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獸都市 3

豔獸都市 3

第一集  第三章

淩晨一點,夜色漆黑。

直升機越飛越高,很快就遠離了戰場。

所有的殺戮、血腥、屍體和濃煙,彷彿一下子成爲過去。

“老刁,幸好你會開直升機,不然咱倆這次就死定了!”唐肥喘著氣,精疲力竭地靠在座椅上說。

“咳,我也是多年前偶然練過,不過已經很久沒碰,手生了!”

刁德一滿頭都是汗珠,顯然正竭盡全力地操縱著直升機,一點也不敢大意。

“別著急,慢慢開!”唐肥安慰他道:“你的手下炸掉了剩下的直升機,警方就算要再調派一架過來追我們,至少也是二十分鍾以後的事了,足夠咱倆逃脫!”

刁德一唉聲歎氣說道:“但願如此!”

唐肥打了個哈哈:“別愁眉苦臉的啦,老刁!來來來,放輕松一點,笑一笑!”

刁德一冷哼道:“我們這次損失如此慘重,你居然還笑得出來?”

“爲啥笑不出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頂多是今後多辛苦幾趟,這點損失就彌補過來了!”

唐肥故作輕松地笑著,其實卻笑得比哭還難看,也難怪,這次無論是鐮刀幫還是盛和會,損失都太大了,兩邊帶來的打手爲了掩護首腦突圍,全都死傷慘重,不只如此,連裝著一億亞元和剩餘KHR藥物的兩個箱子,剛才也因混亂而來不及帶上直升機。

也就是說,除了兩個首腦倖免之外,這次真的是人財兩空,不,嚴格來說應該是“人、財、貨三空”!

“他媽的,要不是最後那個薔薇娘們突然殺出來,我們不至於這麽慘!”刁德一恨恨地說:“至少人質會在我們手中,帶著錢和貨逃跑絕對不成問題。”

“是啊,都是那個長腿娘們害的!”唐肥隨口附和,咬牙切齒罵道:“欠操的婊子!遲早有一天,老子要把她……”

他說到這里突然頓住了,好幾秒沒有吭聲。

“要把她怎麽樣啊?先奸后殺?”

刁德一隨口諷刺了一句,這時他操縱直升機已經比較得心應手了,所以邊說邊轉頭望向唐肥,卻愕然發現這胖子滿臉驚駭,張大著嘴卻發不出聲音。

“咦,你怎麽了?”

唐肥不答,眼珠子幾乎凸了出來,直勾勾瞪著前方,彷彿看到什麽不可思議的東西。

刁德一下意識回頭一看,整個人也幾乎駭然跳起。

透過機艙玻璃看得很清楚,就在直升機後面不遠處,白鳥薇的臉正冷冷地盯著他們!

啊啊啊,這怎麽可能?這高妹再厲害,又沒有翅膀,怎麽可能飛到直升機此刻所處的高度來?

刁德一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而他再仔細一看,天哪!這薔薇女警彷彿變成一隻大鳥,背後竟展開一對巨大的白色翅膀,正在夜空中上下翻飛,靈活迅速地追趕著直升機。

“妖怪!妖怪啊!”唐肥終於喊出聲來,充滿震驚和恐懼。

刁德一也是全身冷汗,腦子里蓦地掠過曾經聽說的一個秘密傳聞。不過此刻已經無暇多想,他猛然拉杆並且踩下油門,一下子就將直升機的速度加到極限。

但振翅高飛的白鳥觀也越追越快,和直升機之間的距離一點一點拉近。

刁德一豁了出去,突然調轉直升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急轉彎,正面迎向白鳥薇撞過去。

這是兩敗俱傷的拚命了!白鳥薇顯然不願如此,急忙閃身躲開。

直升機卻再次急轉彎,不要命地撞了過去……然後是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

“來呀!有種就來呀……哈哈哈,你來呀!”

刁德一連聲狂笑,勢若瘋虎,彷彿已經陷入瘋狂狀態。唐肥則在天旋地轉中被晃得頭昏眼花,苦不堪言。

突然,白鳥薇從視線中消失了!

驟然失去目標的刁德一,操縱直升機猶如無頭蒼蠅般上下左右飛著,但卻始終找不到對方的蹤影。

該不會是掉下去了吧?

他心裡剛閃過這個念頭,就聽見“乒乓”一聲,右邊的機艙玻璃完全碎裂!

毫不客氣踹破玻璃的,是被一條極其修長、雪白而又結實的美腿,毫不客氣的踹碎的!

只見這條美腿伸進機艙,猶如人的手臂一般靈巧,向內彎曲到艙門邊,赤裸的腳趾輕輕鬆鬆撥開了艙門。

唐肥顫聲驚叫,摸出手槍徒勞地胡亂開火,刁德一則怒吼一聲,操縱直升機猛烈地搖擺振蕩,想將對方甩出去。

但白鳥薇已經敏捷地鑽進機艙!她背上的翅膀已經消失,就好像從未長出過一樣。右手一把奪過唐肥的手槍,頂住他的腦門。

“不想死就別動!”

唐肥絕望地不停發抖,癱軟無力。

刁德一反倒平靜下來,獰笑道:“很好,咱們就同歸於盡吧!”

說完突然一把拉斷安全帶,推開另一邊的艙門,縱身跳了出去!

白鳥薇一驚,想不到這人居然如此剛烈,探頭望去,只見刁德一的身形正迅速從視線中變小,筆直地墜向地面。

她一時躊躇不定,如果立刻飛身振翅沖出去,還有足夠時間能接住他,但就顧不了機艙里的唐肥!假如挾持唐肥俯沖而飛,對她的力量而言雖然不是難事,但平衡和速度都將受到影響,便無法及時接住刁德一了。

也就是說,這兩個人只能生擒一個,另一個必死無疑!

就在猶豫之時,無人駕駛的直升機已處於失控狀態,猶如斷線風筝般盤旋搖晃著斜斜下墜,讓機艙里的唐肥發出殺豬般的尖叫聲。

白鳥薇只得伸手拉起操縱桿,勉強穩住直升機。她瞥見底下是車水馬龍的繁華路段,有不少商鋪都亮著燈,如果直升機在這里墜毀爆炸,造成的損失一定極其嚴重。

於是,她迅速做出決定!

半分鍾后,直升機恢複了平穩的飛行軌迹,緩緩降落在附近一棟大廈的天台上。

白鳥薇拎起已經嚇昏的唐肥,老鷹抓小雞似的躍出機艙,站在天台邊緣向外望去。

憑著她經過特殊訓練的敏銳視力,很清楚地看到隔著兩條街的一個十字路口,交通亂成一團。幾十輛車停了下來大排長龍,喇叭聲此起彼落。

不少路人圍成一圈議論紛紛,圈中是一具墜地而亡的屍體,壓著一灘鮮紅的血迹……

翌日清晨,天剛亮。

中京在線的辦公大樓里一片忙碌,人人都坐在電腦前埋頭工作,鍵盤敲擊聲不絕於耳。

作爲官方網路媒體,雖然不用擔心倒閉,但在這個競爭日益激烈的行業里,工作不努力的記者就只能拿到微薄的底薪,絕對不夠養家糊口。

“小洪,警方和黑社會火拚的新聞,你的報導非常精彩!”

大腹便便的陳總編走到洪岩的辦公桌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笑得嘴都合不攏了。

“這是難得一見的獨家新聞啊!三色台、CCAV都在“晨間新聞”轉播了你拍攝的畫面,影響極其巨大啊!哈哈哈……就連我們的對手,一向和政府唱反調的“生果動態網”,今天都被迫打電話過來索取影像材料,還承諾會以高價購買版權。哈哈哈哈,我真是太開心了……”

洪岩忙站起身,隨口說了幾句“全靠總編支持”之類的恭維話應付一下。由於一夜未睡,他的神情明顯有點疲憊,眼中布滿血絲。

陳主編手舞足蹈地興奮了一陣后,也注意到這位下屬的倦態,忙關切地叮囑他早點回家休息,明天可以再補休一日。說完又贊賞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滿意地邁著八字步離開了。

洪岩則站起身,倒了杯熱咖啡,喝了一口,又聚精會神地在電腦前工作起來。

“Oh,親愛的洪,你今天好像特別努力嘛,努力到簡直不像你本人了!”

一個略帶調侃的聲音從旁邊傳了過來。

洪岩不用轉頭也知道:說話的是坐在他旁邊的同事,外籍女記者凱瑟琳?瓊斯。她是北美聯盟人,一個很漂亮的金發女郎,身材相當豐滿。雖然骨架大了一點,腰也不夠纖細,但是豪乳肥臀的西方人曲線畢竟還是滿火辣的,在公司一向是不少男同事垂涎的目標。

“什麽意思?”

洪岩仍盯著電腦螢幕,隨口問了一句。

“別明知故問了,洪!”

凱瑟琳嘲諷的一笑。她已在華人聚集的中京生活了兩年,說著一口帶著外國口音的流利中文。

“你只是個兼職記者,而且一向懶散,幾乎每天都遲到早退,今天老闆都說你可以下班了,你居然還不走,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哈,我第一次出獨家新聞,勤奮一點是應該的嘛。”

洪岩邊說邊“啪”的敲下確認鍵,然後關掉正在處理的檔案。

他這才轉過頭,望著凱瑟琳笑道:“剛才是一點收尾的工作還沒完成,現在做完了,我正準備回家呢。”

凱瑟琳環顧左右,見無人注意,伸足一蹬地面,連人帶椅挪到洪岩身邊,由於慣性作用,那高聳的胸脯差一點就碰到洪岩肩膀。

“洪,我正想跟你談談這條獨家新聞。請留步幾分鍾,可以嗎?”

她壓低聲音湊近腦袋,說話時身上散出一股濃郁的香水味,令人心癢,無法拒絕她的要求。

洪岩深深吸了口氣,微笑道:“可以啊,請說吧。”

“我很仔細地看了你做的報導,還有所有拍攝的畫面。前面警方和黑社會組織的對峙,和後面直升機爆炸、殘余打手被一一擊斃和逮捕的過程,都非常詳盡、真實,可是,中間的經過呢?警方是如何把你這個人質救出來的?最終又是如何占據上風的?你好像沒有完全交代清楚……”

“怎麽會呢?”洪岩辯解道:“我在文字報導中已經說了,兩個突擊隊員率先救走我,而打手們的藥效逐漸消退,所以才……”

“是嗎?這是最精彩的一段呀,爲什麽只有文字稿,反而沒有畫面呢?”

“喔,當時我被挾持,攝影機被打手們丟在一邊,等我撿回攝影機再次開始拍攝,整個戰局就已經到了尾聲!”

“真的這麽巧?”

凱瑟琳緊盯著洪岩,目光充滿懷疑。

洪岩卻在偷偷瞄著她胸前那對豪乳,由於襯衫的扣子鬆了一頼,可以輕易瞥見裡面藍色胸罩的花紋邊緣。

“親愛的凱瑟琳,我記得上周曾經教過你一句中國諺語,叫做“無巧不成書”,你這麽快就忘啦?”

“我沒忘。”凱瑟琳認真地說:“但我始終覺得,你的報導里有很多疑點,影像也像是被剪輯過,似乎刻意隱瞞了一些東西……”

洪岩正色道:“那一定是你的錯覺。”

凱瑟琳將聲音壓得更低,懇切道:“洪,你跟我說實話。是不是警方威脅你不可以公布某些消息,所以你只好採取折衷主義,模糊處理了最關鍵的內容?”

洪岩暗吃一驚,心想:聽說這美女記者曾在《紐約時報》任職,果然具有極高的觀察力和新聞敏感性,一眼就看穿自己動的手腳。

他嘴硬地堅持:“沒有啊,警方很配合的,沒有威脅我做任何事。”

凱瑟琳仍不死心,拉起他的右手,藍色眸子里充滿感情,聲音已有點像撒嬌:“洪,我一直把你當成我最要好的朋友,你就不能對我說說心裡話嗎?”

洪岩心中暗笑,雖然不明白對方爲何對這件事如此感興趣,但看這情形,她明顯正在以美色相誘,只不過難以確定她願意犧牲到什麽程度罷了。

對這個美貌的西方女郎,他從未考慮過花心思、精力去追求,但要是對方樂意自己送上門來,作爲一個男人當然不會介意嘗嘗鮮。

“要說心裡話嗎?嘿,應該找個合適的地方、合適的地點才對。現在在這里就不太方便了。”

凱瑟琳雙眼一亮:“那我們約個時間、地點好嗎?”

“行,今晚十點,我給你電話!現在我真的要下班補眠啦,拜拜!”

洪岩說完,反手拉起凱瑟琳的手,頗有紳士風度地吻了一下手背,然後就站起身,不顧她挽留的目光,禮貌而堅決地離開了辦公室。

就在同一時刻,中京城警署總部大樓的餐廳里,白鳥薇正手持刀叉,津津有味的吃著羊排大餐。

兩塊香噴噴的羊排烤得外焦里嫩,淋上黑胡椒醬后味道更是鮮美無比,除了這道主菜外,餐桌上還擺著蝸牛酥盒、油炸雞塊、蒜蓉肉泥以及各式各樣的起士蛋糕。

這真是一頓豐盛無比的早餐!

很少有女孩子早餐會吃得這麽多又這麽油膩,但白鳥薇是個例外,埋頭在餐桌上大吃大喝,不一會兒就解決掉其中一塊羊排,其他食物也都消滅了大半。

“哈,白鳥!今天是不是又被龍妖婆罵了啊?”

一個歡快的聲音從後面傳來,話音未落,人影一閃,已經穩穩坐到對面的椅子上,動作不但敏捷而且無聲無息,似乎連風聲都聽不見半點。

“嗯,你怎麽知道?”白鳥薇將一塊起士蛋糕送入口中,鼓著腮幫含糊不清說道。

“喵,我海咪咪是出了名的有胸又有腦,什麽事能瞞得過我啊!”

坐在對面的女子嘻嘻笑著,得意地挺起胸。她的臉蛋相當可愛,猶如卡通中的美少女,但胸部豐滿得不成比例,將上身的藍色水手服撐得極其鼓脹,的確是對名副其實的“海咪咪”。

白鳥薇看清她的衣著后,差一點將口中食物嗆了出來:“咳咳,阿咪,你怎麽穿成這副模樣?是要扮女中學生嗎?”

“是啊,龍妖婆突然打電話叫醒我,要我直接喬裝來上班。哎呀,這不是給人出難題嘛!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套校服,勉勉強強把胸部塞進去,真是羞死人了!”

海咪咪說著,做了一個害羞的表情,但瞎子都能看出她是炫耀的成分居多,絲毫沒有點難爲情。

白鳥薇忍不住笑了:“大名鼎鼎的海棠女警,怎麽樣都應該改扮成女明星才對啊,只扮一個女中學生,簡直是“大”材小用!”

她故意著重念出“大”字,調侃之意十足。

但海咪咪卻不以爲意,反而猛點頭說:“對啊對啊,我等一下要跟龍妖婆隆重建議,還是改扮成模特兒什麽的比較適合我!”

這海咪咪也是霸王花女特警中的一員,以“海棠”作爲代號,本名叫做海蜜兒。由於胸部雄偉,同事們都開玩笑地叫她“海咪咪”,她非但不生氣,反而還沾沾自喜,乾脆也就以此自稱。

至於她們口中的“龍妖婆”則是霸王花的隊長龍舌蘭!這是蓍方內部最爲神秘的人物,直接受最高警務處長領導,除了警務處長本人外,沒有人知道她的真正身份、名字和年齡,只知道她姓龍,而且以龍舌蘭作爲代號,所以人人也就用這三個字當作她的名字來稱呼。

“得了吧,龍妖婆一向說一不二,會接受你的建議才怪!”

白鳥薇撇撇嘴,揮動刀叉開始向第二塊羊排進攻。

“哈,我就知道你一定被龍妖婆罵了!”海蜜兒忍俊不禁說道:“我早就發現了,你每次被罵以後心情一不好,食量就會特別大。”

“難道我心情不好,就一定是因爲被龍妖婆罵嗎?”

“如果是別的事情,你會去練拳、打靶來泄憤,只有被龍妖婆罵,你才會這樣子狂吃猛喝。”

白鳥薇賭氣說:“沒錯!龍妖婆總是讓我有氣也發不出來,有這樣的上司真是太倒黴了!”

“得了吧,白鳥!你心裡還是非常佩服她的。”海蜜兒認真地說:“如果你真的覺得倒黴,以你的性格早就辭職啦,怎麽會一直心甘情願做她的部下呢!”

白鳥激聳聳肩,埋頭繼續消滅羊排,沒有反駁。

的確,她和海蜜兒,還有其他的霸王花女特警們,雖然經常被龍舌蘭責備,私底下罵不離口,但大家內心深處還是服氣的。畢竟,整個霸王花女特警隊就是由這位“龍妖婆”一手創建,這些年來所立下的功勳也都是“龍妖婆”一手指揮的結果。

“哎,別生氣啦,白鳥!龍妖婆罵人的時候,我們當作耳邊風就是了!”海蜜兒做了個鬼臉,調皮地說:“老是生氣,很容易變老哦!”

“我沒生龍妖婆的氣,我是對我自己很不滿意。”白鳥薇放下刀叉,歎了口氣說:“這次是我自己犯了嚴重錯誤,她罵得再凶也是應該的。”

海蜜兒一怔:“啊,是什麽嚴重錯誤?”

“我昨晚在執行“誘餌”行動時,一時沖動去多管了閑事,沒有堅守自己的崗位……結果在我離開期間剛好就出了意外!”

白鳥薇說著垂下頭,臉上露出難受懊悔至極的表情。

海蜜兒失聲道:“那個變態“禽獸男”又出來害人了?”

白鳥薇輕輕點了點頭:“又一個受害者慘遭毒手!唉,除了我之外,其寘昨晚“夜蓮”、“紅棉”和“芙蓉”三個姐妹也都出動了,但她們負責的區都平安無事,禽獸男偏偏出現在我那裡!”

海蜜兒聳然動容,一時不知道說什麽好。

要知道:霸王花成立多年來堪稱戰功赫赫,每一名成員都能獨當一面,通常情況下,每個任務出動一人便足矣,只有遇到那些極其危險、困難的任務時,龍妖婆才會同時委派兩名以上成員去合作完成。

在她印象中,同時派三名成員的次數屈指可數,上一次好像還是前年的事了。

而這次派出的成員居然多達四名,絕對是破天荒頭一遭!

“不會吧?抓一個變態而已,要不要這麽興師動衆啊?我還真想見識一下這個變態呢,看他究竟是何等怪物!”

海蜜兒自言自語地嘀咕著,雙眼閃動著貓瞳一般的光芒,顯然對這次的任務産生極大的好奇心。

“放心吧,你很快就要見識到啦。”白鳥薇的語氣有點酸:“要不然,龍妖婆幹嘛突然要你扮女中學生呢?”

海蜜兒明白她的意思。很明顯,白鳥薇因爲昨晚的嚴重過失,已經被龍妖婆趕出這次任務,而自己就將取而代之,頂替她繼續進行“誘餌”行動。

“嗯嗯,白鳥。你慢慢吃吧,我還是趕緊去找龍妖婆報到了,免得被她罵!”

海蜜兒說完就迫不及待地躍起,一臉雀躍狀,像小女孩般蹦蹦跳跳地一溜煙消失了。

“小心一點啦,好奇會害死貓的!”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感動!我哭哭!但不代表我娘炮~~~~~

太棒了

大家一起來推爆!

就是我的家

太棒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