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理老師的生理需要

生理老師的生理需要

我高三的时候,我班的生理老师辞职了,所以我们的生理课由别的老师代

上!有一天,聽说来了一位新的生理老师,而且很漂亮很性感。

  上课铃响了,聽到教室的走廊上传来一阵「哒∼」的高跟鞋清脆的声音!接

着新来的生理老师进来了。

  我楞住了,她太美了,高挑的身材,上身穿一件粉红的露脐坎肩,一对乳房

高耸的挺着。下身绷着一条半透明的短裙,内裤的形状完全暴露。修长的美褪,

被一双白色的丝袜忖托,高跟鞋「吧嗒」「吧嗒」的声音更勾起了我的性慾,我

发觉我的「小弟弟」快炸裂了!忍不住伸手抚摸。

  这时她走上讲台,向四周环视一番,然後露出迷死人的笑容说:「同学们大

家好!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们新的生理老师了!我的名字叫做:曹雪,希望大家

多多指教!」

  「曹雪」?我忽然联想到「操穴」。

  她翻开书说:「今天我们讲人體生殖器官的構造!」

  我忽然热血上涌,「小弟弟」更是涨的发痛。我坐在最後一排的角落,看见

四周的人都在认真聽讲,於是我拉开裤子的拉链握住「小弟弟」疯狂的揉搓起来!

眼睛盯着曹雪。大约20分钟后我射了出来,射在生理书上。我感到舒服極了!

  这时曹雪的课也讲完了,她说:「大家先看看书,10分钟后我提问!」接

着从讲台上走了下来。她走到我身旁,停了下来。身上散发出浓浓的粉脂味。熏

的我「小弟弟」再次挺起。她笑着问我:「聽懂了吗?」

  我点点头,眼睛却盯着她的胸脯。她的脸通红,脸上却露出风骚的表情。

  我趁热打铁说道:「老师,我还有些不懂!」

  她说:「哪裡还不懂问我吧!」

  我说:「女性的生殖器官構造!」(其实我在小学的时候早就研究的很透彻)

  她「哦!」一声拿起我的生理书,由於我刚射精,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流了出

来,流在了她手上。「啊」她轻呼一声,呼吸急促!

  我用色咪咪的眼神盯着她!她低声说:「这个现在很难讲清楚,下课后你来

我宿舍,我慢慢讲给你聽!」说着放下书走上讲台!

  终於熬到下课,下课后,她在走出教室的时候,还向我抛了一个媚眼!晚上

7:30分女教师宿舍302室。我推门进去,只见她身穿一件半透明的睡袍,

一头黑发披散着。有一種说不出的风骚!她叫我在床边坐下。这时我发现她只穿

了一件睡袍,隐约可以看见那粉红的乳头,和下身黑黑的阴毛。我的小弟弟早已

勃起。

  她说:「在课堂上这些是讲不清楚的,只有……」

  「只有亲自示範,才能懂!」我插口道!这时我已经握住了她的乳房,很柔

软,象两个麵包!

  「啊!!!」她尖叫一声,倒在了我的懷裡!我的嘴吸住了她的樱桃小嘴,

她喘息急促,嗓子里发出「恩,恩」的声音!

  我脱下她的睡袍,一隻手伸向了她的阴部抚摸她的阴核,捏弄滑润的小阴唇。

  「啊啊!……啊……好爽啊!别停下,继续,啊……」她向A片中的女主角

那样放浪!这时我的嘴已经含住了她的阴蒂,用牙齿轻轻的啃咬。「啊……好舒

服啊!

  「我不行了,啊……咬死我吧,啊……哦……」她的浪叫更加勾起了我的欲

火,於是我把中指伸进了她的小穴里。

  「啊……我的阴道很滑吗?啊……我快不行了,啊……饶了我吧!啊……」

淫水就象泄洪一样从她的洞口流出。

  我忍不住用嘴去舔,一股尿骚味冲入我的鼻子,於是我索性把她的小阴唇扒

开。

  「……啊……」她的叫声更大了!

  我抚摸着她的尿道说:「老师这是你嘘嘘的地方吧?很骚啊!」

  她呻吟道:「哦……你知道啊!啊……为什麽还装做不懂啊!哦……」

  我淫笑着说:「哈哈!为了操你啊!!!」

  她忍不住说道:「快让我尝尝你的大香肠!」於是我把肉棒伸入她的樱桃小

口中。

  「哦!」我忍不住叫了一声,她的舌头很滑腻,象一条小蛇一样在我的肉棒

上来回滑动,我感到舒爽極了!没想到干老师也这么爽!我把肉棒从她的口中拿

出,扳开她的两条玉腿,对准洞口直倒黄龙。

  「……啊……哦……YE……不要太用力,啊……快裂了!啊……」她的声音象

野兽快要死亡是的嘶吼。

  我腰部用力往前送,肉棒似乎顶到了她的子宫,她现在已经不是低声的呻吟,

而是尖锐的嘶叫。

  「啊……哦……用力啊……不要停啊……哦,哦……」她的阴唇就象一条離

开水的鱼,一张一和,还时不时的湧出淫水。我拔出肉棒让她象母狗一样趴在床

上,我也伏在她身上,双手抓住她那一对软绵绵的乳房用力的往前送,嘴不停的

吻着她的秀发。

  「哦……啊……不行了啊……饶了我吧,不行了啊……我的小冤家啊……哦

……她舒服的胡言乱语,已经到达了性高潮!大约20幾分钟后我还没泻,而她

的阴道却已经肿了,我每插一下,她就痛的要命。

  於是我停了下来说:「老师我们来一次肛交吧?」

  「什麼?不行,容易感染爱滋病啊!算了吧!」

  「可是我还没泻啊!!」

  「那你可得套上安全套!」

  「好!」她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安全套,我套上,对准她的肛门孤注一掷。

  「啊……」她惨叫一声,趴在了床上。我也不管那麼多不停的插。

  忽然我觉得下身一阵躁热,我忙把肉棒抽出扯下套子,射在她脸上。精液缓

缓的往下流,流过她的耳朵滴在秀发上。这是她已经完全的瘫痪在床上,大口的

喘氣。连拿纸巾的力氣都没有了。

  我撕下一块纸巾擦去她脸上的精液,说:「爽不爽啊??」

  她有氣无力的说:「爽的快死了!你真厉害!」

  我穿上衣服,吻了她的乳头一下,说:「老师,再见!明天继续!OK?」

  「OK」她低声说道。

  从那以後,幾乎每天晚上我都和老师在女教师宿舍里共度良宵。我快毕业的   

时候,她由於和学校的男老师发生性行为,被学校开除了,之後聽说在一间发廊

做起了妓女!具體哪个发廊我也不清楚,反正以後我再没见到她。想起與她在一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