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快要射出來

媽媽快要射出來

兒子弘昭靜靜地仰躺著,臉上浮現出滿足的微笑,在我口交中,漸漸地感染了全身。

他雙手向下伸,一把抓住我的大胸脯,解開我的胸罩,然後抓住那尖尖硬硬的乳頭。

在我雙唇的動作下,弘昭熱呼呼的濁白液體射入我的口中,並輕輕地叫出聲來。

快感硬直似乎侵襲著弘昭。

「啊再來一次還沒弘昭」

我將弘昭萎縮陰莖含在口中,然後用舌頭轉動著他的龜頭。它在我的口中急速地膨脹。

我握著陰毛密佈的陰莖,讓我兒子的它發燒。

用舌尖輕舔龜頭,再輕輕地撫摸它,它很快就變大。瞬間,兒子的肉棒倍增,很快就塞滿我的嘴。

〔太棒了!不愧是年輕人!〕

我兩手緊緊握住弘昭變大的陰莖。我感覺那大肉塊會突破陰唇,直達子宮,於是我更憐惜地摩擦他的龜頭。

而兒子以脹大的陰莖回應我,並用他的大肉塊向我挑逗。我不知道它的尺寸和硬度。

我與弘昭雙雙仰躺於床上,故不知它已變大。

我抓著陰莖,輕輕地摩擦著我的身體。

它在我手中不斷地變大。我輕撫弘昭的下體,而兒子則揉著我的乳房。

弘昭因全身沸騰而微微發顫。

我也忍不住,邊喘息身體變得更彎曲。

「啊!媽媽!我好像射出來了。」

我輕柔地撫慰著他,也許能鼓動我的快感。

「快樂是可以延伸的,弘昭」

我將它拿出來,放在我口中,開始猛烈地舔著它。與剛才完全不同的感覺遍佈全身,我的下半身開始微微顫動。

弘昭在我內側的二片肉塊上,不斷用舌頭舔。

潤滑的陰蒂,在舌頭上下摩擦下,很快地愛液就流出到肛門來了。然後弘昭將我的雙手放在下面,撐開我的腿,用貪婪的舌頭進攻更深處。

有時,用手指撥開陰唇,刺激更裡面紅色的小肉塊,並用力地舔著。

「啊!好癢哦,可是感覺好棒哦!」

我不由自主地呻吟出聲。

在這激情之間,我的谷間不斷地流出甘美、沸騰的愛液。在熱濡蠢蠢欲動中,那舌頭更是不斷地舔著我那柔軟的私處。

大概是太舒服了,我的腰不知不覺地靠了過去,弘昭覺得喘不過氣來,於是將臉移開,改用大拇指來玩弄陰唇。

弘昭的雙眼不斷地凝視,那二片因濕潤而顯得光滑異常的陰唇。

不久,弘昭用他尖挺的肉棒接觸那小蓓蕾,我的身體引起了陣陣的愉悅,口中不斷發出呻吟聲。

在不斷地舔著那宛如火柴頭的小陰蒂,我快要受不了了。全身沉浸在快感中,內股更是不斷地痙攣中。全新的刺激,使我的身體完全沉浸在堅挺與鬆弛之中。

弘昭不斷地用口吻著我的陰蒂,然後再用一根手指,輕輕地撫摸著那柔軟粉紅色的內壁。

兒子除了靜靜地摸索膣的內側以外,更是不斷吸吮陰蒂那性感帶。因此,我的身體起了宛如暴風雨般的激情。

弘昭的技巧,使我不斷獲得高潮。

因為我腰部的動作似乎被弘昭所察覺,他抽出裂縫中的手指,然後用雙手環著我的身體,並輕輕拍著我的屁股。

而我的喜悅也達到最高點。

當弘昭一邊再用他的舌頭刺激我的微妙部位的同時,更是一進一出不斷地對我的下半身作激烈運動。

胸部因喘息而起浮,我已接近高潮狀態,而弘昭更加快他的動作。

我用手抓住弘昭的頭,讓它能更深入陰道中。

在不斷地刺激中,我全身起了痙攣,腦中一片空白,進入 徨的狀態中。

在裂縫中不斷地作激烈運動後,我的身體在一陣緊張昇華後,最後彷彿是 了氣的皮球一般。

我橫躺於床上,頭靜靜地左右擺動,兩手摸著我的花卉,整個人仍沉浸在高潮中。

「弘昭,我已到達天國了。你還沒有吧?這次輪到我了」

說完,我緊抱著弘昭的身體,並吻著他的胸部。

弘昭也用雙手緊緊抱著我的屁股,期待再一次的高潮。

我也有同感於是雙手溫柔地撫摸弘昭再度膨脹的肉棒。

半膨脹狀態的陰莖,在我的手中不斷變大變硬。

在媽媽上下不斷地愛撫中,終於變成沖天炮。

一般人認為除了與丈夫或情人會有濃情蜜意的性交外,媽媽和親兒子,怎麼可能呢?

那只是世人的常識,而我們完全是母子關係。

但是身為母親,自然想瞭解兒子的一切。如果能完全瞭解兒子,就能更幫助他去接近親膩的女子。所以這是身為母親所必須作的。

無論如何,我並不是為我們的行為辯解,接不接受在於各位羅。

但我們因為母子親情,再加上男女關係,使我們母子之情更彌足珍貴。

每一次的性戲之後,我們之間就更加密合在一起,也更能享受魚水之歡。

可是,這一切也是偶然發生的。

我們母子逾越一切常理——發生男歡女愛起因也相當偶然。

話說有一天早上。像往常一樣,弘昭要上學時總是匆匆忙忙的。

「媽,我要上廁所」

每一次我總是讓他先上,怕他遲到。

但是,那一天,我很急,所以就上廁所了。

但弘昭卻突然打開廁所的門。

由二樓下來的弘昭,正好看見我蹲在廁所的樣子,因為是蹲式,所以我的私處被他一覽無遺。

尤其是,密林的大門正好洞開

弘昭開了門後,不斷地凝視我的私處,不久,他的前面就突了起來。

「弘昭,你在看什麼?媽媽的私處,那麼珍貴嗎?」

我用猥褻的言語試探他。

「啊啊,媽媽,對不起」

說完,關上門,似乎馬上衝出去的樣子。

「媽媽,你完了,我再用廁所好了。」

我用衛生紙擦乾被濡濕的私處,弘昭則雙眼一直凝視。他的眼光異於平常,一付色瞇瞇的樣子。

「快上完廁所好上學去,弘昭媽媽的私處被你看得那麼仔細,你很興奮。」

當我說完,兒子的臉脹得通紅。

「今晚你爸爸不在,弘昭想看的話,我會讓你看個更清楚。」

說完,我關上門,趕緊到廚房忙。

「媽媽,我回來了,肚子好餓!」

弘昭像往常一樣進入玄關,滿身汗臭味就坐在餐桌前。

「不要狼吞虎 要慢慢吃才行。」

「因為練籃球,所以特別餓。」

「吃飽,就洗澡哦」

弘昭點點頭,拚命地扒飯吃。

身體像大男人,但是態度則仍像孩子一樣。

「啊,吃飽了,好想睡!」

弘昭隨意說道。

「不行,現在馬上去洗澡。」

我嚴厲地叮嚀道。

我的腦海裡,殘留著早上在廁所的那一幕,當弘昭凝視我的私處時,我已忍不住濕潤了。

這種感情,我和丈夫之間從未發生過。

那種感覺,一直留在我的體內。

我聽到浴室傳來弘昭洗澡的聲音。

然後,弘昭靜靜地進入二樓自己的房間。

兒子一定會全裸的躺在床上。

我一邊收時飯後殘局,一邊想像弘昭裸身出浴的情形。

〔如果我也裸身進入房中,弘昭會有何表情呢?〕

只是想像,我的私處早已濕潤了。

〔今晚無論如何也要弘昭瞭解女人的身體。」

我一想到弘昭陰莖勃起的情形,我的胸口就噗通噗通地跳著。

我是一位自私自利的母親,今夜的衝動不斷地衝擊著我。

我躡手躡腳地走近弘昭的房間。打開了房門,裸身躺在床上的弘昭,呈大字型地仰著,

不知有沒有發覺我的進入。他的雙股之間的陰莖早以勃起,像一根堅挺的肉棒。

陰莖的前端特別龐大,它就這樣聳立在那裡。

「彷彿在拜託我似的。」

看到此景,我不由得停止呼吸了。

而弘昭尚未發覺我的進入。

我想嚇一嚇弘昭,於是躡手躡腳地靠近,然後突然用力地握住他的陰莖。

「哇啊,媽媽,你在作什麼?」

我的動作嚇到了弘昭。

「沒什麼,你繼續睡好了。」

他仰躺著,我則將我的注意力集中在他的陰莖上。

在我眼前的只有弘昭那純潔的肉棒,於是我失去自制力,用口吞沒了它。

「媽媽幹什麼?」

弘昭的東西正塞滿我的嘴。

「你不要動!弘昭」

我說完,馬上騎到兒子的身上,用陰唇一邊壓迫它一邊摩擦它。

看到弘昭的樣子,更激起我的情慾。雙手抓住床沿,似乎相當快活。

我先用舌尖舔弘昭的龜頭,看他全身會不會產生痙攣的感受。我也因為舔兒子的寶貝,而興奮的難以自持,私處早已濕潤了。

在私處濕潤後,我用弘昭的膝蓋來頂住我那裂縫處。

兒子的陰莖已很興奮,在經過愛液的潤滑後,我早已忍耐不住騎到兒子身上。

在沾滿我唾液的陰莖,是如此光潤動人。

我那早已濕潤的陰處,早已在那期待堅硬又粗又大弘昭的陰莖能插入震動。

龜頭早已流出男人的欲水,而且兒子的尺寸似乎也已漲到頂點。

我閉上雙眼,橫跨過弘昭的腰部,並用手抓住那男人的陰莖,引導它進入裂縫中。

龜頭強烈地摩擦膣壁,並在膣中進出陰莖在我體內作怪,更令我的腰部不斷地起浮運動。

在更激烈地摩擦後,快感不斷地沿伸,腰部的上下運動自然更激烈。

「哇啊!好棒哦嗯」

在下面的弘昭也用他的手抱住我的腰。

「弘昭,輕揉我的胸部」

弘昭用他的手,開始輕輕的撫摸我的乳房。

節奏愈來愈快,我的情慾也達到高峰。

「啊嗯媽我不行了。」

不久,弘昭可能要射精了。

腰部有規律的運動,我也獲得不少滿足。

「啊!射出來了。啊不行了。」

在我腰部的激烈運動中,弘昭射精了。

當萎縮的陰莖抽出後,我的陰處在戰慄。

「弘昭,怎麼樣?很棒吧!」

弘昭用力地向我點點頭,我也整個人伏在他的身上。

當我發覺時,全身的緊張早已消除。

「太好了弘昭。」

說完,我吻著弘昭的雙唇。

「弘昭,這是第一次吧?」

「嗯,對我非常」

「非常爽,對不對?」

兒子點點頭,我再一次吻了他。

「以後,如果還想再要的話,趁你爸爸不在家時,來媽媽的房間!」

「還是到我的房裡比較好。」

說的一點也不錯。

到我的房裡,不知丈夫何時會進來。

「媽媽,這種是不可以說出去的。」

弘昭倒是挺謹慎的。

助跑~~~~~~~~~~~~~~~~~~ 我推!

分享快樂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