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瘋狂露出9,10

我的瘋狂露出9,10

(九)

「謝沐,你躺在這干什麽,神經錯亂了嗎?不怕給人看見啊?」林玲走到我

身邊,趕緊把我從地上拉起來,她倒比我還擔心。

「我沒事,只是剛剛真的被嚇到了。對不起,我……」我有些迷茫,不知說

什麽好,跟著林玲走向花園裡面。

「其實甭說是你,我也被嚇到了,幸好那個男生沒走前去,要是他真的看到

你,很難想像會發生什麽樣的事情。責任應全在我,說對不起的也應該是我。」

林玲有些語味心長。我有點摸不透。爲什麽現在她倒變得這麽溫柔,她不是很想

羞辱我嗎?

「事情都過去了,我沒事。可是照片的事,你看……」我不知道林玲還會要

我做什麽,但我沒忘記照片的事。以後的人生還很長,剛剛思慮了這麽久,我不

能再這樣變態下去了,我想做回原來的自已,如果我不盡快拿回照片,我真不敢

相信還會有什麽樣的事情等待著我。

「照片的事先放下吧,等會我會給你滿意的答覆的。不過我想問問,在你心

中我是不是很可惡很卑鄙?你……很恨我嗎?」我愕然。我沒想到林玲會這麽溫

柔的對我說話,心裡七上八下的,難道這會是什麽陷阱嗎?

林玲有些紅朴朴的看著我,像看穿了我的心事:「別往壞處想了,其實一開

始我只是想跟你玩玩而已的。我家就在你樓上,那天是因爲要去13樓有點事,

懶得坐電梯,想想就二層走樓梯還快些,不巧剛好看到你裸睡在樓梯間。當時你

把我嚇了一大跳,尤其是看到你那個裡面居然有那麽大個可樂罐,後面還有五把

牙刷。」

林玲和赤裸的我並排的坐在花園的石椅上,說到這里還用手指指我的下體,

繼續說:「我當時以爲你死了,后來才發現只是躺在那裡睡覺,而且你身上還有

一股很難聞的臭味。」

「那是我因爲高潮控制不住,失禁了。」我低下頭打斷了她的話。

林玲「噗哧」一笑:「你啊,真是太那個了,沒想到混身那麽臭的尿液居然

還能睡著。」我羞得滿臉通紅,繼續聽她說:「我當時也是太好奇了,就去家裡

拿了照相機從各個角度把你拍了下來。打算走的時候剛好看到了樓梯口旁邊垃圾

簍裡面還有你的衣服,當時想這麽好的連衣裙怎麽會被人扔掉呢,認定就是你放

在那裡的,所以最後我把照片放在了袋子里,還留下了我的手機號碼。我本性其

實一點都不壞,當時看到你也跟我差不多大,倒是很想認識你,所以我才那樣子

做。我……對不起,讓你受這麽多委屈。」

林玲用手抱著我赤裸的肩頭,跟我說了很多話,我沒有想到事情會進展到這

樣,讓我始料未及,此刻我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恨她。我茫然擡起頭看著她,從

她溫柔清澈的眼神里,我相信她是真心對我說的。

「我們可以做朋友嗎?其實那天在樓梯間看到你的時候,我也……也有點興

奮。」林玲放開我的手,埋首胸間。我對這突如其來的結果是雙乳直顫,無言以

對,看著她脖子都羞得通紅的樣子,我「噗哧」一笑。

「沒事啦!事情都過去了,你也跟我道歉了。也許你認爲那些事很過份,可

也讓我刺激不已啊!如果真的能跟你做朋友,我高興還來不及呢!」我拍拍心情

雜亂的林玲,對她莞爾一笑:「走吧,還是先回去了,都快12點了,我可不想

到時寢室門關了害我裸奔一晚上。」

開顔的林玲也舒展了身子:「謝謝你,明天我就把照片全部還給你。」

「哎,無所謂了,都是朋友了。不過你還真的害得我夠嗆,讓我這麽多天來

都魂不守舍。哼!等有機會我也要讓你嘗試一下。」我假裝很生氣,繼而相視而

笑。

「瞧你現在赤裸裸的,怎麽回去哦?」林玲安慰的對我說。

「放心吧,我習慣了。」

「你啊,真不知說你什麽好,雖然現在寢室樓那邊燈都關了,可等會看你怎

麽進寢室?」林玲做個潇灑的擺頭。

「沒關系,我身邊不是還你有嗎?」

「啊……你可別打我身上的主意,我身上可就是外套加內衣,我可沒你那麽

豪放。」

看著她似乎很擔心的樣子,我給她笨笨的一笑:「你想哪去了?我意思是等

會你去我寢室隨便找個理由幫我拿件衣服出來不就完事了,誰要你脫衣服了?」

林玲窘然,有些不好意思。

回到寢室,我的三個室友在我剛出門時就回來了,正一個個興緻昂然的吃著

些雜七雜八的零食。還有說有笑的,看到有些狼狽不堪的我,以爲發生了什麽事

情。

「謝沐,去幹嘛了?你看起來有些憔悴。」睡在我床頭的張麗愕愕的看著我

問道。

我不知回答什麽好。經過幾次大起大落,還有N次高潮,臉色當然有些憔悴

了。「沒事,剛剛有幾個可惡的男生看到只有我一個人,對我毛手毛腳的,讓我

很反感。」我隨便找了個理由回應著張麗,虛弱的躺在床邊:「都睡吧,他們都

被我罵走了,現在已經很晚了,明天還要上課呢!」

我起身洗了個澡靜靜地睡在床上,摸索著還有些硬硬的乳房,回味著林玲對

我說的那些話語,相信今天晚上肯定能做個好夢了。她不是說第一次看到我裸睡

樓梯間時也很興奮嗎?看來以後露出會有個好夥伴,不用再孤身行事。我真的很

嚮往,又有些濕濕的下體喚起了我內心露出的淫蟲,我強忍著沒有繼續下去,現

在寢室裡面還有三個人,還是收斂一些爲妙,趕緊睡吧,希望能做個好夢。

在第二天,林玲就把照片全部還給了我,本來打算給她幾張留個紀念,她認

爲避免誤會,還是不要了。自從那天以後,我和林玲已經親密無間,之間她也真

的有配合我玩些小打小鬧的露出,在這里我也不一一爲大家描述了,不過有一次

倒是令我很刺激。

記得那天已是深秋,早上的時候外面還會結霜,在晨間還得穿上棉襖,可我

天生不怎麽怕冷,像往常一樣,外面只穿了件牛仔外套,裡面是一件純棉的一般

熱天才穿的長袖T恤(在我們學校冬天對校服管得松一些),當然,內衣對我來

說肯定是多餘的(不好意思,之前從沒提過,我是很少穿內衣的);下身是一條

大約離膝蓋15公分的風興裙,裡面肯定有穿一條厚厚的絲襪啦,畢竟天氣有點

冷,穿得太露,會招來很多異議。

我和林玲相約而同的跟往常一樣去了教室(自從上次那件事之後,林玲就通

過某些關系調到了跟我一個寢室,還跟我同一班),我們並排坐在教室後面的座

位上,像往常一樣時不時的趴開上衣,露出乳房什麽的。可這些玩得太多,對我

來說早就失去興緻了,我很想更瘋狂的露一次,可一直苦於沒什麽機會。林玲也

理解我,但她也想不出什麽好方法,這時座落在比較牆角的我決定做一個前所未

有的瘋狂決定。               (十)

因為我處在靠教室外走廊的角落,外面巡邏的老師跟本看不到我,而且在我

身後的教室門也是鎖著的,也不用擔心會有人突然從後面進來,我便摸索著把手

慢慢伸入風光裙裡面,想就在教室裡把我的絲襪給脫了。

這時連我自已都不禁為我的大膽想法而震驚,心臟「怦怦怦」像打鼓一樣,

差點要蹦出體外。心裡雖然直哆嗦著不停,可我還是在暗暗在為自已加油:『謝

沐,你行的,你是暴露狂,這點事絕對難不倒你。』我心裡有如千根絲,亂成一

團麻,雖然緊張,但我伸在風光裙裡的兩隻手卻在緩緩地剝我的絲襪。

『謝沐,脫了它吧!加油!不就是脫個絲襪嗎?難道作為一個暴露狂,這點

事就難倒你了嗎?』我默默地唸叨著自已,心一狠,閉著眼一下把絲襪脫到了膝

蓋上。我摸到了絲襪上面居然還有點濕濕的,原來下體的淫水早就氾濫成災了。

「謝沐,你在幹嘛?」這時坐在我旁邊的林玲注意到了我的異樣:「你……

你……」林玲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我,用手狠狠地捂著自已的嘴巴,可能是她

怕剛剛不小心會叫出聲來吧!

我趕緊給林玲擺一個「噓」的手勢,小聲對她說:「你想幹嘛?大驚小怪,

不怕週圍人發現我的秘密嗎?」我故意用惡狠狠的眼睛蹬著她,繼而給她一個神

秘的微笑:「我打算在這裡把我的絲襪和我外套裡面的汗衫脫掉,你可要做我露

出的幫兇哦!」

林玲看著我已脫到膝蓋上的絲襪,不禁苦笑了一聲,似哭似笑做個無奈狀:

「你啊……哎!好吧,真把你沒轍了,我還真佩服你的膽量。這裡可是教室,全

都是認識的人啊!到時要是暴光了,可別怪我只為我自已辯解,我可不想明天跟

你一起上學校『光榮榜』。」

順勢林玲便朝我壞壞的一笑,還幫我把她書桌裡面的書全拿出來放在我們倆

的課桌上,把書包跨在她的右手邊,這樣便盡可能的擋住了週圍的視線。我不禁

感激的對林玲的配合說聲感謝,不禁還調侃了她幾下。

「真是謝謝你了,不過你可還真是個很稱職的幫兇哦!」林玲握緊拳頭,擺

出個要打我的樣子,害我立馬唯唯諾諾,好像公主做錯了事一樣。

我像做賊似的慢慢地從腳底把絲襪徹底剝出來,老師現在正認真的講著課,

根本沒注意角落的我,而且所有同學們都在注精會神的聽著老師講解。我膽子越

來越大,憑藉著課桌上的書本擋著的原故,打算進行下一步動作,脫我裡面的汗

衫。

這可不比絲襪那般簡單了,絲襪完全在下面進行的,不稍加註意根本就不知

道我在幹什麼。但是裡面的汗衫卻要全裸上身才能脫掉,以我書本的高度,直坐

著身子就會讓前面的老師或要掉頭的同學看到我的裸肩。這時突然我有點膽怯,

畢竟跨出這一步要有非凡的膽量,抓著我已解開扣子的牛仔外套次次不敢下手。

這時候林玲注意到了我的窘樣:「謝沐,怎麼了?哎!想不到你也有膽怯的

時候呀?」林玲故意把聲音拖得長長的,心懷鬼胎的向我擺擺手。

可能是受了林玲的刺激,不是有句話這樣說嗎:「惡從膽邊生」。雖然我對

林玲當然沒什麼惡意,可我體內的露出淫蟲有如萬隻螞蟻叮咬,哪受得了。

我縮了下身子,儘量把頭壓低些,緩緩地把汗衫從腰間向上提,外套早就脫

了,連同絲襪一同給林玲幫我保管著。此時我每做一個動作內心都會掙扎萬分,

感覺教室裡所有眼睛都直勾勾的看著我正在做這些羞恥的事,內心的刺激牽動著

我體內的每一跟神經,現在在我的眼前,彷彿現出了一幕幕驚詫的畫面。

「太淫蕩了!太變態了!」

「怎麼會有這樣的人,居然在教室裡脫光了衣服!」

「你看,她下面是什麼?哎呀!她下面還插了那麼多支筆。」

「鋼筆,圓珠筆,還有鉛筆,還有……都插進去了耶!」

「是啊!那麼多筆,怎麼插得進去哦?下面也太大了吧!不會痛嗎?」

「太變態了!以後可別說我們居然有這樣的同學,太可恥了。」

……

我看到所有同學們都聚集到了我身邊,都用惡毒噁心的語言辱罵著我,而我

卻正在用那十幾支筆狠狠地插著我的下身,汩汩的淫水如洩了堤的洪水。此時老

師也走了過來,用她那指揮棒同時使勁地插著我的肛門,我顧不得週圍所有同學

的侮辱,瘋狂地享受著此時的高潮。

此時不知誰在我身上吐了一口唾味,接著所有人都在向我吐,我乳房上、大

腿上,還有我正在交合的地方,甚至我的嘴裡,全都是。老師也似乎更來勁,把

她那40多厘米的指揮棒在我肛門足足插了一半還要多。

就在我欲罷不能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有隻手使命地捂住了我的嘴:「謝沐,

你瘋了?不知道你在教室裡面嗎?還這麼張楊,不怕死嗎?」

我緩緩地回過神來,原來剛剛那一幕只是我的幻想,不是真的。我慶幸的拍

了拍胸脯,還處在意猶未盡的我摸摸我的下體,不過下面倒真的插了十多支筆,

在屁眼裡面也有一支,這時候我還數了數看看有多少支,居然有十五支之多!而

我的汗衫也不知什麼時候早就脫掉了,甚至連我唯一的風光裙也不見了。

也許老師和同學們打死也不會相信,現在正有個全身赤裸的女生上著課,而

且下面還插著十五支筆,還有屁股下面那一灘淫水……屁眼裡的那支我早就抽出

來了,因為插在裡面畢竟不好坐。

我現在正在為我的大膽而熱淚盈眶,我無法想像我居然會在所有同學眼皮底

下全裸上課。我茫然的看著林玲,感激她剛才救了我一命,要不是林玲及時捂著

我的嘴,說不定我剛剛會大聲叫出聲來,後果不堪設想。

這時林玲把我的全部衣服遞給我:「快穿上吧!快要下課了,到時候可誰都

救不了你了。」林玲也因為我剛才失去理智而驚魂不已:「還有,下課後去超市

賠我的六支筆。哼!」

我「噗哧」一笑,又羞又氣,原來剛剛不知道怎麼連同她的筆也一起拿了過

來,一起插在了我下面。

「幹嘛呢?我為什麼要買?」我指指我的下體,並朝她調皮的一笑:「你的

筆不都在這嗎?你可別想我買給你,如果你不想自費的話,自已來拿吧!」

林玲握緊拳頭,做出要打我的樣子,我卻表示無所謂。又氣又急的林玲這時

候拳頭還真的狠心打了過來,本來就她那粉拳打在我身上也沒什麼,可她打得真

是地方啊!她居然朝著我插滿筆的小穴一拳狠狠地咂了下去,把原本露在外面的

筆頭全部淹沒了,一股巨痛讓我直翻白眼。

林玲似乎也看到了我的異狀:「對不起!對不起!你怎麼了,很痛嗎?我不

是故意的。」林玲很害怕的看著我:「你以前不是把整個可樂罐都塞進去過嗎?

我以為這些筆對你來說也沒什麼了,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

我看著急得快哭的林玲,承受著巨痛的我倒有些不忍:「我的傻大姐,可樂

罐是平底,可這筆頭是尖尖的啊!要不你來試試,看這麼多尖尖的筆頭猛地插到

你子宮上面看你痛不痛?」

我嘴上雖數落著林玲的不是,可心裡卻不這樣想,剛才雖然很痛,可我的巨

穴裡面的淫水更快地「嘩嘩」直往外流。我突然很渴望這種痛楚感,我內心的變

態慾望隨著巨痛的消失慢慢升級,我不知道用什麼辦法解決我此時的困境。

對,再讓林玲狠狠地打我的下體吧!越狠越好。坐位下面已是一灘水澤,屁

股上也被淫水浸透。不管了,什麼恥辱,什麼尊言,全都見鬼去吧!我要高潮,

我要刺激。

我用極度變態淫靡的眼神看著林玲:「來,再用你的手打我的下體吧!等會

我超市給你買筆,不,我給你買十二支。」我把聲音壓得很低。太害羞了,可我

內心的渴望驅使我這樣做。

林玲有點驚鄂的看著我,似乎不敢相信我說的話:「你……你剛剛不是很痛

嗎?看你剛剛死去活來的樣子,怎麼……」

「我不怕痛,越痛……我越刺激,沒事,你儘管打吧,我不會叫出聲的。」

我閉著雙眼,把插滿筆的小穴對準林玲,淫水直冒的陰道好像正招呼著林玲的拳

頭:「儘管狠狠地打下去吧,不用擔心。」

林玲有些茫然的看著我,我的變態慾望讓她有些無法釋然:「真的可以打下

去嗎?那你可要忍住痛哦!到時招引了同學我可救不了你了。」林玲說完便一拳

打了下來,使那些筆更加深入了些,巨痛又猛地傳入腦神經。

當我還在巨痛中未恢復過來時,林玲的第二拳又開始了。這連續的由筆頭戳

向子宮的疼痛讓我痛苦萬分,可在特殊場合巨痛的襲擊讓我興奮連連,我雙手很

努力地捂著自已痛得變了形的嘴巴。

這時候,林玲接二連三的拳頭又打了下來,好像故意報復我剛才說不給她買

筆,而且還一下比一下重。最後,十五支筆完全插入了陰道才停了下來,最後還

伸出兩個手指用指甲狠狠地夾了下我早已漲得像花生米的小豆豆。

「鈴鈴鈴……鈴鈴鈴……」

這時,我突然聽到了下課的鈴聲,原來剛剛玩過了度,當時早就忘了快要下

課了。

「同學們,起立!現在下課。」老師說完便直接走出了教室。我沒有站起來

給老師敬禮,坐在後面的我知道老師也發覺不了,可現在還有滿教室的同學怎麼

辦?等會分散的時候,同學們不可能不會發現我的。

『我死定了,我死定了……都怪自已,為什麼這麼大意?現在場面無法收拾

了,可憐的謝沐,你就等死吧!』我現在有如沒了腦袋的蛇,身體還活著,卻沒

有一點方向。

這時林玲快速的把我往課桌椅下面塞,幸好剛好能容得下我。我蜷屈著身子

瑟瑟發抖。此時的我雙手掩面真想大哭一場,山洪般的尿液從我的股間「嘩嘩」

流出——我失禁了!

林玲看著躲在桌椅下面的我,有些鄂然,「噢!天啦!你在幹什麼?你……

你怎麼可以在這裡尿尿!」林玲大聲咆哮著。我擡起頭漠然地看著林玲,淚水從

臉頰一滴一滴的往下落。我無言以對,看著陰戶還在不停地噴射尿液,可我就是

控制不了。

「算了,起來吧!同學都走光了。」

我怯怯的站起身,發現同學真的走光了,他們根本就沒看到我,原來這節課

是上午最後一節課。下課之後所有同學都直奔食堂去了,我如釋重負的輕歎了一

聲,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林玲,然後看看桌子下面一大灘的尿水。一股騷味強烈

的刺激著鼻孔,淚眼嘩嘩的我有些不知所措。

「你楞著幹什麼?去提點水把你拉的尿沖乾淨吧!要不然下午同學肯定能聞

到騷味。」

「我的衣服呢?」正打算穿回衣服去洗手間提水,可看到林玲有些不懷好意

的拿著我的衣服向我招搖,我說:「你想幹嘛?快把衣服給我啦!」

「幹嘛幹嘛呢?你不是很想暴露嗎?我想看看你光著屁股去提水,然後把這

裡沖乾淨。哼!要不然不給你衣服。」林玲把我的衣服快速的藏到身後,根本就

沒給我的意思。

「我的大小姐,別玩啦!剛剛還不夠嗎?你想害死我啊?外面操場上那麼多

人經過,還有教學樓也說不定有人會來,你想我紅顏早逝嗎?」

可林玲根本不理我的話,我知道她玩得又起勁了。

「這我可不管,教室裡你都敢脫光,居然還敢尿尿,還有什麼你不敢的?」

說完林玲朝我神秘地一笑:「我先去吃飯了,衣服我也帶走了。等會我吃完飯回

來要是看到這裡沒洗乾淨的話,那你就等著來場美女校園裸奔吧!」

「喂,林玲,你快回來!你這該死的賤人……」我急瘋了,嘴裡罵罵咧咧追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大家一起來推爆!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路過看看。。。推一下。。。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就是我的家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原PO是正妹!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

路過看看。。。推一下。。。

每天來逛一下已經逛成習慣囉

大家一起來推爆!

每天上來捷克果然是對的 繼續去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