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夜同時操了淫蕩母女 全集

我一夜同時操了淫蕩母女 全集

我16歲時住在西部的一座大城市,母親在市委機關工作,父親是軍人,常年在外地。母親有個好友叫張麗,比她小十二歲,那年三十六,在市文化局工作。

張麗阿姨的丈夫做生意,也是常常出差。所以張麗阿姨和她十二歲的小女兒幾乎天天在我們家呆著,有時候聊的晚了就住在我家。在外人眼裡我們就像一家人一樣。

張阿姨每天都和我母親聊她們大人的話題,她女兒楊岚就總呆在我房間里玩。

我記得很清楚,1995年7月8號晚上八點多,我上完晚自習回家,張阿姨正在試穿著和我母親一起新買的連衣裙,張阿姨的頭發濕漉漉的,一看就知道是剛洗完澡,因爲是和我母親在家裡,所以沒戴胸罩,在燈光下,我一眼就看出她乳房的輪廓了,翹翹的在薄紗下顫動。16歲的我突然産生了一股莫名的緊張,陰莖一下就勃起了,關上門竟獃獃的站在了門口,一顆心“突突突”地狂跳。

“泉泉(我的小名)回來啦,看張姨買的衣服咋樣,好看嗎?”張姨回頭問我,我的臉上一陣紅,幸虧當時家裡的燈光不太亮,要不真是尴尬。我極力掩飾著心理的慌亂,用有些發顫的聲音回答她:“好看。”

“我讓你媽也買一條,她就是不買。”

“我的身材哪能穿這樣的裙子啊!泉泉,磨蹭什麽,快洗澡去!”

在母親的催促下,我趕緊往自己的屋裡走去,經過張阿姨和母親面前時我有意用書包遮住了下身,因爲勃起的陰莖在褲裆前面撐起了一個“小山包”。

進了我的房間,我這才長出了一口氣。張姨的女兒小岚完澡穿著我的一件大體恤正趴在我的床上看我的卡通書《丁丁曆險計》,我的體恤穿在她身上便不是體恤而是睡裙了。我沒太注意小岚,腦子里還是張阿姨衣衫下顫動的乳房的影子,我胡思亂想的低身從床下取出拖鞋準備換上,就在不經意的擡頭起身時,去看見了小岚的雙腳,就在我臉前,分開著,我的體恤遮住了幼女的小屁股,可是僅僅遮到兩個小屁股蛋兒邊緣,在兩個剛剛開始性發育的臀丘之間……天哪!!!什麽都沒有穿,是幼女的陰部,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真的女性的陰部,我差點一頭栽到地上,小岚下意識的回頭看了我一眼,雖然是十二歲的幼女,可女性的本能使她似乎感到了什麽,她沖我笑了笑,合起了雙腿。

我急急忙忙的沖進洗澡間,用涼水沖著自己頭,希望自己不要在胡思亂想了,可眼前還是張姨的乳房和她女兒的腿中間。慢慢的,我的腦子里就只剩下張姨女兒的陰部了,我在涼水下問自己:“我究竟看見什麽了?白白的兩塊屁股蛋,延伸到大腿內側,然後是一條縫,然後呢?不就是一條縫隙嗎?誰把兩條腿夾在一起,不都是一條縫隙嗎?”這樣想著想著,最後斷定自己其實並沒有真正看見小岚的陰部,不對!應該說是還沒看清楚小岚的陰部時小岚就把腿合上了。想到這里覺得自己很笨、很蠢,也覺得很遺憾、很不甘心,也有點覺得自己很下流、很龌龊,在幻想與自責中,我的手越動越快,大股的精液噴射而出……“泉泉,還沒洗完啊?快點!”母親在外面大聲的催促我,我急忙擦乾身子要出去,才發現竟然忘了拿換洗的內褲,剛好浴室里有晾著的睡褲,於是就只穿著寬松的睡褲出去了。

張阿姨已經換下了新裙子,正在我屋裡幫她女兒穿衣服,看來她們要走了,我突然有種很強烈的失落感,便靠在門邊看著蹲在地上給小岚穿鞋的張麗阿姨,突然,從張阿姨的領口我看到了一個半圓的形狀,被她胸部黑色的乳罩邊擠了出來,只是一瞬間,我的陰經又遭動起來,因爲沒有了內褲的束縛,直挺挺的翹在了自己的小腹下面,我馬上意識到了自己的窘態,正要轉身,張姨卻回頭了,她的目光直接落在了我的那裡,我知道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了我的勃起,可她象是什麽都沒看見一樣,站起身拍了拍我的頭,說道:“岚岚想借你的書回去看。”我急忙回答說沒有問題,事後想想,張阿姨真是厲害啊,簡單的一句話就把我的尴尬打消得無影無蹤,當然我的陰莖也聽話的“耷拉下了腦袋”……那一晚,我失眠了,第一次因爲性失眠了,總想張姨的乳房和她女兒的腿中間。

那一晚,我累壞了,因爲一直想張姨的乳房和她女兒的腿中間手淫,足足八次,最後三次已經什麽都射不出來了……自從張阿姨和女兒走了以後,突然有一個星期再沒來我們家。我的心裡七上八下,怕那天晚上的事情讓她們母女倆對我有了什麽看法。后來才知道,是張阿姨休假帶女兒出去玩了。我一直在盼望她們快點回來,雖然不知道有什麽好處,但心裡還是這麽想。

1995年7月16號,我放學回家,一推門便聽見張阿姨的聲音,心裡突然有一種格外的喜悅,一起吃飯的時候我總是不敢直視張阿姨。吃完午飯,張阿姨說小岚下午不上課,就讓她一個人呆我們家看電視。聽到這個安排,我的心突然狂跳起來……下午上學的路上,我猶豫了很久,快到學校門口了,突然猛地轉身向家走去。

小岚正在我家大沙發看著無聊的電視,見到我回來,奇怪的問道:“泉泉哥哥,你咋回來了?”

“哦,我們下午也沒課。剛好我回來陪你啊!”

“好啊!好啊!”

“你看什麽電視呢?”我說著,便一屁股四仰八叉的躺在了沙發上。

“不知道,反正一點意思都沒有!”

“乾脆咱倆打撲克吧!”

“好!”

我拿出一副撲克牌,小岚高興的盤腿坐在了我對面問道:“咱倆贏什麽呀?”

“當然是贏錢啦!”

“啊?我可沒有錢!”

我裝著沈思了一會兒:“那就撓腳心!”

“不!我怕癢!”

“我贏了撓你三下,你贏了撓我十下,行了吧!”

小岚想了想同意了。

我毫不留情的贏了第一把,小岚尖叫著從沙發上逃跑了,我沖上去,攔腰抱住了小姑娘,已經勃起的陰莖緊緊貼在幼女扭動的臀部,小岚大笑著想掙脫,可她越是掙脫,小屁股就越是磨蹭我的陰莖,我差點就射到褲子里了。

“饒命饒命!!”小岚笑的氣喘籲籲,連聲討饒。

“輸就輸,不許賴皮”

笑岚突然在我懷中擰轉身子,撒起嬌來。“嗯,我不要撓腳心!”

“那你說怎麽辦!”

“撓胳肢窩吧。”

“好!”我一把轉過小岚,兩手從後面掏到了幼女的胸前,哦!天哪!剛剛發育的小乳尖,嬌顫在我的手中。

“哈哈哈哈……好癢啊!不行不行,胳肢窩也不行!”

“那就打屁股!”

“好好,打屁股,打屁股!”

我把小岚輕輕的放在沙發上,手顫抖著捂在了小女孩的臀部,笑岚突然轉身看著我,我嚇了一跳,以爲小岚警覺了,沒想到小岚對我說:“不許大力哦!”

我長出了口氣:“不會的,小岚這麽乖,我怎麽捨得呢?乾脆不打了,就摸摸吧!”說完,我看看小岚的反應,沒有異狀,於是我的兩只手分別捏住了小岚的兩個屁股蛋,揉了起來,忽然,從幼女的喉間發出了一聲不象是小女孩應該發出的類似呻吟的聲音。

“怎麽樣,不疼吧?”

“嗯。”

“舒服嗎?”

“嗯。”小岚乖乖的趴著,竟毫無讓我停止的意思。於是我的兩手加大了揉動的幅度,我感覺到幼女的兩塊臀肉被我掰開、合上,再掰開、再合上……我真想騰出一直手來握住自己漲疼的陰莖,可是又捨不得離開小女孩的屁股,真恨自己沒長三隻手……忽然小岚翻身坐了起來,臉蛋兒微微有點紅暈,我也有點緊張,空氣中彷彿有種說不出的壓抑感……我輕輕干澀的嗓子,努力不讓自己的聲音顫抖:“再來!”

安靜的第二盤,我故意輸給了小岚,小岚一下忘記了剛才的奇怪感覺,一下撲到我身上喊了起來:“腳心腳心!”

我緊緊抓住小岚的手,說道:“饒了我吧,我比你還怕癢!”

小岚高興的叫到:“不!不!”

“那好,我就豁出去了!不過,下回再打你屁股就不能想剛才一樣了!”

“不行,就像剛才一樣!”我大吃一驚,但是直覺告訴我,小女孩只是感到很舒服,並沒有其它的慾念,於是我順水推舟:“不行!再輸就要把你的長褲拉下來打!”

“行!那讓我撓腳心。”

我咬牙忍受了小岚的十下折磨,中間好幾次人受不了的時候,和小蘭在沙發上滾成了一團。說來也怪,接下來我竟然連輸了兩盤,小岚高興的手舞足蹈……

終於贏了,小岚覺著小嘴趴在了沙發上,突然一切都變得安靜了……我的手慢慢的溫柔的從幼女的兩跨深到小腹前,輕輕的解開了小姑娘的褲扣,我象是剝鮮嫩的水果一樣,緩緩的開始將小岚的校褲往下扒,小姑娘輕輕的扭動了一下臀部,校褲便被扒到屁股蛋兒下面了,幼女穿著的平腿小底褲裸露在我眼前!由於之前得嘻鬧,左邊的褲腿已經陷在臀逢中間了,幼女的整個左臀丘毫無遮掩,我的手掌整個的捂住了小岚的屁股。

我的動作已經是極其淫猥了,手掌從兩個褲管伸了進去,在不斷反複的揉動中,小岚的呼吸開始加重了,她的臉深深埋在兩只胳膊中間,我相信這時候的小岚已經知道我在干什麽了。

我的動作突然停止在把兩快臀肉掰開的方向上,圓形的揉動變成了左右的運動,掰開再合上的重複著,手上的力量我在不斷的加重,雖然還不能看見幼女的陰唇,但是已經知道那裡已經像小魚的嘴巴一樣的蠕動了。

我右手的中指試探著往幼女的股逢中間滑去,碰到了!!!哇!天哪!!十二歲的小岚竟然黏成一片了!借著幼女的體液,我的中指大膽而放肆的滑動起來,小姑娘的屁股開始抖動起來,稚嫩的“嗯啊”聲從喉間飄出……小巧的臀部微微的扭動起來。

一個人的心髒一秒鍾最快可以跳多少下?我想答案我是最清楚的,最起碼是5下!我在心髒嚴重超負荷的狀態下將陰莖以閃電般的速度塞進褲子,黏在龜頭上的精液從沙發到褲腰沾的都是。小岚更是迅速,“噌”的一下,浴室的門已經關上了!

我一片空白的坐在沙發上,大腦飛速旋轉著想象出各種可怕的結局!然後又在一瞬間,故作鎮定的回頭叫了聲“媽!”

進門的卻不是我母親,而是張阿姨。(因爲我們兩家的親密關系,所以互相都有對方家的鑰匙。)

張阿姨一邊換鞋一邊問我:“泉泉?你怎麽沒去學校?”

“哦,下午老師臨時開會,我們就不上課了。”

“到處都在開會,我們單位下午也開會,我溜出來了!”

“哦。”我邊敷衍著,邊打開電視,總算先穩住了!

“岚岚呢?”

那一下午,我把自己憋在房子里寫作業,其實狗屁也沒寫出來!其間聽到外屋傳來母女倆開心的笑聲,好了,沒事了!我可真佩服小岚,十二歲的小女孩竟然比我鎮定千倍!!

晚飯是我母親買回來了速凍餃子,吃飯時我格外活躍的東拉西扯,其實是掩飾內心的慌張。中間有幾次我覺察到張阿姨嘴角有一絲怪怪的笑,是不是她已經知道了?!管她呢,反正打死我我也不承認,小岚也不會!決不會!!

晚上看電視的時候,我母親說她過幾天要出差,張阿姨便答應讓我每天到她家吃飯。那些日子電視台正重播電視連續劇《渴望》,我和小岚呆在那裡是在世無聊,張阿姨看得出來說道:“岚岚,去和哥哥到他房間里玩吧!別在這兒搗亂了!”

這回我可老實了,坐在地板上,而小岚則還是穿著我的大體恤在我對面的床上坐著。我實在不知道該跟她說什麽,難道繼續打撲克嗎?小岚也是不吭聲的坐在那裡,過了一會兒,他順手從我枕邊拿了一本書翻了起來。

真平靜啊!

就在這平靜當中,我突然懂得了其中的變數和奧妙,這個小小的幼女,竟然!

竟然在挑逗我,我真傻呀!

我的餘光正好能看見客廳的情形,張阿姨和母親邊看邊評論著電視。

突然,我的整個手掌被一股滾燙的液體包圍了,是什麽……天哪!!小女孩竟然失禁了,我已經興奮的要瘋了,使勁的掰開小岚的雙腿,透亮的尿液還在噴泄,我埋下頭,嘴唇拱進了幼女的陰唇之間,針孔般大小的尿道口直接將幼小處女的尿液射入我的喉間,淡淡的鹹味……(很多年以後,我的那條床褥上仍留有幼女淡淡的尿也臊味。)我的褲當也黏成了一片,這個小天使竟然使我在沒有任何外力的幫助下射精了!?

從那天晚上開始,我急切的等待著母親出差……

1995年7月25日,我母親出差去外地開會,因爲開會地理我父親的部隊駐地不遠,所以她要在會議結束後去看看我父親,這樣前前後後要將近一個月的時間才能回來。

這一個月我的生活就由張阿姨照顧了。

25號下午放學后,我按照約定直接到張阿姨家吃晚飯,一路上我又興奮又忐忑,心裡有很多期待,當然也說不清到底是什麽!到了張阿姨家,確實她愛人給我開的門,我的心一落千丈,說不出的失望。不過很快我就反問自己,“混蛋啊!你究竟在想些什麽呀!好好的上學,做自己該做的事啊!!?”

這樣,我也就平靜了很多,之前發生的事我就盡量的讓自己不再多想了。

快一個星期了,我記得很清楚,那天下午在學校打籃球和臨班一個叫梁波的男生發生了口角,放學時被他叫的四個人堵在了回家路上,幸虧跑得快,只是挨了兩腳一巴掌,十多天後那個叫梁波的頭上縫了七針,當然打死我我也不會承認圍毆她的人是我找來的。

言歸正傳!

我跑回家后,感到大腿和腰部很疼,察看了一下,大腿上一大塊青瘀,腰上蹭掉了一塊皮。在這種窩火的心情下,便打電話給張阿姨告訴她我不去吃飯了!

才六點多鍾,我就蒙頭大睡,在被窩里突然感到很孤單,母親也不在身邊,受了委屈只能躲在家裡,這樣想著想著腦海里竟又想起了張阿姨,朦朦胧胧的幻想著她就躺在我的身邊,又恍惚的感覺小岚趴在自己身上……我的手又握住了不安分的陰莖……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被刺眼的燈光搞醒了,迷迷糊糊睜開眼,看見張阿姨正在收拾我扔了一地的衣服、書包,我趕忙坐起身。

“張姨,你怎麽來了?”

“別問我,你怎麽了?”

“我?沒事啊,有點不舒服就睡了!”

“啊?怎麽了?那裡不舒服?”張阿姨說著,用手摸了摸我的額頭。

我坐在床上,被子只蓋到了小腹上,黑色三角短褲由一半露在外面,只是我和張阿姨B

“我和媽媽剛從機場回來,我爸到香港去了。”

“啊,楊叔叔又走啦?”

“嗯,又是十天半個月的,都快忙死了。”張阿姨和我邊走邊說。

“泉泉哥哥,我爸答應給我帶遊戲機回來!”

“是什麽的?任天堂還是世嘉?”

小岚莫名其妙的搖搖頭:“你說什麽啊?我不知道!”

“哎呀!你快給你爸打電話,(小岚的爸爸那時已經有手機了)叫他買世嘉二代,別買任天堂的!”

“哦!知道了!”

“你啊!真是個孩子,一說遊戲機就兩眼放光。”我聽得出張阿姨有些嗔怒,於是沖她耍賴的笑了笑。不知怎麽,我下意識的走路一瘸一拐起來,當然是那種無意識的故意了。隱約覺得這樣做一定會有什麽事發生,果然,張阿姨看到便問:“怎麽了?是不是腿還疼?”

“嗯!”

“吃晚飯回去,我給你看看!”

晚上,張阿姨帶我和小岚去吃西餐。那是我第一次吃西餐,那種不同於中餐館的特有的異域風情我真是喜歡。晚餐在一種非常輕松的氣氛下緩緩的進行著,我的話最多,可能是喝了點酒的原因吧,反正是自己懂的不懂的一統胡說八道。

張阿姨一直耐心的聽我說話,那是我在那個階段從來沒有過的。我母親從來不會聽我說話超過五句,隨著時間一點點的推移,我越加感到和張阿姨無比的親近了。

從餐廳出來,張阿姨突然說道:“看你年紀不大,酒量倒不小,還想不想喝!”

“行啊!反正明天不上課。”

張阿姨看了看手錶:“快九點了,那就買點啤酒到我家去喝吧。”

小岚高興的叫起來:“好啊!好啊!!”……於是我和張阿姨去買啤酒,小岚拿著鑰匙先回去了。

在張阿姨家的樓道里,我倆彼此都不說話,而且很輕的王她家走去,我是怕被她的鄰居們看到,張阿姨竟也和我默契的配合著。

張阿姨輕輕敲了敲門,我能看得出她很緊張,她也很不願意讓別人看見我晚上到她們家吧?門開了,我和張阿姨很快的閃身進去,啊!心理一下放鬆了!

“岚岚,讓哥哥先洗澡!你幫媽媽炒兩個菜!”

“張姨,別麻煩了!不用炒菜了!”

“沒事!你別管了,快去洗澡吧。”

“泉泉哥哥,你去呀!”小岚邊說邊不容我反抗的將我推進了裡屋。

浴室里,我的心七上八下,不知道今晚會怎樣。又是興奮,又是害怕,怕的是假如發生了什麽將會有怎樣的後果呢?最後,我提醒自己,千萬不能太出格!

可是我始終處於勃起狀態的陰莖,會不會左右我的理智呢?我正想胡思亂想的時候,忽然發現幾條張阿姨的底褲掛在浴室里,我正想伸手,小岚在浴室外面叫我:“泉泉哥哥,我媽說你洗完澡出來換上我爸的干淨衣服,把你的髒衣服扔到洗衣機里去,我把衣服放在門口了啊?”

知道了!”我回答著,趕緊擦乾身子離開了浴室。

我穿著張阿姨丈夫一件新睡衣來到了客廳,卻發現酒菜並沒有放在客廳,而是放在了張阿姨的臥室,小岚趴在大床上,披散著頭發,用手抓著碟子里的涼菜偷吃,張阿姨從另一間房子里換了比較休閑的衣褲,但不是睡衣。

“你倆先看電視,我去洗澡。”張阿姨說完便進了洗澡間。

啊!真是難以名狀的感覺哦,幻想中和慾念對象的母女倆獨處一室的情景現在竟然變成真的了!

小岚趴在床沿,鵝黃色的小背心,白色的寬松短褲蓋著小屁股,從背心邊可以清楚得看見幼女微微隆起的胸部,我強壓著心中的淫念,一直手搭在小岚的肩上,盡量讓自己的手上不要傳達出淫穢的信息。但是,我的手一接觸到小姑娘的身體,便不由自主的撫摸起小女孩兒的肩頭了。這時候的小岚,一定想起了十多天以前和我之間發生的事情。

我的手順著小姑娘的肩頭迅速往下摸去,在幼女單薄的腰間徘徊著,小岚趴在床沿不停的清嗓子,我知道那是緊張導致的反應。我的中指摸到了幼女的尾骨,光滑尖細,尾骨頂端好像被一層薄薄的骨膜包裹著,我知道在往下半寸我就可以隔著幼女的睡裙觸摸到那幼嫩的肛門了,但是我沒有,因爲張阿姨隨時都會洗完澡進來……小岚的屁股向上翹了起來,我的手明顯的感到了小姑娘腰部以下的肌肉開始緊繃起來,兩個小屁股蛋在微微的顫動。過了一會兒,那個在我手底下羞澀的轉動幼女的臀部開始加大了挺動的幅度,從小岚股間傳來的陣陣熱浪,清楚的告訴我——她開始動情了!

從浴室里傳來了張阿姨洗澡的聲音,我和小岚就這樣四隻眼睛盯著電視屏幕,她把在床邊,我坐在地毯上,一直手摸索著幼女的臀部,臉上還要做出被電視節目吸引的樣子;小岚的下體和我配合著,但是兩眼仍盯著電視機,只是臉蛋顯得特別的紅。就這樣,。

突然,小岚撤回一隻手按在我摸索的手背上,我心裡一驚,可我們仍舊保持著原有的姿態,誰也沒有看對方一眼,不同的是我那隻不安分的手背小岚緊緊的壓在了她自己的股間,小女孩細滑的手抓住了我的中指,然後象是拿著一件器具一樣,緊按在自己的外陰部揉弄起來,微微閉上的滿足的雙眼和神態完全不象是十二歲的幼女。

我的陰莖在完全沒有束縛的睡褲下面勃起的就要爆裂了,在裆部中間高高的支起了一座山峰。小姑娘的小手還從來沒有碰過我的陰莖,我忍不住了,準備站在小女孩的面前,讓她緊緊的握住幫我套弄,我正要起身,聽見浴室的門開了…

…壞了,張阿姨擦著濕濕的頭發進來了,可我的陰莖卻毫無退縮的意思!小岚岚一連若無其事的樣子,張阿姨盤腿坐在了地毯上,順手拉過了一個靠墊:“你坐哪裡?地上還是床上?”

我當然還不敢上張阿姨的床,而且我斷定自己褲裆的窘態張阿姨已經察覺了。

“坐在地上吧!”我毫不猶豫的坐在了地毯上,這樣可以隱藏起我的“慾望”!

電視上放著亂七八糟的破節目,我們的夜餐卻快樂異常,借點酒勁,我們三人都顯得非常興奮!張阿姨的酒量還真不小,眼看著啤酒就要喝完了,我頓感失望,因爲喝完了酒我便沒有什麽理由再呆下去了。

牆上的掛鍾指向了11點50分!天哪!我真的該走了!小岚岚忽然說話了。

“媽,讓泉泉哥哥住咱家吧!?”

“啊!這個……我……”我紅著臉支吾著……“好啊!不過他睡哪裡呢?”

“不了不了,我還是回去吧。”我口是心非的說道。

“睡我床上,我和你睡一起!”岚岚很快的回答著。

“呵呵,那也行,泉泉,要不你就別回去了!”

“啊,這個……好吧!”

張阿姨看著我的樣子,突然伸手糊弄了一下我的頭發。“怎麽啦?小小年紀,還封建的不行!?”

“不是,我怕影響你們睡不好!”

“我看是你自己睡不好吧!”

我聽著張阿姨這句話,總覺得有另外一層意思,可也沒太明白,傻呵呵的笑了笑。

“乾脆這樣,我這兒還有紅酒!明天你又不上課,阿姨陪你喝到天亮!然後你再回去睡上一天!怎麽樣?”

“好啊!好啊!!”我還沒有回答,小岚搶著喊了起來。

“小點聲!你高興什麽?一會就去睡覺,明天早上你還要去上舞蹈課!”

“我不想去了!”

“不行!你看看人家李娜,和你一起開始學,人家現在都可以上台演出了,你呢?懶死了!”

“懶怎麽了!?我的動作比她好看,老師都這麽說!”

張阿姨轉臉對我說:“唉,她就是不刻苦,但是跳得確實很好看!待會兒你給泉泉哥哥跳一段。”

“哼!”岚岚俏皮的作了個鬼臉兒,轉身在床上四仰八叉的躺著伸懶腰了。

“铛……”一陣電話鈴聲,讓我們彼此都是一驚!

張阿姨急忙走到客廳拿起電話。

“喂……嗯。岚岚已經睡了,好……好……我也準備睡了……知道了!嗯,拜拜!”

一聽便知,是岚岚他爸的電話。張阿姨爲什麽要編謊呢?哦!在她的眼裡,現在的我不是小男孩,而是大男人了!半夜三更的,讓她丈夫知道,還不……小岚吐樂吐舌頭,沖我做了個小聲的手勢!

這是一對配合的多麽默契的母女啊!

張阿姨再進來的時候,手裡已經拿著一瓶打開的王朝干紅了,一人一杯,岚岚的當然很少。“岚岚,把台燈開開,太晚了,屋裡還這麽亮!”

鵝黃色台燈燈光替換了原來的日光燈,氣氛一下子暧昧了起來!張阿姨起身在櫃子里取出一盒磁帶,:“這是你的舞蹈音樂,把你上次少年宮演出的舞蹈給泉泉哥哥跳一下。”

“哎呀,不要跳了嘛。”

“喲,還不好意思呀!”張阿姨說著起身到窗戶邊,順手把第二層窗簾也拉上了。“好了,現在可以了吧,只有我們三個人,你可以跳了吧?”

音樂開始了,好像是一首歌頌老師的一首抒情歌曲,因爲聲音比較小,歌詞聽不太清!

岚岚開始跳了,柔和的燈光,悠揚的音樂,酒杯里的紅酒……在這一切的襯托下,翩翩起舞的小女孩,在我眼裡已經成了一位月宮下凡的小仙女了。

沒有多久,岚岚開始投入到舞蹈之中了,每一個擡腿,每一個轉身都很優美,那潔白圓潤的大腿分開的時候,光白凸起的幼女陰部一覽無遺的在我,哦不!在我們眼前。張阿姨也看的見啊!她難道也在欣賞著自己女兒的股間嗎?

小姑娘下體的那條裂縫,從短褲褲口邊透出,被暗黃色的燈光映襯成了鮮紅的顔色。一個喘息聲來自小岚岚,那是跳累了的原因;一個喘息聲來自於我,那是故作鎮定的原因;還有一個喘息聲,卻來自張阿姨,那是……難道?她真的是被女兒的暴露所挑弄的嗎?

一曲結束,岚岚害羞的鑽到了媽媽的懷里,我不能再這麽傻了,我要迎合著母女倆人啊!我端起酒杯:“來,爲岚岚優美的舞姿乾杯!”三杯紅酒一飲而盡,小岚岚的臉開始明顯的變紅了。

我以爲張阿姨不會讓她再喝了,可沒想到張阿姨又倒滿了三杯:“來,再干一杯!”

“泉泉,你說我們岚岚怎麽樣,跳得不錯吧?”

“是啊!”

“哎,可這丫頭就是不刻苦!”

“嗨!她還小嘛,再過兩年不用你操心,她也會懂事的!”

張阿姨推了一把趴在她肩上的女兒:“聽見了嗎?泉泉哥哥都說你不懂事。”

“我!我可沒說岚岚不懂事呀!”我忙辯解。

張阿姨沖我擠了一下眼睛,意思她的話是說給小岚岚聽的。

“哎呀,知道啦!我困了,想睡覺!”

“那就過去睡吧!”

“不,我就睡在這兒!”

“不行,睡你自己屋裡!”

“不嘛,我就要在這兒嘛!”岚岚看來是有點喝多了,我急忙說道:“就讓她睡這兒吧!咱倆說話小聲點。”

張阿姨無奈的點了點頭。

接下來的話題開始圍繞著岚岚進行,張阿姨講了很多岚岚小時候的事情,又講到了她自己以前的事,又講到了她愛人。時間一分一分的過去,已經快兩點了。

小岚岚在一旁睡的很香甜,均勻的呼吸聲讓我的腦袋也開始有點混混脹脹的感覺。

“怎麽了,是不是有點頭暈?”張阿姨小聲的問我。

“好像有點,沒事!”我回答。

“哼,還是年輕啊!靠在這里,我給你捏捏頭。”

張阿姨的聲音溫柔的令我渾身發軟,那好像是無法違背的命令一般,我乖乖的背靠在她腿上,可是當張阿姨的手指碰到我的一霎那,我的身子一下緊張起來,從頭到肩僵硬在那裡。

“放鬆,別緊張。”

我很想放鬆,可還是不行,心髒“咚咚咚”的大聲的跳動著!

“唉!你等等……”張阿姨起身,從床下面拉出一個不大的塑料儲物箱,打開了,裡面是一些書和CD、錄像帶什麽的東西。張阿姨拿了一張CD放進了音響,那似有似無的薩克聲,真的讓我鬆弛了很多。

“啊∼∼∼∼啊∼∼∼∼嗯∼∼∼∼!!!”這是什麽聲音?

我回頭看了一眼張阿姨,她稍顯不好意思,說道:“這都岚岚她爸從香港帶來的,大人聽的,不過我覺得聽著挺能放鬆,所以就放了,要不換一張?”

“不,很好聽啊!”

“其實也沒什麽,咱們這里總是講人家這些是什麽黃色啦,淫穢啦,其實很美的東西,反而搞的……”

“就是,我們上個什麽生理衛生課,男的女的還要分開,真傻死了!誰沒見過呀!”

“呵呵,你見過什麽呀?小孩子口氣倒不小!”

“嘿嘿……我只是說,他們把這些事搞的神神秘秘,把我們都當傻子了!”

“就是,來,躺舒服點!”

不知什麽時候,我的頭已經隔著一層薄薄的真絲睡裙枕在了張阿姨的大腿上了。我有點醉了,真的,這一切已經不再令我緊張,倒是那樣的自然!我往上挪了挪,整個的頭都仰躺在張阿姨的大腿面上。

“別說話,靜靜的歇一會兒!”張阿姨貼近我耳邊說道。

張阿姨的手在我的太陽穴上輕輕的劃著圓圈,音樂飄蕩在臥室里,裡面不時隱隱傳來呻吟聲,床上躺著12歲的鮮嫩的女孩兒,我開始飄起來了,思想和身體,頸部接觸到張阿姨腿上的真絲裙,那種滑膩的觸感讓我的陰莖高高的昂立在腿間,不知道什麽時候,台燈已經變成了床頭的壁燈,粉紅色的,充滿性慾的芳香光線下,我的挺立的形狀令張阿姨的手心上出了一層密密的汗珠。

我現在毫不掩飾我的勃起,不但不遮掩,而且還在故意的用下身的看似不經意的挪動來挑逗張阿姨。

我的手自然的垂在身體兩邊,有意無意的接觸著張阿姨的腳面,我祥裝昏昏沈沈的狀態,左手整個的放在了張阿姨的左腳上,張阿姨的左腳動了動,好像使用她的腳趾撥弄了一下我的手。我的陰莖明顯的脈動了一次,隱約聽見張阿姨喉間嘤咛一聲,她看見了!

我開始撫摸了,輕輕的捏弄起張阿姨左腳的小趾,然後輪換著,每一根腳趾都不放過,右手握住了張阿姨的另一隻腳,在她的每個趾縫里徘徊……張阿姨的雙腿開始慢慢的繃緊了,用兩個膝蓋一緊一松的夾著我的肩膀,我向上挪了一下身子,整個人靠在了張阿姨的懷里,張阿姨默默的將我緊緊摟在了懷里,我的脊背上能感覺到兩個熱熱的軟軟的乳房緊貼著。

我的手開始撫摸張阿姨的小腿了,用指尖在她光滑的腿面輕輕移動,經過膝蓋、大腿面、外側、遊走到內側,然後,我將右手伸到了我的身後,向著張阿姨的腿間摸去……張阿姨的手從我的胸前,向下,伸進了我的褲腰間,然後將左手在我的胯骨上輕輕的撫動,右手向我的小腹慢慢的移去……我閉著眼睛,靜靜的享受著一個成熟的女人的愛撫。張阿姨將睡裙從腿彎處向腰際褪了下去,兩條光滑的玉腿夾著我的上身,我感覺到她在顫抖,我的身體順著她那柔滑的大腿皮膚向她腿間躺下去。忽然,一簇細軟得體毛和我的腰部緊緊接觸在了一起,張阿姨的睡裙下面是光著的,那是張阿姨的陰毛啊!扎扎癢癢的感覺,從我的腰部瞬間傳遍了全身的每一根神經,我清楚的從腰部的接觸上感察到了張阿姨生殖器官的形狀,那是滾燙豔軟的兩片柔唇緊緊的貼著我的皮膚,黏黏熱熱的液體幫助著張阿姨的下體在我的腰部上下左右的滑動起來,她一下比一下重的挺動著下身,我左右迎合著她的擺動方向……張阿姨的右手蓋住了我的陰莖,輕輕的揉搓起來,她的嘴唇開始從我的耳後吻起,喉間傳出了輕微的呻吟聲。我的腰後已經糊上了一大片張阿姨黏黏的體液,她那兩片豔軟的唇片像嬰兒的小嘴一樣在我的身後磨動著,越來越重,幅度越來越大。漸漸的,張阿姨的兩只手從我的底褲邊緣伸了進去,“啊!”我禁不住輕輕的叫出了聲,張阿姨的一隻手握住了我的陰莖,另一隻手輕輕的揉弄起了我的睾丸……我的手伸到了身後摸索著,忽然,一種細細軟軟的體毛的觸感傳到了我的手背上。那是我一生中第一次摸到女人的陰毛啊!

濕乎乎的,粘上了陰道里分泌出的淫水。我的手指顫巍巍的尋找到了張阿姨的陰蒂,剛一碰到,張阿姨突然輕叫了一聲,推開了我,把腿合上了。

大家一起來推爆!

分享快樂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分享快樂

大家一起來推爆!

太棒了

太有趣了!借分享囉~~~

太棒了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大家一起來推爆!

分享快樂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

路過看看。。。推一下。。。

是最好的論壇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