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醉朋友,玩他的老婆

灌醉朋友,玩他的老婆

志和我是同家公司多年的同事,由於工作的系有機他老婆——怡如。志是木型的人,居然娶到那麼漂亮的老婆,怡如是美人的女孩子,活好,身材有白裡透的色。一看她,我就有股想乾死她的,尤其她那豐的唇,真想她含我屌的模。一想到她是朋友的老婆也就不敢造次,不偶吃吃她豆腐也有快感的。

有次阿生日,一票同事去他家聚餐。那天他老婆怡如穿了身短裙,露出白嫩人的美腿。半透明雪白薄的衫,非常人。

由於大夥非常的高,所以多喝了酒,藉酒意放肆的望向他老婆雪白的乳,不意的和一眼睛望,原是他老婆我的行,用那水汪汪的桃花眼瞪我一眼。

被她子一瞪,我真是心跳加快。一不小心筷子掉落桌椅下,身去,看到他老婆的大腿微微,我望她的私,真是人受。或待得太久的系,起看她泛,又心不甘情不願的去準。幾回的敬酒後,大家也差不多了。

「志!我要回去了,志。喂!志!……」大夥忙醒志,志是不的像只死般睡。

怡如:「不用叫他了,他一喝醉都是的,系!你先回去吧。」

「好吧!你的招待。大嫂,先走了。」大夥的回去。

我到口望怡如,彼此眼神交的笑一笑,就跟大夥回去。到了下各自解散,我晃了一圈回到志口,按了,怡如道:「啊!」

「是我。」我快速的,怡如:「志呢?」

「躺在沙上睡。」

我心急的把怡如往嘴唇,怡如用手我胸襟,:「不要,我老公在客。」

「他不是睡死了?」我悄悄的她。

「是啊,可是……」

此我已不管得那麼多了,就重重的吻上她的嘴唇,用舌他老婆的牙,舌在口腔裡拌,他老婆火的回。我吸吮怡如的舌,手不安份地隔衣服在她豐乳上搓揉,而怡如眼享受我情的,我的肉棒慢慢的硬挺在怡如的下腹,她扭下腹配合:「唔……唔……」

我手伸入怡如撇露低的衣裡蕾的奶罩,一把握住豐富有性的乳房又摸又揉的,她身體像觸似的抖。我粗的去了她的上衣、奶罩,但怡如她那雪白豐成熟的乳房迫不及待的跳出,我一手揉弄大乳房,一手伸她的短裙,隔三角摸小穴。

「啊……唔……」怡如受的呻吟。

唇被我得十分受,流出多透明的淫水,把弄了,此把她的三角褪到膝,用手弄那已突起的核,怡如不的扭,小嘴出些微的呻吟:「嗯……嗯……」

怡如呻吟,用手拉我子拉,硬挺的肉棒握住套弄,她眸充情慾。我一把她的體抱了起就往沙方向移,的放在沙上。

我先把自己的衣得精光后撲向半裸身體的怡如,玩弄一之後,再把她的短裙及三角全部了,怡如成熟媚的胴體首次一不掛的在老公面前呈在的男人眼前。她喘紮,一大乳房抖是那麼迷人。

她手分掩住乳房與私:「喔……不……不行……不……要……在…………裡……」我故意不理她,就是要在志面前姦淫他老婆。

怡如此春心漾,身抖不已,紮浪叫,那淫的叫太人了。拉怡如遮的手,她那潔白瑕的肉體赤裸裸展在我的眼前,身材非常均好看,肌滑嫩,看那小腹平坦,肥臀光滑嫩是又又大,玉腿修。她的毛密黑,那令人遐想的小穴整布得的,若若的肉沾淋淋的淫水,片粉的嫩肉,使我的心中充高昂的慾火。

我不再豫的準穴口猛地插去,滋的一直插到底,大住怡如的花心深,得她的小穴裡又暖又,穴裡嫩肉把巴包得真是舒服。

我想怡如除了老公那的巴外不曾的男人的巴,今天第一次偷情就遇到我粗大的巴,她哪吃得消?不我也想不到今天居然能我吃到天肉,而她的小穴居然那麼,看她才媚淫渴耐的表情,刺激得使我性慾高猛插到底。

怡如喘呼呼,望我:「你真狠心啊,你的麼大……也不管人家受不受得了……」

「不起,我不知道你的是那麼,你受不了,原我。怡如,我先抽出好?」我體的她。
「不行……不要抽出……」

原怡如正感受我的大肉捧塞小穴中,真是又充又酥麻的,她忙把手住我的背部,腿高抬勾住我的腰身,唯恐我真的把肉捧抽出。

老公常喝醉的回家,害她夜夜守空,孤枕眠,怪被我稍逗一下就受不了,此此刻,怎不叫她忘情去追求男女性的愉?

「怡如……叫……叫我一丈夫吧!」

「不……不要……羞死人……我有老公了……我……我叫不出口……」

「叫嘛……你老公面前叫……我丈夫……快叫。」

「你呀……你真壞…………丈夫……」怡如羞得上那勾魂的媚眼,真他的有淫。

「喔……好爽…………丈夫……人家的小穴被你大巴插得好舒服!……丈夫……再插快……」

春情漾的怡如,肉體巴插穴的奏而起伏,她扭肥臀往上,激情淫浪叫:「哎呀……王……大……哥……你的大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哦……好舒……服……我要了……喔……好舒服……」

一股的淫水直而出,我感到被淫水一舒服透,刺激得我的原始性也暴出,不再憐香惜玉地改用猛插狠抽、研磨核、九一深、左右等干她。

怡如的好似般,她的抱我,只聽到那肉捧抽出插入的淫水噗滋!噗滋!不於耳的音。

我的大巴插穴她限的快感,舒服得使她幾乎狂,她把我得死的,大屁股猛扭、猛,更不出魂的叫床:「喔……喔……天哪……爽死我了……小王……啊……乾死我了……哼……哼……要被你插死了……我不行了……哎……又……又要了……」

怡如不起我的猛插猛,全身一抖,小穴嫩肉在,不吮吻我的大。突然,淫水又湧而出,得我限舒,我深深感到那插入怡如小穴的大巴就像被三明治的香般限的美妙。

一再了身的怡如酥的在沙上,我正插得比舒怡如突然不了,我以忍受,於是手抬高她的美腿放在肩上,再拿枕在她的肥臀下,使怡如的小穴突挺得更高。我握住大巴,準怡如的小穴用力一插到底,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使得她抖。我不臀部幾下,使大在花心深磨擦一番。

怡如不曾享受如此粗巴、如此魂的技巧,被我的猛插猛抽,怡如直爽得粉狂,秀,身抖般的淫浪叫:「喔……喔……不行啦……快把我……乾死……了……啊……受不了啦……我的小穴要被你干……干破了啦!丈夫…你……你了我啊……了我呀……」

怡如的放浪使我更力抽插,似乎要插穿那人的小穴才甘心。她被插得欲仙欲死,披散,喘,媚眼如,全身舒比,香汗和淫水弄了沙。

「喔……好老公……你好玩女人,我可你玩……玩死了……哎……」

「怡如……你……你忍耐一下……我快要泄了……」

怡如知道我快要到高潮了,配合提起餘力肥臀拚命上挺,扭迎合我最後的刺,並且使出功,使穴肉一吸一放的吸吮大巴。

「心肝……我的丈夫……要命的……又要了……」

「啊……怡如……我……我也要泄了……啊……啊……」

怡如一,地抱住我的的腰背,的淫水又是一泄如注。感到大酥麻比,我於也忍不住精液急射而出,痛快的射入怡如的小穴深。

她被那的精液射得大叫:「唉唷……丈夫……哥哥……爽死我了……」

我同到了高潮,的抱,享受激情后的余。片刻后抬手一看手錶已是深夜一多,看看志真的很睡,他老婆被我幹得哇哇叫,他也……往後的日子,我和怡如常常,各種地方都留有我的淫慾.然在她家裡更是不用,客、房、房、餐、浴室等等,真是有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