姨仔與我不可告人的秘密

姨仔與我不可告人的秘密

本人叫阿堅, 39歲, 任職一中港物流公司經理, 已婚有一子 老婆阿清, 今年32歲, 與我結婚6年, 一直也非常恩愛

清有一妹阿儀, 今年28歲, 剛結婚約半年, 丈夫阿華,33歲, 為一金融投資公司主管, 經常上報及電視作市場分析, 在城中可以說有點名氣, 乃青年才俊人物

晚飯後, 在家看電視之晚間新聞及財經, 又看到阿華上鏡談及對歐債睇法

老婆馬上說: 老公, 你睇阿華真係叻仔, 又上電視

我說: 唔係你細妹就冇咁HILL史喇 成日晒命

清說: 算喇, 佢份人有時講嘢冇分寸, 比面我, 咪計較咁多

我說: 你, 我實比面, 唔知今晚有乜嘢回報呢

說罷我即時從後抱住老婆邊推邊行入房 老婆亦邊笑邊說: 細聲D, 個仔剛剛瞓着咗

我們入房後, 我馬上雙手揸我老婆對波, 又咀佢後頸, 佢即時把我推開並說要先冲凉, 然後就走入房內廁所去 我只好先自行除衫上床等吧

回想我姨仔阿儀, 本來我對她非常LIKE, 因她人長得很美, 又高有差不多5尺8, 比我5尺7還高, 身材很好應有35CD/25/36 在我還跟我老婆拍拖時, 她也經常與我們一起活動, 如睇戲唱K等 後來她被初戀男友拋棄時, 更是我

與老婆照顧及安慰她才可渡過難關 但可能正正就係我知道她往事太多, 在她與阿華交往後, 她就好像怕我會題及舊事, 影響她在阿華心目中形像, 故經常性在阿華及她家姐面前對我作惡意批評及人身攻擊, 如說我在男人中算

矮小, 不夠男子氣冇台形, 做事多年仍未有甚麼成就等單打說話 一想到這婆娘便氣奮, 真想找機會比她顏色看看!

此時老婆從廁所走出, 身上只蓋着毛巾, 笑向我說: 老公, 幫我查一查潤膚膏

我叫她先在床上躺下, 老婆即時把毛巾解下及瞓低 一看到老婆赤裸身體, 細佬亦即時見禮

我老婆雖則巳32歲, 但身形KEEP得非常好, 33C/26/35, 5尺5高, 因經常做YOGA關係, 身體非常扎實, 尤其臀部仍很堅庭, 對我來說, 每每令我愛不釋手, 故我亦非常喜歡從後幹她

幫老婆查完CREAM後, 我亦示意要她服侍我, 而她亦馬上為我吹簫 看着她大口大口把我陽具吞吐, 真是超爽

我說: 老婆, 好舒服,大淡D, 唔好停

老婆: 衰人, 你鬼死咁粗, 人地點大淡喎 口都軟曬

的確, 我人雖不高大, 但不知是否細胞學說或甚麽, 本人骨格由小到大都較粗大圓筒形, 所以細佬自問不弱, 雖不是很長, 約6寸半多一點, 但就很粗, 有接近7寸圓周 跟手腕般粗大 龜頭充血後像大布冧般, 我與其它女女做愛時

坦白說, 因工作關係, 我要經常香港深圳兩邊走, 而每星期亦有兩三天在內地過, 生理及應酬需要有時亦會與朋友出去WET下 經常把她們弄致死去活來, 個人亦常引以自豪 與老婆結婚初期她很害怕跟我造愛, 因每次亦被我

弄到下體紅腫疼痛, 直至後期經我調教一段時間, 亦可能久經磨鍊及生育兒子後,便開始享受被我充實的感覺, 很多時亦主動挑逗我,亦是我覺得老婆對我很温柔體貼及服從的原因

看着老婆俯首胯下,一面努力吞吐, 咀巴被我陽具完全堵塞,口水從咀角不斷流出, 真有無限權威感覺 好吧,我亦不偷懶, 雙手在揸我老婆雙奶, 並一邊在按鈕她那像黄豆般大小略帶淡啡色的兩點, 見她已有些兒反應, 連忙彎身招

呼她妹妹 舌頭在吸食她的小豆豆, 並用雙指抽插她陰道潮吹

不一會, 她巳在氣喘大叫: “老公, 唔好呀, 唔得喇, 快啲停手…頂唔順喇, 我要咮咮喇, 嗯嗯………”

我當然沒有理會, 更加快力度及節奏, 就係要她HIGH爆出水 同時亦用力把陽具往她口中塞入, 務求弄得她像瘋狂一樣, 對我完全臣服聽命 此刻她口在嗯嗯叫而不能作聲, 雙手只可緊抓着我屁股, 不斷擺動下體意圖擺脫我對她

的潮吹剌激

不到兩分鍾時間, 我老婆巳被我弄致一發不可收拾, 身體即時像脛孿般抽動,雙手緊箍我屁股 雙脚硬直着, 喉嚨低沉嗯嗯作聲, 時間到了,終於潮吹出水…失控噴射 眼見她已假死似的, 我亦把陽具抽出先讓她回氣一下

看見她像死去活來, 心有一些憐憫,不過瞬間閃過念頭, 要一個女人對你貼貼服服, 必需先在床上令她澈底服從聽命, 況且我一直想玩我老婆後庭曾嘗試多次指插, 但未能如願用陽具插入, 因老婆怕痛怕得要死而拒絕, 故此必需

要對她好好調教, 不能心軟

念頭一過, 我便馬上把老婆從後抱起彎腰, 一手把她屁股按住, 一手提住陽具從後位插入, 藉著分泌及淫水的滋潤,狗仔式長驅直入一插到底

老婆: “呀…老公…呀……”

我說:“點呀老婆”

老婆: “老公, 唔得呀,你好粗呀, 唔好咁大力…”

“你話我粗魯, 咁我唔嚟住喇, 唞唞先”

“唔係呀老公, 唔好呀,我要你呀, 我係話你太粗, 撑到我好痛, 唔好咁大力喳”

“好呀, 你要我就比曬你”然後馬上抽插二十多三十下, 看着老婆已被我小到把頭埋在枕頭�嗯呀狂叫… 我便馬上把陽具抽出並在肛門與陰道間來回按摩着, 用她的淫水潤滑一下肛門口位置以作下一步準備

老婆馬上說: “老公, 做乜野停呀, 繼續喇, 我要呀, 快D喇老公, 比我喇”

我說: “吓,你要乜呀, 唔明喎”

“唔好玩喇, 我要你條啫啫呀, 老公”

“啫啫, 乜野啫啫,冇播細路仔就有啫啫, 我咁大個人邊度有喎, 尻就有一LOOK, 要唔要呀”

“唔好玩喇…我要呀”

“要就講清楚D, 唔係唔比” 邊說邊用陽具在陰道口打轉氣弄她”

“老公, 比我呀, 我要你…要你…要你LOOK尻呀, 比我喇”

見她巳被我玩弄到氣喘喘滿面通红, 想必心情及生理非常複雜吧, 好喇, 就馬上不發一聲把整條陽具插入到底 然後不停抽插, 並用母指按在她肛門口, 乘着陰液之潤滑把指公整個插入抽動 老婆馬上再輕呀叫一聲然後嗯呀地低

著搖頭!

此時看着老婆再進入狀態, 再感受着指公與陽具在我老婆肛門及陰道壁內互相磨擦牽引, 真係勁HIGH勁想射出來了事 但想到仍未插後庭成功, 一定要先忍住

隨着我母指及陽具不停互動抽插,再看着陰道內壁嫩肉被我粗陽具抽扯翻出,老婆已被我插到又再來料了…神情越來越HIGH, 不斷搖頭及擺動屁股叫喚:“老公, 唔得喇, 呀…救命呀, 停呀, 唔得…嗯…老公插死我呀, 快D, 呀…”看來

差不多是她再次高潮時刻了

“老婆, 點呀, 係咪好HIGH呀, 重要唔要呀…我想射喇”

“唔好呀老公, 我重要呀, 大力D, 比多D我, 我要呀,呀…”

“你要乜嘢嘖, 係咪要老公LOOK尻嘖, 要老公屌你,講清楚啲喇, 唔係我要射架喇”

“呀…唔好呀,我要呀老公, 唔好射住, 要呀, 我要老公LOOK大尻, 要老公屌我, 大力D, 呀…我唔得喇, 快D屌我喇”

“好, 我比撚曬你, 夠味 大聲講老公屌我喇, 講喇”

“老公屌我喇, 大力屌我喇… 我唔得喇, 呀…嚟喇, 呀…”

說罷真的感覺到有熱流向着龜頭冲激, 是她高潮又嚟料了

我看是機會了, 即把陽具及母指一同抽出, 藉着她喘氣未定神之際, 雙手把她屁股用力分開, 龜頭對準屁眼用力一插到底

“呀呀………唔好呀, 好痛呀” 看見她如被電擊一樣, 雙眼即時睜大及用手向後嘗試推開我, 但我已用整個人把她壓下去, 並第一時間把她雙手按實, 用雙脚把她雙脚勾實, 使她完全不能動彈, 而屁股加快力度上下抽壓, 此時, 她已

被我一切行動弄到哭叫不清了, 只是把頭埋在枕頭�嗚咽地叫着, 嗯…

由於我老婆屁眼實在太細, 加上本身陽具粗大, 感覺就是太緊太窄太HIGH了, 屌不了多久, 龜頭一陣子麻穌便全發射了: “呀…老婆, 我唔得喇, 真係屌撚到好撚HIGH, 我死喇”

此時整個人在KO一樣, 仍把她壓着在唞氣…

過一會老婆亦把身了返過來伏在我身上, 一隻手在輕撫我陽具: “老公, 你好衰呀, 重乜整人後面, 真係好痛, 唔知有冇爆咗”

“吓,比我睇吓” 馬上叫她轉身視察, 只見屁眼真的很红腫並仍有些微張開, 有些少精液跟像屎水血絲物質在倒流出…我馬上拿紙巾為她清理並說: “冇事呀, 仍然很堅挺很靚, 小小紅紅地, 過一陣就冇事, 應承你下次細力啲,OK” 說

罷往她屁股一吻並輕咬一下

“冇呀, 冇下次, 真係好痛嫁衰人” 說罷一拳頭打下我胸口

“噢 傻喇, 第一次一定有D痛架喇, 你第一次比我屌咪又係湯豬咁, 而加咪成日話要, 係咪”

“係你個死人頭, 整到人鬼我咁痛, 都唔知會唔會疴唔到屎, 重咩你今晚咁多粗口呀, 又尻又屌”

“HIGH啲嗎, 你唔覺你比我屌到好HIGH個陣, 你自己講埋粗口都零舍好FEEL啲”

“衰人, 憎死你”

看見她的反應, 我知到此次調教成功了, 日後可慢慢享受後庭樂, 哈哈

“老公, 點呀,呢個星期五晚係咪叫埋阿儀兩公婆一齊上你公司深圳度假屋玩呀, 我聽日要同佢CONFIRM嫁喇”

我公司深圳度假屋其實是我公司高層人員如我或老細或另一營業務經理在國內上班時的宿舍 是兩層高3房2千多尺別墅形房子,業主俱樂部內有餐廳, 桌球, 網球, 泳池,SPA及SAUNA等設施 而SAUNA塲更加是我老細與幾個國

內PARTNER合夥投資經營, 故我經常帶公司客人到會所內SAUNA按摩, 場內經理及小姐就像我半個下屬已相當熟識 經我安排的話, 可提供特別服務

“你個妹想去咩, 大陸播,唔係香港COUNTRY CLUB, 到時唔好又依依哦哦呵”

“唔會喇, 係佢自己話想跟我地上去見識吓RELAX吓,話曬阿華工作又忙, 佢地都好小有時間一齊玩吓, 咪當同阿華度吓蜜月,SWEET吓囉”

心想, 此婆娘可能想八一下我公司啲野或再找機會溪落我, 又睇你可以攪甚麼鬼

“好喇, 咁我呢個禮拜五收工係上面等你地嚟,夜喇瞓喇” 說罷關燈抱着老婆睡覺去 但心裡在計劃着可否藉此機會好好修理一吓那婆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