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躁的青春

狂躁的青春

北山的夏夜,格外悶熱。

北郊區,是北山市的城鄉結合部,隨著這幾年城市化進程加快,一個個的新

樓盤在這里拔地而起,裡面居住的不是「被上樓」的農民,就是中低收入的工薪

族。

北郊公園位於北郊區的東北角,傍人工湖而建。公園的北門,是北郊區有名

的燒烤一條街。已經是深夜了,不少商家已經開始打烊,三個穿著廉價T恤衫、

牛仔褲的青年,正搖搖晃晃地走在街上。

「大哥,今晚這羊腰子挺給力呀!我雞巴都硬了!」一個眉清目秀的青年猥

亵地說道。

「表哥,要不去找廣場女人吧?」他旁邊一個的滿臉稚氣的青年接茬道。

「廣場」是北山有名的紅燈區,有許多洗頭房和站街女。

「那些站街女,又老又機車,有什麽玩頭!」被稱爲「表哥」的青年答道。

他看上去要比那兩個青年大一些,長得更是一表人才,身材魁梧、濃眉大眼

的。

「那大哥你有什麽好主意?」眉清目秀的青年問道。

「哼哼!要玩,還不如去南門那邊劫一個女的,肯定比那些站街女強。」北

郊公園的南門前是一條二級馬路,馬路的盡頭就是一個小區。由於管理不善,路

燈大多損壞,每到晚上,十分昏暗。他們三個曾經在這里搶過好幾個上晚自習放

學的學生,對周邊的環境,早已輕車熟路。

「表哥,那可是犯法的呀!」「表弟」伸了伸舌頭,說道。

「操!犯法的事,你還少幹了!」沒等「表哥」回答,眉清目秀的青年搶著

答道。

這三個青年,都是郊區農民子弟。「被上樓」之後,早早辍學、沒有手藝的

他們成天在街上遊蕩。年紀最大的小鵬有時候還去網吧當網管,而他同鄉小馬和

表弟小光,乾脆成天遊手好閑,沒錢就去要父母的拆遷款。手頭緊的時候,也在

小鵬的帶領下,搶劫附近中學的學生,弄點零花錢。

「能行麽?」小光一向膽小怕事。

「你可真慫!」小鵬對自己表弟的「懦弱」十分不屑,拍了拍小光的頭。

「正好,我兜里還帶刮刀,一會兒去南門那邊轉轉,有女的就干一下。今晚

這羊腰子吃得我也有點火大。」小鵬若無其事的說道,帶著兩個小兄弟,直奔運

河而去。

南門邊:「表哥,要不咱們還是回去吧。」小鵬他們在北郊公園南門的樹叢

里已經潛伏了快一個小時,卻沒看到一個女人經過,小光又開始打退堂鼓。

「再等等。」小鵬不耐煩地打斷小光的話。

「大哥,這女的不錯。」說話間,小馬忽然眼前一亮,只見遠處,一個穿著

連衣裙的女人,正急匆匆地朝他們隱藏的地方走來。

「上!」小鵬揮了揮手,三個少年,立刻從樹叢中竄出,撲向女人……

北郊公園內:「大哥,這女的不賴呀!」在公園人工湖邊的活動板房裡,三

個少年正滿臉興奮地圍著一個瑟瑟發抖的少婦。少婦30歲出頭的樣子,穿著條

麥色肌膚,烏黑的卷發,頗有幾分姿色。

美中不足的是,少婦皮膚有些粗糙,臉上還隱約可見細碎的雀斑,顯然是平

時疏於包養。

「老實點,讓我們搞一下!」小鵬晃了晃手裡的刮刀。

「你們放過我吧……」看著三個少年充滿慾火的眼神,少婦本能地向後倒退

著。

「啪!」小鵬二話沒說,撲過去狠狠扇了少婦一個耳光,然後一腳將少婦踹

倒在地。

「你他媽的最好老實點,要不然就先宰了你,再奸你的屍!」小鵬撲過去,

將少發按在板房地上烏黑的草墊子上,瞪著血紅的眼睛說道。

「自己脫,都脫光,要敢留一個布絲,我就宰了你。」

看到少婦一動不敢動,小鵬繼續威脅道。

看著一臉戾氣的小鵬,少婦不敢猶豫,低著頭,解開連衣裙的拉鏈,脫下連

衣裙,然後又脫掉開了線的白色胸罩和洗得發黃的白色內褲。

少婦身材豐腴,乳房飽滿,屁股渾圓,微隆的陰戶上面覆蓋著一片茂盛油黑

的陰毛。

小馬和小光,也撲過來,一人按住少婦一隻手,另一隻手,大力揉捏著少婦

的乳房。小鵬則迅速脫光自己的衣服,扒開少婦的大腿,扶著粗長的陽物,對準

毛叢中的陰道口,狠狠地插了進去。粗長的陽物沖破少婦肥厚、暗紅的陰唇餓阻

礙,緩緩頂入溫暖而充滿彈性的陰道內。

「啊……不要……」干澀的陰道被少年粗長的陽物突然侵入,少婦痛得連連

慘哼。

「閉嘴!」小鵬隨手又給了少婦一個耳光。

「啪啪啪……」小鵬根本不講什麽技巧,只是把少婦的雙腿架在肩頭,挺著

堅硬的陽物,連連盡根沒入,一下接著一下,毫不停歇。少婦緊閉雙眼,要緊牙

關,默默承受著小鵬粗暴的姦淫。平時倍受老公呵護的她,從未承受過如此猛烈

地抽插,嫩紅的腔肉隨著少年粗暴地進出時翻時合,陰道更是如同被鐵棍頂穿般

劇痛,一時下體幾乎麻木。

「嗷……」埋頭猛幹了足有幾百下的小鵬忽然大吼一聲,用盡全身力氣在快

速抽插了幾下,一股股濃精隨即噴射在少婦陰道深處。少婦扭過頭,一行珠淚奪

眶而出。

「該我了!」小鵬剛抽出陽物,退到一旁,早已脫光衣服的小馬就迫不及待

地壓在少婦的身上。

夜色中的北郊公園異常靜谧。湖邊綠柳成蔭,碧波蕩漾的湖水中開滿了嬌羞

可人的荷花,沁人的清香飄散夏夜之中,令人心曠神怡。誰能想到,在這醉人的

美景之中,正發生著令人發指的暴行,三個赤裸的少年將一絲不掛的少婦擺成各

種姿勢,挺著陽物,輪流狠狠插入少婦的身體,一次次在少婦溫暖的陰道中射出

精液。

「太爽了!」一個半小時后,狂暴終於暫時停歇。三個少年滿身大汗地癱坐

在地上,小志和小馬都已經射過三次,而小鵬也射過兩次。少婦更是被奸得渾身

癱軟,本應緊閉的密穴狼狽地張開著,陰道內、陰唇間和圓臀下淌滿了濁白的精

液,黏稠的液體從油黑的毛叢之間垂下,一直淌到身下骯髒的草墊子上。

不光下身,少婦豐滿的乳房上同樣傷痕累累,上面到處是暗紅的抓痕和深深

的牙印,紫紅的乳頭已然腫脹,乳暈四周滲出殷紅的鮮血。

「怎麽樣,爽不爽!」小馬走過去,猥亵地捏了捏少婦的乳頭。

「你們放過我吧,我孩子還小。」少婦抽泣著低聲說道。

「大哥,再干一輪吧!」小馬轉過頭,對小鵬說道。

「你再讓我們干一次,我們就放了你。」小鵬走過去,拉起少婦的長發,對

少婦說道。

「大哥,這女的屁股不錯,從後面干吧!」小馬提議道。

「把屁股撅起來。」小鵬命令道。

少婦不敢反抗,強忍渾身的劇痛,翻過身子,高高撅起圓臀,雌扶在草墊子

上。

小鵬挺著陽物,又一次插入少婦的陰道內。

「真他媽的沒意思!」小鵬幹了幾十下,悻悻地抽出肉棒。少婦原本松緊適

中、充滿彈性的陰道,已經被剛才猛烈的輪暴幹得鬆鬆垮垮,裡面充斥著三個人

濁白的精液,陽物插在裡面,如同插在裝滿精液的肉囊,毫無快感可言。

「大哥,這女的小逼是不是有點鬆了!」小馬笑著說道。

「哼!」小鵬撸著已經軟下去的陽物,一臉郁悶。

「大哥,要不干她屁眼吧,我看黃片里不少人都那麽乾的。」小馬年紀雖然

不大,主意可不少。

「有道理。」小鵬笑道。

「你們不要這樣!」趴在地上的少婦聽了小鵬和小馬的對話,嚇得渾身都發

抖了。

一向保守的她,可從沒有肛交的經驗。

「沒讓你老公幹過屁眼吧,今晚我大哥就給你的屁眼開苞。」小馬湊到少婦

的臉前,淫笑道。

「老實點兒,要不打死你!」小鵬拉起少婦的長發,隨手又扇了少婦兩個耳

光,一股鮮血立刻從鼻孔湧出,少婦悶哼一聲,癱倒在墊子上。

小鵬跪在少婦的身後,托起少婦的圓臀,陽物對準緊閉的屁眼,硬擠進去。

「操!」少婦還沒來得及慘叫,小鵬就被異常緊密的肛道磨得大叫一聲。

「大哥,我看黃片里肛交之前,都抹油的。」小馬說道。

「有了!」聽了小馬的話,小鵬靈機一動,只見他托起少婦的圓臀,將手指

伸進少婦的陰道里,狠狠掏弄起來。很快,手上就沾滿了粘稠的精液。小鵬把精

液仔細塗抹在少婦的屁眼上,再次挺著陽物,強侵入肛道。

靠著精液的潤滑,粗長的陽物破肛而入,從未進入過異物的肛道被硬生生撕

裂,鮮血順著圓臀淌下來。

「啊……畜生!」一直很順從的少婦,痛得大罵起來。旁邊的小馬趕緊把少

婦的內衣褲團成一團,塞進少婦的嘴裡。

看著鮮血隨著陽物的抽插不停湧出,小鵬感到異常亢奮。他深吸一口氣,死

死按住少婦瓷實的臀肉,一下下干著少婦的肛道。

殘暴的肛奸讓少婦痛不欲生,等半個多時以後小志顫抖著在少婦肛道中射精

時,少婦已經是第二次昏死過去了。

少婦趴在地上,下意識地抽搐著,肛道已經被干成一個血肉模糊的圓洞,殷

紅的鮮血混著濁白的精液,不停地從裡面淌出來。

「表哥,趕緊走吧!」看著昏死過去的少婦,小光有些害怕了。

「大哥,你說這女的能報案麽?」小馬也有些忐忑。

「你們知道不知道,我們這叫輪奸,抓住至少得判無期。而且這女的估計得

被我們干殘了,就算她不報案,警察也不能不管。」小鵬冷冷地說道。

「大哥,那怎麽辦?」這才意識到闖下大禍的小光怯生生地問道。

「怎麽辦?殺了她滅口,我們又沒有案底,警察興許找不到我們。」

「啊?」小馬和小光同時發出驚呼。

「你們兩個都每到十八歲,抓住你們也不會判死刑,你們動手吧。」小鵬說

著,撿起自己的皮帶,在空中揮舞了幾下。

「表哥,我不敢!」小光嚇得直哆嗦。

「你們要是不殺。我就自己動手,然後再殺了你們!」小鵬板著臉說道。

「快點下手吧!」小馬一跺腳,接過皮帶,纏在少婦的脖子上,然後不耐煩

地催促起小志來。小志猶豫了半天,還是哆哆嗦嗦地接過皮帶另一頭。

「一二三!」小馬喊著號子,和小志各拉住皮帶的一頭,同時發力。

小志閉上眼睛,咬著牙,沒命地發著力。出乎他們意料,已經昏迷的少婦並

沒怎麽掙扎,只是條件反射般地踢了幾下腿,就伏在草墊子上,再也不動了。

當第二天上午,警方感到現場時,即便是經驗豐富的老刑警,也被現場的慘

景深深地震撼了。只見一個少婦趴在草墊子上,一雙平日里靈動的大眼睛,此時

無神地大睜著,似乎在訴說著她臨死前的屈辱與不甘。

少婦脖子上有一道深深勒痕,顯然是被皮帶一類的物品活活勒死的。少婦渾

身赤裸,陰道、肛道里,都檢出大量的精斑,乳房上、大腿上,布滿幾十條抓痕

和咬痕,兩個乳頭幾乎被咬掉,大小陰唇高度腫脹充血,陰道內壁嚴重損傷,肛

道也嚴重撕裂,顯然在死前受到過殘暴的性侵犯。經調查,死者名叫林莉,今年

33歲,是北山市某大型超市工作人員。

和小鵬他們一樣,林莉也出身農村,大專畢業后,一直在北山市工作。林莉

已經結婚8年,有一個3歲的女兒。林莉的老公是一個忠厚老實的程序員。林莉

的老公雖然是本地人,但是父母都是下崗職工,家境很一般。因此,婚後林莉一

直和公婆住在一起,直到1年前,才在北郊區買了套經濟適用房,不料卻遭此橫

禍。

「都怨我!我不是男人!」看到妻子的慘狀,前來認屍的林莉的老公小秦,

哭得捶胸頓足。

「我沒本事,掙不到錢,只能買這麽偏僻的房子,還害得我老婆和我一起當

房奴。她爲了掙加班費,經常主動加班。她們單位有規定,晚上九點後下班打車

就給報銷。可是,我老婆她……她……她無論多晚下班,都捨不得打車,就爲了

能報銷點打車費。」

「她平時加班,都是坐夜班公交車,下車后得走北郊公園南門那條小馬路。

我跟她說過好幾次了,那條路挨著公園不安全,讓她打車,她說什麽都不肯。平

時,我都是去公交車站接她。昨晚,我單位也要加班,結果……結果……就出事

了……」在公安局問訊室里,小秦哽咽著說道。

由於事發地點偏僻,小鵬他們又沒有案底,所以,警方調查一度受挫。直到

半年後,小馬和小光在某網吧門前企圖搶劫女中學生,被恰巧路過的110巡警

當場抓獲。做賊心虛的兩人,很快就坦白了強奸、殺害林莉的驚天罪行。可是,

由於作案時不到18歲,小馬和小光只被判了死緩。

聞風潛逃外地的小鵬,也在一年後被公安機關緝拿歸案。作爲主犯,小鵬雖

然沒有親自動手殺人,但仍然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

令辦案人員們震驚地是,小鵬始終對自己犯下的罪行毫無愧疚。庭審時,更

是造成了混亂。宣判前,法官照例問小鵬還有什麽需要陳述的時候,小鵬居然說

道:「那女的,遇上我們,被我們乾死,是她命不好,不能怨我們。我被你們抓

住,被你們判,是我命不好,我也不怨你們,你們愛怎麽判就怎麽判吧!」

「你還是不是人!」聽到小鵬如此「表白」,旁聽席上,一直強忍悲憤的小

秦怒不可遏,站起來痛罵道,法庭頓時一片大亂。

沒想到,小鵬竟冷笑著回擊道:「你就是那女的老公吧?你老婆被我們乾死

了,你再找一個就得了,有什麽可生氣的?」

「你……」聽到小鵬毫無人性的話語,小秦圓瞪雙眼,急火攻心,只說出一

個字就昏厥在座位上。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原PO好帥!愛死你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不錯的開始!來給妳推個文讓我們有更好的文章可以看哦!

大家一起來跟我推爆!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