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遇 15

豔遇 15

第十五章神秘老人

這一吻直至我喘不過氣來才松開莊小菲,她的臉色也變得緋紅一片,眼睛水

汪汪的看著我。“小菲,雖然我有著強健的體魄,但在感情上卻是一個懦弱的人,

從前對女人不敢有絲毫的妄動,只能在心裡想著念著,有時連拒絕一個人都下不

了決心。這種看似多情的性格,卻是無情的體現,沒有愛的目標,有時連我自己

都很迷茫,直到彩雲闖進我的世界,緊隨其後你又向我表明心跡,讓我有種不知

身在何處的幸福感,此刻回味過來,總算讓我徹底清醒了。小菲,我會珍惜你的,

不管是彩雲或者是你,既然不怕世俗的倫理,願意一起成為我的女人,我便要承

擔起一個男人的責任,改變自己的現狀,付出比別的男人多一倍的努力,因為我

可是有兩個老婆了。”我摟著懷中的佳人,想起二女的約定,此刻心中盡是感動,

被她和彩雲這種奇女子所征服。

“好了,不要說那麼多肉麻的話了,我也餓了,快點出去吃飯吧,以後你要

是敢對我不好,我可是會再找其他男人的噢。”莊小菲輕輕吻了我的臉,然後笑

眯眯的挽起我的胳膊。

說到餓,我的肚子在此時總算又有感覺了,是要出去吃點飯了。其實現在我

的下面更餓,剛才的一吻徹底挑起了我的情慾,真想將莊小菲壓在床上,美美品

嘗一下這具美妙的身子。只可惜,第一次總不能表現得太過於色急,還是慢慢來

吧。

我住在四樓,沒有電梯的那種樓房,所以我和莊小菲只能順著樓梯向下走。

接著我們行到離我家不遠處的一間中式餐廳,這個時間,正值吃飯高峰,這間餐

廳的生意更是出奇之好,半個位置也沒有了。放眼在大堂裡轉了一圈,我聳聳肩

向莊小菲道:“小菲,看來我們要換一家餐廳吃飯了。”

“先生,小姐,你們再等一會兒就好,有一桌客人剛剛吃好,我們正在調換

新的桌布,不會讓你們等太長時間的。”身穿旗袍的禮儀接待小姐聽到了我的話,

向我和莊小菲微笑著說話。其實主要是對著莊小菲,這是慣用的手法,拉擾女客,

男的自然是亦步亦趨。

“那好吧,再等一下,人多的餐廳總是有它的特色。”莊小菲拉著我坐在為

客人準備的座位上,但她並不是坐在我身邊的那張椅子上,而是直接一屁股坐在

了我的大腿上,這表現得也太親密了。

我自然也不甘示弱,怎能讓女人將主動權操控在手?接著我雙臂環抱她的腰

身,雙手放在她結實的小腹上,大腿故意動了幾下,感受著她屁股的柔軟豐挺,

這種感覺太舒服了,我的下體又隱隱而動,抵在了莊小菲的屁股上。莊小菲明顯

感到了我的變化,身體軟了下來,體溫上升,更是向後靠入我的懷中。

這時,一個老人自我的身邊經過,禮儀小姐行禮道:“費先生請慢走。”我

沒有在意,沒想到眼前一花,老人已站在我的面前。我擡頭看去,老人的頭發雖

然全部花白,但臉色卻是異常紅潤,身體更是硬朗,穿著一身的唐裝,黑色絲質

材料,上面有一簇簇暗紅色的龍紋,手上還柱著一根拐杖,入眼即知不是凡品,

當是特種材料所制,只可惜我不太懂這個,所以不清楚拐杖的價值。

“小夥子,你最近是不是出過什麼事,身體沒有不適吧?”老人向我開口問

道,聲如洪鐘,震得我耳鼓有種嗡嗡聲。

莊小菲從沈醉中被驚醒過來,看到老人站在眼前,馬上從我懷裡脫身,指著

我旁邊的位置道:“老伯伯,有事坐下來說吧,曉鵬是不是有什麼不對勁啊,你

看有沒有補救的辦法?”她是太過緊張我,所以聽到老人說話,便以為碰到了傳

說中的神醫呢。

但我卻不以為然,十有八九是江湖騙子吧,但我仍漫不經心道:“沒有,我

的身體很好。”

“呵呵,你的女朋友倒是個不錯的姑娘,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只可惜,她今

生是無法獨享你的感情了,這也是天意如此啊。”老人善意一笑,卻把我震醒,

太神了吧,竟然知道那麼多事。

我在椅子上挺直身子,愕然看向老人,沒想到莊小菲比我還急,坐在老人的

另一側急促道:“老伯伯,你還沒說曉鵬究竟有沒有事,他前幾天被閃電給劈中

了,在床上躺了好幾天呢?”臉上的焦急之氣不溢言表。

“那好吧,如果你們相信我,我們邊吃邊聊,估計你們現在也餓了吧。”老

人拍了一下大腿,然後向迎客小姐招了招手。

門口的迎客小姐快步走過來,小心的向老人問道:“費老,請問有什麼其它

事嗎?”看來這老人還是常客。

“唉,說過多少遍了,不要叫我費老,弄得我好像有多老一樣,要叫我費先

生,或者叫我小費也行。”老人的臉沈了下來,有些不高興,接著搖頭道:“將

我的房間整理一下,我和這兩位新朋友再吃一頓。”

真是個有意思的老人,看起來明明有七八十歲的樣子,還讓人叫他小費,不

過我對他的印像卻由此改觀,說不出的欣賞,率真本性,這是個值得一交的人。

相識便是這樣的,第一印像很重要,要是第一印像深刻,便如同是老友般,可以

聊好多話題。老人說完後,便領著我們向二樓行去,禮儀小姐拿起電話撥了一串

號碼,應是通知二樓的人準備一下。

二樓全是包房區,我們在最東邊的一間包房前停了下來,包房深紅色的門上

貼著一個鍍金色的牌子:敬軒廳。老人帶著我們推門而入。

這間包房比我的房子還大,裡面擺著一張大桌子,旁邊靠著十二張椅子。桌

子和椅子好像均是紅木所制,看起來貴氣十足,旁邊還有一組沙發,最邊上擺著

一台電視機,在另一邊甚至還有個衛生間,宛如一間小房子般。桌子上整理得干

干淨淨,說明這間餐廳的辦事效率相當高,就在我們從一樓行到二樓這麼短的時

間內,打掃得這般清爽。老人滿意的點點頭,率先坐了下來,然後示意我和莊小

菲坐下。

一位服務女侍自門外進來,向老人鞠躬道:“費先生,桌子整理好了,要現

在點菜嗎?”

老人點點頭,順手取過菜單,然後在服務女侍耳邊輕聲說著,應該是在點菜,

只可惜,聲音太低,我和莊小菲基本是聽不清了。我的心裡突然有種七上八下的

感覺,這老人也不知道點了什麼菜,到時候該誰付錢呢,難不成想借著這個機會

斬我們一頓吧?一會兒之後,女侍出去了,老人嘆了口氣道:“你看這間房子的

風水怎麼樣?”

我一愣,怎麼又突然談起風水來了?“費老,關於風水,我可是一點也不懂,

只是請費老指點迷津,您究竟看出我的身體什麼了?”我對這位神秘的老人尊敬

起來,看女侍對他的態度,便知他是一位身份相當尊崇的人。

“不要叫我費老,否則我真不高興了。我的全名叫費敬軒,你以後就叫我小

費吧,還沒請教你們二位的姓名?”老人又有些不高興了。

這個名字我沒聽說過,但世上有好多的人不愛虛名,所以名氣大的未必就是

最有實力的。“噢,那好,我就不客氣了,小費,我叫朱曉鵬,我的女朋友叫莊

小菲。”我嘿嘿一笑,心裡竟有一股成就感,叫這麼一位老者小費,心裡還真是

飄忽忽的。

“這間房子東觀日出,西視白金,有潛龍深伏之氣,是不可多得的寶脈,當

初我便是看中了這點,才買斷了它的使用權,否則上海那麼多有名的餐廳,我怎

麼會單單看中這一間名氣不算太大的小餐廳呢?”費敬軒手中的拐杖在地上頓了

頓說道。

我狂汗,看來我是連上流社會的邊都沒見著,簡直不是一般的孤陋寡聞。這

家餐廳在我看來,足以列入上海的一流餐廳,營業面積約有三千多平米,還請來

了幾位大廚撐場面,但在費敬軒看來竟是一家小餐廳。

“小費,這間包房的買斷價格不菲吧?”我不忍打斷費敬軒的說話,只好順

著他的話向下問。

“還好,錢倒是沒多少,一點點錢,十年一千萬而已,每十年付一次,當然,

餐費是另算的。因為這家餐廳的產權是屬於老闆本人的,所以餐廳要是因為經營

不善而倒閉,便要將產權還給我,我總是合算的。”費敬軒輕輕飲了一口身前的

綠茶,淡然說來。

我卻嚇了一跳,一次出手一千萬,還是小錢,這是什麼人啊。莊小菲也一愣,

美目瞄向費敬軒,好奇心大勝,忘了繼續問他關於我的一些問題。一時之間,房

內靜了下來,我和莊小菲不知道說什麼好,費敬軒則在緬懷著什麼事情。

還好時間不長,送餐的便進來了,一會兒便呈上滿桌的佳肴,還帶來一瓶紅

酒,看那成色便知是酒中的極品。“曉鵬,小菲,先吃菜吧,邊吃邊聊,光顧著

說我的一些事了,一會兒再說說曉鵬的事。”費敬軒作了個手勢,侍應生上來將

我們三人眼前的透明玻璃酒杯注滿紅色液體。

為了使酒體達至最佳的飲用口感,所以這瓶酒應是在這之前就開啟了,我看

著杯中的酒液,酒體醇厚,聞之便有一股清香,橡木的味道融合在酒內,在此時

達至頂點,讓我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因為餓極,所以我的吃相一定不會太好看,匆匆吃過幾口之後,才緩解一下

肚子的抗議聲,這才有時間品嘗一下眼前的美點。每一款精緻的小菜燒得極是入

味,我順手取過酒杯,稍稍傾斜,倒了點酒口內,果然是好酒,自舌間傳來一陣

美妙的感觸,無與倫比。

“曉鵬,你的眼睛因為那道閃電,發生了異變,能散出一種惑力,就好比催

眠一樣,能讓你特別強烈的意識傳遞給你想迷惑的人,當然,這也要對你不設防

的人才會輕易打開心靈,否則你很難成功。你的身體想必也和以前不一樣了,是

不是好像有無窮的力量?”費敬軒在我的耳邊低語,莊小菲裝作沒聽到,只顧著

吃眼前的菜點。她便是這樣一個聰慧的女人,別人不想讓她聽到的,她便沒有那

種奇強的好奇心。

費敬軒看得相當透徹,讓我無話可話,唯有點點頭,沒再說別的,他繼續說

道:“這對你而言,可能是好事,但也可能會成為壞事,因為你的心性也會慢慢

發生變化,任何事情變得唾手可得了,便不會懂得去如何珍惜,感情上尤為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