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女的悲哀

熟女的悲哀

智鵬剛剛從一所大學畢業后回到所在城市,分配到第一人民醫院,院長老楊對他這個名牌醫科畢業、高大英俊的小夥子印象非常好,安排他到外科,跟院長的妻子、外科專家林素音實習。素音四十三歲,在外科領域小有名氣,是本市外科「第一把刀」,每天手術都排得滿滿。她身材雖然不高,但是玲珑浮凸,而且相貌清秀,看起來也就三十齣頭,更多了一種成熟的風韻,再加上多年醫務工作養成的優雅氣質,素音一直都是醫院年輕男醫生的夢中情人,甚至成了不少小夥子的「擇偶標準」,爲此,好多同事對智鵬真是羨慕有加。愛美的素音作爲院長妻子,平日非常注意自己的形象,上班時從不穿誇張性感的衣服,總是穿著深色或灰色的職業裝,一般穿長褲,偶爾會穿西服短裙,肉色絲襪,腳蹬一雙定做的精緻黑色高跟鞋,干練中不失妩媚,只有不上班時,她才會穿上她最喜歡的旗袍。

楊院長不知道,是他這個決定將自己美麗的妻子送入虎口。雖然是名牌大學成績優秀的畢業生,但智鵬絕對不是什麽好鳥,在男女關繫上年紀輕輕的他可算是老手了。高一時他就有了第一次性經驗,是跟青梅竹馬的同學詩宜的母親茹菁,並且這種不倫關系一直保持到現在。大一那年,他又跟在同一個城市讀大學的女友詩宜發生了關系。智鵬文質彬彬的外表使他在女性中獲得了免疫力,學習成績優異、成熟穩重的他受到不少女性的青睐,除了詩宜他與不少女性有過關系,詩宜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最終在大三那年與他分手。但是智鵬有著不爲人知的陰暗面。也許因爲從小受到同樣身爲教師的母親過於嚴格的管教,智鵬特別追求與成熟知識女性的交往,他喜歡看她們在自己胯下嬌啼婉轉的媚態;而比起那些主動送上門的女人,他更喜歡強奸熟婦,跟茹菁等好幾個已婚熟女的第一次他都採取了強奸的手段,他「追求那種良家婦女被強奸時那種羞憤的表情」,然後利用她們的羞恥感和怕張揚的心態,再多次脅迫姦淫。如果詩宜知道自己和母親曾同時與男友有性關系,她恐怕會瘋掉了。在多次玩弄的經驗中,智鵬確定了對「目標」除了年齡相貌氣質身材之外的標準,那就是腳要小,無數次閱讀張骥才《三寸金蓮》的他內心認爲小腳的女性更爲娴靜。智鵬戀足的根源已經不可考究,但自從中學時一次學校布置的「特殊家庭作業」:給媽媽洗一次腳,這原本是爲了開展孝道教育的事情,竟讓智鵬瘋狂愛上媽媽的小腳,這是當年設計了這項活動的身爲教導主任的媽媽完全沒有料到的。之後他就迷戀那種握著賢淑美婦小絲腳的感覺,特別是當同宿舍的老四說過那句「男人頭,女人腳,摸不得」后,他更喜歡玩弄女人的絲足。當她嬌嫩的小腳被他的大手掌握著輕撫緩撚時,他的佔有慾、控制欲得到最大的滿足,每在這時,他就忍不住羨慕起那些玩賞過「三寸金蓮」的古人。

智鵬第一次見到素音就有驚豔的感覺,她實在太美了,保守的衣服遮掩不住性感的體態,一米五的身高更讓人憐愛,特別是她的小腳,嬌嫩白皙,不盈一握,讓他第一次見面就有了強奸她的沖動。素音對帥氣、禮貌的大男孩沒有什麽戒心,她和楊院長的獨生子盛強剛上大四跟智鵬同歲,素音在心裡就把智鵬當成自己的孩子,多方給予智鵬關懷照顧,偶爾在下班后還叫他到自己家裡吃飯。上班近三個月,智鵬很難得到與素音獨處的時間。幾次拜訪楊院長都在家,而在單位難得的兩次機會都是在智鵬接近素音身邊正準備有所動作時被他人打擾,無法實施他的強奸大計。他每天看著素音在面前走來走去,特別是每次到她家或者她進入手術室時彎腰在自己面前換鞋,翹起的豐臀就在眼前,肉感的小絲腳從高跟鞋中輕輕脫出,輕盈地伸入拖鞋中。每到這個時候,智鵬心裡癢得象貓抓一樣,肉棒也硬得快要爆炸,偏偏這時可以供他奸玩的茹菁到北京學習去了,他只好拚命健身以發泄年輕的精力。智鵬還用手機偷拍了不少素音的照片和視頻,晚上睡覺前看著她的倩影打手槍已經成爲他必做功課。

國慶節前一天上午,醫院爲職工分水果,楊院長出差,中午智鵬就主動幫素音搬回家裡,素音高興地答應了,自己一個人在家,讓他吃了午飯才走。智鵬心裡激動得無以複加,總算找到機會一嘗夙願。今天素音穿著一身深色的職業裝,小西裝里豐滿的乳房幾乎要把襯衫撐爆,西褲包裹著肉感的臀部。智鵬沒有浪費一分鍾時間,他一進屋就放下水果,沖上去就將剛剛換了一隻鞋的素音抱在懷里。

「啊……」素音完全沒有準備,不由得尖叫一聲。   智鵬一用力,就將素音輕盈的身體抱了起來,一直向客廳中的沙發走過去。「素音姐我喜歡你,我從一見到就開始喜歡你了……」

素音驚異地擡起頭,看著智鵬慾火中燒而略顯猙獰的面孔,那上面找不到平日一絲一毫面目俊秀、彬彬有禮的迹象。她本能地掙扎著,可是智鵬的身體里蘊含著巨大的力量,她感覺到被他抱得更緊。

「請……請你放開……我們……我……」素音終於明白了目前的局面,震驚讓她不知所措。

「我要你,你太美了,我每天看著你性感的身體,你總是在勾引我,我早恨不得干你一萬兩萬遍。」智鵬的言辭讓素音害怕。

「不是……的……我……沒有……放開……」素音踢動雙腿,拖鞋和高跟鞋一齊飛出好遠,一雙小小的絲腳無力地劃著美麗的弧線。她的小手撐住智鵬的胸膛用力想推開他的懷抱,但無能爲力。

「你是個悶騷的女人,楊院長看來根本沒法滿足你,我來充滿你空虛的內心和渴望的陰道吧。」智鵬不爲所動,抱著素音走到沙發邊坐下,順手把素音放在自己腿上坐著。

「我……不是……唔……唔……」素音焦急地解釋,智鵬不等她說完,一隻手抱住素音,另一隻手摟著她的脖子向自己這邊一推,頭探過去,先給素音一個深深的吻。素音緊緊閉著嘴,扭動纖細雪白的脖頸,希望能躲開智鵬的嘴,但是她拗不過智鵬的力氣,只好任他吸吮著自己的櫻桃小口。素音牙關緊咬,堅決地、抵抗著他舌頭的入侵。

「別躲了,這不正是你想要的。」智鵬看無法突破,停止了嘴上的動作。

「你……聽我說,你先放……呀……」素音還夢想說服智鵬,可是智鵬放開她的美頸后,一隻手直接就摸到素音的胸前,他的手直接就在她的襯衫上握住她彈性十足的乳房,突然的刺激讓素音尖叫失聲。

「你……啊……你怎麽……可以……啊……」素音沒想到智鵬如此直接,他的大膽讓她驚慌失措,甚至忘了推拒,她甚至以爲這只是一場噩夢,可是從胸部傳來的感覺卻是那麽真實。素音成長在醫學世家,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乖巧懂事的她一直受到長輩萬般寵愛,讀書期間,老師同學們對她也是關愛有加。參加工作后,她嫁給多年相戀的老楊,更是被包括老楊的身邊所有人尊重和愛護。可以說在她學習、工作和生活的圈子裡,所有人都是高學曆、高素質的,都是彬彬有禮的,就算是那些把她作爲夢中情人心生暗戀的、被她拒絕的人,也沒有半點對她不敬的表現。可是今天,她居然被一個比自己小二十歲、自己把他當作兒子來關懷的大男孩抱在懷里猥亵蹂躏,被他的祿山之爪在自己貞潔的胸部肆意逞威,這不僅讓她驚慌,更讓她害怕而不知所措。

素音用力將身體向後仰,希望能脫離智鵬的魔爪,卻被智鵬順勢把她放倒在沙發上,現在素音的姿勢對她的反抗更爲不利,她變成了上身躺倒在沙發上,豐臀卻架坐在智鵬腿上的上低下高的姿態,胸部被智鵬按住后,根本沒有力量掙扎反抗。智鵬的右手一邊在素音美乳上揉捏一邊將素音壓制住,右手就隔著素音的長褲摸到她的兩腿之間。素音一雙小手全力推拒智鵬的胸襲,兩條纖長的大腿也拚命夾緊,但是毫無作用。智鵬的魔掌在素音寶貴的秘處捏揉按壓,給她下身帶來一陣陣異樣的感覺。素音受到的教育和影響都是非常傳統的,處女貞操毫無保留奉獻給了丈夫,就算與丈夫做愛,她也努力壓抑著自己的反應,雖然身體很敏感卻因爲害羞不敢全部表達,可是居然就這樣被智鵬肆無忌憚地挑逗自己的蜜穴,雖然隔著薄薄的長褲和內褲,仍讓素音屈辱萬分。但是她又能如何呢?每次夾緊雙腿,就好像是自己主動摩擦智鵬的大手,而且他的手已經在兩腿之間,這樣的夾緊不但沒有效果,反倒讓自己本來就敏感的大腿內側受到更的觸犯,可是松開雙腿,又好像放棄抵抗,主動召喚智鵬的非禮。素音就在矛盾的心理中,被智鵬熟練地挑逗著自己的密穴,隨著他手指的動作,即便是隔著長褲和內褲,也無法擋住那一絲一絲産生的酥麻。

「求……嗯……求你……智鵬……我……啊……會……報警……嗯……」語無倫次的素音發出也不知是哀求還是威脅,聲音中的呻吟倒充滿對智鵬的誘惑。她扭動著嬌小豐滿的身體,小手也努力伸向智鵬侵犯自己下體的大手,試圖抓住並拉開它。

「報警吧,我看你爽過后怎麽跟警察說,怎麽面對你家人。」智鵬邪惡地笑著,手上動作繼續加大。

「我……不……不……」素音羞愧得滿臉通紅,雙手抓住智鵬的手臂一陣搖晃,倒像是主動幫助智鵬增加的撫摸的幅度。

「就知道你喜歡這樣。」智鵬奸笑著,左手加快玩弄素音的秘穴,右手趁素音的注意力轉移,迅速解開了她的西裝鈕扣,再用力一扯,「嘣嘣嘣」素音襯衣扣子就四處飛去。

「呀……不要……」素音感到胸前一涼,雙手趕緊抱住酥胸,試圖將白色胸罩及彈力十足的美乳保護起來,可是小手根本遮擋不住巨大的雙峰。此時的智鵬卻再次轉移目標,左手又將素音的褲扣解開,直接就伸進素音白色的小三角褲中,火熱的大手直接接觸到素音柔軟的陰毛,再一伸,手指已經滑過素音暖濕的肉唇。素音急得眼淚都出來了,雙手又打算去保護下身的貞潔,就在這一瞬間,胸罩被智鵬粗魯地扯開,一對失去束縛的豐滿圓潤的乳房彈出,讓智鵬發出一聲驚歎,隨即他的大手就開始揉搓素音潔白的巨乳。

「求求你……唔……」被一個大男孩這樣猥亵玩弄,貞潔的人妻素音幾乎崩潰了,而且對方好像完全了解她的敏感地帶,被他幾下輕輕揉搓,素音的乳頭已經驕傲地高高挺立在雙峰之顛,蜜穴在他的撫摸捏弄下,居然開始漸漸分泌出一絲粘滑的愛液,她的小手也漸漸軟了下來,雖然還在反抗,但是效果完全可以忽略。智鵬發現了素音可喜的變化,更加賣力地蹂躏著,他輕輕分開素音軟嫩的陰唇,拇指開始輕輕按揉她的陰蒂,中指就順勢插進素音的陰道中。

「啊……」感覺靈活的手指攪弄著自己的嫩肉,小肉豆上也傳來巨大的刺激,素音不僅發出一聲悲呼,她用雙手撐住沙發試圖後退,將他的手指從自己蜜穴中抽出,可是下身已經完全落入別人的掌握,這樣的逃跑根本不可能奏效。智鵬也欣喜萬分,他只感覺到素音的陰戶異常嬌小緊窄,裡面溫暖滑膩,一層層的嫩肉蠕動著將自己手指緊緊包裹,她的蜜穴居然這麽美妙,如果陰莖插進去那又有多爽!

「看來楊院長已經很久沒有耕耘過了,你真的很需要啊!」智鵬一邊抽動手指,細細感覺素音蜜穴的變化,一邊贊歎的說,「所以你不用再裝了,你根本就是想要我干你!」

「嗯……才……不是……嗯……我……唔……沒……啊……」素音美麗的玉頸拚命後仰,羞紅的臉龐更顯俏麗,嫩紅的小嘴中發出的不知是反駁還是呻吟。

隨著玩弄的深入,素音全身已經麻軟,小嫩足勾起又伸直,略顯松垮的肉色絲襪形成許多美妙的皺褶。智鵬忽然把手從素音的下身抽出,素音被粗魯的摩擦刺激的雙腿一陣顫抖。智鵬把手送到素音面前:「看看,這些液體可不是我的!」

「不……求求……你……饒了……我吧……」素音羞愧地閉上雙眼,小嘴中輕輕吐出哀求。智鵬放開捏弄素音乳頭的手,她獲得了一點自由,馬上用僅有的一點力氣抱住酥胸,小腳一收蹬住智鵬的大腿,想要借力蜷縮到沙發的一角。智鵬卻就勢抓住她的褲腳向下拉去,隨著兩個人反方向的用力,長褲被順利拉下。「啊……」素音發現不對時,豐滿的肉臀、美麗的纖腿、穿著短絲襪的小腳都已經暴露在空氣中,小小的三角褲也被帶下到大腿根,整齊柔軟的茵茵草地露出一半。

「智鵬……你是好……孩子……放了阿姨……你這種行爲……阿姨會……原諒你……阿姨對你……那麽好……再說你這是……犯法的……」素音終於恢複了一點冷靜,努力把幾乎全裸的身體縮得更緊,特別強調自己是「阿姨」,希望能把智鵬從慾火中拉回來。

「我知道啊,可是我是在幫助阿——姨,」智鵬揶揄地笑著,「阿——姨,你是有需要的,現在看來楊院長根本不能滿足你,我想給阿姨幸福呢。」

以爲事情會有轉機,素音急切地說:「老楊對我很好……我很幸福……不需要……智鵬你……」

「騙人——」智鵬饒有興趣地看著素音,忽然伸出一雙大手抓住她細幼的小絲腳,再一用力,把素音拉倒在沙發上。

「啊……你……你……干什麽?」形勢突然急轉直下,素音又羞又急,小手揮動著,忘記了遮掩顫巍巍的雙乳。

智鵬站在沙發邊,把素音的小絲足送到嘴邊,「好美啊——」素音的腳小巧玲珑,細嫩的皮膚,肉肉的腳背,滑膩粉紅的腳心,嬌小的腳趾緊緊並攏,再套上薄如蟬翼的肉色短絲襪,就像精緻的和田玉雕,溫潤柔滑,智鵬幾乎看得呆住了,他忍不住就吻了上去。

「放開……」素音感覺腳心腳趾被智鵬溫暖的舌頭舔弄,一種又癢又麻的感覺從腳心擴散開來,她柳眉微皺掙扎著,雙腿蹬動,但是不管她怎麽逃避,也不能躲開智鵬的濕吻。智鵬簡直愛煞了素音的這對小腳,她的腳保養極好,看起來就像小女孩的腳,骨架不大但肉感十足,小得比智鵬的手還要短些,偏偏比例又非常勻稱,他嘴上吻著,手也不停捏揉,素音的小腳在他的大手裡被弄出許多美麗的形狀。智鵬后來乾脆把素音絲襪包裹著的美麗腳趾一口吞在嘴裡吸吮著,輕咬著。

「不……嗯……」隨著小腳上傳來的癢麻感覺越來越強烈,素音的掙扎已經逐漸變弱,從她小巧的鼻子中傳出的呼吸越來越重,她的秀美雙腿也開始不自覺摩擦,她甚至朦朦胧胧感覺到自己身體深處産生一絲燥熱,她從不知道,原來自己的小腳也這麽敏感,原來這個大男孩只是對自己小腳的愛撫也能讓自己産生這種羞人的感覺。看到氣質高雅的女醫生羞急的表情,智鵬更加興奮,他雙手一分,將素音的美腿用力分開,把頭就埋進素音玉股之間,素音一聲嬌吟,趕緊把雙腿並攏,可是已經遲了,隨著最後一層屏障——小三角內褲被智鵬「刷」的一聲撕爛丟掉,素音已經感覺到智鵬那因興奮而呼出從火熱粗重的氣息直接噴到自己的蜜穴口,讓她渾身一陣嬌軟。

「啊……」還沒有任何的準備,素音就感覺到一團又軟又燙的東西直接緊緊貼在自己的下身並且開始動作——難道他……?素音強忍蜜穴的刺激向下看去,只見智鵬的頭在自己兩腿之間上下移動著,自己嬌嫩的陰戶隨著他的動作,被那又軟又燙的東西靈活刺激著,天啊,他怎麽用舌頭舔我的那裡?

「不要……啊……嗯……那裡……啊……好髒……」保守矜持的素音,從來與丈夫的做愛都是採取最規矩的體位,至於這種口交,她連想也沒有想過。智鵬不斷舔插吸吻著素音的蜜穴,讓她心中充滿羞辱,同時也感受從未體會過的刺激,每當智鵬的舌頭滑過素音嬌軟細膩的陰唇,她的身體就會輕輕顫抖,每當他彈動她嫣紅的陰蒂,她就會情不自禁發出嬌聲,而當他吸吮她的蜜穴時,她的雙腿會忍不住想要夾緊。

「求……不要……啊……那……嗯……」素音被智鵬霸道的口交弄得語無倫次,小腳在絲襪里一伸一縮,一會勾做一團,一會又繃得直直的。智鵬看著素音的反應,知道時機已經差不多了,他站起身,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衣服脫光,把素音癱軟的胴體輕輕抱起來,走向臥室。

「來吧,就在你的床上,我給你更快樂的。」

「不……不……不要……」

智鵬橫抱著素音,一邊走,嘴也沒閑著,一低頭就吸住素音嬌嫩乳頭,輕輕咬吸,素音這時雖然已接近崩潰,但理智告訴她仍然要做出反抗,強忍胸前的刺激,她小手無力地推了智鵬兩下,見沒有效果又舉起小粉拳捶打智鵬,但那輕飄飄的捶打看起來更像是愛人間的遊戲。智鵬走進臥室,輕輕地把素音放在床上,自己又壓上去。素音意識到智鵬想要插入的意圖,保護貞潔的思想讓傳統矜持的院長夫人猛烈扭動身體,再一次劇烈反抗起來,「流氓……啊……你……我……不要……救命……救……命……放開……啊……」

「來吧——」智鵬壓制住嬌呼不已的素音,右手把她的兩只小手一起牢牢抓住舉過頭頂,左手抓捏著她的彈性美乳,雙腿壓制著素音小腳的踢動,再一低頭,大嘴就吸住素音的櫻唇。

「唔……」素音拚命閉攏雙唇,銀牙緊咬,搖頭躲避和抗拒著智鵬的濕吻。在她心裡,只能獻給丈夫的吻不能就這樣被他奪走,她堅守著這重要的關口。智鵬幾次想把舌頭伸入素音的櫻桃小口都沒有成功,惱怒之下,他在素音的酥胸上用力一捏,劇烈的刺激和疼痛讓素音一聲悶哼,小口不自覺張開,智鵬趁此機會,猛吸素音的小嘴,舌頭也侵入她口腔,與素音的小香舌糾纏在一起。

「唔……唔唔……」素音被對方舌頭伸入口中,讓她倍感屈辱,她拚命扭動嬌媚的身體掙扎著。智鵬的肉棒早已又硬又燙,在兩個人的糾纏中順利伸到素音兩腿之間,幾次摩擦到素音濕滑的陰唇。大腿內側嬌嫩的肌膚被火燙的肉棒刺激著,素音驚懼萬分,同時隨著他的巨大龜頭和肉棒包皮更多次滑過她的蜜穴口,早已被他揉捏的挺立起來的陰蒂也被他不斷刺激,素音渾身嬌軟,幾乎絕望。智鵬邊吻著素音邊調整著自己的身體,希望一蹴而就,巨大的龜頭幾次都幾乎插進素音的蜜穴,素音每次都努力躲開。隨著智鵬方面的配合進攻,素音的反抗越來越弱,蜜穴越來越濕,已經開始流出粘滑的愛液,把她身下的床單都打濕了。

終於,「啵」的一聲輕響,智鵬火燙的大龜頭伸進素音已經潤滑無比、微微張開的桃源洞口。智鵬感到素音的陰道緊窄無比,好像一隻小手緊緊握住自己的龜頭,強烈的刺激讓他幾乎就此繳械,他趕忙停止進犯,立起上身調整一下。素音嬌小的秘道被突破,混雜著刺激和一絲疼痛,讓她意識變得模糊起來,也停止了反抗。這真是一個奇妙的時刻,攻守雙方居然同時停止動作,戰場一時無比甯靜,兩人維持著素音下身的小嘴含住智鵬進犯巨大龜頭的淫蕩姿勢。

「呀——快……快拔出去——」素音終於明白了自己的處境,失去貞潔的恐懼讓她尖叫起來,她努力掙扎著想要脫離險境。可是與此同時,智鵬也已經調整過來,全力開始沖刺,只聽「嗞」的一聲,智鵬又長又粗、滾燙堅硬的肉棒直直刺入素音的蜜穴深處,一直抵到她的花心。

「哦——」素音的小嘴中突出一聲長長的嬌呼,她感覺自己幾乎被他插裂。素音的陰道本來就非常嬌小緊窄,雖然分泌出大量愛液,但仍不足以立刻就承受智鵬粗大肉棒的沖擊,疼痛使得素音臉色慘白。「痛……痛……快拔……嗯……」

「真爽啊!」智鵬看到自己的長槍已經把這只美麗的天鵝刺穿,讓她無所遁形,也就不著急了,他開始慢慢抽動自己的肉棒,「美人,不要怕,一會就不痛了。」

「不……嗯……啊……啊……」素音心裡的悲哀其實還多過肉體的傷害,不由得淚流滿面,她拚命搖動豐臀,希望能夠把那巨大的肉棒脫出自己嬌嫩的身體,但是隨著智鵬的緩慢抽插,陰道里的嫩肉好像逐漸適應了這火熱的無恥侵略者,肉壁更緊地箍住巨棒,還分泌出更多的液體幫助潤滑。

智鵬感覺到肉棒好像被無數的小嘴裹著吸吮,被無數的嫩舌舔弄,舒爽得無以複加,他逐漸增快了抽插的頻度。素音體內的疼痛也漸漸被奇妙的快感代替,每次被智鵬的肉棒點觸花心,她的嬌軀就一陣陣酥麻顫抖,而當他肉棒抽出時,蜜穴的滑嫩肉壁又讓她産生一種空虛感,呼喚著那充實感的再次到來。這樣的感覺丈夫從來沒有給過……想到丈夫,素音的眼淚又止不住流了出來,「對不起,老公……」她不由得惱恨自己,爲什麽意志如此薄弱,爲什麽反抗如此無力,爲什麽身體如此敏感……

「啪……啪……」巨大醜陋的睾丸不斷拍打素音的美臀,智鵬的抽插越來越順滑,素音的雙腿不自覺盤在他的腰上。智鵬摟住素音的纖腰,一用力,把素音抱坐在自己腿上,開始面對面的姿勢。素音被羞愧和快感刺激得俏臉嫣紅,嬌喘和呻吟早已代替了拒絕的話語,她仰起頭閉上雙眼不再看得意洋洋的智鵬,淚水順著眼角滑落。

「啊……啊啊……嗯……嗯……啊……嗯……」素音在智鵬大力的耕作中,被一波又一波的快感沖擊著,她雙手摟住智鵬的脖子,嬌嫩的乳尖在智鵬胸膛上劃蹭,她已經完全屈服於智鵬的淫戲,徹底成爲了女主角。

「呀……」隨著香唇中發出的一聲驚歎,素音花心深處一股熱流噴灑在智鵬龜頭,她被智鵬姦淫得達到了高潮。智鵬見這麽快自己就把這個美麗矜持的女醫生干到泄身,更加興奮,乾脆把手伸過她的腿彎,一扭身抱著素音站到地上,抱著她一邊抽插,一邊走到客廳。素音剛從高潮中恢複一點神智,發現自己已經被智鵬抱到客廳,落地窗沒有拉窗簾,明亮的光照得兩人纖毫畢現,不僅嬌呼一聲,「啊……我們……還是……到臥室……裡面……去吧……」說完,素音忽然發現自己的語病,羞得她用雪白玉臂緊緊摟住智鵬,把俏臉埋在他的肩頭。

「我還沒看夠你呢,外面多敞亮。」智鵬促狹地笑著,雙手用力,加大了托舉素音的力度,給素音更大的刺激。抽插了沒多久,素音再次達到高潮,她軟癱在智鵬懷里,幾乎摟不住智鵬的脖子。

「我就說楊院長是滿足不了你的。」智鵬把素音放到在沙發上,雙手輕握素音嬌小柔美的絲足揉捏著,然後一邊吻吸舔咬,一邊繼續抽插著。

「啊……嗯……求……求你……我已經……被你……嗯……這樣……唔……不要再……羞辱……嗯……我……啊……」忽然聽到智鵬提到丈夫,素音又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含羞帶淚軟語懇求著。智鵬最喜歡的就是這些良家婦人被強奸時的羞態,本想繼續進逼羞辱她,不過他實在愛極了素音,而且嘴還要親吻素音的小腳也無暇他顧,也就不再說話,只是埋頭苦幹。

一時間,伴隨著素音忽高忽低的呻吟,客廳里充滿了淫蕩的氣息。

智鵬渴望得到素音已經太久,因此戰鬥力也就分外強悍,直把素音送上四次高潮,才一泄如注,不顧素音的哀求,把滾燙的濃精灌入素音花心深處,才把嬌弱無力的素音抱到浴室,給她洗浴抹乾,再把她抱到床上看她沈沈睡去。

當素音醒來后,發現自己渾身酥軟,陰部紅腫,不禁悲從中來,痛哭失聲,平複了一點情緒后,她猶豫再三,打開臥室門來到客廳,準備打電話報警。誰知智鵬根本沒走,只是在客廳休息,看到素音出來,興奮得直接沖上去就把素音抱到沙發上又開始上下其手。素音根本無力反抗,嚴詞拒絕無效,也就坐在智鵬懷里任由他肆虐。智鵬給素音穿上絲襪,玩弄一番她的小腳后,放過了素音紅腫疼痛的蜜穴,但是口交、乳交、腳交卻一樣不落,最後他不顧素音的拚死反抗,把素音的菊花蕾給破了處,奸汙得素音昏死過去。當晚,智鵬乾脆就住在素音家裡,在臥室里楊院長和素音夫妻的合影下摟著素音睡覺,用他的話說就是「怕你干傻事」,其實當他給素音拍下錄像威脅后,素音已經徹底斷絕了報警的念頭。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期待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

路過看看。。。推一下。。。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我最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