變長了?

不!不只手變長了,那小女孩長大了!不過兩三個小時,那小女孩看起來已經像是個十六七歲的少女!

「嗯~~~~呵~~~~~~嗯~~~~~~」一聲聲發情似的浪聲傳出,兩個女孩彼此擁抱,愛撫著,兩具火辣的胴體緊密地貼合,熱烈地摩擦著!兩個女孩繼續擁吻了快一小時,場面火辣煽情。最後,兩人終於放開了。JULLIA虛弱地往旁邊一歪,就倒到地上,一動也不動。這時候那位小女孩抬起頭來,明亮的大眼睛眨呀眨的,望向四周。也讓我看清了她的臉。

JULLIA!那女孩的臉長得就跟JULLIA一模一樣!不!不只臉一模一樣,整個身體,根本就是另一個JULLIA!

小JULLIA靜靜坐了一會兒,活動了一下身子,站起來打開衣櫃,用跟JULLIA一樣的動作,穿上衣服,化妝,打扮得光鮮亮麗地走出房間。我看了看時間,晚上十點半,平常JULLIA的上班時間……..

幾個小時後,之前倒在一旁的JULLIA動了一下,慢慢地爬起來,動作遲緩地坐直,用緩慢而遲鈍的動作收拾著滿地繭的碎片。那不是JULLIA!那是我之前看見的老太婆!

老太婆撿起一塊塊的繭屑,塞進口中,嚼也不嚼地直接吞下肚!一口接一口,看著老太婆吃下原本從她自己私處流出來凝固的東西,讓我強烈地反胃!老太婆將繭屑吃完之後,又做了一個很噁心的舉動……..她開始流口水!口水就像瀑布一樣,從她嘴裡不停地流出來!

老太婆不停在房裡走動,將她的口水滴得到處都是!滴過口水之後的地板起了些變化,竟然溶解成黏液狀!老太婆將地板上的黏液整理成一團,用個大袋子裝起來,裝了一大包。老太婆遲緩的動作,讓整個工作花了幾個小時才完成,這時候天已經快亮了。

不久之後,JULLIA回來了,那老太婆拎著那一袋原本鋪在地板上的東西離開房間。看到這裡,我明白了,之前我看到的老太婆,就是前一代的JULLIA!而那一大包白糊糊的怪東西,就是前一代的地板!但是心中又出現兩個疑問,那老太婆後來又到哪去了呢?還有就是,鋪在地板上的東西拿去丟了,那新的地板哪來呢?

螢幕上的畫面解答了我心中的疑問!

老太婆回到房間,JULLIA早已坐在房間裡等著她。老太婆慢步走到JULLIA身邊坐了下來。JULLIA抱住她,將她豐潤的雙唇印在老太婆乾癟的唇上,飢渴地親吻著。

「嗯~~~~嗯~~」JULLIA再度發出撩人的聲浪!但老太婆則是靜靜地讓她貪婪地吻著。漸漸地,老太婆變小了,變扁了,也變濕了,潮濕的身上反射光線,看來就像貼了保鮮膜在身上一樣!但是正確來說,應該說老太婆融化了!

老太婆的身體越來越小,越來越扁,身上的液體流到地上,在水泥地板上流動著。越流越多,越流越廣。終於整個房間的地板上都是老太婆融化成的液體!老太婆消失了!變成地板了!

「我到底拍到了什麼?」我自言自語。我在螢幕前發呆了好久。「我的老天!這到底是真的假的?」

「哈囉!」一句簡短的問候在我耳邊響起,聲音甜美。

螢幕中JULLIA正歪頭笑著對鏡頭揮著手!

我嚇得跳了起來!頭撞到了車頂!她的聲音,她的笑容,還有這麼可愛的動作,多少男人夢寐以求!我是唯一聽到她對我說話,又對我笑的男人,我還真是他媽的幸運兒啊!

「等我,我會去找你。」JULLIA面帶笑容,用她甜美的聲音說。

說完,手伸向鏡頭,螢幕一片漆黑……..

隔天,聽陳董說JULLIA辭職不幹了,下落不明,沒有人知道JULLIA到哪去了。而我,幾個星期不敢回家,晚上不敢一個人睡覺……..每天慶幸,JULLIA今天還沒出現在我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