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遇 11

豔遇 11

第十一章電眼迷情

我們所住的酒店一樓,因為這次宴請,被我們包場了,酒店方面也是極力配

合,擺出相當華麗的自助餐,這應該是金錢的力量吧。自後門出去,還有個相當

大的遊泳池,因為池底的淺藍色瓷磚,所以水的顏色愈發青湛,干淨無比,一切

都顯得貴氣十足。

我總算也是在世界五百強的公司裡呆過,所以這種場面倒也是處驚不變,端

著杯中的紅酒和那些已經算是朋友的客人們聊著,時間已然過去近半個小時了,

風彩雲和莊小菲都沒下來,也不知在搞什麼東西。

露蓮娜倒是一身的白色禮服,儀態萬千,金色的頭發如瀑布般垂下,眉目如

畫。那件白色禮服露出後背大塊的肌膚,現出那無比窄小的小蠻腰,前面的胸罩

竟然沒有帶子現出來,估計是吊在脖子上的那種款式,隨著她的走動,雪白細膩

的小腿在裙擺下方若隱若顯,黑色的高跟鞋落地無聲,腳趾甲也被塗成靚麗的金

色,與頭發互映。唉,這真是個尤物,雖然我已有了風彩雲,但仍然心動不止。

她本人倒是靜靜的坐在腳落的沙發上,和暗處融為一體,看樣子不是那種愛

出風頭的女人,但女人的靜也是一種美,空靈若蘭,襯出高貴之氣,吸引住了不

少驚艷的眼神,自然也不乏我色狼般的透視。

一陣喧嘩聲響起,把我從沈醉中驚醒,扭頭看去。風彩雲和莊小菲並列著從

電梯口出現,一身黑色禮服的風彩雲,容光煥發,棕紅色的頭發拉得筆直,顯得

如同二十歲左近的女人,曼妙的身材凸現無遺,太美了。旁邊的莊小菲也不遑多

讓,大紅色的旗袍極是奪目,領口和袖口處繡著金色的鳳紋,旗袍開叉至大腿處,

走動時讓人想看清內裡的無限風光,她的頭發盤在腦後,簡單高貴。

“不好意思,曉鵬,讓你久等了,我化了個妝,就出來晚了。”風彩雲走到

我的身側,自然的挽著我的胳膊,頭部靠在我的肩頭,柔柔的說著,讓我的身體

騰然熱了起來。

“沒事,就等這一會兒又有什麼,能看到彩雲這麼美的一面,就是等上一輩

子又何妨。”我嘿然一笑,胳膊環在了她的腰間。

“剛才我和小菲請教了不少問題,她說你喜歡女人留直發,所以上午我特意

將原來的卷發拉直了,現在是不是很漂亮?”風彩雲將臉扳正,湊到我的眼前,

嬌艷如花,臉上竟然連半絲的皺紋也找不到了。

老天爺,這不是誘惑我嗎,在這種正式的宴會,千萬別讓我出什麼洋相,我

可不想成為別人的笑柄。但我仍然控制不了自己,拚命點著頭道:“美,太美了,

我的彩雲什麼時候都是美的。”同時,我偷聽到了風彩雲腦海中的聲音:“哼,

看你那失態的樣子,以後就要天天打扮,讓你為我著迷。”原來這打扮的目的便

是將我迷倒,吸引住我全部的心神,女人啊,女人,不理解她們在想些什麼。

“那麼是我美的多一點,還是小菲美的多一點呢?”風彩雲依然巧笑若兮,

順手將莊小菲拉到了我的眼前。臉容白皙的莊小菲看到我的注視,臉色羞紅,悄

然低下頭,小手在下腹絞纏在一起,不依的向風彩雲皺了皺可愛的鼻翼,如何不

美。

雖然我知道風彩雲在考驗我的意志,但我仍是不願擺脫二女的美麗束縛,毫

無主意的說道:“都美,都很美。”

“風小姐,不要只顧著和男朋友說情話,也和我們其他人說說話吧,我還請

你跳支舞呢,不知道肯不肯賞臉啊?”總算是有人替我解圍了,一位年紀在五十

幾歲的金發老者上前來和風彩雲打招呼,還作了個請舞的動作,紳士風度頗足。

風彩雲向我發來詢問的眼神,我點點頭,她的身體飄了出去,如同一隻蝴蝶,

和那位老者翩翩而舞,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眼神。

極動的風彩雲和極靜的露蓮娜形成對比,卻都是那樣的迷人。風彩雲臉上的

發中一個動作保持至今,讓我佩服不已。

“曉鵬,想什麼呢,那麼入神?”莊小菲的聲音將我拉了回來。

“沒事,隨便想想。”我看了看莊小菲,她的模樣不再有那種淒然之氣,也

不知風彩雲和她說什麼了。看著她對我的關懷之色,我不好意思道:“小菲,我

還以為你再也不理我了呢?我向你說了那麼傷你心的話,我以為……嘿嘿”我干

笑起來,沒有再說下去。

“以為什麼,以為我現在就該以淚洗面,作出一個被你冷落的女人模樣?哼,

世界上又不是只有你一個男人,好男人多著呢,追我的人能從這裡排出去一公裡

了。”莊小菲的模樣中多是嗲媚,向我撒嬌多過故意打擊我。

“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你沒事就好。”我言不由衷的說著,心裡有種深深

的失落,男人的心態多是如此啊。

“好什麼,不請我跳支舞嗎?”莊小菲向我伸出手來,臉上的表情看也看不

懂。

我接過她遞的小手,摟著她的腰身,腳步轉動,旋了起來。小手溫暖若玉,

撩動我心,我的心裡突然又湧出一股無與倫比的邪惡之欲,有種看透世事倫理的

超越,不把任何事放在眼內了,接著我擡起頭來,嘴角左斜,眼內散出七彩光華,

電眼啟動。

莊小菲甫一接觸我的眼神,嬌軀一顫,苦苦壓抑自己的慾望。但她終是忍不

住內心的渴望,嬌首靠在我的肩頭,嬌軀緊貼在我的身上,純賴我的力量而動,

我的腦海中響起她的心聲:“曉鵬,我愛你,不管如何,我都要成為你的女人!”

思念愈發強烈。

我沒有絲毫的猶豫,左手直接放在了她的屁股上,手心緩緩挪動著,既不讓

別人看清我的動作,也能讓莊小菲感受到我的撩撥。

真是要命了,我的下體在這時竟然發生了反應,抵在了莊小菲的小腹上,想

到風彩雲就在我的身側,我反而更加的興奮,有種一瀉如野的情緒,這簡直變成

了和莊小菲在跳貼面舞了,莊小菲的身體滾蕩起來,秀口中喘出的熱氣透過我的

襯衫,掠過我的皮膚。

“曉鵬,扶我回房間吧,我有點頭暈,身體不舒服。”莊小菲低聲在我耳邊

說道,若非我至強的耳力,根本就聽不清。

我回頭想和風彩雲打個招呼,卻發現她已不知到什麼地方去了,大廳裡也找

不到人,再轉至牆角沙發處,露蓮娜依然坐在那裡,還向我展出一個甜甜的笑。

我的眼神一蕩,緊鎖她的雙眸,她原本是右腿跌在左腿上,斜坐在那裡,被我的

電眼這樣一看,她的嬌軀一顫,雙腿猛然分開,雙手扶住沙發的邊緣才坐穩,而

我卻回身扶著莊小菲走向電梯。

莊小菲因為是後來的,所以不和其他人住在一個層面,單獨住在九樓,而我

則是住在八樓。電梯的鈴聲響了,我扶著莊小菲走進電梯,看著電梯門緩緩並上,

莊小菲再也忍不住,雙手纏緊我的脖子,身體在我的身上開始磨擦起來,渾然不

顧電梯內有攝像頭的記錄。

她不在乎,我自然也是無所謂的,只是我依然問道:“小菲,你怎麼了,是

不是身體不舒服,有沒有事啊?”

“曉鵬,抱緊我,我好難受,身體很需要你。”莊小菲雙臂改為抱在我的腰

間,力量很足,讓我有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觸。

“可是,小菲,我已經有了彩雲了,不可能再接受你了,而且這樣被彩雲知

道也不好,我不想背叛她,作出對不起她的事來。”不知怎的,我的心裡明明很

想抱著莊小菲,卻不由自主的這般挑逗她,想看看她情動求我時的模樣。

“不要緊的,彩雲姐和我說好了,讓我也加入這個大家庭,只要我是真心待

你的,她就會接受的,畢竟你本來就是屬於我的,只不過因為特殊的原因才讓她

先我一步成為你的女人。她說她不介意這種事情的發生,只要是付出絕對的真心,

那便是真愛了。在這之前,我還一直很彷徨,不知道要不要成為你的另一個女友,

但被你的眼睛一看,身體卻不受控制了,我便知道自己實際上是渴望成為你的女

朋友的,如果我們是真心相愛的,那又何必去在意別人的不理解呢。”莊小菲夢

幻般的聲音傳來,表達自己的心意。

原來在車上風彩雲和莊小菲就是說著這件事啊,只是她怎麼會這麼大方,願

意和另一個女人分享一個男人,這不太正常吧?只是此刻我完全被幸福所包圍,

一下子有兩位美女示好,換作任何男人都不願多想了,我知道莊小菲此刻的心意

表達,實則是被我帶著惑媚的眼神所征服,要是讓她在正常情況下說出這般的話

來,她是無論如何也不肯的,看來這種異能征服女人相當有效的。這時電梯的鈴

聲又響了,九樓到了,於是我扶著莊小菲步出電梯口。

莊小菲指引著我向右拐,九零五房間是她的房間號,可是她在身上摸索半天,

卻沒有找出房卡。“曉鵬,我的房卡可能放在我隨身帶的包裡了,剛才一不小心

忘在一樓了,現在怎麼辦呢?”

這個女人,真是的,這樣的丟三拉四。“你到我的房間內歇一下吧,我在八

樓。”我只好先將她安排到我的房間裡。

我們又順著電梯下到了八樓,我是住在八零五房間,真巧,正是在莊小菲的

樓下。我正要拉卡開門,門卻自裡面打開了,侯昌盛的瘦臉從門縫間出現。看到

我扶著莊小菲,他的表情一愣,用極是關懷的語氣道:“小菲怎麼了,是不是生

病了?”

我住的是雙人標準房,因為是長島旅行社免費提供住宿,所以便不像其他客

人那般獨居,畢竟五星級的賓館收費不低啊。只是這個機會太巧了吧,侯昌盛在

場,這不是讓我沒辦法得償所願了嗎?

“沒事了,我只是身體不舒服,休息一下就好。因為我沒帶房卡,所以曉鵬

讓我到他的房間休息一下,要是你不方便就算了。”因為侯昌盛在場,所以莊小

菲清醒了幾分,臉兒紅了起來。

“噢,方便,方便,我正要出去呢,你快點進來吧。”侯昌盛表現的比我還

熱情,要主動過來扶莊小菲,但我豈能如他所願,莊小菲現在隱然有向我投懷送

抱的意思了,就算是我的女人了,怎能假他人之手。

莊小菲也不願侯昌盛扶她,在我主動的繞行中,避開侯昌盛進入房間。將莊

小菲安頓在我的床上後,侯昌盛還想上前和她說話,被我一把拉住道:“好了,

小菲需要休息,我們兩個就出去吧,不要打擾她了。”接著我不由分說,拉著他

便離開房間,臨行時我還向莊小菲眨了眨眼睛,讓她安心,這個動作竟讓莊小菲

向我拋了個飛吻,接著便拉起被子蓋住了臉,但我的視線卻穿過被子看清她紅雲

密布的臉孔。

大家一起來推爆!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感謝您的分享才有的欣賞

是最好的論壇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