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女同事的真實經歷

我與女同事的真實經歷

我是剛剛畢業才來辦公室的新人,珍姐坐在我的辦公桌對面,她快三十了還沒有生孩子

昨天下午珍姐叫我晚上去她家吃飯,說是她家的電腦上不了網,連桌面也不顯示了,我說好辦啊,帶XP盤回去放進光驅裡一步步就重裝了.

下班時我帶上軟件盒隨她坐上713路車,第一次去她家真不自在,她一個人住著七樓的大房子裡.坐電梯上去,關上防盜門就與世隔絕了一樣.

回家後她就開始做飯,電腦就在她的睡房裡.我一看電腦真是系統破壞了,問她C盤內有什麼重要的文件沒有,她在廚房裡回答說,沒有事的,電腦裡沒有重要的東西.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我怕難得裝驅動和其他軟件,還是選擇不破壞原來的系統.

一會兒她就叫我吃飯了.

她說我是第一次來她家吃飯,就做了好多的菜,柔和的燈光下,珍姐顯得非常俏麗.我不由得想入非非。。。。。。

飯後珍姐就去廚房收拾,我就回到她的睡房安裝系統.

安裝後重啟電腦還是老樣子,怎麼可能啊!!!我驚叫起來.珍姐正在睡房裡的浴室洗澡,她應了一聲:”還有辦法嗎?”,我說當然有啊,只是要格式化C盤,再裝系統,這樣萬無一失的,只是什麼軟件都要重裝,晚上要到很晚才行啊.

她說:”裝就裝吧,反正我不急啊的.只是要累你了”

暈啊,我急啊,過了晚上九點半就沒有公共汽車了,到時沒有二十幾元打車是回不了我租住的地方的. 沒有辦法了,格式化C盤,再裝XP系統....珍姐洗完澡出來了,毛巾包著頭,時髦的夏裝裙子再怎麼也不會太長啊.上面的淡白的吊帶裝就更不用說了.她就坐到我旁邊看我裝系統....我心裡怪難受的.真慢啊...重裝成功了...看到了 藍天白雲,還有好多東西要裝了 ,驅動盤??? 她就翻箱倒櫃的尋... 尋到了,我裝好各種驅動軟件,一下就上了寬帶,這就好了,很多軟件在網上能夠找到....裝吧,反正過早了九點半.早沒有車了

這下真的好了,珍姐要的軟件全齊了,該說拜拜了,時間已過十一點半,珍姐挽留說這麼晚了,現在外面好亂的,這個時候你一個人走我也不放心啊,還有的士晚上的價格要高很多,恐怕沒有40塊錢還真不行.

是有些心痛這幾十元錢,好為難啊....

珍姐笑著說,我家有三間睡房呢,你就睡隔壁好了,明早怕別人笑話就五點半偷偷的坐早班車出去吧. 她不由我說,就到衣櫃裡找出她老公的內衣褲叫我去旁邊的浴室洗澡.

穿著珍姐老公的西裝短褲出了浴室,珍姐正在電腦前與別人QQ,她說我正忙著呢,你等一會兒啊,我給你整理一下你的床啊. 過一會,她說:暈,怎麼以前的電影看不了啊,我就過去看,是一個叫”傳奇RMVB”的電影,原來我裝的超級解霸版本是不能播放RMVB格式的,我說好辦啊,將real在網上升級到最新版就成了。三下五除二的就完了,呵呵...暈啊...

“傳奇RMVB”終於播放了...我的臉一下就紅了,珍姐也不自在,此”傳奇RMVB”的電影正是原來是傳說中的《性女傳奇》,是新加坡華人鍾愛寶10小時做愛251次創吉尼斯世界紀錄的紀錄片。看到上百男人裸體排隊上一個女的鏡頭,還是深夜與珍姐獨處睡房裡,我好害怕,又特刺激的。珍姐也不自在,又要裝著沒有事一樣,笑著說,你也不是未成年人呢,沒有什麼吧,別人做都做得出還看不得嗎?隨便與她聊了幾句,她又試了幾張電影光盤,都能播放,她說還是你是師傅,沒有你幫忙,今天真一點辦法也沒有,電腦裡這些片子也不想讓別人知道的,怕別人笑話,你是小弟,是自己人呢。

我說你還說什麼都不懂呢,這個《性女傳奇》的電影也能搞到,比我懂多啦。她笑笑說,真是罪過啊,你沒有結婚,連女朋友都沒有,讓你看見這個片子了,難受了吧,想看就讓你看完,只有一個多小時的片子,下不為例呢。她說,我也才在淘寶網上買來的,她的收藏夾收藏了這個網址我說真有意思,我可從來沒有在網上買過東西呢,真怕別人收了錢不給發貨。她笑著說,才不呢,我可常在網上購物,這個電影是通過QQ傳送的,郵寄都免了,好快呢。 《桃色樂園》

《性女傳奇》裡是做不完的愛,旁邊很多男人排著隊上兩個人看了約半小時,我真的好難受了,我說珍姐我要睡去了,不然明早起不來。她說,好啊,你等等,我給你整理一下隔壁的房間, 約十分鍾後,她進來了,說好了,你就睡去吧,做個好夢!

我說,晚安!就進了隔壁的睡房。這才注意到珍姐家的睡房都是沒有上鎖的 我把房門關上,脫去長衣服,只穿一條短褲頭,關了燈,一頭躺在珍姐的軟床上。但我總睡不著,因為鼻孔裡鑽進了幽幽的香氣,是女人身上特有的氣味!我開了燈,發現軟枕上附著幾根長頭發,呵,這是美人身上之物!我全身一下子發麻,癢癢的,難受極了。突然感覺到枕下還壓著些物品,我移開枕頭,哈,好家夥,竟然是幾片衛生巾和一條�花內褲!我頭腦中猛然閃出一個念頭: 珍姐在勾引我!

我真想馬上沖進珍姐的房中。。。。。。

但轉念一想,這種事是不能太唐突的,女人就愛營造氣氛,崇尚自然。用什麼方法可以搞得浪慢一點呢?想呀想呀,最後還是讓我想出了一個辦法。

我輕輕地起了床,走到珍姐的睡房前,輕輕的敲了敲門。房裡於是發出了聲響。門開了,珍姐身穿睡衣,現出美妙的身形,胸前的兩團東西憤憤的向前突起,

“有事嗎?”珍姐微歪著頭,直勾勾的眼神看著我

“我,我現在感覺有點熱—珍姐,你有風扇嗎?”

“我這裡只有空調,不過在我房中”。於是珍姐起身開了空調,接著用幽幽的眼神望過來,說:“怎樣解決,你自已想吧”。

珍姐說完,並不理會我,只向我歪歪嘴,獨自躺回床上。最要命的是她睡得很靠裡,分明讓出了另一個人睡的位置;同時又沒有把撩起的蚊帳放下來,還有意無意間把左腳支起來,右腳架在左腳上。於是裙裾便自然的往後退卻,現出粉紅色的內褲的一小角。她把兩眼輕輕閉上,十足一個睡美人兒!

我被涼在那兒,無所適從。上麼?珍姐還未開口,那層關糸還未道破,確實是有點唐突的。萬一珍姐翻起臉來,也是夠難堪的。離開麼?珍姐的舉動分明在說:“這樣美妙的晚上,這樣壓抑的怨婦,你還等什麼呀?來啊,我給你好果子吃!”

我無所適從地站著,雙腳象灌了鉛。

暈啊!我進退兩難,巴不得地上有個洞。。。。。。

還是安全為上!大家在同一個單位,低頭不見擡頭見,如果現在搞出個大頭佛來,以後怎樣相處呢?更何況如果珍姐真對我有意,機會有得是。我把心一橫,拿定了主意。

“算了,我忍著吧,晚安”。把房門一關,極不情願地回到自已的房間。

橫豎都睡不著,珍姐那雙寶貝一樣的東西老在我腦子裡浮現,珍姐的明眸浩齒,修眉笑靥卻揮之不去,心裡亂七八糟,開始怨恨起自已來了:你個膽小鬼,人家已擺明讓你一起睡了,你還無動於衷;送上門來的肥羊都不要,還要扮君子;哎,順水船你都不搭,傻B一個,要知道蘇州過後無艇搭呵!臨未又這樣想:我是個正大光明的男人,不可乘人之危;珍姐,求你了,放我一條生路吧,你不要把裙裾露出來好不好?讓人看到裡面的東西叫人如何把持得住啊!珍姐,求你了,我下面的東西已經很不安份了,已經把被單撐成個帳篷了。。。。。。

“###”,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我馬上起床,把門打開。

珍姐微微的低下頭,說:“我肚子好痛啊”。將雙手把臉捂住,甩下一句:“你壞!”,就跑回自已的房間去了。這時我才猛然醒悟:媽媽呵~~~~~~~~

我順勢走到她的房間。只見珍姐躺在床上,雙手捂著腹部,用象是哀求的眼神勾著我。我大膽地坐在她的床沿上,關切地問:“哪裡不舒服?我能不能幫你的忙?”

珍姐臉上馬上紅了一大片,說了一句“你壞”,雙手卻從腹部移開了。

我心驚肉跳,伸開雙手,顫抖著移到她的腹部,輕輕地揉起來。珍姐全身打了個冷戰,卻沒有阻止我的意思,竟然把雙眼閉了起來。於是我得寸進尺,將揉的目標漸漸擴大,先是丹田穴,後是中脘穴。。。。。突然我的手碰到了一團軟綿綿的東西,馬上象電光火石般將手縮了回來! 《桃色樂園》

珍姐這時張開眼睛,看了看我,怪怪地對我笑了笑,說:“笨蛋,鬲著衣服揉有效的麼?”說完又閉上了眼睛。

嘩,我全身象滾豬紅湯,熱血沸騰。

我的雙手已經不聽指揮,顫抖得利害。但還是慢慢地將她的裙裾掀起,一點一點的,先是見到了雪白的大腿,粉紅色小內褲,最後露出來的是平復的小腹。我的心象有千百隻小老鼠般亂竄亂跳。將手伸進她的小腹中,按摩起來。畢竟是少婦,珍姐的肌膚象塗了一層豬油,滑滑的,還泛著紅光。那陣陣的幽香更加濃烈,使人神魂顛覆。我的手越來越不安份,漸漸向前面的兩座山峰邁進。。。。。。

忽然,珍姐猛然坐了起來,嚇了我一大跳!

珍姐將臉揍上來,幾乎觸到了我的臉夾。這時我生了壞心,將目光往她的裙領內望去,嘩,淺綠色文胸包裹著的,是好結實的一對寶貝!

珍姐雙眼由下向上看著我,象個孩子般撒起嬌氣,說:“你哪,還算憐香惜玉。不過我以前也犯過這個病,我老公都是用油給我塗背脊就好的”。接著又往衣櫃指了指:“油在衣櫃第三個抽屜呢”。說完又躺下,不過這次是把背向了上。

我象領了聖旨,馬上打開她的衣櫃。裡面各式女人的衣飾淋郎滿目,就象個時裝店。單論那各種式樣的文胸就讓人大開眼界。我取了藥油,打開,倒出一點,把她的睡裙徹底掀起,露出了裡面的無限風光。我開始輕輕地塗了起來,感覺到她的體溫由我的手掌傳遍了我的全身。

“珍姐,有個地方我揉不到”。

“什麼地方?”珍姐嬌柔地問。

“你裡面穿著衣服的地方啊!”

“我裡面哪裡有穿衣服呢?”

“這個不是麼?”我用手拉起她的文胸的帶子彈了彈,說:“這算是半件衣服吧?”

“壞東西”!珍姐更加嬌嗔了。“你把它解開便是了。這點小事也要來問我?膽小鬼!” 進展極為順利,我知道,現在進入了攻堅階段了,吃飯還是吃粥就看這一回了,

我全身發滾! 伸手去解文胸的扣子。但弄了半天,就是沒能如願把它解開,大半因為慌張,小半因為我從來未擺弄過女人身上這私物。珍姐見我這樣,嗤一聲笑起起。她反手去,兩下就把扣子打開了,當我的手指觸到了兩團軟綿綿的東西時,珍姐猛然直起身子,用驚異的眼光瞪著我。不料那文胸卻松脫了下來,胸前美妙的構造一覽無遺。。。。。。

我伸出手去,正想去撫摸這令男人們神魂顛倒的尤物時,珍姐卻一把將我的手推開,慌忙反手把脫落的文胸扣上,我不知哪來的勇氣,張開雙臂,猛然把那嬌姿一擁入懷,兩唇向她清秀的臉膀吻過去。。。。。。

“拍”一聲,我臉上捱了珍姐一個巴掌。“流氓!”珍姐一把推開我,霍地站起,撩起的睡裙隨即降下來,那美妙的風景畫卷謝了冪。

我張大眼,真猜不透眼前這女人要干什麼~~~~~~~

我償試著重新接近她,把她輕擁入懷,用盡我生平所能理解到的溫柔,雙手輕輕地在她的酢背上撫摸著。這次珍姐並沒有任何拒絕之意,一任我的一雙肉掌聲在她的身內遊走,先之以背,繼之以纖腰,再之以胸。。。。。。我能感覺到她重重的鼻息。於是我膽量來了,雙手伸向了雪一樣白的大腿,略作停頓,就徹底向戰略目標發起總攻—–我伸手要去脫她的小內褲啦!

“拍”一聲,我的臉上又捱了一巴掌。珍姐一把推開我,說:“你要干什麼?”

我並不理會她,雙手只顧去拉小內褲,珍姐怎麼也不讓,拼了老命護著私處,最後發了狠話:“你個壞東西!你今晚就別想了,我是不會給你的!想得美!我這是為你好!”

我感覺到自已一下子掉進冰水中。男人老狗,讓一個女人看不起,不由也火起,回了幾句:“為我好?留下我睡就算了,又一再的誘惑我。把人拋到半空中又讓人摔個半死,這也為我好?”

“混賬的東西”!珍姐發大火氣了,說:“我那裡誘惑你啦?!”

此時,我也來了牛脾氣,轉身回剛才的睡房中,取出枕頭底下壓著的那幾包衛生巾,回來時用力甩在她的床上,吼道:“這不是誘感我又是什麼樣?” 《桃色樂園》

“老娘今天讓你給氣死!”珍姐暴跳如雷,杏眼圓睜,氣湧丹田。接著猛然掀起睡裙,用力拉下粉紅色小內褲,說:“你自已看去!這不是為你好?”

我雙眼睜得就要裂開,我分明見到了一樣東西:

我的媽呵,我分明看到裡面有許多鮮紅的液體,染紅了裡面的一塊墊布!我頭腦中轟一聲炸開了。

我聽年長者說,男人若見到女人的經血是要倒大黴的,我暈了!

“你大姨媽來了,干嗎還留我過夜?”我憤然道。

“哼,如果我今晚大姨媽不來,敢留你過夜嗎?”珍姐反唇相譏,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神氣。

媽的,你玩我?羞愧難當之時,我要落荒而逃了。我馬上穿好衣服,拾起自已的物件,拿起椅子上的鑰匙,打開門。

珍姐開始時只是獃獃地看著我,當她明白我的用意後,連忙撲過來,拉住我的手說:“你要干什麼?什麼時候啦?都2點了,我不讓你走!我擔心你!”

要走要留要聽你的?我內心的羞愧誰能去平息啊!於是我掙脫開她的手,說聲“晚安”,掉頭就走。慌亂間把門一關:砰!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