豔遇10

豔遇10

第十章出院風波

一大早,我便穿起一身整齊的衣服,上身是一件白色的格子襯衫,短袖的那

種,下面是一條白色的西褲,腳上則是黑皮鞋,打著一條花斑點的領帶,雖然我

不算是那種出類拔萃的帥哥,但也算有幾份偉男子的氣勢,再襯上這套衣服,還

真有幾分魅力。這些衣服都是風彩雲帶來的,我的衣服早就被閃電給灼成灰燼了,

還是多虧細心的風彩雲,否則我就要光著屁股出去了。

風彩雲則是一身的黑色連衣裙,算是正式的服裝,腿上還套著一雙肉色的絲

襪,那雙紅色的高跟涼鞋稱得上是點睛之筆,襯得整個人愈顯高貴大方。我有些

癡迷的看著她,心中暗想,眼前的這個女人竟是我的老婆了,真有點難以致信。

看著我傻傻的樣子,風彩雲微橫我一眼,拉著我的手向外行去,還一邊在我

的耳邊輕聲說道:“曉鵬,今天會有不少人來接你的,你要做好思想準備,到時

候不要嚇一跳。”

我撓了撓頭,完全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此時已經將要步出醫院的門口了。

“對了,彩雲,這醫藥費是誰幫我出的?我總有知道的權利吧,把該還的錢總要

還給別人的。”我想了想,住了這麼多天的醫院,費用肯定是驚人的,更何況是

我所住的那種單間病房,還配有專門的醫生和護士,可不是一般人能住得起。

“你想這事干什麼,你的住院費是我出的。你是因為救我而受傷的,總該讓

我來出這筆錢吧,況且以我們現在這樣的關系,你又一時困難,所以我幫點小忙

也是應該的。”風彩雲看著我,立定身子,表情很是正式,接著拉著我的手道:

“曉鵬,雖然男人的尊嚴很重要,但有時候太過迂腐就不好了,身為你的女人,

給你出醫藥費是我的義務。”

我點點頭,右手摟著她的腰身道:“我本來以為是其他人出的,所以才會有

這種想法,不過至於救你的事,我沒想那麼多,雖然我是因為救你而受傷,但這

是我自願的,所以怨不得任何人。唉,現在好了,我終於不用感覺自己即將欠一

屁股債了,心裡舒坦多了,無債一身輕啊,看來窮人的日子總是那麼的不好過。”

風彩雲嗔媚了我一眼,纖指點在我的額頭,嘴裡嘣出一句標準的國語:“瞧

你那點出息。”

我一愣,跟著大笑起來,這個女人帶給我不少的驚喜,竟是這般的好玩。風

彩雲也笑了起來,紅暈登上了臉容,喜滋滋的垂下頭。

剛一出醫院住院部的門口,一輛大巴便橫停在院子裡,車子旁邊站立著這次

出來旅行的所有客人,侯昌盛也站在那裡。見到風彩雲扶著我的胳膊出來,客人

們鼓起掌來,還間雜著口哨聲,那些男人更是向我豎起大拇指,口中喊著:“小

朱,真是個英雄。”

看來這次救美事件讓大家對我刮目相看,我的英雄事跡已然深入人心了。那

個金發碧眼的美人也向我展示一個微笑,我卻想到了她飽滿的臀部和迷人的陰部,

眼睛不由穿過她的牛仔褲,看清內裡的無限光景。

天啊,金色的體毛自然彎曲,我的眼睛都要落到地上了,口水在嘴角衍生,

直到莊小菲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曉鵬,曉鵬。”

我一愣,回過神來,故作鎮定的用拇指擦了擦口角,展出一個微笑問道:

“怎麼了,小菲,有什麼事嗎?”隨著我的轉頭,我這才看清,莊小菲的眼睛已

然浮腫,內裡布滿了血絲,看來昨夜並沒有睡好。她看向我的眼神中依然帶著深

深的眷戀,一層薄霧在她的眼內升起,淚水即將傾下,我的心一酸,她對我這般

的厚情,我卻只能辜負她了。

“曉鵬,剛才大家問你話呢,說是再由你來開車,將大家送回我們的賓館,

不知道你的身體有沒有問題?”莊小菲垂下頭,悄然用衣角拭去眼角的淚痕,獨

自傷懷。

我拍了拍胸口,向眼前露出疑惑目光的眾人說道:“沒問題,像我這麼壯的

身體,怎麼會有問題,就交給我吧。”大家這才笑了起來,不少人走過來拍拍我

的肩頭,露出鼓勵的微笑,一個個先上車了,片刻之後,車下僅餘下我、風彩雲、

莊小菲、金發美人和侯昌盛了。

“曉鵬,你真是個英雄,我是露蓮娜,希望我們以後可以成為朋友。”金發

美人過來和我握了一下手,然後來了一個標準的擁抱,並在我的臉上來了一個輕

吻,左右臉側都沒放過。一股淡淡的香味直衝我的鼻腔,讓我的心神一蕩,視線

因為擁抱的動作而跨過她的後背看清她的裸臀,傲人的曲線果然是非同等閑,讓

我不忍放手,真想一直擁抱下去。當然這是不可能的,我總是要在風彩雲面前維

持形像的,稍一擁抱,便立定了身子,看著露蓮娜轉身上車,只是眼神一直盯著

她的背影,對我毫無任何任何遮掩的背影。

“彩雲姐,曉鵬交給你了,希望你能照顧好他,我祝你們幸福。”莊小菲拉

著風彩雲的手,向我微側一眼,眼神內藏起深深的愛意,然後回頭淒美的看了我

一眼,有種分手般的決絕,轉身上車了。

“昌盛,走吧,這次辛苦你和曉鵬了,回去後好好休息一下。”莊小菲側臉

向侯昌盛一笑,邁步上車了。

侯昌盛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觸,頭發都有點豎起來了,食指扶了一下眼鏡,跟

著莊小菲,屁顛顛的上車了。

“曉鵬,看來小菲對你還真是用情至深啊,你要不要考慮一下,和她談一場

戀愛呢?”風彩雲飽滿的胸部壓在了我的胳膊上,溫潤的嘴唇在我的耳邊輕聲說

道,聲音還真是媚態盡現。

我嚇了一跳,天啊,可別是來考驗我吧。我故作鎮定,右手鬆了松領帶,清

了清嗓子,大手在風彩雲的屁股上用力一抓,在她的耳邊回應道:“嘿嘿,彩雲,

有了你一人就可以了,我怎麼還會看著碗裡的想著鍋裡的呢,那樣豈不是太輕浮

了嗎。”唉,其實我的心裡真想將莊小菲抱在懷裡,當然,最好她能和風彩雲一

左一右靠在我的懷中,那個金發美人就算了,有兩個女人就夠了。

風彩雲一聲輕笑,幽楚道:“你心裡真是這麼想嗎,我看你對露蓮娜也是念

念不忘吧?”看著我吃驚的樣子,她又緊了緊我的胳膊,臉上蕩開鮮花般的笑容,

一頭紅棕色的頭發在陽光下閃著光澤,回復了少女般的羞澀道:“好了,不要多

想了,就算是這樣我也離不開你了,不知怎的,自從和你上床之後,我就再也忘

不了你了,你的身上散出的氣息,讓我深深迷醉,尤其是那雙眼睛,簡直能把女

人的魂勾走。”

此時此刻,我卻沈醉在風彩雲的驚世美艷中,腦海中一片空白,什麼也沒想,

她後面的話我也沒聽清。“疼!”我的大腿上傳來一記痛意,讓我大叫出來,原

來是風彩雲用她的指甲在我的腿上擰了一下,那麼美麗的指甲擰起人來,和不美

的指甲沒什麼兩樣,也是這麼疼。

“我剛才和你說的話你聽明白了嗎?”風彩雲撅著小嘴,向我撒嬌,活脫脫

一位美麗的少女。

“什麼,你剛才和我說什麼了,是不是又在說我壞話?”我渾然摸不著頭腦,

愣愣的看著她。

“既然沒聽清就算了,就當我沒說,你可別後悔啊。”風彩雲一個旋身飄了

出去,向車門登去,然後跨步大巴士的第一階,纖手抓住欄桿,向我轉頭道:

“傻子,還不快來,看什麼看,大家都等著你呢。”

我噢了一聲,看到靠在車窗一排的客人們都在向我眨眼睛,我的老臉一紅,

飛身向車上跑去。剛上車,一位滿面紅光的老者向我調笑道:“小朱啊,看來你

還是很厲害啊,這麼漂亮的美人,沒多少時間就被你追到手了,什麼時候傳我們

幾招吧?”

“呵呵,我看小朱是早有打算,風小姐剛上車時,他便開始想辦法引起她的

注意了,現在總算是得償所願了。”我還沒有開口,另有一位老者也開始取笑我

了,我唯有正視前方,準備發動汽車,沒想到剛才那位老者緊追不舍,繼續發問:

“對了,小朱,今天中午是不是該請我們吃飯,慶祝一下啊,你們中國不是有句

古話‘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嗎?怎麼說也要讓我們分享你的快樂吧。”

天啊,那天出門,還好我將兩千五百元放在賓館了,否則就真的身無分文了。

不過這點錢請這麼多人吃飯看來是遠遠不夠的,但我又不能拒絕,唯有傻笑。沒

想到風彩雲和莊小菲在此時同時開口,說了聲:“大家靜一靜。”

剛說完,二女便互看一眼,不好意思起來,示意對方先說,風彩雲點點頭道:

“今天中午便由曉鵬請大家吃飯吧,請大家隨意,這事我替曉鵬作主了,也算是

他和我正式交往的慶宴吧。”

車上的旅客都笑了起來,不吃白不吃,看來這在世界的每個角落都是有這般

相同的道理,只是又要讓風彩雲破費了。我發動了車子,向回酒店的路駛去,通

過後車鏡看到風彩雲在此時坐到了莊小菲的身邊。

然後風彩雲一直在莊小菲的耳邊低語著,不知說著什麼,我豎起耳朵,想聽

清她們說什麼。沒想到,雖然距離頗遠,而且風彩雲說話的聲音極低,但她的話

仍是清晰的傳入我的耳鼓:“妹妹,你認為怎麼樣?”接著便靜了下來。

我一頭霧水,剛要聽時便結束了,但隨著車子駛上大馬路,我只有聚精會神

開車了,再不能分散精力去偷聽二女間的密語了。只是通過後車鏡,我看到莊小

菲臉色紅紅的,樣子頗讓我心動。

看來這異能真的徹底改變了我的身體,這般至細的聲音也可聽清,當然是要

用心去聽。未來不知還有多少驚喜在等著我,隱隱中,我覺得自己開始掌控自己

原PO好帥!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