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地女友 (第二十六章)七天(5)

異地女友 (第二十六章)七天(5)

(第二十六章)七天(5)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射進房間的時候,我已經坐在電腦前,換下了監視了一個

晚上的小C,慶幸的是一個晚上,小毅也沒敢再對小路怎樣,小路也安穩的睡了

一覺。

在焦急的等待中,電話響了起來,幹爹派來的小兵已經到了,正在酒店大堂

等著我。

把他們接了上來酒店房間之後,我再次觀察了一下小路房間內的狀況,同時

跟兩名小兵說著:「你們知道來幹什麼的麼?」

看似比較成熟的一個小兵回答我說:「我們不知道,首長吩咐,我們只需要

全程配合你的要求就可以了。」

我接著問:「那如果待會要面對的是比你們職位還要高的軍官呢?如果我要

求你們把他控制住,你們能做到不?」

小兵楞了一下,隨即堅定的回答:「我們一定會盡力而為!」

我想了想,讓小C在我身上也裝了一個竊聽器,好讓他能知道我那邊的變動

,有什麼意外可以馬上跟我幹爹聯系。

而事實也證明了,我這個舉動是正確的。

我先是讓小兵去通知酒店的經理,待會我們將以執行公務為由進去把小路給

救下,這一層將會暫時封鎖。

隨後。

我帶著兩個小兵走到了小路他們房間的門口。

此時我的心情很復雜,馬上可以見到自己心愛的女人,讓我開心不已,但想

到小路這幾天遭遇的事情,她經受不起任何一絲的刺激,怕是也不想見到我吧。

我們用從酒店經理手上得來的備用房卡把門打開,兩個小兵沖進去,在槍械

的威脅下,小毅毫無反抗的便被制服了。

當我走進房間的時候,小路剛從浴室�出來,看到我的出現,她馬上躲回浴

室�,關上了浴室門,死活不肯打開。

我看了一眼在房�跪著的小毅,冷聲說著:「你們兩個看著他,別讓他亂動

。我待會再問他話。」

說完後,我輕輕敲了一下浴室的門,溫柔的說著:「小路,媳婦兒,沒事了

,我是阿明,你開一下門,我來救你了。」

浴室�的小路不發一語,我只能接著說:「寶貝,別擔心,不會再有人欺負

你了,出來咱倆回去吧。我帶你回家,一起過咱倆的新生活好嗎?」

小路抽泣的聲音從浴室�傳來:「我們回不去了,阿明你走吧,我不能見你

。」

聽著小路的聲音,心中一陣酸楚,這時候,我的手機響了起來。

我楞了一下,接起了電話:「餵,哪位?」

電話�傳來的是阿國那低沈的聲音:「阿明啊,我是阿國,好久沒見。」

聽著他的聲音,我巴不得現在就殺了他,但我只能強忍著怒氣,說:「是很

久沒見,你還沒到Y市麼?我這正跟小路和小毅聊天呢。」

阿國似乎對我的發現並不驚奇,說:「哦?我還想說等到了再和他們一起去

找你呢。那正好了,昨晚傳了兩個文件過來,應該放在移動硬盤�,你可以先看

一下挖。嘿嘿,一會等我來了咱再聊吧。」

阿國說完便掛掉了電話,而浴室�的小路的手機似乎也響了起來,只聽到小

路低聲的說著「好吧,我知道了。」,隨後便開了門出來,和我四目交接。

我凝視著小路那秀美的臉龐,伸手摩挲著她那帶著淚痕的臉頰,再也無法忍

耐這些天的思念,緊緊的把她抱在了懷�。

小路在我懷�掙紮了幾下,也緊緊的抱著我,任由淚水奪眶而出,我的胸前

感到了一片濕熱,兩人抱得更緊。

我扶著小路走到床邊,輕輕抹去了她眼角的淚水,溫柔的說著:「媳婦兒,

睡一覺好麼?睡醒了我就會把所有事情都解決了。」

小路看著我的眼睛,說:「老公,我……」

我用吻封住了小路想要說下去的話,親吻過後,我輕掃著小路的後背,說:

「啥都不用說了寶貝,過去的就讓他們都過去吧,我愛你。」

小路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看著我堅定的眼神,點了點頭,便躺了下去。

我輕輕關起睡房的門,電話再次響了起來,還是阿國打過來的,我接起來說

:「阿國,還有什麼事麼?」

阿國說:「沒什麼,應該見著小路了吧?不讓你見著她,我怕你安不下心來

看那視頻。然後,你也不需要問小毅任何問題,我想看完那些視頻之後,你會知

道很多你想要知道的事情。還有,我估計要差不多晚上才能到Y市,在那之前,

你會有很多的思考時間的。」

說完,他再次把電話掛斷了,仿似啞謎一般的話語,讓我有著不安的感覺,

但現在,只能是先看看那兩個視頻了。

走到電腦前,打開移動硬盤,看見�面滿滿的全是按時間來命名的視頻,我

找著昨天的日期,先是點開了第一個,然後,我便楞在了當場。

竟然是我當初對阿邦和小龍下手的錄像,我忙不疊的關掉了視頻,阿國什麼

時候把這段給錄了下來,難道這就是他用來控制小路的工具嗎?如果這錄像流了

出去,那等待我的將是一連串難以解決的問題,阿國自然也難逃幹系,為什麼他

會冒這麼大險?我定了定神,這時候,房門被打了開來,原來是芳芳回來了。

看著她一臉疲憊的模樣,想必也是昨晚接客累的,當她看到眼前的我和小毅

以及兩個小兵後,轉身正想要逃跑,但被其中一個小兵拎小雞似的拎了回來。

小兵用詢問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我轉念一想:「兩位兵哥,你們想必在軍營

�很少能夠碰女人吧?」

年紀較小的小兵看著芳芳修長的裹著黑絲的雙腿,以及那在衣服下遮掩不住

的飽滿的胸部,看得入了神。

年紀較大的則是咽了咽口水,說:「在軍營�女兵都很少,可以說基本上見

不著女人。」

看著他們兩個的模樣,我心中有數,隨即便說:「那好辦,這女人反正也是

個騷貨,你們兩個輪流拖她進浴室�面玩吧。」

芳芳一聽我的話,看著我眼中的帶著報復的笑意,說:「明哥,你變了。小

路不會愛著這樣的你的,要我說,小路騷起來比起我有過之而無不及。」

說完這番話,她轉過身無視我那幾欲噴火的眼神,認命般的走進了浴室,年

紀較長的小兵便隨後跟了進去。

此時我的目光正好迎上了跪在地上的小毅,看他的眼神�那充滿挑釁的笑意

,我走上前去一腳把他踹翻在地,冷聲說著:「等阿國過來,你們都會得到我的

懲罰的。別再抱幻想了。」

小毅嘴角流著血絲,笑了笑,說:「阿明,不要以為你還真的是沒人怕你。

我勸你還是趕緊看視頻吧。」

說完他便閉上了眼睛,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我坐回電腦桌前,戴上耳機,打開了第二個視頻。

視頻�出現的是一間辦公室,看布置應該是在軍營�,這時候阿國和小毅出

現在鏡頭�,看來應該是阿國的辦公室。

阿國說:「小毅是吧?你跟著大明混了多久了?」

小毅坐在那仍是心神不定,顫巍巍的說:「我跟了明哥有七八年了,以前我

一直幫他處理一些黑道上的事。」

阿國追問:「你覺得大明他信任你麼?」

小毅彷彿被針刺中般的站了起來,問:「國哥你為什麼這樣說?是不是明哥

和你說了些什麼?」

看著小毅的表現,他那時候還是忠心於我的,看來阿國是離間了我和他的關

系,好讓他能掉轉槍頭對付我。

阿國輕笑了兩聲:「呵呵,小子你可以放心,你明哥沒和我說什麼。我覺得

以阿明以前的性格,他最重視的人除了家人就是兄弟,小路只是一個女人,應該

不會對你做些什麼。」

他頓了頓,補充了一句:「不過,我看他那家夥,好像真對小路動了感情了

,怕是把她當成家人看待了。」

小毅聽完阿國的話,頹廢的坐回到椅子上,喃喃的說:「明哥,我對不起你

。」

阿國走過去,拍了拍小毅的肩膀,說:「小毅,我看你小子也是個人材,阿

明即使想也應該不會朝自己的左臂右膀動手的。」

該死的阿國,他這樣說絕對會讓小毅覺得我是準備要對他動手了。

阿國看小毅沒有反應,接著說道:「如果阿明朝你動手,你打算怎麼辦?」

小毅擡起頭看著阿國,垂頭喪氣地說:「我不知道,剛明哥對我的表現很是

冷靜,但以前他這樣,也就是說他的火氣越大,我估計真要對我動手,我只會是

死路一條了。」

阿國哈哈大笑了兩聲,說:「如果說,我可以幫你,讓你什麼事情都沒有,

甚至可以過得比以前更好,你肯不肯幫我。」

小毅不解的看著阿國,問:「國哥你有什麼辦法?如果是要我背叛明哥,我

想我做不到。我能有今天,全靠明哥。」

阿國這時候,把電腦屏幕轉了過來,�面正是我在虐殺著阿邦的畫面,他指

著畫面說:「阿明的心狠手辣,比起以前的他是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他比以前

更加的冷靜,你覺得他真的不會以你下手麼?如果他下手,那你今天有的一切就

全得還回去。而更好的未來,我可以給你,但前提是你答應我的條件。」

小毅沈默了五分鐘,看他手足無措的舉動,到最後彷彿下定決心般的看著阿

國,說:「國哥,你說吧,是什麼條件?」

看著小毅的背叛過程,讓我再次冷眼看向跪在地上的小毅,他彷彿老僧入定

般的完全無視我的存在,我冷聲說:「你不會有未來的,在你背叛我的那一刻開

始,就註定了這個事實。」

我的眼睛再次轉回視頻�,阿國似笑非笑的看著小毅,說:「在說條件之前

,我先讓你嘗點福利吧。」

說完,他便按了一下桌上的電話。

不一會,辦公室的門打開,一個上身穿女軍裝,下身卻是黑絲加軍裝短裙的

女兵走了進來,另一個一身護士裝,卻也是短裙加白絲打扮的女護士走了進來。

看著兩人的背影,一個婀娜多姿,一個風騷無比,在他們轉過來面對鏡頭的

時候,我更是驚呆了。

穿軍裝的是小路,護士裝的是芳芳,兩人的胸部都把制服撐得彷彿隨時會爆

開一般。

小路那時候不是應該被送到醫療室進行治療了嗎?怎麼還會出現在這�?小

毅彷彿也是驚呆了,楞了楞神,說:「這不是芳芳,還有嫂子嗎?你們怎麼會在

這�?」

這時候,芳芳搶先回答:「我們在這�很奇怪嗎?你們之前一直在找的另一

個代理人就是我啊。然後,小路是我調教出來的哦,嘿嘿,你應該試過了吧?很

爽吧?至於小路為什麼會在這?很簡單啊,我帶她來見大哥啊。國哥,你說是吧

?」

阿國用手輕輕摩挲著小路的屁股,笑著說:「小毅,你現在應該明白為什麼

了吧?我只是在利用阿明替我除掉阿邦和小龍,好讓我能把他們的東西給接掌過

來而已,另外,芳芳本來就是我的人,而小路則是我的另一個重要的棋子哦。如

果不是有個這麼漂亮的美女,又怎麼會引得這麼多人來瘋搶,至於讓她過來,我

也是想試試她的技術,好好調教調教,看一下能不能讓我的客人滿意而已。」

小毅半天才回過神來,不可思議的說:「這麼說,所有的都是你在操縱才發

生的事?」

阿國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我只是在事情發生後,使得接下來的事情朝我

想要的方向發展而已,然後順便加快一下事情的進展而已。芳芳,你今天的任務

就是讓小毅舒服。小毅,芳芳就是你今天能享受到的福利。」

芳芳媚笑著說:「老大,那我和小毅進�面的房間咯。小路我這邊給她準備

的藥效大概是一個小時左右的,應該可以吧?」

阿國笑著擺了擺手,說:「做得不錯,以後少不了你的好處,現在趕緊服侍

小毅去吧。小毅,你現在已經知道了所有事,既然如此,你選擇的就兩條路,要

不就是跟著我混,我會給你的遠遠大於阿明能給你的。而另一條路,我想你自己

應該知道。」

果然,阿國陰險的軟硬兼施,對小毅這本來就已經搖擺不定的心起了作用,

小毅看著阿國,伸出了手,說:「國哥,以後小毅我就跟著你混了。」

兩只男人的手握在了一起,彷彿一拳打在了我的心上,這就是兄弟的背叛,

這就是我和小路今天的遭遇的幕後黑手。

在小毅摟著芳芳的腰進了房間後,視頻�只剩下小路和阿國,阿國自言自語

的說:「阿明這小子運氣不錯,竟然能夠把這麼漂亮的美女給追到手,不過那又

有什麼用,還不是給我玩弄?官大一級壓死人,阿明你以前也算是憑著父蔭威風

了夠久了,以後,你就讓我看看你那喪家犬的模樣吧。」

邊說著,阿國的手把小路的裙子拉高,隔著絲襪在捉捏著那充滿彈性的臀肉

看似小路的藥效已經開始發作了,一直並未出聲的他,靠在阿國的肩膀上,

口中發出呢喃的聲音:「老公……人家的屁股……被你捏得……好舒服……」

阿國一巴掌拍打在小路的屁股上,狠狠地說:「叫什麼老公?別把我和你那

個阿明相提並論,叫主人!」

小路被打得生疼,嗔怪的說:「是……主人……主人打得……小路好疼……

阿國又一巴掌打在小路的屁股上,說:「主人打你是在寵愛你,你應該開心

才是!」

小路嫵媚的看了阿國一眼,說:「小路……最喜歡主人……打小路的屁屁…

…屁屁……被打得……好紅……主人要看麼……」

說完更是用雙手撐著辦公桌,屁股向後翹著輕輕搖晃,被黑絲包裹的修長雙

腿和又圓又翹的肥臀透著淫磨的感覺,黑絲下丁字褲的細繩,嵌入肥美的陰阜中

,如同召喚著一雙大手來解放它的束縛。

正如她所期待的一般,阿國的大手用力一扯,黑絲被扯出一個大洞,小路仿

佛被解放一般發出一聲「嗯啊」

的呻吟。

阿國大手貼肉的在屁股上摩擦著,說:「小路你這騷貨,打了兩巴掌竟然還

濕了,難怪這麼多男人操你你還挺享受的。」

小路在藥效和阿國的語言刺激下,彷彿被帶動起了淫蕩的本性,顫聲呻吟著

:「主人……小路是騷貨……主人……隨便打……隨便操我……我喜歡……」

阿國聽了小路的話後,更加興奮,又是一巴掌打在小路的屁股上,說:「小

路你不只是個騷貨,你簡直就是條母狗,任人操的母狗。」

小路被打得直呻吟:「啊……主人……好舒服……小路……是母狗……隨便

操我……啊……」

阿國停止了挑逗小路,看著小路搖晃的屁股,說:「母狗,來讓主人看看你

他媽都學了些什麼,想讓我操你,就伺候得我舒舒服服。」

阿國走過來拿過攝像頭,移到了辦公桌上,朝著攝像頭說:「阿明,看著吧

。看著我怎樣操你的小路,看她母狗一樣的求歡吧。」

說完便坐在了大班椅上。

小路正想繞過桌子走到阿國面前,阿國猛喝一聲:「你這母狗就該有母狗的

樣子,誰批準你走過來了,給我爬著過來!」

這時候的小路如同中了魔咒一般,趴在地上,搖晃著屁股朝阿國爬了過去,

只見小路趴伏在阿國身上,溫柔的替阿國解開衣服的鈕扣,伸出香舌在挑弄著阿

國的乳頭,繼而含著吸得嘖嘖有聲。

順著阿國肌肉奮起的胸膛,腹部,小路一路往下親去,隔著褲襠親吻著阿國

的肉棒,雙手在解著阿國的皮帶,在解開褲頭,拉開拉鏈後,小路幫阿國連同內

褲一塊脫掉褲子,阿國的肉棒也如放生一般的在空氣中矗立著,青筋滿布的棒身

,如同雞蛋般大小的龜頭,比起之前大潘和阿林的那兩根更要粗長。

小路扶起肉棒,用手輕輕套弄著,舌頭在舔弄著陰囊的皺褶,吮吸著核桃般

大小的陰囊,阿國閉著眼睛仰躺在椅子上,享受著胯下美人的服務。

只見小路順著棒身,小嘴一路輕吻至龜頭,張開小嘴含了進去,粗壯的肉棒

把小路的嘴撐開成圓型,已經塞得滿滿的,而小路彷彿要把整根肉棒吞進去一般

的不斷把肉棒收納進口中,俏臉上因窒息感而泛起的紅暈,和著痛苦的神情,讓

人不禁擔心是否會讓這深入的口交是否會把小路的小嘴給撐破。

電腦前看著這一幕的我,更是不可置信的看著小路那彷彿全然不顧自己的舒

服,只為了討好肉棒的主人的舉止,可惡的阿國,竟然讓小路變成如此淫蕩的玩

物。

在不斷的深入中,阿國發出輕聲的呻吟:「爽,真他媽爽,比芳芳含得還深

,你這母狗果然是個天生的浪蹄子,真是個好貨色,難怪會讓這麼多人對你神魂

顛倒。」

小路聽著阿國的話,如同得到鼓勵一般的,開始套弄起口中的肉棒,嘴�不

斷發出「嗚嗚」

的聲音,彷彿在應和著阿國的話語。

只見肉棒在小路的口中被不斷的套弄著,小路時而伸出香舌舔弄龜頭,時而

深深含下,時而側臉舔舐棒身,整根肉棒上布滿了小路淫靡的口水,在燈光下發

著光。

阿國被小路賣力的口技弄得直呼爽快,說:「母狗服侍得不錯啊,這小口,

給老子好好含著,我要射到你丫的嘴�去。」

說完雙手抱著小路的頭,在胯下不停的活動著。

小路的小口被阿國如同小穴一樣的被操幹著,強烈而快速的窒息感使得小路

雙頰緋紅,眼角噙淚,一臉痛苦的表情,但讓我驚訝的是,小路一手扶著阿國的

肉棒,另一手卻在自慰著,扒開丁字褲的細繩,揉搓著自己的陰核,隨著口中肉

棒的抽插加快著揉搓的速度。

當阿國死死按住小路的頭,在她口中一泄如註的同時,小路也在揉搓中身子

發抖,我在視頻中清晰看到小路小穴中的浪水順著大腿流到了地上,看來她也自

慰到達了高潮。

阿國在射完精後癱坐在椅子上,說:「母狗還在自慰啊,是不是想讓主人操

你的騷B了?」

小路一邊替阿國清理著肉棒,舔弄著好讓它重振雄風,一邊點頭,並用騷媚

的眼神瞄向阿國。

我看見阿國的肉棒在小路的舔弄下,再次昂首挺胸,接著阿國便說:「母狗

,你點個雞巴的頭啊,該怎樣表達,自己想想!」

小路吐出口中那已被清理幹凈的肉棒,舔了舔嘴角溢出的精液,站了起來把

身上的衣物脫得一幹二凈,赤身裸體的坐上了辦公桌,雙腿M字型打開,一手捏

弄著自己因興奮而早已挺立的乳頭,一手把已微微張開的陰唇撐開,看著阿國,

呻吟著說:「主人……母狗的騷B……等著主人的……大雞巴……求主人……用

大雞巴……填滿母狗的騷B……把主人的精液……灌滿母狗的……子宮……」

小路的話,讓我幾近崩潰,在之前的那麼多次,小路都從未說出過這樣的話

語,到底為什麼小路會變成這樣,是因為芳芳,還是因為阿國,還是說是遭受到

這一連串的事件,讓她變成了這樣。

阿國哈哈大笑,站起了身子,扶著猙獰的肉棒,用龜頭在小路的小穴外緩緩

的摩擦,小路不停的聳動著屁股,彷彿想把它深深納入陰道中,得不到滿足的小

穴口不停的流出一陣陣淫水。

阿國看著眼前的美人在不停的扭動著嬌軀,肆意的表達著對他胯下之物的渴

求,不禁覺得心�一陣大爽,說:「媽的,早在阿昌那小子調教你的時候,我就

想找機會把你給搞定的,只不過想說讓別人先調教你一下,結果誰知道這麼快你

就被那個小A給破了處,還讓阿明給泡到手了,正好讓我一塊給報復他了。哈哈

,估計他看到你這樣子,該眼睛都冒火了吧。」

阿邦、小龍、小毅和阿國,身邊的兄弟接二連三的出賣我,這到底是為什麼

呢?尤其是小毅和阿國,小毅我視他如親生弟弟,阿國則一直以來都是這麼沈穩

可靠,為什麼會同時出賣我?難道真的是在我這出了什麼問題麼。

在小路的一聲嬌喘下,阿國的龜頭擠進了小穴,小路擡起了屁股,好讓肉棒

能進入更多,阿國不禁低吼:「真他媽緊啊,你這母狗,被這麼多人操過,竟然

還沒變松,果然是個天生極品,用你來報復阿明是再好不過了。」

隨著這一聲低吼,阿國挺動腰身,在小路翹臀的主動迎合下,深深地全根插

入了小穴中,只見小路雙手不由自主的摟著阿國的脖子,全身顫抖了起來,高聲

呻吟:「主人的雞巴……全進去了……插到花心了……小路要被……插壞了……

啊啊啊……小母狗要去了……主人……好舒服……騷貨被……主人……插上天了

……」

在阿國的這一下插入中,小路被藥效以及挑逗早已帶起的慾望一下子激發了

出來,頓時便到達了高潮。

全身發軟的小路,仍然在挺動著屁股迎合著阿國的抽插,不斷的說著:「給

我……主人……操我……小母狗要讓……主人……舒服……好深……好硬的……

雞巴……爽死我了……主人……狠狠幹我……」

看著眼前猶如發情的野獸一般不停的索要的小路,阿國彷彿也被感染了,挺

動的頻率在不斷加快,肉體碰撞所發出的「啪啪」

聲,配上小路那嬌嗲的呻吟和阿國那低沈的喘息,如同一曲淫靡的樂章在播

放著。

阿國抱起小路,讓小路雙腿盤在他的腰上,單手捧著小路的屁股,一手拿起

攝像機,轉過身便朝休息室走去。

這姿勢每走一步,肉棒便深深的插入小路的小穴中,讓小路不由得緊緊夾住

阿國的腰身,放聲呻吟。

當走進休息室後,芳芳和小毅早已完事,正在小毅胯下替他清潔著,而小路

彷彿不知道正在被別人欣賞著她的淫浪表演,仍然在高聲呻吟著。

芳芳看到阿國走進來,便松開了口中的肉棒,淫蕩的笑著說:「嘿嘿,老大

,小路被調教得不錯吧?她還真適合做這事兒,看她那騷浪勁,肯定比我還更受

人歡迎。」

小毅在一輪發泄後,再次看到小路那誘人的肉體,剛剛被芳芳清潔過的肉棒

又再度復活,眼睛盯著小路和阿國的結合處,不斷的咽著口水。

阿國讓小路趴在床上,後入式再次長驅直入,小路無力的伏在床上,嬌喘著

只剩下「嗯……啊……」

的呻吟,阿國享受著小路那充滿彈性的屁股,肉棒插入時胯部的撞擊被豐滿

的臀肉彈了回來,彷彿是在歡迎著肉棒的抽插。

阿國把手中的攝像機丟給芳芳,說:「芳芳你安心做好你的代理人就行了,

別老是想著去接那些客戶。現在幫我好好拍下來,這帶子對我作用大著呢,整點

專業水平出來看看。小毅,你要是想玩也可以一塊來,只要不是人肉三文治,我

都不介意的。」

說完,阿國雙手掐著小路的細腰,再次加速抽插了起來,芳芳拿著攝像機,

對著兩人結合的部分特定了起來。

只見小路的小穴在阿國抽出的時候,粉色的嫩肉被帶出,在阿國插入的時候

,小穴內泛濫的淫水則被擠得順著大腿流在了床上。

鏡頭拉回,小毅已經站在小路的身前,小路看見眼前挺立的肉棒,竟然轉過

頭呻吟著以嬌媚的眼神看著阿國,彷彿在徵求他的同意,在阿國點頭後,小路毫

不猶豫的便深深含入小毅的肉棒。

小毅看著自己的肉棒在曾經的嫂子口中享受著那令人酥軟的口技,如同著了

魔似的按著小路的頭,開始了抽插,邊操幹著小路的小嘴,邊說著:「媽的,這

女人兄弟們看著早就眼都冒金光了,丫的就阿明那家夥當她是寶,我看是誰都可

以上她。我操死你。」

小路身上泛起大片的粉紅,在阿國和小毅的前後夾擊下,雙手抱著小毅的屁

股,配合著小毅在口中的操幹,屁股則向後聳動著迎合著阿國的抽插,嗚咽了接

近十分鐘後,小毅低吼一聲:「婊子,老子現在全射給你,給老子全吞下去。」

說完便死死的按著小路的頭,噴發出了濃濃的精液。

而阿國也按著小路的腰,再一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呻吟著:「我操……這

母狗的小穴……夾得夠緊的……老子要射了……」

說完,阿國緊緊掐著小路的腰,挺動屁股,深深地全根沒入,灌滿了小路的

小穴。

而在前後同時的丟精之中,小路全身再次劇烈的顫抖,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在小毅離開她的櫻桃小嘴的同時,小路彷彿被解禁般的大聲歡叫著:「啊啊啊…

…主人……灌滿了……小母狗……好燙……小母狗……要死了……受不了了……

好滿……謝謝主人……」

高潮過後,小路整個人癱軟在了床上,不住地喘息著,芳芳看了看時間,說

:「老大,藥效馬上就要過了。很快她就會清醒過來了。」

果不其然,五分鐘後,三人剛剛穿好衣物,阿國示意讓芳芳和小毅離開,隨

後小路就醒了過來,如見鬼魅似的尖叫了起來,迅速的拉過床上的被子蓋在了身

上,顫聲說著:「我……我為什麼會在這�?我剛剛明明……明哥呢?阿國,你

怎麼會在這?你們剛鍘對我做了什麼?」

阿國坐到了小路的身旁,輕聲說:「小路,你不記得剛剛的事兒了麼?」

小路聽著阿國的聲音,很努力的在回想著,不一會,痛苦的抱著頭,說:「

我不記得了,剛剛我好像做了一個夢,夢到……」

說到這,小路依稀記得剛剛彷彿在夢中和自己做愛的男人,聲音和眼前的阿

國竟是一樣的。

阿國帶著笑意,問:「夢到剛剛我在幹你是吧?」

小路默不作聲,低下了頭,阿國繼續說著:「那如果我告訴你,剛剛你不是

在做夢呢?」

小路驚恐的看著阿國,說:「那……那怎麼可能?」

這時候,阿國適時的打開了休息室的電視,�面正是播放著剛剛小路在主動

的挑逗他的畫面。

小路不可置信的看著電視畫面,反復說著:「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連串的打擊,讓小路突然有種發蒙的感覺,不知所措的她,看著身邊這個熟

悉的面孔,但她的眼�,我看到了是深深的恐懼。

阿國接著說:「這就是剛剛我們在做的事,你還非常享受,一直跟我說要我

操你。」

小路聽著阿國的話,聲音越來越小:「這不可能……這不可能……」

阿國突然用手掐著小路的下巴,逼迫小路直視著他,說:「這就是事實,你

就是一個騷貨,瞞著阿明和別的男人上床,還樂在其中,享受著做愛的快樂。你

喜歡和不同的男人做愛,你和阿昌,你和小A,你和大潘,你和小田,你和阿邦

,你和小龍,你和小毅,你還和我,你敢說哪一次你不是享受得很的?」

小路彷彿被一個大錘狠狠的砸在了胸口上,大口的喘著粗氣,朝阿國咆哮著

:「我……我……我不是!我愛明哥,我不會對不起他!」

咆哮過後,小路無力的低下了頭,輕聲說著:「為什麼?為什麼你會知道這

些?我不是自願的,我都是被逼的。」

阿國緩了緩,輕聲的說:「可是到後來你不是都很享受麼?」

小路彷彿意識到什麼,瞪著阿國,問:「你到底想做什麼?」

阿國哈哈大笑了兩聲,說:「你骨子�就是一個淫蕩的女人,我要你發揮你

的優勢,用你的長相,用你的身材,用你在床上的騷浪去替我賺錢,我要你成為

我胯下的奴隸。」

小路憤怒的看著阿國,狠狠的說:「不!可!能!我答應過明哥,我不會再

對不起他。」

阿國看著小路憤怒的神色,說:「當然,我不會強迫你,我要讓你認識到,

你骨子�就是一個騷貨,就是一隻只想著做愛的母狗。而且,我覺得你除了答應

我的條件之外,你別無選擇。」

阿國說完便切換了電視,小路看著電視�我虐殺阿邦和小龍的畫面,眼角的

淚水再也忍不住滑落了下來。

小路嚎啕大哭,泣不成聲的說著:「明哥……我對不起你……我不值得你這

樣……」

阿國關上了電視,房間�回蕩著的是小路的哭泣聲,阿國不快不慢的說:「

小路,你也不想阿明出事,不是麼?」

小路止住了哭聲,看著阿國點了點頭,但接著又說:「你別想用這個來威脅

我,如果明哥有了什麼事,我寧願和他一起死,我也不要對不起他。」

阿國輕笑兩聲,說:「我沒打算用這個威脅你,我說過,我要的是你自願獻

身。我和你打個賭,如果你輸了,那這盤帶子,我會送到上面的領導那邊,阿明

估計是在劫難逃了。如果你贏了,那這盤帶子我會銷毀,剛剛發生的事我也不會

跟阿明提起,你和阿明就什麼事也沒了。」

小路冷靜的想了想,說:「你說吧,打什麼賭,只要能讓明哥沒事,只要不

再讓我對不起明哥,我都願意和你打賭。」

阿國眼中閃過得意的光芒,說:「果然爽快,很簡單,一會我會送你和阿明

出去,當然還有小毅一塊。從下周一開始,一個星期內,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

不允許你和阿明有任何的接觸,我會給你另外一個手機和外界聯系,我也會讓人

監視著你。在這一個星期�面,我會安排人找幾個目標,然後你去接近他們,和

他們發生關系。如果一周後,我安排的測謊專家對你進行測試,你還是打心底�

愛著阿明,並且不會再對不起他,那就算你贏,否則你就要承認你是一個騷貨,

然後做我的奴隸。」

小路果斷的說:「不行!我說過,我不會再對不起明哥。」

阿國厲聲說道:「現在你覺得你有機會選擇嗎?要不你就答應,要不我就把

這盤帶子交出去,把今天事情告訴阿明,看他還會不會要你,看他還能不能活下

去!」

小路聽到阿國這番話,不禁遲疑了。

阿國緩聲繼續說:「現在,我只是要求一周的時間,一周後,你可以重新開

始和阿明的生活,這一周內的事情,我保證不會有任何人提起。」

小路楞了一下,彷彿在思考著是不是應該答應這個條件。

而看著這一段的我,多麼想當時小路是斷然的拒絕,我寧願死,也不願小路

變成現在這樣。

可惜,事實告訴我,小路接受了,視頻�的她,也點了點頭。

接下來,是阿國的獨白:「阿明,你看到這段的時候,應該已經見著小路了

,然後也把小毅和芳芳都控制住了吧?他們都只是傀儡而已,我的目標只有一個

,把你有的東西全部奪走或者毀滅,你的地位,你的工作,你的女人,你的生活

,我只會讓你空留著一副行屍走肉的身體。我還有一些事情要處理,明天我就會

到了,到時候就是我們面對面解決這些事的時候了。還有,別指望你幹爹能幫到

你什麼了,他有受賄的證據在我的手上。如果我是你,我只會相信自己手�面的

力量。」

關掉視頻,我吩咐在守著小毅的小兵,讓他們看好小毅和芳芳,便走進了房

間。

小路彷彿並未睡著,聽到開門的聲音,很是警覺的醒了過來,當看到是我,

才低下了頭,不敢直視我的目光。

我坐到小路的身邊,讓她靠著我的肩膀,輕吻著她的額頭,溫柔的說:「媳

婦兒,沒事了,我都了解得很清楚了。這一切的一切,都不是你的意願,也不是

我的。經過了這麼多事情,我還是放不下你,你是我永遠的最愛,如果沒有你,

我也不願意再活下去了。明天,我把所有事情都解決完,就帶你回T市,學校�

面我會幫你打點好,我們回去過我們的生活吧。好嗎?」

聽著我的這些話,小路擡起頭,凝視著我的眼睛,滿臉淚水的問我:「明,

我們還回得去嗎?」

看著淚雨滂沱的小路,我的心糾著痛了起來,澀聲說:「媳婦兒,只要你想

,我一定會帶著你一起走下去,我們肯定能回去的,回到最開始我們的愛。還有

,以後只許叫我老公,回到T市,我就娶你。」

小路的淚水流得更厲害了,但那悲淒的神色換上了一臉笑容:「老公,我知

道了。」

說完,小路靠在我的肩膀上,睡了過去。

而我,則想著阿國最後的那一句,我自己的力量嗎?我拿出手機,撥通了父

親的電話:「爸,我記得你說過,當我遇到什麼真的沒辦法去解決的事情,你都

可以幫我解決,但我必須答應你一個條件,是嗎?」

電話那頭的聲音,聽起來很是驚訝,說:「是的。你是有什麼困難了嗎?連

你幹爹也沒辦法幫你解決了?」

我苦笑一下,說:「是的,我想,爸你的力量,也能算是我的力量吧?」

電話那頭的聲音這時變成了又驚又喜,說:「當然,我們是父子同心。這樣

吧,我現在就安排人過去你那邊,你現在在哪�?我這回安排過去的人,是屬於

我的直屬親衛隊的,只要你不是惹著了和你爸我同級別的人物,都是沒問題的。

這時候,我只能實話實說了:「爸,我要對付的人,是阿國。你有什麼條件

嗎?」

電話那頭遲疑了一下,說:「阿國……嗎?行,條件就是,這件事解決完之

後,你得回家�住一年,陪陪我這老頭子,當然,把我未來兒媳婦給帶回來給老

子看看。」

應了聲好之後,我掛斷了電話。

明天,總算要到解決這些破事兒的時候了,無論如何,我不會再讓小路離開

我。

希望,能回得去吧。

P.S:由於工作原因,這一次更新拖得時間比較長。本連載即將進入大結

局,請各位看官多多支持,繼續關註小弟接下來的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