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遇12

豔遇12

第十二章泳池艷影

回到一樓時,旅客們都吃得差不多了,大部分人轉到花院中散步了,露蓮娜

此時也不在廳間了。我透過寬大的落地玻璃,看到遊泳池的邊上,圍著好多人,

此刻正在那裡鼓著掌,不知發生了什麼吸引人的事情。

少了風彩雲、莊小菲和露蓮娜三位超級美人,整個廳間的光彩一下子便暗了

下去。我向還在交談的旅客點點頭,然後跨入後院內,走到泳池的邊上,想一看

內裡的究竟。

幾位老人看到我,拍拍我的肩頭,向我笑了笑,接著露出暖昧的神情,我太

是不解,回笑中,眼角看向藍色的泳池。我的身體一震,風彩雲在裡面遊著,標

準的仰泳,兩條雪白的臂膀向後攪起浪花,雙腳還在踢著水,動作優雅。

她一身的比基尼,竟然還是一寸丁式的,經過水的折射,她的臀部愈現豐潤,

兩條大腿無比迷人,紅棕色的長發在水中散開,如同一隻美人魚般令人驚艷。只

是這等的美色落入我的眼內,卻沒有讓我有半絲的喜悅,一種無法傳言的感覺泛

入我的心裡,自己的女人穿成這樣,身邊還圍著一大群的男人,這能讓我開心起

來嗎?

風彩雲看到我的身影,向我嫵媚一笑,但看清我眼神內傳遞著的深深不滿,

她這才略有所悟,停了下來。我深吸一口氣,臉上泛起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轉身向廳間行去。

我聽到嘩啦的出水聲傳來,應當是風彩雲自水中出來了。唉,可能這種事情

在風彩雲的眼中不算什麼,但我自小受到的教育,便是應該如何含蓄,這樣的事

情讓我怎能接受,近乎全裸的身體,本是夫妻間的隱密,讓雙方互相沈醉的武器,

現在大白於一眾男人的眼內。

我急匆匆穿過大廳,然後按了電梯的按鈕,想返回房間。腦海中想起風彩雲

的影子,我卻不知怎樣向她表達我的不滿,這種文化上的差異總是需要磨合的,

但輪到自己的身上,便沒那麼容易放開了。

電梯來了,我跨入電梯內,正準備關上電梯門,風彩雲卻在外面按了一下,

笑臉自電梯復又緩緩張開的縫中出現,接著嬌軀擠了進來。她的身上僅披著一件

大浴巾,修長筆直的大腿顯在我的眼前,一頭濕漉漉的頭發上還向下淌著水,幾

縷頭發貼在額頭上,有種另類的美。

“曉鵬,是不是生我的氣了?我穿得是不是太暴露了?”風彩雲不管自己尚

是濕乎乎的身子,胳膊穿過我的臂彎,貼到了我的身上。

我嘆了一口氣,看了她一眼,沒說話。“不要生氣啦,最多以後我剋制一下

便是了。剛才喝了點酒,況且那麼高興,所以有點忘乎所以,便跳進了泳池遊起

泳來,倒忘了我現在是一個標準的中國媳婦了。嘻嘻,笑一個啦。”風彩雲的小

手捏起我的臉頰,向外拽了拽。

強忍的笑意從我的眼內融開,在我的臉上波漾開來,接著我掀起她身上的浴

巾,不顧是在電梯裡,在她的厚臀上重重打了兩下。

風彩雲輕呼出來,只是聲音卻有種變味,不是疼得那種,而是帶著無限的嗲

惑,待我直起身子,她水汪汪的眼睛看向我,更是用力貼在我的身上,扭身道:

“好啊,你那麼用力的打我,我的屁股都腫了,一會回房間後,我要你給我作冰

敷,替我消腫。”唉,她本就是個絕色的大美女,加上這種動作,那真是要命的

挑逗,真是個妖精似的女人。

我板著臉,故意惡聲道:“看你以後還敢不敢不聽我的話了,竟然讓我這般

的失面子,下次可不是就打兩下了,怎麼樣也要打二十大板。”說完後我實在忍

不住,自己先笑出聲來。

八樓到了,風彩雲傍著我步出電梯口,還向我問道:“那你打我的時候,可

不可以讓我穿上厚一點的褲子,怎麼樣也要穿三條褲子吧。”

“到你的房間還是我的房間?”我沒有理她,向她問道,接著一拍額頭道:

“看你穿成這樣,也不用問了,肯定沒帶房卡,還是先到我的房間去洗個澡吧,

再換件干淨點的衣服。”

風彩雲喜滋滋的點頭答應,我這樣關心她,自然是雨過天晴了。我正要刷卡,

突然想起來,莊小菲還在我的床上躺著呢,剛才一生氣,竟然忘了這檔子事了,

雖然風彩雲答應莊小菲不介意她和我好,但這才沒幾天時間,便讓她睡在我的床

上,那多難堪啊。想到這,我的冷汗都出來了,萬一風彩雲生氣可怎麼辦好呢?

“唉,彩雲,還是到你的房間吧,我怕侯昌盛在裡面,讓他看到你這個樣子

我也會不開心的。”看到風彩雲疑惑的眼神,我挺直身子,一本正經和她說話,

然後摟著她的腰道:“你在這兒等著,我下去拿你的房卡吧。”

“噢,那你快去快回吧,我住在八一二房間,門口等你。”風彩雲這才推了

我一把,然後向走道的另一側行去。

就在這個時候,我的房門卻從裡面響了一聲,顯然有人在拉開鎖,正要開門。

風彩雲停了下來,轉頭看去,要命了,莊小菲紅著臉自門縫間露出小半個身子,

自這個角度她僅看到我一人。待看清是我之後,她喜滋滋的聲音道:“曉鵬,你

回來了!總算把侯昌盛給擺脫了。”

接著房門被打開了,莊小菲自然的走過來,抱緊我的腰身,頭靠在我的胸部,

我卻雙手向外一攤,身體僵硬,干聲一笑。“呀!彩雲姐,你在啊,我只是……

剛才沒看到你。”莊小菲猛然看到了風彩雲,尤如一隻受驚的小兔子般,從我的

懷中脫開,臉色變成一張紅布了。

風彩雲用一個極是暖昧的眼神看了我們一眼,淡然道:“是嗎?原來不是擔

心侯昌盛看到我啊,而是另有一個美麗的隱情呢。”

“不是的,彩雲姐,曉鵬他,因為我不舒服,又沒帶房卡,所以才住在他的

房間裡。”莊小菲急切的替我表白,接著低下頭喃喃道:“況且你不是同意我可

以和曉鵬好嗎,這事自然也算不上什麼吧?”

天,這不是刺激風彩雲嗎?沒想到風彩雲卻沒有生氣,噗嗤一笑道:“好了,

真是的,我沒有怪你,我們進去吧,站在外面讓其他人看到了多難為情。”

莊小菲卻搖手道:“不用了,我正要回房間呢,你們先進去吧。”邊說邊向

電梯口行去,步履匆匆。同時,我讀到了風彩雲腦海中的信息:“有了這個把柄,

以後還不是要聽我的了,小菲,你可別想將曉鵬的愛給分走的更多。”

神啊,風彩雲果然是精於謀劃,這事都能想得這麼遠,這不擺明是如同以前

的大奶奶般,要想辦法鎮住後進門的女人嗎?唉,這都什麼事啊,我還變成土財

主了呢,太沒譜了。

我還沒清醒過來,便被風彩雲一把拉到房間裡了,然後將房門反鎖上,這樣

從外面便開不了門了。接著她的身子靠在我的懷中,一條腿探入我的雙腿之間,

大腿在我的雙腿之間頂著磨擦,那件浴巾緩緩自身上滑落,泛一個如狐狸般的笑

容道:“老公,是不是也想將小菲收進家中啊?”

“不是,沒這種事,我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這純粹是意外。對了,你的屁

股不是腫了嗎,快去洗個澡,然後我替你冰敷,快去吧,我等你。”我不由分說,

將風彩雲向浴室推去。

風彩雲總算是在洗澡了,我摸了把冷汗,心裡直跳,難道風彩雲和莊小菲說

那種話,是故意寬她的心,還是知道莊小菲必會和我講,想考驗我的意志?應該

不會,拿自己的男人和另一個女人開玩笑,這種事換在誰的身上也不可能發生,

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風彩雲現在是故意擺出一種姿態,想給我提個醒,這是她

的底線,只能有莊小菲一個了,再不能和其他任何女人不清不楚了,唉,真是用

心良苦。

我打開房間內的冰箱,將冰桶取出來,裡面放滿了冰塊。五星級就是有樣子,

準備得相當齊全,這種冰塊是客人用來製冰酒或是冰可樂的,從這種細微處便可

看出星級的服務水準大是不同。

然後我從包裡取出一塊紗布,放在冰桶的旁邊。出門旅行,我總是帶著這些

東西,以防萬一,沒想到這次竟然用它來包冰塊了。

半個小時後,浴室的門打開了,風彩雲從裡面出來了。噢,她竟然身上未著

片縷,除了頭上圍了一塊頭巾,連塊浴巾也沒用,難道是存心引誘我?

我悄悄嗯下一口唾液,眼內熱了起來,沙啞道:“彩雲,你怎麼也不穿件衣

服,這個樣子讓我怎麼能安心給你冰敷呢?”

“還說呢,我哪來的衣服,這是你的房間,不是我的,而且反正也要光著屁

股冰敷,還不如這樣來得方便。對了,老公,你看看,我的屁股後面是不是有個

很深的手印,剛才我洗澡的時候都覺得疼了。”說完後,扭身將屁股對準我。

從這個角度看過去,她的屁股無比圓挺,再向上的腰身卻是凹進去,極是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