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拾老闆的小女兒

收拾老闆的小女兒

年紀不大的方麗婷,一向都很活潑,一天放學,爸爸接她到公司,正好有位

電腦工程師锺明華在工作,於是方麗婷便和锺明華叔叔玩了起來。锺明華正在備

機,方麗婷卻一直搔他癢,使他沒法子工作,锺明華想告訴她的爸媽,他們卻不

在,锺明華便想處罰方麗婷,於是把方麗婷捉住,放在大腿上,掀起她的裙子,

輕輕地打了幾下。

��方麗婷卻笑著說∶「不痛!不痛!」

��锺明華便說∶「不痛嗎?好呀!你搔我癢,我也要搔你。」說著便沿著方麗

婷的胳肢窩搔下去。

��方麗婷扭著身體一直笑,锺明華有點娈童傾向,公司又只剩他一人,於是他

便用手去搔方麗婷的屁股。

��方麗婷繼續扭著身體,笑說∶「不會癢!不會癢!我不怕!」

��锺明華一聽有點生氣,就扯下方麗婷的三角褲來,用力搓揉方麗婷柔嫩的下

體,並且將手指頭插進方麗婷的『小妹妹』中,方麗婷一聲慘叫∶「好痛啊!」

��锺明華笑著說∶「你不是不怕嗎?」

��方麗婷哭著說∶「人家只說不怕癢嘛!又沒說尿尿的地方不怕痛嘛!」

��锺明華看方麗婷哭得厲害,便說∶「好啦!不要哭了,我變魔術給你看。」

��方麗婷一聽锺明華說有魔術可看,就停止哭泣問∶「什麽魔術啊?」

��锺明華說∶「就是我尿尿的地方。」

��方麗婷問∶「你尿尿的地方會變魔術?」

��「會呀!你要不要看?」

��「好啊!我要看。」

��於是锺明華便拉下褲子的拉練,把『小弟弟』掏出來。

��「它會變什麽魔術呢?」

��「它會脫帽子呀!」說完就把包皮往後拉。

��「哇!」

��「好不好看呢?」

��「嗯!只有這樣嗎?」

��「還有呢!它還會長大哦!」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锺明華說完接著問∶「你要看嗎?」

��「要!」

��「那你當我的助理小姐。」

��「我要做什麽呢!」

��「很簡單,你只要照我說的做就好了。」

��「好!」

��「把衣服脫掉!」

��方麗婷爲了看魔術表演,早就把媽媽教她『不能在外人面前脫衣服』的事忘

得一乾二淨了,馬上就把衣服脫了。

��锺明華把方麗婷抱到桌上,對她說∶「你坐在這�把腿張開。」

��方麗婷照做了。

��「用手把尿尿的洞洞剝開。」

��方麗婷用手把尿尿的洞洞剝開問∶「這樣嗎?」

��「對!就是這樣子,不要放掉哦!」

��看著方麗婷的『小妹妹』,锺明華很快地就勃起了。

��「哇!它真的長大了。」方麗婷看著锺明華的『小弟弟』說。

��「你看,我沒騙你吧!」

��「嗯!它還會變些什麽嗎?」

��「它還會吐『口水』呢!」

��「真的呀?你快變給我看呀!」

��「好吧!」锺明華把方麗婷抱下來,指著自己的『小弟弟』對她說∶「你現

在蹲下去,用你的舌頭舔這�。」

��方麗婷伸出小巧的舌頭輕輕地舔舐著锺明華的『小弟弟』,溫暖的氣息一步

步地刺激著锺明華的神經,使得锺明華的『小弟弟』更加英勇地挺舉在方麗婷的

面前。

��「啊!你尿尿的地方怎麽又變大了呢?」

��「對呀!它會變大還會變硬哦!」

��「那它什麽時候才會吐『口水』呢?」

��「沒這麽快,你繼續舔它,等一會兒它就會表演給你看了。」

��「嗯!」方麗婷便繼續舔锺明華的『小弟弟』。

��大約過了五分鍾,锺明華的『小弟弟』一陣顫抖,果然『吐口水』了。

��「啊!這是什麽東西呀?」方麗婷摸一摸自己的臉問。

��「這是它吐出來的『口水』呀!」

��「好髒啊!還黏黏的,真惡心。」

��「怎麽會髒呢?」

��「『口水』本來就很髒啦!而且這還是從你尿尿的地方吐出來的。」

��「不會啦!這種『口水』不會髒而且很好吃哦!」

��「這個可以吃?」

��「你不相信啊?你吃吃看就知道了。」

��方麗婷半信半疑地吃了一口,說∶「怎麽鹹鹹的?」

��「好不好吃呢?」

��「好怪的味道呀!」

��「你知不知道,你除了嘴巴會吃東西,還有哪�會『吃東西』呢?」

��「不知道!還有哪�?」

��「你尿尿的地方。」

��「我不信。」

��「我弄給你看好不好?」

��「好呀!」

��锺明華拿出一面鏡子對著方麗婷的『小妹妹』說∶「你再用手把尿尿的洞洞

剝開,看看它在鏡子�的樣子。」

��「哇!它怎麽長這個樣子啊?」

��锺明華指著方麗婷的陰核問∶「你看到這顆小豆豆嗎?它上面的小洞才是尿

尿用的,底下這個洞就是『吃東西』用的。」

��「那我肚子餓的時候可以用它吃東西嗎?」

��「不行!它只能吃像我剛剛吐的『口水』。」

��「那它是怎麽吃的呢?」

��「你現在坐到椅子上,我來教你。」

��於是方麗婷坐下來問∶「然後呢?」

��「像剛剛一樣把那個洞剝開。」

��「嗯!」

��這時,锺明華握著『小弟弟』在方麗婷的『小妹妹』上面摩擦,一會兒之後

說∶「一開始會有點痛哦!可是,以後你會想要天天吃我那�的『口水』,所以

你要先忍耐一下哦!」

��「好,我知道。」

「好,我知道。」

��於是锺明華的『小弟弟』開始慢慢地往方麗婷的『小妹妹』�頭插進去了,

方麗婷則因爲『小妹妹』感到像被撕裂了般的疼痛,整個臉像打結一樣糾葛在一

塊兒。

��「進去了,會痛嗎?」

��「有一點點,這樣要多久呢?」

��「等一下我會開始插你的小洞洞,大概二十分鍾就好了。」

��「你不是已經插進去了嗎?還要怎麽插呢?」

��「只插進去的話,我尿尿的地方會變回原來的大小,所以,一定要進進出出

地插才可以呀!」

��「那你開始插吧!」

��「嗯!」

��『小弟弟』在第一次被插的『小妹妹』�頭緩緩地抽插著,锺明華的心�在

想∶「果然還是處女好玩,『小妹妹』又緊又多水,真爽!比用嘴吸還棒。」

��想著想著,開始加快速度用力地插,每一下都插到最深處去。

��「啊┅┅!嗯┅┅!啊┅┅!啊┅┅!啊┅┅!嗯┅┅!嗯┅┅!」

��「是不是很舒服呢?」

��「嗯┅┅!真的┅┅很舒服┅┅耶┅┅!沒┅┅想到┅┅原來┅┅有┅┅這

麽┅┅舒服的┅┅事啊┅┅!」

��說著說著,方麗婷的身體一陣顫抖,『小妹妹』�面第一次泛濫成災了,锺

明華感覺到方麗婷的『小妹妹』緊縮的力量,彷佛將整個『小弟弟』都被吸了進

去,終於也忍不住的射出『口水』來。

��「你有沒有吃到『口水』呢?」

��「嗯!我有吃到熱熱的『口水』。」

��「你覺得好吃嗎?」

��「好吃呀!」

��「以後有機會再請你吃,好嗎?」

��「嗯!好呀!」

��「那現在把衣服穿好,你爸爸、媽媽快回來了,記住這是我們的秘密哦!」

��「嗯!」

������※����※����※����※����※

��就在锺明華給方麗婷開過苞之後一星期,學校放暑假了,方麗婷因爲在家�

無聊,所以又到公司�玩,可是锺明華卻到中坜出差去了,於是,方麗婷只好和

公司老闆的兒子張紀輝一起到�面玩。

��張紀輝和方麗婷同年紀,兩人幾乎無所不談,所以,方麗婷把锺明華變給她

看的魔術告訴張紀輝。

��「你說的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我騙你做什麽?」

��「我也想要學變魔術。」

��「那我們來試試看好了。」

��「嗯!怎麽做呢?」

��「你先把褲子脫掉吧!」

��「好。」張紀輝說完便脫下自己的褲子來。

��「怎麽是這樣子的呀?」方麗婷看到張紀輝的『小弟弟』問。

��「本來就是這樣啊!」

��「那麽小,好可愛呀!」說著,便伸出手去摸張紀輝的『小弟弟』。

��「啊!好癢啊!」張紀輝說著這句話時,『小弟弟』也有些變化。

��「你尿尿的地方翹起來了耶!」

��「真的耶!」

��「你能不能把它的帽子脫掉呢?」

��「我試試看。」說著便將包皮拉開,但是馬上又鬆手了。

��「你怎麽不脫了呢?」

��「會有一點痛。」

��「我幫你舔一舔,可能就不會痛了。」說著便將張紀輝的『小弟弟』含在嘴

�吸吮。

��「啊┅┅!好像有點癢又有點麻麻的感覺。」

��隨著嘴�含吮的動作,方麗婷的手慢慢地將張紀輝的包皮往後拉開了,而張

紀輝因爲陣陣的趐麻而阻止方麗婷繼續吸吮。

��「怎麽了?」

��「沒有,我也想舔你尿尿的地方,好嗎?」

��「嗯!好吧!」

��於是方麗婷脫下了自己的裙子和內褲躺了下來,張紀輝則嘗到了以前未曾享

用過的『小妹妹大餐』。

��「什麽味道啊?」

��「嗯!有點酸又有點辣辣的,但最主要的味道是鹹鹹的。」

��「好吃嗎?」

��「好吃啊!」

��「那現在該我吃你了。」

��於是張紀輝便想站起來,方麗婷卻問∶「你幹嘛站起來呀?」

��「你不是要吃我尿尿的地方嗎?」

��「人家不是要用嘴巴吃啦!」

��「那要用哪�吃呀?」

��「就是人家尿尿的地方嘛!」

��「怎麽吃呀?」

��「你把尿尿的地方插進人家尿尿的地方那個洞�。」

��張紀輝插進去後問∶「然後呢?」

��「然後,進進出出地插呀!」

��「好。我試試看。」說完便開始人生的第一次抽插了。

��「嗯┅┅!嗯┅┅!啊┅┅!啊┅┅!啊┅┅!嗯┅┅!啊┅┅!啊┅┅!

你和┅┅锺明┅┅華┅┅一樣┅┅會┅┅插呀┅┅!插得┅┅人家┅┅尿┅┅尿

的┅┅地方┅┅好┅┅舒服┅┅啊┅┅!」

��「嗯┅┅!啊┅┅!啊┅┅!麗婷┅┅你┅┅尿尿┅┅的┅┅地方┅┅好緊

┅┅啊┅┅!把我┅┅尿尿┅┅的┅┅地方┅┅夾┅┅得好┅┅舒服┅┅」

��「啊┅┅!啊┅┅!你┅┅覺┅┅得┅┅好玩┅┅嗎┅┅?」

��「嗯┅┅!你┅┅尿尿┅┅的┅┅地方┅┅真┅┅好玩┅┅」

��「那┅┅你喜歡┅┅玩┅┅我┅┅尿┅┅尿的┅┅地方┅┅嗎┅┅?」

��「嗯┅┅!喜歡啊┅┅!」

��「那┅┅這個┅┅暑假┅┅我┅┅每天┅┅都┅┅來跟你┅┅玩┅┅好┅┅

嗎┅┅?」

��「當然┅┅好┅┅啦┅┅!以後┅┅我們┅┅每天┅┅都要玩┅┅尿尿┅┅

的┅┅地方┅┅啊┅┅!啊┅┅!啊┅┅!」話才說完,張紀輝便全身顫抖了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