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的午夜

偷情的午夜

(上)

「今晚公司要開會嗎……嗯,我知道了……沒關系……小心點喔。」

掛線后,我禁不住歎一口氣。

生日都不回來吃晚飯,無論如何都是不可以饒恕的,盡管你說的是怎樣堂而

皇之的藉口。

下班后,我獨自在旺角鬧市遊蕩,身上什麽都沒帶,攜著的只是一個沒靈魂

的空殼。

什麽愛你一生,什麽天長地久都是騙人的,跟你上一百次床后,就即使是怎

樣的好男人都會變臉,這是改變不了的事實。

有良心的到外面找外遇,美名爲逢場作戲,沒良心的索性換個新的來玩。

不要告訴我你是剩下的好男人,你沒變壞只不過代表你沒魅力,沒有能力出

去玩。

24歲的我對一切都看透,沒有人可以騙得到我。

「詠芳,你是詠芳嗎?」就在我於街上納悶地逛著的同時,一把似曾相識但

又已經非常久遠的聲音叫住了我。

回頭一看,是你。

志雄。

「很巧合呢,在這種地方碰上。」你搔一搔頭,以帶著羞澀的表情向我說。

「是呢,很巧。」我作出一個陌生人最基本應有的微笑。

……

在散發濃烈咖啡因的咖啡店內,你點了西班牙咖啡,我要了一杯藍山。

「很高興可以碰上你。」看到你用吸管呷著點綴於咖啡上的白色雪糕球,眉

開眼笑的對著我說出懷念的字句。我有一種驚訝的感覺,怎麽一個出了社會幾年

的人,還可以保持一種這樣的……純朴。

直接來說,是幼稚。

「畢業以來都沒見了,詠芳你還是一點沒變。」你繼續說。

我沒變?我整個人都變了,只不過是你看不出來。

我禮貌地點一點頭,回答:「志雄你也沒變耶。」

「真是幸福的一天,可以看到你。」從你喜悅的神色,我感受到了一點點自

豪,至少你的表情告訴了我,在我已經把你忘記得一乾二淨的今天,你心內還是

有我。

雖然這是與我無關,但女人就是享受這種單純的被愛。

看著你喋喋不休地說出當年的瑣碎往事,我面帶笑意,笑的是你居然花那麽

多腦筋去記這種無聊的事。

我早已忘記你了。

的確,在中五的時候,我們曾有一段時間以男女朋友相稱,這些一切對我來

說早已成爲微塵泡影,可是你那思念的表情卻告訴了我,多年來從沒有忘記當年

那一段荳芽之戀。

真是沒長大的人。

不過,即使是如何叫女人享受的說話,都總會有厭倦的一刻,聽著你仍興高

采烈的高談闊論,我開始想走。

「不如……結帳吧?我趕時間……」我不留情面的說。

不過,在最重要的一刻,你居然說出叫我意外的一句。

「對了,今天是詠芳的生日吧?該我來請客。」

小子,還記得今天嘛。

我嘴角一刹那泛起微微的笑意:「生日,就只是一杯咖啡嗎?」

「嗯?」

一個笨拙的回應,但在我眼中,這個回應倒帶著半點可愛。

「最少一頓晚餐吧?」我笑說。

「你……你願意跟我吃晚飯?」你眼中散發出不可思議的目光。

「是啊,而且……要到你家煮……」

***    ***    ***    ***

8年不見,你的家和你的人一樣,毫無進步。

只不過,家人都移民外地,一個人住這種大屋,還說是不錯的生活吧。

爲了要你更迷戀我,在廚房裡我施展著女人獨有的魔法,叫你啧啧稱奇。

我知道,經過這一個晚上,你更忘不了我。

「詠芳煮的飯太好了∼」晚飯,你贊口不絕。

「也沒有啦。」對於這個預料中的結果,我帶著迷人的微笑接受。

「還是一個人嗎?」飯后,我在你家作不經意的四周張望,從家中孤陋的佈

置,我問了這個理所當然的問題。

「是呀……」你落莫的回答。

「哦……爲什麽不找個女朋友?」我再次明知故問。

「哈……我這種悶蛋,哪裡找得到……」你苦笑著說。

嘿∼我心頭一笑,這個我當然知道,8年前,我就領教過你的無能。

「加上……這麽多年……我都還是……」你欲言又止。

「是嗎……我真不知道會那樣傷害你……」我抱歉的低吟。

你搖一搖頭:「沒有啦,可以看到你活得快樂,我已經很高興……」

還在裝君子嗎……我對你的故作堅強感到可笑,但我並沒可憐你,而且更想

狠狠地刺傷你。

「還可以啦,健強對我還好的。」我故意在你面前提起他的名字,對,是你

同班同學的名字,當年他就在你的手中搶走我。

「是嗎……那就好……」你仍舊苦笑。

沒用的男人!我發出輕視的眼光。

「其實……當時是我不對……」我裝著怅然若失的說。

「沒有,是我不好,像這樣悶蛋的男生,換了我是你,也會走……」你將一

切罪名放在自己的身上。

笨蛋……我輕蔑的一笑。

「不過……都8年了,這段時間你一個人怎麽過?」我從椅子站起,走到你

的身邊。

「沒啦,還不是一樣,悶蛋有這種好處,習慣了悶……」

「是嗎……有沒有想起我?」我發出調皮的笑容。

「當……當然有……」

「什麽時候?」

「什麽時候……就是………」可能是一刻都沒忘記我吧,你一時間選不出答

案。

「在……自渎的時候?」看著你無知的表情,我決定要玩弄你。

「詠芳……你……說什麽?」你不可置信地反問我,大慨你不會相信,中學

時跟你踏步校園、說著綿綿情話的我,會說出這種下流的話。

我從來不清純,那只是你看到的幻象。

你一直只活在自我陶醉的世界。

「你說一直沒女朋友嘛,那一定……有自渎吧?」我繼續追問你。

「我……」

「不用害羞喔,都是大人了嘛,健強在我月經來的時候,每天都要我替他自

渎。」我輕松的笑說。

你的臉,一瞬間變得又紅又綠,是不敢相信心中的女神會替別個男人打手槍

嗎?還是聽到心中女神說出這話覺得興奮?

我可以感到,你的呼吸變得急速。

「你一直說想我,如果現在告訴我,從來沒幻想我自渎,我會很失望。」

我幽幽的說。

「有呀,我有……」看到我失落的表情,你生怕會傷害到我,緊張地說。

真是白癡……

「那……是從什麽時候開始?」我將頭伸向你,以誘惑的聲線說。

「什麽時候……開始……?」你雙手打震,似在猶疑,應否將下賤的自己在

我面前表白。

「是不是……我們拍拖的時候就有……」我小聲問。

你沒答話,只是點一點頭。

「那麽爲什麽……你一直沒……」

中學時代,我跟你一起半年,但你只吻過我的手臂。

「我覺得……我們還小……而且……怕你生氣……」你戰戰兢兢的回答。

哼……這算是好男人嗎?將自己的膽怯放在我的身上,是最叫女人看不起的

男人。

「所以……你就甯願在家中幻想我自渎,都不敢跟我……」

你拚命點頭。

「那……你有沒有幻想過……我的身體……」我以媚惑的語氣說。

你再次看著我,臉上是一片不知所措。

「想不想……證實一下……現實……跟幻想有什麽不一樣……」

你無言。

我微微一笑,然後緩慢地將身上那深藍色開胸的吊帶拉下,慢慢一點點地,

露出當中杏色的胸罩。

你在吞口水。

我用力擠壓著乳房的脂肪,指尖沿著胸脯的形狀向下滑,直到露出微啡的顔

色。

看到沒有?這就是你思慕多年、夢中情人的乳房。

我的指尖繼續向下滑,直至露出大半乳暈,但一路小心翼翼地壓著乳頭,不

讓它在你的面前曝光。

「跟你……幻想的顔色……有沒有分別?」我以惡魔的笑容問你。

你死命搖頭。

「不會吧?你當時那麽小,就這麽色,去猜人家的乳頭顔色?」我譏笑著。

你面上又是一臉茫然。

我繼續玩弄你:「不要怕,我不是責怪你,青春期嘛,很正常的……」

我將嘴唇貼近你的耳根,小聲說:「當時,我也有幻想你的……」

你深呼吸一口氣。

「那……今天可以讓我證實一下嗎……」

「證實……什麽……?」

「我幻想的……跟現實……有多少差距……」

「詠芳……」你以不可思議的眼光望著我,似乎明白我在愚弄你。

的確……你猜的沒錯。

我伸出手,慢慢到達你的褲鏈,然後輕輕地把那金屬鏈拉下。

卡達卡達卡達……

是一陣普通不過的聲音,但配合你的呼吸,我可以感到空氣中散發著一種說

不出的淫靡。

當從褲鏈打開的小洞露出那純黑色男裝內褲的片斷,我已經可以看到,藏在

裡面的是一條早已漲得不可再硬的肉棒。

嘻嘻。

看到我不由自主地失笑出來,你帶著羞恥的聲線問我:「笑什麽了?」

「沒什麽。」我搖一搖頭:「只是覺得好玩。」

「好玩?」

「嗯,幻想了幾年的東西要揭曉了,當然會覺得興奮。」

「是嗎……」對於我明顯把你視爲玩具,你的表情有點扭曲,但眼內的慾望

又告訴我不願我停下來。

真是犯賤的男人。

我輕輕在你的褲上撫摸,然後以半捉弄你的表情說:「很大啊,應該比我想

像的大……」

你再次吞嚥。

我望著你那活像無助羔羊的雙眼,手指頭一彈一彈的在你的器官上跳動,在

接連玩弄了好一會后,用拇指和食指尖輕輕夾起那黑色的布條,慢慢向下褪。

是一條不錯的肉棒。

脫離內褲的束縛,你終於展露出來的器官有著無比的硬度,從牛仔褲那小小

的洞口驕傲地挺立著,我用中指量了一量,然後以贊歎的語氣說:「好大啊,比

健強大多了。」

你面上的,是一陣不應該出現在24歲男人面上的青澀。

我用拇指和中指一環,然後圍著你器官的頂端,慢慢地將包蓋著前面的外皮

向下褪。

眼前的,是一個大小彷如雞蛋,赤紅而又堅硬的男根頂端。

「好大哦∼這個插進去,一定很舒服了。」我以誘惑的聲線說。

「詠芳……」

「要不要……試試……?」

「詠芳……你已經有健強……我們不可以……」

到最後一刻,你仍是如此的不成半器,我發覺,對你這種人根本不可以有半

點憐恤之心。

只有狠狠地去催毀你的心,粉碎你那自以爲是的仁慈,才是你應有的下場。

「你很好人呢……但好人……不會有好報的啊……」我奸滑的笑說:「你還

記得,當年分手前的一星期,也是我生日……那天我告訴你要跟家人慶祝,其實

是騙你的……」

你的眼光變得空蕩。

「那一天,健強來我家了,我們整個晚上都在做愛……」

對於這個埋藏多年的殘酷真相,你一瞬間被打進心死的谷底。

而從你變得死灰的絕望眼神,我得到的,是說不出的快感。

「健強……操得我好舒服哦……我想知道,你有沒有他棒……」

讀者丙:喂∼不是說好情慾的嗎?都沒床戲?

小芳:差不多一點啦,人家明天要上班,下集全部床戲∼星期三繼續∼

(中)

「詠芳……」你在喘氣。

「你好硬哦……」我用指甲刮著你的龜頭嫩肉:「是不是很興奮了?」

你沒作聲,但籲籲的急喘告訴了我,你的確很興奮。

「在舊同學的女友面前這麽硬……你好懷呢……」我嬌憨的笑說。

「沒有……詠芳我……」你想狡辯,直至這一刻虛僞的你仍想證明自己是一

個好人。

你好假。

「好哇,如果你說你不想跟我……做那種事,那先把他弄出來吧?」面對你

的惶恐失措,我作出提議。

「弄……弄出來?」你疑問。

我點一點頭:「男人嘛,在那話兒硬起時都是不可信的,只有射了出來,才

會有半點理性……怎樣?還是……你根本打算……射在這里……」

我輕輕掀起吊帶裙的裙腳,露出一雙白晢細滑的大腿,與及粉紅色的透花L

ace內褲。

你再次乾咽。

「來……給我看看我的中學男友……是怎樣自渎……」我用舌頭在你的耳根

留下一吻。

……

「嗄嗄……嗄嗄……」

在昏黃的吊燈下,你的西裝褲褪至大腿,右手握著自己粗硬的器官,拚命地

套弄。

我坐在對面的沙發,恣意地觀看你在作這最下流而又最可憐的舉動。

暗戀多年的對象就在面前,但你卻只能以自己的手去發泄。

你連這半點的勇氣也沒有,我問你,你憑什麽說你愛我?

你的器官好大,好長,充滿著男子漢的魅力,和你懦弱的個性不相同。

我奇怪,怎麽我曾經會愛上這種人。

你的龜頭已經冒出了露水,我不再是中學時代的純情少女,我懂得男人的一

切。

我知道你已經受不了。

微微一笑,我從小手袋拿出畫眉筆,再次走近你的身邊。

「哎……都濕了啦……我幫你掃一下……」我用眉筆頂端的毛掃在你那光滑

的龜頭上輕拂。

「芳……不要……」你的聲線變得緊張,身體最敏感部份受到敬愛女神的玩

弄,那種肉體和精神上的刺激令你有快感加速的興奮。

「怎麽啦?這樣不舒服嗎?」我嫣然一笑,同時加快筆觸的跳躍,你的龜頭

不斷抖動,彷彿受著最刺心的搔癢。

「嗚嗚……芳……」

「要射了嗎?」

「嗚嗚……」你的沖動已經到達極限。

「來……我要看著你射精。」

你泄了。

好多。

白色的漿液把我的眉掃都沾濕了。

刹時間,整個客廳都瀰漫著你精液的氣味。

我一雙媚眼微微眯起,默默地望著那汙穢的白液從龜頭的馬眼一下一下地射

出,可能份量太多,這個動作持續了好一會。

這已經不知是我第幾次親眼目睹男人射精,但因爲對手不同,這時候我有一

種新鮮的快感。

你的性器隨著你的射精萎縮,直至變成一團荒廢的爛泥。

好噁心。

發泄過后,男人的陽具可以說是世界上最醜陋的東西。

「你射好多啊∼」在你終於把輸精管內的最後一滴都擠出來之後,我溫柔地

從沙發旁的紙巾盒取出紙巾,左手托著你的陰囊,細心地揩抹性器上的每一寸,

包括散落在陰毛上的精液。

「詠芳……」你活像剛剛尿床的小孩子,以感激而又羞愧的眼神看著我。

我搖頭笑笑:「沒啦,這是很正常的事。」

我的手抹著你的龜頭,與及成稜角的頂端。讀書時代大慨你從沒想像過,有

這一天我會給你清理性器。

處理好汙穢后,我以親暱的態度擁著你,雙腳打開,跳上你的大腿上。

你的西裝褲仍是褪至膝蓋,萎縮的性器垂頭喪氣地擺在兩腿中間,不複剛才

的神勇。

我兩手環抱著你的頸項,將面貼近你,小聲的說:「我今天好開心哦∼」

「詠芳……」

「想不到……生日可以再次跟你一起渡過……」我施展我的戲法。

「詠芳……」

你眼內是一陣受寵若驚,單純的你根本不會明白,這是我要你痛苦一世的技

倆。

「你真的不怪我?」

「怪……怪你?」

「那時候……我跟健強……」

「沒有……你的選擇……是正確的……」你故作穩定的說。

我恨你。

就是你這種自以爲事事爲我設想的柔弱個性,把我推向了他。

我恨死你!

在未有真正嘗試愛我之前,就斷定放棄。

和剛才一樣,我再次緩緩掀開裙腳,直至露出一雙細長嫩的大腿。

「哎∼看著你干那種事,我都濕了。」我漫不經意的笑說。

你沒做聲,只是吞一吞口水。

「志雄你……知道女人有感覺的時候是會濕的嗎……」

你點一點頭。

「要不要……看一下?」

你瞪眼。

我微微一笑,然後捉起你的右手,是你剛剛握著陽具自渎的右手,往自己的

陰戶伸去。

「怎樣……是不是很濕……」隔著輕薄的蕾絲內褲,你可以感到我下體的火

熱。

你不懂得回答我,只是像第一次接觸女性身體的小傢夥,發呆地沈溺於這種

新鮮的遊戲一般。

我可以看到,你兩腿中間的器官再次升起。

蠻不錯嘛。

「嗄……」空氣中只有兩人的喘息。

男性的本能叫你愈來愈知道接下來的步驟,你發瘋地撫慰我的陰戶,然後在

我的帶領下,你的手伸進我的內褲,指頭直接觸碰到我的性器。

是兩片濕潤的陰唇。

「嗄嗄……」

你的手貪婪地撫弄,掌心不斷擠壓恥骨上的柔軟陰毛。

真是沖動的傢夥。

但到最終,你的手指仍是沒膽量插入我的禁地。

「志雄……」

在你極度興奮的一刻,我把你從美夢中驚醒。

你以爲我怪責你玩弄我的私隱之處,面上的,是一陣驚愕與惶恐。

我解開你的擔憂。

「你剛才說,你一直沒女朋友?」

你點頭。

「那……有沒有跟女生玩過?」

你搖頭。

可悲的男人。

「那……要不要……看看女生的……小穴……」我伏在你的耳邊沈吟。

聽到這話的同時,你放在我下體的手指顯出一秒的激動,我的說話,牽動了

你的心扉。

「替我把它脫下。」我小聲說。

你不可置信,但仍本能地把手從我的內褲中抽出,然後搭在我豐腴的臀部之

上,笨拙地嘗試把包裹著我下體的衣物褪去。

不用心急,我們有的是時間。

由於我是雙腿打開坐在你的大腿,這個姿態根本不可能把內褲脫下,但被性

欲沖昏了頭腦的你根本沒有理會這點,只是拚命地嘗試用各種方法,希望可以得

嘗所願。

笨男人。

「你這樣是不成的啦∼∼」在你亂沖亂撞一論仍徒勞無功的一刻,我蓦然一

笑,雙腿往上一夾,變成跪在你大腿上的姿態。

「色鬼……」我邊笑邊把自己的內褲拉下,露出的,是一團烏黑色的毛發。

「好不好看?」我問你。

你點頭。

「16歲和你拍拖的時候……我已經是這樣濃密……」我勾起你的傷心。

但你沒有反應,只是獃獃看著我的下體。

「哎∼這樣跪著很累哦∼有沒有可以休息的地方?」當內褲脫至大腿中間的

位置,我嬌嗔著。

「休息的地方?」

「例如是……床……」我望著仍關上電源的睡房一笑。

「有……」

「那……我要你抱我過去……」我柔聲說。

「哦。」你慌亂的想站起身來,大慨你從來沒想像過可以將我和床連結成一

起,但這時你才留意到,自己的西裝褲仍只脫了一半,此刻已失去蔽體作用的衣

物交纏著你的小腿。

「那就脫掉嘛∼」我嘟著嘴說。

「哦……」你尴尬地彎下身子,由於我一直坐在你的大腿上,這個動作並不

容易,但你努力。

嘿∼君子∼∼

好容易解除了下身的束縛,你小心翼翼地抱起我,彷如身上最珍貴的寶物一

般。

「我有沒胖了?」我笑問。

你搖頭。

好粗壯的手臂……

被你抱在懷中的一刹那,我感到你還是有半點好處。

當然,這半點好處永遠永遠都未能抵上你的罪過。

到了你那毫無情調的睡床后,你珍而重之的把我放在床上,同一時間,我笑

了。

「有……有什麽好笑?」你搔著頭問我。

我指著你那仰得半天高的性器說:「你又想什麽壞事了?」

你尴尬地陪笑一下,沒有了衣物的阻礙,你的性器高高挺起,下面吊著的,

是一個充滿皺紋的肉袋。

「好醜∼」我抛下一個淫蕩的笑容,然後整個人躺在睡床上,雙手按著內褲

的邊沿,兩腿展開像靈蛇扭腰般的挪動,直至把整條內褲褪至左腳的足踝。

你目不轉睛地盯著我,乾涸的喉嚨不住發出吞嚥的聲音。

「這就是……我的陰戶……」我緩緩地張開大腿,出現在你眼前的,是一個

濕透的女性陰戶。

呀呀……好舒服……

你看得呆了。

「嘻∼∼」我嬌豔的輕哼一聲,弓起身子,用右手食指和中指掰開緊閉的陰

唇,露出當中粉紅的嫩肉。

「有沒有想過……女生的這兒……是這樣的?」我問你。

你點頭。

「那……有沒有想像過……你初戀情人的這兒……是這樣的?」我繼續問。

你不懂反應。

「想不想知道……健強跟我做愛時……是怎樣的?」

你呆住。

「是這樣的……」

我將右手的中指微微向中間移,然後緩慢地向陰道插入。

「呀……」

濕潤而空虛的陰壁受到指頭的充實,我發出愉悅的說聲。

我稍稍望向你,你的器官亦已經變得好硬好硬。

「就是這樣……嗄嗄……健強的肉棒,就是這樣一下一下的插進來……」我

的手指插入,然後抽出,潤滑的愛液令我動作毫無阻礙,而且浮起一波一波的快

感。

我縱情的在你面前自慰。

你終於按捺不住,手再次提起自己粗長的器官上下套弄。

呀呀……好舒服……

「嗄嗄……」

房間內只有我們的喘氣。

真是這樣嗎?真的是這樣你就滿足了嗎?

你是不是男人?我想問。

我把手指抽出,然後提起放在你的嘴邊:「敢不敢……試我的味道?」

你張開唇,把我的手指含住。

乖……

我整個人站起來,把乳房壓向你的胸膛,雙手玩弄你那勃起的性器:「志雄

哎……我想要……」

「詠芳……」

「來……干我……」

讀者小丙:又說是床戲?

小芳:你平時愛愛那麽快的嗎∼(生氣)

(下)

「嗄嗄……」

在我手掌熟練的套弄下,你的性器早已達到一觸即發的地步,連龜頭都漲成

了像雞蛋般,渾圓的陰莖充份顯示出它的硬度。

的確……這比健強大多了……

「你好強壯啊……」我一面溫柔地撫摸你的下體,一面挑逗性的解開你的衫

鈕,兩只青蔥般的指頭在你微突的乳頭上團團打轉。

不錯的肌肉,和胯下的性器官相比,你伉健的胸膛毫不遜色;脫光你的所有

后,我滿意地欣賞自己的獵物。

好長好剛的陰毛,襯托在挺立的粗長陰莖上,的確是個不錯的玩意。

「來……替我脫掉……」我用大腿夾緊你筆直的器官,讓不斷向上翹動的陰

莖來回磨擦彷似被火燒燙的陰唇,同時小嘴又發出嬌媚的聲音,胸前兩片軟肉壓

在你的乳頭上,你激動地掀掉我的連身裙,帶點粗魯的替我解下礙事的胸罩,當

兩個渾圓的胸脯坦露在你面前的時候,你發出了深沈的歎氣。

「好美……」望著我胸前兩點淺啡色的小蓓蕾,你輕歎一口氣。

「傻瓜……」我輕佻地一笑,如果不是你的無能,早在8年前櫻桃初熟的一

刻,你就可以把它採摘下來,哪用等到今天仍是一個什麽不懂的笨蛋。

「你沒看過女生的……嗎?」我笑問。

你死命地搖頭,這個單純的舉動叫我更是看不起你。

「要不要……吻一下?」我以誘惑的聲線問。

你當然不會反對,一陣從胸脯漂來的乳香早已把你碩果僅存的理智都敲得粉

碎,你像只飢餓多時的豹狼,一張貪婪的嘴唇立刻伏在我的櫻桃上拚命吸吮,雖

然笨拙的動作令我感到些許痛楚,但這種獨有的痛楚卻又有如洪流澎湃的熱浪,

爲我帶來一波波的快感。

「呀……呀……好舒服……」

在嘴巴不斷含蘊我乳頭的同時,你粗壯的指頭亦不斷用力撫摸我的乳肉。

你的掌心很熱、很濕,顯示出你的激動,初次的接觸使你的動作在不覺間帶

點粗暴。

但我就正是愛這粗暴。

「詠芳……詠芳……」你不斷呼喚著我的名字,夾雜在淩亂的喘息聲中。

好可愛……嘿嘿……

在你沒完沒了的吸食我乳房的同時,我已經輕柔地把你拉倒在床上,兩條赤

裸裸的肉蟲在厚厚的床鋪上翻滾折騰。

你的呼吸聲很急、很重,不曾接觸過女人的你,此刻無疑是急如熱鍋上的螞

蟻,想一試破身的滋味,發泄肉袋內燙熱的精液。

但我不急,想得到你要的,首先要來取悅我。

我把你按倒在床上,整個人坐在你壯碩的胸膛,右手一刻沒離開過你那一柱

擎天的性器。

陰戶流出的露水把你的胸口都沾濕了,我微微一笑,右手繼續向你的根部沈

進,直至到達那溫暖的肉袋。

「好暖的袋袋啊……一定還有很多精液了……」我帶著淫穢的聲音笑說。

你的面上一紅,在你仍對女生一無所知的同時,我經熟悉明瞭男人身體的一

切。

「每一次……跟健強做愛我都會這樣玩他的袋袋,就是第一次跟他做時已有

玩了,當時我還幻想志雄你的會是怎麽樣,原來是這樣可愛的,我愛死了……」

我盡情地嘲弄你,要你感到無地自容。

「詠芳……不要說了……」你不忍心聽我的話,你不忍心我在你面前敘述跟

別個男人的溫存,這並不是代表你珍惜我,只是證明你不想面對過去的失敗。

「好吧……那要不要再看一下女人的小穴?」我稍稍提起膝蓋,將整個陰部

朝向你臉;你像被取去意識的空殼,呆滯地看著我那因爲提高身子向後弓著而微

微張開的陰唇,與及生長於白晢小腰下的小束陰毛。

從中學起夢寐以求的肉戶,現在就完完全全地展露在你的面前,兩片因爲性

欲刺激而透出露水的陰唇,在微弱的燈光下發出妖豔的色澤。

你吞一吞口水。

「給我……舔一下。」我以近乎命令的語氣說。

你沒有猶豫,的確這對你來說可能是一件種恩賜,你把頸項向前仰,伸出細

長的舌頭迎進蜜穴中心,盡著最大的努力去取悅我。

「呀呀……好舒服……」

你的舌頭不錯,舌尖不斷在陰唇的周圍遊走,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到達的

地方。

「嗯嗯……」隨著你的舌技,我發出輕聲的亵語,陰壁的露水愈發愈多,但

你絲毫沒有逃避,反而有如天降的甘露,貪嘴地吸吮每一滴女神的蜜餞。

是不是……很不錯的味道?

「呀呀……好舒服……志雄你騙我……又說沒有試過,怎麽會這樣懂得弄人

家……」

「沒……沒有……我只是亂搞的……以前看A片時看到的……」

「哦……那你即是把我當是……A片的女生……」我嬌縱的笑罵著面前羞澀

的男生。

「我沒有……」你連忙辯白。

「沒關系啦……我現在就是A片女生……一套只屬於我們兩個的A片……」

我用指頭壓弄你的器官,脆弱的嫩肉在極度充血之下變成一不屈的硬物,猶如有

骨節的生物,與我的指頭對抗。

「詠芳……」你的忍耐已到極限。

「我都好癢啊……來……好嗎?」

呀呀……那兒一燙一燙的好難受……

「但……我不懂……」

「我教你!」我笑說。

我緩緩站起身子跨到你的大腿,以半蹲的姿勢,雙手緊緊地捉著你粗長的性

器,嘟嘴笑說:「哎呀∼∼真的好可愛耶∼∼一分鍾后,這小傢夥就不再是處男

啰∼」

「詠芳……」你又是滿面通紅。

「嘻嘻∼讓大姐姐給你破處啦∼」

在佔有你的一刻,我笑靥靥的打開雙腿,將你光滑的龜頭對準蜜穴的入口,

兩只手指微微掰開閉起的陰唇,然後慢慢將身子向下沈。

「呀呀……好粗……」

你的器官實在太大太粗了,把我塞得好脹好脹,一陣充實的感覺隨著硬物的

進入逐漸擴大增強,令我原本痕癢空虛的陰道得到慰藉安撫。

和健強比較,這實是舒服得多。

可能是第一次跟男友以外的人做,在這一刹那,我竟然感覺到一種不曾有過

的興奮,我不知道陰道是否真的敏感到可以分辦這是另一個男人的器官,但這實

在是……太刺激了……

「哎哎……」我一點一點的坐下,直至兩片陰唇完全貼在你根部的底端。

呀……全部插進來了……

「嗄……嗄……」你亦是帶著茫然的目光,似乎不相信自己在現實中,真的

可以跟我有這樣的接觸。

「志雄你好大啊……在裡面都好像一跳一跳的。」我坐在你的盤骨上,享受

陰道被撐開塞滿的快樂。

「詠芳……我好舒服……」

「我都好舒服唷。」我微微一笑,身子開始再次抽起,陰壁與陰莖的磨擦形

成了給予雙方套弄的感覺,你再次發出興奮的呻吟。

「嘻嘻……我會令你更舒服的呢………」我換個姿態,從剛剛的坐著變成蹲

起,雙手按著你的小腹,屁股開始大幅度地上下擺動。

「詠芳……不要……不要那麽快……我……」

「沒有那麽多射吧?」我取笑你說。

「是……慢……慢一點……」

「要射便射啰,你這麽利害,待會再來一個嘛∼」我沒有理會志雄的叫喊,

只是沈醉於享受肉體上的刺激,我猛烈地搖擺自己的臀部,令陰道更真切地感受

到志雄陰莖的堅硬,以滿足自己脆薄的心靈。

「呀呀……好舒服……要死了……呀呀……志雄……摸我的胸……」

你雖然亦是全情投入享受從陰莖靈敏處帶來的無比快感,但受到我的呼喚,

仍是順意地伸手搓揉捏弄兩個隨著身子擺動而一晃一晃的乳房,縱情地玩弄我的

身體。

「呀……呀……好舒服……用力一點……」我拚命地搖著自己的下體,令每

一下的接觸都帶來狂飙式的波浪,雖然小腿劇烈的運動量令我有酸軟的感覺,但

在快感有如缺堤般的從四方八面湧過來的情況下,我根本無法停下。

本來我可以選擇跟你換個更舒適的姿勢,但在此刻實在不願,在這小子的面

前我就是女王,永遠只有我可以壓著你,而不會被你壓下。

你要知道,現在是我玩弄你,不是你玩弄我!!

「呀呀……志雄……用力頂……呀……呀……好舒服呀……你比健強好太多

了……呀……呀呀……」被陰戶吸納了一會,你亦逐漸學會了抽插的技巧,屁股

懂得配合我的節奏,一下一下的向上頂。

「嗚……嗚……詠芳……我……我不行了……」

「嗯……嗯嗯……射哎……射進來……我要你射進來……」

在你射精的一刹那,我有一種想法,如果因爲這次做愛懷孕了,就考慮跟你

一起。

當然,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往往在高潮過后就會灰飛煙滅。

畢竟,你只是一件玩具,即使多好玩,厭倦之後都少不免要被主人扔掉,變

成垃圾。

***    ***    ***    ***

「你……和健強吵架了?」

完事後,你一面惶惑,帶點仍是不敢置信的問我。

不知所謂的男人。

你認爲我是因爲生活上遇到不快,在心靈空虛下才會跟你做愛嗎?你以爲女

人出軌一定要給予自己千萬個藉口的嗎?爲什麽男人可以想玩就玩,而女人就要

給自己開脫的理由。

男人都是那麽自以爲是。

老實告訴你,沒有原因,我跟你上床只是一個遊戲,玩遊戲從來不須要原因

和理由。

不過,你剛才說的話確實是一個不錯的提議……

我用海藍色的被套蓋著自己赤裸的身軀,雙手掩著略微蒼白的臉,良久不作

一聲。

「詠芳……」你關心的問我。

「我……我怎麽了……今天健強沒有陪我……居然跟你做了這樣的事……」

我抽咽著說。

「詠芳……」

「八年前……我負了你……到今天……我又負了他……」我眼角紅透,晶瑩

的淚光在眼眶內滾滾轉動,淒淒然地看了你好一會兒,終於情緒失控,嗚咽的伏

在床上飲泣。

「詠芳……你……不要傷心……如果跟健強不開心的話……就和我一起吧…

…我還是很愛你的!」你以真摰誠懇的語氣安慰我。

愛我?你憑什麽?

白癡!

「謝謝你……」我抹一抹面頰上的淚痕,然後伸手輕撫這一位多年來一直對

我不離不棄的癡心漢子:「但……我真是不能沒有他……一個女人跟著一個男人

久了,就會離不開……你明白嗎?」

你點一點頭:「我明白的……」

你明白嗎?你根本沒法子可以得到我,你比我正在背叛的男人更糟透。

「志雄…其實我都……很挂念你的,只不過有些事發生了就改變不了……」

我幽幽的說。

「嗯……」你心碎又無奈的看著我。

「世界上…有時候就是這樣,心愛的跟相處的,往往不會是同一個人……」

我癡視著你,深深歎一口氣說。

「詠芳……」

太有趣了……這簡直是完全在我計算內的反應,看著你那憂郁的眼神,我就

明白到,你的一生都會活在我的生命之下。

最後我向你獻上柔情的一吻。

對我來說,這只不過是一次平平無奇的性行爲,但在你而言,就將是刻骨銘

心的一夜。

這個男人,將永遠忘不了我。

「詠芳……我們還會是朋友嗎?」臨別前,你誠惶誠恐的問我。

「當然是,志雄你永遠是我的最好朋友……」以爲跟你幹了一次就發展到另

一種關系嗎?都是大人了,不要那麽幼稚好不好?

對著一個在我生命里消失了八年而毫不擦覺的男人,竟然可以說出永遠這種

話,連我亦覺得自己十分虛僞。

但可悲的是,你居然相信。

「謝謝你……詠芳……我愛你……」你含情默默,撫摸著我的頭發說。

去死吧!以爲自己是情聖嗎?

除了那談得上合格的雞巴,你實在是一無是處。

午夜。

回到家后,客廳只亮著一盞小小的日光燈。

他已經回來了。

打開睡房的門,他躺在床上,渾身帶著驅之不散的濃郁酒氣,散漫的眼神彷

彿找不到焦距,酒精已經把原本也很差勁的神經系統腐蝕得體無完膚。

這是鬼混后的證據。

「回來了嗎?芳……」可能害怕我發現他曾經做過的行爲,雖然明明是疲憊

不堪,但他仍是強裝作精神抖擻,企圖藉此瞞過去。

他害怕失去我,當然了,因爲以他的條件和能耐,就只可以擁有我。

有人說男人在鬼混后千方百計去掩飾做過的事,是代表著他們珍惜身邊人,

因爲他們不想令對方傷心。

真是太白爛的說法,珍惜身邊人會去鬼混嗎?在抽插別個女人時怎麽不想起

自己的老婆。

所以同樣地,在跟志雄做愛時,我亦一秒沒想起他。

遊戲之後會懺悔,不代表你是一個好人,只證明你是最惡劣的僞善者。

「嗯,先洗澡……」我從抽屜拿出替換的內衣,扭一扭腰將身上的吊帶裙脫

下,然後一手抛到他的頭上。

「芳你的衣服很香啊∼」他故意逗我說。

當然了,是經過別個男人滋潤的啊∼哈哈∼

「嘻嘻……滑頭鬼∼」在一聲嬌豔的輕笑后,我甩一甩肩,帶著輕松的步伐

來到浴室。

「嗄∼」長吸一口氣,偷情后的午夜,感覺實在太好。

脫下內衣照照鏡,哎呀怎麽身上四處都是紅紅的一片一片,志雄那小處男第

一次太激動了,毫不懂憐香惜肉,把人家雪白的身軀弄得又瘀又紅的。

不過……你的雞巴的確不錯……下次有興致的話可以再跟你玩一次。

想清楚,橫豎要玩的話還是找個新的吧?畢竟玩具還是新鮮的比較有趣。

當然,這個時候我已經暗暗下定主意,下次一定要帶備一架部手提攝影機,

把我跟別個男人做愛的整個過程拍下來,放在他隨手可得的地方。

然後,默默地期待什麽時候會被發現……與及猜想他看見時的面色……

我要你知道在你跟別個女人鬼混的同時,你的女人玩得比你更開心。

這算是報複嗎?當然不,在我而言,這只是一個遊戲,世界上,沒有比粉碎

一個人的心更有趣。

嘻嘻……這的確是個好玩的遊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