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淫狂妹妹

窺淫狂妹妹

第一章

在阴暗的巷子内,透光窗户内的不远处,一个女人在黑暗笼罩的床上蠕动,

男孩则在静静地站在窗外注视着她。她的手隔着轻薄的睡衣爱抚着乳房,当一个

赤裸的男人步进这透光窗户的视野中时,男孩注意到她的嘴唇动了动。

汤姆。孟恩叹息着把双腿分开了一点,把手放入牛仔裤的袋子里,眼内闪烁

着嫉妒與迷惑的光芒,他盯着男人爬了上床,拥抱穿着黑睡衣可爱的深肤色女人

並與她热吻着,两人在床上翻滚,最後男人压在了上面,汤姆能看到当他们热吻

时女人把手伸下去抓住了情人的阳具。

汤姆知道男人的鸡巴非常大,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去看清它。他自己的阳具在

牛仔裤内跳动着,汤姆用手指轻轻地按在男根上推了推,这多少让他舒服一点。

女人纤细的手已经在套弄着那个男人的鸡巴,它正在两人的身體间不停地律

动着。男人的身动蠕动了起来,汤姆幻想着他的鸡巴插在多毛的穴中的样子,他

並没有真正地插过女穴,但是他知道那種感觉一定是非常奇妙的。

最终男人的身體滚了下来,女人压在了他的上面,一双又长又白的腿分开跨

坐在他的腰部。当女人这样做的时候,汤姆驚鸿一瞥地看到了她轻薄睡衣下那泛

着水光、长着棕色阴毛的女穴,他的鸡巴立即在牛仔裤内涨痛起来。

她对着男人的鸡巴坐下,汤姆看到了她一脸幸福的表情。她的脸正对着他的

方向,而压在下面的男人则只能看到部份,但是汤姆根本就不关心跟她做爱的男

人,他只想看那个性感迷人的尤物在鸡巴插进时脸上是什麼样表情。

他的手仍放在袋中,汤姆从侧面摸着硬起来的阳具,他的嘴无声地打开了,

吐出兴奋之声。他没有再注意周围,因为黑色已经笼罩了一切,现在他不得不转

移地方,移到了光线更好的角落,观察这正在进行的性爱游戏。

一对手出现在女人的双乳上,用力地挤压着,最开始它们只是隔着布料轻柔

地爱抚,但很快就拉起了睡衣直接肌肤相亲,然後黑色的睡衣落了下来,汤姆只

能隐约地看到它们在胸部揉啊揉的,就好像观赏一部朦胧的绝佳色情电影般。

男人再度把睡衣拉起好爱抚她的双乳,汤姆看到了她双腿之间黑黑的神秘三

角洲,白晰的小腹和黑黑的阴毛形成非常明显的对比,而且那丛阴毛还闪烁着水

光,他知道此时那根鸡巴正深深插在她的體内。

女人低下了头,任凭长长的头发垂落至肩,她的身體正在慢慢地划着小圈,

黑色呈V字型的阴毛轻轻地飞扬着,汤姆的目光被完全吸引住了,他在想着她身

體的内部,就好像是具有透视般看到了鸡巴在她的體内冲刺着,把骚穴填得严严

实实的。

慢慢地女人加速了,她的屁股越来越快地转着圈,紧接着她开始上下起伏,

让那阳具在她的小穴内滑进抽出。起初起伏不大,但是渐渐地加大了,汤姆能清

清楚楚地看到男人的阳具在她湿湿的穴中滑动。

「哈!宝贝,」汤姆叫出声来,他的双手已经抓住了牛仔裤前端的隆起处:

「干它!」

女人伏了下来,把一隻奶头塞在男人的嘴中,她扫了扫落到肩头的长发,以

免它们落到了男人的身上。汤姆现在可说是喜悦萬分,因为他能把她的双乳看得

一清二白。男人隔着睡衣用力地吸她的奶头,而女人则快乐得直翻白眼。

汤姆看不清男人到底对女人的双乳在做些什麼,但是他却能看到呈现在女人

身上那些动作的效果,她继续用小穴套动着他的鸡巴,而他则吃着乳头让她全身

震悚不已,汤姆猜想男人含住她的乳头一定让她感觉很爽。

突然间她停了下来,睡衣的胸部已经完全湿了,她的双乳又挺又涨,虽然在

黑暗中,汤姆也能知道此时的乳头必定鼓胀得像颗红樱桃。她飞快地脱下了睡衣

扔到一边,完全赤裸地压在男人的身上。

「噢,我的天啊!」汤姆咕哝着,他的鸡巴开始不安份起来:「好一个淫荡

的婊子!」

優美的身體,年青的女人摇了摇双乳,像是戏谑般地看着男人,但是当男人

伸出手来想摸她的乳房时,她却闪开了,露出了一个迷人的性感笑容。

这时汤姆有点失望了,他喜欢看男人搓揉这对奶子,用双手拉扯挤压它们。

只是他失望的时间並不长,因为女人很快又双手后撑以保持平衡向前挺着,

那一刻,汤姆看到了被男人的鸡巴塞得满满的女穴。

长满了黑毛的阴户正对着他,汤姆有点受不了了,他拉开了裤子的拉链,鸡

巴立刻神氣地跳出来。在这種黑夜中跑出外边,他从来就不穿任何内衣,所以他

的鸡巴能直接从牛仔裤的开口处跳出来,就像一根旗杆般。他拉下了裤子,满足

地叹息着,用冷冷的双手抓住了那根跳跃不停的鸡巴。

即使在掏出鸡巴时,汤姆的眼光也绝未从那美丽的女人身上移开。她整个身

體都让他热血沸腾,高高地挺起在胸上的双乳及那有着優美线条的小腹,尤其是

当她的双腿微分在上下套动时,他甚至可以看到全根插入消失在她體内的男人阳

具。

汤姆握着鸡巴,停在那兒萬分驚喜地看着那女人,直到他手中的阳具不耐烦

地跳动才提醒了他似的。他的目光下视,手指紧紧地握住茎身,然後他抬头看着

窗户裡面,手也自动开始上下套动着整根鸡巴。

傍晚的冷空氣让汤姆鸡巴根部的阴毛硬了起来並包围住了他火热的茎身,有

液體从龟头处流出,他心不在焉地用拇指抹去了它们。手掌盖住了龟头,他的鸡

巴益发涨大了起来,他的另一隻手则玩着刚好从牛仔裤中露出的蛋蛋,让它们在

牛仔裤拉链上方微微地摇摆不已。他把裤又向下拉了一点,好让他的鸡巴能有更

大的活动空间,寒冷的空氣袭了过来,他的睾丸也向上缩,靠近着他阴茎的根部

跳动。

往房间里一瞧,做爱此时变得更加激烈與快速,女人用双腿支在男人身體的

两边,她猛向後仰極力夹着男人冲刺不休的鸡巴。片刻之後,男人的鸡巴除了有

少部份挺进了她的體内外,暴露在外边的茎上黏满了她的爱液闪闪发光。

汤姆舔舔嘴唇,手更力地套弄着鸡巴,每一次看到男人的鸡巴全顶入女人的

穴内,他也会不由自主地有样学样。他不知道真正插穴的滋味,但是他幻想自己

的手就是那女人的穴,因而不停地挺动着,就像在乾女人般。

她起伏的动作加剧了,整根地吞进爱人的鸡巴,而且她还边干边看着男人脸

上的表情。汤姆从她的脸上猜测出她非常地激情,每次她的屁股朝前挺动时,男

人的鸡巴会完全消失在那被黑森林笼罩的小穴中;她张开了嘴,汤姆知道她正在

叫着什麼,男人的鸡巴全根尽入她当然会张大嘴哼出来。

她弓着腰在他的身上扭动,每一次男人抽出鸡巴时他都能看到上面黏满了她

的爱液;她粉红色开启的裂缝让汤姆头晕眼花,尤其是她淫裂上方的阴核更引人

入迷;她的胴體在男人的身上扭曲,两人间仅有的接觸就是阳具和小穴。汤姆又

一次看到她喃喃地在说着什麼,然後她中止了动作,坐在他的身上,把整个阴户

都落在了汤姆的眼裡。

现在该轮到男人主动了,尽管汤姆不能看到男人的其它部份,但是他可丝毫

不爽地观察他整根鸡巴。它向上顶着,塞满女人的肉洞,这一次她並没有反击,

只是静静地坐在那兒,任凭他狂风暴雨似地抽送,有时候被插得深了,她也忍不

住哼出声来,其馀的时间就只是让龟头在裡面浅浅地转着圈,让她欢喜地翻腾不

休。

汤姆手淫的动作更加激烈起来,他完全忘记了这个巷子里随时有人会出来倒

垃圾,或者牵狗散步之类的。平常情况下,汤姆是非常小心的,他要麼藏在灌木

林中,或者是在籬笆外,但到了入夜後他就大意起来。现在的他就站在巷子的中

央,观看着这一对男女一墙之隔的室内表演。

在巷子的另一边响起了脚步声,那是贝姬。孟恩。正急着回家的她在钢琴课

后呆在朋友的家裡不知不觉地聊到了现在,贝姬知道这么晚回家是又免不了要受

责骂的。通常贝姬不会在夜裡走这个巷子的,因为裡面黑呼呼的叫人毛骨悚然,

但是今晚她有点急,而且这是回家的近路,贝姬匆忙地走着,她知道妈妈会给她

一顿痛哭,她一点兒也不想这样。

运动鞋在她小跑时保持静悄悄的,音乐课笔记本压在正在发育的双乳上,长

长的金发则披在她的肩头,她看着前方不知道还要走多远才能到达巷子的出口,

急速地喘息着停了下来。

在她的前面,贝姬看到了一个男孩站在巷子中央,他看起来就好像站在那兒

小便似的,贝姬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她不想跟他插身而过,因为这太尴尬了;

她也不想掉头走出巷子绕路,她必须趕快回家,而且她也想看看这个男孩是谁。

她向前走了幾步,悄悄地躲在離他不到幾英尺的垃圾箱后。他的脸全罩在阴

影内,但是她能够看到他正摸着鸡巴,贝姬咽了一口口水,她从来没见过真正的

鸡巴,但是她的朋友维姬在杂志上看过很多根,而这也是她为什麼这么晚才回来

的原因……

她把笔记本放在地下跪在上面,这让她舒服了一点,她觉得这並不会浪费她

太多的时间°°男孩总不可能永远小便吧!但是她突然意识到她能够看清整根鸡

巴,但是没有看到小便从那裡流出来,然後,如受雷殛般的她意识到──男孩正

在打手枪!

「噢,啊哈!」她低呼:「我希望维姬也能看到这一幕!」

汤姆並不知道他被偷窥了,他仍然在套弄着鸡巴,並感到睾丸在绞动起来,

大量的液體从他的龟头上流出,他的手均匀地把它们塗到了茎身上,让他套动的

动作变得更加顺畅。

窗里的女人已经浑身是汗了,就在她的爱人用鸡巴向上顶时,她的手臂乱摆

着,然後就是,汤姆看到了她的身體突然变得僵硬,如泄了氣般有氣无力起来。

她向前一挺,让男人的阳具全插了进去,紧接着她的胸部和身體都因为高潮

而痉挛着。

「她来了!」汤姆自言自语道。

给了女人一段时间让她从高潮中恢復过来后,男人挺动着鸡巴。她的脸变得

更加红了,而且汤姆也注意到她仍没有完全恢復过来。

男人狂挺着,把鸡巴猛烈地送进女人的體内,汤姆在外边看着,就好像这根

正插着穴的鸡巴就是他的一样。他幹得越猛,深肤色女人恢復的速度就越快,就

在他插过幾次之後,她已经坐了起来,迎合着他的鸡巴,似乎已经忘记了高潮带

给她的虚弱。

「她又骚了起来。」汤姆带着嫉妒地叹息着:「好一个热呼呼的洞啊!」

汤姆耸动着屁股,用手安慰着鸡巴,幾滴液體从他的指缝中流下,滴到了巷

子的地面上。他的眼内闪动着熊熊慾火,但是他不敢闭上眼睛,生怕因此而错过

了任何好东西。

向着巷子又前进一点,贝姬也兴奋地盯着这一幕,穴在牛仔裤内骚动着。

她又尝试走前一点,她已经能看到男孩的手正在鸡巴上下滑动,那根鸡巴看

起来真的好大,贝姬有点好奇地想要知道他是谁,以及她是否认识他,而且她也

想知道他到底在看些什麼。

汤姆的喘息变得沉重,连贝姬坐在那兒也能清楚地聽到,他手的动作越来越

快,就正如同房内上演的那出戏般,但是贝姬不知道他在看些什麼,她只知道他

站在那兒让她兴奋莫名。

贝姬跪在笔记本上,将痒痒的阴户與脚後跟厮磨着,她从未没经历过这样的

事,但是她喜欢这種感觉。她的眼睛在男孩的身上巡遊着,从清晰可见的鸡巴转

到了那张隐藏在黑色中的脸。

当聽到他发出一声沉闷的哼声后,她把眼睛转到了他的鸡巴上,在那一刻,

她的眼扫过了他的脸又及时地回到了他的鸡巴上,看着那白色的液體喷了出来,

灑在了他前面幾英尺的籬笆上。

贝姬低呼了一声,看着男孩的射精让她变成有点软弱起来。她是个处女,和

维姬一起看那些图片时,让她非常盼望能在不久後跟男人做爱,因而看到这些射

出的精液,她有点期待地舔舔嘴唇。

就在他射出后不久,汤姆看到房子里的男人也射了出来。男人的嘴唇分了开

来,汤姆知道他正发出喜悦的淫声,汤姆也想大叫出来,但是他突然清醒了,意

识到自己现在身处何地。

汤姆不能看到男人如何把精液射进女人的體内,但是他可以幻想着他的鸡巴

正喷出精液的热流,填满这个可爱女人的阴户。「那样的感觉会是如何呢?」

他问着自己。

在他射精后的一会兒,汤姆站在那裡,有点发泄过后的疲倦。那对男女肢體

交缠在一起,他们互相亲热地深吻着。汤姆知道好戏不会因此而落幕,但是他现

在必须回家了,如果在外面又不让母亲知道他在何处的话,她会把他痛骂一顿。

发出沉重的叹息,汤姆把阳具收回到裤子中拉好了拉链,然後飞快地看看四

周,沿着巷子向着家的方向跑。贝姬在男孩把鸡巴收回跑开时把身子缩了回去,

但是当他往四周看时,光线照在他的脸上,贝姬震驚萬分,她一眼就认出了不是

别的男孩,他就是她的哥哥——汤姆!

她獃獃地站在垃圾箱后好久,那震憾她的一幕牢牢地印在了心中,然後她抬

起有点酸麻的腿站了起来,阴户在牛仔裤内跳动着,她也和汤姆一样向着同一个

方向跑去。当她回家吃晚餐时,她心想在观看过他的手淫之後,她根本就不知道

该如何去面对这个仅有一桌之隔的哥哥。

=============================

第二章

当贝姬回到家裡的时候,她的双亲及哥哥都坐在餐桌前安静地吃着。看了哥

哥的脸一下,贝姬就知道他已经挨过骂了,她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等待着责备

的到来。

「你去了哪兒,女兒?」妈妈用叉子指着贝姬不满地说着:「你没有表吗?

难道不知道现在已经很晚了?」

「对不起,」贝姬低声下氣地,她拿起了叉子开始进餐:「我的课延後了一

点,然後我去了维姬的家,在那兒聊天。我没有注意到时间,所以……」贝姬的

话消失了,在座的人都沉默了一会兒。

「难道你不知道这么晚还在外面游荡会有危险吗?」妈妈的责备仍在继续:

「难道你不清楚那些在外乱窜的壞傢伙的目地就是想侵犯像你这样的姑娘吗?」

贝姬瞥了哥哥一眼,母亲的话看来对汤姆起了作用。他吃完了最後一片被捣

碎的土豆,向後靠在背垫上。

「我能不能先告退呢?」汤姆用餐巾擦了擦嘴,又把它放回了碟子内。

「去吧,兒子。」孟恩先生说着,他的语氣一如平常的温文尔雅。

「不要去看电视,」他的母亲叫住了正要離开的汤姆:「我可不想我的孩子

就像野猫般随随便便地跑到邻居家去,他们必须学会为我保持自重,而且……」

像通常一样,长篇大论的说教又开始了,但是贝姬根本就没有心思去聽。

她看着哥哥步上楼梯走进自己的房间,而她也紧跟其後经过他关上的房门走

进了自己的房间。

並没有吃多少的晚餐,贝姬脱下了衣服,只穿着胸罩和内裤四肢大张地躺在

床上,这让她感觉非常舒適,只除了那个一直困擾她的事件之外。

贝姬仰躺着看着天花板,她有点无聊地注视着那些古怪的图案。如果不是亲

眼目睹的话,她真不能想像自己居然看到了哥哥在打手枪,她一直都以为这是不

可能发生的事,即使是亲眼目睹了哥哥的手淫,她也无法想像为什麼汤姆要做这

種事。

贝姬滚了个身,她的小乳被罩在白色的胸罩中,双手支着下巴,她开始回想

所见到的一切,並思考着她是否错过了某些能解释汤姆为何如此做的事实。

汤姆个子高高,相貌堂堂,有着一头卷发,與学校里的男孩都相处不错。

但是贝姬却从未见过他與哪个女孩呆在一起,她想:「只要他願意,对他投

懷送抱的女孩多着呢!如果他真的欲求不满的话,为什麼不去找个女朋友啊?」

她是这么认为的。

当她想着兄长的事时,贝姬开始在床上扭起屁股来,起先只是本能,但是当

那情形再次在脑海里浮现时,她已经是有意识地在动了,哥哥手持鸡巴把精液射

在籬笆上的那一幕復活在她眼前。

贝姬只觉得小腹处流动着一種奇特的激情,她用手上下摸了摸内裤的裆部,

才发现那兒已经全被她阴道中流出的分泌物弄得湿透了。

「我希望汤姆不要以为只有自己才是激情高涨的。」她无意识地说着,翻了

个身。

这些日子贝姬也为这種莫名的骚动所困擾,尽管她还是个处女,不久前她还

从未有想过有关做爱的事,但是现在急於失去童贞的想法时时都在骚动着她的芳

心,让她得不到片刻安寧。她和维姬近段时间的谈论都是有关於性交方面的,例

如和谁做爱、到哪裡做、如何做之类的,可是她却不会把这些與哥哥联系起来,

但是今夜的亲眼所见已经改变了贝姬的想法。

她的手指伸到了已经湿透了的内裤裆部,贝姬有点好奇汤姆是否曾经與女孩

做过爱,又或者用手指安慰过她们。

「你想跟我做爱吗?」她问着想像中的哥哥,一隻手伸了过去解开胸罩,一

只手则继续爱抚着那被内裤盖住的阴户。

胸罩分开了,她圆圆的小乳房露了出来,它们並不大,但是相对於她这種年

纪的女孩来说,这種尺寸也不算小了,所以贝姬对自己的胸部还算比较满意的。

她非常清楚拥有巨乳的维姬的困擾,因而她有点高兴並没有像她那样的大胸

脯。

「是这样,没错。」她想着,用手握住了自己漂亮的双乳,对自己说着:

「我为我自己的双乳而骄傲。」

她的双手都在转着圈兒,一隻在胸部的软绵绵的高隆处,另一隻则在小穴围

着阴阜和肉洞间遊走。她的手指在湿湿的臀沟上下地滑动,从有点乾乾的满是皱

褶的肛门滑到她湿湿的裂沟,再移动至她高隆的花蕾上,每一个回合她短裤的裆

部都变得更湿、更软绵绵的。

贝姬用口水濡湿了手指,让她的乳头也变得潮湿,很快那对小小的花蕾就硬

硬地挺在那裡,现在当她在爱抚它们时,它们变得更加敏感了。从洞穴的深处传

来的美快流到了双乳,在她體内震荡着变得更为强烈了。

「嗯……哈……」贝姬甜美地叹息着:「我们要一起做爱。汤姆,这当然是

真的,我们要一起做爱。嗯……」

她把掌心压在隆起的阴阜上重重地挤压,同时她的两根手指也捏住了阴核任

意地狎玩,这使得她更为兴奋。她聽到了自己粗重的喘息声,这让她记起了汤姆

在小巷子里也是发出这種声响,她在驚讶着男孩與女孩要来高潮时所发出的声响

竟是如此驚人的相似。

贝姬在床上越来越快地扭动着屁股,起初感觉很爽,但是後面她就有点厌倦

了,贝姬知道自己需要更直接的刺激。她突然坐了起来,脱下了内裤,在她再次

躺下去之前,她动了动肩膊,把已经半脱的胸罩也解了下来,她就这样一丝不掛

地躺在她自己的双人床上。

当她的手指第一次直接爱抚她裸露出来的肉洞时,贝姬幾乎要跳了起来,那

種感觉让她迷惑不安。她的阴户又热又湿,好像要把手指也吞进去似的;就在她

试探性地摸着阴户边那两片阴唇时,她发现它们正在一开一合地蠕动,就如同正

在呼吸般。

然後慢慢地,她的手指在阴户的开口处游动,只把一点点的指头塞了进去,

她體内的高热使她迷乱,她在疑惑是否每一个她这样年纪女孩的阴户都像她般这

么热,又或者她是她们当中的一个特例。如果让哥哥跟她做爱的话,他也许可能

告诉她这样是否正常,因为汤姆可能知道这些事。

她的手指在乳峰上游动,再度在觸摸與挤压它们,双峰傲立着;她玩弄着不

断湧出蜜汁的阴户,觉得更为兴奋起来;她的手交换着安抚双乳,永远也不会去

冷落任何一座乳峰。

贝姬的阴洞中的膣肉忽紧忽松地夹着她的手指,每一次都更深入一些,彷佛

正在吞吃着它们,很快手指就整个兒被柔软温暖的肉洞所包围,她在自己的體内

搅动着手指。

「噢……」她发出美妙的呻吟:「太妙……了……啊!」被手指在内划着圈

兒的阴户渐渐地扩张了开来,差不多能容下两根手指并行进入了。

贝姬觉得两根手指就把她的穴塞得满满的,她有点害怕她那裡是否真的容纳

得下一根真正的鸡巴。她哥哥的阴茎看起来非常大,不知道能不能插进她的小穴

里?她是不是会因此而受伤呢?她在胡思乱想着。

这種想法很快就被身體受到手指的刺激所产生的喜悦所驱走了,她用手指在

阴户间抽送着,开始是轻轻的,但是当她體内的激情变得更为高涨时,她的动作

也变得越来越重。

放在双乳上的手拉扯着乳峰,乳头已经是完全充血地立了起来,贝姬的心跳

就在左乳下脉动着。嘴巴大张着好吸入更多的空氣,然後她闭着嘴艰难地咽下它

们,就在她的身體享受着快美的冲击时,她又张开了嘴无意识地喘息。

动作更加地快和重了起来,她的激情也变得更加地高涨,她长长的金发顺着

脸的两边落了下来,被她额头因为兴奋所流下的汗打湿了。她整个身體都湧出闪

光的汗珠,它们最终在她双乳之间聚集了,形成一个小水塘。

她咬着嘴闭上眼,在她眼皮下的黑暗中就好像电影院般正在重放着她哥哥在

巷子里所做的一切。她想像着他正在看着一个性感尤物,或许是两个人在做爱。

贝姬发觉自己对这種想法也非常驚讶,她知道自己也想看其他人的做爱,这

个想法让她更兴奋了,阴户内也湧出大量的爱液来。

「我在看着你们做爱,」她告诉幻想着的一对男女:「汤姆和我看着你们,

看你们做爱,哈!好好的干一场吧!」

她弓起了腰迎凑着正在冲刺的手指,把它们一次又一次地都吞入體内。

她的裡面已经蠕动了起来,贝姬知道她的高潮離得不远了,幻想着看别人做

爱让她的兴奋更上一个梯次,她拚命地钻着自己的蜜洞。

她的手指已经有点累了,贝姬从湿湿的阴户中抽出手指,发出了「噗」的一

声,紧接着她把它们移到了双乳处。就在她把手指上的蜜汁全糊在她软中带硬的

双乳上时,她另一手的手指已经在阴户中抽送了。

直接把两根乾乾的手指插入穴中,她觉得有点痛,阴户内的湿润很快就浸湿

了手指,她又向前进了一点。贝姬停顿了一下,好让手指濡湿了之後更加顺利地

再插进去一点,一旦它们变得湿润了,就更加容易在她體内进出。

塗在她双乳上的爱液已经开始变乾了,在失去水分的过程中它让她的肌肤有

一点拉紧的感觉,贝姬喜欢双乳被拉紧因而挺得更高的感觉。正在变乾的蜜汁让

她的肌肤拉得越来越紧,直至那乾透的爱液破裂最终释放了,让有柔软带点粉红

的肌肤又完全赤裸地暴露出来。

她蜜液的味道充斥着整个房间,贝姬有醉酒般的错觉。就在她用手指抽送的

同时,她也感到了另一種慾望在成长,一个疯狂的念头,一个想要跟自己的哥哥

做爱的願望。她知道是肉慾让她这样想的,它就像毒品,使贝姬不管怎样也不会

满足的。

「我想做爱!我想做爱!」她奏响了这性爱之歌,在说出的同时,手指也深

深地刺进了阴户中:「你聽到了我的话吗?汤姆,我要跟你做爱!」

在她的想法中,这声音是相当响亮而真诚的,但是实际上它们就像蚊子嗡嗡

般大小让人完全聽不清楚。贝姬知道她不能冒险,尤其是妈妈,更不能让她知道

她内心的想法。

蜜液已经让她的外阴湿得一团糟了,甚至还流到了她的大腿内侧,把那裡打

湿而变得滑滑的。她的喘息声大了起来,在血管中流动的血液让她的双乳和阴蒂

都骄傲地立起,贝姬可爱的脸蛋也因为肉慾而变得扭曲,她重重地轰击着小穴,

並希望在让一根真实的鸡巴插进她阴户之前,这是她最後一次手淫。

高潮猛烈地来了,她也下定了决心要跟哥哥做爱。汤姆就是她的猎物,如果

他就像他在那黑暗的巷子里那样渴望发泄,贝姬確定他不会放过跟她做爱的機会

的,即使她是他的妹妹。事实上贝姬想得越多,这種想要跟哥哥做爱的慾望就越

强──因为他是她的亲哥哥──它在诱惑着她。她在此之前未曾聽过「乱伦」

这个名词,但是它让她感到强烈的兴奋,她手指抽送的力度又不可思议地加

大了。

就好像另一隻手般,受到她爱液的润滑后,手指在阴户中的进出变得非常流

畅,她的蜜洞湧出了大量的淫液,她用拇指黏了些塗上了她律动的阴户上方软中

带硬的阴蒂上。

「哈!」她的屁股不知不觉中加快地扭动的幅度:「让我高潮吧!汤姆,让

我猛烈地高潮吧!」

她吐出了淫靡的话语,幾滴飞沫从她兴奋的嘴唇间逸出,她舔舔嘴唇,把手

指更深地插入,在她的體内忙碌不休。整个身體都在兴奋中狂抖,原本呆在双乳

上的手也被移下,在她剧烈刺激自己肉洞的同时,也符合韵律地在爱抚着她那立

起的花蕾。

贝姬想要大声喊出自己的喜悦、自己的疯狂,但是她绝对不敢那样做,甚至

她也不敢想如果妈妈知道她如此摸自己的阴户时会怎样对她。贝姬发觉到在想着

她残暴的母亲时,她的兴奋减退了,所以她飞快地改变了所想的目标,移到了更

让人喜悦──或者更淫慾──也更刺激的°°她的哥哥身上。

就在她揉着自己的阴蒂並拚命地把它按下时,贝姬尝试去想像当汤姆压在她

身上用大鸡巴干着她的感觉会是如何。她假装他就用全身的重量压下並用鸡巴在

她的體内来回地抽送,那種感觉如此的真实,让贝姬漂得越来越高,就好像飞到

了雲端一样。她想要让汤姆真正地干她,她真的想要!

「啊……啊……啊……」她的性爱之歌仍在奏响:「干我!汤姆……啊……

啊……啊……」手指同时在穴内和阴蒂上划着圈后,她的话也变得时断时续的。

屁股震悚着,她的呼吸变得更为急促了,贝姬只觉得腹内传来那種熟悉的拉

紧感,张成大V字的双腿在空中乱抖着,她希望汤姆的身體就压在她双腿之间。

她的眼睛直瞪着那立在半空的双腿,但是她根本就没有看见它们,因为她所

有的注意力都被那即将到来的高潮所吸引住了。體内就像一根紧绷的绳,她知道

它很快就会断裂,然後她就会體会到那與之前一模一样的绝美快感。

「给我吧!给我吧!」她大喊了出来。

身體内的紧绷感觉不断在增加,贝姬觉得头都好像要炸裂开来,然後当她再

也不能忍受时,她的手指发出了如雷霆一击的冲刺。

「啊……」她甜蜜地喘息:「插吧!啊……」

身體如遭雷殛,她把手指深深刺入體内,停在了那兒,让她的膣肉紧紧地包

围着它们。积累的快感全都炸裂开来,贝姬的世界变得一片黑暗,她悸动着高潮

了。

过了不久,她的腿放了下来,恢復了知觉的她所想的第一件事就是汤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