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醉任妻淫續

裝醉任妻淫續

慶功宴的第二天下午,我帶著我團隊的同事外出旅遊。這是早就計畫好的事

情。公司大老闆首度如此大量,準我們公款吃喝唱K,還提供經費供我們去趟城

市周邊,當然最可貴的是給了五天假期,加上周末可是一個長假啊。

於是我們打算狂歡一夜,次日下午出發去近郊小鎮,過一個惬意的舒適夜,

住帳篷露營,第三天在外休息,剩下時間自由安排。

小劉小丁和小江心裡有鬼,干過小靜之後沒敢跟我打招呼就偷偷溜了,不過

我們說好下午三點從旅遊集散中心出發,允許帶家屬。

不過,一來不是所有人都有家屬,二來還有三個女同事正好借機回老家不能

成行。

小丁小劉都是光棍,小江有女友,不過上班顧不上,剩下成行的就是璐璐和

她男友大東,小薇和她男友林子,加上我和小靜,總共九個人。

小丁小劉小江見著我和小靜,有些微微的不自然,倒是小靜一如既往,大方

的和他們打招呼,還握了握手,就跟什麽都沒有發生似的。但我還是從小劉握著

小靜的手的時候感覺到了一絲異樣,我想,這次的露營也許有事情會要發生吧。

一路無話,我們五點半左右到了目的地。於是安置帳篷,準備晚餐,倒也其

樂融融。

我們總共安置了四個帳篷,三個雙人的,供我們三隊夫妻情侶用,一個超大

的,供小江小劉小丁用,當然吃飯聚會玩樂也都在這個大帳篷裡面。

因爲食物都是事先準備好的,就是在帳篷外準備了一個爐子,燒了些開水,

也把食物適當的熱了一番。大家便團座在超大帳篷裡面開動了。不過即便超大帳

篷,擠下九個人還是覺得很擁擠的,我和小靜坐在正對門的最裡面,後面就緊貼

著帳篷壁了,璐璐坐在我右側,旁邊是大東,在旁邊是小江,小靜另一邊是小薇,

在過去是林子,小丁和小劉。服務工作主要是小江、小劉和小丁承擔。

我們邊吃邊聊,還玩起酒吧裡面常見的什麽開火車,數七等等遊戲,輸了的

喝酒或者表演節目,因爲場地太小,節目基本沒法表演,也就唱唱歌講個笑話什

麽的,所以男的一般輸了都是喝酒。后來吃喝的都差不多了,不過大家要是回去

睡覺有都嫌太早,於是大家提議玩殺人遊戲。大家把帳篷中間的地方空出來,只

留下酒,輸贏的的賭注都是喝酒,當然小劉促狹的說願意表演脫衣舞的也行。弄

得璐璐和小薇都要撲過去打他,而我發現小靜的臉上卻是泛起一陣紅暈。

隨著遊戲進行,氣氛越來越好,因爲這個遊戲在我的公司還是比較流行的,

有時間大家就聚在一起玩,推理猜測,沒有懲罰都樂此不疲,更何況現在還有喝

酒懲罰。我也越來越專注。

一開始大家都是盤腿坐,可我們不是日本人,長時間這樣基本沒人抗的住,

於是有的人蹲下,有的人改爲跪著,總之,不是的變換姿勢讓自己更舒服一些。

小靜也改爲跪姿,而且上身還略向前傾,姿勢其實很誘人,不過因爲帳篷擁

擠,沒人能欣賞到她那誘人的身姿罷了,后來小靜說身上冷,於是小江給她拿了

毛毯,我關心的問她要不要回去休息,她說不用。於是用毛毯把整個身體都裹了

起來。我感覺小靜似乎很奇怪的動了動身體,很像是做愛的時候讓人後入式的撅

起了臀部,但是上身卻有擡得比較高,比正常跪姿要低,可是比做愛趴著的后入

式卻又明顯要高。總之比較奇怪,我還問小靜是不是不舒服,小靜沖我媚笑著說

沒事。

再三確認小靜的確沒有什麽不適之後我就繼續專心在殺人遊戲上了。

「天黑請閉眼……殺手請睜眼……請示意你要殺的人……好……殺手請閉眼

……天亮了,大家睜開眼吧。」這輪是小靜做法官。奇怪,我睜開眼睛一看,小

劉不見了,小江說這輪小劉不參加,內急,解決問題去了。於是我們繼續玩,殺

手很狡猾,被殺的是小丁,小丁猜璐璐是殺手,可是最後大家票選的確是小江,

於是小丁和小江都被淘汰出局。他倆也說要去解決生理問題,我不疑有他,繼續

遊戲。

再次閉眼,我感覺到小靜似乎嘤咛一聲,好像極力忍住什麽,鼻息也有些粗

重,但是很輕微,限於遊戲規則,我不能睜眼,只能繼續感覺,似乎小靜的身體

也在微微晃動。片刻之後睜開眼睛,這回是林子被殺,大家票選大東冤死,最後

剩下我和璐璐和小薇,我自己不是殺手,殺手在她倆之間,可是最後一輪殺手可

以自殺,因此選出正確的殺手關鍵點就在我這里,而殺手也擺明瞭要考驗我的智

商,自然不肯殺我。大東和林子都在旁觀,小劉回來了,臉紅撲撲的,好像還出

汗了。

小靜則保持著微微的有頻率的喘息,身體微微的似乎一下一下的搖動著,我

既想著殺手遊戲,有覺著小靜異樣。

再次閉眼睜眼,果然小薇被殺,璐璐說小薇是殺手,小薇說璐璐是殺手,大

家視線全集中在我身上,小靜卻突然「啊」了一聲,把我嚇了一跳,她說沒事。

我又陷入了思索,小靜依然若有若無的晃著身體,並且上身越發的前傾的厲害。

苦思良久,小江也回來了,我終於選擇小薇是殺手。這個時候小靜卻有「啊……

嗯……」了一聲,並且整個身體趴了下來,臀部還是貼著帳篷,並且都裹在毛毯

裡面。要不是大家都在一起玩遊戲,而且這種情況下我想也不可能,我真要懷疑

小靜是不是在做愛。可是這絕不可能,所以即使奇怪,我也依然沒有懷疑。結果

我賭對了,最後一輪找出了殺手。

大家繼續遊戲,不過接下來我總是發現,小丁小江和小劉一被淘汰出局就溜

出帳篷,一會是透透氣,一會是抽根煙(平時他們煙瘾不大),一會是方便……

總之各種理由。而小靜我則總覺得她好像不對勁,卻又找不出這不合理到底在什

麽地方,一問她,她就轉過頭沖我媚笑說沒事,坐的有點累了自己晃一晃,不過

有時候她晃得實在有些厲害,而且不時的發出「嗯」聲。四五輪遊戲過后,小江

和林子雙雙被淘汰,小江出去的時候,林子也跟著說去透口氣,最後林子竟然接

下來一整輪都沒有回來,而這個回合,小靜竟然發出三次「嗯……啊……」聲,

而且最後一次還拖了一個小長音。連璐璐和小薇都問小靜是不是不舒服。我看著

小靜,她的臉色潮紅,似強壓著喘息,然後平靜了下來。

林子這時也回來了,一臉興奮的,這輪遊戲首輪淘汰的是東子和林子,林子

竟然再次說要出去透口氣,還拉著東子一起出去。接著小靜的身體晃得厲害起來,

我甚至懷疑小靜是不是發燒了,抱住她,她大聲的說,你輕點,你輕點,我沒事,

我趕快抱的鬆了一些,看著她鼻息粗重,心疼的,小靜說「沒事的,一會就好了,

要不玩玩這回就回帳篷吧,我說好。剛好我被淘汰,於是愛憐的看著小靜,輕輕

的拂拭她的額前的一縷頭發,發現小靜竟然出汗了。終於結束這輪遊戲,小靜大

喊一聲,結束了,可以回去了。說著就站了起來,不過裹在身上的毛毯沒拿開,

就勢裹在了下半身。拉著我就回了帳篷。

一進帳篷小靜就把我撲倒,把我衣服脫了個精光,然後一手握著我的大肉棒

膩在我臉上,「猜我剛才做了什麽。]

我心裡一咯噔,眼睛瞪大。小靜媚笑的說,「做了你最喜歡我做的,快點插

進來吧,裡面還有小丁小劉小江和林子大東他們射的呢,我才發現小靜下半身的

褲子臀部有一個大洞,整個臀部暴露了出來,內褲被剪斷了,而淫靡的小穴一片

白花花的精液溢出來了,並且小穴還一張一合的。我沒再猶豫,翻身,把小靜的

臀部提起,讓她如剛才一樣撅起屁股,深深的插進小靜濕滑的淫穴,抽插起來了

……

「小丁的肉棒最粗,小劉的比你的長,小江的是彎的,不過林子和東子的我

分不出來……啊……」

天哪,我這淫妻也太有創意了吧……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