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性饑渴的女上司出差

與性饑渴的女上司出差

與性饑渴的女上司出差

(一)

我的上司廖朝鳳雖說已經46歲了,但是依舊風韻十足,性感迷人。絲毫不

見一點老態。唱歌跳舞樣樣拿得下,穿著打扮依舊新潮。

有一次,她帶我到上饒出差。那是個小地方,沒有什麼樣的娛樂活動。到了

那兒,我們也只得呆在旅館裡。

晚上,我洗完澡,只穿著襯衣和短褲坐在床邊看我們帶來的資料,以此來打

發時間。這時,洗澡完畢的廖朝鳳穿著露肩的吊帶短裙,用毛巾擦拭著頭髮走了

出來。她見我正認真地看文件,就笑著說:「急啥?有的是空看,不抓緊時間好

好休息一下,要當心身體呀。」

「累不著。」我說,「我年輕嘛,要不,您帶我來幹嘛?」

「哦?」廖朝鳳笑了,坐在寬敞的大沙發上,翹起白嫩的大腿,裙內淺色的

底褲依稀可見,顯得異常撩人。我有些不敢看,畢竟她是我上司,平常對我的要

求也很嚴格,我有點怕她。

「那你可錯了。」她接著說道,「我可不是因為這才帶你來呀。」

我有些迷惑地望著她:「那是為什麼?」

「你猜猜?」她停止擦拭頭髮,笑吟吟地望著我。

我搖搖頭,雖然有一個念頭在我腦海裡閃過,但我沒敢說出來。

「真笨。」廖朝鳳嬌嗔地瞪了我一眼,拍了拍沙發,「過來,我告訴你。」

我有些遲疑,但還是下床,走到她身邊坐下。廖朝鳳輕輕笑著,挨近我:

「瞧你這遲鈍樣。怕我吃了你呀?」

「不是,」我說,「是——」

「是什麼?」廖朝鳳抓住了我的手,輕輕地摸著。

我搖了搖頭,還是沒說出來。

「小笨蛋。」廖朝鳳伸出手,在我的額頭上點了一下,然後欠身起來,又一

屁股坐在我大腿上,然後一手勾住我的脖子,一手豎起一根手指頭,在我的唇上

劃著:「那,——」她有些口吃地說,「現在,——知道嗎?嗯?」

我笑了,就是再笨的人也知道是什麼意思了。我張開嘴,咬住她細長的手

指,輕輕地吸吮著,含含糊糊地應到:「知,——知道了。」

「傻樣。」廖朝鳳嬌嗔地從我口中抽出手指,輕輕地在我的頭上撫摸著:

「我還以爲——,啊,——」話沒說完,她的身子突然扭動了一下。原來,我在

她的腰間搔了她一下,讓她笑出了聲,打斷了她要說的話。我也順勢摟緊了她,

另一隻手在她光裸,嫩滑的大腿上摸著。 「小壞蛋。」廖朝鳳嬌嗔地在我臉上

擰了一把,一低頭,把她柔軟,濕潤的雙唇貼在了我的唇上,親吻起來。

她捧著我的臉,手指在我的臉龐上輕輕地摸挲著,嘴裡嗯嗯地哼著。另一隻

手順勢而下,沿著我的脖頸滑到我的胸口前,摸索著我襯衣上的紐扣,一粒粒地

解開。然後在我光裸的肩上,背上和胸口上摸著。

我把一隻手伸進她的腋下,一隻手伸進她的腿下,把她抱起來,橫放在我的

大腿上,順勢把嘴巴蓋在她的唇上,在她的嬌嫩的雙唇上重重地親著。

我把舌頭撬開她的牙齒,伸進她的小嘴裡,慢慢地攪動著,不時和她的香舌

纏繞在一起。她仰面朝著我,嘴唇匝弄著我的舌,含弄著,喉嚨咕咕做響,不時

把我的唾液全部都吞嚥下去。

她的胸脯緊貼著我,我用手按了按,有點溫濕濕的。我把手挪到她的肩上,

輕輕解開吊帶上的結,慢慢地往下扯動,那包裹在粉紅色的奶罩裡的乳房完全露

在我面前了,只見它急劇地起伏著,撐得奶罩都快掉了。兩粒奶頭在乳罩裡凹凸

畢現,分外清明。還有幾粒細微的汗珠在白嫩的胸脯上滾動著。一股細細的體香

在我鼻孔裡瀰漫,讓我陶醉。

我的嘴唇離開她的唇,在她的嫩臉上親著,慢慢順勢而下,吻著她的脖頸和

她的胸脯。一隻手摸索著挪到她的背後,解開了她奶罩上的紐扣,一把扯落它。

她那緊馥馥,白嫩嫩的乳房馬上彈立在我的面前,兩粒褐色的大奶頭因刺激而直

挺挺地立著。

我一見,大喜過望,馬上張嘴含住一粒,緊緊地吮吸著,吸得吱吱有聲,一

只手抓住另一隻奶房,用勁搓揉著,揉得廖朝鳳嬌聲喊疼:「啊,疼呀。——,

你,——,你輕點嘛。」

她輕輕地在我的懷裡扭動著,一隻手挪到胸前,用力來掰我揉她奶子的手。

另一隻手挪到我的頭上,拽住我的頭髮,把我的頭扯離她的乳房,把她的小嘴堵

在我的唇上,用勁親了起來。

(二)

廖朝鳳吻得很用力,親得嘴唇吱吱直響。她的手按住我的頭,讓我不能動

彈,以致於我差一點喘不過氣來。好容易我才從她的吻中掙脫出來,喘息噓噓地

說:「寶,——寶貝,讓我,——讓,——看,——。」

「看,——看什麼?」廖朝鳳也有些喘息地說。

「你的,——你的屁,——屁股呀。」我一邊說,一邊向她的屁股摸去。

「不,」廖朝鳳撒嬌地說,但並沒有阻止我的手。她的短裙依附圍繞在她的

腰間,我騰出一隻手,一把扯落它,把它甩在一邊。這時,她那隻穿了米色三角

褲的下體完全展露在我的面前。

我支起她的一條腿,讓她的下部能看得更清楚。三角褲很小,只能遮掩住很

小的部分,幾縷黑黑的陰毛從三角褲的邊逢裡透了出來,三角褲把她下部繃得很

緊,中間的部位很明顯地突起,而且,經過剛才的親吻和撫摸,已經有淫水泛

出,中部已經被潤濕了一塊。

我費力地扯下三角褲,只見濃密的陰毛把陰唇遮擋得很嚴實。我用手撥開實

潤的陰毛,用食指輕輕地擦拭著她的陰唇。

廖朝鳳緊摟著我的脖子,喘息聲更急促了:「啊!——啊,寶——,寶貝,

看到,——看到了嗎?——是不是,——嫌我,——的——嫌我的屄老了?」

「哪裡,」我一邊在她的陰唇上搓揉著,一邊說,「我喜歡。」

「是嗎?」廖朝鳳高興地說,把她的兩腿夾緊,把我的手夾在兩腿間不能動

彈:「別看我,——我老,我的屄不老。」

「是嗎?」我笑了,手在她的胯間轉動了幾下,並起兩指,輕輕地插入到她

的陰道裡。

「啊!」廖朝鳳呻吟著,「是,不怕你有——有啥——啥花樣。」

我輕輕地笑了,把手指用力在她的陰戶裡頂了頂,廖朝鳳嬌吟地哼了哼,身

子往上縱了縱,順勢又和我親起來。

慢慢地她挪動她的身體,從我的大腿上移開,雙手按住我的肩,把我壓靠在

沙發上,一隻手順著我的胸膛往下摸去,一直摸到小腹上,在那裡稍微停頓了一

下,就伸進了我的短褲中,在我早已硬挺的雞巴上摸了起來。摸了一會兒,又用

另一隻手扒開我的短褲,好讓我的雞巴整個顯露出來。

她停止了親嘴,把頭斜靠在我的胸前,一手托著我的卵蛋,輕輕地揉著,一

手用力套弄著我的雞巴:「嘻,」廖朝鳳看著我青筋暴漲的雞巴,笑著說:「你

的雞巴好大呀。」

「大才爽呀。」我捏了捏她的奶子,「寶貝,見過比這大的雞巴嗎?」

「去你的。」廖朝鳳嬌嗔地瞪了我一眼,重重的在雞巴上捋了一把。我哈哈

笑了起來,把她從我面前推開,站了起來,蹬掉短褲,站在她的面前。我一手在

抖動的雞巴上套著,一手按住她的肩膀說:「寶貝,你吃過男人的香蕉嗎?」

廖朝鳳有些疑惑地搖搖頭,「什麼香蕉?」

「喏。」我甩了甩大雞巴。

「呸。」廖朝鳳啐了一口,有手在雞巴上打了一下:「一邊去。」

「啊——」我拉長聲音道,「還說不怕新花樣呢,這才剛開始呀。」我摟住

她的脖頸,用粗大的雞巴在她的臉上拍打了幾下:「受不了了?再說了,這麼大

的雞巴,你先不去去火,呆會不操得你屄腫穴爛呀。來,嘗嘗,你會喜歡的。」

說完,我把雞巴向她嘴裡塞去。

「不嘛。」廖朝鳳撒嬌地把頭撇開,用手攔住了雞巴,「我不喜歡。」

我沒有理會她的不情願,一把抓住她的手,讓它高舉著,向後按在沙發上,

我站到沙發上,大雞巴翹舉在她的臉龐上,我扶住它,在她的粉臉上擦了擦,抵

在她的唇邊:「來,寶貝,張口。」

廖朝鳳還是有點不情願,她甩了甩頭,想躲開,但是我舉著雞巴隨著她的頭

轉動,僵持了一會,我還是把雞巴塞進她的嘴巴裡。

她的嘴巴很小,粗大的雞巴把她的嘴塞得滿滿的,我輕輕地抽動著,她開始

有點不適應,雞巴時不時從她嘴裡滑出,但弄了幾次,她也熟練了。她掙脫我的

手,一手環抱住我的屁股,不讓我動彈,一隻手托著我的卵蛋,用大拇指抵住我

的雞巴,然後跪了起來,頭一前一後含弄起我的雞巴來。還不時用舌頭和牙齒輕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