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一個三十歲少婦的激情經歷

我和一個三十歲少婦的激情經歷

我工作之餘無聊的時候就喜歡上上網打發時間,一個偶然的機會,在網上認識了三十歲的琳,發生了一段難忘的激情故事。

那是一個週末,火爐的溫度肆虐的蹂躪著,我們在網上聊了相遇了,我們聊了很多,也涉及到了性。琳由於婚姻的不幸福,想放縱自己,但是又很害怕。我是不會勉強女人做她不喜歡的事情的,雖然我很想,但做愛畢竟是兩個人的事情,即使勉強做了,也沒有什麼意思的。她對我感覺很是不錯,於是就見面了,約好了見面的地點,就在我的住處不遠,說是要是見面感覺要是不好,就算了,要是感覺還好就到我住處去,反正我也是一個人,單身。呵呵!

在約定的時間,約好的地點,我們見面了。琳身高一米六零,皮膚很白,頭髮和服裝都很講究,是精心打扮過的,她屬於那種很會打扮的女人,見到她,你不由自主的要看她幾眼。她穿了短袖襯衣和裙子,襯衣領口開得有點低,豐滿的胸脯,渾圓的肩頭,和翹翹的、又圓又大的屁股,看著琳,我的心中充滿了慾望。真是一個尤物。

隨著她說:「我們到超市買點水吧,我有點渴了」。我就知道了她對我也很滿意,雖然我也很有自信. 呵呵

從超市出來,我就帶了琳到了我的住處,剛到我的住處,琳有點緊張,隨著慢慢的聊天,她慢慢的放鬆了。

琳坐在我的電腦前,我坐在床上,我們就這樣輕鬆的聊著,我雖然內心的慾望已經燃燒,但我還是在等待機會。終於,機會來了。我在給琳拿礦泉水的時候,是在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把手扶在了她滾圓的肩頭上,她沒有躲閃,也沒有回身。她渾身散發出一種淡淡的香氣,頭髮還有些濕,我的心跳得厲害,把頭俯下去,靠近她的頭髮,深深的呼吸,聞著她淡淡的髮香,女人香,我輕輕地吻著她的脖頸,當我的唇觸到她滑潤的肌膚時,我的心完全醉了。她的呼吸急促起來,靠在了我的身上。我把她扳過來,兩人略一對視,就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我迫不及待的找到了琳的唇,感覺到她的唇很濕潤,很軟,舌頭在我口中熱切地探尋著,她的腰背很豐腴,手感極為舒服。,抱著她溫軟的身軀,我的雞巴硬得把持不住,狠狠地頂在她的小腹部,牽得我小腹隱隱作痛。我們一邊吻著一邊坐在床上,我的手從她的衣服下邊伸進去,想摸摸那想了好久的乳房,她戴了個薄薄的乳罩,我隔著那層薄布摸到了那團軟軟的肉。我們就這樣擁抱著,親吻著,我還在不停的摸著琳的乳房。

我忍不住了,解開她胸前的鈕扣,琳一抖肩膀,上衣順著兩臂滑落下去,琳自己伸手到背後解開胸罩的扣子,然後從前面摘下來,叠好放在凳子上,上身赤裸著與我面對面站著。琳的肩頭很圓,幾根黑黑的腋毛從腋窩鑽出來,被空調的風吹得輕輕搖擺,一對飽滿的乳房挺立著,雪白的皮膚下映出蘭色的血管,乳暈被電扇的風吹得起了一粒粒疙瘩。

我貪婪地摸著、吻著,不停地吸吮、裹舔著乳頭,一隻手則猛烈地抓捏、摩挲著另一隻乳房。琳也十分的興奮,她臉色潮紅,發出陣陣呻吟.

我鬆開她的裙腰,向下拉開長長的拉煉,露出裡面小小小的粉紅三角褲。我把裙子褪到琳腳踝,讓她兩腳跨出來,琳接過裙子照樣細心地收好放在凳子上。我手指伸進琳的內褲兩側上緣,往下拉到膝蓋,琳彎腰提腳脫掉,拋到凳子上。

琳的皮膚很白、很光滑,肥肥的屁股,腰腹十分豐腴,每個部分都是圓潤的曲線,陰阜十分飽滿,稀疏的陰毛遮不住鼓鼓的陰庭,兩條大腿較粗,站在那裡兩腿之間沒有一點縫隙,膝頭圓圓的,小腿很勻稱,腳也很秀氣,總之,她的身體很像歐洲古典繪畫中的貴婦人。

琳一絲不掛站在我面前,兩腿夾緊,眼睛火辣辣地看著我。我的渾身像火燒,只想拚命地親她、吻她、擠壓她、揉搓她,而她渾身軟得像沒骨頭,我明白了什麼叫柔若無骨,她除了呻吟也在不停地回吻我.

我低下頭,把琳的左乳含進嘴裡,舌頭舔著奶頭,左手握起她的右乳,搓揉著,右手向下伸進她兩腿之間,摸著大腿內側光滑的皮膚,琳一面喘息著叉開兩腿,弓起腰背,把下陰迎向我的手指,一面把我的頭按在她胸前,另一手解開了我的衣扣和腰帶。

一會我也赤裸裸的了,我們一起倒在了床上。我發現琳很會和人相擁而臥,她緊緊地貼著你,渾身每一寸肌膚都與你緊密接觸,身體柔軟無比,像包著一團棉花,令人與她難捨難分。

琳的左乳頭在我嘴裡變硬,越來越突出,我用力吸著,像嬰兒吮吸母親的奶汁,琳低頭看著我在她懷裡吮吸,粗濁的呼吸直噴在我臉上。我的右手按在琳的外陰,陰毛在我的掌心裡「沙沙」作響,我用手指分開陰唇,中指觸到了陰唇中間,火熱的陰道口糊滿了黏滑的水液,我猶豫了一下,中指向上彎曲,很順利地找到陰道入口,慢慢探進去,我把食指也伸了進去。兩根手指好像插在熱氣騰騰的水塘裡,我用併攏的中指食指在陰道裡轉圈攪動,彎曲起來摳著裡面一環一環的肉稜,琳雙腿哆嗦起來,身上一陣陣打顫,雙手緊抱住我的頭,嘴貼在住我耳朵,邊呻吟邊含糊地說︰進來吧,我要!

我當時兩眼冒火,激動之下身體竟有些顫抖,急忙爬了上去,壓在她那雪白豐滿的肉體上。哦,真軟哪,我的肢體觸摸的都是溫軟柔滑的肉肉,那種滋味有點像騰雲駕霧。

我吻著她的乳頭、肩頭、脖頸和嘴唇,她閉著眼睛舒適地呻吟著,她呻吟的聲音很怪,不是那種輕微的,而是一種發自喉嚨深處的、象發情的母獸吼叫般的呻吟:「哦……哦……」她的眼神迷離,像哭泣般地叫著我的名字和喘息著,兩手不停地摩挲著我的背部和胸部。

我的雞巴硬的要爆炸,龜頭不知怎麼搞的就進了她那濕滑溫軟的陰道裡,我覺得雞巴插進了一個熱騰騰的泥潭裡,裡面是那麼溫軟,那麼滑潤,那麼寬鬆,一點阻力也沒有,我在她的屄裡肆意地攪動拔插,她飽滿的陰阜就像個厚厚的肉墊,任我肆意衝撞,那種快意的感覺真是無法用語言形容。她則挺起腰部,小聲哼著,享受著我的衝擊。我加快進出她身體的速度,更加用力地往裡深入。

我身上開始冒出熱氣,後背一片片黃豆大的汗珠,順著胳膊、大腿流到地毯上,臉上、頭上滲出的汗水,從前胸滴到琳的胸脯和肚子上,與她的汗水匯成一道道小溪,向下流淌。空調的功能作用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琳己進入亢奮狀態,眼睛熱情地看著我的眼睛,用力上下擺動腰腹,使勁擡高下陰,向上迎接我插向她的陰莖,嘴裡「呵呵」地喘著粗氣,我明白她到了最後關頭,加緊下身的運動,許久,龜頭傳來酸麻的感覺.

「我要出來了!!」我急切地說,

「不要緊!不要緊的!在——裡面!」琳一邊更急地扭動身子,一邊艱難地說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