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保姆

安徽保姆

開始,你每天都要喝果汁,這樣可以多有奶水。」我說。

「先生,我的奶每天吃兩次已經都夠了。」惠鳳認真地說著,一如她以往的淳

樸。

「果汁在冰箱�,去拿。」我堅持著。

惠鳳取了果汁來,自己倒了一杯。家�就只有一瓶果汁,早先我就已經下了安

眠藥,果然惠鳳喝下不久就昏昏欲睡。

我扶她到我臥室的床上,扒去了所有的衣服,然後找出早已經準備好的繩子,

將惠鳳的雙手雙角固定到床架上。為了使她的陰戶完全暴露,我又綁住她膝蓋,向

兩邊拉開,從下面繞過床架,又在她臀下墊兩個枕頭。

過了一個多小時,惠鳳醒了過來,發覺自己被綁,恐懼地對我叫喊:「你要幹

什麼,快放了我!」

我在旁邊獰笑道:「今天要給你做一個小遊戲。」

我取出床下的手提箱,嘩啦一倒,十幾樣成人玩具鋪在床上,有人工陽具、貞

節帶、項圈、手銬什麼的。

惠鳳從來沒見過,但是看到那個惟妙惟肖的按摩棒,頓時明白了。

「你把那些下流東西快拿走!」她掙紮著想坐起來。

「拿走?這些東西你們鄉下人沒見過吧?有些個夠抵你一個月工資呢!不要害

怕,等會你就會愛死這東西,一刻也離不開了呢!」我淫笑著,撲上去,含住惠鳳

的乳頭舔弄起來,一邊伸手到她私處撫摩陰唇和陰蒂。

「你這個神經病!你瘋了!」惠鳳拚命扭動身體,喊叫起來。

「我讓你叫!」我捂住她嘴巴,拿起一個中空的球形嘴塞塞進惠鳳的口中,然

後繩子繞到腦袋後面,牢牢地打了個結。

惠鳳的嘴巴�塞了這麼個東西,喊也喊不出,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圓睜著眼

睛注視我的一舉一動。

我的舌尖緩緩掠過她乳暈上突起的顆粒,左手撫摩大腿內側敏感的肌膚,時而

抓住陰毛撚動。惠鳳的乳頭平時就有不小,有一公分長,我含入口中,輕輕吮吸,

只兩三下工夫,感覺嘴�的肉珠變硬了,一絲甜味湧了出來,她那巨乳又開始反射

地分泌乳汁。我加大了吮吸的力量,只用含住乳頭部分,整個臉壓進了乳房�,呼

吸那特有的甜甜的氣味。

惠鳳的乳房特別敏感,倒不是因為巨大的關系,每次大力吮吸的時候,她總是

會不經意地繃緊身體,我知道那片刻的真空給她帶來只有哺乳期婦女才能體會到的

快感。

我右手也握住她另一隻乳房,掠過乳頭的時候發覺竟然也勃起了,於是捏住那

肉棗慢慢旋轉。惠鳳受到這樣的刺激,呼吸開始急促,頭忍不住向後仰起,露出脖

子上青色的血管。

只在片刻之間,撫摩她陰部的手指就變得粘粘的,淫水源源不斷從肉穴中流淌

出來。我的手指順著陰部的縫隙向上摸索,碰到了硬梆梆的肉球,她的陰蒂也已經

勃起,如黃豆大小,我用拇指和食指捏住外面的包皮,開始套弄。

「嗚……嗚……」強烈的快感使得惠鳳眯起眼睛,扭動白花花的軀體,屁股上

下擺動著,口水從口塞的窟窿中流淌出來。

我探手到她臀部下面,竟然黏糊糊的一大片,「惠鳳,真是淫蕩。怎麼也看不

出是做母親的人啊!剛才自己說的話還記得嗎?別著急,還沒開始呢!」我說。

我挑了根普通的乳膠按摩棒,有2尺多長,富有彈性,可以容易地彎曲。這些

東西都是直接進口的,做工細致,上面的血管突起都惟妙惟肖,特別是那龜頭的形

狀,微微向上翹起,這和我在網路看見的所有按摩棒不同,龜頭特別大,遠看像一

只很別致的蘑菇。

「把這個插進你的穴不知道會怎麼樣哦?」我抓起那巨大的肉腸在她面前扭動

了幾下,看到她臉上恐懼和不安的神色,真是無比興奮。

「下面這麼濕,連潤滑油都省了。安徽的女人真是與眾不同!」

我先用按摩棒在她外陰地方磨了幾下,每當碰到陰蒂,惠鳳就會掙紮地發出嗚嗚的呼喊。  我抓住按摩棒頂端如同雞蛋大小的「龜頭」,一點點往�塞。畢竟是生育過的女人,惠鳳的陰戶很大,但也很有彈性。只「蔔」的一下,陰戶吞入了整個龜頭。  「看!進去了!」我繼續往�面送,直到剩下一尺半在外面。  因為緊張的關系,惠鳳的身體一直緊繃繃的,感覺到我停止了才鬆弛下來。  「我要插了。」惠鳳猛地又繃緊了大腿,看到內側的韌帶鼓起。  超長的按摩棒在惠鳳的陰戶�進出,我聽到很響的「蔔滋、蔔滋」的聲音,惠鳳的臉色越來越紅,身體也僵硬不起來了。由於龜頭碩大,每次進出都有許多淫水被帶了出來,使我想起了水泵。她屁股下面的床單已經濕了好大一片,整個房間充滿了女人陰戶的味道。這種氣味讓我異常興奮,也顧不上什麼骯髒,我俯下身體,嘴巴含住淫蒂吸吮,一邊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前所未有的刺激讓惠鳳瘋狂地扭動著身體,所有的繩子被繃緊,床架發出「咯喀」聲。  百十下後,惠鳳慢慢停止了扭動,也不知道是不是已經高潮過了。我擡眼看到她歪著頭,半閉雙眼,只有喘息的聲音,胸口的汗水濕透。  「喂……這就不行了?」惠鳳沒有任何反應,只有胸部的起伏。我解去她嘴�口塞,發現嘴唇已經乾得發白,於是惡作劇地抹了她自己的淫水到嘴巴上。  突然,我扭動起按摩棒,將露在外面的一端彎到她肚子上。  「哦……」惠鳳發出了呻吟。  我繼續彎曲,向上下左右,同時抽插。  惠鳳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哦……哦……不行了,要弄壞了……哦……這感覺太刺激了,要壞了……啊……」  惠鳳努力地想靠攏雙腿,似乎高潮已經臨近,臀部劇烈地上下擺動。  正在她欲仙欲死的當口,我猛地抽出按摩棒,聽到很響的「蔔」的一下,如同打開一瓶香檳。  「啊……」惠鳳發出慘叫,渾身猛烈地顫抖起來,黑�透紅的淫穴�攸地流出陰精,大約半分鐘後,她在徹底的高潮後昏昏睡去了。  我低頭一看,自己的龜頭也流出透明的黏液。喘息了一陣後,我解開綁住惠鳳的繩索,在她的肉穴上貼了一些衛生紙,將她抱到自己床上,蓋好被子。  肉棒仍然是劍拔弩張,我拿了惠鳳脫下的乳罩和內褲,在她的床邊自慰直到發射。  中午時分,惠鳳醒了過來,她說感到腰很酸,我知道那是性高潮太過劇烈的反應。我讓她休息一下,取了她三圍的尺寸後,出門買東西去了。  那天晚上我提著大包小包回家,惠鳳已經做好了飯菜。她的確是一個很好的保姆。我問她腰還酸不酸,她說好多了,但以前除了懷孕的時候從來沒有過。  吃過晚飯,我拿出幾套替她買的衣服,都是些時裝店一般貨色。  「這是給你的,原來的太土了,換掉。」  我特意買了一些少女或者女職員型的衣服,看上去還是蠻別致的。  「哪怎麼可以,我不能要的。」  「要你拿你就拿,啰嗦什麼!」  我一喝,惠鳳不敢響了,小心翼翼地提起一件。  「這個……太洋氣了吧?」她戰戰兢兢地問我。  「洋氣?」我轉過身體對著惠鳳,按住她的肩膀:「雖然你生過小孩,但不表明你已經是老太婆了,你的身材很好!」  聽到誇獎,惠鳳的臉蛋一紅,淳樸地笑了下。  「明天就穿這個。」我提起一件白色的中短袖襯衫。這個款式在上海還比較流行,下襬很短,腰也束得小,平時在街上看到女孩子穿都是胸口暢開領子,很風騷的。

早晨,陽光射到臉上,我被浴室�「唏哩嘩啦」的水聲弄醒。惠鳳正在洗昨天的衣服,她邊擦手邊走出來。  「先生早。」她溫順地向我問早,彷佛忘記了曾經發生的事情。  我注意到她仍舊穿著帶來的衣服:「你怎麼不換?不喜歡嗎?」我臉上露出不快的神色。  「哦,沒有,只是那件衣服有點小。」  「小?我是按你的尺寸買的,怎麼會?」我的聲音開始大了:「去,換上。」  惠鳳猶豫了一下,走進自己屋子。  我突然想起什麼,在她臥室外喊:「惠鳳,那些衣服是貼身穿的!」  「哦。」她在�面回答。  過了一會,惠鳳扭扭捏捏地走出來,身上是那件白色的襯衫,衣服緊緊貼在身體上,顯得她更豐腴了。腰那�大小正好,但是卻包不住那對巨大的乳房,只能敞開領口和胸口的鈕扣。因為沒有戴乳罩,整個乳房透過衣服顯露在外面,紫色的乳暈和突出的乳頭,誘惑地聳立著,看上去像是襯衫脫著那對豪乳。  「上面太小了,扣子怎麼也扣不上。」惠鳳說。  我的眼睛盯著那深深的乳溝發愣,實在太美了,真想立刻就上去操她。  「這衣服真是貼身穿呀?」惠鳳問我。  「哦?這個……是啊。」  「我怎麼從來沒看到?別的女人也穿過這衣服,我看到過的。」  「她們的穿法不對,而且胸部也沒那麼大!」我唬她。  吃完早餐,我照例提出了哺乳的要求,惠鳳一點也沒有反抗,將我領到沙發上餵了奶。  「今天好像特別多。」我邊吃邊說。  「嗯,早上起來很漲的。」惠鳳說。  收拾完餐具,我領惠鳳出去逛馬路。她穿了件外套,路上拉得緊緊的,深怕�面那火爆的衣服會露出來,樣子可愛極了。但她仍舊離我有一段距離,不敢挎我的手,保姆味道十足。  這令我很丟人,畢竟沒有一個男人會和保姆一起出來逛街。  我們買了些日用品,還替她挑了根漂亮的發帶。惠鳳說結婚前她就是長頭發,懷孕的時候鉸了,現在想留起來。  回到家,惠鳳脫去了外套,正在那時,她d罩的巨乳蔔地繃落了下面的鈕扣,彈了出來,白色的襯衫胸口也已經留下了兩灘水滋。  我一下子覺得興致上來了,抱起惠鳳往床上走去。  「你幹什麼?」惠鳳問道,但是語氣很輕柔。  「今天你特別乖,我現在就想要。」我急喉喉地解衣褲。  「慢著,」惠鳳起身脫掉襯衫:「別弄壞了,挺貴的。」  「你真聽話,」我吻了她的耳朵:「你不管老公孩子了?」  惠鳳突然不說話,片刻的沈默之後,她說:「我還是很想他們的。」  「但是我還是要生活的。」她補充道。  我猛地一驚,覺得這不是一個農村來的婦女說的話。  「我還要繼續打工,賺錢讓兒子上大學!他一個人在外面做工,天知道會幹什麼?」惠鳳自言自語。  我知道在偏僻的農村,女人是不受尊重的,男人在外面胡搞而讓女人守活寡的比比皆是,特別在安徽,那�的男人喜歡搞女人,這個我有所耳聞。因此許多女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  「你真是個好媽媽。」我由衷地說。  「對啊,我在上海還有個大兒子呢!」惠鳳說完,吃吃地笑起來。  我明白她的意思,在吃我豆腐,於是也順水推舟:「那喂我吃奶奶吧!」

「剛才吃過了,現在沒有了。」惠鳳伸出手指點了下我額頭。經過這兩天的接觸,惠鳳慢慢膽子也大了起來。  我扶她躺下,親撫惠鳳的乳房,一邊用舌頭舔,一邊用手輕輕揉捏。  「嗯……很舒服……啊……輕輕咬一口,要輕點。」惠鳳的聲音異常地輕柔。  「已經硬了。」我的手指撥弄她的乳頭說。張大嘴含住乳暈,舌頭攪拌吮吸。  經過幾分鐘的愛撫,惠鳳的下體開始濕嗒嗒,面色潮紅,那豐滿的嘴唇也張開了。  我從衣袋�掏出買來的發帶,從惠鳳的胸後繞過,然後盡量將她的巨乳並攏,包在發帶�,在胸前打結。她的豪乳緊緊地靠在一起,形成了一個十多公分長的乳溝,像一個巨大的肉穴。  「你又想什麼花樣?」惠鳳一臉疑惑。  我取出潤滑油,抹在勃起的肉棒上,又插入乳溝中擠了少許:「大奶奶,讓我的肉棒來親親你。」說罷俯身,將陰莖對準了肉縫。  「你花樣真多。」惠鳳無可奈何地笑道。  發帶綁得緊了一點,好不容易在潤滑油的幫助下,我插了進去。  那是一種與肉穴不一樣的感覺,豐滿而富有彈性的乳房緊緊地包圍著,在縫隙中緩緩前進,而每一次退出,先前的空前迅速被乳房填滿。  「幫我托住奶奶。」我說。  我開始抽插,潤滑油順著肉棒流出來,浸濕兩邊的發帶。我盡力想突破惠鳳的乳房「肉穴」,但是乳溝很深,就像在一條無止盡的肉洞�亂沖。  「我看見你的小弟弟了。」惠鳳低頭注視著自己的乳房,突然地說道:「好紅哦!」  抽插沒多久,惠鳳也慢慢體會到了快感,呻吟起來了:「哦……舒服……好燙……嗯……」  我漸漸加快頻率,一陣一陣的快感從下體傳來,我扶住床架,做最後的沖刺。  「哦……哦……要射了……要射了……啊……」  最後一下,我拚命往前沖,本來就已經散亂的發帶從乳房上滑落,我的肉棒失去束縛,正捅進了惠鳳的嘴巴。同時,大量的精液沖出肉棒,源源不斷地灌進惠鳳的口中。  「咕嚕咕嚕」,惠鳳沒有準備,吞了下去,有一些順著嘴角流淌下來。  惠鳳等我全部射完,啜了一下龜頭,埋怨地說:「怎麼不事前打個招呼,差點捅破喉嚨。」  我已經無力回答她,順勢躺倒在惠鳳豐滿的軀體上。             第五章 真正的暴力  我感到疲倦極了,就像是在棉花般的雲彩中漫步。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睜開眼睛,一束強烈的陽光照射過來,晃得什麼也看不清楚。朦朧之間,瞧見有個分叉的東西在頭上晃悠,漸漸地清晰起來,是一把很大的剪刀。  我此刻正是赤身裸體,惠鳳手�正拿著那剪刀,站在離我不到1尺遠,那刀鋒的鋼火很好,發出藍盈盈的光芒。  「你……幹什麼?」我拉起被子往後退。  「你醒啦?天氣涼了,我得給我鄉下的娃做些衣服了。」惠鳳漫不經心地轉過身,繼續幹她的活。  我仔細一看,惠鳳在我的臥室�搭了個臨時的小桌子,正在剪裁。原來她醒了以後,就一直在旁邊看著我,一邊做活。  「今天想吃些什麼?我去做。」惠鳳正在布料上劃線,頭也不擡地說。  我趴到桌子的對面,兩手托著下巴,饒有興致地看那對木瓜般的乳房,將那襯衫裝得滿滿的。  「沒有戴乳罩。」我說:「好像越來越大了。」  惠鳳對我一笑,往�拉了拉微微敞開的衣襟。我伸手出去,隔著襯衫搔那對垂向地面的乳頭,惠鳳沒有拒絕,拿著尺比劃臺上的布料。  我的手指滑過她的乳頭、乳暈,感覺柔軟而有彈性。接著我的手掌托起乳房,那�沈重而結實,最多也只能握住一半而已。我輕輕揉捏著,逐漸把焦點集中在乳頭上。只是一小會,那�明顯地突起了,變成了兩顆硬硬的橡膠球,襯衫前的水漬慢慢由兩個點擴大到兩手掌般大的兩片。  惠鳳的臉色漸漸通紅,畫出的線條也越來越彎。  「停……不要……」她呼吸聲沈重起來。

我下床走到她背後,撩開裙子,淫水已經順著大腿流到了腳上,一部份襪子濕了。我把她的內褲拉到膝蓋,尋著淫水的源頭,插進她那肥厚而潮濕的肉穴�,我這才體會到後進式的好處--有廣闊的活動空間。我把雙手按住惠鳳的臀部,開始緩慢的抽插。  「你做你的衣服吧,我不影響你。」我說。  「瞎……說……你這樣,我……怎麼……幹……幹……活。」惠鳳正在喘息的嘴巴好不容易吐出一句話。  「我怎麼樣你了?說啊。」我故意刁難她。  惠鳳不再言語,只是喘息,雙手趴在桌子上,整個身體都俯下去。  「�面好像很大,」我說:「沒有昨天的兩個奶奶緊。」  「再進去一點,」惠鳳說:「女人生過孩子都大的,那�鬆了。哦……頂到我了……啊……」  我猛然踮起腳尖,攪動插在她陰戶�的肉棒。  「啊……啊……好厲害……捅啊……」惠鳳呻吟著。  正起勁的當兒,我的肚子骨碌碌叫起來。「還沒吃早飯。餓了。」說罷,我抽出來,惠鳳的淫水順著陰莖,滴滴答答掉在地板上,留下惠鳳還匐在那�喘息。  我打開冰箱的門,「早餐吃什麼好呢?」我從冷藏室拿出包臺灣小肉腸:「還好,還有些麵包。」  我把麵包放進烤麵包機�,定了時間,提著肉腸回到臥室。  「我回來了!」我說。然後從後貼住惠鳳的陰戶,用我還勃起的陰莖揩磨她的下體和大腿,一邊拆開包裝。  「別磨了,快些進來。」惠鳳催促道。  「來了!」我向後面退,手�拿了根肉腸,探到她肉穴入口,噗地送了進去。  「啊……」強大的刺激令惠鳳冷不提防,身體一顫,分泌出更多的淫水。  「一根可吃不飽,再補一根!」我說道,又往�塞了一根肉腸。  「哦……哦……是什麼東西?」惠鳳轉過頭,看見我手�的塑料袋:「不要亂弄啊……」  「最後一根是給惠鳳的。」我又加了一根。惠鳳的陰戶的確很寬敞,但是到了第三根的時候,縫隙已經不大,我將肉腸硬擠了進去,如果不是冰凍的話,也許就斷掉了。  「會冷壞的。」惠鳳有些擔心。  我替她穿上內褲,將肉腸牢牢地封在�面。拍拍她的屁股:「去準備桌子,我們吃早餐。」  她無奈地走向客廳,因為陰道�塞滿了異物,走的姿勢很不自然,劇烈而苦悶地扭動著那豐滿的臀部。  等了兩三分鐘,烤麵包機發出「叮」的一聲。我走到餐桌旁,取出麵包片,坐到惠鳳的對面。因為肉腸的關系,她的面色有些難捺的樣子。  我仍然讓惠鳳喝果汁,早餐沒準備什麼東西,就草草用果醬和黃油,和著麵包吃了一點。  我伸出腳,頂在惠鳳的陰戶上,使�面的肉腸更深入,她露出了痛苦的神色,然而我又用腳趾去撥她的陰蒂,弄得她爽也不是,難受也不是。  好容易吃完早飯,惠鳳加快了動作,很快把桌子收拾乾淨。她自覺地坐到沙發上,敞開衣服,等待每天一次的「哺乳」。  我仰面躺在她的懷抱�,惠鳳抱起我的頭,托起那白暫的豐乳,將乳頭喂到我的嘴�。  「慢慢吃,還有一個。」惠鳳慈母般擼著我的發際。  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我知道惠鳳每當有求於我的時候就會表現得好一些。  「大概……肉腸和奶奶一起吃營養好哦!」我說。  「是啊是啊!」惠鳳說:「那把東西拿出來吧。」惠鳳露出一副焦急的樣子。  「好,你來拿。」我繼續捧著惠鳳的的乳房吮吸著。  惠鳳將另一隻手摳進自己的陰戶,摸索了一會,拖出一根布滿了黏液發亮的肉腸,「熱了就漲開了。」她說。  果然,臺灣小肉腸比剛剛從冷藏室拿出來的時候大了許多。  「是不是很漲,那�?」我問。  「嗯。」惠鳳紅著臉回答。  我接過肉腸:「把上邊的水舔掉吧。」  惠鳳有些遲疑:「自己的那個,很難為情。」  我放到口�吮了一下,有股淡淡的腥味:「努。」  惠鳳只好張開嘴巴,將上面的淫水舔掉了。  我一口肉腸、一口奶水地很快就吃掉了第一根。惠鳳又把手抄到下面取出第二根,這根比剛才的淫水還要多,滴滴答答地落到我臉上。最後的那香腸,從惠鳳肉穴�拿出來的時候,拖著長長的透明的黏液,像一根絲線,惠鳳急忙低下頭,用嘴巴接住。  「沒滴到地毯上。」惠鳳說。  「我已經飽了,這根你吃掉。」我說。  惠鳳從肉腸上聞到了自己下體特有的臊味,蹙著眉頭將肉腸一段一段吃下去。  果汁中的安眠藥很快起了作用,惠鳳漸漸地睜不開眼,臥倒在沙發上。我抱起她,向臥室走去,托住惠鳳屁股的手掌滑溜溜的,流滿了惠鳳肉穴�出來的淫水。  到了床跟前,我終於把持不住,她的臀部從手�滑了出來,惠鳳重重地摔倒在被子上。我的陰莖直挺挺地指向屋頂,但,我不會馬上就插入那令人消魂的地方。今天,就在這�,我要徹底釋放自己的慾望!  我按老樣子將惠鳳綁好,在她的臀部墊了三個枕頭。看到惠鳳生育過的小腹因為姿勢而隆起,上面的妊娠紋清晰可見。雙腿間的秘處一覽無餘,還在不斷地向外淌淫水。  我取出兩根粗繩,跨坐在惠鳳的肚子上,將她那d罩的豐乳從根部紮緊,繩子深深地嵌入乳房,從上面看下去,只見兩只巨大的肉彈聳立著,因為皮膚被繃緊,惠鳳的乳暈變大了一倍,原先1公分長的乳頭倒縮短了一半,我俯下身體,仔細地觀察乳頭,隱約看到中間有些小小的洞眼,慢慢分泌出白色的乳汁。  這些事情做好後,我又從屋頂上原本吊吊燈的鉤子�穿了根繩子,一頭栓住個麥克風,下降到離惠鳳的頭部一手臂的高度,固定好。  現在就等惠鳳醒來了。我打開電腦,接通了互聯網,瞎逛起來。  過了半小時,惠鳳悠悠醒轉,再一次發現自己被綁著。  「幹什麼又捆住我了?怎麼紮我的奶奶?松開,我不喜歡這種姿勢,難看得要命。」惠鳳知道掙紮沒有用處,嘴上喊起來。  我沒有搭理她,鼠標一點,回到了元元的網頁。  「我看到別人的回覆了,很多都是關於你的。」我說道,繼續向下拉動「安徽保姆在上海」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