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關島淫蕩遊(2)

(轉貼)關島淫蕩遊(2)

關島淫蕩遊2

我和維芯醒來後腳還是有點合不攏,而且有點肌肉痠痛,昨天真的被賽可操太兇了。

賽可一早準時出現在飯店門口,看到我和維芯帶著行李,他臉上閃過一抹邪淫的微笑。

前往碼頭的路上是我坐前座,我也跟昨晚一樣讓賽可伸手進我的短裙裡摸個過癮,

碼頭比賽可的家還要再過去一點,我就這樣讓賽可摸了二十分鐘。

到了碼頭之後,賽可把車停好並帶我們往船的方向走去,那竟然是一艘遊艇,

我本來以為他只是要開個小船出去而已,看來賽可家財萬貫,

擺攤對他來說真的是玩玩而已。

當我們走到船邊,有一個人從船上探出頭來跟我們揮手打招呼。

「那是我表弟喬拉特,要開這艘船需要他的協助」賽可幫我們做介紹。

遊艇緩緩開出碼頭,不久後停泊在海上下錨,

附近的海域都沒有任何船隻,彷彿只屬於我們四個人似的。

我約維芯一起到船頭做日光浴,維芯說她恨不得想再白一點,她要待在船艙裡吹冷氣。

於是我脫了外衣,戴著墨鏡穿著比基尼,自己拉了一張躺椅到船頭躺下來享受這熱辣的陽光。

「我建議不要穿泳裝做日光浴,會有曬痕喔」

喬拉特不知何時也來到船頭,打著赤膊只穿著一件海灘褲坐在我的躺椅旁邊。

「嗯∼說的也是」我大概也知道喬拉特在打什麼主意,

但我還是解開了綁帶脫掉上半身泳裝,一對白皙渾圓的乳房就這樣彈跳出來。

「麻煩你幫我擦個防曬油吧∼」我嘟著嘴拋給手上拿著防曬油,不懷好意的喬拉特一個媚眼,

喬拉特便在我身上倒了點防曬油開始塗抹起來。喬拉特雙手覆上我的胸部來回揉捏,

不時用手指撥弄乳頭,使我的乳頭不爭氣的尖挺了起來,喬拉特見狀還故意一直玩弄我的乳頭。

「下面也脫掉比較好喔∼」喬拉特把玩我的胸部一段時間後,也不等我同意就開始脫我下半身泳裝,但我也沒有拒絕。

喬拉特把我的雙腿撐開,欣賞著我兩腿間的美景,接著他便開始舔起我的嫩穴,舌頭鑽進肉縫裡挑動著。

「喂∼∼∼哪有人用嘴巴擦防曬油的」我享受著小穴傳來的陣陣酥麻感,一邊對喬拉特嬌嗔著,喬拉特的褲檔早已搭起一座帳篷。

「呵呵,要先弄乾淨再擦比較有效」喬拉特用舌頭玩弄我的陰核。

「真失禮∼人家的哪有不乾淨」我故作生氣的用大腿夾著喬拉特的頭。

「哈,用我的探測器放進去看看就知道乾不乾淨了」喬拉特掙脫我的大腿,拉下他的褲子,露出他的肉棒,

看起來是正常的大小,不像賽可那種超乎想像的怪物,但形狀卻是很有意思的頂部粗大而根部較細。

「我是在做日光浴耶∼怎麼變成檢查乾不乾淨」話雖然這樣講,我卻是擺出了M字開腿,

喬拉特也跪在我的兩腿之間,握著他所謂的探測器,緩緩戳進我的淫穴。

「啊唔∼∼」當我的穴完全吞沒喬拉特的肉棒,被頂到深處的時候我不自覺的哼了一聲。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形狀的肉棒,感覺挺奇妙的。

「咦,我的朋友呢?」我突然想到維芯,喬拉特笑笑著比了一個安靜的手勢,

要我側耳細聽,結果我隱約聽到船艙裡傳來陣陣的浪叫聲,顯然維芯正在被賽可狂抽猛送。

我無奈的給了喬拉特一個微笑,雙腿夾住喬拉特的腰,靜靜的躺著享受喬拉特的抽送。

喬拉特抓著我的腰,不停的前後深淺抽插,漸漸的我也忍不住而開始呻吟起來。

「啊……啊……」被連續抽插了幾百下後,我才知道他腰力十足,

臉不紅氣不喘的在我身體裡進進出出,速度絲毫不會變慢,甚至還能再快。

此外,他的體力也不是蓋的,連續不停插了我十幾分鐘後,

還看不出要射精的跡象,反而是我已經到達極限。

「啊…啊……出…出來了…啊∼∼∼」我感到小穴一緊,雙腿一夾就噴出了一道水柱。

唉,居然連續兩天被搞到潮吹,看來我和維芯會被搞到腿軟也是很正常的。

喬拉特看我噴完後,抽出了肉棒,並把我從躺椅上拉起來,接著要我面對船頭抓著欄桿。

我還搞不懂他想做什麼的時候,喬拉特擡起我的右腿,然後肉棒馬上跟了進來,

繼續挺腰抽插著我,原來他只是想換個姿勢!

我們現在的姿勢就像鐵達尼號裡的傑克和蘿絲站在船頭那樣,但蘿絲只是被傑克從後方環腰抱著,

而我是淫叫著被喬拉特抓著狂抽猛送,真的還好附近都沒有人,不然我會羞愧致死。

「啊∼啊啊啊∼∼嗯!」喬拉特像機關槍一般,小腹撞的我渾圓細嫩的屁股「啪啪」作響,

我的胸部也隨著抽送前後晃動著。每一次抽送都讓我的淫穴發出「噗滋噗滋」的聲音,

短短時間內我又再度高潮,再次噴出淫水。

喬拉特似乎不打算放過我,他捧著我的屁股把我一把抱起,對我使出了火車便當姿勢繼續插我。

我雙腿緊緊夾著他的腰,一手抓著欄桿,另一手搭在喬拉特肩上,深怕他不小心把我摔到海裡。

「嗯,我還是覺得這個姿勢插妳最舒服」喬拉特把我放下來,要我轉回去用不久前用過的站立背後式,

這次被擡左腿,因為我柔軟度還不錯所以不會覺得這姿勢很累,

而且光那根像打樁機的肉棒就無暇應付了,哪還管得著累不累呢。

喬拉特插的又重又快,我忍不住的連連淫叫,伴隨著「啪啪」的肉搏聲及「滋滋」作響的抽插聲。

「啊∼啊∼∼又,又…又要去了∼∼∼啊啊∼啊∼啊∼∼∼嗯嗯!」

在我的呻吟聲中,喬拉特一下比一下猛烈的抽送,又把我送上最高潮,

噴出的淫水沾在我的大腿和喬拉特的陰囊,喬拉特的肉棒更早已沾滿了淫水。

「妳的身體真棒呢∼」喬拉特不停的抽插著我,舔著我的耳垂,並揉捏著我的胸部。

總共插了約四十分鐘後,突然他放下我的左腿,雙手緊抓住我的腰,重重的插了幾下之後猛力一頂,

肉棒深深的頂在我的最深處,接著喬拉特忽然停止了抽插。

我感覺到喬拉特的肉棒一陣抖動,然後我感覺有溫溫的東西激射入我的體內,

這種久違的熟悉感讓我知道喬拉特剛剛在我的體內射精了,

也讓我意會到大禍臨頭:我忘了告訴喬拉特我現在不是安全期。

「啊∼快!快拔出來啦!」我連忙叫喬拉特拔出肉棒,

喬拉特原本意猶未盡的想在我體內多待一下子,看我焦急的神情便立刻拔了出來。

喬拉特抽出肉棒的同時,一道白稠精液流洩而出,我小穴微微用力,又擠出了一道精液,

但我感覺的到體內還有一些黏黏稠稠的感覺,我哭喪著臉要喬拉特幫我把剩下的精液挖出來。

「維芯∼!給我避孕藥!」在喬拉特把精液挖出來以後,我衝進船艙找維芯討避孕藥,

維芯看看我再看看跟在其後的喬拉特,她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連忙從包包中翻出事後避孕藥給我,賽可也拿了一罐礦泉水讓我洗下體,

我吞下避孕藥後暗暗祈禱千萬不要中鏢,喬拉特則是一副非常歉疚的表情,

讓我也不好意思再責備他。

「對了,我們只是停在海上,又沒有要玩水,為什麼叫我們穿泳裝?」

維芯對賽可提出這個我也很納悶的疑問。

「呃,因為妳們身材好,穿泳裝一定很好看,而且也比較方便讓我們插」

賽可搔著頭說,讓我和維芯都覺得很無言。

「啊∼等一下可以在我家後面的海灘玩水啊,中午就在那邊烤BBQ吧」

賽可走過來摟著我,手卻不正經的朝我的兩腿之間鑽,

不過我沒有夾住大腿,讓賽可的手指長驅直入的摳挖著我的穴;

喬拉特則是坐在維芯旁邊讓維芯用手套弄肉棒,

維芯的臉上明顯寫著「喬拉特快來內射我」,讓我跟賽可啼笑皆非。

遊艇駛回碼頭,賽可開車載我們回他家,我繼續坐在前座讓賽可的手忙個不停,

喬拉特在後座玩弄維芯的胸部和嫩穴。

到賽可他家之後,我和維芯在海灘玩水,賽可和喬拉特則在一旁準備BBQ當午餐,

真的都沒有人會來,白天的時候這海灘風景看起來真的美不勝收。

玩著玩著,午餐也準備好了,我們四人席地而坐,邊聊天邊吃烤肉,

賽可的手藝真的很厲害,難怪他會想去擺攤。

酒足飯飽之後,賽可和喬拉特把烤肉架等東西清理好搬回倉庫,

卻留下了一張熟悉的帆布墊,正是我和維芯昨晚被搞得死去活來的那張。

「剛吃飽就要運動喔∼會吐啦∼」我和維芯異口同聲的看著色瞇瞇的賽可和喬拉特,

但我們卻口是心非的脫個精光躺在帆布墊上,雙腿開開的引誘他們。

我被賽可的大棒搞到高潮連連,潮吹多次使得淫水四濺,並讓賽可在我肚子上射精;

維芯則是難以招架喬拉特的機關槍連插,淫聲浪語不絕於耳,

最後維芯不意外地被喬拉特注入精液,還對我比了個讚,真是敗給她了。

做完之後,賽可叫我和維芯休息一下,晚餐會帶我們去吃好料的,而且要我們期待晚上,

於是我和維芯就進屋午睡,傍晚的時候我被賽可上下其手弄醒,

維芯則是被喬拉特用肉棒塞嘴巴而驚醒。

賽可帶我們去吃了關島的特色料理,真的很棒,然後就是晚上的重頭戲。

晚上九點多,有人來敲賽可家的門,賽可前去應門之後,

帶著兩個黑人男、兩個白人男和兩個亞洲女生進來。

賽可把我們介紹給這六人,那四個男的是休假中的美軍,兩個女生是來觀光的日本妹,長的非常可愛。

從他們的談話中,我了解到賽可說的重頭戲就是亂交趴,四個美軍明天要回部隊,所以今晚來狂歡,

那兩個日本妹前一晚在路上被他們搭訕,搞上床之後帶來這裡一起淫亂。

黑人美軍叫做魯格和史考特,白人美軍名為雷斯和艾伯,日本妹看起來年紀跟我們差不多,

一個叫黑野友紀,20歲;另一個叫黑野由惠,18歲。

原來她們是親姊妹,一起來關島自助旅行結果被搞上床,

友紀說她17歲的時候獻出第一次;由惠更是在15歲的時候就有了性經驗,

她們說日本女生如果成年了卻沒有過性經驗是會被同儕好友們取笑的,

真的難以想像,不過我跟維芯都是在高中被破處,所以跟黑野姊妹還滿聊得來的。

不知道是誰率先發難,當我意識到的時候,我們四個女生正躺在海灘的大帆布上被抽插著。

由於賽可和喬拉特先前已經搞過我和維芯,而且我們在關島還會待上幾天,

他們有的是時間可以插我們,所以賽可此時正用龐大的身軀壓在嬌小的由惠身上,

把巨大的肉棒硬擠進由惠小巧的嫩穴,讓由惠痛得眼淚直流不斷哀叫,

連我都覺得有點像是強姦了,但漸漸的由惠開始迎合著賽可扭動著腰部,並發出淫蕩的呻吟聲。

喬拉特則是用他最擅長的背後式巴著友紀的美臀快速抽插,

看來友紀也無法招架喬拉特有如神速的抽插,而不斷用好聽的聲音淫叫著。

維芯躺在我的旁邊,史考特把她的腿架在自己肩膀上,然後用粗大的肉棒進攻維芯的嫩穴;

魯格則跪在維芯旁邊把玩維芯的美乳,並讓維芯吸舔他的肉棒。

我則是用騎乘式騎在雷斯的腰上,擺動著自己的纖腰,

雷斯雙手扶著我的屁股配合我的律動上頂著我,

肉棒在我體內上上下下抽動,讓我每一下都被直擊花心;

艾伯站在我身邊壓著我的頭,挺著肉棒讓我一邊啜著一邊用手套弄。

這四個美軍的肉棒雖比不上賽可那麼巨大,但也是肉棒中的佼佼者,

我想只要是女孩子,被其中一根插入都會高潮不斷吧。

我們四人就這樣被他們六人輪流抽插玩弄了許久,

魯格最先高潮,他的肉棒整根刺入友紀的美臀,灌入濃厚的精液。

第二個繳械的是艾伯,他毫無保留的射進維芯的身體裡;

賽可跟在艾伯之後上去抽插維芯,然後也射在維芯體內。

史考特是第四個高潮的,他和魯格一樣把濃濃的精液射在友紀的美穴裡,

接著是抓著我的腰猛烈抽插的雷斯。

「喔∼妳真棒,我差不多要射了∼呼∼妳想要我射妳哪裡?」

雷斯加快了抽插速度,呼吸也變得急促,可能再一下子就要射了。

「啊啊∼∼不,不要射臉上∼啊∼啊啊啊∼∼∼」

我咬著牙,好不容易在呻吟聲和快感中擠出這句話,

確定雷斯有聽到後,我就繼續享受著雷斯的衝撞。

「啊啊!射了!呼…呼…」雷斯眉頭一皺,滾滾熱精激射而出,

只是那種熟悉的黏黏稠稠感覺讓我意識到他竟然是射在我體內,

射完之後雷斯還抓著我的腰繼續的抽插著。

「啊啊∼!停!停下來啊∼啊啊啊∼∼不要!」我慌亂的邊呻吟邊叫雷斯停下,

但雷斯完全不理會的多插了幾十下才滿足的拔出肉棒。

在他拔出來後,卻只流出了一點點精液,我暗叫不妙,小穴連忙用力,試圖擠出精液。

經過一陣努力後,大量精液從我的穴中流洩而出,

但我仍然感覺得到深處還有殘留的濃稠精液,

雷斯後來多插的那幾十下把精液推到很深的地方,我哀怨的瞪著雷斯。

「我不知道啊,妳說不要射臉的……」雷斯聳聳肩無奈的回望著我。

此時身邊只有躺著的由惠被喬拉特狂抽猛送的淫叫聲,維芯陪我到屋內清洗並給了我避孕藥。

唉,居然在一天之內被內射兩次,而且這次精液又弄不乾淨,

我清洗完後還是感覺得到肚子裡有精液的黏稠感,我一邊摸著小腹一邊吃避孕藥,

要是到時候懷了雷斯的種真的就糟糕了。

我跟維芯走回海灘的時候,喬拉特已經改成用背後式繼續的插著由惠,真的非常持久。

過了一陣子後,由惠尖叫一聲,喬拉特抓著由惠的腰全身抖動,

看來由惠也被喬拉特給注入了精液。我們十人在海灘聊天,雷斯也為內射的事向我道歉。

「如果我懷孕了,到時就找你負責!」我雙手叉腰的瞪著雷斯。

「我會負責的,但到時候妳就是我的人,我一定會天天內射妳!」

雷斯突然對我來了個公主抱,在我嚇了一跳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

雷斯把我給壓在海灘上不斷的搔癢,還偷戳我的嫩穴。

「哈哈哈哈∼好癢∼∼哈哈∼啊啊!不要摸那裡∼∼啊哈哈哈」我被弄得花枝亂顫,氣都消了,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