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21歲

我今年21歲

我今年21歲 , 貌似孫佳君 , 一頭長及腰際的烏直秀髮 , 身高166cm , 體重95磅 , 三圍是32D, 22, 33。 你們知道 D Cup 有多大嗎 就是一個男性的巨大手掌也只能包住大半個乳房啊 ! 我的胸房更是竹筍型的 , 而且驕傲而堅挺地向前聳立著 , 圓圓的弧線 , 淺粉紅色的細小乳頭 , 與及同樣是淺粉色的細小乳暈 , 即使沒穿胸圍 , 雙乳之間都有條淺淺的乳溝 , 這簡直是一對完美的乳房 。像我這種修長窈窕的身型 , 擁有如此奇峰突出的一雙美乳 , 走在街上 , 怎會不惹來女性的妒忌目光 , 還有男性的淫穢目光呢 我還有一雙42 吋長的修長美腿 , 加上滑不留手的白嫩肌膚 , 標緻的樣貌 , 完全羨煞旁人。

我的家庭背境很簡單 , 我是獨生女兒 , 父母時常忙於工 , 於是交給容媽照顧 , 容媽是從少看著我長大的 , 所以我們感情很好。 我們的家庭雖然不是超級富有 , 但也能享受無比舒適的生活 。父母是開美容院的 , 現在已有七間分店 , 而且我們外國還有私人廠房 , 研製護膚產品 , 我們的護膚品已建立了牌子 , 所以我們亦有產品外銷 , 很多小型的美容院都會使用我們牌子的產品 。我家是開美容院的 , 因此我的肌膚才會這麼嬌嫩 。我家是一間兩層的房子 , 家裡還有三個傭人 , 五十多歲的容媽是負責照顧我的起居及家裡的夥食的 , 三十三歲的阿珍是負責清潔房子及衣物 , 還有忠伯 , 是容媽的丈夫 , 都是忠心耿耿的僕人 。還有兩個四十多歲的司機 , 一個接送父母 , 一個接送我的出入 , 不過接送我的那個司機良伯 , 因為兒女都事業有成了 , 不用他再工作 , 所以辭了職了。父親已聘請了新的司機 , 是良伯的表弟 , 才三十五歲 , 相貌不錯 , 而且深深的輪廓使他別有一番男性的魅力。 他對我非常禮貌 , 而且因為年齡不是相差很遠 , 我們都時常有說有笑 , 非常投契 , 已建立了一份友誼 。

這件事是發生在三年前的 , 那時我剛剛滿十八歲 , 而且也是剛剛被男友奪去寶貴的貞操 。那幾天我的心情都糟透了 , 因為我剛和男朋友分手了 , 而且更是他拋棄我 , 說甚麼我太漂亮 , 太過受男孩子歡迎 , 使他沒有安全感 , 還說自己配不上我 , 所以離開我 。這簡直荒謬 ! 分手的原因竟然是我太漂亮和太受歡迎 , 這簡直是是荒天下之大謬 ! 我已在家裡躲了幾天來平復自己傷痛的心情 , 但是今晚我不想再躲了 , 我要出去瘋癲一晚 。我約了一幾個朋友 , 她們都是我的普通朋友 , 在不開心或想玩樂的時候 , 我都會找她們 , 因為她們玩得奔放 , 而且懂得去很多古靈精怪的地方耍樂 。因為傷心 , 我要去發洩傷痛的情緒 , 每次我想出外瘋癲一晚 , 我都會改變形象 , 打扮前衛 , 衣著性感 。

我穿了一個黑色的性感的通花蕾絲胸圍 , 外面加一件黑色完全透明的薄紗貼身中袖衣服 , 領口是長 V 字開口的 , 所以露出長達兩吋的深深的誘人乳溝 , 因為胸圍和衣服的布料都很薄 , 只要稍為留意 , 可以看到乳頭把衣服微微隆起 , 顯現出誘人的兩點 。下身穿了一條超迷你的黑色皮短裙 , 僅僅能包住我圓渾的臀部 , 一條與胸圍同樣布料的黑色 T – Back 小內褲 , 再穿上一對黑色的魚網絲襪 , 一對漆面的黑色幼跟的高跟鞋 , 鞋跟有四吋高 , 把我修長的美腿線條更顯得性感撩人 。我把長髮盤上頭頂 , 化了一個淡� , 塗上深紅色的口紅 , 顯得更艷麗 。

我噴了一點醉人的香水後便立即出門 。我離遠看到司機阿松站在車子旁邊 , 當他看到我 , 雙眼發出異樣的光芒 , 因為他是第一次看到我性感的打扮 , 所以一時間看呆了 。我走到他面前 , 輕拍他的臉龐 , 他才回過神來 , 他上下的打量著我 , 還不時吞口水 , 我沒想過他會如此肆無忌憚地看我 , 我也被他看得渾身不自然 , 我連忙說 : 「看完沒有呀 ! 我趕著出外啊 !」

他被我一語提醒 , 覺得尷尬極了 , 於是立即走上車 。當他駕駛車子的時候 , 我故意把雙腿放到座椅上 , 因為裙子太短 , 只要提高雙腿 , 便向上縮短了 , 令我臀部側面的圓渾線條都露了出來 。我留意到他不斷從反射鏡望我 , 當我和他有眼神接觸 , 他便迅速把目光移開 。我正得意的時候 , 車子突然急急煞住 , 我為了穩住身子 , 其中一條腿立即放到車箱的地面上 , 而另一條腿則還留在座椅上 。阿松轉過頭對我說 : 「對不起 , 小姐 , 前面的車子突然停低 , 你沒事吧 」

我驚惶的看著他說 : 「啊 ! 沒事 , 沒事 !」我深呼吸幾口氣 , 情緒穩定下來 , 發覺阿松一直低頭望著我 , 我也低頭看看是甚麼吸引著他 , 這才發現原來我因為剛才為了穩住身子 , 把雙腿分得開開的 , 裙子也縮短到小腹 , 透過疏孔的魚網絲襪 , 看到我那小小的蕾絲小內褲 , 而且因為褲子太細少 , 濃密而烏黑陰毛很多都暴露了出來 , 因為小內褲的 T – Back 設計的 , 完全不能遮掩整個陰戶 , 嫩紅色的外陰唇都隱約看到 。我感到非常羞愧 , 面頰泛紅 , 連忙合攏雙腿 , 說 : 「快開車子吧 ! 我要遲到了 。」他也覺得不好意思 , 立即發動車子 , 但我留意到 , 他的呼吸聲急促了 , 而且臉頰及耳朵都紅得很 。

到達目的地後 , 我連忙下車 , 我知道他的灼熱目光一直投在我身上 , 我只有咋作不知 , 與他說聲再見便急急離開 。

我走進一間 Pub 入面 , 很快找到我的朋友 。我留意到一進入 Pub , 很多雙眼睛都看著我 , 但我也見慣不怪了 。當我走到朋友面前 , 發覺不只她們四個 , 還有七個年齡和我們差不多的男生 , 我從未見過他們 , 我朋友莉莉逐一向我介紹 , 她一面介紹 , 我一面打量著他們 , 他們樣貌都不差 , 有兩個特別俊俏的 , 一個叫阿棠 , 一個叫艾力 。我們叫了好多啤酒 , 我們猜拳 , 輸了就喝半杯 , 不經不覺已飲了數打啤酒 , 但因為我酒量不淺 , 而且又不是輸得太多 , 因此還未有醉意 。我的朋友都有點微醉 , 但男生們發覺我仍如此清醒 , 便叫了半打 Tequila Pork , 我因為逞強 , 而且想用酒精麻醉我的心痛 , 於是不加思索的飲了四杯 。飲完後我便上洗手間 , 在洗手間的鏡子上 , 鏡中的我紅粉緋緋 , 嬌艷可愛 , 我知道那群男生常常偷望我的胸部 , 每當我猜拳時俯身看骰子的時候 , 都貪婪地欣賞我深深的誘人乳溝 , 與及高聳的胸部和突起的兩點 。

當我返回坐位的時候 , 我的朋友及部份男生都走了 , 只剩下阿棠 , 艾力及小黑 , 他們見到我 , 便說 :

「你的朋友走了 , 趕著下半場呢 !」然後露出一臉淫笑 。我笑看著他們 , 坐低繼續猜拳 , 阿棠及艾力分別坐在我兩旁 , 並故意把他們的大腿緊貼著我的大腿 , 小黑則坐在我對面 , 繼續偷看我的胸部 。他們分別輸了 , 飲了那兩杯 Tequila Pork , 跟著我也輸了 , 他們把一杯啤酒遞到我面前 , 我一口氣喝下整杯 , 這時 , Tequila 的酒力開始發作了 , 酒意開始上升 。我說 : 「不玩了 , 不玩了 ! 你們常常都輸 , 不玩了 , 我們談點甚麼吧 !」

說畢 , 我便把身子靠在沙發背上 , 目光流盼地看著他們說 : 「你們有甚麼問題想問我 , 有甚麼事情想知 我們今天才認識 , 應該詳細一些地介紹自己啊 !」

艾力首先答道 : 「好啊 , 好啊 ! 我們有好多問題想問你呢 ……」說著 , 便將目光投射到我隨著呼吸 , 上下升降著的豐滿胸部上 。

我笑著說 : 「問吧 , 問吧 ! 我一定會回答 !」

艾力第一個問 : 「你個胸有多大 」

「想不到你第一個問題 , 就問我一些私人問題 , 不過 , 我說過會答 , 就一定答你 , 我個胸有 32 D 這麼大 , 還有甚麼問題 」

他們聽到 , 都專注地凝視著我的雙峰 , 而且阿棠及艾力也把手放到我的大腿上遊移 , 因為我不只是坐下 , 更是斜靠在沙發背上 , 所以裙子都縮高了 , 將我圓渾的臀部側面及光滑性感的大腿都表露無遺 。

跟著阿棠又問 : 「那麼你穿甚麼顏色內褲 」

「哇 ! 越問越私人啊 ! 我穿黑色的內褲 , 布料和胸圍一樣啊 !」

「是嗎 那要看看了 , 否則怎知你有沒有說慌 」艾力說畢 , 便將我的右腿�起 , 要我把腳踏在桌子上 , 因為我穿了四吋幼跟的高跟鞋 , 這個姿勢 , 除了使我腿部美麗的線條全完顯現外 , 更使我的小裙子一下子縮得便高 , 我那隔著魚網絲襪的小內褲也看見了 , 還有小內褲遮不住的陰毛 , 都也清楚的看見 。

這時 , 坐在我對面的小黑說 : 「想不到你是穿 T – Back 的內褲啊 ! 很性感 , 很撩人啊 ! 」

艾力及阿棠聽到 , 都把頭伸出來 , 看到我的小內褲包過了陰戶後 , 立即收窄 , 緊緊地勒住粉臀中間的縫子 。我留意到 , 他們的褲襠都慢慢地隆起 , 而艾力的手更放肆地遊到我的陰部上 , 玩弄我那些烏黑的陰毛 , 用手指繞著陰毛打轉 。我知道是時候要停止了 , 再玩下去就不得了 , 我正想抽回右腿 , 但不知怎的 , 酒意好像突然間湧上 , 我搖一搖頭 , 心想 , 沒可能這樣的 , 我時常喝酒 , 醉意決不這樣突然上升的 , 而且還使我昏昏沈沈的 , 全身也發熱起來 。我看著艾力的手不繼在玩弄我的陰毛 , 而在執拾桌面的服務生也慢動作地執拾 , 觀看著這千載難逢的醉人春色 。我覺得非常羞愧 , 但卻使不出力氣 , 全身乏力 , 我腦內靈光一閃 , 我知道我的酒被人下了藥了 。我開始感到害怕 , 聲線含糊地說 : 「你們放手 , 我要走了 , 我要回家了 , 你們放開我 !」

艾力真的把手拿開 , 我便提起手袋 , 站直身子正欲離開 , 但我一站起 , 那種昏沈的感覺快促地湧上來 , 視線也摸糊了 , 四肢也軟弱無力 , 我跌坐在沙發上 , 而且更有濃濃的睡意 , 我的眼皮越變沈重 , 我竭力想睜開雙眼 , 卻戰勝不到那濃濃的睡意 , 一剎那間 , 我就睡著了 , 失去意識 。

不知過了多久 , 我開始清醒了 , 我發覺自己躺在睡床上 , 我環視四周 , 這是一個房間 , 我撐起身子 , 卻發覺無比沈重 , 四肢仍是軟軟的 , 使不出甚麼力氣 , 腦子仍是昏昏沈沈 , 迷迷糊糊的 。我的衣服還整齊的穿著 , 但不知為何全身都熱燙得厲害 , 好像有蠢蠢的慾念 。我的乳暈及乳頭更像被火燒的灼熱 , 我的陰部同樣灼熱 , 而且我的小穴更是無比痕癢 , 像有千千萬萬隻小蟻在走動 , 還依稀感覺到有愛液緩緩滲出 。我想我已被人下了春藥 , 又被人困著 , 非常害怕 。這時 , 房間外有一些人聲 , 我困難地爬到房門前 , 把耳朵貼著門傾聽 。

「今次我們可以飽吃一頓了 , 想不到我這一生人 , 可以品嘗如此佳餚 !」

「就是了 , 她簡直是極品 , 是難得一見的貨色 , 想不到我們還可以操她 ! 」

「她喝了我們加重份量的春藥 , 而且我們還把興奮劑塗到她的乳頭及陰戶上 , 她一醒來 , 不只全身仍沒力氣 , 還會慾火焚身的啊 !」

「我想現在她也差不多醒了 , 我們進去看看 !」

這時房門被打開了 , 我惶然地坐在地上 , 映入眼瞼的是三個赤條條的男生 , 我無力地看著他們 。

「啊 ! 已經醒了嗎 我們剛才的說話你都聽到了 , 你應該知道接下來要做甚麼吧 !」艾力說完 , 就把我抱回床上 。

「來吧 ! 好好享受吧 ! 我幫你脫衣服 。」

我知道我的掙扎是沒有用的 , 我沒有反抗 , 任由他們把我的衣服逐一脫下 。

「真是聽話啊 ! 完全沒有反抗 , 知道反抗也沒用 , 那就好好享受吧 !」艾力說著 , 我的衣服也全都脫去了 , 他們三個雙眼發亮地看著我無瑕的身軀 , 我的皮膚因為春藥的關係 , 顯得白裡透紅 , 可愛醉人 。艾力的雙手立即握緊我堅挺的雙乳 , 用力地搓揉 , 把我的乳房擠壓得變成不同的奇形怪狀 , 他擠出我那早已變硬而聳立著的乳頭 , 一把含著 , 他輕咬我的乳頭 , 又用舌尖在我的乳暈上打圈 , 他另一隻手也沒停住 , 用兩隻手指捏著我的乳頭 , 時而旋轉 , 時而拉得高高 , 再放手一彈 , 雖然有些痛楚 , 我卻感到越漸興奮 。

阿棠也沒停住 , 走到我面前 , 搶了我一邊的乳房玩弄 , 艾力也讓給他 , 專心一意地玩弄我一個乳房 。阿棠同樣地抓著我的乳房不放 , 小黑見沒有乳房玩 , 便分開我雙腿 , 把頭伸到我的陰戶前面 , 近距離地觀看 。當他的手指碰到我的外陰唇 , 我已忍不住輕輕呻吟了 , 他掰開我嫩紅的大陰唇 , 看到我淺粉紅色的小陰戶 , 也不住讚嘆 。他看到我的小穴一收一放的 , 還緩緩地滲出晶瑩的愛液 , 便伸出舌頭 , 舔我的愛液 , 他又捏著我的陰核 , 輕輕磨擦 , 他揩了一些愛液 , 再塗到陰核上 , 又旋轉又磨擦的撫弄著 。興奮的感覺流遍全身 , 慾火更狂熱地燒起 , 我忘記了自己正在被人輪姦 , 還享受著這些歡愉 , 一聲又一聲地呻吟 , 我也試過努力壓抑著春藥的藥效 , 但他們純熟的撫弄 , 即我的理智及道德觀念都崩潰了 。

艾力及阿棠仍沈醉在我的美乳上 , 小黑玩弄著我的陰核 , 又把手指淺淺地在我小穴的洞口抽插徘徊 , 將我的慾念加劇提升 , 我的愛液越漸迅速地流出 , 這時 , 我感到下身發軟 , 小穴緊緊地收縮 , 一種酥麻的感覺由下身直衝上來 , 我更誘惑地呻吟 , 雙手握緊床單 。高潮來了 , 我知道高潮來了 , 緊緊收縮著的小穴放鬆了 , 湧出大量的淫水 , 直噴到小黑的臉上 。艾力見我已來了一次高潮 , 但放開的的乳房 , 他把我雙腿向我上半身推去 , 使我的雙腿都貼著我的胸部 , 他欣賞著我朝著屋頂的陰戶 , 小穴還滲著愛液 , 陰毛也被剛才大量的淫水弄濕了 , 綴著點點晶塋剔透的水點 , 有些還亂亂的貼在陰唇上 。他用舌尖舔一舔我的小穴 , 再探入我的小穴內轉了幾圈 , 然後又把兩隻手指插入去 , 再抽出來 , 他把手指放進自己的口中 , 舔掉我黏黏的愛液 , 說 : 「你的愛液好甜啊 , 你的洞也很緊很窄呢 !」

阿棠聽到艾力說我的愛液很甜 , 也走過來 , 先欣賞著我的陰戶 , 再掰開我的外陰唇 , 看到我的小穴後 , 竟把三隻手指插住來 , 我高呼叫痛 , 他沒停低 , 只是把動作放慢 , 慢慢地插進我的小穴內 , 因為陰戶是朝著屋頂的 , 我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小穴 , 漸漸地吞沒了他的手指 , 雖然有點痛 , 但卻也帶著興奮的感覺 。他一下又一下地慢僈抽插 , 我的陰道開始放鬆了 , 愛液又開始緩緩滲出 , 阿棠見我的反應越來好 , 便抽出手指 , 我的小穴已微微張開了 。

阿棠立即用他的陽具頂著我的小穴 , 我看到他巨大的陽具 , 也嚇了一跳 , 我只看過我剛分手的男朋友的陽具 , 比阿棠的細小了一半 , 我完全想像不到這麼大的東西如何可以放進我的洞穴內 ! 我想反抗 , 但阿棠卻按著我雙腿 , 要我繼續維持這個姿勢 , 他一用力一插 , 已看不到龜頭了 , 我緊窄的小洞受不住這樣的擴張 , 已感到絲絲痛楚 , 但不知為何 , 看著他的陽具插進我的小洞內 , 我卻有另一種興奮的感覺 。但我不是這樣隨便的女孩 , 我不可以向情慾低頭 , 我哭著說 : 「不要 , 不要 ! 求你停低 , 不要這樣對我 , 你叫我以後怎麼見人 放過我吧 !」阿棠笑著說 : 「你想停低嗎 好 , 我答應你 , 我只在洞口徘徊 , 絕對不會走進去 , 看你能忍受多久 !」

我不知道這是否表示他們會放過我 , 但現在他們不會再進一步 , 我也放下心來 , 但他的陽具卻在我的小洞內淺淺地抽插 , 他還固意的每淺插幾下 , 便來一下較深的 , 但當他感到有阻力 , 便不再進入 。我被他弄得癢癢的 , 我的小穴已忍不住的吸吮他的陽具 , 也流出更大量的愛液 , 以迎接它的進入 , 我的身體也熱燙得很 , 呼吸也加深了 , 因為春藥的關係 , 我變得好脆弱 , 任何一個挑逗的動作 , 都使我血脈沸騰 , 也使我的理智開始逐漸瓦解 。

艾力及小黑不斷在搓揉我的乳房 , 更不斷刺激我的乳尖 , 我的快感逐步逐步上升 , 我的慾望也愈漸擴大 , 我快要支持不住了 , 我討厭這樣的自己 , 為何我會被情慾而迷惑呢 我為甚麼會對陌生人的撫弄而產生快感呢 我為甚麼會越來越享受這些刺激呢 我也是個千金小姐 , 怎可以被這些流氓愚弄呢 但是 , 快感的波浪不斷衝擊著我的理智 。這時 , 阿棠的陽具又更深了一點地探入我的小洞中 , 興奮的巨浪終於衝散了我的矜持 , 我忍不住大聲呻吟了 , 阿棠被我誘惑而性感的呻吟叫倒了 , 放棄在洞口的捉弄 , 一下子的插住整枝陽具 , 跟著便快速地抽插 ,我也顧不了少女的矜持 , 大聲地呻吟 , 瘋狂地呻吟 , 每一次的撞擊 , 都撞到洞穴最深處 。

我看著那在我洞穴內進進出出的陽具 , 有不一樣的興奮感覺 , 我隨著每一聲呻吟 , 要把整晚壓抑著的性慾一一發洩出來 。不久 , 我的高潮又來了 , 我看到大量的淫水隨著移動著的陽具一一濺出 , 這時阿棠也來了 , 他抽出陽具 , 將精液射我我的大腿上 , 我看著的的小穴 , 仍在湧出淫水 , 艾力立即將我反轉 , 要我像小狗般站 , 翹起圓渾的臀部 , 他把陽具迅速地插入還在出水的小洞 , 小黑則在我前後搖晃的乳房下欣賞 , 還不時捉緊一個 , 放進口裡吸吮 。艾力的陽具不比阿棠的小 , 他的每一下撞擊 , 都能插到最深處 , 我清楚記得自己是在被人輪姦 , 但卻享受著這些快感 , 我真的討厭自己 , 為甚麼會這麼享受呢 我唯有怪罪在那些春藥上 , 若果不是那些春藥 , 我絕不會這樣就範 ! 我正想著 , 艾力說 : 「讓我們來個更高難度 !」他捉著我支撐著上半身的雙手 , 一下拉起扯向背後 , 我的上半身就懸空了 , 我脆著的雙腿保持著平衡 , 他扯著我的雙手抽插 , 我被他扯得腰向後彎 , 突出的乳房更顯突出 , 小黑並沒閒著 , 前來撫弄 , 我盡情地呻吟 。

這時 , 我發覺有些閃光 , 原來阿棠在拍照 , 我驚惶萬分 , 這下可慘了 , 被他們拍下照片 , 已後我會怎樣 , 真的難以想像 。他不斷多角度地拍攝 , 遠的近的 , 把我做愛的姿勢及表情都拍下 , 更近距離地影我的乳房 , 還有被人抽插著的小穴 , 都仔細地拍下 。最後 , 艾力也把精液射到我的臀部上 。我連忙說 : 「你們怎可以這樣 , 不要拍 , 求你不要拍了 , 我已被你們強姦了 , 為何還要拍下照片呢 」阿棠說 : 「這樣便可以在將來有需要的時候 , 叫你再來慰藉我們 , 又或者沒錢用的時候 , 也可以請你幫忙啊 !」我閉起雙目 , 流出絕望的眼淚 , 他更把我這絕望的表情拍下 , 這時小黑躺在床上 , 要我坐上去 , 我本想拒絕 , 但想到他們有我的相片 , 我唯有服從 。我面對著小黑坐下去 , 但小黑卻說 : 「不 ! 不是正面坐上去 , 我要你背著我坐上去 。」我依著他去做 , 我把他的陽具移到我的洞口 , 便緩緩坐下去 , 這個姿勢使他的陽具插到我的洞穴最深處 , 而且和正面的位置不同 , 好像完全插到我的子宮裡 , 他開始腰部上下移動 , 我跟隨著他旳節奏 , 低頭看著自己的小穴一吞一吐 , 阿棠又走到我面前拍照 , 全身的 , 半身的 , 乳房的 , 還有小穴的都拍 , 很快便拍了整筒底片 , 他看著我上下劇烈搖晃的乳房 , 拋下照相機 , 走來用力地擠壓 , 而小黑更握緊我的纖腰 , 前後移動 , 他的龜頭不斷磨擦著我洞穴內的 G 點 , 最後終也忍不住 , 再一次高潮 , 淫水瘋狂地湧出 , 這時小黑也立即推開我 , 向著上空射出白色的精液 。

之後他們都各自和我做了一次 , 便放我走了 。我在他們的浴室裡洗過澡後 , 便穿上衣服 , 立即離開 。我致電司機阿松 , 要他來接我 , 我上到車 , 阿松看到我頭髮淩亂 , 目光呆滯 , 而且口紅也脫了色 , 關心地問 : 「小姐 , 為何你會來了這個地方 這裡是平民區的屋村 , 你有朋友住這裡嗎 看你的樣子 , 是否發生了甚麼事情 」 我聽到阿松的輕聲細語 , 想到剛才被人淩辱的經過 , 我再也控制不到快要淌下的淚水 , 我任由淚水決堤般奔瀉 。阿松看到我這樣 , 也被我嚇怕了 , 顫聲地說 : 「小姐 , 小姐你有甚麼不開心 , 請告訴我 , 不要哭得這麼傷心 , 如果是我能力範圍以內 , 我會盡力幫你的 !」我聽到阿松這樣說 , 心裡更加難過 , 而且也很矛盾 , 我不知道應否告訴他 , 我只知道 , 絕不可以告訴父母 , 我不想讓他們傷心 , 而且父母若迫他們交出底片 , 事情宣揚了出去 , 我以後就不用見人了 , 也沒有男人會娶我了 。但是憑我自己 , 我又可以做甚麼呢 難道從此都被他們控制著 , 任由他們擺佈 我不要 ! 我不要 !

阿松彷似看出我心裡的掙扎 , 車子已駛進家裡的車房 , 他對我說 : 「你外出不久 , 老爺及夫人都回來了 , 但他們趕著過加拿大 , 參加一個展覽會 , 要大後天才回來 , 叫我通知你一聲 。」我聽到他這樣說 , 才稍為放下心來 , 但這件事情究竟要怎辦呢 阿松說 : 「我知道你一定發生了一些不舒快的事情 , 可不可以告訴我 或許我能幫助你 , 看到你如此傷心難過 , 徬徨無助 , 我也感道難過 。雖然我才上班沒多久 , 但我是良伯的表弟 , 他時常說你們待他很好 , 他提早退休你們也沒反對 , 反付給他豐厚的退休金 , 所以才把我介紹來這裡工作 , 要我好好報答你們 。這段時間 , 我真的感受到你們的親切 , 你們對待工人從沒架子 , 而且非常真誠 , 又不會刻薄我們 , 所以容媽她們都不願走 , 留下來照顧你們 , 我也想成為你們忠心的僕人 , 請你告訴我發生了甚麼事 , 讓我可以為你效勞 。」我聽到他說得這樣真誠 , 剖白出自己的內心 , 也被他感動了 , 我知道自己是解決不來的 , 既然多一個忠心的人幫忙 , 也未嘗不值得一試 , 於是我說 : 「你泊好車子 , 做好份內事情後上來我房間 , 但千萬別吵醒容媽 , 否則又要解釋一番了 。我的房間在二樓最入面的一間 , 記住 , 走路要輕聲點啊 !」說畢 , 我便立即下車 , 奔回房間 。

回到自己的房間 , 我脫下所有衣服 , 拋進衣物籃裡 , 然後淋浴 , 我用大量的沐浴液塗抹全身 , 切底洗淨每一吋肌膚 , 甚至每一根秀髮 , 然後把溫熱的水注滿浴缸 , 再把幾滴玫瑰及薰衣草味的香薰油滴到水中 , 才放鬆地來一個浸浴 。整個浴室熱氣氤氳 , 我沈醉在這片寧靜虛幻中 , 但想到剛才發生的事 , 不由得又一陣心痛 。我再次流出眼淚 , 我把坐著的身子斜斜地躺下 , 讓水浸過我的下巴 , 然後浸過我的頭部 。因為頭部浸在水中 , 而我整個房間的地面都舖上淺奶藍色的地毯 , 所以完全沒有發覺阿松已經悄悄走進來了 。 除了容媽及清潔的阿珍 , 就連父母都好少進來我的房間 , 所以我習慣了不會把浴室的間關上 , 而且她們進來前 , 都會敲門 , 但我忘了要阿松偷偷走上來 , 所以阿松當然沒有敲間了 。

阿松走進我的房間 , 關上門後 , 站在門口 , 欣賞著我房間的設計 , 我的房間不連浴室大約有五百呎 , 呈正方形 , 最左上角放了一張特大的雙人床 , 床頭貼著牆角 , 床的入面一邊放了一些洋娃娃 , 而床單及被舖都是淺粉藍色的 , 而床頭的小櫃及床架都是白色帶有粉紫色的花紋的 。床頭旁邊貼著牆壁放了一個同色的特大 梳妝桌 , 上面放了好些護膚品 , 而梳妝桌旁邊有塊座地的高身長鏡 , 接著放了三個白色綴上銀框的玻璃門大書櫃 , 裡面分別都存了不同種類的書 。離床尾一呎 , 便是一個落地大窗 , 垂著深寶藍色的厚厚窗簾 , 窗簾上用銀線繡了很多細小的蝴蝶 , 設計特別 , 而且很高貴 。落地窗的外面是露台 , 可看到家裡的大門 , 左面花園及右面的車房 。右邊的牆上掛了幾幅大小不一的油畫 , 油畫裡都是小姐本人 , 有些更拍得非常性感 , 阿松在想 , 那個攝影師一定流了不少鼻血 。而油畫下面 , 就放了幾個和書櫃一樣顏色的雜物架 , 上面放了很多得意的玩具擺設 , 及一些相架 。 房間最右上角有一扇門 , 那扇門幾乎全開 , 還有縷縷輕煙從入面散出來 , 阿松走過去一看 , 原來是個浴室 , 大約有二百呎 , 浴室最入面是一個貼牆設計的白色圓形大浴缸 , 佔了整個浴室的一半 , 浴缸右面的牆邊設有一條銀色的掛鐵 , 上面掛了一條白色的浴巾 , 廁所設在浴室的左邊 , 洗手盤的座地平台及掛牆式的雜物櫃設在右邊 , 地面及牆壁是白色印有淺藍色的蝴蝶的瓷磚 。整個房間都設計得很高貴清雅 , 完全適合這個房間的主人 。阿松看著這麼氣派的房間看得呆了 。

這時 , 我從水中冒出頭來 , 還未發覺站在浴室外的阿松 。阿松看到我 , 隔著煙氣及清澈的水 , 隱約看到我美麗的胴體 。我發覺時間也過了很久 , 阿松應該快到了 , 所以站起來 , 正當我想拿浴巾的時候 , 看到阿松站在門前 , 定定的望著我 , 我是面向他的 , 我一時作不出反應 , 只站著由他看 。阿松很快回過神 , 尷尬而不捨地的轉過身子說 : 「對不起 , 我聽不到任何聲響 , 不知道你在這裡 , 對不起 !」我也有了反應 , 立即放掉浴缸的水 , 用浴巾抹乾身子 , 穿上睡衣 , 走出房間 , 然後關上浴室的門 , 阿松聽到關門聲 , 才敢轉身望我 。當他望到我的時候 , 手指指向我 , 我低頭看看 , 噢 ! 我又忘了自己的睡衣是多麼的性感 , 全部都是幼吊帶的設計, 更是非常薄的輕紗布料 , 這時 , 我只穿了一條細小的透明 T – Back 內褲 , 有如赤裸 。我立即穿上一件薄紗長袍 , 但仍是遮掩不到 , 因為布料是一樣的 , 所以還是可以清楚地看到整個身子 , 因為這是夏天 , 房間內沒有更厚的睡袍 。我站到梳妝桌旁的高身長鏡前 , 鏡中的我 , 整個身子都清楚看到 , 只是一點點矇矓的誘惑感覺 , 我的睡袍是很淺的淺藍色 , 睡裙就是白色的 , 連乳暈的顏色及下體的陰毛都可看到 , 而且乳尖更是不聽話 , 高高的挺立出 , 使得薄薄的睡衣更突出誘人的兩點 。

我無助的看著阿松 , 阿松見我這樣 , 便提議說 : 「你坐到床上 , 蓋著被子 , 我坐到梳妝椅上 , 不就行了 」阿松真是細心 , 我知道他按奈著那股衝動的感覺 , 因為任何一個男人看到這樣一個性感少女在他身邊團團轉 , 也會興奮 。我立即坐在床上 , 用被子包著整個身子 , 阿松坐到床前的椅子上 , 說 : 「你是不是要告訴我某些事情了 」我點點頭 , 於是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訴他 , 說到一半 , 我的淚珠又滾下了 , 阿松在梳妝桌上拿了些面紙遞給我 , 我拭著淚 , 被子緩緩滑下 , 露出我的上半身 , 但我沒有理會 , 繼續哭訴整件事情 。阿松聽完 , 滿臉怒容地說 : 「竟然有這麼過份的人 , 竟對我小姐做出如此喪心病狂的事 , 小姐 , 我一定會替你報仇 , 奪回那些底片 。」我淚眼婆娑的看著他 , 感激地說 : 「阿松 , 多謝你 ! 你一定要幫我 , 否則 , 我的一生就會給他們毀了 !」

阿松深深地凝視著我 , 突然衝上前來 , 把我擁入懷中 , 真摯地說 : 「小姐 , 你放心 , 我一定會奪回底片的 ! 我不想再看到你傷心的樣子 , 那些事你不要再想 , 當做了場惡夢 , 不要再記起 , 知道嗎 」我感動得很 , 連忙說 : 「知道了 , 知道了 , 我一定會努力忘記 , 不去想起 !」

阿松接著說 : 「啊 ! 堅強的玲瓏 !」說著 , 便低頭吻住我 。我沒有抗拒 , 他的吻強烈而溫柔 , 像是把勇氣灌入我的體內 , 我回應著他 , 並雙手扣住他的頸項 。他感到我的回應 , 吻得更加纏綿 , 他的左手擁著我 , 右手開始愛撫我的乳房了 。我同樣沒有反抗 , 他的愛撫十分溫柔 , 輕輕的 , 慢弄痛我 , 不知是否春藥的餘力 , 還是我對阿松有感覺 , 我的呼吸急促了 , 我更感到有愛液從我的小穴滲出 。阿松吻完我的櫻桃小咀 , 再吻落我的下巴 , 跟著吻到頸項 , 再吻到我的胸前 , 他解開的的睡袍的蝴蝶結 , 褪去我的睡袍 , 然後拉低我的吊帶 , 再褪去我的上半身的睡衣 , 他看著我高聳堅挺的乳房 , 讚嘆著說 : 「啊 … … 玲瓏 , 你的乳房好美麗啊 !」然後吻到我的乳房 , 再吻我的乳尖 , 他每一吻都很溫柔 , 雖然並不刺激 , 卻仍然使我興奮 。跟著他的吻滑到我的小腹 , 他掀開被子 , 想吻下去 , 我輕輕提高臀部 , 他便褪去我的睡衣 。他隔著內褲吻我的陰毛 , 還用手指在我的陰戶上輕輕上下滑動 , 我的愛液已弄濕了內褲 , 他反轉我的身子 , 吻我圓渾光滑的臀部 , 一面吻 , 一面脫去我的小內褲 。我已一絲不掛了 , 我轉過身子面向著他 , 他立即伏到我陰部前面 , 他掰開我的唇瓣 , 吻我的小穴 , 又啜飲我的愛液 , 然後用吞尖挑逗我的陰核 , 我異常興奮 , 我的愛液更加速流出 , 他立即再吻到我的小穴上 , 瘋狂的啜飲我的愛液 , 改用手指撫弄我的陰核 。

我不禁輕聲呻吟起來 , 這時他又要我轉姿勢 , 他躺在我的床上 , 要我分開雙腿跪到他的頭上 , 他要我的陰戶朝著他的咀巴 , 他繼續用手撫弄我的陰核 , 舌頭則探進我的小穴 , 更把我滴出的愛液一一飲光 。興奮的感覺流遍全身 , 雙腿開始發軟 , 我傾前上身 , 用兩手支撐著上半身 , 他的另一隻手立即握緊我的乳房 , 忽而搓揉 , 忽而轉動我的乳尖 , 我感到雙腿更加發軟 , 而且酥麻的感覺由小腹直湧上來 , 我要洩了 ! 阿松竟張大口 , 把我洩出的愛液全飲進肚裡 , 因此 , 我的床舖才沒有被弄濕 。

我無力地躺下來 , 只見他把褲襠的拉鍊拉底 , 我急忙說 : 「你 , 你作甚麼 」他說 : 「我很興奮 , 我好想做 。」這令我又想起剛才被輪姦的情形 , 我用雙手掩著面 , 顫聲地說 : 「啊 ! 不 ! 我不要 , 我還不能接受 , 我怕 ! 我怕看到那部份 , 而且 , 我今天已很倦了 !」

阿松看到我害怕的樣子 , 身體還顫抖起來 , 便無限憐惜地擁著 , 輕撫著我的秀髮說 : 「對不起 , 對不起 ! 我一時興奮 , 忘了你的心靈受傷了 , 對不起 ! 是我錯 , 我只是個司機 , 我不應這樣對你 , 而且 , 你還這麼害怕 , 我實在不應對你這樣 , 對不起 !」

我�頭看著阿松 , 幸好他明白我 , 了解我 , 我感激地說 : 「我沒有看不起你啊 ! 只是 , 只是我還未接受到 , 我那裡還有些痛 , 而且我怕看到那部份 , 對不起 !」

「你不用對不起 , 是我的錯 ! 現在你早點睡 , 明天我們清晨便要起床 , 我們要在他們還沒睡醒的時候 , 闖入他們的房子 , 奪回那些底片 。」

我點頭 , 仍後送他離開房間 , 我便再一次淋浴 , 然後睡覺。

我在清晨六時便起床了 , 我從露台看出去 , 阿松已在車房了 。我連忙洗臉更衣 , 我穿上一件白色的中袖短襯衫 , 袖子是用薄紗料子的 , 襯衫的下襬剛好長至腰部 , 下身穿了一條白色的貼身低腰短褲 , 隱約可以看到入面穿了一條白色的 T – Back 小內褲及白色薄薄的蕾絲胸罩 , 還依稀看到淺粉紅色突出的兩點 。亦因此 , 雪白的纖腰及腹部 , 還有一雙線條優美的長腿都顯露出來 , 腳上穿了一對白色的高跟短靴 , 再把長髮用白色的橡皮圈束起一條高高的馬尾 , 留露出清春活潑的氣質 。稍微來個淺妝 , 塗點粉紅色的口紅 , 可愛極了 !

當我走到阿松跟前 , 他看到我這個裝扮 , 又是呆了一呆 , 才說 : 「小姐 , 你這麼好的條件 , 穿甚麼衣服都非常好看 , 今天的你更是充滿活力 , 你時常這樣千變萬化 , 真是怎樣看都不會看厭 !」

我聽到松這樣說 , 不知怎的 , 臉頰有點燙 , 害羞地說 : 「謝謝你的讚賞 。」

然後我們便出發了 。當我帶阿松到了那間房子的門口 , 阿松按門鈴 , 不一會有人來開門了 , 「甚麼事嘛 … 還早啊 … 是誰 」

艾力邊打開門邊說 , 還在打呵欠哩 。阿松見他開門了 , 便立即衝入屋內 , 我也跟著進入 , 艾力還未知道發生甚麼事就給阿松捉住了 , 我關上門後 , 走到他面前 , 說 : 「快告訴我 , 相片在那裡 !」

「我 … 我不告訴你 !」艾力說 , 還一面掙扎 。

「你不說嗎 那麼我就用拳頭對付你 , 看你還說不說 !」說著便一拳打到他的臉上 , 接著又是第二拳 。

「不要打了 , 不要打了 , 不要打傷我的臉啊 ! 以後怎樣結識女孩啊 ! 在房間裡 , 在房間裡 , 他們走了後 , 我都玩得好倦了 , 所以全部丟在地上 , 甚麼都沒清理 , 就睡覺去了 !」

阿松拉著艾力走入房間 , 我緊隨而入 , 看到淩亂的房間 , 掉在地上的照相機 , 我知道艾力沒說謊 , 我連忙拾起 , 再把底片從照相機拿出來 , 這樣就不能沖印了 , 然後再用剪刀把底片剪個粉碎 , 才心滿意足 。

「幸好我們早來了 , 他們沒拿去沖印 , 否則後果可不敢想像了 !」松說 。

「我們走了 , 你繼續睡吧 ! 不防礙你了 。」我勝利地說 。

「照片沒有了不要緊 , 我們也只是要個留念 , 但是我們都能仔細而徹底地享用過你了 , 這些回憶是消滅不了的啊 !」艾力說著 , 還露出猥瑣的淫笑 。

我非常憤怒 , 但也非常傷心 , 我強忍著滿腔淚水 , 不斷大口大口地呼吸 , 以緩和一下激動的情緒 , 再走到艾力面前 , 說 : 「我沒有捉你到警察局 , 控告你們強姦我 , 已經是手下留情了 , 你不要再口出穢言 !!!」

艾力聽到 , 反而笑說 :「你當然不會控告我啊 , 否則你已後也�不起頭了 !」

我非常憤怒 , 呼吸急促 , 我瞪著他 , 沒有說話 。

「唉唷 ! 你不要惱怒了 , 你看你看 , 你高聳的胸部快要掙破襯衫的鈕扣了 ! 令我的小弟弟也精神起來 , 真想再來一次 !」

我聽後 , 狠狠地給他一個熱辣辣的巴掌 , 便立即離去 。

在車裡 , 雖然已鬆了一口氣 , 可是悲傷的心情卻揮之不去 。

「小姐 , 不要再想了 , 已經過去了 , 重新開始吧 !」阿松溫柔地說 。我點一點頭 , 然後他載我到四處遊玩 , 也吃了許多美食 , 便回家了 。

很快過了兩個星期 , 我也沒有多想這件事情 , 只是偶然想起 , 還會哭一陣子 。這天我會和爸爸媽媽一同到日本 , 因為他們要到日本參加一個展覽會 , 我又剛好放暑假 , 所以可以跟著去玩幾天 。

到了機場 , 媽媽好像在等人 , 我問 : 「媽 , 你在等朋友嗎 」

「是啊 ! 我有一個老顧客 , 也是我以前大學的同學 , 她也有一間美容院 , 雖然是小店舖 , 但因為已開了差不多十年了 , 生意也不錯 , 她一直都是採用我們公司的產品 , 所以今次我也和她一同去 , 讓她開開眼界 !」

「媽 , 你對朋友真是好啊 ! 我知道會到這個展覽會的 , 都是擁有規模不少的美容院的人 !」

「是啊 ! 你看 , 她到了 !」

我隨著媽媽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 見到一個和藹可親的女人 , 她已向我們打招呼 , 但她身後卻有個熟悉的人影 , 看真一點 , 是艾力 !

「怎會 ! 怎會是他 ! 不可能 ! 不要這樣 !」我心想 。

「你好 , 等了很久嗎 對不起 !」

「不是啊 ! 只是我們早到了 , 這是你兒子嗎 」

「是啊 , 順道帶他到日本玩玩 , 你也帶了你的女兒啊 !」

「我女兒叫玲瓏 , 看來可以多一伴和她玩了 !」

「是啊 ! 我兒子叫艾力 , 希望他倆玩得投契 !」

我無奈地聽著她們的交談 , 心想這次完了 ! 我望向艾力 , 他向我露出得意的笑容 , 難得到日本 , 卻遇上這麼不快的事情 。

到達日本後 , 我們住在五星級的酒店 , 艾力的房間就到我隔壁 , 媽媽她們都忙碌去了 , 剩下我和艾力 。

「我們出去玩吧 ! 不要這個樣子好嗎 這證明我們有緣份 。」說著便拉著我的手跑出酒店了 。

因為日本也是夏天 , 我帶的衣服都是頗性感的 , 也許是向日本人炫耀自己的身材吧 ! 但想不到艾力會出現 , 他也常有意無意地看著我 , 使我渾身不舒服 , 但卻沒對我不規矩 , 也沒有提到那天的事 。我也盡量沒再去想 , 他看著遊玩指南 , 帶我到處吃喝玩樂 , 而且整天他都幾乎是拉著我的手 , 好像情侶般 , 起初我還會抗拒 , 但後來也沒有了 , 我們玩得好開心 。

晚上我們兩家人一同在酒店吃晚餐 , 但父母們都談著明天展覽會的事 , 吃過晚餐後 , 我返回房間洗澡 , 正煩惱如何消磨這個晚上 , 傳來敲門聲 , 我開了門 , 是艾力 , 我見自己穿著浴袍 , 便讓他進來 。

「想不想出去看看日本晚間的熱鬧 」艾力笑說 。

「好啊 ! 我在這裡悶得發慌了 !」我興奮地說 。

「我打算到日本的夜市 , 還有 Disco , Pub 等 , 看看和香港的有甚麼不同 !」

「哇 ! 好提議啊 ! 那 … 我要打扮野性一點了 !」

「是的 , 那半小時後在酒店大堂等 。」

艾力走後 , 我想 , 如果沒有發生過那件事 , 他也是個很好的朋友 , 彼此也很投契 , 但事情始終是發生過 , 雖然現在大家沒說 , 但仍是有點隔膜 , 因為我只要見到他 , 就想到那晚的事 , 他一觸碰我 , 我就很不舒服 。不過 , 回到香港之後 , 我倆就不會再見 , 或許這幾天就開開心心地遊玩吧

我換上一條火紅色的幼吊帶緊身連身裙 , 而且非常低胸 , 領口只僅僅包住我下半個乳房 , 上半個乳房都暴露了出來 , 更有深深的乳溝 , 因為我的乳房又大 , 所以露了這麼多肉出來 , 絕對令不少男人流出大量鼻血 , 讓他們知道香港也有性感美女 ! 我沒穿胸圍 , 乳頭也明顯地從衣服下突現了出來 , 裙的長度只能蓋過我的臂部 , 我穿了一條迷你 T – Back 小內褲 , 只能包著我的陰戶 , 陰毛都走了出來 。而這條裙特別的地方是 , 除了乳房前面及下身是布外 , 中間及背部都是透明的薄紗 , 所以更顯得性感撩人 。再換上一對火紅色的高跟鞋 , 把頭髮盤起 , 再塗上紅色的眼影及口紅 , 完全艷壓群芳 。

當我走到大堂 , 已引來不少人的注意 , 艾力見到我 , 兩眼也發出光芒 , 他說 : 「你穿得很漂亮 , 一會兒肯定把所有的日本男生都吸引到香港 。」

「才不會哩 ! 日本也有許多漂亮的女生 !」

說著 , 我們便乘 “的士” 到那些地方 。 “的士” 在一條小街內停低 , 下車後 , 我們沿著小街走 , 街道兩旁都是一些兩至三層高的房子 , 有些更只是地面一層 。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也有很多人 , 但大部份都是男性 , 年少的成熟的都有 , 只間中看到三數個女性經過 , 而走在我附近的男性 , 都會將目光鎖在我身上 。經過了五至六間店舖後 , 我們看到一間門面裝潢得頗有格調的 , 門口上方豎起一個很大的霓虹招牌 , 我們決定走進去 。進去後 , 燈光有些昏暗 , 但因為牆壁上及用作間隔的架子上都掛上不同顏色的小燈泡 , 所以視也很清晰 。

我們走到調酒師前的桌子坐下 , 調酒師看到我 , 向我微笑 , 跟著說了一些日文 , 我聽不懂 , 向他搖頭 , 用英文對他說我聽不懂 。調酒師有些錯愕 , 便用笨拙的英文問我想喝甚麼 , 我又搖頭 , 跟著 , 他說幫我選擇 。不久 , 他把一杯火紅色的飲品遞給我 , 我啜了一口 , 酸酸甜甜的 , 也有些酒的味道 , 味道好極了 , 我笑看他說多謝 。我和艾力看著舞台上的歌手唱一些日文歌 , 都是些節奏輕快的 , 我們一面看一面談 , 不自覺間 , 我已飲了四杯 , 因為味道很好 , 而且看來像果汁般 , 所以我不斷喝 , 當第四杯喝完後 , 我才開始感到些微酒意 , 這時艾力要上洗手間 , 我便坐著等他 。

艾力走開不久 , 兩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走過來 , 一左一右的貼在我身邊 , 有點胖的那個對我說了一段日文 , 還用有摸我雪白的手臂 , 我連忙用英文問他做甚麼 , 那個瘦一點的對另外那個說了些話 , 然後望著我大笑 。跟著他們一個摸我的手臂 , 一個摸我的大腿 , 我很害怕 , 我想推開他們 , 卻發覺酒意已不知不覺地升上腦門 , 我感到很醉 , 手腳都好像不聽使喚般 , 完全用不出力 , 正當我不知所措的時候 , 艾力回來了 , 那兩個男人見他回來 , 也識趣地走開 , 我害怕得很 , 艾力看到我這個樣子 , 便擁著我的雙肩安慰我 , 我也輕倚在他的胸膛上 。

一會兒後 , 我對艾力說 : 「艾力 , 我想走了 , 那些酒的酒精成份很高 , 我個頭好重 , 我想睡覺了 。」

艾力說 : 「好吧 ! 我先扶你到洗手間洗個臉 , 清醒一些 , 再送你回去 。」

我點一點頭 , 然後他就扶著我 , 但我才走了幾步 , 不知甚麼東西絆倒我 , 使我跌坐在地上 , 因為裙子又窄又短 , 而且艾力之前是用手輕輕環著我的腰部 , 我突然跌倒 , 他想擁緊我 , 卻又來不及 , 所以把我的裙子扯起了 。但因為酒醉 , 我仍矇然不知 , 右腿平放在地上 , 左腿則屈起 , 雙腿還分得開開的 。我坐在地上喊痛 , 並不知道已有十多二十對目光正看著我 , 艾力見到 , 立即拉我站起 , 裙子仍然縮在腰部 , 他沒有提醒我 , 當我走了幾步 , 走到剛才那兩個男子的桌子旁邊時 , 那個較胖的用手捏了我臀部一下 , 我這才發現裙子被扯起了 , 我看看四周 , 所有人的目光都是看著我 , 我羞愧得連忙拉低裙子 , 瞪了那胖子一眼 , 便跟著艾力走到洗手間 。

艾力走到一個門前 , 推開那個門後 , 原來是店子的後面 , 右邊是廚房 , 左邊有兩扇門 , 當然一個是男廁 , 一個是女廁 , 艾力拉我進了其中一間 , 這是獨立的洗手間 , 我正想洗臉 , 艾力卻捉著我雙手向上伸高 , 然後不知從那裡拿出一條繩子 , 將我雙手綁在水管上 , 我問他做甚麼 , 他說 : 「我終於找到機會報仇了 , 那天你有人幫你 , 還送了我幾拳 , 你也送了我一巴掌 , 這個仇我現在可以報了 ! 你在這等一等吧 , 一會兒將會有很多人服侍你哩 , 哈 … …」

說畢 , 他拿出一塊刀片 , 割斷了我兩條吊帶 , 然後從胸前的位置割了一個開口 , 再用力一扯 , 把裙子分成兩邊 , 但裙尾未能扯開 , 他又用刀片割開 , 然後又割破我的內褲 , 才把刀片扔到廁所裡 , 他拾起我的破衣服 , 說 : 「我幫你我掉這些破布 , 一會兒我會買新的給你 , 現在我出去叫人來報侍你 , 首先是那兩個一胖一瘦 , 然後就聽天由命 , 那些剛巧來上洗手間的 , 就有褔了 。你放心 , 這個是男廁 , 不會有女孩進來的 , 我會掛個牌子在出面 , 寫著 “女廁清潔中 , 請稍候” 這樣你就不會被人打斷 , 可以好好享受了 。」

我不敢相信 , 原來艾力對我這麼好是有預謀的 , 我被他騙了 , 他還這樣報服我 , 真是殘忍 ! 但我被他綁著 , 只好哀求他說 : 「艾力 , 放過我好嗎 不要這樣對我 , 那天的事 , 我向你說對不起 , 我向你道歉 , 我求你不要這樣對我 , 你綁我在這裡 , 不如叫我死掉算了 !」

艾力搓著我的乳房說 : 「不不不不不 ! 你這麼漂亮 , 死掉可惜啊 ! 應該給人欣賞欣賞嘛 … 你不是想向日本人炫燿你的身材嗎 我這就給你好好炫燿 , 還讓他們品嘗品嘗 , 試試香港的女孩和日本的女孩有甚麼不同 。」說完便離開 。

他離開後 , 並沒把廁門關上 , 還打得開開的 , 我不斷掙扎 , 但並沒作用 , 跟著我聽到腳步聲 , 然後那一胖一瘦出現在我眼前 , 他們看到我赤裸地站在廁內 , 雙手又被綁著 , 便立刻走進內對我上下其手 , 胖子搓著我右邊的乳房 , 說了一堆日文 , 瘦子答了幾句 , 便又搓我另一個乳房 , 還粗暴的吻我的乳頭 , 他用力地咬我的乳頭 , 咬著我的乳頭向外扯 , 然後放開 , 我痛得眼淚也滲了出來 , 口中只懂說 : 「 Don’t , don’t , please don’t !」

但他們並沒理我 , 胖子還蹲在我下面 , 分開我雙腿 , 瘦子也幫忙他 , 將我其中一條腿拉起放在廁板上 , 另一條腿則站在地上 , 胖子和瘦子都蹲在下面 , 掰開我的陰唇觀看 , 我低頭看著他們 , 卻甚麼也做不到 , 只能看著他們淩辱我 , 將我的自尊及尊嚴都踐踏在他們的淫威之下 。

胖子用舌頭挑逗我的陰核 , 瘦子則用手指在我小穴外遊移 , 我討厭這樣 , 但生理上的反應卻相反 , 我的小穴開始流出淫水 , 我想揭力忍住那種興奮的感覺 , 但因為酒醉 , 我控制不到我的身體反應 , 我心裡反抗 , 但生理卻出賣我 。胖子改用手撫弄我的陰核 , 另一隻手就伸高搓我的乳房 , 捏我的乳頭 , 瘦子也把一隻手指插進我的小穴裡 , 另一隻手也玩弄著我的乳房 。這多種刺激下 , 我開持把持不住 , 有種快感開始由陰核湧上來 , 我努力壓制著那股衝動 , 但瘦子袖插的動作加快了 , 而胖子藉著我大量的淫水 , 在我的陰核上更加輕柔地慢慢旋轉 , 終於 , 我的防線崩潰了 , 我的小腹收縮 , 雙腿發軟 , 酥麻的感覺又陰核直衝全身 , 我不自覺地 : 「啊 !」了一聲 , 大量的泉水自我小穴湧出 , 他倆滿意地看著 , 直到泉水奔流而出後 , 變成一滴一滴的 。

我以為這就完了 , 這時胖子及瘦子立即脫下褲子 , 胖子首先由下而上的插進來 , 幸好他的陰莖細小 , 否則這樣被他一下子插進來 , 肯定好痛 ! 這時 , 我看到艾力躲到廁門外的旁邊 , 看著他們淫辱我 , 還滿臉笑意 , 我十分傷心 , 自己是堂堂一個千金小姐 , 被艾力他們三人輪姦了 , 已令我身心受損 , 現在更在異國的土地上 , 在一個廁所裡 , 被兩個陌生的猥瑣男人汙辱 , 更使我顏面無全 。

這時胖子已經完事 , 把精液射到我大腿上 。瘦子連忙抱起我 , �起我站著的那條腿 , 放在旁邊的洗手盆內 , 因為我另一條腿仍站在廁板上 , 我現在的姿勢有如蹲著般 , 雙腿一字形的分得很開 , 分別屈著站到廁板及洗手盆上 , 整個陰戶正面清晰地向著廁所外面 。他倆卻滿意的欣賞著我這個非常不雅姿勢 , 我卻感到無比羞愧 , 自己竟會淪落到這個地步 , 還擺出這種淫賤的姿勢 , 我所有的自尊都粉碎了 ! 瘦子比較高 , 他站到我面前 , 把陽具一插到尾 , 他的陽具很粗大 , 一插就插到洞穴盡頭 , 加上這個姿勢 , 使他每一次抽插都能擊中我的 G 點 , 淫水不斷流出 , 胖子也沒閒著 , 不斷又搓揉又吸吮我的乳房 , 還瘋狂的旋轉及拉扯我的乳頭 , 令我感到痛楚 。

但瘦子的撞擊 , 卻每一下都使我興奮 , 但我卻因為最後的矜持 , 始終沒有發出呻吟 , 只是大口大口地吸氣 , 我看著外面的艾力 , 他像看四級電影般 , 非常陶醉 , 口水也流到地上 。瘦子見我沒有呻吟 , 便更用力地快速抽插 , 我的 G 點被他插得淫水直出 , 我也終於忍不住要開聲呻吟了 : 「呀 … 啊 … 嗯 … 呀 …」瘦子聽到我嬌柔性感的呻吟聲 , 更加賣力地做 , 我的高潮也來了 , 又再湧出甘美的泉水 , 隨著他的抽插 , 發出 “吱吱噗噗” 的聲音 , 還有撞擊的 “啪啪” 聲 , 胖子吻我乳頭的 “殊殊” 聲 , 我的呻吟聲 , 使到這個廁所變成一個充滿淫慾穢聲的空間 , 最後瘦子也 “呀” 了一聲 , 便把溫熱的精液射到我的小腹上 。

跟著艾力走進來 , 用英文叫他們離開 , 他倆穿上褲子 , 用日文連聲說多謝後便離開 。艾力接著脫下褲子 , 又把他的陰莖插進來 , 一面含著我的乳房 , 一面抽插 , 面對著他 , 我忍著不呻吟 , 表示我的不滿 , 但他並沒理會 , 繼續抽插 , 不久 , 便又完事了 。他用紙巾抹去我身上的精液 , 我以為他會放過我 , 但他卻說 : 「上半場結速了 , 現在是下半場 , 總不能叫人一進來就看到你滿身精液嘛 …」他用水抹乾淨的的陰部 , 然後說 : 「剛才只得兩個人服侍你 , 好像並不夠 , 現在我找多幾個人服侍你 , 讓你爽個夠 , 讓你可以盡情享受 , 盡情呻吟 !」

我驚惶地看著他 , 說 : 「不 ! 你還想怎樣 ! 不要 !」

但他並沒理會我 , 走了出去 , 而我 , 仍是維持著這個極之不雅的姿勢 , 無助地迎接接下來的羞辱 。不一會兒 , 我便聽到幾個人的說話聲 , 然後 , 我面前出現了七個男人 , 由二十多歲至四十多歲的都有 , 說著畢挺的西裝 , 他們有說有笑 , 應該是朋友 , 當他們看到我 , 都看得目定口呆 。我看到這麼多人 , 也嚇得心跳似乎停了 , 艾力站在最後 , 得意地笑著 , 其中一個年紀看來最大的用英文問艾力 : 「這個漂亮的女孩真的可以和我們做愛 」

艾力答 : 「是啊 , 他是我女朋友 , 卻不聽話 , 所以我要懲罰她 !」

我聽他這樣說 , 連忙用英文說 : 「不 ! 他不是我男朋友 , 你們不要碰我 !」

但那群看來衣著光鮮 , 滿有學識的樣子的男人 , 卻不理會我的說話 , 而且 , 開始變得面目可憎 , 盡是猥瑣的眼光 , 他們脫下西裝外套領帶及褲 , 掛在廁門上 , 艾力說 : 「我會看著門口 , 你們放心幫我懲罰她吧 !」便又站在門外觀看 。

那些男人便如狼似虎地在我身上亂摸亂搓 , 有些吻我的咀及臉 , 有些吻我的乳房 , 有些吻我的身體 , 有些吻我的陰毛及陰戶 , 有些吻我的雙腿及臀部 。他沒吻盡我身體每一吋地方 , 跟著又一個接一個的用手搓揉我的乳房 , 捏我的乳頭 , 有些更無情地狠狠咬我的細小乳尖 , 我只能無聲啜泣 , 任由這班禽獸蹂躪 。

其中一個把兩隻手指伸進我的小穴 , 抽插了幾下 , 然後用我開始流出的淫水抹在我的陰核上撫弄 , 然後另一個更過份 , 一下子伸進三隻手指 , 在我的小穴內拚命似的抽插 , 雖然我有快感 , 但我卻無聲地啜泣及痛苦地呻吟 。但是被人撫弄著的陰核 , 卻不知我的痛苦 , 仍然向我傳來一浪接一浪的酥軟感覺 , 有些人仍然賣力地刺激著我的乳房及乳頭 , 一個就不斷搓揉我的乳房及與我濕吻 。只一瞬間 , 酥麻的感覺又來了 , 我臀部一挺 , 又再射出清澈的泉水 , 他們看到 , 年紀最大的那個 , 看來有四十多五十歲 , 立即把他的陽具插進來 。

其餘的人一面把玩著我的乳房 , 一面看著那支陽具在我的小穴中進進出出 , 這個姿勢使我也能看到他對我作出的侮辱 , 我看著他的陽具一下又一下地抽插 , 竟然覺得格外興奮 ! 但我的尊嚴雖然粉碎了 , 但我還有一絲絲的矜持 , 我為自己這種格外興奮的感覺感到羞愧 。但我卻控制不到自己的目光 , 仍然停留在那裡 , 看著自己的小穴被陌生人抽插 , 口中已發出浪浪的呻吟聲 。我還故意將呻吟聲變得更為性感挑逗 , 那個男人便立即把精液射到我的大腿上 。

然後另一個男人走到我面前 , 卻抱起我 , 然後對其他人說了幾句日文 , 跟著他們便返轉我的身體 , 使我背向廁門 , 但雙腿仍然分別站在廁板及洗手盆上 , 只是左右腿的位置調換了 。那個男人從後面插進我的小穴 , 其他男人則走到我面前 , 繼續撫弄我的乳房 。插我的男人用力地捏著我的臀部 , 不斷抽插 , 我仍然不斷呻吟 , 我的思想要我停止呻吟 , 但這個姿勢卻令我帶來更大的興奮 , 我的口不能閉上 , 只能大聲而放肆地呻吟 。「啊 … 呀 … 嗯 … 啊 … 呀 …」他同樣每下都插到我的 G 點 , 我的防線又崩潰了 , 又再洩出大量的淫水 。

不一會 , 那男人又將精液射到我的臀上 。接著另一個男人返轉我的身子 , 使我再面向廁門 , 然後其中兩個在我兩旁把我下半身�起 , 將我雙腿分開 , 那個男人便直插進我的小穴 , 另外那些男人看著我前後晃動的乳房 , 又再捉在手裡 , 盡情搓揉 。我看著他們搓我的乳房 , 又看著那支陽具的抽插 , 最後 , 那男人把陽具抽出 , 我看到陽具的頂端連著一條淫液 , 拉到某個長度後 , 然後斷開 , 跟著奶白的精液射到我的小腹上 。

跟著第四個男人又返轉我的身體 , 按低我的上半身 , 使我圓渾光滑的臀部高高翹起 , 他掰開我的唇瓣 , 就向著我的小穴直插 。

我的思想越漸模糊 , 我不知道自己現在是痛苦中還是享受中 。我的心中不斷發出呼喊 , 要我停止呻吟 , 要我抗拒那種快感 , 要我感到羞恥 。我的確感到羞恥 , 也感到難過 , 但生理上的反應卻怎也控制不了 , 我就在這矛盾的思想糾纏中 , 分別被七個男人幹了一次 。

那些男人離開前 , 都對艾力說聲多謝 , 所有男人走清光後 , 艾力走進來 , 鬆開繩子 , 然後遞了一條毛巾給我 , 說 : 「用這毛巾濕水 , 把身子洗乾淨 , 我買了衣服給你 !」

這時 , 我已沒氣力和他鬥咀 , 我無力地將毛巾在洗手盆中沾滿水 , 然後淋到身上 , 清涼的水喚回我的神智 , 我清洗過身子 , 抹乾後 , 艾力遞給我一塊同樣是火紅色的布 , 但我卻不能肯定這是否一件衣服 。

艾力說 : 「你可以不穿 , 就這樣走 !」我瞪了他一眼 , 穿上那塊布 。

這是一條連身裙 , 裙子是幼吊帶的 , 而左右兩邊的幼吊帶卻分別連著兩條闊度約4 cm 的布條 , 布條垂直在我胸前 , 只能蓋著我的乳暈及乳頭 , 碩大的乳房完全暴露出來 , 乳房把布條撐起 , 所以布條只是貼著乳暈包著 , 乳房上方及下方圓渾堅挺的線條都能看到 , 而且布料很薄 , 乳尖也在布料下突出迷人的兩點 , 這根本只是象徵式的遮著兩點 , 整個乳房都外露出來 。布條長至小腹 , 連著裙子 , 而幼吊帶在背後成交叉的延伸至裙子後方 , 但裙子非常低腰的設計 , 露出臀部一小截的股溝 , 而且裙襬又輕又寬又短 , 只僅僅蓋著我的臀部 , 只要微風一吹 , 就春光盡現 。我帶著怒氣地說 : 「我穿成這樣 , 一會兒怎樣回酒店 」

艾力說 , 搖一搖手中挽著的紙袋 : 「入面還有一件長身外套 , 但要返回酒店才給你穿 , 你現在跟我來 , 我帶你到別處 !」

我驚說 : 「我穿成這樣 , 你還要帶我四處逛 你還要玩弄我多久 」

「不知道啊 ! 待我怒氣消了 , 就可回去 , 快走 ! 否則要你這樣回酒店 !」

我無奈地跟著他走 , 當我經過店子的大廳 ,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到我身上 , 我十分尷尬 , 又覺羞恥 , 但又被艾力要協 , 實在痛苦 。我們走到街道上 , 因為接近午夜 , 這裡更為熱鬧 , 街道上都滿是各式各樣的男人 , 同樣沒有甚麼女性 。

艾力離開我一個身位平排走著 , 所有男人都紛紛轉頭望著我 , 他們除了看我美麗的乳房隨著步伐上下搖晃外 , 還留意著我的下體 , 因為這裡所建的都是較矮的平房 , 所以不斷有風吹來 , 而我的裙子不斷被吹起 , 我想按住 , 艾力卻瞪著我 , 我唯有任由裙子在風吹揚起 , 露出我光滑的臀部及濃密黝黑的陰毛 。我低頭看看 , 當裙子揚起的時候 , 我長長的陰毛也被風吹得翩翩起舞 , 我知道所有男人都湧過來跟在我旁邊走 , 我雖然覺得羞愧 , 但不知怎的 , 竟然還有一絲絲的興奮 。但我甩一甩頭 , 擺脫這種不應有的感覺 。

有些男人更偷偷捏我的臀部 , 有些偷偷摸我的陰毛 , 又些又碰我的胸部 , 有些更顧著看 , 把頭撞到燈柱上 。走了一小段路 , 艾力帶我走進一間酒吧 , 有些男人也跟進來 。這間酒吧光線比較亮 , 左邊全是大沙發及矮桌子 , 右邊走上三個階梯 , 是一張橫放的長桌 , 桌旁放有高腳子的旋轉圓坐椅 。這間酒吧地方不大 , 呈長方形 , 左右兩邊被正門的行人通道隔開 , 而這條路只有兩個中等身型的男性肩並肩站立的闊度 。

我坐到椅子上 , 艾力要我面向左方而坐 , 左方的沙發上都坐滿了人 , 一些是剛剛跟著進來的 , 一些是之前已在飲酒的 , 當我進來的時候 , 因為身後跟著一堆人 , 所以那些人都看著我 , 看到我的衣著 , 目光都再已移不開我的身體 。全間酒吧除了幾個侍應生外 , 全都是男性 , 那些侍應生都躲在角落處 。我面向著數十個男人而坐 , 因為這邊要上幾個階梯 , 加上椅子又特別高 , 坐下來後裙子又縮短了 , 所以對面所有男人都能看到我的陰部 , 艾力要我坐斜一點 , 讓他們更清楚地欣賞我的陰戶 , 我當然不肯 。他說如果我不聽話 , 就要我這樣回酒店 , 我唯有跟他說話去做 。

我看著那些男人猥瑣的目光 , 我哀求艾力說 : 「不要 ! 求你不要這樣對我好嗎 你叫我以後怎樣見人 !」

艾力卻說 : 「怕甚麼 這裡是日本 , 他們不認得你 , 更不會跟你回香港 !」

說完 , 就把手伸到我陰戶上 , 用兩隻手指將我唇瓣掰開給他們看 , 我看著他這樣做 , 心底絕望了 , 我竟由一個千金小姐 , 來到日本後 , 除了變成供人淫慾的四級電影女主角後 , 現在又變成真人表演的低級女子 ! 艾力不只毀了我的身體 , 更毀了我的自尊及尊嚴 , 毀了我純真少女的一顆心 , 使我的心上留下永不磨滅的疤痕 ! 我恨他 ! 我恨他 !

這時 , 他把一隻手指伸進我的小穴內 , 慢慢地抽插 , 我看著他的動作 , 想到在數十多人面前 “表演” 著 , 竟然有點刺激的感覺 。他跟著將兩隻手指伸入我的小穴內 , 又慢慢抽插 , 我的淫水開始滲出 , 他又加多一隻手指插到我的小穴裡 , 我的小穴被他的手指塞滿了 , 他的動作加快 , 我開始呻吟了 。那些男人看得癡了 , 有些還拿出小弟弟自己撫弄 , 艾力把手指抽出來 , 將淫水塗抹我整個陰部 , 然後藉著淫水的潤滑 , 揉捏我的陰核 。他另一隻手搓揉我的乳房 , 捏我的乳頭 , 我竟開始享受他的撫弄 , 看到男人們都在欣賞著 , 我更加興奮 , 我逐漸大聲呻吟 , 整間酒吧都靜下來 , 只有我的呻吟聲 , 我發覺有個男人站在我旁邊 , 他大約四十歲 , 看他的打扮及氣勢 , 應該是這裡的老闆 , 他用日文對艾力說了一些話 , 但艾力卻用英文說 : 「你是老闆嗎 你繼續看 , 一會兒讓你和她做愛 , 她是我女朋友 , 但不聽我話 , 所以我罰她表演給這裡的男人看 。」

那個男人用英文回答說 : 「我是老闆 , 本想趕你走 , 但你說可以讓我和她做愛 , 你就繼續表演 , 我不阻止你 !」

於是那個男人繼續站在旁邊看著我 , 我覺得好羞恥 , 為何會變成這樣 , 又要我和陌生男人做愛 , 但是我已不能思考 , 酥麻的感覺又來了 , 我繼續大聲呻吟 , 最後 , 我腰部一挺 , 泉水又小穴射出 , 成拋物線的落回地上 。在場的男人都拍手歡呼 , 而老闆則立刻脫下褲子 , 然後將椅子轉向他 , 我上半身躺在艾力大腿上 , 老闆將我雙腿屈起貼著肚子 , 使我的陰戶朝向他 , 然後把他的陽具插進我小穴內 , 那些男人看到還有精採的表演 , 都靜下來欣賞 , 酒吧裡就只有做愛的 “啪啪” 聲 , 淫水的 “唧唧噗噗” 聲 , 還有就是我的呻吟聲 。

老闆插了數十下 , 然後拉起我 , 要我站到地上彎下上半身 , 翹起臀部對著他 , 我雙手按著椅子 , 他繼續抽插 , 我的乳房劇烈地前後搖擺 , 老闆不想自己擋住視線 , 所以一直都是側面對著那些男人 , 讓那些男人看得清清楚楚 。他又插了數十次 , 終於射出他的精液 , 他並沒有射到我的身上 , 只是射在地上 。老闆又對艾力說多謝 , 全場更滿佈拍掌及歡呼聲 , 艾力向他們行個謝禮 , 然後命令我穿好衣服 , 便離開這間酒吧 。

走在街道上 , 又再引來許多目光 , 裙子仍是被風吹得揚起 , 艾力在我耳邊說 : 「今晚是不是玩得好開心呢 初時還有堅持 , 但後來就越來越享受 , 還發出大聲的呻吟聲 , 看來你愛上了和陌生人做愛了 !」

我沒有反駁他 , 因為我自己也覺羞愧 , 竟然會放聲呻吟 , 但我內心卻是無比的痛 , 我討厭自己 , 責備自己為何會屈服於他的淫威之下 ! 他在路邊攔了一架 “的士” , 我們上車後 , 那個司機不斷從反射鏡偷望我 , 艾力當然知道 , 又拉開胸前的布條 , 露出一對乳房 , 又拉高我的裙 , 要我張開雙腿 , 他搓揉著我的乳房 , 對司機說 : 「若你想碰這美麗的乳房 , 把車子停在沒有人的地方 。」

司機立即點頭回應 , 我看著艾力 , 他也看著我 , 但我張開口 , 卻說不出話 , 因為我想說的話 , 今晚都說過了 , 艾力吻我的乳房 , 咬我的乳尖 , 用手指撩弄我的小穴 , 發覺淫水已流出 , 便脫下褲子 , 我躺在坐椅上 , 他屈起我雙腿 , 然後便把陰莖插到我小穴中 , 他深深地抽插 , 我浪浪地呻吟 , 這時車子已停低 , 司機轉過頭看著我和艾力做愛 , 我感到羞恥 , 把臉面向椅背 , 不想讓司機看到我滿臉春意的樣子 , 不久 , 艾力便完事 , 把精液射在車箱地上 。

司機立即下車 , 打開後座車門 , 艾力出去 , 蹲在門前 , 司機走進來 , 伏在我身上 , 吻著我的乳房 , 捏著我的乳頭旋轉 , 然後脫下褲子 , 但他看來有點緊張 , 陽具還未勃起 , 他騎在我身上 , 把陽具放到我雙乳中間 , 用手厭著我的乳房 , 然後前後磨擦 。他的陽具雖然十分粗大 , 但我的乳房卻緊緊包著 , 只看到他的龜頭在我眼前忽隱忽現 , 不久 , 他的陽具勃起了 , 粗大如一支鐵棒 , 他立即把鐵塞進我的洞穴裡 。

他巨大的鐵棒把我的洞穴填得滿滿的 , 雖然之前已做過多次 , 但我的陰道卻比一般人緊窄 , 所以他未能一下頂入 , 他只入了三份之一 , 他低頭看著我的小穴包著他的鐵棒 , 他慢慢用力向前邁進 , 我感到一點痛楚 , 但很快整條陽具都塞進我的小穴裡 , 因為他的陽具很長 , 仍然露出少許陽具的根部 , 當我的洞穴開始適應他的大小 , 他便緩緩抽插 , 接著動作越漸加快 。我從沒試過如此填滿的感覺 , 他的陽具又長 , 每一次撞擊 , 都撞到我的最深處 , 我放肆地浪浪呻吟 , 享受著這種填滿的感覺 。

我內心還在責備著自己 , 但肉體的感覺卻使我飄到極樂的世界 。他一面抽插 , 一面搓捏著我的乳房 , 我享受著這種歡愉 , 他把速度加快 , 用力更猛 , 我尖聲呻吟著 , 又再洩出大量的泉水 。他一隻手撫弄我的陰核 , 一隻手捏我乳房及乳頭 , 仍然猛力地抽插 , 這樣三方面同時被刺激 , 使我高潮�起 , 我的陰核隨著他手指的揉捏撫弄 , 由傳來酥麻的感覺 , 我的小腹又再收縮 , 他也感覺到我的小穴把他的陽具夾得更緊 , 我雙腿夾緊他的腰部 , 他更用力扯起我的乳頭旋轉 , 抽插的力度更加猛烈 , 速度也很快 , 他捏著我的陰核的手指 , 一個轉圈 , 酥麻的感覺又流遍全身 , 我又再洩出更多的泉水 ! 他也繼續瘋狂抽插 , 使到淫水四濺 , 十多下後 , 他便抽出陰莖 , 向著車箱地上射出大灘精液 。

他伏在我身上躺了一會 , 輕吻著我的乳尖 , 才穿回褲子 , 說 : 「你好美麗 , 和你做好舒服 , 我好喜歡你 , 可惜你不是在日本居住 , 否則我會追求你 , 要你做我女朋友 。」

我聽得到他的英文很流暢 , 而且幾乎沒有日本人的口音 , 咬字清晰 , 我這才細心打量他 。他最多只有二十八歲 , 樣子也不錯 , 還有一個很美的鼻子 , 全身肌肉均勻 , 沒有多餘脂肪 , 而且他流露出一臉誠懇 , 不像說笑 。我發覺他並不像 “的士” 司機 , 但我沒多問 , 艾力叫他返回司機位開車 , 他拿了一條毛巾 , 抹乾坐椅上的水漬後 , 便開車回酒店 。車子在酒店門前停低 , 這時我已穿上那件長身外套 , 艾力要我付車資 , 自己就打開車門下車 , 我不憤地瞪了他一眼 。那個司機卻回頭對我說不用付車資 , 還在艾力望向別處的時候 , 遞了一張名片給我 , 我看了看他 , 連忙把名片放在手袋內 , 便下車了 。

我跟在艾力後面走回酒店 , 然後我正想把房門關上的時候 , 艾力用手頂著門 , 說 : 「我算過了 , 今天你與十二個人做過愛 , 包括我在內 , 更洩了好多次 , 今晚我的仇報完了 , 氣也消了 , 已後應該也不會有緣再見 , 只提醒你一句 , 飲多些水 , 否則虛脫了可別賴在我頭上 !」

我憤憤地說 : 「說完了嗎 還不快走 !」

艾力說 : 「哇 ! 打過齋不要和尚了 , 給了帶來了這麼多快樂 , 更給帶來了這麼難忘的一個旅程 , 卻不多謝我 , 還趕我走啊 ! 忘恩負義 !」

我用力一手推開他 , 不想再聽他胡說八道 , 然後關上房門 。我脫了這套衣服 , 拋進廢紙箱 , 然後拿了私人的沐浴液 , 走進浴室徹底地清洗身體每一吋肌膚 , 然後才躺到床上 。我的思想很淩亂 , 我覺得自己變得不再矜貴 , 但我不對人說 , 便沒有人知 , 我也不敢對阿松說 , 否則他會找艾力報仇 , 我不想把事情鬧大 。想著想著 , 因為十分疲倦 , 很快便沈沈睡去 。

不知過了多久 , 床邊茶幾上的內線電話響起 , 把我從睡夢中吵醒 , 我拿起聽筒 , 傳來母親的聲音 , 說 : 「你還在睡嗎 我也從展覽會回來了 , 香港的公司有緊急事要我立即回去 , 你打算留在日本玩多兩天 , 與艾力他們一同回港 , 還是跟我一同走 」

聽到媽媽的這樣說 , 我霎時醒了 , 或許昨晚太倦 , 又深夜才睡 , 所以睡到下午 , 我當然不願再與艾力一起 , 連忙對著聽筒說 : 「媽 ! 我也要和你及爸爸一同回港 , 我想念容媽 , 我要回去 !」

「那麼你立即起床梳洗 , 半小時後在樓下大堂等 。」

我立即起床 , 換上白色的 V 領小背心 , 衫尾兩邊都印有精細的粉藍色蝴蝶圖案 , 穿上一條白色膝上兩吋的寬襬裙 , 裙襬兩側印有同樣的蝴蝶圖案 , 簡單而清雅 , 又別緻特別 , 顯得我既是活潑 , 又是高貴 。我把兩側的頭髮束在腦後 , 隨秀髮自然披瀉 , 塗上淡粉紅色的口紅 , 換上一對白色的高跟鞋 , 鞋子有兩條幼帶在腳踝上交叉纏著 , 然後打了一個蝴蝶結 , 穿好後 , 便連忙拾好行李 , 開心輕快地乘升降梯到大堂 。

爸爸媽媽及艾力和他的母親都已到了 , 看到艾力 , 我有種厭惡的感覺 , 但在父母面前 , 我扮作沒事 。艾力母親見到我 , 笑著說 : 「聽艾力說 , 昨晚你和他玩得開心 , 是嗎 」

我擠出笑臉 , 說 : 「是啊 , 好開心 !」

艾力的母親握著我雙手 , 跟我說再見 , 我也友善的對她說再見 。

我和父母走出門口 , “ 的士” 司機下車把行李放到車尾箱 , 原來是昨晚的司機 , 他向著我笑 , 我竟沒有討厭他 , 同樣報以微笑 。上了 “的士” , 他用英文問 : 「你們是香港人還是台灣人 」

我回答 : 「我們是香港人 。」

跟著他讚美我 , 說我很漂亮 , 這套衣服與我很配襯 。他也分別和我父母談點別的 , 父母也稱讚他英文說得好 。車子到了機場 , 他拿了行李出來 , 和我握手道別 , 他依依不捨地看著我走入機場 , 很快便上了飛機 , 返回香港

非常期待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由衷感謝樓主辛苦無私的分享。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就是我的家。

{:1_200:}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

大家一起來推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