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Apple=

=我叫Apple=

我叫Apple,今年十九歲,中五畢業後便出來做事。靠親戚的關係找到了一份銀

行的工作,收入雖不多,但總算隱定。我男友沒我那麼幸運,因為學歷低的原

故,很難找到工作,只是打下些散工,但總做不長。但這也有好處,因為在我空

閒的時後,他都可以陪我。我男友頗有型,又口甜舌滑,逗得我蠻開心的,我們

拍了拖兩年幾,也沒甚麼浪漫的節目了,一起的時侯不是行街看戲,就是做愛。

我想對對男女也是這樣的吧。他是個吊兒郎當的人,我們也甚少想將來的事,直

到三個月前我發覺我已有個多月沒有來經,看醫生後,証實我有了BB。我和

他很吃驚,完全不知所惜,最後和家人商量了也只得用結婚來解決。幸好

他也肯負責任,我們就這樣趕快的籌備婚禮。結婚的事我本來不想張揚,畢竟奉

子成婚難免惹來閒言閒語,尤其是對一個女仔來說,如此羞家的事怎說出口。但

紙總包不住火,與其柀人踼爆,倒不如我自己先大方的說出來,更何況我一定要

向公司請假。於是我硬著頭皮,假裝幸福無邊的向同事們宣佈這”美好”的消息

當然沒有提及BB的事。他們聽了後無一個不嗟意,但也很興奮的祝福我,公司

�彌漫著喜慶的氣氛,但我想其實大家也心中有數,可是我也顧不了那麼。在午

飯的時候,我乘機向副經理何小姐提及請假的事,我們聊了幾句,她恭喜我之

餘說要和李經理商量一下,等下班後才覆我。我覺得有點其怪,因請假的事一向

也是由何小姐處理的,何須總經理李生操心但我也不以為意,心想我結婚,公

司沒理由不給我放假吧所以我根本沒擔心過,而且李生也是很nice的人。

到了下班的時侯,何小姐說有點事要和我商量,她陪到李生的辦公室去。

“喂 Apple。恭喜妳先。”李生和我握手祝賀。

“多謝。”我笑著回答。

“坐丫。”他笑笑口的說。我坐下。何小姐站在我身旁。跟著他問了我關於我男友

的事情和家中的情況。我只道他們關心我,我就告訴了他們,言談間雖然愉快,

但我總覺得他們的反應有點怪,表情頗凝重。

傾傾下,李生問到

“其實你們咁細,點解會決定咁早諗結婚”他微微笑的望著我。

“唔其實我們也計劃了一段時間”我被刺中了死穴,只能吱唔以對。

“哦咩計劃呀講唔講得來聽下”李生表現得頗好奇的問。

“下唔”我不知如何回答,臉即時紅了起來。全場靜了,氣氛很尷尬。

李生見我如此反應,就說

“何小姐妳出一出去丫,我想和Apple傾一傾。”何小姐聽後,拍一拍我膞頭便轉

身離去。

“你們慢慢傾。”她關了門,房內只有我和李生。

“其實是這樣的我同何小姐剛才也傾過關於妳的事”李生含糊的說著。我

大概也估到他想說甚麼。

“不如開門見山吧因為人手調配的問題,我們想知道你們咁早結婚會唔會係

因為咩原因呢又或者婚後妳會唔會安心做個少奶奶,不再工作。我們都想

早些知道,可以早作安排。”他仍很婉轉的試探著。

“我會繼續工作的。”我說。這是當然的,我家和男友家也不是有錢人,男友又

沒固定的工作,這份工對我們很重要啊。李生聽後點點頭。他想了一會

”妳介唔介意話我聽妳係咪有了BB呀”他終於開口了。雖然我一早已預料到,但

此刻我仍是想找個洞躲起來,我的臉一定紅透了。但沒有辦法,我唯有點頭承認

。最不想說的終於也說了出來,我心�抒了一口氣。但此時李生的臉色卻變得凝

重起來。我們都沒有說話。他想了一會,終於開口

“其實是這樣的Apple妳也知道現在的環境啦經濟唔好”他繼續道。

“其實上頭前兩日通知我,要我們分行cut一些人手我都諗住在這一、兩日向

大家宣佈這事”我聽後整個人也呆了,一時間也說不出甚麼來。

“希望妳明白啦上頭話要cut人,我也無可奈何個個都係我下屬,我一向都

無分彼此的我實在好難揀唯有可能以資歷來決定”他這豈不是

把矛頭指向我。事情實在變化得太快,平時的我大概已哭了出來,但此刻卻作

不出任何反應。李生見我臉如死灰,立即說

“但其實一切都未決定,妳不用咁驚尤其妳這樣的情況,我實幫妳的。”我這

才稍為放心下來。

“多謝李生。”我衷心的感謝他,以為得救了。但他立刻說

“妳不要誤會我仍未有決定雖然妳情況有點特別但我不可那麼不公平的,

希望妳明白,還有很多地方要考慮。”我知我仍未脫險,不由得又擔心起來。

“其實我和何小姐真的很煩惱”他一邊說一邊站起來,走向門口那邊。

“公司其實係想cut走那些幫不到手的人”他繼續道。

“我一定會比心機做野的。”我趁機表態。李生望一望外面,隨手拉下了玻璃窗的

疊簾,我正奇怪他想做甚麼。

“有時比心機無用的最緊要係醒目,識把握機會。”他邊說邊走到我身後,雙

手撘著我的膀頭。

“其實我可以唔炒妳最緊要係妳識做。”我聽後呆了一呆。

“我知妳係叻女來的,係咪。”說著,他把手慢慢移下。我嚇了一跳,立即按著

他雙手。

“李生”我很著急,心亂如麻。

~~~~~~~~~~~~~~~~~~~~~~~~~~~~~~~~~~~~~~~~~~~~~~~~~~~~~~~~~~~~

2 “妳仲要諗咩一係就保住份穩定的工作,妳有表現的話仲有得升職加薪。一係就

比人炒,捱窮,廿歲女仲要屋企人照顧。”他在我耳邊輕聲說,一邊將我雙手慢

慢放在椅柄上。

“妳仲咁後生,點可以咁哂妳的時間同青春。你男友又未找到工,你冇左這份工

你們點生活,仲話養個細路喎,一定好難捱,妳咁叻女,一定識揀的。”我完全

無言以對。

“放心啦跟著我冇衰既。”他說著便開始解開我恤衫的紐,我全身也在震,想

阻止他但卻動不了,還是我跟本不想阻止他,害拍他講的話會實現。他解開了我

上幾粒紐,兩邊一反,我的胸罩已露在他眼前。他退下了我的恤衫,露出了我的

肩和背。他撫摸著我的肩膞

“Apple,妳跟本就唔須要捱,你咁正,應該有排嘆。”說著,他用指頭把我的

BRA帶從兩邊膀頭勾下,我的胸罩即時鬆了。他雙手在我肩上不斷按摩,並慢慢

移下。我很焦急,”要不要阻止他”

“丫!”當我內心正在掙扎之際,李生雙手已潛入我的BRA內往我的胸渣了一下。

李生是個胖子,他的手很有肉,而且很有力。他不斷搓揉我的胸部,我沒有反

抗,不知如何反抗,亦不敢反抗。他見我就範,就把我的胸罩完全扯下,我的

胸部完完全全暴露在他眼前。我想遮,但他按著了我的雙手。他把頭托在我肩

上,他透過玻璃的反射看著我,盯著我的胸部,我則看到一幅從未見過的隈所

的樣子,他在淫笑,我不懂形容,總之很醜陋,被看著的我變得無地自容。我

們在玻璃的反射中四目交頭,我覺得很羞恥,立刻望開了。

“做咩呀怕醜呀”他一邊淫笑,一邊輕力捏我兩邊的乳頭。我很癢

“丫李生”我忍不住叫了出來,因我的乳頭很敏感,給他這樣捏,我實在

抵受不了。

“很爽呢”他見我如此反應,顯得更興奮,搓得更起勁。

“丫唔好呀唔好咁啦”我哀求他。

“好。”他爽快的答應並停了手,我正奇怪他怎麼忽然那麼好。

“到妳服侍我了。”他笑淫淫的說。我聽後心知不妙,不知他會要我做甚麼。只見

他坐會他的椅子。

“起身,除哂D衫。”我聽後不知怎算,他不是想在公司搞我吧

“李生”我用哀求的眼神望著他,望他收回誠命。但看來也是妄想

“黎啦聽話啦妳唔係而家先至話唔玩呀下”我話哂都係個廿歲未夠的女仔,

剛才任他這個”麻甩佬”摸我已經好難忍受。現在境要我在他面自己光脫身子,

我實在做不出這樣羞恥的行為。

“喂快D啦都黎到這個地步妳仲要諗乜”他不停地吹我。我被迫得眼也

紅了,我覺得很委屈,就快要哭出來。看見我這樣子,我以為他會同情我,但

這只是我自己天真,他終於露出真面目

“Apple咪吊高黎賣啦妳而家咩請況妳自己最清楚,而家係我比機會妳呀。

妳要怪就怪妳自己比人搞大左個肚,唔好怪我。我話妳聽,妳聽聽話話既我重

會照住妳,比下零用錢妳,跟住我就唔會衰既。妳重咁扭拎的話,咪怪我無情

呀。”我估唔到佢會講D咁既說話,正一禽獸不如,但最唔忿氣的係我冇得還口

“點呀妳做唔做呀唔做就同我躝出去然後等信啦!”他大聲的喝我。我立時哭了

“唔好呀李生求下我你唔好炒我啦對唔住呀李生”我哭著的求他,

我真的自尊也不要了。

“咁妳而家做唔做呀”他比之前更囂張的說。但我實在無得選擇

“做”我低聲的說可憐的我低頭了那賤人得逞了,他淫笑著

“咁咪好囉,大家都好啦起身丫慢慢除哂D衫。”我雖不願,但也只得接受

這殘酷的現實。我站起身來把早已被扯落的恤衫脫下。那個賤人不斷淫淫的笑

著。我再把背部的胸圍扣解了,然後到裙子、絲襪。脫到只剩條內褲我停了

下來,我眼再次紅了起來,我真估不到我要受此侮辱。

“除埋佢啦。”那個賤人竟在磨拳擦掌。我吸了一口氣,合上眼,把指頭勾著了

內褲邊往下拉我的眼淚滴下了我的尊嚴已完全被摧毀

“好過黎丫”那賤人笑騎騎的說。我走了過去。他目不轉睛的盯著我的陰

毛,還用手摸了我的陰部。我震了震,強忍著。他淫笑著

“睇下妳,濕哂囉嘻嘻”我沒答他,我從無見過一個人咁無恥的。

“脆係度拿我條野出黎。”我聽了後呆了一呆。

“快啦”他拉著我手,一拉,我整個人跪下了,他把我的手放到他那兒。

“拿出黎啦。”我沒辦法,只得依從這變態的要求。雖然下定決,但我還是控制

不了自己,手震起來,因為我知道他大概會怎樣玩弄我我解開他的皮帶、

褲紐到他的拉鍊他內�穿的是條”孖煙囪”。

“拿出黎。”我知求他沒有用,只有忍吧我慢慢揭開了他”孖煙囪”的口,看到

了他那話兒,我即閉上了眼那是很噁心一團

“拿著他。”我只有依他說話做,但我手震得很厲害。他似乎等不著,一手便把

我的手拉埋去。我握著它,它立時變大。

“含住佢。”我也估到了,但要我做就是兩回事我完全接受不了,連男朋友

我也沒有幫他們用口,因為實在太噁心,又臭我頓時定了下來他也按奈

不住了

“我叫你含呀!”他按著我的頭,迫我含著他那話兒

“唔唔”我的嘴貼著它,但我卻緊閉著口

“打開口呀。”他大力按著我的頭,兇巴巴的望著我說真的很兇。

“含唔含呀!”他扯著我的頭髮,我被喝得六神無主,只有張開口,他一按,他

那話兒就塞進了我的口中。

“唔唔”這是我有生以來最大的屈辱。我淚也流了。

“犯賤!早叫妳含架啦!!”他刻薄的言語使我更難堪,但我也卻沒反抗的餘地,仍

要被他淫辱。他不停地使我的頭上下擺動

“用條俐舔啦”

“深D”他盡是提出些變態的要求,可憐我含著淚跟著做了,我真的不想做人

“你老尾好爽呀繼續”那賤人那幅享受的淫樣我一生難忘。

“啊啊到頂啦到頂啦”他伸吟著。

他有我痛腳在手,我不得不從他

這文章真夠牛B呀!請受我一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