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回家時的偶遇

畢業回家時的偶遇

坐在汽車上,再一次回首看了看這個城市,我在這�度過了四年生命中最美好的時光,自從四年前我考上了這�的一所大學以後,就離開了家,成為了這�莘莘學子中的一員,在計算機係�開始了我的學業。

四年中,我老老實實的聽從了父母的諄諄教誨,沒有談過戀愛,這在現在的大學生中也是很罕見的,並不是我本人長的對不起觀眾,說實話,一米七六的個頭,還算是英俊的相貌,在本係�還被評為十大帥哥之一,不時的也有女同學向我示好,還好,我把父母的教誨記在了心間,上學就是以學習為主,其他的以後再考慮,於是在同學們的眼中,我也就成了稀有動物。

這一次,我最後一次以學生的身份坐這趟車回家了,其實我也可以坐船或者火車,但我就是喜歡這種臥鋪汽車,每一次回家,我都是坐這種汽車的。體驗一下一個人在這車上度過二十二個鍾頭,有時候也會延時,但對於已經坐了二十多鍾頭來說,對一點時間也沒有什�大不了的。

說實話,我並不是那種柳下惠式的人,也曾幻想著自己能有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故事,能有一位漂亮的紅顏知己。在學校舉辦的舞會中,麵對著無數的美女,也曾心動,不過在那時候,一方麵是父母的教誨,一方麵是現在想起來連自己都不知道那時忙的什�。學校的女生中,和我一樣是學理的女孩子,同樣的忙碌,但同時還做到了學業、戀愛兩不誤,真不知道怎�做到的;那些學文的女孩子吧,整天的悠閑的要命,晃過來晃過去,真不知道她們上大學是為了什�,簡直再浪費自己的時間。在這種心態中,我的麵前走過了一位又一位的女孩子,沒有一個人能在我的生命中停留。

沒想到她卻溫柔的一笑:“哦,對不起,我是十三號鋪!”

我的鋪位號是十四號,坐過這種臥鋪車的人都知道,是兩個兩個的鋪連在一起的,就象是一張大一點的床。也就是說,她的鋪位就在我的�麵,在靠車窗的地方,在這種鋪上,就象是在一張床上,不知怎�,心中有一種欣喜的感覺。我坐這種車來來回回也有好幾趟了,但身邊有一位年青的美少女,還是第一次。

她大方的把右手伸了出來,眼睛一眼盯著我,輕啟櫻唇:“你是學生吧,我也是,我的學校也在這個城市,放暑假了,想感受一下另外的感覺,第一次坐這車回家,很高興我們能夠同路!”

“是的!”不知為什�,我說了謊。明明已經畢業了,卻還承認自己是個學生。我握住了她伸過來的手,隻覺得身上一震,全身的血都想著的頭頂湧去,使我感到一陣的暈眩。我扶著上鋪的支撐架,在她的身邊坐了下了,聞到她身上散發出來的芳香,更有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我閉上了眼睛,享受著這種感覺,嘴�應道:“我也沒有想到能和你這樣一位美麗的小姐通行,古人雲:三生修得同船渡,我前一輩子不知道念了多少佛,才能和你同行。”今天這一張嘴好像不是我的,怎�這樣油嘴滑舌的話都能說出來呢?

我睜開了眼睛,卻看到她正把臉扭了過了看我,臉上聽到了我的話,就象剛摸了胭脂,還有些紅紅的。那種白�透粉的肌膚,上麵又蒙上了一層紅潮,別提有多�誘人了,心髒不爭氣的開始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我懷疑對麵的她都能聽到。她揚起了她的左手,在我的肩膀上溫柔的拍了一下:“你這人,怎�這樣說,我不理你了!”話雖然這�說,但語調�一點也沒有不理我的意思。這個時候,我在注意到,她的右手,還在我的手�握著,而她也沒有要收回的意思,我當然也就更捨不得放開了,握著她的手好舒服。

認識以後,話匣子就打開了,我給她說起我的學校生活,她也給我論起了女生的寢室話題。很快,我就覺得我們好像認識了好久,又向見到了許久沒有見麵的老朋友,有著說不完的話題。直到汽車“吱——”的一聲停了下來,司機喊道:“我們在這�吃午飯,停車三十分鍾!”我才發現,現在已經中午了,而我,在不知不覺中,就這樣握著她的手聊了一上午。我們相視一笑,她輕輕的把手從我的手�抽了回來。我在前她在後的從車門�下來,走進了飯店,坐在了一張桌子上。

我點了兩樣我喜歡吃的飯菜,她也叫了她喜歡的飯菜和飲料,麵對麵的坐在桌子兩旁。飯菜上來以後,我一邊吃自己的飯,一邊偷偷的看這對麵的她,隻覺得她吃飯的姿勢極為優雅,小小的一口飯後,輕輕的咬一絲菜,然後閉上小嘴慢慢的嚼著。終於,她發現了我在偷看她,臉一下就又紅了起來,嘟起了小嘴:“有什�好看的,你沒有見過別人吃飯嗎?”說實在的,她生氣的樣子更可愛。聽到她的話,我�得慌忙把頭低了下去,對著自己的馬上就要完了的飯菜猛然進攻。

忽聽她噗哧的笑了出來,這個時候,我的飯已經吃完了,我�起了頭,卻看到她口�叼著插在飲料瓶�的吸管正在看著我。看到我�起了頭,她伸出了象玉蔥一樣的手指,在我的額頭點了一下,放下了飲料瓶,對我說道:“你呀!!”同時瞟了我一眼。收回手臂以後,又嘟起了小嘴:“人家吃不完了,怎�辦呢?”

這是什�意思?我沒有仔細品味,慌忙的應道:“我剛好還沒有吃飽,如果小姐不吝嗇的話,賞給我怎�樣?”我說完了這話,看到她的眼中明顯的有一種異彩閃過,然後換成了溫柔的目光:“如果你不介意的話,你就盡管吃好了。”

吃過了飯後,從新回到了車上,這時候的我們,就已經是不具你我的好朋友了,相互調笑著,繼續我們的話題。車繼續向前飛奔,車�我們兩人這個小小的空間中,卻洋溢著溫馨。都有些疲倦了,說好了睡一會兒,但閉上眼睛的我,卻怎�也睡不著。睜開眼睛,仔細看著睡在我左麵的她。長長的睫毛下的眼睛閉著,紅嘟嘟的小嘴,真讓人想吻一口,欣長的脖頸,細膩的肌膚。那身淺綠色的無袖連衣裙,把躺著的她的身材曲線表露無遺,兩隻乳房隨著她輕柔的呼吸一上一下,下麵是平坦的小腹,再向下,由於布料的原因,在平躺著的她的小腹處形成了“丫”形的三角,長長的裙角蓋住了修長的大腿,隻露出了一小節潔白的小腿。從她揚起的胳膊,看到她的腋下長了疏疏的幾根腋毛,還可以看到她粉紅色的乳罩的帶子。我的心髒劇烈的跳動起來,下麵也不由我自己可控製的硬了起來,在我的褲子上搭成了一個小帳篷。平躺著的我,趕忙向�轉身,用雙腿把硬的地方夾了起來。我這一轉身,眼睛正對著的是她的被長發掩住的耳朵,剛好可以清晰的看到她小巧的鼻子。我的身上不由得一陣顫抖,慌忙閉上了眼睛。

我的臉又發燙了起來,這時候,我的臉一定也是紅色的!“沒有,我沒有想什�!”我辯解到。

“還說呢,剛才聽到你的呼吸那�沈重,一定是在想什�,看你的臉這�紅,一定是在想你的女朋友了吧!”她的臉上寫滿了不相信。

“沒有,我不是對你說了嗎?我沒有女朋友,我我剛才在想你!”一不做二不休,我鼓足了勇氣,把我的話說了出去。

她的臉騰的一下紅了起來,簡直像蒙上了一塊紅布,連脖子�的顏色都變成紅的了,眼中卻出現了流轉的水波,怔了一下。然後用手在我的臉上摸了一下,說道:“你好笨!”扭過身咯咯的笑了起來,真不知道是什�意思 ?

下午,我覺得氣氛好尷尬,而她卻像沒有什�事似的,拉著我扯東扯西的,直到快吃晚飯了,我才覺得自然了起來。吃過晚飯後,我們又開始了神聊,什�歌星影迷,時事話題,各自生活,什�都談,但都各自迴避了自己的私生活。一直到外麵一輪圓月出現在了天空中,車上的人都睡著了,車�也隻剩下了門口一陣昏黃的小燈,我們才止住了話題,相互道了晚安。她翻身把臉扭到了�麵,在轉身的時候,不知道是故意還是無意中,她的裙角翻了上來,露出了她穿著的黑色的小內褲,和她那雪白粉嫩的屁股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我的眼睛一下被她的大腿和粉股給吸引了,呼吸開始急促起來,胸中發出了怦怦的響聲,下體也開始硬起來了,我的手好像不由我控製,顫抖著摸到了她的光滑而富有彈性的屁股上。在我的手接觸到她的肌膚的同一時間,她的身上也傳來一陣顫抖,原來,她也沒有睡著。她這一動,把我�的趕忙把手縮了回去,我怕她扭身過來,怒斥我為流氓。我的心髒這時候好像停止了跳動,等待著她的怪罪的到來。

等了好大一會兒,也沒有等到她的聲音,隻聽到她也是同樣急促的呼吸聲。難道我的手又伸了出去,從她的裙子下麵,想上摸到了她的小蠻腰,那手上傳來的感覺,令我的腦中一陣的暈眩。我的手在她那細膩皮膚上輕輕的滑動著,她的身上也傳來了一陣陣的輕微的顫抖,感到我所觸到的地方好燙。我用另外一隻手,輕輕的把裙子上麵的拉鏈給拉開了,從她的脖子下麵把手伸了過去,把她緊緊的抱在了我的懷�,同時也從她的乳罩的上麵深了進去,摸到了那渾圓的乳房,還有上麵那顆象是半顆花生米大小的乳頭。

我沒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向上翻了下身,和我麵對麵,雙手抱住了我的脖子,借著月光,可以看到她的雙眼緊閉,雙唇一張一合,陣陣的香氣也隨著她急促的呼吸向著我襲來。隨著她的轉身,我在她腰間的手,也劃過了她內褲的鬆緊帶,摸到了那粉嫩的屁股上。我抱著她的手也不用自己的開始用力,把她緊緊的向著我的懷�擠壓,下麵那堅硬的陰莖抵到了她的大腿上,胸前感受著她那乳房彈性的感覺。從她的唇�發出了輕微的呻吟聲,聽到我的耳�,就象是仙樂一般令我的血液沸騰,對著她的嘴唇就吻了下去,同時雙手也不知怎�方才好的在她的身上遊走。在我以前的感覺中,兩個人接吻,就是把兩個人的嘴唇接到一起就行了,令我吃驚的是我們的嘴唇接到一起以後,她猛的吸空了我們嘴�的空氣,是兩個人的嘴唇緊密的接觸到了一起,她的舌頭竟然滑到了我的嘴�,和我的舌頭開始接觸起來,並開始和我的舌頭相互絞纏著。我的舌頭有一些發麻、發脹的感覺,象是中電,而且帶有一點疼痛,不過也好舒服,我也就學著她的樣子,用舌頭和她絞纏起來。

她在我脖子上麵摟著的手,鬆開了一個,順著我的脖子,肩膀,在我的背上撫摸著,同時,她的大腿也開始在我的下體上麵摩擦起來,令我感到極為舒暢。我的雙手,也在她的身上,肩膀上,屁股上,大腿上遊走,從她的鼻孔�傳出來了輕微的哼哼聲。這時,在我背上的手,有一隻順著我的腰,滑到了我的大腿內側,隔著褲子撫摸著我的下體。她摸到我的陰莖的時候,好像身上一震,手猛得縮了回去,同時也把我們正在接吻的嘴唇也分了開來。我甚至看到了她眼中驚訝的眼神。她雙手環住了我的腰,又把自己的身體貼了上來,把頭埋到了我的肩膀下,我低頭剛好看到了她那可愛的耳朵,一張嘴,就把她的耳垂給含到了嘴�,用牙齒輕咬著,隔著衣服,我都能覺得她的體溫急劇的升高。她一隻手繼續環著我的腰,另一隻手,向下把我褲子上麵的拉鏈給拉了下來,手伸到了�麵,把我的內褲拉的向下,握住了我的寶貝,她的手真是小,一把隻不過握住了大半。然後把它從前麵解放了出來,這時候她坐了起來,借著月光,看著我的寶貝。她的手所握住的地方,不足我陰莖長度的三分之一,她翻身坐到了我的大腿上,雙手握住了我的陰莖,這時候,還有一部分在外麵露著。

她顫抖著身體,握著我的陰莖上下套弄者,這時候,我實在已經忍受不了了,做起來一把抱住了她,然後翻身把她壓倒了我的身體下麵。挺著的寶貝也向著她的身上戳去,卻是碰到了她的內褲上麵。她的雙手抱著我的背,在我的耳邊輕輕的說:“傻瓜,我們還沒有脫衣服呢!”說著,用雙手把自己的內褲褪到了腳踝處,雙腳相互一錯,把內褲甩到了一邊,雙腿張開來,象一個“大”字躺在那�,露出了神秘的地帶,一片黑茸茸的陰毛呈倒三角和她白色的肌膚形成黑白對比。然後又坐了起來雙手開始解開我的腰帶,把我的褲子連帶內褲一起褪了下來。我那寶貝驕傲的和我的身體呈六十度角向上挺著出現在了兩人的麵前。隨著我們的動作,我們身上剩餘的襯衫、裙子、乳罩也離家出走了。現在相對著的是兩個赤裸的身體。從來沒有見過女人的我,被那神秘地帶吸引住了,用手在上麵撫摸著,同時另外的一隻手在她的乳房上麵,身體壓在她的一條大腿上,幾乎我全部的重量,都到了她的身體上麵。

隨著我的手的揉動,她的口中也出現輕微“噢,哦”的聲音,我撫摸著那神秘地帶的手,也被不知道從哪�出現的液體浸濕了。這時候她整了一下身,同時雙手用力,把我的身體拉到了她身體上麵,也許是我的體重,是的她的鼻孔中“嗯”的悶哼了一聲,雙腿也向上移動,夾住了我的腰。我隻能用手肘撐著床鋪,向下繼續吻住了她的嘴唇。我的堅硬的陰莖也抵在了她的雙腿的中間,很不舒服。她的身體在我下麵開始扭動起來,然後,掙脫了我的嘴唇,問我道:“這時你的第一次?”

我點了點頭,她卻好像一下子又興奮了起來,雙手從自己的雙腿外側向下我住了我的陰莖,向一個地方拉。我隻覺得前麵的龜頭猛的一緊,好像有什�東西套在了上麵,然後她的雙手抱住我的屁股,向下壓去。我覺得我的陰莖好像被什�包圍了,�麵緊緊的,熱熱的,不過,也帶來了一陣一陣的快感,極為舒暢。原來,這就是做愛,感覺這�好,看來我四年的大學是白上了。她緊閉著雙目,身體輕微的顫抖著,享受著我進入她的身體所帶來的感覺。我們就這樣緊緊的抱在了一起,下體聯在了一起,成為了一個整體。我吻著她的嘴唇,在她的耳邊輕聲的說:“謝謝你,你真好,真是太好了!”

她聽到了我的話,笑了起來,在我的耳邊小聲的叫我,你可以把你那東西抽出來,然後再進入,你試試!“聽到了她的話,我試著把陰莖向外抽除了一部分,然後又猛的向�麵衝去,她的嘴�抑製不住的“啊!”的叫了出來,同時我自己也感覺就像成了神仙,這感覺更好。這時候,我渾然忘了我自己,忘了我在那�,隻知道抽出、進入、抽出、進入,她的嘴�也壓抑著,但還是發出了“啊、哦、噢”的叫聲,同時雙手也在我的背上、腰上、屁股上亂摸。聽到她的叫聲,我做得更加瘋狂起來。也不知道坐了多久,隻覺得身體好累,停了下來,趴在她的身上喘著粗氣休息一會兒。她閉著眼睛,嘴�不停的小聲的說:“你真棒!真了不起!”

感覺我我停了下來,她睜開了眼睛,看著我累的樣子,對我說:“來,我們換一個姿勢!”說著,雙手把我在上麵的身體,向著床鋪放了下來,然後,膝蓋用力,翻到了我的上麵,雙手按著我的雙肩,在我的身體上麵一上一下的,使陰莖從她的身體�麵抽出、進入。她的這個架子,使得她的那雙乳房在我的眼前一上一下的晃動,我的雙手不由得一手一個,揉搓了起來。她又閉上了雙目,臉上也說不出來是什�表情,也不知道是高興還是痛苦,不過做的可是更快了。嘴�發著“啊啊”的聲音,我們相交接的地方也隨著兩人的肉體的快速接觸發出了“啪啪”的聲音。

這樣過了一會兒,隻聽到她“啊”的一聲輕呼,渾身顫抖著軟軟的癱到了我的身上,嘴�說道:“我不行了,我不行了!”這時候我感覺到下麵的東西被一陣有規律的收縮刺激著。我已經休息夠了,於是又翻身把她壓倒了下麵,雙手還是在她的乳房、身上揉搓著,由我主動的進行著。她不停的在嘴�小聲的驚呼:“啊,啊我我不行了好好哥哥你好厲害!你你饒了饒了我吧”這時候,我正在興起,怎�能夠停止呢?

路過看看。。。推一下。。。

發這文真是他XX的是個天才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