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致青春后感

觀致青春后感

激情過後,蓉兒躺在我的胸膛上,我仰面躺在床上,望著天花板。這個時候,我倆都沒有說話,享受著激情過後的這份甯靜。

過了一會兒,我對蓉兒說,去「洗洗吧」。蓉兒輕輕地「嗯」了一聲,獨自一人走進了衛生間,開始嘩啦啦的洗了起來。過了一會兒,她洗好了圍著浴巾走了出來。我接著進去,快速地洗好了也出來。繼續摟著她躺著。

我感覺應該說點什麽,蓉兒卻輕輕地說「抱緊我,別說話。」於是我繼續抱著蓉兒,溫柔地撫摸著她的背和乳房。過了一會兒,我又來了感覺,JJ也開始硬了起來。我趴到蓉兒耳邊說:我們再來一次吧。

我們的舌頭又開始糾纏著,我饑渴的吮吸著她柔軟的舌,順勢將她壓在了身下。我們緊緊的擁抱著,吻著,但這對我們遠遠不夠。我慢慢的吻到了她的脖子,我的手在她豐滿的胸部周圍遊走著,真的好柔軟。她不安的蠕動著身體,我知道她在渴望什麽,立刻把手覆蓋上那動人的高峰,我一邊撫弄著她的乳房,一邊欣賞著她的身體,我擡起頭,又吻上了她的嘴,用自己結實的身體揉壓著她的肉體,更把手滑進了她的爸爸,那�已經是溫暖濕潤的海洋了,我的手在她的腿根處揉著,手指不時無意的劃過腿間。她緊緊的抓住我的手,想抵抗自己投降的慾望,卻不自覺的把我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陰部,隔著我的手用力的揉弄著。

我最喜歡兩個肉體赤裸的擁抱在一起,那種溫暖柔軟的感覺讓我迷醉!她高高的舉起了腿鈎在我的腰間,眼中閃閃的,似乎充滿了水,我知道那是渴望。我握著自己的雞巴,在她的陰道口輕輕的頂著,並不時的在她的陰唇和陰蒂上摩擦。

「嗚……」她用力咬著自己的嘴唇,淫液已流到了床單上,下體的瘙癢讓她極度的渴望著被摩擦,被充實!她用眼神告訴我,她無法再等了!我輕輕的吻上她的唇,忽然腰用力一沈,雞巴深深的頂了進去。立刻感覺被溫暖濕潤柔軟的肉壁裹了起來,下體傳來巨大的快感,真的好舒服!「啊!好舒服!」這重重的一插讓她感覺心都要跳了出來,覺得自己被這強烈的快感征服了,強烈的快感讓我們無心再用什麽技巧,兩個人瘋狂地抽插著。她的臉上充滿了滿足感,頻率越來越快,更用腿緊緊的加住了我,我知道她快到了。我輕輕的頂進去,很淺就拔了出來,又輕輕的頂進去,很淺的抽出來,她顯然無法忍受這種感覺,努力的向上迎合著,嘴用力的吻我,吸著我的舌頭。我巧妙的保持著,數到了九下,忽然用力了頂到底,用力的旋轉了一下,甚至感覺到了深處柔軟的宮頸,和她身體深處的顫抖。

「天那!」極度的期待和渴望加上這突如其來的強烈的快感讓她崩潰了。「啊!

快……恩……「每一次深深的插入我都會感覺到她陰部深處的顫抖,著帶給我極大的快感!」啊!「她再也無法克制自己,迎來第一個高潮,身體劇烈的顫抖著,緊緊的抱住我,吻著我,我也用力吮吸著她的玉液,卻不停下自己的動作。

她覺得自己快被插穿了,可還是不停地一次次的向上迎合著。」不要……不行了……求你……恩……恩……不行了!「她覺得自己完全被快感包圍了,身體無法控制的顫抖著,感覺又一次攀向了高峰。我也不願再克制自己,加快了速度和力度。

啪,啪,啪!我一次次的深深插入,快速抽動!用力的頂進她身體的深處,一連插了幾十下,我感覺快要窒息了,可快感極度的強烈了起來。「啊!」「啊!」我終於在她身體的深處噴射了,那種快感讓我腦海一片空白……只有喘息聲在彼此的耳邊傳遞。

第三次做愛的時候,我才體會到蓉兒下體的美妙。她在感覺特別強烈的時候,不自覺地用雙腿夾住我的腰,讓我的堅硬下體在她的�面,她的雙腿夾緊,那樣我的下體感覺特別明顯,一種被夾住的感覺,而且蓉兒的剛被開發的陰道好似一個箍環,不斷收縮箍住我,那種感覺太美妙了。我就不斷沖擊,感受蓉兒的收縮,那種美妙無法描述,記得當時自己就要瘋狂了。正在享受著舒服的快感,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感到小腹有一股熱流正在生成,有點就要到天堂的感覺,蓉兒猛然抓住我的雙臂:「快!快點!恩……快呀!哦……哦!」我隨之調整了一下,一陣狂風暴雨般的抽動,把我送上了浪尖,一股觸電般的快感,使我象機槍似的射了出來,蓉兒也「啊!啊!」了起來。天呐,這真是文字難以表達出來的舒服,只能再次說「舒服!」這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麽舒服,我們倆還同時達到了高潮。我癱在了她的身上,好象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她也眯著眼享受著尚未消逝的快感。隨後顧不得擦拭,兩攤爛泥般的人兒擁抱在了一起、纏在了一起,我倆對視著,沒有任何語言,只有幸福,竟然慢慢地睡著了。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醒了,看著還在熟睡的蓉兒,象小貓一樣偎在我的懷�,無比的幸福油然而生,這就是人生的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我緊緊地摟著蓉兒,生怕她離開我的身邊。

這個時候,蓉兒也醒了,看了看錶,輕輕地說:「我得回家了。」我一看,房間開的時間也快到三個小時了。於是退了房和蓉兒一起出來。

「咱們吃個飯吧,吃晚飯你再回家!」我挽留到。

「不了,我爸媽還等著我呢,我回家吃吧。」蓉兒說。

「那我送你吧!」聽她這樣說,我繼續說道。

「不用了!」說完,蓉兒攔了一輛出租車,走了。

晚上躺在床上,我又一遍一遍地回想今天的一切,我和蓉兒到底算什麽關系?

一X情?不算,男女朋友?不算!炮友?也不算。但是不可否認,蓉兒的身體和人都很讓我迷戀。不管了,隨緣吧。

後面的事情我實在不願意再回憶。我記得姜文在《陽光燦爛的日子》這部電影�說過,人的回憶會被自己的大腦主動更改的。這件事也是。我能很清楚地記得我和她交往的細節,做愛的細節,但分手的細節卻怎麽也記不清楚了,只記得了一個大概。

那天,我跟父母去走親戚,在路上我和蓉兒發短信,我忘了我說了什麽看蓉兒的短信,我就能感覺到她的憤怒:你把我當什麽人了,難道在你心�我就是你做愛的工具嗎?你以爲我是隨便的人嗎?既然你這樣想,那我們以後不要再見面了。

就這樣,我們連面都沒見,就分手了。說分手也不確切,因爲那時候我有女朋友,只是那段時間正好和女朋友鬧冷戰,所以我的心完全放在蓉兒身上,但沒想到是這樣的結局。

蓉兒是個幹脆的女孩,說了之後立刻把我的聯系方式刪除了,在QQ、空間、人人上全部都刪了我,從此就好像在我的生活�消失了一樣。

後來,我聽同學說,蓉兒結婚了,男的很疼她,很愛她,同學說她見過蓉兒和她老公,兩個人看上去非常恩愛。再後來,我和女朋友也和好了,一年後我們也結了婚。但是這段經曆我從來沒有告訴過她,她也毫不知情。

再後來,我聽同學說,她和老公生了個漂亮的女兒。不久後,我和老婆也生了個兒子。雖然同在一個城市,我們卻從來沒有再相遇過。有時候我就在想,是不是我們兩個人的緣分徹底用完了。

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的腦海�經常能回想起的不是兩個人做愛的場景,而是蓉兒低著頭,被我拉著去酒店路上的場景。我永遠不會忘記她那悲傷的表情。

我一直覺得是墨傷害了她,其實到最後我又何嘗沒有傷害她,而且可能我對她的傷害更深,更加無法彌補。我一直幻想著有一天,在一個合適的場合,只有我們兩個人見面,我再次拉住她的手,對她說一句發自靈魂深處的道歉:「對不起!」但這一切,都只是幻想罷了!也許,對我們來說,這是最好的結局了。

我能做的,就是在這個地方,用我最真摯的文字,記下我最虔誠的懺悔,向可能永遠也不會看到的蓉兒。

蓉兒,對不起,祝你幸福。

結尾的時候,我想到了倉央嘉措的一首詩,這是對我目前心情最好的寫照。

最好不相見,便可不相戀。

最好不相知,便可不相思。

最好不相伴,便可不相欠。

最好不相惜,便可不相憶。

最好不相愛,便可不相棄。

最好不相對,便可不相會。

最好不相誤,便可不相負。

最好不相許,便可不相續。

但曾相見便相知,相見何如不見時。

安得與君相訣絕,免教生死作相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