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屁股老婆之溜冰後給陌生男人舔屌

大屁股老婆之溜冰後給陌生男人舔屌

我老婆曉惠屬於豐滿型的女人,身高雖然只有155公分,胸圍卻挺大,有

34C,連屁股也很大,真的很大,而且很有彈性。做愛我總是喜歡用後入式,

可以一邊抓奶一邊打她的大屁股,沒事的時候也愛打她屁股,而且老婆也為她有

一個大屁股而自豪,因為在她的觀念裡,大屁股可以生男孩,真搞不懂老婆怎麼

還會有那種古老的思想。

老婆和我在一起的這幾年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在性事上她本就屬開放型,現

在就更厲害了,沒事就老愛挑逗我,一天不打炮,她就屄癢。

老婆14歲就已在社會上混,剛出社會時認識的一個男人不僅奪取了她的處

女,還讓她去賣淫,不過老婆運氣好,在「紅燈區」認識了一個比她大幾歲的姐

姐,這位姐姐不忍心看到她這麼早就出來賣,偷偷塞了些錢給老婆,讓老婆偷偷

的跑了。

我真的要感謝這位姐姐,要不是她這麼好心,我還認識不了曉惠呢!所以我

決定只要你還賣,我一定過去關顧你的生意。(哎呀,老婆別捏我耳朵呀!)

因為早出社會,老婆玩過許多東西,K粉、搖頭丸、溜冰這些都玩過,不過

老婆身體有很強抗藥性,人家刷一條K粉就會嗨,老婆要刷第三條的時候才會嗨

(當然小朋友們可不要學我老婆玩這些東西哦,對身體不好的)。因為早出社會

也比較早看淡這些東西,之後的幾年都沒在玩,慢慢地走入正軌。不過有一次因

為和我吵架,一氣之下跑了出去,不僅玩了溜冰,還給一個陌生男人口交。

==============事情是這樣的===============

我在一家KTV裡做事,接觸女客人是很正常不過的事,但老婆太在乎我,

以至於在老婆看來這種無意的行為都會成我們爭吵的源頭,所以我儘量避免這樣

的事發生,可有一次就這樣碰巧,又或許說是上天安排的吧,因為這件事之後,

老婆對我更是百依百順。

那天已經是午夜十二點左右,客人散得差不多了,我們這些員工也有時間可

以休息一下,我站在走廊靠近2樓至3樓的樓梯口休息。一位經常來的女客人已

經喝得差不多,搖搖晃晃的走到我身邊,先是蹲在我旁邊和我聊天(因為她經常

來,所以也認識),突然站了起來抱著我說喜歡我,問我喜歡她嗎?

我當時被嚇了一跳,以為她喝醉了說酒話,正想掰開她的手,而此時我那位

親愛的出現了,她先是看了看那位女客人,再看了看我,忽地流出了眼淚,然後

一聲不吭的就走了,而我想去追老婆,卻被女客人拉著衣服不放。等我安置好女

客人,追出去的時候,老婆已經不知跑哪去了。唉!這算什麼事呀?

我趕緊打電話給老婆,先是很久沒人接電話,後來直接關機了,這明白著不

給我解釋的機會呀,苦惱。因為一直擔心老婆,就和同事調了下班(本來晚上是

要我值班到2點的),先是回到住處,沒看到老婆,又跑去老婆經常去的網吧,

還是沒人,再給老婆打電話,依然是關機,當時心裡真的是急躁。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冷靜了一下,想想老婆應該知道我會去她經常上網的地

方找,此時肯定是躲了起來,而這裡她的朋友我沒認識幾個,認識的也不知道電

話,所以先就近找了家網吧,看看老婆有沒有上網。

上網時順便看了下時間,都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老婆大概12點過來,現在

都已經凌晨2點多了。這女人到底跑哪去了?也沒上網,連解釋的機會都不給,

煩躁!一直到凌晨4點的時候,我已經睏得不行,又見不到老婆上網,只好回家

睡覺。

第二天醒過來的時候,老婆已經在我身邊睡得跟死豬一樣了,看來一晚沒睡

好,眼睛也有些腫腫的,應該是哭了蠻久了。我也不忍心叫醒婆,出去買了些吃

的放在床頭,把該解釋的寫在紙上,然後輕輕的關上門上班去。

晚上10點左右,老婆發來一條短信,說會在經常去的網吧等我,並想和我

說一些事。看到這則短信,我心跳不止,額頭冒汗,心裡在想:『老婆不會是想

和我分手吧?應該沒這麼嚴重吧?』搞得我一晚上心神不寧。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急忙趕到網吧去尋老婆,找了一圈才在網吧的一個角落

看到她,此時老婆臉色有些蒼白,眼睛還是腫的,心裡好難過。

「老婆,我來了。」站在老婆身後許久,才鼓起勇氣開口。老婆轉頭看了下

我,眼淚又流了出來。

「老婆,對不起啦,你別生氣了,昨晚的事……」還未等我說完話,老婆就

哭得更厲害了,總覺哪裡怪怪的。

我將老婆拉起緊緊地抱著,在她耳邊輕語:「老婆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沒做

對不起你的事。」老婆捧起我的臉,看了我許久才開口說:「嗯,我相信你,可

是,嗚嗚……」又哭。這到底怎麼了嘛?

「親愛的,別哭了,我們先回家好嗎?」在網吧哭,被那麼多人看特彆扭。

帶著老婆回到住處,沉寂了許久,老婆緊緊地抓住我的手,眼睛定定的看著

我,看得我心裡都有些發毛了。

「老公,對不起,我……我昨晚……嗚……我昨晚,背板你了,嗚嗚……」

老婆一邊哭一邊講述了昨晚發生的事。

==============事情的發生經過==============

昨晚老婆一氣之下就跑出了我工作的地方,在路上一邊哭一邊走,不知不覺

來到了這座城市最繁華的路段,並遇到了許久未聯繫的幾個朋友,他們帶著老婆

去了另一家KTV玩。這家KTV是24小時營業的,不過只有經常去的人才知

道,而且在這家KTV有幾個包廂都配備了低音炮,專門供那些吃搖頭丸、刷K

粉的人玩,而老婆就是進了其中一間。

此時包廂裡有四個男的在嗨了,再加上老婆與剛進去的幾個人,整個包廂就

顯得有些擁擠了,畢竟這是小包。現在包廂裡有五個男的、三個女的,互相介紹

下就都擠在沙發上,喝酒的喝酒、嗨的嗨,各自做各自的事。

老婆因為看到晚上那一幕,心裡難受就一直拚命地喝酒,沒一會就幾瓶下肚

了(老婆酒量很好的),此時本來就煙霧繚繞的包廂,再加上喝了酒,老婆也感

到了悶熱,就將外套脫下。現在老婆上身穿著一件黃色吊帶背心,下身穿著一條

低腰牛仔褲,豐滿的身材立馬招來了幾隻狼眼。

五個男人裡有兩個沒帶自己的女朋友過來,一個叫阿斌,一個叫國龍,溜過

冰後,早就性起了,看到老婆肚子一人在喝悶酒,身材又這麼好,立刻圍到老婆

的身邊不停地灌老婆酒,讚美老婆的身材好什麼的,也讓老婆「溜冰」。

老婆當時心裡所想的是我竟然背著她抱別的女人,讓她好傷心,心裡一陣苦

悶,不用那兩個男人勸也想放縱一下自己。老婆吸了幾口後,也變得興奮起來,

開始和他們玩泉拳喝酒。

阿斌和國龍見此,心裡早就樂開花了,覺得今晚上有戲,不斷地哄騙老婆,

並開始伸出狼爪觸碰老婆的身體,先是隔著褲子摸摸大腿,接著往上摸老婆的小

肚腩,之後是有意無意地碰老婆的乳房,可此時的老婆已經喝得差不多,再加上

溜冰,對這些有意無意的動作已經都不在乎了,只是想發洩心中的苦悶。(唉!

老婆,我真的是對你無語了。)

隔了也不知多久,兩人看老婆喝得差不多,自己的雞巴也硬得不行了,也不

和其他的人說,就帶著老婆就到附近的旅館開了房。此時的老婆哪知身在哪裡,

一直知道喝酒喝酒,似乎酒可以解決一切。

阿斌和國龍心裡早就開心得不得了,晚上可以免費的玩一個女人,誰不開心

呢!等房開好,就急急扶著老婆進房,解決生理的問題。(而此時的我正在到處

尋找老婆的下落。唉!)

兩人人迅速將自身的衣物脫光,也把老婆剝個精光,正當他們享樂時,阿斌

的電話響起,接完電話罵了句,說是有事要先走,就穿好衣服走了,在臨走之前

還不忘狠狠地抓了幾下老婆的奶子。

「嘿嘿,騷貨,現在只剩下你和我了,讓咱們來好好的爽爽吧!」剩下的國

龍就更開心了,可以獨自享用這尤物。

「嗯……幹嘛呀?我好難受哦!嗚嗚……老公不要我了,嗚……老公……」

老婆當時迷迷糊糊的也不知在說什麼。

「嘿嘿,老公不要你,我要你。騷貨,看看,你的乳頭都硬了,你也想要的

吧?嗯,啵∼∼」不要臉的狼,狠狠地吸了下老婆的乳房,還發出好大的聲音。

「嗯……乳頭好癢呀!老公,用力,用力吸我,嗯……」

「好,好,老公會很用力地吸你的騷奶,哈哈!」

「嗯∼∼啊∼∼痛呀!」國龍竟然用力地咬了下老婆的乳頭,可惡!

「哈哈!騷貨,這奶子太好吃了。嗯∼∼嘛!」噁心的國龍吸了奶又親了老

婆的嘴。

「過來,給老子爽爽。」國龍頭靠床頭,將老婆的身子擺過來,嘴對著自己

的雞巴,想要老婆給他吸雞巴。

「嗯……好臭哦!死老公,你都沒洗澡耶!嗯∼∼嗯∼∼好好吃哦!呵呵,

嗯∼∼嗯∼∼」

老婆現在迷迷糊糊的,誰是誰都分不清楚,就給一個剛認識幾個小時的男人

含了雞巴,還吃得那麼有味道,想當初我訓練老婆吃雞巴可是花了不少工夫,現

在好了,用在別人身上。唉!

「哦……好爽!沒想到這騷貨的口技這麼好,真是賺了。嗯,爽!」國龍爽

得不行:「哈哈!騷貨,真是騷貨,嗯……繼續,騷貨,把老子含爽了,等下好

好地操操你的屄,讓你也爽爽。」

「嗯∼∼嗯∼∼」老婆聽了這話似乎更加興奮,次次深喉。

「哦……我操,這騷貨還會深喉呀!哦哦……爽!騷貨,連下面的蛋也一起

舔。」

老婆很聽話的連蛋也吸了,不僅如此,順道把國龍的屁眼也舔了幾下,老婆

完全把國龍的雞巴當成是我的,用最好的技術來服務。

「哦……不行了,媽的,太爽了!老子今天上過大號,也不知擦乾淨了沒,

哈哈,現在連洗澡都省了。哦哦……操,爽死了!騷貨,把你的屄轉過來。」

老婆的屄早就洪水氾濫,在國龍不知情的情況下都自己插了好幾下了,此時

國龍要求的正是老婆所需要的。老婆轉了一下身子,把大屁股對著國龍,類似於

69式。老婆剛擺好姿勢,國龍就伸出中指狠狠地插了就去,沒幾下就把老婆帶

上了高潮。

後來老婆也不知有沒有和他做愛,老婆說高潮之後就更加迷糊,後來發生了

什麼都記不清,但是第二天醒來時,國龍還是光著身子躺在一旁,而自己的衣物

被丟得到處都是,床單上也留下了許多已經乾了的印記。

老婆說,剛醒來看到這一切時,整個人都懵了,自己竟然和一個陌生人睡在

一起。她努力回想昨晚的事,但也只記住了給這個男人口交的事,其它的都記不

清,想著想著就忍不住哭泣了起來。

老婆的哭聲吵醒了國龍,國龍看到老婆醒來了,就咧著嘴壞笑道:「騷貨,

你醒啦?你的口技真是厲害,老子在你嘴裡都不知射了幾次,而且還給你錄了一

段,要不要看看?」

老婆聽到被錄了像,就更加不知所措,只是愣愣的看著他。國龍見老婆未回

應,也不說什麼,只是拿出自己的手機將昨晚的錄影翻出來給老婆看,老婆看著

這短短的幾分鐘錄影,眼淚就更加止不住的流出。國龍見老婆一直在哭,就懶得

理老婆,自己梳洗了一下穿好衣服,揮一揮衣袖,走了。

之後老婆也不知哭了多久,慢慢爬起到浴室洗了個澡就回來,躺在我身邊,

看著我忍著哭聲,後來哭著哭著就睡著了。

「老公,我對不起你,我……嗚嗚……」老婆哭著講完這些。

我緊緊地抱著老婆,在老婆的額頭上親了一下:「好老婆,沒事的,老公不

嫌棄你。乖,別哭了,你還記得那個人的樣子嗎?」

「嗯,記得,可是……我,嗚……我現在不乾淨,我覺得我不配你。嗚……

嗚……」

「笨蛋,哭什麼?沒事的,即使你和他做愛了又能怎樣?只不過生活裡多了

一個過客而已。我喜歡的是你的心,只要你的心裡還有我,我就會一直和你在一

起,我不會嫌棄你的,對於我,你依然是你,你的心還在。來,擦下眼淚,都哭

了這麼久,眼睛會腫得很難看的。乖哈!」

「老公,嗚嗚……你真的不嫌棄我?」老婆深情的看著我。

「嗯,我不但不嫌棄你,我現在還想要你呢!嘿嘿!」聽老婆講了那麼多怎

樣舔那個男人的雞巴,聽得我的雞巴都硬得不行,現在也該我洩火了。

「嗯,你幹嘛笑得那麼壞呀?呀!你那怎麼那麼硬呀?嗯,你要幹嘛,你想

幹嘛?」老婆捂著自己的胸,一邊倒退到床頭。

看到老婆這樣,我還真是哭笑不得,這女人也變得太快了,現在竟然和我玩

起了強姦遊戲。晚上我出奇的梅開二度,搞得第二天差點爬不起來。

後來我找了這邊認識的一個比較有勢力的社會朋友,把那個男人找了出來,

狠狠地痛扁了他一頓,也從他口中得知,他確實沒幹我老婆,因為老婆的口技實

在太好了,一晚是都是讓老婆給她口交,(咋還有這樣的男人,只懂得享用上面

的嘴,不懂得連下面的也一起用了?要不我就可以多扁你幾下),順便也把手機

內存卡拿走。

隔了一週左右,我和老婆也離開這座城市,因為這座城市的治安真的很亂,

今天我找人扁他,明天就有可能被他找的人海扁,而且老婆不想呆著這邊。而老

婆手機關機是因為手機本來就沒什麼電,因為不想接我電話,就隨它響,後來就