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發現妻子在被老總干

回家發現妻子在被老總干

中午在家吃飯的時候,就感覺坐在飯桌對面的老婆臉色不太好,話也不說只是低著頭默默的吃飯,不像平常的時候總愛老公長老公短的勸我吃菜。剛剛吃了小半碗就獨自坐到沙發上去喝水,久久的端著喝空了的茶杯,眼神也不知落在了哪個地方。看上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問她怎麼了,她只是含糊其詞的搖搖頭說:可能有點感冒,頭有點不舒服。

我也就沒有太在意,只是叮囑她吃完飯吃點藥,想休息的話就給公司裡領導請個假,多注意身體。

吃完飯一放下碗,我就匆匆忙忙的提起公文包,準備出門,因爲下午約好了要和宏達公司的客戶談一筆合同。

穿好鞋正要出門,老婆突然叫住我

「老公,你下午什麼時候回來?」

「哦,昨天我不是告訴你了嘛,可能晚上和客戶在外面吃了飯再回來,你晚上不要等我吃飯了,你實在感到不舒服就吃點藥睡一覺吧,別去上班了。」我一邊開門一邊回頭說。

「老公,抱抱我」

「乖,老公一談完就會趕回來陪你的。」我轉過身把跟出門的老婆輕輕的摟在懷裡,心裡生出一股因工作忙而不能在她生病的時候多陪陪她的愧疚。我極盡溫柔的在她額頭上親了一下,老婆在懷裡擡起頭看著我,用左手抿著我前額的頭髮,衝我笑了笑回親了我臉一下,放開摟著我的手,示意讓我快去。我就匆匆下樓去了。剛到怡生酒店的大廳,就看到客戶張先生從大堂咖啡吧裡走過來,邊走邊伸出右手遠遠的握過來,我忙迎過去與他握手。

「哎呀,不好意思小劉,你看,本來和你約好今天下午我們談合同的事。但是我們公司那邊臨時有點急事,非得讓我趕回去處理,你看這樣行吧,明天一早我就到你們公司來和你簽合同。其實合同上也沒有什麼要再更改的東西了,也用不著再談什麼。這單生意跑不了和你們合作的。」

張先生不等我說話,又連聲道歉

「這樣,晚上我請你吃飯。實在對不住,真是公司那邊急著要我回去處理。」

說著擡手看了一下表,又爲難的看看我。

「沒關係,你忙。明天簽也是一樣的,不急一時,那我們晚上見」

我用力的握了握手,傳達出一種信任的信息,張先生顯然很感激的樣子也用力的握了握手「就這樣吧,我先告辭」

送張先生和他的秘書小王出了酒店后,我也樂的可以休息半天,於是也就打車回家。到家門口,我輕輕的把鑰匙插進門鎖裡,打開門,生怕吵醒午睡的妻子。

一進門,我就發現門口的鞋架上多了一雙粗大的黑色男式歐板皮鞋,「誰會在中午大家出門上班的時間到我家來呢?」我不由的納悶。再說就算有客人在家,也該在客廳裡坐呀,更何況家裡只有老婆一個女人在,怎麼客廳裡沒人?正納悶之時,我突然聽到臥室裡傳出了男人說話的聲音,心裡不由覺得奇怪,我老婆一個人在家裡,來了男客怎麼會帶到臥室裡去?於是我脫了鞋,光著腳悄悄的走近臥室的門邊,門沒有關嚴,從留著的一條門縫裡,我被我所看到的景象震呆了。

一個長的油頭油腦的大肚男人光著上身躺在我的床上,我的老婆背對門的方向側身坐在床邊正在給這個男人收拾脫下來的上衣。我立時感覺我的胸腔內騰起有一團灼熱的怒火,熊熊火苗在無情的灼燒著我因爲氣憤而狂跳的心,心室裡沸騰的血沿著大動脈一股一股的有力噴湧到大腦,不停的湧上來,越積越多撐的七竅都在膨脹,似乎頃刻之間就要從眼睛、鼻孔、耳窩裡迸出。我擡腿就要踹門,但就在這一瞬間,我停住了半空中的腿。

一個猥褻的念頭跳出來佔據了我的思維打敗了我的理智,一種偷窺的快感邪惡的擋在我的面前。它在我的腦海裡極力的挑逗和慫恿著我:任何男人都無法忍受自己女人的肉體被另一個男人佔有,更何況是當著自己的面去進入她的身體。但任何一個男人又都沒有能靜靜的在不爲任何人知的情況下親眼看到自己所愛的人被人侵犯的整個過程的機會,而且還是真實的現場偷窺。而眼前你能,你有機會在沒有任何人知道包括你老婆和這個胖男人知道的情況下看到她和別人私通。

這個卑劣的念頭在極力尋找我內心深處骯髒的思緒,它在攪起我內心世界裡的另一個我的共鳴,它在搜尋我最無恥最下流的能激起我相信它、順服它的東西來和它同流合汙,它想要說服我,極力的讓我產生了一種猥褻的念頭,極力的讓我放下擡起的憤怒的腿,極力的讓我從內心裡產生想靜靜的偷窺我老婆在別的男人跨下的模樣的念頭。

我終於慢慢的又放下了擡起的腿,我承認了我骨子裡的骯髒,我承認了我骨子裡的淫邪。我承認了我被另一個爲心魔所操控的、墮落的我所擊敗。我選擇了偷窺!我輕手輕腳的站到一個不太容易被門內看到的背光的角落站了下來。

「我老公下午去談合同,但也許會很快回來的,你不是說好不會來我家打擾我的嗎?求你了,你走吧,我晚上來找你不行嗎?趙總!」這是我老婆的聲音。

「我就想在你家裡,你老公的床上操你,你老公今天下午去談生意應該不會太快回來,你怕什麼?不要再囉嗦了,快點把我帶來的東西都拿出來吧!」那個胖男人邊說邊用手扯著我老婆的頭髮拚命的向下拉。

「疼,你弄疼我了,你放手呀!」老婆用手拉著那男人扯頭髮的一隻手小聲的叫著。

「快點,先讓我親一下嘴。」男人並沒有放手的意思,反而越用力的把我老婆的頭拉向他的嘴邊。

老婆的嘴被胖男人肥厚的嘴唇完全包了起來,胖男人刻意的發出「嗞嗞」的親吻聲。卻仍不鬆開扯著她頭髮的手。

「吸我的舌頭」胖男人伸出長長的舌頭命令老婆只能疼的皺著眉頭勉強的張著兩片勾勒的十分妖艷的嘴唇去吮著那肥大的舌頭。我能斷言,老婆今天化裝的暗紅色口紅和這樣嫵媚的唇線是我結婚兩年來從沒有見她化過的。我相信這是爲這個胖男人特意化的。

「嗯,真爽,他媽的,你的口水都是香的」胖男人親了一陣后,放開我老婆「你老公真是有艷福,能找到你這樣的女人,可是他卻不知道老子給他了一頂帽子帶。哈哈…」胖男人得意的笑起來,笑聲似一把劍,刺穿了我的心臟,血從穿透的傷口裡噴射在我的五臟六腑。

「快把衣服脫了吧,讓老子今天好好的在他的地盤上操你一次。」

「只這一次好嗎?我真的很怕,以後別來我家了,在其它地方我都答應你行嗎?」

「別他媽的廢話了,快點脫吧,老子雞巴都硬的難受了。今天要好好的在你老公的床上替他好好操操你這個騷貨,快脫!」

胖男人粗魯的沖老婆說道。

老婆遲疑了一會站起身開始脫身上的衣服,讓我吃驚的是她居然穿的胸衣和內褲是市面上最流行的TB,這種內衣絕對不是我以前見過的。老婆從來在我眼裡都是個溫柔賢淑的女人,是那種體貼端莊的女人。那胖男人得意的讚賞著。

「不錯,這身內衣穿在你身上就是夠騷味,我的眼光不錯吧,寶貝。喜歡嗎?」

居然這胖男人還給我老婆買內衣褲!

「說話,別他媽的跟死人似的」胖男人看老婆不開腔,不由的罵了一句。

「喜歡」老婆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居然被他威嚇到這種地步,居然只是稍作抵抗就完全臣服於他。

等到老婆完全脫得一絲不掛的時候,一具完美的成熟女人的雪白肉體完全沒有掩藏的呈現在這個胖男人眼前的時候,我才真正突然感到,我的老婆是正在被一個陌生的男人侵犯,將讓一個陌生男人進入她那隻應屬於我一個人的美妙的身體。老婆赤條條的站在床邊,站在床上躺著一個陌生的胖男人的床邊,顯得有些手足無措,眼神在遊離的極力掩藏自己內心的恐慌。胖男人卻很滿足的欣賞著

「用手捧著你的奶子,慢慢的把身體轉一圈給我看。」

老婆默默的用雙手把兩隻豐滿的乳房托起來,按胖男人的要求開始轉動身體,動作顯得那樣遲緩和呆板。

「真是爽,說「今天請主人好好的操我!」」

「今天請主人好好的操我」

我居然聽到老婆嘴裡複述的這樣下流的話語,我的頭一陣陣的眩暈,這是我老婆說出來的話嗎?我平日裡溫柔的連一句像樣的罵人的髒話都開不了口說出來的老婆會說出這樣的奴性十足的話嗎?

胖男人躺在床上,看著老婆白晰而均稱的身子,突然衝動的從床上站起來,走近老婆的身邊,又伸出右手用力的抓住老婆的頭髮,向後拉擡起老婆的臉,左手捏著她的下巴,一張肥厚的嘴壓在她的嘴上,老婆保持著雙手托乳的姿勢痛苦的皺著眉頭從喉部發出陣陣壓抑的呻吟聲,任他在自己嘴上,臉上,又啃又咬。任他放肆的親吻吮吸而發出讓人心悸的嗞嗞聲。

「說「請主人好好的操我,好好的享受我的肉體」」

胖男人不時的騰出嘴來命令老婆說著各種下流的話

「請主人好好的操我,好好的享受我的肉體」

每一句從胖男人口中說出的穢語讓我噁心,但從老婆口中再次複述出的同樣的穢語卻又讓我莫名的興奮,我感覺到我的陰莖在搏起。

「跪下」胖男人一手拉開褲子的拉鏈一手扯著她的頭髮向下壓,老婆仍然保持著雙手托乳的姿勢順著頭髮被扯的方向歪著頭慢慢的跪在了胖男人的跨前,胖男人碩大紅腫的陰莖放肆的挺在她的臉龐前。

「大嗎?嗯,想它操你嗎?」

「是的,趙總,你的陰莖很大,我想它操我」

「張開嘴,讓我先操你的嘴」胖男人用一隻手扶著自己的陰莖,一隻手托起老婆的下巴,用力的捏著她的雙頰

「對,就像這樣,要做的象陰道的入口處,我才好操進去」

胖男人似乎很滿意老婆按他要求張開的口型。

「好了,我要操進去了喲,要我操進去嗎?」

「請趙總操進去吧,操進我的嘴裡,就像操我的陰道一樣操吧。我會盡力讓你在我嘴裡也得到同樣的滿足的。」老婆順從的像個奴隸。

「喔,好爽,你的嘴好溫暖,跟陰道一樣」

胖男人隨著陰莖插入到她嘴裡,不由發出了陣陣滿足的呻吟。

「對,用力吸,發出聲音來」

臥室裡迴盪起了淫迷的聲響,口交的聲音,帶著口水發出的濕潤的口交的聲音。這是我從來都沒有要求老婆爲我做過的事情,現在老婆卻托著一對乳房,而且是跪在一個陌生的男人跨前,讓那男人按著自己的頭,抽送陰道一樣的抽送著她自己那張圓潤的勾勒的無比妖艷性感的嘴巴。

我感覺身心受到了莫大的侮辱,卻又從這種莫大的侮辱中產生了陣陣莫名的快感。我突然希望這個男人再用勁的抽送,再想出更下流的花式來侮辱我的老婆。

「看看,這上面粘著的是什麼?」

胖男人把陰莖從老婆的嘴裡抽出來,挺到她的眼前問道。

「我的口紅,和口水」老婆看著臉龐前的這根粗大帶著口水反光的陰莖回答到

「不,是你的淫水,是從你上面這張陰道裡分泌的淫水。」

「是,趙總,是從我這張陰道裡分泌的淫水」

「我現在想要用粘著你口紅和口水的陰莖抽你淫蕩的臉好嗎?」

「請趙總用你陰莖抽打我這張淫蕩的臉吧!」

此時的老婆似乎也沒有開始時的羞恥感,從她雙手仍托著的此時隨著有些急促的呼吸開始大幅度的一起一伏的乳房。我相信她已進入了一種性的淫亂的境界,對即將到來的性虐待產生了莫名的期待。

胖男人分開腿跨在老婆的肩上,把老婆的整個頭部夾在他的胯間,左手扯著老婆的頭髮向後拉仰起她的臉,右手握著自己陰莖的根部,像握著一條肉鞭一樣,開始一下一下的用陰莖打在她的臉上。陰莖打在臉上發出啪啪的肉響聲有節奏的傳進我的耳朵裡,我感到心臟的跳動已經達到了一種極速,我按著胸口,彷彿在按在那顆要蹦出胸膛的心臟。我羞愧我自己如此的下流,看到自己老婆被陌生男人像性奴一樣的虐待卻無動於衷,反而會產生性衝動,反而希望這樣的虐待更持久更瘋狂。

胖男人邊用力的抽打著老婆,邊不時的問

「是這樣打嗎?嗯,是這樣嗎?」

老婆被每一下重重落下的陰莖打的皺著眉頭緊閉了雙眼,左右輕輕的扭動臉龐像是想躲閃,又像是在用不同的部位去迎接陰莖的抽打。老婆的這種反應似乎也正是胖男人所想看到,因此她招來一通更猛烈的抽打。持續不停的啪啪聲伴著胖男人低沈短促的鼻音迴盪在整間不大的臥室上空。老婆開始小聲的從喉頭發出喃喃的呻吟聲「嗯。。嗯。。。啊。。」

「打我吧,趙總,打我淫蕩的臉,就這樣,就。。就。。。這樣」

此時的老婆臉部表情開始顯的迷亂,這是怎樣的一種快感,怎樣的一種滿足。我能清楚的看到老婆因興奮和激動而上下不斷滑動的喉部運動,聽到她越來越急促的呼吸。老婆的呻吟聲音也開始變調,變的越來越吭奮。

「抽死你,抽死你,騷婊子」胖男人越來越興奮,每下打的更有力,老婆的臉龐上粘了越來越多的陰莖上敷作的口紅和口水,充滿了淫穢的神色。在很弱的臥室光線裡泛出讓人神迷的淫光。

胖男人粗野的動作,粗穢侮辱的語言不再令我反感,不再令我感到深受侮辱,反而更激起了我更強的性衝動,我甚至開始對自己剛才沒有衝門而入感到慶幸,我甚至無恥的在希望他再粗暴一些。

胖男人似乎抽打累了,放開了扯著老婆頭髮的手,雙手叉著腰,挺直了粗大帶著口水反光的陰莖命令道「好了,該你好好侍候我一下了。好好給我吸一陣」

老婆睜開帶著迷亂甚至有些陶醉的雙眼,雙手仍托著一對渾圓的乳房,但奶頭明顯開始膨脹,仰起頭嗍著嘴親那胖男人的龜頭。

「把手背到後面,像被捆著一樣。」胖男人邊說邊把老婆的一雙手移到她背後,雙手交叉扣著。

「對,就這樣,像狗一樣的吸,像母狗一樣。」

我越來越對這個胖男人說出來的穢語感到很刺激。我希望他說出更多更下流的話來侮辱我的老婆。我的心完全沈沒在了淫亂的海洋裡,沒有絲毫相要掙扎的意念。

老婆的口腔裡不時發出吸空空氣時的「撲。。撲。。」聲

她那因吮吸而深陷的雙頰,性感的嘴唇,上下來回不間斷的套弄著粗大的陰莖時的沈醉表情,這一切都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瘋狂。口腔裡聚積的越來越多的口水,使每一次的套弄都發出比先前更響的聲音,陰莖因出出進進而帶出的口水使它折射出更強的反光,老婆嘴唇上輪廓分明的唇線開始變得模糊,暗紅色的口紅開始被溢出的口水帶到唇線外的其它部位,一切都顯的如此淫穢。

也許是胖男人嫌她自己吸的不夠深入,雙手開始按著她的頭用力的向前挺送著粗壯的腰部,老婆本能的把背在後面的雙手移到前面來推著胖男人的小腹,阻止他插的太深入。沒想到胖男人粗魯的用手猛的一扯她的頭髮,疼的老婆「啊…」的叫出聲來,胖男人卻趁著老婆張嘴發出叫聲的瞬間猛的向前挺送一下,頓時從老婆的喉部發出「咕嘟」的一聲反胃的乾嘔聲。

老婆吐出嘴裡帶著長長粘液的陰莖,偏著頭一陣咳嗽,眼淚都嗆了出來。用手背輕輕的抹了抹嘴角掛著的粘液和眼淚,擡頭埋怨的看了胖男人一眼,似在祈求別再這樣粗野,沒想胖男人卻不理會,用手扯起她的頭髮,捏著陰莖又送到嘴邊來。老婆順從的張開嘴來接納這根粗大的傢夥。但這次卻更小心的用手來阻擋著胖男人的猛烈挺進。

「媽的,把手背到後面去。」

胖男人奮力的扯了一把老婆的頭髮,疼的老婆皺起眉頭小聲的叫「輕點呀,趙總,你弄疼我了」又將手背到了屁股上方的腰間。就在胖男人正要再次猛挺的時候,老婆又本能的將手擋在了男人的小腹部。這一下卻似激怒了胖男人。胖男人推開老婆命令到

「給你臉,你不要臉。去,把老子帶來的東西拿來。」

老婆慢慢的從地板上站起身走到床頭,提起男人帶來的手提袋,把裡面裝著的東西一起倒在床上,我被袋子裡的東西嚇呆了,居然全是一些我曾在網上看到過的性虐待用具,有皮鞭、繩子、電動假陽具、蝴蝶眼罩、手銬、蠟燭、項圈。。。。。。

我感覺到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我又怕他會傷害到老婆又期待著看他怎樣虐待她,我的心裡充滿了自己也說不清楚的感覺。

胖男人用手銬,反銬著老婆的雙手,再次命令她跪了下來。胖男人這次卻不急於折磨她,反而遠遠的站在一邊看著這個赤裸美麗的女人,讓她擡頭看著自己,然後慢慢的移動雙膝,挪到他的胯前來。胖男人用手托起老婆的臉命令到

「說「趙總,請允許我用我的淫嘴代替我的陰道來爲你的陰莖洩火吧」」

「趙總,請你允許我用我的淫嘴代替我的陰道來爲你的陰莖洩火吧」

老婆閉上了眼,小聲的重複著。啪的一聲,胖男人不太重的打了她一個耳光

「媽的,不情願嗎?說的象蚊子叫」

「趙總,請你允許我用我的淫嘴代替我的陰道來爲你的陰莖洩火吧」

老婆睜著眼睛,又重複了一遍。

「哈哈哈,對了嘛,這樣日起你來才過癮嘛」

胖男人用兩手按著老婆的頭,又開始把陰莖慢慢的向老婆嘴裡滑進。

整個臥室又開始迴盪起口交時發出的特有的咕嚕聲,濕潤的咕嚕聲。

胖男人因爲反銬了老婆的雙手,就更加肆無忌憚的挺送著陰莖,狠命的抽插起來,每一下的深入,都能聽到老婆喉嚨深處發出的咕咕聲和間或因太深而發出的反胃乾嘔聲。陰莖的深入喉交,使老婆的口腔裡產生更多的粘性唾液,不少的粘液被偶爾因要做長距離衝刺而拖到嘴巴外來的陰莖帶出口腔,順著嘴角滴落到她的乳房和地板上。

我被映入眼簾的這一景象深深的震撼住了,這如此的淫穢的鏡頭只有在日本的AV影碟裡才看的到的,卻活生生的發現在我老婆和一個男人的身上,而這個男人卻還不是我。我那被我百加呵護疼愛的溫柔賢淑的老婆,此時此刻卻成了一個陌生男人的洩慾工具。那張曾經給我無數溫柔和情意的嘴此刻卻在被一個粗魯的男人用他黑壯的陰莖粗暴的抽送著、侮辱著。

我痛心卻無恥的感到陣陣快意,我希望這刻永遠停下,讓我們三人的靈魂和肉體就在這種淫亂的世界裡停留,不要讓我醒過來。老婆幾次要想掙脫出口腔裡的陰莖,換口氣,因爲她已經被深深的插入嗆的眼淚橫流,乾嘔不止。臉色開始脹的有些紅。可胖男人就是不依不饒的猛烈抽送著。老婆扭動的頭被胖男人死死的固定著,只能從喉頭裡拚命的發出「嗯…嗯…啊…」求饒聲,痛苦的表情卻更讓胖男人興奮。

「操死你!操死你!」胖男人的頻率越來越快,越來越深入,咕嚕聲不斷的從痛苦強忍著的老婆喉嚨深處傳來。我的心被這咕嚕聲擰成了一團亂麻,老婆啊!我是該來救你還是該繼續讓你忍受折磨而讓我從你這痛苦中得到快感呢?

胖男人終於放棄了繼續衝刺,也可能不想太快的射出精來。他扯著老婆頭髮深深的向後拉起她的臉,用手一下一下的拍打她被粘液敷的一塌糊塗的臉

「舒服嗎?嗯?騷貨!還想要我操你的嘴嗎?」

「輕點呀,輕點」老婆皺著眉頭不停的祈求著「你不要弄疼我呀」

「媽的,老子問你還想不想」

「。。。。。。」

「說話,媽的騷婊子。你老公有像我這樣操過你嗎?嗯?」

「沒有」

「我厲害還是你老公厲害?」

「。。。。。。

「說話,是我的陰莖厲害還是你老公的厲害?」

「趙總,求求你,不要這樣問好嗎?」

「覺得對不起你老公嗎?哈哈…老子就是想要你的這種感覺。真爽!來,讓我繼續替你老公好好的操操你」

胖男人一把提起老婆的頭髮,向上扯。老婆忍著疼跟著站起身子,剛站直又被胖男人一把推倒在床上。

「睡下,把頭懸在床邊,讓我繼續來操你嘴巴」

我在申請好市民代表,

感謝各位的愛心支持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原PO是正妹!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五樓快點踹共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最愛了

大家一起來推爆!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