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來芳心盜來愛

偷來芳心盜來愛

離我家不遠的地方,新開了一家汽車美容俱樂部,說是俱樂部,其實就是做些洗車、打蠟,修理修理小問題的地方。這幾年,國家大發展,汽車普及速度之快,恐怕讓老美也下巴掉在地上了,我所在的城市更是新車上牌數量達到日均400 台(此為官方數據),隨之而來的是汽車相關的附屬產業,4S店了、修理廠、汽車美容等等……大家都知道,汽車美容店都是做些老客戶的生意,辦卡什麽的,我這人生性隨意,最不喜歡辦什麽打折卡、積分卡、VIP 卡等等之類的東西,開車一直是走到那裡洗到那裡,很少固定在一家清洗。我所提到的這家汽車美容店在離我家小區大約400 米左右的路邊,門臉不大,我每天都能經過,洗車的幾個年紀不大的小夥,我也偶爾去洗洗車,老闆是個24、5 歲的小夥子,長的黑黑胖胖的,比較的憨厚老實,洗車的空檔經常和他吹吹牛什麽的。

直到有一天,因為前一天出差車子很髒,一早就去洗車,看到一位姑娘,頭戴一頂白色網球帽,上身黃色的kappa 體恤,下身一條牛仔短褲,腳踏一雙阿迪達斯板鞋,很是精神,近了細看,圓臉、短發,身高163 左右。身材凹凸有致,不胖不瘦,屬於本人最愛的身材,皮膚不夠白皙,但看上去很健康。我一開始以為也是來洗車的,后來發現她自己拿著毛巾過來給我擦車,就明白了,這是老闆娘啊,她的名字叫李宏,還真有點姿色,跟那個小胖子老闆虧了。心裡竟然生出一股憐愛之情。洗車完畢,我深情的對她說了聲「謝謝」,她說「不客氣」,聲音很柔,我竟然立刻想象出她躺在床上呻吟時的樣子和聲音,真是完蛋,我墮落了……

在那以後的一段時間里,我路過時看見她在,隔三差五的我就去洗個車,先飽飽眼福再說。有個周六上午,我又去洗車,發現那天是她一個人在,她男朋友不在,我就和她聊了起來。

「我這車輪上很多黑色的油漬能洗掉麽?」我問她

「沖洗肯定不行,要用專用的去柏油的清洗液。」她回到

「那給我清洗一下啊」我說。洗車完畢,她拿著一瓶柏油去除劑來到我車前蹲下,拿著刷子一點點的把柏油去除劑往我車子輪毂上塗抹,我站在靠近車頭的位置,假裝看她工作,眼睛卻順著她的衣領滑進去,我靠,是哥哥我最喜歡的乳房,堅挺有力,穿著一件黑色的乳罩,在衣領下若隱若現的勾引著哥的眼神,讓我捨不得離開。

后來,在她的勸說下,當然也是我給她機會,我在她的汽車美容店辦了一張貴賓卡,就是可以洗車、打蠟等等。在往後的一段時間,我隔三岔五的就會去洗洗車,順便和她聊聊天,一來車干淨,二來我心舒暢。大概了解了一些信息,這點是她父母出錢開的,她男友在這算是兼職,自己還在其他單位上個班。能從話里聽得出來,她對男友不是很滿意,主要是她男友沒什麽上進心,喜歡打打麻將,消磨時間。我心中明白,機會還是有的,現在的女孩子,都喜歡成功男人,哪來那麽多成功男人啊,都是表現加表演湊出來的。但為了我心愛的女人,我也得俗一回不是,在後來的日子裡,我就會在洗車的空檔簡單描述一下自己工作多麽勤奮,工作很努力,目標很遠大等等聽著不著邊際,卻會讓女人目光變得崇拜的廢話。

在2010年夏末的時候,我們的關系小小的邁進一步。有一次我去洗車,她店裡的高壓水槍壞了,沒法大力沖洗車輛,我的車洗來洗去總是不幹淨,我就問她為何不修理,她說不是周末,她男朋友不在,要去汽車城修理,沒車去不了,我就找個理由,送她去修理。把水槍送到維修點,時間已近中午,我約她一起吃午飯,她猶豫了一會答應了。吃飯時間,兄弟我又是口吐蓮花,極盡所能的展現男兒魅力。這次的結果是得到了美女的QQ號和手機號碼,當然,都說是為了車子方便之類的由頭。在後來的日子裡,我們在QQ上,經常聊天,后來再去洗車時,她看我的眼神已經沒有了距離感和陌生感,我知道,果子熟了,就等機會摘了……

有一天上午,我在公司忙事情,突然發現QQ頭像閃動,她給我發來信息。

「在忙麽?」她問道。

「還好,今天店裡不忙啊」我回答。

「這幾天下雨,沒什麽生意」她說。

「沒錢賺就想到我了」我調侃她。

「胡說什麽啊,我心情不好」她說,還發了一個哭泣的小臉。

「怎麽了」我問。

「沒什麽」我靠,女人怎麽都這樣呢。

「說來聽聽,也許我能幫你排憂解難呢」我繼續我問她。

「我今天過生日,昨天還和我男朋友吵架了」她解釋道。

「呵呵,沒人陪你過生日是吧,要不我中午請你吃個飯,一起過一個生日」我說。

「不用了,你那麽忙」她連忙說道。

「沒事的,反正我中午也得吃飯,我中午來接你,就這麽定了,我先忙了,回見」我下了QQ,開始忙工作。到11點半左右,我收拾一下,離開公司,從公司樓下買了幾只花,簡單的包了一下,驅車來到離她店不遠的地方,給她打了個電話。

「美女壽星,我在你店前面的巷子口,你過來,我們吃飯去,」我沒給她反應時間,就掛了電話,過了一會,她來了,上了車,我遞上鮮花,「生日快樂!」我說道,她眼睛里很快閃著淚花,不知道是激動還是驚喜。

我們來到一家環境較好的西餐廳,點了兩份牛扒,又點了瓶紅酒,邊吃邊聊,很像一對親密無間的情侶,我看著她,她的臉微微的紅暈,整個人的狀態也很放鬆,彷彿世間只有我們的存在了。不知不覺,我們竟然幹了兩瓶紅酒,喝得都很盡興,聊得也很開心。

「你下午還忙麽,不忙我們找個地方坐坐呗」我提議。

「下雨,沒什麽事,去那坐啊,我頭有點暈了」她說。

「你跟我走就是,我吃不了你」我壞笑道。因為喝了酒,不敢開車過遠,就近我找了一個四星級酒店,直接開車進了地下車庫,迅速的到總台開好房間,回到車內,牽著她上樓到房間,不知道她是喝酒喝得暈,還是借酒裝暈,一直沒有什麽拒絕的意思,只是像個乖乖女一樣,讓我牽著手,跟著我後面,任由我擺布電梯里,只有我們兩人,一句話沒有,彷彿都能聽到對方心跳的聲音,我竟然有些心跳加快了,呵呵……

1607號房門打開,我牽著她進去,回身把房卡插在卡扣里,身體跟著往前一步,把她貼在牆上,我狠狠的吻了上去,她輕輕啊了一聲,就被我快速的封住了她微張的小嘴,我在她溫暖的小嘴裡探索著、移動著和撩撥著,摩挲得她舌尖軟軟的,全身麻麻的,她的臂膀不由自主的勾上了我的頸項,我身子更進一步,腰部往前一送,將她擁入我寬厚的胸膛,她柔軟的嬌軀緊緊貼在我的胸口。

「生日快樂,李宏」我在她耳邊輕聲的說道。

「我喜歡你,讓我用的對你的愛來祝你生日快樂」我對她纏綿的低聲。她一言不發,閉著眼睛無力的癱在我臂彎中,任由我的擺布,我的手在她後背上下的滑動愛撫,每一次的碰觸都像帶了電,她身體跟著顫抖著。

我熱情的吻著她,她的味道非常的好,嘴巴和鼻腔呼出的味道都是那麽的清新又純潔,是我從未接觸的類型。女人我不是沒有碰過,不光碰過還很多,但沒有一個像她這麽香甜,而她對我這種全然的信任也給我很陶醉的享受。我摟著她一邊親吻她性感的唇,一邊引導著她向房間內移動,我們就這麽一邊親吻一邊移動,來到床邊,我換一個角度吻她,輕易的抱起她,讓她跨坐在我的腰身上,好讓我那已經蘇醒的性物抵住她最柔軟的腿窩兒。

她很敏感,當她面對我,跨坐在我身上,我的硬物輕頂著她小腹的時候,隨著我身下那硬物的搏動,她的身子也跟著細細的顫抖著,呵呵,她帶給我這種男性的滿足和驕傲讓我心情很好,我的手也跟著滑到她臀下,輕輕的愛撫著她的翹臀,她的屁股很有力,手感充足,牛仔褲被她豐滿的臀部填充之滿。我的手順著她的體恤遊動而上,掌心的灼熱叫她渾身一顫,被我掌心的熱籠罩的感覺一定很棒,她閉上眼,低吟了一聲,不自覺的向前弓起腰,我隨手按住她的后腰,她的身體向後仰去,我跟著吻上她的纖頸。身上有淡淡的幽香,彷彿是處子幽香,當然,我心中有數,她不可能再是處女,但身上那陣幽香卻絕不是任何香水所能睥睨的。

我的手在她體恤內將她的內衣慢慢推高,隔著薄薄的衣料輕捏住她柔嫩的乳尖,我聽到她在抽氣,我將她的體恤緩緩推上去,低下頭,含住她的乳頭,用舌頭玩著那小小的柔軟珠子,我輕輕的牙咬挑逗得她的乳頭愈來愈硬,她全身都在顫抖,細細的呻吟妩媚又嬌柔好聽,讓我很興奮,下身已經完全硬了起來,剛好頂住她軟軟的凹處。

「薛總……」她低聲叫著我的名字。

「怎麽了?李宏,不舒服麽」我問她。

「嗯……」她低聲呻吟,不做回答。我將手移到她牛仔褲的前面,輕輕的將紐扣解開,將拉鏈拉下,她低聲「我去洗洗」,我「嗯」了一聲,將她從我懷中解放出來,站起來,親吻了她一下額頭,「我等你……」

在她洗浴的空檔,我燒了一壺水,沖了兩杯咖啡,房間里頓時彌漫了雀巢特有的醇香。在她洗好之後,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自己脫光,甩到淋浴間,再抹乾出來。她還是矜持的將衣服穿在身上,坐在沙發上,我走過去,輕撫她的頭發,看著她妩媚的眼睛,我醉了,我抱住她,貪婪的再一次吻向她甜美的唇,她順從的張開小嘴接受我的吻,我攀附著她的腰,熱情的吸吮著她的唇,探索著她甜蜜的小嘴,挑逗著她害羞的小舌,直到她喘不過氣來,我才將吻移到她耳邊,輕輕的咬著她耳垂,低聲問她:「李宏,你想過我麽?喜歡我麽?」我灼熱的呼吸噴灑在她耳畔,我對她耳垂的輕咬帶給她酥麻的感覺,她開始低聲呻吟,鼻子里發出性感的聲音「嗯……」

我一手攬住她的腰,一手抄起她的雙腿,一把抱起她,來到房間那暧昧的大床邊,我將她溫柔的放在床上,附起身來,輕輕的將她牛仔褲解開……褪下……黑色的性感小內褲遮不住她那頑皮的有點彎曲的陰毛,幾根讓人看了心跳不已的柔軟小毛倔強的挺立著,甚是性感,我將她的T 恤也褪去,黑色的乳罩和內褲相互輝映著,性感的身軀躺在床上,在我的注視下有些不自在,尴尬的扭動著,那樣子是那麽的妩媚,那麽的妖娆,讓我剛剛平息的下體又一次的蓬勃而起。她害羞的拉過被子,躲了進去,我也鑽進被子,一把抱住她,俯身下去,狂熱的濕吻和忽松忽緊的吮玩使得她覺得心跳加快,胸口又漲又痛,卻很快樂,我脫去她的胸罩,撫摸她的乳房,乳頭被我一會輕柔,一會粗魯的撫弄變得堅挺,快慰極了,她有些無助的扭動著嬌軀,我已經十分的興奮,堅挺的硬東西正親昵的抵著她最羞人的私密,很是刺激……

「啊……」她合上眼,顫顫的呻吟起來。

我輕笑,「李宏,你好性感,讓我不能自己」。

我一手摟住她的玉頸,一手往下,滑入她內褲里,她那美麗的陰戶已經濕透。

我粗長的手指細細撚弄著她的花核,滑過她花瓣,在那流淌火熱淫液的穴口按壓,快感一遍遍沖刷過她身體,讓她快樂的呻吟,她的手緊緊抱著我的肩,彷彿那樣就可以帶給她力量似的。

我看著她動情的誘人神色,不想錯過一分一毫,她是那麽的美麗妖媚,讓我憐愛不已,我想讓她快樂,我想征服她,我想擁有她,我想進入她的身體,我想和她一起去那讓眾多男男女女都一直追隨的高潮聖地,我還想讓她在我身下展現出最迷人的光芒。

我將她最後一塊遮蓋除去,她整個人赤裸的在我懷中,我完全沈浸在和她相親相愛的感覺之中,我加快揉捏她花核的速度,她連連抽搐,快感自我手上的動作強迫灌入她體內,是那麽的無法阻攔,讓她的身軀一下就被捲入白熱化的快感之中,身體顫抖得劇烈又快樂著。我引導著她的手,她觸碰了一下我的堅挺之物,又迅速的撤開,我不依不饒的再次將她的手放在我的硬物之上,她的臉紅透了頰,畢竟我們是第一次做愛,她還不敢放肆的和我進行互動。

我微笑著,沒有去強迫她進行下一步動作。我溫柔的撫摸著她美身子,「李宏,你真美,我要你!」

她羞怯的看著我,任我放肆的目光席捲她的全身,她突然擡起頭,仰起脖子,親吻我的嘴巴,「我要,我要你,薛總」,低吟著。

我不再遲疑,轉身上來,看著身下妩媚的她,我扶著我的硬物進入了她的身體。

「嗯……嗯……嗯…」她一串的呻吟聲,勾起我無盡的愛憐。

我伏在她身上,變換著節奏的在她身體里沖擊,能感覺我的肌肉在她柔嫩的大腿內側摩擦,也能感覺她在床上前後晃動。

「薛……慢一點……」她快樂得受不了了。

我喘息,雙手揪住她晃動的嬌乳,兩只手在她的乳房上留下一個又一個粗野的紅印,「叫得再大聲一點……李宏……寶貝,再大聲點……」

她的聲音又嬌又酥,讓我格外的刺激,同時也讓我越來越興奮,身下的沖刺也越來越勇猛,我不想停止在她體內的動作,完全迷失了自我,世間萬物頓時停滯。

下身一陣陣的沖擊,每一次都用盡全力頂入她的最深處,就這麽沖刺著,彷彿要把我一直對她的思念、對她的愛憐一次付出一樣……

「李宏,生日快樂!」在久久的沖刺之後,我猛然一頂,直接到了李宏的底部,在我一陣咆哮聲中,我也感到她陰戶緊窒的收縮,我噴瀉出對她所有的慾望。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