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領導的好處

當領導的好處

李國忠離開李德貴家的樣子多少有些狼狽。要不是想到李德貴可能快回家,謹慎起見,他說不定會試探一番,看看李紅萃這個熟女有沒有可能勾上手。

在回家的路上,李國忠滿腦子都是紅姐的那對白嫩巨乳,胯下的高聳要不是有衣服遮著,還真得不好見人。李國忠他自己也知道,自從穿越后,性慾好像強了不是一點兩點,這樣對自己的仕途明顯是不利的,雖然明白這些,但心底又實在無法抗拒這樣的誘惑,苦惱的李國忠,最後也只能決定用自己的謹慎小心來彌補了,不然只能看著卻不能吃,那非瘋掉不可。

回到家,沖了個冷水澡,才勉強把小兄弟安撫下來。

等吃過晚飯,本來想回房間看書,可實在受不住屋裡的悶熱,只好出門,跟著別人到村口去乘涼。

在這個年代,空調還沒有普及,連電視都是奢侈品,在炎熱的夏天,鄉村唯一的娛樂項目就是,吃過晚飯,聚集到村口樹林邊納涼聊天打屁。那熱鬧溫馨的場景在幾年後是見不到的。李國忠也喜歡這樣的場景,覺得很安樂和諧。

李國忠在人群外圍角落找了塊石頭坐了下來,石頭後面就是一小片樹林,這里只有遠處傳來的一點微弱燈光,顯得有些陰暗,倒不用擔心有人過來打擾他的清靜。

坐在那兒,滿臉憨笑的看著三三兩兩聚集在一塊聊天打屁的男女老少,還有一些小屁孩在人群中野馬似的歡快跑動。看著看著,李國忠不由想起前世年輕時候的自己,那時候也是像他們那樣,喜歡坐在裡面胡亂的侃著大山,說到歡快處,還不時發出笑聲,心裡總覺的生活是那麽的美妙,也希望這種美好能一直的延續下去。可是等自己混了幾年社會,才開始認識到社會是那麽的現實,沒權沒錢的人是無法真正歡樂起來的。

現在兩世爲人的李國忠是再也沒有辦法加入到這些歡聲笑語里去了,心裡只剩下與自己憨厚表相不符的心機。

正在李國忠胡思亂想的時候,李紅萃扭著那肥翹的大屁股走到他跟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嬌笑道:“二狗子是不是在想哪家的姑娘了,想得這麽入神兒,連叫了你好幾聲都不回應。”

回過神來的李國忠看到是那巨乳熟女李紅萃,心底不由暗叫一聲:又來了,要命啊!臉上卻帶著憨笑說道:“紅姐說哪兒的話,我正在想工作的事兒呢!哪裡有空想那個!你怎麽能看到我坐在這兒的。”

李紅萃就笑:“是真得嗎?我看不像,給姐說說,看上哪家的大姑娘了,我給你說媒去。”說完便一屁股擠坐到李國忠邊上,那塊石頭本來就不大,一個人坐還舒服些,兩個人就顯的有些擠了,再加上李紅萃那比陳貞慧還要肥大的屁股,兩人更是擠得挨在了一塊兒。

夏天,大家都穿薄薄的衣褲,這麽緊的挨在一起,李國忠自然很輕易的感受到女人的柔軟,特別是屁股邊上傳來的觸感,更是讓人銷魂。這樣美妙的觸感,對已經品嘗過少婦熟女滋味的他,自然有著不一樣的感受。

李國忠對這送上門來的豆腐當然不會去拒絕,不過臉上還是故意露出一點尴尬的表情,腼腆的說道:“真的沒有,紅姐您就饒了我吧!”

李紅萃借著遠處傳來的一點燈光,看著李國忠腼腆的表情,咯咯嬌笑道:“都多大的人了,還這麽害羞,聽說大城市裡的姑娘可是開放的緊,你呆了三年,就沒有看上一個大姑娘?跟姐說說,姐幫你拿主意。”

“那也要人家看得上咱們啊!大城市裡的娘們眼睛都是往上面看的,哪瞧得起我這個窮光蛋。再說工作都還沒著落,怎麽有心情去想那些。”李國忠一邊回答著,一邊打量起身邊的熟女,其實李紅萃的長相和陳貞慧比不算漂亮,更別說貴婦蘇曉甯了,但也算得上是風韻猶存,特別是那雙鳳眼,彷彿會說話似的,加上異常豐滿的身段,整個兒看上去就變的很是誘人。在下午的時候,李國忠可是剛剛感受過那份誘人的豐姿。

李紅萃嬌笑著伸手挽住李國忠粗壯的胳膊,胸前的大肉球壓在胳膊上面,輕聲笑道:“怎麽?那些水靈的大姑娘都不往你下面看?只看上面!”說完還故意拿眼往李國忠胯下瞄了瞄。

聽到這麽暧昧的話,加上手臂上傳來的柔嫩觸感,李國忠的胯下頓時被硬實的大肉棒挺成一個大帳篷,怕被紅姐發現,雙腿有些不自然的夾起來,說道:“紅姐,快把手放開,要是被人看到,又有得說了。”

李紅萃聽了非但不放開,還更緊的抱住他的胳膊,胸前的一對巨乳直接壓在上面,還故意的磨蹭了一下,看了一眼那頂很明顯的帳篷,撇嘴輕笑道:“我都不怕,你一個大男人怕什麽?我看你這個樣子,不會是真的沒有找過對象吧!和姐說說!”

李國忠被那一對大肉球磨蹭的一陣火起,心想,既然是你自找的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擡頭看了眼前面,看沒人注意到這個有些陰暗的角落,便伸出空閑的左手一把抓住女人胸前的巨乳,用力的捏弄起來。

“呀!”李紅萃沒想到李國忠會這麽大膽,胸前的嫩乳突然被襲擊,不由輕叫出聲,忙伸手按住那隻作怪的大手,羞惱道:“和你開玩笑的啊!你怎麽這樣。。。。”

其實李紅萃只是愛開一些小年輕的玩笑而已,和村裡大多數的婦女一樣,每次把那些青澀的小年輕調戲到落荒而逃,就會發出一陣放肆的嬌笑聲,這是村裡婦人們特有的娛樂方式。當然,要真的有人對她們動手動腳,就可能會被這些女人們翻臉怒罵回去,被罵的男人也就只能尴尬的跑開,這在村裡是很正常的事情,大家都已經見怪不怪了。

李國忠以前也被這樣調戲過,反應和別人也沒有多大區別,只是誰又能想得到現在的李國忠已經不是以前那個表裡如一,憨厚老實的李國忠了呢!所以李紅萃巨乳突然被抓住,才會有些怒意,也有一些害羞,但好在沒有開口罵人。這跟李國忠大學生的身份多少有些關系,村裡的婦人們平時聚在一起就會討論他這個新鮮出爐的大學生,李紅萃也是如此,再加上李國忠現在的氣質變化很大,自然就吸引著李紅萃發自心底的想要調戲一下他。

“是你自個兒送上門的,可不能怪我。”李國忠一邊笑著說話,一邊把手伸進單薄的衣服里,隔著胸罩揉捏起來。

李紅萃只覺得胸口一陣舒爽的快感傳來,雙手隔著衣服無力的按在那隻大手上,見無法阻止那隻大手,忙哀求道:“是姐不好,你快放手啊!不然我要叫了。”

李國忠頓時停住活動的大手,借著一點微弱的燈光,看著李紅萃,雖然看不太清楚臉上的表情,但耳朵里傳來的粗重喘息,讓他覺得不能就這麽放手,不然以後見面就尴尬了。下了決心的李國忠毫不猶豫的伸嘴,吻住李紅萃的小嘴兒,大手更是快速的穿進胸罩里,直接有力的捏弄起來,只覺的手裡的乳房雖然沒有陳貞慧和蘇曉甯那樣的飽滿實在,但勝在柔嫩巨大。而另一隻手也沒有閑著,繞到女人的背後緊緊的環住,不讓她逃掉。

李紅萃本來以爲男人被自己嚇住了,正打算說點什麽時,嘴巴卻被吻住,胸前的敏感嫩肉也被直接抓住,不由焦急的伸手去推,可女人的力氣哪裡有男人那麽大,加上焦急之下,沒有緊守牙關,被那條靈活的大舌頭一把突入進來,在嘴裡四處掃蕩,還不時的糾纏著自己的舌頭。

平時和自己的丈夫李德貴親嘴,也就是嘴唇碰幾下,就直接脫掉衣褲上床,哪裡有試過這樣的親嘴方式。一時之間惱,羞,新奇,刺激,舒爽等各種滋味湧上心頭,讓李紅萃推拒的雙手越來越乏力,直到整個兒軟倒在男人懷里,嘴裡的香舌開始生疏的迎合著男人的親吻。

李國忠感覺到女人已經沒有強烈抗拒的意思,忙加緊胸前嫩乳的攻勢,不時用兩根手指夾住乳頭用力磨蹭,刺激著懷里的熟女不時的輕哼出聲。

李紅萃已經完全迷失在男人熟練的熱吻當中,香舌也漸漸的開始懂得伸進男人的嘴巴里,去尋找那份快感。雙手也不自覺的摟住李國忠的脖子,身子輕輕的扭動著,胸前的巨乳隔著薄薄的布料磨蹭著男人寬厚的胸膛,嘴裡不時的發出輕哼聲。

親吻了好一會兒,兩人才喘著粗氣分開,李國忠看著懷里閉著眼睛嬌喘的女人,輕聲道:“我們到樹林裡面去吧!”

李紅萃嬌喘著粗氣,白了一眼李國忠,紅著臉搖頭道:“不行,要是被人看到了,我還怎麽見人。我們這樣已經有點過份了,就這樣吧!我要回家了。”說著便想站起來。

李國忠忙伸手摟住不是很堅決離開的李紅萃,拉著她的小手按在自己胯下高聳處,笑道:“你挑起來的火,就這樣走了,那讓我晚上怎麽辦?”

“啊!”李紅萃的手隔著布料感受到男人的粗大堅挺,嘴巴微張,輕叫了一聲,忙縮回小手,只覺得心跳一陣快速的跳動,喘息又粗重了幾分,心底羞澀的厲害,臉上卻故作鎮定的道:“這明明是你自個兒惹出來的,管我什麽事。”說完卻沒有馬上起身的意思,而是低著頭坐在那兒,雙手扭捏的抓著自己的衣角。

李國忠又不是初哥,當然看得出來女人現在猶豫的心理,笑了笑,一把摟過女人,分開她的大腿,使她跨坐在自己的大腿根上,大肉棒隔著布料結實的頂在女人的小腹下面。

“嗯!”李紅萃頓時清晰的感受到身下粗大的是非根,轎哼了一聲,頭無力的垂靠在男人的肩膀上。嘴裡輕輕的在男人耳邊說道:“不要這樣。”

李國忠沒有理會她那微弱的抗拒,雙手托住女人的肥臀,稍微用力站起來,就這樣抱著女人往樹林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